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Lancer(ランサー/槍兵)


關於登場在Fate/stay night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Zero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 (Fate/Zero)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 CCC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 (Fate/EXTRA CCC)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Apocrypha中敵對的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 (Fate/Apocrypha.黑)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strange fake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角色/Lancer (Fate/strange fake)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遭到眼睛光線射殺的下場,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本條目是一個編輯中的詞條,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以補完。
img13877.png

解說

出處

  •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登場,赤陣營的Servant之一。

基本資料

  • 真名:कर्ण(Karna/カルナ/迦爾納)
  • 稱號:太陽神之子、施與的英雄、三哥*1
  • 身高:178cm
  • 體重:65kg*2
  • 屬性:秩序.善(Fate/Apocrypha)、中立.善(Fate/EXTRA CCC)
  • Master:???>言峰四郎(Fate/Apocrypha)、吉娜可·加里吉利(Fate/EXTRA CCC)
  • 形象色:黑暗中閃耀的黃金
  • 特技:樂觀的思考
  • 喜歡的東西:友情、努力、和解
  • 討厭的東西:使用現代的通訊器材與別人交流
  • 天敵:GilgameshPassionlip(CCC)、同母異父的第三個兄弟(阿周那)(Apocrypha)

略歷

  • 印度敘事詩《摩訶婆羅多》*3中所記載的不死身英雄,是太陽神蘇利耶與人類女性貢蒂所生之子。作為蘇利耶之子的證明而被賜予帶來不死的黃金之鎧。然而貢蒂捨棄了迦爾納,成為俱盧(Kuru)王的皇后*4
  • 然後,不知母親是誰、以卑賤身份*5成長的迦爾納,不久嶄露頭角,作為敵視般度族的庫拉瓦(Kaurava)王家之賓客,參與圍繞著領地的戰爭。
    • 與迦爾納勢均力敵以矛交鋒的,是貢蒂和雷神因陀羅(Indra)的兒子阿周那(Arjuna)。
  • 迦爾納在戰鬥的最後被因陀羅奪去黃金之鎧,受到各種詛咒,失去所有同伴,被同母異父的兄弟阿周那殺死。
  •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怨恨任何人,接受了滅亡。
    • 不過在神話中,因為其所屬的陣營,性格和行為都似乎多少有被醜化之嫌了*6

故事中經歷

  • 在Apocrypha被命令向Ruler攻擊。
    • 原本準備用Vasavi shakti殺死對方,但被黑方Saber介入。
    • 在說出即便同時與二人戰鬥也沒關係後因為貞德的拒絕遂與黑方Saber戰鬥至天亮。
    • 雖然能傷害並壓制黑方Saber,但作用不大*7
      • 結果因其Master判定勢均力敵而被命令撤退。
    • 期間認為自己與黑Saber的戰鬥是必然的*8,期待著下一次的交手,之後互相撤退了。
  • 在赤方大舉進攻時挑戰身為王牌的黑方Lancer,激烈的戰鬥中表現出強悍的武藝與驚人的意志力。
    • 因環境有利對方所以平手。
    • 經過赤方Berserker的自爆攻擊後,因戰場轉移到在赤方Assassin的寶具上而成功擊敗了黑方Lancer。
    • 但黑方Lancer卻因Master的影響而變為吸血鬼,故以表面輕視實際憐憫的態度和各方聯手攻擊已暴走的對方。
      • 在受到Master言峰士郎的干涉後被其逃脫。
  • 言峰四郎揭示此次聖杯大戰隱藏的故事後,則一直等候著最終戰的到來,期間曾道破赤方Assassin的內心想法。
  • 最終戰中作為空中花園勢力的王牌,以魔力放出飛翔在空中,對抗騎著「不屬此世的幻馬」的黑方Rider與齊格。
    • 面對幻馬的次元穿越,數輪攻勢都揮空,卻依舊能緊追不捨。
    • 之後便與變身為黑方Saber的齊格展開第一輪較量,以未出全力的梵天法寶戰平幻想大劍,齊格耗盡三分鐘,變回原形。
    • 之後便與沃爾溫姐弟交涉,希望他們能解救自己原來的Master。
      • 但姐姐菲奧蕾想得到其力量來作回報,卻因自己承諾過要與黑方Saber全力再戰而拒絕了這個建議。
      • 於是便採取另一個方案,倘若無法在三分鐘內打贏齊格,便放他們走。
    • 之後,與齊格展開第二輪廝殺,由於血鎧的防禦與聖骸布的治愈能力,白刃戰上難以攻下。
    • 之後還用梵天​​法寶所化的神槍切裂幻想大劍的光炮,又以黃金甲承受住連發幻想大劍,然而考慮到齊格的連射速度與威力,持久戰下會變得稍不利。
      • 便用黃金甲交換出一擊必殺的雷槍,被齊格以令咒增幅的幻想大劍衰減,又被黑方Rider從阿喀琉斯那裡得到的盾牌寶具完全抵消,失去了黃金甲與雷槍。
    • 考慮到約定的三分鐘只剩下三秒,便放棄解放梵天法寶,展開絕地反擊。
      • 以驚人速度攻擊齊格背後,卻被齊格使出類似切腹的動作反殺,因而戰敗。
      • 之後在與眾人交流一番後,心滿意足地消失。
        img22466.jpg
  • 在CCC中作為吉娜可的從者登場。
    • 因為吉娜可一直宅在倉庫裡玩於是沒有戰鬥過,因此不戰敗
    • 主人公臥藤來找她時代替她出來説話。
      • 臥藤還給了他改了「赤き翼を背負いし漆黒の太陽(レッドウィング・シュバルツさん)」這個中二的名稱。
  • 之後吉娜可被主人公説服去櫻迷宮分頭找記憶而被Passionlip追殺,但因為Master只顧逃命而沒被叫出來戰鬥。
    • 因為Master被BB抓走成為第四章的衛士而變成敵人,在初戰裡使用從眼睛射出光線炮的招式而被Master改了職階名為Launcher。
      • 向Master表示自己心理上是主人公的同伴,對於想要幫助吉娜可的主人公較為友善。
      • 不過因為是命令,還是站出來與主人公戰鬥。
  • 戰敗後Master在BB及ユリウス襲撃後生還,繼續跟她一起宅在倉庫裡。
  • 在BB被打敗後只有Master龜在倉庫裡自暴自棄不願出去,因為她認為她回去後會被消滅
    • 向Master解釋了用自己的黃金之鎧保護了她,她不但沒有被BB殺死更不能被Moon Cell消滅*9,能夠生存回歸地球。又一個犯規寳具
      • 可以理解成當BB襲撃時Moon Cell認為吉娜可已死,無法對她出手,因此在月聖杯戰爭完結後她的靈魂會回到地球。
      • 本人表示因此在主人公戰後傷勢都沒有回復,處於瀕死状態。
  • 因為沒了黃金之鎧的保護而會被消滅,但表示不會死在裡側。
    • 與Master道別後,像火の鳥黃金之鳥一樣飛走,為了拯救月表裡還在恐懼的吉娜可。
  • 順帶一提他在CCC中做出了很多古怪動作。例子:T、Y、猫背。

