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達尼克·普雷斯通‧千界樹(ダーニック・プレストーン・ユグドミレニア)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吞噬靈魂,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20554.png

解說

出處

名稱

  • 達尼克·普雷斯通‧千界樹/ダーニック・プレストーン・ユグドミレニア
  • 族長(俗稱)

基本資料

  • 身高:182cm
  • 體重:76kg
  • Servant:黑方Lancer
  • 形象色:墨色
  • 特技:不明
  • 喜歡的東西:不明
  • 討厭的東西:不明
  • 天敵:不明
  • 千界樹一族的族長

故事中經歷

  • 80年前,作為新銳魔術師進入時鐘塔,是魔術協會的明星人物,甚至有貴族想與之結親。但之後有傳言流傳開:「千界樹的血脈已經渾濁了。已經保持不到五代,之後就只有衰落的命運。」因此很快受到冷遇。至此千界樹家族的未來已經沒有希望,到達根源的夢想也不得不放棄了。
  • 因為自尊,拒絕了隱居起來進行研究的道路,咬牙留在魔術協會等待復仇的時機。在這過程中吸收各個遠離魔術協會中心的家族,構築自己家族的勢力。
    • 之後到達時鐘塔最高階級「皇冠」,並成為時鐘塔講師,教授「元素變換」學科。但學生對其評價很低。
    • 雖然教育方面沒有成績,但在派閥鬥爭、權力鬥爭領域發揮出來其無與倫比的天賦。背叛只當作家常便飯,相信自己的人當然不用說,連不相信自己的人也可以利用。因此有著「八根舌頭的達尼克」之稱,是超一流的欺詐大師。
    • 通過高明的欺詐手段,從魔術協會取得了大量高價而貴重的八百年級別的寶石與羊皮紙,而魔術協會在收到宣戰佈告前甚至絲毫沒有發覺不對勁之處。
  • 70年前,作為納粹德國的魔術師參加了第三次聖杯戰爭,偶然在坍塌的地方發現了大聖杯所在。在聖杯戰爭結束後,動用軍力,排除了御三家與日本帝國陸軍,搶奪了大聖杯。之後將護送的魔術師與軍隊引誘至羅馬尼亞殺光,脫離納粹,將大聖杯藏匿在自己一族的城堡裏。
  • 60年前,創造出吞噬他人靈魂的魔術。靈魂一般都是無法變換,也是無用之物,而這個無限接近禁忌的魔術將吞噬靈魂變為可能。但這個魔法極度危險,略有差錯就會喪命。在之後60年裏,一共只吞噬了三次靈魂,並且是在可以想像的最完美的情況下進行的魔術。即使這樣,也已經使得肉體與靈魂不能互相適應,其適應率只有六成,可以說之後的達尼克已經不是達尼克而是「像達尼克的什麼人」了。
  • 兩個月前,召喚出黑方Lancer黑方Caster,利用其能力支配地脈以及製作魔像,並進行作戰準備。
  • 故事開始時,認為時機成熟,決定脫離魔術協會支配,以自己家族為中心,以大聖杯為象徵,建立新的協會。僅僅三十秒內就將前來討伐的50名熟練的魔術師消滅,並借此向魔術協會宣戰後。
  • 開始時一切順利,甚至成功捕獲赤方Berserker。但之後視為最大王牌之一的黑方Saber意外消滅,緊接著就是赤方的大舉進攻。
  • 黑方Lancer與赤方Lancer對峙,但漸漸被壓制。在戰場移到赤方Assassin的空中庭園後失去知名度補正,黑方Lancer更加不是對手,身處絕境即將戰死。
  • 此時達尼克再無選擇,以第一畫令咒強行使黑方Lancer解放其不願意使用的寶具「鮮血的傳承」而吸血鬼化,以第二畫令咒命令其在得到大聖杯前活下去,以第三畫令咒配合自創魔法強制奪取其身體,成為無名的吸血鬼。
  • 之後Ruler下達了討伐命令,被赤黑雙方圍攻。雖然抓住一絲機會沖到大聖杯前,想利用已經進入大聖杯的數騎Servant靈魂實現願望,但被靜候的言峰四郎攔截,並被他以洗禮詠唱消滅。

