記錄的地平線廣播劇

本條目為記錄的地平線-主目錄的子條目

廣播劇CD

戰慄的情侶事件「戦慄のカップルイベント!」

  • 圖示:
  • ( ) :動作、聲效或是難以名狀的註釋狀物體
  • 【 】 :OS,內心的想法
  •  ◆ :場景(scene)轉換
  • 城惠 :從薄野回去秋葉原的途中,不知為何比之前變得更熱衷於忍者身份的曉。
  • 這樣的曉和我被卷進了某個遊戲事件(Event)之中……
    • 〈記錄的地平線〉,特典廣播劇CD —— 〈戰慄的情侶事件〉。
  • 直繼 :柴火這個量就足夠了吧。
  • 城惠 :對啊。那麼走吧。
  • 直繼 :說起來,沒看見小不點啊,她怎麼了?
  • 城惠 :呃……那是……
  • 曉 :主公!危險!
  • 直繼 :咦!?
    • (揮刀聲)
  • 曉 :腳邊有石頭,差點就絆倒了,主公。
  • 城惠 :麻、麻煩妳了。
  • 曉 :哈!
    • (揮刀聲)
  •  跌下來的小樹枝差點打中頭了,真危險啊,主公。
  • 城惠 :呃……那個……
  • 直繼 :終於出來了,不過這是在幹啥?
  •  曉 :很明顯啊,我在保護主公。還有,別叫我小不點!
  • 直繼 :喂!你剛才聽到了啊?
  •  曉 :這當然了,我就在主公的正上方。
  • 直繼 :哈?上面?為什麼?
  •   曉 :不是說過了?為了保護主公啊。
  • 城惠 :那個,普通地一起走就可以了。
  •   曉 :嗯……這樣啊……主公都這樣說就沒辦法了,就這樣吧。
    • (腳步聲)
    • 直繼 :(小聲)搞、搞什麼啊?
  • 城惠 :離開薄野之後就一直是那個樣子……
  • 直繼 :怎麼了啊,小不點?
  •  曉 :沒事。別叫我小不點!
    • 【在薄野的那次指揮只能說是精彩。主公他,是比我想像中更優秀的主公。 要是不比以往更努力作為忍者盡忠盡義,為了主公而努力的話……】
  • 喵太 :(哼歌) 今天的晚飯是全熊宴喵。
  • 瑟拉拉:好像很好吃呢,喵太先生。
  • 直繼 :咕~!班長,我愛你!
  • 喵太 :(哼歌) 可以幫忙準備碗筷喵?瑟拉拉親。
  • 瑟拉拉:好!
    • 【哈啊……在做飯的喵太先生,何時看著都是很帥氣!
    • 想來想去,果然我還是轉職成廚師比較好啊。
    • 這樣的話,就可以站在喵太先生的身旁……
    • 啊!但是在溫泉旅館之類是丈夫做菜,太太負責接待……
    • 啊!如果我們兩人開店了,喵太先生負責做菜,我負責打理店面~~
    • 嘿嘿~嘿嘿嘿嘿嘿~~】
  • 三人 :真易懂……
  • 直繼 :隨便啦,快點準備上菜!
    • (直繼狼吞虎嚥的聲音)
  •  曉 :嗯。真好吃啊,主公。
  • 城惠 :嗯……(沉思)
  • 直繼 :啊?在想什麼啊,阿城。(吞) 筷子停下了啊。不吃的話就我來——
    • (利器飛過的聲音)
  • 直繼 :嗚啊!
  •  曉 :主公正在考慮重要的事情。不準打擾!
  • 直繼 :我知道啦,也別丟手裏劍啊!但是啊,阿城到底哪裡好啊?
  •  曉:主公很聰明。
  • 直繼 :只是腹黑而已。
  •  曉:和眼鏡也很相襯。
  • 直繼 :可是眼神兇惡。喂,只有外表嗎?
  •  曉 :戰術也值得信賴。知識也很豐富,也有行動力。更重要的是心胸寬廣,有包容力。
    •     而且……【在主公的身邊感覺很舒服】
  • 直繼 :嗯?
  •   曉 :總之,主公是優秀的主公。所以,我已經決定作為忍者對主公盡忠。
  • 直繼 :讚得天花亂墜啊。哼哼,我說啊,真的是『作為忍者』嗎?
  •   曉 :嗯?什麼意思?
  • 直繼 :總覺得聽起來不是單純的忠心喔。
  •   曉 :這是在瞧不起我的忠義嗎?
    •  【話雖如此,的確,在此之前的我並不是忍者,而是獨行的〈刺客〉。我的忠義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呢?】
  • 嗯……
  • 瑟拉拉:直繼先生,曉小姐。請嘗嘗這個,很好吃喔。
  • 直繼 :啊,3Q。(舀)嗚~好吃!
  • 瑟拉拉:曉小姐也請吃。
  •   曉 :喔。嗯!(舀)這、這是!?這是什麼!?啾!(打噴嚏)
  • 瑟拉拉:喵太先生特製的熊肉蘸芥末。怎麼了嗎?
  •  曉 :我一吃芥末,芥末會——啾!
  • 直繼 :吃不了芥末就是說味覺還是小孩子呢!不愧是小不點!
  •  曉:煩、煩死了!啾!
  • 瑟拉拉:我去拿水來!
  • 城惠 :嗯……
  • 喵太 :怎麼了喵?城惠親。
  • 城惠 :啊,我記得這個區域會有什麼發生,可是想不起來……
  • 喵太 :喵?說起來……
  •  曉 :嗚~嗚~啾!嗚~啾!
  • 瑟拉拉:來,曉小姐,水來了。
  •  曉 :麻煩你了。啾!
    •     (喝水)