Grand Order補充

img22467.jpg
  • 2016年1月3日與7日的新年卡池中登場,星數5
    • 於第五章「鋼鉄の白衣」- 北米神話大戦・イ・プルーリバス・ウナム登場。
    • 在愛迪生真心誠意的請求下,作為他的部下、美國軍的一員參戰。
      • 是因為愛迪生那真心的為了拯救自己國家而向迦爾納下跪以乞求他的協助,那姿態讓他聯想到自己的摯友難敵而無法棄之於不顧,施予的英雄便給予了回應。
      • 迦爾納也提到了愛迪生與難敵是相當相似的人,愚蠢卻又睿智;自私卻又博愛。
    • 愛迪生決定與主角一同行動後,迦爾那加入南部方面軍,並且終於盼得與阿周那交手的機會。
    • 兩人在遠離主戰場的荒野決鬥。交戰前,迦爾那請求阿周那──若阿周那成為這場戰鬥的勝利者,他得要幫忙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務。阿周那同意以後兩人開始戰鬥。
    • 博士驚嘆兩人的戰鬥如同神話再現。阿周那身為弓兵在近距離下較為無力,卻仍以不凡的技術控制住局面。但整體而言是迦爾那占上風,離勝利不遠矣。
    • 此時,狂王庫夫林卻悄然出現在迦爾那身後,一擊刺穿他的身體,中斷了兩人的決鬥。
    • 後來,準備攻擊主角方的庫夫林被梅林拖住,而迦爾那此時在心臟已經破碎的狀態下,以毅力解放了寶具擊傷庫夫林,就此消失。

能力

ClassMaster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運寶具
Lancer言峰四郎BCABDEX
吉娜可BAABA+*10A++
主人公BCABDEX

階級固有能力

  • 對魔力:C -可將詠唱是兩節或以下的魔術無效化。不能防禦大規模魔術如大魔術、儀禮咒法等。但與其黃金之鎧搭配起來,效果就不止這樣。
  • 騎乘:B(EXTRA CCC) ─ 能夠靈活駕御較為優秀的坐騎和交通工具,但不能駕御神獸、聖獸及龍。

