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er (Fate/stay night)」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
RED對話 | 貢獻
(取消由 108.162.222.65 (對話) 所作出的修訂 372)
行 1: 行 1:
 +
{{h0|角色/Archer(アーチャー/弓兵)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本條目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Archer,關於第四次聖杯戰爭和虛假聖杯戰爭中的Archer,請參閱[[Gilgamesh|角色/Gilgamesh]]|
 +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同名的角色Archer,請參閱[[Archer (Fate/EXTRA)|角色/Archer (Fate/EXTRA)]]條目|
 +
|關於Fate/Apocrypha中同名的角色Archer,請參閱[[角色/Archer (Fate/Apocrypha.黑)]]與[[角色/Archer (Fate/Apocrypha.赤)]]條目|
 +
|<b>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b>沒接觸過原作的都趕快閃開,<b>[[讓專業的來|成句/你們都讓開,讓專業的來!!!]]</b>|
 +
|<b>注意:如果不知道Archer的真實身份為{{censored|衛宮士郎}}的,切記不要反白</b>|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解說 ==
 +
=== 出處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TYPE-MOON]]作品<s>[[成句/菲特/晚上留下來|菲特/晚上留下來]]</s>《Fate》系列的人物、第五次[[聖杯戰爭]]Servant之一。CV為[[聲優/諏訪部順一|諏訪部順一]]。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基本資料 ===
 +
* 真名:{{censored|エミヤ}}<ref>{{censored|Emiya;衛宮的替換片假名。不是衛宮士郎。原因見小資料部分。}}</ref>/無銘
 +
* 稱號:煉鐵之英雄、煉鐵之魔術師(自稱)、無銘的英靈、煉鐵無銘的英靈<ref>By 奈須</ref><strike>、紅A、紅茶、[[成句/恰--恰------!!|阿恰]]、[[專業人士]]、GARcher<ref>擬譯:爺們A</ref>、Angler、UBW線另一女主角、核彈劍仙</strike>
 +
* 身高:187cm
 +
* 體重:78kg
 +
* [[角色陣營劃分|屬性]]:
 +
** 中立・中庸(原版):<strike>「[[成句/請動動你的腦袋, 我的主人。/Please use your Brain, My Master|……請動動你的腦子,我的Master]]」</strike>
 +
** 混亂・邪惡(Alter):<strike>「吃我ㄉ萬劍穿心吧!」</strike>
 +
* Master:[[角色/遠坂凛|遠坂凛]]、[[角色/Caster|Caster]](UBW線)、[[角色/主人公 (Fate/EXTRA)|岸波白野]](Fate/EXTRA、Fate/EXTRA CCC)、[[角色/主人公 (Fate/Grand Order)|主人公]](Fate/Grand Order)
 +
* 形象色:紅
 +
* 特技:收拾垃圾、做家務
 +
* 喜歡的東西:所有家務(本人否認)
 +
* 討厭的東西:正義的夥伴、[[角色/衛宮士郎|不成熟的自己]](Fate/EXTRA CCC)
 +
* 天敵:[[角色/遠坂凛|遠坂凛]]、[[角色/間桐櫻|間桐櫻]]、[[角色/伊莉亞絲菲爾‧馮‧艾因茲貝倫|伊莉雅]]、[[角色/Meltlilith (Fate/EXTRA CCC)|Meltlilith]](Fate/EXTRA CCC)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性格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比較難相處而且喜歡諷刺別人,被召喚後首先就嘲諷自己的Master,使凛浪費一個令咒命令他服從她。
 +
* 經常隱藏自己的背景,[[成句/我想起來了|想起來]]後也沒跟凛說自己的真實身份。
 +
* 戰鬥中非常冷靜,可以仔細的計劃戰鬥的行動和策略,而豐富的戰鬥經驗以及將其化作實際運用這點反映在其保有技能心眼(真)。
 +
* 博學多聞,尤其是因為本身就曾經是聖杯戰爭的Master,所以知道很多關於聖杯的[[黑歷史]],所以偶爾會當士郎和凛的解說。
 +
* 一生孤獨的他做事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他所做的不為任何人而只為正義,沒有正邪之分,因此屬性是中立・中庸。
 +
* 為人很現實,經常表示現實是殘酷的。
 +
** 不過有時也會表現出很死小孩的一面,認為自己沒有錯,錯的總是別人。因此可算是[[中二病]]病人。
 +
* 內心其實也有很邪惡的時候,比如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惜背叛自己的Master(差一點害的凛被渣二吃掉)。
 +
* 有時跟凛說話會變得很孩子氣,而且私底下其實是好心腸,看來{{censored|士郎的}}本性還是改不了。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萌屬性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反社會型人格異常]]
 +
** 不過就他的經歷來說,變成這樣[[成句/現在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
** 實際上只是個誤入歧途的小孩,需要人替他開導。
 +
* [[ギャップ萌え]]:戰鬥時帥爆表,跟凛說話卻變得很孩子氣;黑暗過去令他性格扭曲,但心腸其實很好。
 +
* [[ツンデレ|傲嬌]](對士郎…一般是在幫助他或教導他魔術之後,會嘲笑或威脅士郎。)