尤格多米雷尼亞

  • 通稱『千界樹』,起源於北歐的魔術師家系。特色是魔術刻印極為稀薄,或者該說幾乎不存在。一般而言,刻印是繼承血統的魔術師作為後繼者的證明不斷傳承下去的東西。雖然也有分割刻印的情況,但基本上都只有近親血緣能這麼做。
  • 但是千界樹如同其名,隨著長久歲月不斷的稀薄化並使根部擴大―也就是喪失大部分刻印的機能,選擇了增加名為『千界樹』之血族的道路。最重要的是,這種刻印不管是毫無關係的人或早已繼承其他刻印的人,都能有如貼紙般簡單的移植上去。
  • 這個刻印的機能只有微弱的同調概念,和能夠判別是否為『千界樹』的血族。喪失所有的特殊性,只有最後留下的普遍性正是千界樹一族能夠異常增殖的原因。
  • 魔術迴路漸漸衰退的一族、因為事故失去刻印的一族、在政治鬥爭中敗北的一族,聚集了快被魔術師的世界排除在外的一族,千界樹就這樣壯大了起來。
  • 當然,就算之中有人完成魔法或到達根源,都不會有人讚賞千界樹一族―――但是只為了「留下名字」這個私慾而達到的話,或許就會被稱為千界樹的血族之証。
  • 實際上,在『Fate/Apocrypha』的世界中有非常多的魔術師私底下被千界樹收納。發起亞種聖杯戰爭的的魔術師大部分也是千界樹的血族。原因不用多說,當然是為了收集聖杯戰爭的資料。
  • 現在的領袖是達尼克・普雷斯通・千界樹。Fate/Apocrypha結束後的領袖是蓋列斯・沃爾溫・千界樹。

能力

  • 欺詐

寶具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鮮血的傳承Legend of DraculaA+對人(自身)寶具-1人
雖然是黑方Lancer的寶具,但因為所有者不願意使用,而使用後身體被達尼克奪取,因此實際上可以算是他的寶具。

奪取身體後,其容貌有達尼克與弗拉德三世兩者的影子。
身體化為無定型的怪物,獲得大幅提昇身體能力、將形態變化成動物或霧、治療能力、魅惑之魔眼這些特殊能力。
其效果還要超過黑方Lancer自己使用時,沒有心脏被贯穿即死亡的弱點,並且可以以吸血的方式使對方被魔性侵入,成為自己的眷屬,連Servant也不能倖免。
但陽光和聖印的弱點仍然存在,寶具「極刑王」也隨著英雄性質的消失而消失。

即使藉助令咒,人類與Servant完全融合到底是沒有可能。達尼克自身的意志也被魔性侵入,其夙願「家族復興」與吸血鬼的本能「增加眷屬,任意吸血」混合暴走,成為「無名的吸血鬼」。
因為不再是純粹的Servant,Ruler的令咒也不起作用。
而魔術使身體與靈魂不匹配的缺陷仍在,如果沒有第二令咒的強制作用,即刻就會崩壞。

性格

  • 高傲
  • 執著

萌屬性

愛好

  • 家族

其他資料

  • 主要研究人類的靈魂,最後達成與英靈的靈魂融合。當然這是如同緊急措施一般的東西,原本是打算在可能的範圍內提升精度,達到「保有達尼克意識的同時, 使身為魔術師的自己也擁有英靈的力量。」
  • 雖然想要脫離魔術協會,其思想卻是正統的魔術師思想,例如以家族傳承為優先、心裏將Servant視為工具等等。這些地方上與同是正統魔術師的遠坂時臣頗有相似之處。*1
    • 雖然以「領王」稱呼黑方Lancer,其實心裏認為對方是切斷了因果線就連活下去都做不到的使魔。
  • 已經近一百歲,但外表還如二三十歲的樣子,與參加第三次聖杯戰爭時幾乎沒有區別。
  • 第三次聖杯戰爭時,與言峰四郎一組為死敵,多次交手。
  • 其願望是「家族的復興」。無論其作為如何冷酷、殘暴、瘋狂,對家族的愛卻是真實的。
  • 有評論說外表與羅亞相似。本來只是說外表相似,但到了第二卷又多出「奪取他人肉體」與「作為讓人遺憾的BOSS死亡」這兩個共同點……
  • 某位同樣參加過聖杯戰爭的Master相比,在受歡迎程度、魔術能力、學生評價、自身階級、性格等等方面都恰恰相反。
  • 達尼克同時是一流的魔術師兼政治家。即使去追救護車也要提起訴訟的Ambulance Chaser是在美國用來揶揄律師的詞,千界樹其實也是類似的東西。他們與在亞種聖杯戰爭被擊潰的魔術師迅速組成派閥,私底下持續擴張勢力。
  • 他絕非努力家類型的人,但因為數十年來遭受輕藐,復仇的結果便是有著比常人更深一倍的執念。身為千界樹的一員,雖然程度不深但他也是存在著共鳴意識,「被流放到世間角落之魔術師們的執念」或許就這樣累積到了達尼克身上吧。
  • 如果沒有得到聖杯,而是以一個普通魔術師存活下去的話,大概再過200年,達尼克的人格就會被完全稀釋,成為一個名為「千界樹」、猶如鋼鐵的魔術師。
    • 即使變成那樣,但如果能夠接近根源,相信達尼克也不會有任何遲疑吧。
    • 不過「因為大量的魂而被稀釋的達尼克的人格」最後會存活或會死亡?而在不可能的未來中能夠接近根源他又是否會高興?對他來說無從得知。
  • 第三次聖杯戰爭時,他似乎與間桐家的老爺子融洽地反覆激戰了好幾回。