    •     哈啊……
  • 瑟拉拉:咦?
  • 直繼 :啊?怎麼了?
  • 瑟拉拉:哇~是粉紅色的四葉草!
  • 城惠 :嗯?
  • 瑟拉拉:喵太先生來看看!這裡有粉紅色的四葉草!
  • 城惠 :粉紅色?啊!不能碰!碰了那個的話!
  • 瑟拉拉:咦?(碰)
    • (效果音)
  • 直繼 :搞、搞什麼?搞什麼!?
  •   曉 :主公!
  • 城惠 :欸?
    • 全部 :嗚哇啊啊啊~
  • 城惠 :咦?這裡是?
  •   曉 :老師、直繼和瑟拉拉都不在。
  • 城惠 :看來我們被困在迷宮中了。果然是這樣嗎……
  •   曉 :果然?嗯?(看)!? 主、主公!
  • 城惠 :咦?啊啊!?
  •  曉 :為、為什麼突然抓…抓、抓住我的手?
  • 城惠 :啊!不是!那個,之前我完全忘了,這個區域有個情侶限定事件。
  •   曉 :情、情侶限定事件?
  • 城惠 :嗯。粉紅色的四葉草是觸發器,即是起動條件,拔起四葉草就會發動事件。
  •  曉 :那麼老師和瑟拉拉也……
  • 城惠 :大概是在這個迷宮的某個角落吧。我試試用密語連絡。
    •     (密語鈴聲)
  •     啊……打不通。沒事就好了。
  • 瑟拉拉:情侶限定事件?
  • 喵太 :就是這樣喵。雖然叫做事件,應該只是個簡單的迷宮而已喵。
  • 瑟拉拉:【我和喵太先生是……情侶?哇~】那,為什麼我和喵太先生會牽住手呢?
  • 喵太 :喵……因為在找到終點之前都必須這樣牽住手喵。
  • 瑟拉拉:【找到終點之前,都要牽住……】
  •   曉 :這、這樣啊。原來如此。
  • 城惠 :呃、呃……總、總之,我們去找終點吧。
  •   曉 :嗯……嗯。
    • (腳步聲)
    •  曉 :【情侶。我和主公以情侶身份,牽住……
    •     不行不行。忍者居然被認定和主人是一對,即是說……我的忠義果然有錯誤嗎?
    •     好!到終點之前,就算拚上這條命,我也要誓死保護主公!】
  • 城惠 :說起來,直繼他怎樣了呢?
  • 直繼 :我忘了啊,這個區域有情侶限定事件啊。
  •     情侶……限定……情侶……
  •     嗚啊啊啊啊啊啊!為啥只有我一個留下來了啊!
  • 城惠 :呃,是這邊吧。
    •  曉 :【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主公……話,話雖如此……手……我和主公正牽著手……
    •     嗚啊……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在意手?
    •     對、對了。手騰不出來就沒法隨心所欲的使用武器了。話雖如此,兩人獨處……】
    • (心跳聲)
  •   曉 :【為什麼?為什麼只是想到和主公獨處,心就怦怦直跳?
    •     啊,對了。是必須守護好尊敬的主公的緊張感嗎?】
  • 城惠 :呃,這次就在這裡轉彎。
    •  曉 :【不愧是主公,進展很順利。說起來,主公知道這個情侶限定事件的事……
    •     啊!難道說,以前和誰來過?究竟是和誰?不、不行。
    •     一介忍者居然想過問主公的私事……不對……但是……嗯嗯嗯……】
  • 城惠 :咦?是死胡同。唉,走回頭吧。
  •   曉 :真少見呢,主公居然判決錯誤。
  • 城惠 :因為在現實世界那時,跟情侶限定事件什麼的根本無緣啊。
  •   曉 :咦?那這裡是?
  • 城惠 :來的話是第一次。
  •   曉 :哼,這樣啊。第一次嗎?和情侶限定事件無緣嗎?哼哼,主公真沒用啊。
  • 城惠 :好好,還真是對不起啊。那,嗯~該走哪邊呢?
    •  曉 :【就算如此,連主公都要如此苦戰的話……】
  • 城惠 :好,走這邊。
    •   曉 :【如果就這樣一直走不出這裡的話……啊!一輩子和主公兩個人在這裡!】
  • 城惠 :啊啊,曉。
  •  曉 :什、什麼事,主公?
  • 城惠 :似乎走到終點了喔。
  •  曉 :咦?
  • 城惠 :看,那邊有扇門在。
  •  曉 :是、是嗎?終點嗎?那麼,總算可以放心了。這樣啊。是這樣啊……
  • 城惠 :嗯?怎麼了?總覺得妳不太高興的樣子。
  •  曉 :沒這回事。嗯,不愧是主公。那麼,快點離開這裡……
    • (效果音)
  • 城惠 :區域轉換了!
  •  曉 :這種感覺,是區域頭目嗎?
    • (效果音)
  • 城惠 :啊!?
  •   曉 :嗚!?
  • 城惠 :嗯?
  •  曉 :這、這是?
    • (效—效效效效果音)
  • 城惠 :壽?
  •  曉 :壽司?好多壽司!但是有沒見過的配料在上面。
  • 城惠 :綠色的?
  •  曉 :這究竟是……(碰)