擁有技能

  • Fate/Apocrypha
    • 貧者之見識:A — 能看穿對方性格和屬性的眼力,也不會被言語上的辯白、欺瞞所騙。
    • 無冠的武藝:- — 由於各種理由而不被他人所承認的武具本領。從對方來看,劍、槍、弓、騎乘和神性的等級會比實際低上一級。揭露了真名的話,此效果將會消失。
    • 騎乘:A — 能駕馭神獸和幻獸外的所有座騎。
    • 魔力放出(炎):A — 在武器和身體上加入自己的魔力來強化。在迦爾納使用時是在武器附上火焰。
      • 此技能並非常時發動,而是可以選擇開啟或關閉,被描述為專門特化“火焰”的技能,即便是身軀也能綻放烈火,通常配合常駐的不滅之槍與黃金鎧甲消耗。
      • 大排放的情況下,持續時間不可超過十秒,否則作為御主的普通魔術師會無法動彈,一流的魔術師也會陷入無法行使魔​​術的疲憊狀態。
      • 倘若有大量甚至接近無限的魔力供應,甚至能利用噴射火焰飛翔,空中時速達到400公里/小時。
    • 神性:A — 太陽神蘇利耶之子,死後與蘇利耶一體化,擁有最高的神靈適性。對上神性是B以下的太陽神系英靈,此神靈適性會發揮出高強的防禦力。
  • Fate/EXTRA CCC
    • 無冠的武藝:- — 由於各種理由而不被他人所承認的武具本領。從對方來看,劍、槍、弓、騎乘和神性的等級會比實際低上一級。揭露了真名的話,此效果將會消失。
    • 貧者之見識:- — 能看穿對方性格和屬性的眼力,也不會被言語上的辯白、欺瞞所騙。
    • 神性:A — 太陽神蘇利耶之子,死後與蘇利耶一體化,擁有最高的神靈適性。對上神性是B以下的太陽神系英靈,此神靈適性會發揮出高強的防禦力。

寶具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日輪呀,化作甲胄Kavacha & KundalaA對人(自身)寶具01人
迦爾納的母親昆蒂對成為未婚母親感到恐懼,為了保護兒子而向蘇利耶請求授予的黃金之鎧和耳環。

放出太陽光輝的強力防禦型寶具。
由於是光本身所化成的存在,即使是眾神也難以破壞。
與迦爾納的肉體一體化,本人可以憑自己的意思交由他人使用。

將所有敵對干涉(無論是物理還是概念)的傷害數值削減到十分之一,甚至可以阻止Mooncell的干涉。
唯一缺點是不能抵擋來自內部的攻擊。
梵天呀,覆蓋大地Brahmastra不明不明不明不明
在設定期間的寶具,本來效果是下面梵天的簡化版。
但小說中被拼合了。
本來所有的「高呼梵天之名來發動」和「不能對實力在自己以上對手使用」的限制也沒提過
又被叫作不滅之刃。
在EXTRA中是從眼睛放出光束攻擊的招式。;
在Grand Order中,則以Extra Attack的形式出現。
梵天呀,詛咒我身Brahmastra KundalaA+對國寶具2-90600人
迦爾納從其師父處得到的對國寶具,職階為Archer會是弓箭,其他職階出現相應的飛行道具。
附上迦爾納的炎熱屬性,其威力足以比擬核彈。

在EXTRA中是在空中放一個大火球,再隨機從中射出小火球的輔助技。
img16226.png日輪呀,順從死亡Vasavi shaktiA++對軍、對神寶具40~99以1000人為單位計算
EX對神2-51人
由雷光組成,足以打倒眾神的,僅僅一擊的必滅光槍。
因陀羅在奪去黃金之鎧時,由於迦爾納的態度實在太過高潔,認為不得不回報他而賜予的。
以黃金鎧甲作為交換而顯現,裝備上以巨大防禦力換取的,僅能用一次,強力的「對神」性能之槍。
在《Fate/EXTRA CCC裡》為A++等級的對軍/對神寶具,在《Fate/Apocrypha》裡疑為複數效果的攻擊,其概念描述為毀滅作為「唯一一個」的一切存在,生物、非生物甚至任何物體,包括魔獸、幻獸、神獸、人、盾、軍、城、結界、神……能將任何存在作為“唯一一個單位”燒灼並溶解。
但唯有「世界」能夠抵抗,換言之以「世界」為概念的守護是貫穿不了的。*11
Vasavi Shakti實為因陀羅本人的武器。

作者評:Fate版的SLB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名稱
img22472.png
貧者的一燈*12
某時,覺者被王接待,受到了盛大的歡迎。
宴會持續到晚上,覺者的歸途沒入了黑暗中。

王為了彰顯財富在道路上放置了燈。
但只是一次強風就把王所準備的燈火全部吹熄了。

但覺者的道路仍然被微小的燈火照亮著。
那是不具備在宴會出席的身分也無法準備禮物的貧窮老人留下的……
滿是心意的一盞小燈。

無數的贊賞、無數的憧憬確實是能璀璨人生的事物吧。
但僅僅是收到這份其他人都沒有察覺到的心意
就能讓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幸福的啊。