 +
** 受到自己Master的影響?
 +
* 銀髮
 +
* [[腹黑]]
 +
** 不過只有UBW線才[[計画通り]]。
 +
* 投影和家事[[魔人]](執着和鍛鍊的意味)
 +
* [[傳功長老]]
 +
* 背影
 +
** <s><b>[[成句/XXX好難畫,下一集讓他死掉|武內:Archer的正面好難畫,下一張畫背影好了。]]</b></s>
 +
* 純爺們(GAR)
 +
* <s>黑肉</s>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愛好 ===
 +
* 家務(本人[[ツンデレ|傲嬌]]的否認)
 +
* [[吐槽]]
 +
* 練習弓術(本職)
 +
* <s>偷窺</s>
 +
* <s>[[亂入]](矮豆的同門師兄弟)</s>
 +
* <s>[[妹控]]</s>
 +
* 各種道具
 +
** 在CCC中,Archer的SG之一,本人辯解是不了解道具的構造就不能令投影的精度上升,絕對不是自己喜歡才這麼做的。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略歷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censored|未來的衛宮士郎,}}在聖杯戰爭多年後已經成為了他所夢想的正義的夥伴。
 +
* 在未來的事故(非戰爭)中為了拯救「必死的命運」的人,以推翻這種命運的奇蹟為條件<s>賣身</s>與世界定下死後永遠成為英靈(守護者)的約定,之後卻被他曾經拯救之人反過來誣陷他是戰爭的主謀,最後因此而被處死,但他卻沒有怪責當事人。
 +
* 本來以為成為英靈後仍可以繼續當正義的夥伴,但發現所謂英靈只能夠以不停的殺戮來維持世界的和平,根本不能拯救任何人,最後終於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不可能的。於是即使只有些微的可能性,絕望的他仍下定決心要回到過去殺死自己。
 +
* {{censored|因為凛給士郎療傷所用的的垂飾是Archer隨身佩帶的(士郎到死前最後一刻仍一直帶著該垂飾)}},所以雖然凛沒有刻意準備觸媒,但卻因為「Archer自身帶着和Master有關的物件」而被召喚出來。
 +
* 與[[角色/遠坂凛|凛]]巡視城市時被[[角色/Lancer|Lancer]]襲擊,交手中被[[角色/衛宮士郎|士郎]]亂入。士郎被[[角色/Lancer|Lancer]]重傷,但被凛救活。
 +
*Archer之後發現Lancer再度追殺士郎而與凛去救人,但士郎意外中召喚出[[角色/Saber|Saber]],打退了Lancer。
 +
*Saber轉為襲擊Archer。根據路線(玩家的選擇),結果有所不同。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stay night經歷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線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Archer在看到Saber的一瞬間當場呆住因而被Saber所傷,凛於是用令咒取消了他的實體。
 +
** 這是Fate線唯一點出Archer與Saber有因緣的小提示。
 +
* 之後長時間為了養傷而沒有作出什麼行為<strike>,基本上都處於[[打不倒的空氣人|空氣人]]般的存在</strike>。
 +
* 最後與Saber和凛去救出被關押的士郎,被[[角色/Berserker|Berserker]]發現,受凛的命令留下牽制Berserker。
 +
* 雖然以自身的力量殺死了Berserker六次,但最終因為不敵而戰死。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UBW線 ===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士郎用令咒取消了Saber對Archer的攻擊。
 +
* 之後Saber與[[角色/Berserker|Berserker]]戰鬥中,以<strike>核彈</strike><b>偽・螺旋劍</b>(Caladbolg II)擊殺Berserker<strike>順便炸掉[[角色/遠坂時臣|時臣]]的墳墓,消除心中的不滿感到愉悅,說到底[[成句/一切都是時臣的錯|一切都是時臣的錯]]</strike>。
 +
* 士郎和凛決定聯手後,士郎因中了[[角色/Caster|Caster]]的魔術而身陷柳洞寺,Archer則出手相救<ref>目的是為了確保自己能親手殺死士郎</ref>(並發現Caster的特殊力量,見下)。
 +
* 趕走Caster之後還是對士郎下手,不過先後被Saber和[[角色/Assassin|Assassin]]所阻。這事被凛知道後被她用令咒下令不能攻擊士郎。
 +
* 士郎和凛去約會,但回家後發現Caster將藤村老師抓為人質,Caster用寶具「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從士郎手中盜取了Saber的主權。