  •     嗚啊啊?
  • 城惠 :這是芥末(wasabi)啊。醋飯上面不是配料,反而放了小山一樣多的芥末?芥末壽司?
  •  曉 :這,這是什麼一回事?
  • 城惠 :啊……我想起來了。這事件的最後一關的系統是會參照玩家的行動履歷,放出最難搞的怪物或陷阱的。
  •   曉 :所以才會是芥末壽司?
  • 城惠 :話說回來,居然有這麼多。幾十件,不,還有更多!
  • 曉 :是要全部吃光嗎?好吧!
  • 城惠 :咦?妳要吃啊?
  • 曉 :反正不是〈廚師〉做的東西就沒有味道啊。(吃)
  •     嗯嗯~啾!(打噴嚏)好,好辣!為什麼?好辣啊,主公!
  • 城惠 :(推眼鏡)根據曉的記憶將味道再現出來?居然可以做到這步,看來系統又再強化了。
  •  曉 :哈啊……
  •     好,要上了!主公!
  • 城惠 :妳沒問題嗎?
  •   曉 :嗯。
  • 城惠 :啊……好吧。那我們齊心協力——
  •  曉 :醋飯。芥末。
  • 城惠 :咦?
  •  曉 :醋飯。芥末。醋飯。芥末。醋飯。芥末。
  • 城惠 :嗯?等一下?曉?曉?曉!曉!妳在幹什麼?
  •     為什麼把芥末和醋飯分開,醋飯放在自己面前,芥末就放在我面前呢?
  •  曉 :我負責醋飯,主公負責芥末。
  • 城惠 :咦?不行,怎麼說這也太啥了吧!
  •  曉 :(吃)醋飯就交給我吧!來吧!主公!
  • 城惠 :咦——!?
  •   曉 :枇,主公也快點!
  • 城惠 :真、真的嗎……
  •     唔唔唔~(鼓起勇氣)
  •     (吃)……咕咿~(吃)咕咕咕…… (吃) (吃+各種慘叫)
  •  曉 :嗯。薑片很好吃喔,主公。
  • 城惠 :唉,就算跟我說這些也……曉,醋飯,我也想吃口飯。
  •  曉 :(狼吞虎嚥)
  • 城惠 :喂!喂!曉妳聽見嗎?
    •     唉,這樣下去連被迫吃下多個完整蛋糕都比較好啊。
    •     (吃)咿~來了~又來了~(繼續邊吃邊發出不成慘叫的聲音)
    •     【怎麼……意識愈來愈……】
    • (謎之鐘聲)
    • 謎之聲:山葵(芥末)呢,有分成在水中種植的水山葵和在田裡種植的旱山葵兩種喵。
  • 城惠 :咦?喵太班長?那種事我已經知道啦,可是別管那個來救救我啦!
    • 謎之聲:山葵呢,是對消化吸收非常好的喵。
  • 城惠 :還有殺菌作用對吧。啊,不是說這個啦!
    • 謎之聲:說到味道好的山葵挑選方法,根莖粗壯又看起來新鮮的就是好東西喵。
    •     大小和味道沒有關係喵。用剩的山葵要……山葵要……山葵要……
  • 城惠 :班長?咦?是班長吧?班長等一下!班長!
    • (回到現實)
  • 城惠 :嗯啊……(倒)
  •   曉 :啊!主公!
  • 城惠 :不、不行啊……在這裡死掉的話,就會回……薄野去……咕!(斷氣)
  •  曉 :主公~!
  •     混蛋!居然把主公給……!
  •     這樣的話,就不得不孤軍作戰了。但是,一個人贏得了嗎?
  •     不行,為了主公,這是為了主公!哈啊啊啊!
  •     (吃)啾!(吃)啾!(吃)啾!(吃)啾!
  •     【為了主公!為了主公!為了主公!為了主公!】 (邊吃邊打噴嚏)
  •     這,這是,最後一件!(吃)
  •     嗚~嗚嗚~~~~完了啊~~~~~
    • (效果音)
  • 直繼 :小褲褲有六百五十七條。小褲褲有六百五十八條。小褲褲有六百五十九條。小褲褲有六百六十條。
  •     小褲——嗯?(撞擊聲)嗚啊!
  •  曉 :你在數什麼變態的東西?你這個色繼!
  • 直繼 :所以說不要用飛膝撞啊!
  •     我沒其他事可做,沒辦法才——咦?小不點!阿城!你們回來了啦!
  • 城惠 :芥末……芥末裡有……(語意不明)
  •     (清醒)哈!這裡是?
  •  曉 :喔~你醒來啦,主公。
  • 城惠 :曉?是曉妳救了我?芥末壽司妳全部吃光了?
  •  曉 :嗯,是樂勝喔。
  • 城惠 :這樣啊。謝謝妳,曉。
  •  曉:嗯……喔……
  • 直繼 :嘿嘿!那,怎樣了?
  •  曉 :啊?什麼怎樣了?
  • 直繼 :兩人獨處的情侶限定事件喔。
  •  曉 :嗯,果然主公是優秀的主公(過去式)。只要想著是為了主公,害怕的東西也能戰勝。
  •     從今以後,我要繼續精進,盡忠盡義。這個!就是我的忍者之道!
  • 直繼 :所以我說,這樣已經不是單純的忠……唉,算了。
  • 城惠 :說起來,班長和瑟拉拉小姐呢?
  • 直繼 :啊?
  • 瑟拉拉:哇啊啊啊!喵太先生,好可怕啊!害怕得,害怕得,動不了啊!嘿嘿,嘿嘿嘿~
  • 喵太:好……我們還沒從起始地點離開過一步喵。
  • 瑟拉拉:【冷靜的喵太先生,好帥氣!】