性格

  • 忠義之心
    • 絕不會做出危害自己Master的事。
  • 率直
    • 講話非常的直接,沒有一絲欺瞞和偽裝,不過也往往因為這太過尖銳的言詞而讓人心生厭惡。
  • 高潔
    • 連為了自己的兒子而騙走他的黃金之鎧的雷神因陀羅也不得不敬佩他。
  • 寡言
    • 多半把真實的想法壓在心中,因此常被誤解是冷酷和沒有慈悲心的人。
  • 慈悲心
    • 縱使是世人眼中的無能者也不會放棄救贖對方的機會。
    • 用自己的黃金之鎧保護了吉娜可。
      • 因此在主人公戰後傷勢都沒有回復,處於瀕死状態。

萌屬性

愛好

  • 咖哩

簡評、其他資料

  • 有著與英雄王相等戰鬥能力的犯規英靈。
    • 能夠輕易的以單手使用巨大的長槍,出槍神速,且槍術威力有A Rank以上。
    • 因為有著擔任Archer的可能的補正,因而有著超人的視力,在夜裡也能清楚的辨識數公里以外的車牌號碼。
    • 寶具之一的黃金之鎧給予了他極高的治癒能力,只要魔力供應充足,不管受了多少傷都能輕易復原。
    • 即使受到致命傷,但在他強韌的意志力下也能維持一定的存在時間。
      img11283.png
    • 不過在CCC中,黃金之鎧有大半已失去,在故事開頭BB的襲撃中用了來保護吉娜可,能力也大幅的弱化。
      • 原作者奈須表示在CCC中雖然是和Gilgamesh相當的英靈,但Master太廢柴(笑),而無法發揮全部實力。
    • 另有魔力消秏高的缺點,在聖杯大戰中黃金之鎧建在的情況下全力啟動魔力放出的話,只能維持十秒。
  • 雖然時代和地區不同,但其實和Fate/stay nightLancer有很多的共通點。
    • 同樣是太陽神之子、失去了同伴、被人用奸計所害,都是被宿敵所殺。
  • 性格極度隨和,對於任何事情都會以「原來如此,世界上也是會有這種事的」這樣的理由接受。但同時,對事物人心理解太過透徹,同時講話過於直接,無視對方的隱藏與欺瞞,因此讓人心生厭惡,甚至直接拔劍相對。而迦爾納也沒有廢物到任人攻擊的地步,於是將此理解成「原來如此,是想和我交戰嗎」,二話不說開打。結果經常被認為是惡人角色。
    • 但其實迦爾納本人極為善良,甚至有「施與的英雄」的稱號,只要有合理的請求(並且因為其個性,很少有請求會被認為是不合理的),基本都不會拒絕。
  • 其實最適合迦爾納的職階是Archer,其次則是Rider。
    • 不過擔任Archer時會有「最危急時會忘了怎麼用弓的奧義」,當Rider時則會發生「陷入絕地時戰車無法動彈」等生前受到的詛咒。
    • 在CCC中與主角們初戰時的表現讓吉娜可大為驚訝*14,而被吉娜可賦予了Launcher的職業名,本人表示雖然不情願但Master喜歡的話,之後就這樣稱呼他為Launcher也行,在那之後就連主角群也很自動的配合,每當要提到迦爾納的Lancer名時都會更正成Launcher。
      • Launcher可以分解為其最適合的職階「Ar『cher』」與召喚時的職階『lanc』er」。Gilgamesh、Caster都認為這個稱呼十分適合,迦爾納也因此接受了這個職階。
  • 在Apocrypha中是忠實於命令的冷酷武人,不過在CCC中表現除了忠誠外,更有不少的人情味。
    • 性格稍微有些天然,且對吉娜可的言行不時的加以吐槽。
    • 雖對完全是個網路廢人的吉娜可感到很無奈,但還是默默的給予關懷。