 +
* 凛本來準備去打倒Caster營救Saber,但在此刻Archer卻背叛了她,並以Caster的「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解除了凛對他的主權。
 +
* 兩人到愛因茲貝倫城想找伊莉雅和Berserker幫忙卻眼巴巴看著他們被Gilgamesh幹掉。Gilgamesh離開後兩人討論作戰方式時,Lancer出現並提出合作。
 +
* 凛在這個時候已經知道Archer的真正身分。三人前往教會,在Lancer牽制Archer時兩人則負責解決Caster和葛木宗一郎。Archer和Lancer第二次交手不分勝負,但Archer之後卻實行原本的[[計画通り|計劃]]——趁機偷襲並殺死葛木與Caster,而被Lancer唾罵。
 +
* Archer本來想在這個時候殺死士郎,但凛與Saber訂立契約恢復力量,而使Archer無法得手。Archer決定綁架凛威脅士郎和他單挑。
 +
* 在此戰中,他告訴士郎自己在聖杯戰爭的目的是要殺死士郎。因為就算Archer死亡,靈魂仍在英靈之殿因此並不能擺脫自己英靈的身份,所以他希望能自己親手殺死過去的自己來讓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另外可能也因為他知道士郎的命運,而不想讓他繼續下去而得到和自己相同的下場)。
 +
** ufotable版的描寫上比較接近「殺死士郎的『夢想』」,而不是將士郎殺死。
 +
* 但是Archer看到士郎對自己夢想的堅持<s>和[[主角威能]]</s>,而最後敗在他手上。
 +
** ufotable版另外追加Archer回憶自己的過往,想起自己當年的初衷後,因為一瞬間的猶豫而敗給了士郎的描述。
 +
* [[角色/Gilgamesh|英雄王]]此時出現襲擊士郎,但Archer擋下了他的攻擊而重傷。
 +
* 在最後一戰中幫助士郎打敗<strike>補刀</strike>英雄王,也救出了去解救渣二的凛。在和凛和解後心滿意足的消失。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HF線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凛用令咒取消了Archer的實體。
 +
*與Saber打倒了間桐臟硯,卻因為黑影出現沒能對他作出最後一擊。
 +
*因為黑泥的存在而暫時放棄自己的目的,以處理黑泥為優先。
 +
* 在士郎發現黑影和[[角色/間桐櫻|櫻]]的關係時出現,問士郎是否還將堅持[[成句/那道路,我到現在都相信沒有走錯|他的理想]]。
 +
* 在櫻被渣二抓住時,幫助士郎和凛拯救她,但自己差一點被[[Rider>角色/Rider]]的魔眼石化。
 +
* 士郎和凛去伊莉雅的森林中,被黑Saber和黑影攻擊,士郎和Archer都受到重傷,瀕死的Archer在讓出自己的手臂移植給士郎後消失,也因此使伊莉雅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
* 最後士郎為打倒黑[[角色/Berserker|Berserker]]而解除了自己手臂的封印,看到了Archer的影像鼓勵他,而最終戰勝了黑Berserke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Grand Order|Grand Order]]補充 ===
 +
*英靈エミヤ
 +
** 以Archer職階出場,星數4
 +
** 寶具「無限劍製」在初期被施加了限制,不能發揮出原本的威力,要完成了絆劇情「無限の剣製」後,「無限劍製」才可回復到原本的E~A++水準
 +
**強化任務完成後,技能會由原本的C-級的<b>「魔術」</b>,大幅升級至的A級<b>「投影魔術」</b>,把原本只強化藍卡,大幅概括至紅、藍、綠三色卡片全部強化。使到Archer的實用性大幅提高
 +
*** 因為Archer的寶具是紅卡,原先的投影魔術不能強化紅卡而使得該技能實用度不高。
 +
** 第二次強化任務完成後,技能由由原本的C+級的<b>「千里眼」</b>,升級至的B+級<b>「鷹之瞳」</b>,使到Archer的實用性進一步提高
 +
** <strike>不只是有寶具解放任務,還有兩次強化任務,看的出營運的偏心程度</strike>
 +
* 英靈エミヤ〔オルタ〕
 +
** 同樣以Archer職階出場,星數4,俗稱「黑A」<strike>、「[[角色/普奇神父|普奇]]」</strike>
 +
** 初登場於斷章《亞種特異點Ⅰ 惡性隔絕魔境 新宿 新宿幻靈事件》
 +
*** <strike>雖然是新宿登場的 Archer ,但不是新宿的 Archer 喔</strike>
 +
*** <strike>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新宿的媽媽才對</strike><ref>梗來源:https://twitter.com/momosuke088/status/835373383277633536</ref>
 +
** 自己拋棄了名字墮落了的無心的執行者。
 +