直繼先生的失物「直継さんの探しもの」

  • 圖示:
  • ( ) :動作、聲效或是難以名狀的註釋狀物體
  • 【 】 :OS,內心的想法
  •  ◆ :場景(scene)轉換
  • 實莉:曾被囚禁的我和雙胞胎弟弟冬彌,因為想待在救了我們的城惠先生的身邊,
  •     我和冬彌一起加入了〈記錄的地平線〉。現在在近郊的公會廳裡和大家一起生活。
  •    今天,我想介紹一下我們愉快的公會成員。
    •    〈記錄的地平線〉,特典廣播劇CD —— 〈直繼先生的失物〉。
  • 實莉:(伸懶腰)哈啊~今天天氣也很好。
  •  曉 :(從外面)嘿啊!哈!
    • 實莉:【每天早上在大樓外面,曉小姐都在練習劍道。】
  •     (開窗)曉小姐~早安~!
  •  曉 :啊,實莉嗎?早安。
  • 實莉:每天早上都練習劍道,辛苦妳了!
  •  曉 :我是守護主公的忍者,進行修行以備萬一是當然的。
    • 實莉:【真熱心啊……這人究竟是在什麼時候睡覺的?我也要向她學習!】
  • (場景一轉~)
  • 喵太:(哼歌)
    • 實莉:【廚房裡,喵太先生每早都在準備好吃的早餐。】
  •     嗚哇~好香的味道~
  • 喵太:早安喵,實莉親。
  • 實莉:早安,喵太先生。一直以來多謝您了。
  • 喵太:吾輩只是喜歡做菜而已喵。說起來,實莉親喜歡吃炒蛋嗎?
  • 實莉:是的,我很喜歡吃!
  • 喵太:那麼就做給妳吃吧喵。
  • 實莉:真的嗎?我也來幫忙!
  • 喵太:不用不用,不需要幫忙喵。在飯廳等就可以了喵。
  • 實莉:是。
    •     【喵太先生給人『公會裡大家的爸爸』的感覺。一直都笑瞇瞇的,從未看過他生氣的樣子。 
    •     啊!可是,只有一次,被問到『尾巴在哪裡?』的時候就發了很大的火。
    •     他說貓和貓人族是不同的。】
  • 直繼:聽好了,冬彌。男人就是無論何時都必須要豪邁(Open)。你懂這是什麼意思嗎?
  • 實莉:【飯廳已成了專門讓直繼先生他們聚頭的地方。】
  • 冬彌:豪邁……呃~……不害怕,拿出勇氣向前——
  • 直繼:不對!
  •     是豪邁的色狼的意思!小褲褲就是正義!給我記住!
  • 冬彌:嗚啊啊~嗯,嗯嗯!我明白了,直繼大哥。
  • 實莉:早安,直繼先生。
  • 直繼:喔!
  • 實莉:你們在說什麼呢,冬彌?
  • 冬彌:嗯嗯嗯!沒什麼!
  • 直繼:是很重要的男人之間的話題。哈哈哈!
    • 實莉:【雖然不知道談得興起的是什麼話題,不過直繼先生老是這個樣子的,
    •     和正經起來戰鬥的時候簡直是兩個人!】
  • 城惠:(打哈欠)別教奇怪的東西給中學生啦,直繼。
  • 實莉:城惠先生!
  • 城惠:早安。
  • 實莉:早安!
  • 直繼:哼,阿城,像你這樣的悶聲色狼才是最危險的。
  •     給我記好了,冬彌。要在心裡常懷小褲——咕啊!
  •  曉 :一大清早的你在重覆大叫些什麼,笨繼。
  • 直繼:這混蛋……突然踢過來啊?
  •  曉 :主公,早安。
  • 城惠:早安。
  • 實莉:城惠先生,那捆文件是什麼?
  • 城惠:嗯~圓桌會議的報告書和區域調查報告的總匯之類。要做的事堆積如山,真夠受的。
  • 實莉:欸~
    •     【說起來,我從未看過城惠先生有發呆的時候。一直都在想些複雜的事吧。
    •     我要是能幫上忙就好了。】
  • 喵太:來,各位久等了喵。
  • 直繼:喔喔,好像好好吃!
  • 喵太:那麼大家一起——
  • 全員:我開動了(喵)!
    • 實莉:【這就是〈記錄的地平線〉平常的早上。在此其中一天,發生了一件事……】
  • 直繼:嗚啊~沒有啊!沒有啊!
    • 實莉:【那是在直繼先生的房間裡發生的。】
  • 直繼:啊~這裡也沒有!果然沒有!嗚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啊,對了,是搬家時在混亂之中不知丟到哪去了!這下可慘了,沒有那個的話我可……
  • 實莉:怎樣了,直繼先生?
  • 直繼:嗚哇!(嚇倒)
  • 實莉:有東西不見了?
  • 直繼:不……不是,那個……呃,什麼事都沒有。呃,來,出發吧。是實莉妳們第一次的原野訓練吧。
  • 實莉:嗯……是。
  • 城惠:棘刺鼬五隻,肉眼確定於三點方向!直繼,拉住牠們!沒拉到的就給冬彌對付!
  • 直繼:喔……好……
  • 冬彌:(踏前)嘿,交給我吧!
  • 城惠:喵太班長,後方有三隻大地精(〈鉄躯緑鬼〉ホブゴブリン,或譯大哥布林)正繞過來。我把牠們定住之後,用三十秒殲滅掉。曉麻煩幫他手!
    https://images.plurk.com/5nlUet1natD3bcE5czQXUk.jpg
  • 喵太:收到了喵!
  •  曉 :遵命!
    • 實莉:【真是精準的指示……城惠先生果然好厲害!】