  • 其寶具「日輪呀,順從死亡」在TM的世界觀中迦爾納並未在人前使用過,所以連Gilgamesh的寶物庫中也沒有。
  • Fate/Apocrypha第五集的高潮部分-與波音747的決戰之際,其實也準備了『將充滿魔力的槍往地面一刺,對問著「你想做什麼?」的賽米拉米斯回答「沒必要使用武具。真正的英雄靠眼睛殺人……!」、同時擊墜大量波音747!』這樣的展開,但因為實在惡搞過頭了所以還是CUT掉。
  • 在Fate/Apocrypha中的迦爾納,是直到最後的最後都不認同言峰四郎為御主的英靈。服侍著被奪走自我的御主直到最後。是為了守護他們才不得已服從四郎,否則就只是個遵從「獲取聖杯」這個意志的孤高從者罷了吧。
  • 不論生前或以從者的身分受到召喚,迦爾納都曾拘泥於某些事物。即使過著遠離這些的日子,阿周那依然是他唯一執著的對象。
    • 即使母親貢蒂懇求迦爾納不要與包含阿周那在內的五兄弟交戰,迦爾納卻仍然發誓「不會與阿周那以外的兄弟開打」。阿周那對迦爾納而言,就是如此無法退讓的某些事物。
  • 關於《摩訶婆羅多》裡的部分生平描述*15
    • 與阿周那的相遇:有比武與比武招親兩種説法,舉行比武招親的是黑公主杜芭蒂,而比賽早就内定了讓阿周那勝利。
    • 比賽是鬥射箭,參賽者因為弓與箭被下了手腳或是無法拉動神弓而落敗,只有因為自身武藝或神力而命中目標的迦爾納在參賽者中突圍而出。於是迦爾納要求與黑公主結婚(或是與阿周那比武),結果因為階級太低被禁止了,甚至還被黑公主羞辱,結果當日黑公主得到了五個剎帝利階級的丈夫。賽後因為其武藝而被難敵招覧,從(原來)般度的王子成為般度的敵人。
    • 後來兩族爆發戰爭,眾神遍向支持般度族。雷神因陀羅裝成老婦化緣索取迦爾納的黃金之鎧及耳環,於是因為他曾起誓説「如果有人在午後跟他要東西,他絕不能拒絕」,所以便很獵奇的把鎧甲下來給他,然後就如上面所説的得到了Vasavi shakti。
  • 關於生前受到的詛咒
    • 「最危急時會忘了怎麼用弓的奧義」
    • 迦爾納向一名很強的婆羅門隱士*16*17學武,該隱士因為和剎帝利貴族有恩怨而不收貴族血統的學徒*18,故此迦爾納對他謊稱自己是婆羅門,並成為其得力門生,隱士也因此給予迦爾納Brahmastra。
    • 某日隱士想小睡,迦爾納為表其孝心而用其膝充當枕頭。其間迦爾納被蜂螫,為了不驚擾隱士於是忍痛堅持,但當血滴到隱士身上時隱士發現他有着剎帝利血統,於是詛咒他「最危急時會忘了所學的一切」並把他趕走。
    • 「陷入絕地時戰車無法動彈」
    • 某日迦爾納看到一個小女孩看着地面哭泣,原來她不小心把酥油打翻了。
    • (有説因為小女孩要求只要倒到地上的酥油)於是迦爾納幫小女孩擠壓泥土,但因為時間久了愈來愈難擠於是只能愈擠愈大力。
      • 結果迦爾納因而惹怒了大地女神而被詛咒「戰車將深陷土中/被她拆下車輪」
  • 在Extra CCC、Apocrypha的造型些有差別,在Grand Order中靈基再臨後會變成AP中的棉花糖造型,最終再臨則是CCC的造型。
  • 在Apocrypha的草圖(原案?)裡有一個赤髪版本,有時二創會把他當作迦爾納alter。
  • 實際上本人意外地得金閃閃的敬重,在Fate/Grand Order material中金閃閃對迦爾納的評價為「缺乏自我主張是個缺點,除此之外都很不錯。特別是那副黃金甲,可以說是全世界第二的品味阿。」
    • 這拐個彎稱讚自己黃金甲是世界第一的台詞……