** 沒有理想,也沒有思想,因此效率很好。
 +
** 「跟機械一樣」,如此豪語的無銘的反英雄。
 +
** 因為根本的部分已經腐朽一空,能夠為了達成目的而毫不留情的不斷反覆殺戮。
 +
** 傳言讓如劍一般強韌的男人的靈魂墮落的,是[[角色/殺生院祈荒|有如聖母一般慈愛的女人]]。為了將這魔性逼進死巷,作為代價,男人殺死了無數的信徒,而最後就像是為了他們的生命殉道一般墜入了魔道。
 +
** {{censored|在}}被幻影魔人同盟招喚出來 {{censored|之後偽裝成他們的同伴。受招喚的原因只是為了打倒魔神柱,認為除此之外全都是不值得在意的瑣事。}}
 +
** {{censored|不管是協助罪惡、還是挺身為善的一方奮戰。對他而言只要最後合乎他所期望的就夠了。}}
 +
** 在主角等人打倒狼王後招集雀蜂阻擋在槍身塔前,然後在主角等人到來之後一時的發生戰鬥,於主角等人進入塔中後追入,並要求雀蜂引爆入口將其堵住。
 +
** {{censored|在莫里亞蒂背叛之後說出自己的真實意圖,與主角等人共同對抗莫里亞蒂和魔神柱巴力。}}
 +
** {{censored|在小行星「本努」因「魔彈射手」之力而化為「第七發子彈」,向著槍身塔中的主角而[[你的名字|墜落襲來]]時,與阿爾托莉亞‧Alter一同前往迎擊。}}
 +
** {{censored|最終因莫里亞蒂被受到幻靈偵探們幫助的主角指證為犯人而弱化,連帶墜落的小行星本努也變回單純的隕石後,將寶具「無限劍製(Unlimited Lost Works)」打入隕石之中將其擊碎,然後讓阿爾托莉亞‧Alter以解放的黑聖劍破壞隕石碎片。}}<ref>請別忘記本努小行星的直徑長達500公尺(相當於一座台北101那麼高),就算它不是毀滅地球的魔彈而只是一個小行星,掉下來也足夠把整片新宿給都更掉。</ref>
 +
** {{censored|在離開之前向主角表示如果再次被召喚,不再是敵人,那也願意助他一臂之力。「當然、我不會做免費的勞動的。」}}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能力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Class|~Master|~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運|~寶具|
 +
|Archer|遠坂凛|D|C|C|B|E|?|
 +
|~|岸波白野<ref>CCC 99級時為 A、A+、A+、A+、B</ref>|C|C|C|B|D|?|
 +
|~|主人公|D|C|C|B|E|?|
 +
|Archer(Alter)|主人公|C|B|D|B|E|?|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階級固有能力 ===
 +
* Stay Night
 +
:; 對魔力:D
 +
::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
:; 單獨行動:B
 +
::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兩天。另外靈核受到傷害還可以短時間存活。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EXTRA
 +
:; 對魔力:D
 +
::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
:; 單獨行動:C
 +
::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一天。在「無銘」的場合可小幅提升筋力和幸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Grand Order
 +
:; 對魔力:D
 +
::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
:; 單獨行動:B
 +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兩天。另外靈核受到傷害還可以短時間存活。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Grand Order (Alter)
 +
:; 對魔力:D
 +
::自身的弱体耐性少許上升。
 +
:; 單獨行動:A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擁有技能 ===
 +
* Stay Night
 +
** <b>千里眼</b>:C — 超常的視野和動態視力,高級的等級可以發展成未來視或透視能力。以Archer的強化魔術,可以從4km的距離以嘴型判斷對方在說什麼這種程度的視力,最大視野不明。
 +
** <b>魔術</b>:C- — 曾學習過正統的魔術<ref>限定投影【劍】魔術為A+,常態投影時是C-,擅長把物件的本質短時間增幅的「強化」,和分析物件構造後,短時間複製出來的「投影」。投影魔術A+的Archer,寶具可作真名解放,不過是一次性,威力如對城級的對人砲</ref>。
 +