名台詞

  • 忘れているのは貴方です。
    我々は是が非でも大聖杯を手に入れねばならない!
    あれを象徴とし、魔術協会に一矢報いるために。 あるいは、根源へと到達するために。
    領王とて、願いは切実のはずだ。
    ならば——宝具を使うしかありますまい。

    「是你自己忘記了。
    我們無論如何也必須得到大聖杯!
    為了以那個作為象征,向魔術協會報上一箭之仇。或者是,為了到達根源。
    作為領王,也必定有著切實的願望。
    既然如此——就只有使用寶具這條路了。」
    • 對「領王」要求解放寶具。其冷靜的語言中注入的是瘋狂般的執念。
  • ははははは!これは失礼、我がサーヴァントよ! 詫びに我が血を吸うがいい!
    お前はやはり吸血鬼(ヴァンパイア)、夜を統べる王(ヴァンパイア)だ!
    貴様の願望など必要ない。私の夢を、私の願望を、私という存在を残すがいい!
    第三の令呪を以て命ずる、“我が存在をその魂に刻み付けろ、ランサー”!

    「哈哈哈哈哈!真是失禮了,我的Servant啊!作為賠罪,就請吸我的血吧!
    你果然是吸血鬼,統治暗夜的王!
    你的願望之類根本不需要。只要把我的夢想、我的願望、我的存在留下來就好!
    我以第三令咒命令,“把我的存在銘刻于你的靈魂之上,Lancer”!」
    • 以第三令咒,將自己與Lancer融合。前所未有的怪物於此誕生。
  • ……さあ、私の聖杯を返してくれ。私はあの大聖杯で、我が一族の悲願を叶えねばならないのだ。
    そう、我が宿願を叶えるため、私は無限に、そして無尽蔵に生きねばならぬ。
    血族を増や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我が子を生み出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い、眷属を更に増や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才と努力と育成環境、それらを揃えて私の後に続く者たちを生み出さなくてはならないのだ。
    だから大聖杯を……
    返せ、返せ、返せ、返せぇぇぇぇぇッ!!

    「……來,快把我的聖杯還給我。我必須用那個大聖杯,實現我們一族的宿願。
    對,為了實現我的宿願,我必須無限地、永無止境地生存下去。
    我必須不斷增加我的親族。我必須生出我的孩子。我必須不斷增加我的眷屬。
    才能、努力、培養環境,我要准備好這一切,孕育出追隨我的人們。
    所以把大聖杯……
    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
    • 即使作為怪物,也未曾忘記對家族的愛。但喪失自我,被虛妄的執念支配後,迎來的是消滅的命運。

相關

回應

  • 這傢伙參加第三次聖杯戰爭時的從者是啥? -- 2013-12-03 (火) 11:49:42
  • ↑小說沒說明 -- 2013-12-03 (火) 11:52:06
  • 皇冠 -- 2017-03-21 (火) 20:37:38
  • 芬恩 -- 2017-08-27 (日) 02:29:22


*1 其實達尼克並不這麼注重名譽,只是單純覺得冠位對於自成一派並獨立時會很有利而已

トップ   編集 凍結 差分 バックアップ 添付 複製 名前変更 リロード   新規 一覧 単語検索 最終更新   ヘルプ   最終更新のRSS
Last-modified: 2017-08-27 (日) 02:29:22 (10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