名台詞

  • お前と似た目をした男と、一度会ったことがある。
    その男は紛れもない英雄だった。……お前がその目でオレを見るならば、
    オレと戦うは偶然ではなく必然ということだ。
    「我曾經見過一次,和你有著相似眼神的男人。
    那男人是個無可挑剔的英雄。……你既然用如此的眼神注視著我,
    那麼你與我的戰鬥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 ―――なるほど。苛烈だな、串刺し公(カズィクル・ベイ)よ。お前にとって、この杭は攻撃であり防御であり、示威であり恐怖なのか。
    領地を定め、城を定め、守るべき物を定め、つまりお前はただ一騎で国家を形成しようとしている。
    祖国への愛が為せる業か。あるいは為政者(おう)としての責任感故か。
    だが、ここには従えるべき配下がいないぞ?王とは孤高であるべきかもしれぬ。だが、供回りのおらぬ王など存在しない。
    ……失策だったな、串刺し公。
    オレは英霊だ、国を相手取っても恐れはせん。
    「―――原來如此。真酷烈啊,穿刺公。對你來說,這柱是攻擊,是防禦,是示威,也是恐嚇吧。
    劃定領地,劃定城池,劃定守護之物,於是你以一騎形成了國家。
    是對祖國的愛而選擇的作為嗎。或者是作為行政者(王)的責任感嗎。
    可是,這裡沒有追隨你的屬下哦?王或許是必須孤高的,但是沒有王是不需要屬下的。
    ……失策啊穿刺公。
    我是英靈,以國家為對手也不值得害怕。」
    • 對黑方Lancer。雙方對「神」觀點大有不同,與黑方Lancer的憤怒相比,迦爾納則是冷靜的反駁。
  • ——執念、怨念、あるいは妄念か。
    魔術師でもなく、英雄でもなくなったお前は最早、誰でもない。
    『己ではない誰か』に為ったお前の苦痛は生半可なものではあるまい。
    未練を残すな、怪物。疾とく消え去るがいい。
    「——執念,怨念,或者是妄念嗎。
    既不是魔術師,也不是英雄的你,已經誰都不是了。
    變成『不是自己的什麼』的你,其痛苦也是難以想像的吧。
    不要留下殘痕,怪物。立刻消滅吧。」
    • 對被Master奪取身體而暴走的黑方Lancer。似乎是在輕視的台詞,實際是對其深深的憐憫。
  • 真の英雄は目で殺す!
    「真英雄可以眼睛殺敵!」
    • CCC中,發動「梵天呀,覆蓋大地」的發言。
    • 原台詞是「武具など無粋。真の英雄は眼で殺す……!(用武具何等庸俗。真英雄可以眼睛殺敵……!)」,因為長度的關係前半被切掉了。
    • 遊戲中看起來像是從眼睛放出光束,實際上則是迦爾納所施放的強烈眼力。
      • 就是因為這招,讓他從原本的Lancer被吉娜可叫成了Launcher。
    • 最新的FAM中提到,原本第五章高潮部分的噴氣客機迎擊戰中,是有著他胸有成竹地將長槍刺入地面,對表示“你想幹什麽”的賽米拉米絲一面說「武具之類全無必要。真英雄以眼殺敵……!」一面把噴氣客機一個個都擊落之類的展開,不過因為太脫線最後還是剪掉了。
    • 在FGO的夏日活動裡用眼力烤肉結果不少心把肉燒成炭。
  • 神々の王の慈悲を知れ。インドラよ、刮目しろ。絶滅とは是、この一刺し。
    焼き尽くせ、ヴァサヴィ・シャクティ! ふ……是非もなし
    「來體會神王的慈悲吧。因陀羅啊,好好看吧。滅絕即是,如此一刺。
    將之燒盡,Vasavi shakti!呵……無論是非。」
    • 解放寶具「日輪呀,順從死亡」的宣言。
  • ――――――。
    信頼と忍耐は得難い徳だ。
    オレは勇猛さより、その二つこそ恐ろしい。
    いずれ敵に回す時がくるかと思うと気が引き締まるが、嬉しくもある。
    聖杯戦争も悪くはないな。
    「――――――。
    信賴與忍耐是難得的品性。
    比起勇猛,我更害怕這兩者。
    雖然想到將要成為敵人會有些緊張,但也有些高興。
    聖杯戰爭也不壞呢。」
    • 對於誠實而不放棄,終於說服吉娜可的主人公的讚賞。
  • 華々しいな、薔薇の皇帝。
    多くの市民はその在り方に喝采を送っただろうが、オレには悲劇にしか見えん。
    出来事という出来事を全て舞台にしなければ立ち行かぬほど、お前の生は絶望と悲哀に満ちている。
    ……お互い様とはよく言ったものだ。オレにはお前の苦悩が分かる。何が救いになるのかさえもな。
    幕を下ろしてやろうセイバー。
    主役が消えれば、その舞台もおしまいだ。
    「很華美啊,薔薇的皇帝。
    一定有許多市民為你的存在方式喝彩吧,可我只看到了悲劇。
    全部要做的事情都不得不放到舞臺上,你的人生也和其充滿一樣程度的絕望與悲哀。
    ……其實和你一樣的我沒資格這麼說呢。我理解你的苦惱。說不定有什麼救贖也是呢。
    閉幕吧Saber。
    主角消失了的話,這戲劇也就結束了。」
    • 決戰前,對Saber。迦爾納理解Saber無論如何苦難,都不可失去華美的生存方式,也瞭解其最終的悲劇。