** <b>心眼(真)</b>:B — 修行、鍛練所培養出來的能力。就算在窮途末路時仍能冷靜把握自己和對手的能力,找出能脫險的「戰鬥理論」。就算只有1%的機率也能將理論實踐,化為作戰行動。
 +
* EXTRA
 +
** <b>千里眼</b>:C+ — 超常的視野和動態視力,能用魔術提升效果。
 +
** <b>魔術</b>:C- — 同上。
 +
** <b>心眼(偽)<ref>效果跟上述心眼一樣,改名原因不明</ref></b>:B — 修行、鍛練所培養出來的能力。就算在窮途末路時仍能冷靜把握自己和對手的能力,找出能脫險的「戰鬥理論」。
 +
* Grand Order新增
 +
** <b>投影魔術</b>:C(A+) — 固有結界的副產品,具短時間投影寶具的能力,儘管會比原版下降一級,投影劍時性能會飛躍性上升。
 +
*** 本人一般不進行真名解放,而是搭配自己的武藝進行白兵戰。
 +
*** 神造兵裝及EX級寶具須原持有者的協助,但可僅靠自己作出徒具外表的仿製。
 +
*** 在Fate/Grand Order中強化藍卡能力,通過絆劇情後效果變更為強化自身全部顏色的卡片。
 +
** <b>鷹之瞳</b>: B+ — <b>千里眼</b>的進階技能
 +
*** 技能最高級時產星率與爆擊威力會提升為100%
 +
* 當被以Alter狀態時召喚
 +
** <b>投影魔術</b>:C -
 +
** <b>防弾加工</b>:A -
 +
** <b>嗤笑的鐵心</b>:A - 在反轉之際被賦予的,精神汙染技能。
 +
*** 與精神汙染不同,是將固定了的概念強押上去,更接近洗腦的一種。
 +
*** 被授予的思想是能容忍「將守護人理作為優先事項並拋棄其他一切」這樣身為守護者的應有姿態的東西。
 +
*** 若是沒有A等級的賦予,這個男人是無法在反轉狀態下充分發揮力量的。
 +
* <strike>通用</strike>
 +
** <strike><b>家事</b>:B(A) — 絕佳的物品還原與清掃能力之外,還擁有達人級的廚藝,若搭配魔術還能縮短作業時間,家事的等級則依命格、喜好程度則有所不同,一般英靈若前世不擅家事或是王公貴族,就無法學習該能力。因為Archer本人必須長時間進行戰鬥(打鐵),沒時間做家事,所以降低一級。</strike>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不在此列的特殊能力 ===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b>壊れた幻想</b>(Broken Phantasm<ref>「寶具」的英文是<b>Noble Phantasm</b>——意為「高貴的幻想」</ref>,崩壞的幻想):將龐大的魔力當作火藥點燃,把整個寶具當作箭矢(炸彈)引爆來攻擊,從凛能看穿以及詳加敘述來看,應該不是特殊技能而是類似魔術的應用方式。對一般(平均約B級)的Servant有號稱一擊必殺的破壞力,但一經使用寶具就會損毀,因此對一般Servant是幾乎不可能使用的手段,只有能不斷投影出寶具的Archer能將其當成自己的絕招加以運用<strike>而被稱為<b>核彈劍仙</b></strike>。Archer經常用自己改造的Caladbolg II當作<s>核彈</s>箭矢施展這項能力。<br>
 +
在《[[Fate/Grand Order]]》中,該技能在2016年11月的改版後,以Archer的紅卡姿態出現。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寶具 ===
 +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
|CENTER:|CENTER:COLOR(red):|CENTER:COLOR(red):|CENTER:60|CENTER:60|CENTER:60|60|c
 +
|[[File:pix|thumb|150px|none]]|<b>無限劍製</b>|<b>Unlimited Blade Works</b>|E~A++<ref>EXTRA中為E-~A++</ref><ref>FGO中,初期為E~A,完成了絆劇情「無限の剣製」後才升為E~A++</ref>|???<ref>EXTRA中為對人寶具,這點跟王之財寶一樣</ref>|?<ref>EXTRA中為30~60</ref>|CENTER:?|
 +