  • 城惠:實莉幫冬彌上傷害阻斷魔法,效果用完之後換成回復,意識集中在體力條上!
  • 實莉:啊,是!〈祓濯障壁〉!
  • 直繼:咕!這混蛋……給我滾開!
  • 冬彌:直繼大哥!
    • 城惠:【怎麼了,直繼的樣子有點奇怪……】
  • 冬彌:嗚哇,這邊也有三隻!
  • 直繼:對不起,沒能擋住了!
  • 冬彌:沒問題!
  •     盡可能把怪拉住!嘿!(斬!)
  •     好!啊,還留下一隻!實莉,危險啊!
  • 實莉:嗚啊!
  •  曉 :實莉!趴下!(斬)
  • 實莉:曉小姐!謝謝妳!
  •  曉 :直繼!你在搞什麼!
  • 直繼:對不起,今天狀態很差……
  •  曉 :身為坦的你發生這種事那可怎麼辦!
  • 直繼:是,派不上用場我真的很抱歉,曉小姐。
  •  曉 :呃?
  • 城惠:直繼?
  •  曉 :好不舒服……是不是有點失常了?
  •     啊,老師。
  • 喵太:地精由吾輩收拾了喵。
  •  曉 :不愧是老師,真厲害。
    • (砰~)
  • 城惠:等一下,這腳步聲……
    • (砰~)
  • 城惠:開玩笑吧,為什麼在這裡會有……
    • (咆哮聲)
  • 實莉:哇!
  • 城惠:冬彌!危險!
  • 冬彌:呃?嗚哇!
  • 直繼:咿!
  •     沒事吧,冬彌?
  • 冬彌:直繼大哥!
  • 城惠:〈層棘鎖〉!
  • 喵太:喵!
  •  曉 :〈絕命一閃〉!
  • 城惠:哈……(鬆口氣)
  • 實莉:直繼先生!
  • 直繼:嘿嘿……這程度的……輕鬆大放送……(倒)
  • 城惠:直繼!振作點!
  • 冬彌:直繼大哥!
  •  曉 :實莉,冬彌,明明是你們難得的初次上陣,卻讓你們看到我們沒出息的地方了,真抱歉。
  • 實莉:不,沒這種事。
  • 直繼:大家,對不起了。唉……嗚啊,我自己都很慚愧……
  • 實莉:城惠先生。
  • 城惠:嗯?
  • 實莉:我覺得直繼先生不需要那麼沮喪。小隊戰並不是一個人的責任。
  •     果然還是因為我和冬彌實力不足吧。
  • 城惠:唉……不是不是,不是這樣喔。
  •     那個,像直繼一樣的坦職可是小隊戰的關鍵。
  •     當坦吸引住敵人的注意時,其他成員就可以做各自要做的事。
  •     反過來說,坦不行了的話,小隊亦會全線崩潰。坦是如此重要的角色來的。
  • 實莉:喔……原來如此。
  • 城惠:嗯……就算是這樣也很奇怪,直繼像那樣子不在狀況,可是到目前為止都沒發生過的……
  • 實莉:說起來……直繼先生,你今早去訓練之前在找什麼東西對吧?
  • 直繼:呃……
  • 實莉:是不是想著那東西,所以使不出力了?
  • 喵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喵,直繼親?
  • 直繼:敗給妳了……其實是這樣,我一直貼身攜帶的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 城惠:重要的東西?
  • 直繼:因為搬家的時候東西亂七八糟吧。沒了那個我連本來十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來!
  •  曉 :這麼嚴重?
  • 城惠:這樣對我們來說也很麻煩啊。直繼你可是小隊的支柱啊。
  •  曉 :真沒你辦法,幫你找吧。
  • 喵太:就是喵。
  • 直繼:真的嗎?
  • 冬彌:當然了!我們可是同一個小隊的。
  • 實莉:我也會努力幫忙找的!
  • 直繼:多謝,多謝!你們是最棒的!
  • 城惠:那,不見了的是什麼?
  • 城惠:嗯……黑皮的手冊啊……
  • 喵太:雖然吾輩看不出他是將那種東西帶在身邊的,有文化的人喵。
  • 冬彌:一定是記下了厲害的必殺技之類的事吧!真好啊真好啊~我也想要啊~
  •  曉 :主公!主公!在廚房發現了這個。
  • 城惠:黑皮手冊?就是這個!
  • 冬彌:嗚喔喔喔~
  • 喵太:不是不是,那是吾輩秘傳的食譜筆記來的喵。
  • 冬彌:什麼啊……
  • 喵太:吾輩在計劃改日把它出版,過上夢想的版稅生活喵。
  • 冬彌:ㄅㄢˇ ㄕㄨㄟˋ是什麼?
  • 實莉:我找到了!掉在大門前的樹叢裡了。這個!
  • 城惠:喔,是黑皮手冊!
  • 喵太:這次才是直繼親的了喵。
  •  曉 :不,那是我的。
  • 實莉:咦?
  •  曉 :畫人像畫是我的興趣。
    • (似顔絵。這裡應該是用卡通風格畫三次元人那種。曉的畫工可參照二期第2話)
  • 實莉:人像畫?
  • 城惠:(翻開)嗯?這個,難道說是……我?
  •  曉 :正是。
  • 城惠:眼神有這樣子凶惡嗎我……
  • 實莉:好像殺人魔呢……
  • 城惠:咕咕……好大打擊。
  • 喵太:這隻怎麼看都是兔子的生物難道是……吾輩嗎喵?
  •  曉 :當然了。