      因為,他也是一樣。
  • 余計な世話だ、口にするな。
    正しい人間を見れば、敵であろうと気にかけるのは貴様の悪癖だぞアーチャー。
    いさめる相手を間違えているのはそちらだ。
    正義という集団秩序を善しとしておきながら、お前は弱者の味方であろうとする。
    その矛盾に気づいているか、弱き者よ。
    非情になりきれぬのなら、正義に肩入れするのだけは止めておけ。
    「都是些廢話,無需再說。
    只要覺得對方是正直的人,即使是敵人你也會擔心是你的壞習慣啊Archer,
    弄錯忠告對象的是你。
    雖然把名為正義的集團秩序視為善,你卻又去當弱者的同伴
    你注意到其中的矛盾了嗎,弱者啊。
    如果不想成為機械的話,首先就放棄你為正義撐腰的行為吧。」
    • 對於Archer「這戰鬥真的有必要嗎,你不是有其他忠告的對象嗎」的回答。指出「正義的同伴」的最大矛盾。
      迦爾納知道比誰都「貫徹正義」,卻被冠以「惡」之名死去者的苦惱。
      因為,他也是一樣。
  • 浅慮なのはそちらの方だ。オレは正しい英霊などではないし、そもそもジナコには何も期待していない。
    ジナコの将来性を期待する者がいるとすれば、それはジナコ本人だけだ。
    何者であれ、彼女の在り方に口出しすることはできない。
    お前とてそうだろう。マスターを守るでもなく導くでもなく、寄り添う事を良しとしている。
    たとえその先が報われぬ未来でも、己の我儘で運命を捻じ曲げる事はしない。
    口では色々と欲望ダダ漏れだがな。本性は主に殉じる純情狐というワケだ。
    「思慮淺薄的是你啊。我可不是什麼愛矯正Master的英靈,而且首先我就沒有對吉娜可抱有任何期待。
    如果有對吉娜可未來抱有期待的人,那就只能是吉娜可本人。
    不論是誰,都沒法指示她的生存方式。
    你不也是這樣嗎。不是守護也不是引導Master,只在一旁陪伴就好。
    即使前方是沒有回報的未來,也不會任性去歪曲命運。
    雖然嘴裏說出那麼多慾望,其實本性是為主殉葬的純情狐狸呢。」
    • 對於Caster「也有被確信其將來,反而只會感受到壓力的人。你矯正自己的Master時,知道同時也在給她同樣程度的逼迫嗎?」的回答。雖然雙方口氣不好,卻都承認對方對於Master的忠誠。
      • 不過這隻狐狸最後確實歪曲了命運……
  • ―――今は何も無い。
    出来る事は確約だけだ。古代ウルクの王、天地の理を与えられた裁定者よ。
    この首が落ちる運命があるのなら、それをお前に委ねよう。まだヒトの認識(セカイ)が幼(ちいさい)黎明にのみ地上を統べた最古の男よ。
    その力でオレを砕けるものならな
    「―――現在還沒有。
    可以約定的只有一件。古代烏魯克的王,被授天地之理的裁定者啊。
    如果這頭顱將被斬落是命運的話,我就將之託付於你。只在人類的理解(世界)還幼小的黎明時統治地上的最古之男啊。
    如果你能以這力量將我打倒的話。」
    • Gilgamesh初次見面。對於無視其拒絕,威脅其Master安全,要求鎧甲、槍、與其頭顱的Gilgamesh的回答。
      將Master護於身後,兩位黃金的英雄開始冷冷地對峙。
  • この生活を続けていれば、驚天動地の三桁に届きかねない。
    このままではオレの槍より、ジナコが上空から落下する方が高いダメージソースになってしまう。
    「這樣的生活再持續下去的話,
    比起我的槍,吉娜可從天上落下來所造成的破壞力會要來的更大。」
    • 對於Master的尼特生活所造成的身材發表感想。
  • 無論だ。特別ではない君を、命ある限り、オレは庇護し続ける。
    「當然。只要我還有生命,也會繼續保護不特別的你。」
    • 保護吉娜可的原因,也是被稱為「施與的英雄」的原因。
      • 在他眼中人人價値都是一樣除了阿周那,即便是留下了豐功偉業、被歌頌為大英雄的自己,也不認為是一個有特別價值的人物。
      • 他不會因為那一個人因為沒有出息而不去拯救,因為無論多麼平凡或不堪,他仍舊相信著人類的本質。即便沒辦法成長並綻放美麗的花朵,在那種子中仍舊存在著高貴的事物。
  • ―――そうだったのか。……そうだったのか……そう……だったのか……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
    • 對於Master的忠告的反應,因為太大打撃而説了3次
    • 在FGO裡絆Lv5時會説出類似的話,也會在別的活動(如夏日活動看到寄居蟹)想起吉娜可。
    • 即使去了不同的世界仍然關心吉娜可並將她的忠告刻在心裡。
  • 生きるがいいマスター。必ず誰かが、誰でもないおまえを待っている。
    「生存下去吧Master。一定有誰,在等待着獨一無二的你。」
    • 與吉娜可離別之時,化作黃金之鳥的黃金的英雄最後的話。