|~|>|>|>|>|>|Archer所用的魔術,為[[固有結界]]。雖然和一般寶具不同,但Archer說因為說寶具是「一個英靈的象徵」,所以無限劍製算是他的寶具,為不持有實際寶具的Archer的最大武器。<br>固有結界是內心的具現化,所以內存Archer見過的所有寶劍。士郎形容結界內部有如煉鋼廠:內有武具、火焰,背景有巨大的齒輪,另有無數的劍插在荒野上。因為經歷和內心與士郎不同,所以固有結界的背景和咒文不同。<br>一般憑人類空洞的想像,最多只能將原來的物件還原三四成,但Archer的投影並非直接用魔力製造,而是從自己的固有結界中召喚已存的劍。<br>內存的武器除了能被Archer自由取出外,亦能隨他任意改造(如Caladbolg II)。<br>除此之外也能將刀劍上「使用者的經驗與記憶」也一併解析、複製過來。但複製的效果有其極限,也無法達到原持有者的境界,但只要充分利用其中的記憶,縱使對上初次見面的英靈也能針對其弱點加以應對。<br>在同時投影多數刀劍的時候,能將其同時射出進行全方位攻擊,也能一把接一把的連續射擊。<br>因無限劍製代表Archer的內心,所以咒文是代表Archer對自己一生的觀念。和士郎的咒文不同的地方,表示了他的人生觀與士郎不一樣的原因。<br><br>在Fate/EXTRA中亦能重現,效果是所有技能傷害上升,CCC中同時解放最強攻擊技。<br>在昇華為寶具的同時,雖然仍舊無法投影出RANK:EX的武具或神造兵裝,但只要有持有者的協助就能辦到。<br><br>Fate/Grand Order中屬性為Buster(紅卡),初期的演出與風格是接近F/SN在2009年推的劇場版動畫,但在2016年11月的更新中更改為接近ufotable製作的動畫<br>演出的表現是展開固有結界,隨後從天而降百來道投影出來的劍擊殺敵方全體。<br><br>啟動的呪文為:<b><br>&size(10){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br>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血潮は鉄で心は硝子。)<br>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br>Unknown to death, (ただの一度も敗走はなく、)<br>Nor known to life. (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 <br>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剣の丘で勝利に酔う。)<br>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br>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 Works." (その体は、きっと剣で出来ていた。)};</b><br><br>中譯:<br>&size(10){吾為所持劍之骨。(此身為劍所成。)<br>鋼鐵為身,而火焰為血。(血流如玄鐵,心脆似玻璃。)<br>手製之劍已達千餘。(縱橫無數戰場而不敗。)<br>不為死所知,(未曾一次敗退,)<br>亦不為生所知。(未嘗得一知己。)<br>曾承受痛苦創造諸多武器。(其常立於劍丘之巔,獨醉於勝利之中。)<br>然而,留下的只有虛無。(故此,此生已無意義。)<br>故如我所祈,「無限劍製」。(此身,定為劍所成。)};<br><br>解說:在士郎堅持信念(鐵之心)、只懂得傷害人(劍)而什麼都得不到的一生中,劍就是他唯一得到的答案。結界內雖包含了全部,但亦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
 +
||<b>無<s>限</s>劍製</b><ref>遊戲中作為選卡時「限」是劃掉的,但資料庫等沒有</ref>|<b>Unlimited Lost Works</b>|E~A++|對人寶具|30~60|CENTER:?|
 +
|~|>|>|>|>|>|鑄劍特化的魔術師,其人生的答案,把見過的劍儲存在內的固有結界<br>…但是,這個男人是把微型固有結界在對手體內展開,以驚人的威力把敵人撕裂。<s>從寶具演出來看其實就是起源彈的無限劍製版本</s>|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Archer在作中投影過的寶具 ===
 +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
|CENTER:|CENTER:200|CENTER:200|CENTER:COLOR(red):200|CENTER:COLOR(red):|CENTER:75|CENTER:75|CENTER:75|75|c
 +
|[[File:pix|thumb|150px|none]]<br><br>[[File:pix|thumb|150px|none]]|>|>|<b>干將・莫耶</b>||B-|對人寶具||CENTER:|
 +
|~|>|>|>|>|>|>|>|黑劍為陽劍・干將,白劍為陰劍・莫耶。是Archer最擅用的劍,而且因為<s>價格便宜</s>投影不須很多魔力,所以常被Archer作連續投影(初陣對Lancer時投影了27次)。<br><br>Archer不知為何對這對雌雄雙劍特別情有獨鍾。同時使用時可以增強少許防御力,單純作為劍的性能雖然也很高,但實際上也能當作輔助施展魔術的「魔術兵裝」,而且擁有即使遺失其中一把也必定會回到原主手中的強力羈絆,具體來說就是互相吸引的能力,不過除此之外沒有特殊能力。<br><br>Archer利用此劍互相吸引和連續投影搭配自己修得的心眼(真),創出此劍的必殺技:鶴翼三連。<br><br>若以原版的狀態在聖杯戰爭中現身會變成「對怪異專用」的強力A級寶具,無論是最終神話型態的[[角色/Rider|戈爾貢]]或是[[角色/Caster (Fate/Zero)|吉爾]]召喚的異界邪神<s>[[邪神像|像]]</s>都能從正面一刀兩斷。<br><br>劍上經Archer之手刻有銘文,乍看可能會以為是[[火星文]],實際上為略去誦假名的文言文,而讀音的背後意義為Archer對劍術的體現、理解。<s>文字和實際讀音的不同再次証明奈須患有嚴重中二病。</s>|