  • 實莉:大家都有本手冊呢。啊!那,城惠先生呢?
  • 城惠:啊,我也有喔。不管怎樣,因為我是抄寫師嘛。
  • 實莉:是這樣啊。
  • 直繼:大家如何?我在房間重新找遍每個角落還是不見啊。
  • 喵太:很貓歉。
    • (原文「残念にゃがら」)
  • 直繼:這樣啊。已經不行了吧這樣。
  •     大家,花了你們的時間,真抱歉。放棄吧!
  •  曉 :這樣啊……本人都說了就沒辦法了吧。
  • 冬彌:不過,戰鬥中的直繼大哥超級帥氣喔!明明狀態不好,還是出盡全力來保護我。
  • 直繼:啊,哈,呃……有點啦。
  •     聽好了,冬彌。好難為情的所以不會說第二次,男人啊,是用背影說話的。
  • 冬彌:用背影?
  • 直繼:無論在什麼情況也不要找藉口。
  •     我和你也是小隊裡的坦,狀態好也要不好也要全力去守護同伴!
  • 冬彌:啊……超帥!直繼大哥!
  • 直繼:嗯?
  • 冬彌:我可以叫大哥做師傅嗎?
  • 直繼:師、師傅!?有點肉麻啊……好吧!我的大徒弟啊!
  • 冬彌:好耶~!
  • 直繼:那,肚子也餓了,去吃飯吧?
  • 冬彌:贊成!
  • 喵太:就是這樣喵。
  • 城惠:等一下。(BGM走調)
  • 冬彌:啊?
  • 城惠:不可以輕言放棄。(推眼鏡) 是很重要的東西來的吧。
  • 直繼:呃,不……也是啦……
  • 城惠:我們的回復職只有實莉一個人,當坦的直繼狀態不好,作戰就實行不了。
  •     所以無論怎樣我也會找回來。
  • 喵太:看來我們家的參謀大人好像認真起來了喵。
  • 城惠:直繼,好好想起來,真的是在搬家的時候不見的嗎?
  • 直繼:啊……等一下……昨天早上有看過!……的感覺。
  • 城惠:那,晚上去洗澡的時候呢?
  • 直繼:不見了!……的感覺。
  • 喵太:即是說,是白天在哪裡弄丟了喵。
  •  曉 :但是那麼重要的東西是在哪裡不見了?
  • 城惠:(推眼鏡)在露臺。
  • 直繼:露臺?
  •     啊?喂!
    • (大家上了露臺)
  • 城惠:直繼應該每天都在這裡午睡吧。
  • 直繼:嗯。
  • 城惠:在那木製的躺椅上對吧。
  • 直繼:沒錯,但是……
  • 城惠:手冊你放在哪的?
  • 直繼:沒記錯是長褲的後袋裡。……喔!
  • 城惠:沒錯,睡著的時候從口袋滑出來,從躺椅的空隙掉到地板上了。
  •     (找) 有了!你看。
  • 直繼:嗚啊啊啊啊啊!
  • 冬彌:好厲害啊,城惠大哥!
  • 喵太:真精彩喵!
  • 實莉:像名偵探一樣!
  • 直繼:真的啊!了不起的推理力啊!不愧是我家的參謀!多謝了,阿城!
  • 城惠:沒有沒有,不敢當。
  •  曉 :那麼,到底那是什麼的手冊?
  • 直繼:這個?這個當然是,小褲褲手冊了!手冊了! (回音)
    • 全員:啊?
  • 城惠:如果我聽錯了的話,對不起。小褲褲手冊?
  • 直繼:這是集結了我對小褲褲的愛和熱情的手冊!
  •     沒了這個我就心裡不安不安的,連戰鬥也沒法集中!都明白的吧,你們。我們是同伴嘛!
  • 城惠:不可能明白才對!
  •  曉 :為了這種東西,小隊差點就全滅了!你這個笨繼!(撞)
  • 直繼:哎呀!咕!(被踢)救(踢)救(踢)我(踢)啊!
  • 冬彌:師傅果然厲害!吃了這麼多腳連一步也沒退過!
  • 喵太:唉……吾輩去準備晚飯了喵。(離開)
  • 實莉:城惠先生。
  • 城惠:嗯?
  • 實莉:我完全不明白直繼先生想什麼,不過我會努力去理解的!
  • 城惠:別去理解比較好吧?
  • 實莉:話說回來,試過一起戰鬥後,我重新明白到城惠先生的厲害了!
  • 城惠:咦?我?
  • 實莉:究竟城惠先生你在戰鬥時在處理多少情報呢?
  • 城惠:啊……這個嘛,那時也有笨繼的問題在……不過,重要的事我會從今開始教妳的。
  • 實莉:是!
  • 城惠:實莉妳吸收得快,有教妳的價值。
  •     聽好了,首先戰鬥的基本是,戰鬥陣型(Formation)、情報監控(Operator),
  •     還有戰區偵防(Field Monitor)。
  • 實莉:啊,請你等一下。我把筆記和筆拿出來。
  • 城惠:哦,要寫筆記啊。真是一絲不苟呢。
  • 實莉:是。請說。
  • 城惠:那麼,我開始說了。所謂戰鬥陣型,就是按字面解,戰鬥時的陣型了。主要可分成前衛、中衛、後衛……
    • 實莉:【對我來說,我師傅是城惠先生,他說的話,我一句都不想聽漏。     我一直帶在身邊的『城惠先生筆記』就是這樣誕生的。已經去到第幾本了呢?】
  • 直繼:啊啊!讓開啦!
  • 實莉:嗚啊!
  •  曉 :給我等一下!你這個變態搞事男!
  • 城惠:真是的……對不起,實莉,咱們是這樣的公會。
  • 實莉:不,怎麼說呢,我每天都高興得像夢一樣!
    • 實莉:【雖然是在各方面都是突發事件不斷的公會,這裡,〈記錄的地平線〉裡,都是些非常有趣的人們!】