相關

回應

  • 難道遲少少黑陣營也要再開多一個條目????????? -- 2013-04-14 (日) 00:00:56
  • 因為他也是CCC的登場角色 -- 2013-04-14 (日) 01:38:16
  • 神槍的形容太累贅,恕我改一下。另外我看的版本迦爾納有用過,不過在決戰消秏掉了。 -- 2013-04-14 (日) 12:09:38
  • 雖然跟教授情況不同,但他的Maste毫無疑問也是扯後腿的 -- 2013-04-14 (日) 12:10:14
  • 不過就日常的對話而言這對主從還蠻討喜的www -- 2013-04-14 (日) 19:02:59
  • ......條目建議刪了重新更名為角色/Karna (Fate)?,如此長得要命沒意思 -- 2013-04-16 (火) 13:10:20
  • 難道遲少少黑陣營也要再開多一個條目??<<<完全可以綜合在一條目中 -- 2013-04-16 (火) 13:15:01
  • 其實他在戰後有沒有消失?和主人公打完後沒有消失,進入了master內心後出來又不見了,之後在房裏又見到他... -- 2013-04-28 (日) 13:19:55
  • ↑我玩C狐路線看劇情應該是:輸了後還是存在(無法養傷處於頻死狀態),直到最後裡側消失,才回表側去拯救吉娜可。 -- 2013-05-18 (土) 03:13:10
  • 增加了最經典的台詞,追加了一些資料…… -- 2013-10-24 (木) 16:58:32
  • 艾爾之光 -- 2014-01-24 (金) 09:53:31
  • 濫好人幾乎都在掛網 -- 2014-01-30 (木) 04:08:04
  • 看完整個條目之後覺得這角色超治癒的.... -- 2014-02-18 (火) 19:57:42
  • Lancer -- 2014-02-21 (金) 17:56:37
  • 「―――そうだったのか。……そうだったのか……そう……だったのか……」 -- 2014-04-12 (土) 05:55:34
  •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 -- 2014-04-12 (土) 05:56:47
  • 吉娜可說出他一直以來想知道的答案時的反應...說了三次,打擊真的很大呢... -- 2014-04-12 (土) 05:59:10
  • 咦OAO?是什麼答案?超想知道的 -- 2014-04-19 (土) 15:09:35
  • 看吉娜可的條目 -- 2014-04-21 (月) 11:12:23
  • 有人貼上去了 -- 2014-04-21 (月) 11:12:39
  • 迦爾納也算得上是一個名台詞製造機啊......... -- 2015-05-07 (木) 18:22:14
  • 聂普迪努 -- 2015-06-07 (日) 06:34:28
  • 這個角色廚到性格的"率直"跟"寡言"都矛盾了 -- 2015-06-19 (金) 06:56:11
  • Fate/Apocrypha -- 2015-07-16 (木) 21:10:38
  • 他老妈还真是个贱人啊... -- 2015-08-29 (土) 14:40:56
  • 寡言跟率直沒矛盾吧 很少講話 但一講出來很就是很直 雖然整體設定的確是強到根本BUG -- 2015-09-07 (月) 02:04:38
  • 所以說 一用神槍 敵人要是沒死 等於同時失去最強的兩個飽具ㄟ -- 2015-12-16 (水) 00:10:18
  • 和齊格對戰的資料有誤喔!聖骸布是打完之後考列斯才給齊格的 -- 2016-01-04 (月) 14:27:47
  • CCC故事及台詞待補完/修改;另外因為今晨被破壞過所以備分了 -- 2016-08-13 (土) 16:44:30
  • 阿提拉 -- 2016-11-19 (土) 01:55:06
  • 他被詛咒的原因真是太催悲了............ -- 2016-11-21 (月) 14:55:59


*1 因為是印度出身的「阿三」
*2 FATE EXTRA CCC 時則為 75kg
*3 古印度兩大著名梵文史詩之一
*4 神話中因為貢蒂的祖先射傷了裝成山羊來跟出羊XX的仙人而被詛咒不能XX被賦于了要求神贈送子嗣的能力。為了測試而喚來了迦爾納,所以不是實際生出來的,但還是母子關係。順帶一提般度五子也是這様出生的
*5 本該是剎帝利階級,但被貢蒂拋棄後被一名車夫撿到,而淪為首陀羅階級
*6 詳情
*7 黑方Saber因不死性而能把B級或以下的攻擊無效化,對於A級攻擊雖不能完全抵抗但傷勢也不大,在Master的支援下能迅速恢復
*8 迦爾納之所以認同齊格飛,是因為即使痛苦也忠實達成職責的純粹的戰士面孔,那似乎和曾經在傳說中交戰過的弓兵是同個樣子。
*9 即使月光有多明亮亦不能超越太陽
*10 他自己申報的,實際遊戲數據中只有D
*11 因此被赤方Rider的盾牌寶具“包圍蒼天的小世界”(Achilles Cosmos)防住,但光槍本身的威力卻依舊摧毀了盾牌,考慮到之前增幅幻想大劍的削減,雷光之槍疑似為附帶「必滅」效果的巨大能量衝擊。
*12 於迦爾納的絆關1當中羅曼也如此稱呼迦爾納,可以說是相當體現了迦爾納價值觀的一張禮裝
*13 自稱,實際上只比E高
*14 因為在這之前吉娜可從未參與聖杯戰爭等所有戰鬥
*15 有不同版本所以内容可能有出入
*16 即持斧羅摩,毗濕奴的化身之一,後來在大戰中加入堅戰一派並和難敵一派為敵
*17 順帶一提,支持堅戰一派並指導阿周那等人的黑天(或譯奎師那)也是毗濕奴的化身之一,而毗濕奴本尊跟其他神明一樣也一直傾向支持堅戰一派所以這一切都是諸神對迦爾納的陰謀,先教他強大的武術然後詛咒他再騙走他的鎧甲令他注定落敗
*18 為了維護婆羅門地位而殺盡企圖侵犯婆羅門利益的剎帝利

トップ   編集 凍結 差分 バックアップ 添付 複製 名前変更 リロード   新規 一覧 単語検索 最終更新   ヘルプ   最終更新のRSS
Last-modified: 2017-05-17 (水) 23:46:11 (7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