 +
|~|<b>實際銘文</b>|<b>讀音</b>|COLOR(black):<b>翻譯</b>|>|>|>|>| |
 +
|~|鶴翼欠落不<br>心技泰山至<br>心技黄河渡<br>唯名別天納<br>兩雄俱別命<ref>CD補丁版新增的一句</ref><br>両雄共命別|COLOR(black):<b>&ruby(しんぎ){鶴翼};、&ruby(むけつにしてばんじゃく){欠落ヲ不ラズ};<br>&ruby(ちから){心技};、&ruby(やまをぬき){泰山ニ至リ};<br>&ruby(つるぎ){心技};、&ruby(みずをわかつ){黄河ヲ渡ル};<br>&ruby(せいめい){唯名};、&ruby(りきゅうにとどき){別天ニ納メ};<br>&ruby(われら){両雄};、&ruby(ともにてんをいだかず){共ニ命ヲ別ツ};</b>|COLOR(black):鶴翼無欠(穩若磐石)<br>技壓泰山(力拔山兮)<br>氣貫黃河(揮劍斷水)<br>威名震天(上達天庭)<br>雙雄、俱斃(不共戴天)|>|>|>|>| |
 +
|~|>|>|>|>|>|>|>|Archer施展鶴翼三連時,先以第一對劍扔向敵人令敵人露出破綻,再快速投影第二對作斬擊,以相反的劍吸引第一對劍如迴力鏢般飛回來從背後攻擊敵人,最後強化第三對使之變成長滿倒刺的巨劍「Overedge」向敵人作出最後一擊。這時劍上的銘文為Overedge的發動咒文。<br><br>Overedge為動畫美術監督小山俊久為第14話的Archer對Berserker戰而設計的,奈須看後十分喜歡,因此將它公式化並加入畫冊內。<br><br>題外話,在Fate/EXTRA中,空之境界的[[角色/兩儀式|兩儀式]]表示干將莫耶「很合我的味道,我喜歡。」<br><br>然後不知何故,該必殺技在《[[Fate/Grand Order]]》中卻以[[角色/克洛伊‧馮‧艾因茲貝倫|克洛伊‧馮‧艾因茲貝倫]]的寶具之姿出現。<br>《[[Fate/Grand Order]]》在2016年11月的更新中,把Archer的Extra Attack正式更改為鶴翼三連。|
 +
|[[File:pix|thumb|150px|none]]|>|>|<b>偽・螺旋劍</b>|<b>Caladbolg II</b>|<ref>以壊れた幻想發射,被Saber認為有A級寶具的破壞力,但實際神秘度未證實</ref>|<ref>如果以壊れた幻想發射,可有類似對軍寶具的威力</ref>||CENTER:|
 +
|~|>|>|>|>|>|>|>|Archer改良的Caladbolg。雖然實際上是劍,但Archer習慣把它當成<s>核彈</s>箭矢,再施加「壊れた幻想」(崩壞的幻想)令寶具擊中目標時自爆以增加殺傷力。作中明言提及Archer使用消耗大量魔力的Caladbolg II後魔力所剩無幾,因此Archer應該無法以此寶具作連射。<br>另外一般來說被摧毀的寶具不可以再使用,但Archer所用的寶具均只是投影而並非由他實際擁有,因此只需有魔力便可以作無限次投影及使用。<br><br>此劍的原持有者為愛爾蘭神話的英雄[[角色/Saber.Fergus(Fate/Grand Order)|弗格斯]],<s>他的碰友</s>庫丘林(Lancer)曾經立下誓言,如果弗格斯持有此劍自己必須要輸給他一次,所以對庫丘林來說,在和故國阿爾斯特有緣的人使用了這把劍的時候,他就背負了在此劍前必定一度敗北的宿命。在Fate動畫版中,Gilgamesh也是用此劍(初代Caladbolg?)對Lancer使出最後一擊。<br>順帶一提,Caladbolg被認為是[[亞瑟王傳說]]的[[角色/Saber|Excalibur]]的由來/起源(可見[[角色/Saber|Saber]]條目的Caliburn項)。因此Archer在UBW線中以Caladbolg II幾乎擊中Saber可說是有一點諷刺。<br> <br> 啟動的呪文為:<br>&size(10){<b>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我が骨子は捻れ狂う)<br> Caladbolg (偽・螺旋剣)</b>};<br><br>中譯:<br>&size(10){吾為所持劍之骨(我從骨子裡瘋狂扭動)<br>偽・螺旋劍};<br><br>C.C.C新增:<br>&size(10){<b>我が錬鉄は崩れゆがむ!・・・<br>爆ぜろ!螺旋剣!</b>};<br><br>中譯:<br>&size(10){我的煉鐵在崩潰扭曲!…<br>引爆吧!螺旋劍!};|
 +
|[[File:pix|thumb|150px|none]]|>|>|<b>迪蘭達爾</b>|<b>Durandal</b>|||||
 +