蕾妮希亞公主優雅的一天「レイネシアの優雅なる一日」

  • 時間是在哥布林討伐之後, 公主正式進註秋葉原後的某一天。
  • 開頭就是我們的蕾妮西亞公主, 如常的一邊抱怨自己被附帶三餐兼午睡的甜言蜜語騙進了秋葉原; 一邊在吐嘈侍女艾麗莎的同時在房中滾來滾去逃避現實。
  • 公主:「最少給點時間讓我飲完這杯茶....」
  • 艾麗莎:「如果妳想這樣的話, 明天請再不要睡回籠覺了。」
  • 這樣子, 她們倆就在這種互動下確認今天的行程。早上的首先是會見海洋機構的道隆及第8商店街的卡拉辛, 內容應該是確認公主的午餐會的物資調度及兩公會向大地人商人的買取。
  • 卡拉辛:「真是美麗啊~~」
  • 道隆:「噢, 卡拉辛, 你的色樣子都露出來了。」
  • 內容題到冒險者們的貿易越來越發達了。包括採購茶及果實酒,
  • 以及研發アミノ酸系調味料的事情(應該是化學調味料, アミノ酸---氨基酸, 記得是組成蛋白質的東東。所以應該是味精吧),
  • 聽到這裡公主已經開始失神了, 並抱怨作為大地人對冒險者的知識真的很難追的上話題, 而且跟大地人不一樣, 跟冒險者對話真的要一直保持腦袋全力運轉。
  • 「到底這樣的地獄要到哪一天啊~」
  • 燃料用盡的公主又再滾回床上。
  • 當她正想跟艾麗莎要點甜食的時侯剛好實莉代表LH幫忙把三日月同盟拿資料過來了。
  • 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公主的實莉相當的緊張又可愛, 害的公主忍不住想作弄一下, 於是公主就拿出了全套的貴族禮節去接待實莉了。
  • 公主: 「實莉大人, 請賜吻予我的手。」
  • 實莉: 「咦咦咦咦咦?!」
  • 公主: 「吻手是代表敬愛的證明, 請。」
  • 實莉: 「啊啊哇哇哇~ 是...是」
  • 實莉: (真厲害, 這種事明明我只在電影看過.....)
  • 公主: 「好! 這樣你跟我以後就是朋友了!」
  • 實莉: 「咦咦, 我跟公主嗎?」
  • 看見又困擾又受寵若驚的實莉, 公主忍不住想起了讀心眼鏡, 然後又想到另一位可惡的白色腹黑眼鏡。
  • 啊啊?! 難不成這位實莉也是在可愛的外表下, 也深埋著又黑又邪惡的思想嗎?! 糟了, 事情不好了。
  • 在公主胡思亂想的時侯, 實莉表示要先走了, 走廊上還有3人在等著會見公主, 全都是業務連絡等公事。
  • 想留下實莉下午茶但不得其便的公主, 又抱怨起自己輕鬆的生活不知去了哪兒了。
  • 時間轉到當日的「午餐會」上。(日文是「昼食会(ちゅしょくかい)」)
  • 宴會剛開始, 公主在致詞時已經累的想回去滾床單了。
  • 這時侯, 我們的城惠主公向公主塔話。
  • 在一番社交詞令(及公主內心OS的數落城惠)當中, 兩人不知不覺談到去宴會的料理去了。
  • 公主因料理話題而餓起肚子來了, 在肚子餓跟貴族不應在大眾前大口大口的吃料理的天人交戰之下, 她看見了腹黒眼鏡不經意的閃起來了。
  • 「哈哇哇~~, 城惠大人的眼鏡「嘰啦」的閃起來了, 這個威壓感是想什樣啊。」
  • 這時侯, 身後響起了一個熟識的聲音
    • 克拉斯提: 「抱歉我的問侯來晚了, 公主殿下。一路過來不斷有人跟我塔話。」
  • (這位是秋葉原最大工會D.D.D的工會長,同時也是擔任「圓桌會議」的議長的克拉斯提。不如說他是個讀心妖怪。明明在冒險者中是最有貴族風範的人,但是卻非常喜歡捉弄人,就像是我的天敵一般。沒錯, 是天敵!)
    • 克拉斯提: 「哎呀公主, 妳的表情好像看到妖怪, 是心情不好嗎?」
    • 公主: 「克拉斯提大人, 所以說這種話......」
    • 城惠: 「哈哈哈, 那我先離開了。難得的機會, 我想跟在場的各位大地人交流一下。對了, 克拉斯提先生, 玩太兇的話, 幻想級的的盾也會壞掉喔。」
    • 克拉斯提: 「唔, 我銘記在心。」(肝に銘じよ)
  • 然後兩人在談情說愛的期間(表面上), 克拉斯提眼鏡一亮的邀請公主吃午餐了。
  • 克拉斯提要找公主用餐是想逃避一堆大地人跑來找他閒聊(外交工作),所以拿公主來當盾牌的。
  • 當然, 我們冰雪聰明(笑)的公主立即看出, 這個可惡的妖怪又想把他當盾牌了。
  • 之後公主接受了邀請跟克拉斯提共進晚餐並引起了大地人們的騒動。
  • 原因是貴族一般都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公開吃晚餐的, 更何況對手是克拉斯提, 更令他們受到注目, 甚至有人因為親眼見到公主吃下自己領地種的菜而感動起來了。
  • 公主: 「唔~ 好吃, 克拉斯提大人你不用吃嗎。」
  • 克拉斯提: 「作為騎士的職責, 我看著公主幸福的樣子就足夠了。」(你其實是看出了公主肚子餓吧)
  • 公主: 「又在口是心非了」
  • 克拉斯提: 「我這樣就已經很高興了, 公主。」
  • 然後, 公主結束了忙碌的一天終於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 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她, 如常的一邊抱怨自己被附帶三餐兼午睡的甜言蜜語騙進了秋葉原, 一邊在吐嘈待女艾麗莎。
  • 這時, 艾麗莎拿出了一大束自克拉斯提送來的自己最喜歡的花。
  • 又高興又受寵若驚的公主還沒來的及面紅, 就再收到了隨花束附上的一大疊明天晚上前必須看完的文件了。可喜可賀, 可喜可賀。

向東前進!GO EAST「ゴー!イースト」

  • 加奈美: 嗯~~~真舒服的風~~~喔,good time!大家快看!夕陽正在西下唷!
  • 李奧納多: 喂~加奈美,你在做什麼,丟下你不管囉。
  • 加奈美: 真冷淡呢,K隆納多,你也看看嘛!,那美麗的夕陽。你不覺得要是就這樣無視而離開的話不是很吃虧嗎,吶,K隆納多。
  • 李奧納多: (嘆息)別一直K隆K隆的連叫好嗎,你要我說幾次才能懂,我的名字叫「李奧納多」。*1
  • 加奈美: 我覺得很可愛的說呢,K隆納多。和綠色的你正匹配(^_<)。
  • 李奧納多: 不匹配,完完全全的不匹配。
  • 加奈美: 誒~~
  • 艾利亞斯: 喔~~~這確實是非常美麗的景色呢。
  • 加奈美: 果然你也這麼覺得吧。
  • 艾利亞斯: 啊啊,那像是蜂蜜一般流動的雲彩,和那映照出群山稜線的黃金光芒。那像是希望一般的太陽,也在結束了一天的辛勞之後逐漸沉入了夜晚的懷抱,可說是絕景也不為過呢。
  • 加奈美:嗯~~~果然艾利艾利說的話就是不一樣呢,我完全聽不懂呢(^_<)。
  • 李奧納多: 我說妳阿......
  • 艾利亞斯: 加奈美小姐,對於妳能稱讚我我感到非常的光榮。但是那「艾利艾利」的暱稱能不能夠修正一下呢,在下艾利亞斯‧哈克布雷德身為〈全界十三騎士團〉之一的〈紅枝騎士團〉的一名英雄,是得要在全世界綻放光彩的無敵勇者...
  • 李奧納多: 那個.......到底是誰在這麼稱讚你的阿。(指沒人這麼說艾利亞斯)
  • 柯佩莉雅: 主人,您現在在看什麼呢??
  • 加奈美: 吶~~~柯佩莉雅,我問妳唷。日本是不是在那群山的後面呢?
  • 艾利亞斯: 日本?
  • 李奧納多: 指的是大和那裏。
  • 柯佩莉雅: 若是以大和伺服器的秋葉原為中心的話,是以那個太陽的位置,大約180度的方向,那邊的南西側。
  • 加奈美: 嗯~~~是這樣嗎是這樣嗎~~~原來如此呢(^_<)。
  • 李奧納多: 我說阿,妳完全不知道吧,加奈美,也就是說我們完全走反了吧,好好反省一下好嗎。
  • 加奈美: 誒~~~因為這種瑣碎的事情全部都是小城在處理的說~~~
  • 艾利亞斯: 小城?那是哪一位呢?
  • 加奈美: 嗯~~~~是一個很聰明,又很可愛的人呢。在茶會裡就像是巴士上的嚮導一樣,是帶路的專家(^_<)。
  • 艾利亞斯: 茶會?,是KR閣下所說的那位......
  • 李奧納多: 雖然我不清楚他到底是什麼人,但是我很同情那位叫小城的人呢。
  • 加奈美: 說的沒錯呢,茶會裡有很多很奇怪又很吵鬧的成員們呢。
  • 李奧納多: 妳沒資格這麼說吧(吐槽口氣)。
  • 加奈美: 小城和大家,不知道過的好不好呢?嘛,到了日本就知道了。
  • 艾利亞斯: 加奈美,妳前往大和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為了和妳說的那位小城見面?
  • 加奈美: 這當然的囉~~~~我之前沒有說過嗎?
  • 李奧納多: 我第一次聽說(吐槽口氣)。
  • 加奈美: 咦~~~~~是這樣嗎?
  • 李奧納多: 至少我只聽妳說是要找出這次事件的原因啊。
  • 加奈美: 你看,我早就說過了吧(^_<)。
  • 李奧納多: 我說阿.....
  • 艾利亞斯: 也就是說,只要能見到小城閣下,就能知道加奈美和我與李奧納多所想知道這次事件的原因是什麼嗎。
  • 加奈美: 你看,艾利艾利也很清楚呢。K隆納多理解的真慢呢(^_<)。
  • 李奧納多: (脫力的嘆息聲)
  • 柯佩莉雅: 李奧納多,你是否需要回復呢?
  • 李奧納多: 啊,這只是有點累而已,不用回復了。感謝妳了,柯佩莉雅。
  • 艾利亞斯: 但是那位小城閣下,應該是位了不起的大賢者吧,可以知道這次異變的原因。
  • 加奈美: 我覺得那不可能吧(認真貌)。
  • 李奧納多: 喂!和之前說的可不一樣啊!
  • 加奈美: 沒問題的,只要和小城見面了,就一定會有辦法的,他就是這樣的一位巴士嚮導阿(^_<)。
  • 李奧納多: (再次脫力的嘆息聲)
  • 柯佩莉雅: 李奧納多,你是否需要回復呢?
  • 李奧納多: 啊啊,麻煩妳幫我上一個回復術。(/ _ \)
  • 逼~~~(回復術的聲音)
  • 加奈美: 接下來,是該出發的時候了,夕陽每天都能看的說。好啦,要走囉~~~大家別拖拖拉拉的了(^_<)。
  • 李奧納多: 第一個停下來的好像是加奈美妳的說......
  • 艾利亞斯: 天氣的驟變和女性的心情都是需要柔軟的對應的唷,李奧納多。
  • 李奧納多: (又再次脫力的嘆息聲)真是的。
  • 柯佩莉雅: 李奧納多,你是否需要回復呢?
  • 加奈美: 向東出發!GO EAST!(^_^)/

相關連結

外部連結

Komica Wiki關連條目

回應

  • 您的用心突破天際了啊編輯翻譯大大...要注意身體健康哦~ -- 2014-12-27 (土) 23:49:47
  • wbxshiori和蘭斯特講粗口 -- 2019-04-17 (水) 08:35:14


*1 李奧是獅子的發音,K隆則是青蛙,獅子變青蛙難怪會生氣>W<

トップ   編集 凍結 差分 バックアップ 添付 複製 名前変更 リロード   新規 一覧 単語検索 最終更新   ヘルプ   最終更新のRSS
Last-modified: 2019-04-17 (水) 08:35:14 (15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