|~|>|>|>|>|>|>|>|絕世之名劍、忠誠之劍,擁有很強的保護祝福,曾經隨羅蘭拿下赫赫戰功。<br>其中封存了三種奇蹟,且能夠在任何狀況下都發揮絕對的戰鬥力。等級不輸湖之女士系列的一等一寶具。|
 +
|[[File:pix|thumb|150px|none]]|>|>|<b>覆蓋熾天之七圓環</b>|<b>Rho Aias</b>|<ref>對投擲武器相當於B+等級</ref>|<b>(結界寶具?)</b>||CENTER:|
 +
|~|>|>|>|>|>|>|>|Archer的最強防禦。因為他的固有結界只限於劍,這個寶具不是實體的盾而只是概念武装。外型為一個七瓣之花,每一個花瓣為一層護盾,每一片都相當於一面古代城牆的防禦力。<br>是「對投擲武器絕對防禦」的概念武裝,Archer用此盾擋住了Lancer的「突穿死翔之槍」,代價是六瓣破裂且右臂重傷。<br>士郎在UBW線因為無意識中瞥見了Archer投影出來擋Ea的Rho Aias而可以投影七瓣完整版,而HF線中借助Archer之手只能投影出四瓣。<br><br>寶具原型是希臘神話的埃阿斯之盾,在特洛伊之戰中他曾用他的盾擋住了[[角色/Lancer.Hector(Fate/Grand Order)|赫克特]]的標槍。盾為七層牛皮和青銅所造,同樣也是被一槍刺穿到最後一層。<br><br>在Fate/EXTRA中效果被大幅強化,不但可以擋住非投擲的「刺穿死棘之槍」,甚至連和Excalibur威力相當、[[角色/Saber (Fate/EXTRA)|Saber]]的對城寶具「轉輪勝利之劍」、兩儀式的「無垢識 空之境界」都能無傷擋下。<br>到了CCC效果更為增強,連迦爾納的對軍/對神寶具「日輪呀,順從死亡」<ref>雖然這裡是因為Master削弱了迦爾納的能力</ref>、魔人化的殺生院祈荒的「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物都無法抵抗的寶具」也能完全防禦。<br>雖然不排除這是遊戲的效果,但其性能已經和原版的Rho Aias相當了。<br><br>啟動的呪文為:<br><b>&size(10){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br>Rho Aias (熾天覆う七つの円環)};</b>|
 +
|[[File:pix|thumb|150px|none]]<br><br>[[File:pix|thumb|150px|none]]|>|>|<b>赤原獵犬</b>|<b>Hrunting</b>||<b>(對人寶具?)</b>||CENTER:|
 +
|~|>|>|>|>|>|>|>|另一把Archer用來當箭的劍。此寶具的特殊效果是發射後,只要發箭的射手還存活著便會不停的自動追蹤目標,無論迴避或是用防禦將箭矢彈開都無法逃開。發射後看起來會像一道紅色之光。<br>可以連續發射,但需要時間注充魔力。魔力充填需時40秒。<br><br>寶具原型為古英國傳說《貝奧武夫》的劍,[[角色/Berserker.Beowulf(Fate/Grand Order)|貝奧武夫]]以此劍與格蘭德爾之母交戰,但未能用Hrunting殺死她。<br><br>在Fate/EXTRA中有削弱敵人的能力,但原作並未提及相關功能,直到F/GO的貝歐武夫絆劇情〈格蘭德爾的再臨〉才追加「(TYPE-MOON世界中的)格蘭德爾擁有變化成萬物的能力,因此要準確捕捉牠的蹤影就必須使用Hrunting來追蹤」這樣的描述。<br><br>啟動的呪文為:<br><b>&size(10){赤原を往け、緋の猟犬};</b>|
 +
|[[http://blog-imgs-61.fc2.com/b/o/s/bosel/20140104194554720.gif]]|>|>|<b>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b>|<b>Excalibur Image</b>|||||
 +
|~|>|>|>|>|>|>|>|在Fate/EXTRA CCC中登場,是和Excalibur接近的仿製品。發動寶具「無限劍製」後才可使用。<br><br>Archer在UBW線自稱可以投影接近Excalibur的聖劍,但後來作者<s>改口</s>說這類神造兵器無法複製,性能類似的舊型寶具倒可能有幾把。<br><br>推測他可以投影的應該是這把仿製品,士郎在HF線Normal End最後投影的「白聖劍」也應該是這把劍。<br><br><s>所以造成的傷害也就是0?</s>|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其他裝備(注:非寶具) ===
 +
|[[File:pix|thumb|150px|none]]|CENTER:COLOR(red){<b>Archer之弓</b>}|
 +
|~|Archer所用的弓,材料為未來所鑄造的合金。Archer的胸甲也是同樣的合金所造。<br><br>Archer所用的是洋弓術,士郎則是用和式。洋式與和式的弓、箭、技巧、用途、理念也完全不同,可說奈須是故意為了突出兩人對比而這樣設計的。|
 +
|[[File:pix|thumb|150px|none]]|CENTER:COLOR(red){<b>聖骸布/赤原禮裝</b>}|
 +
|~|聖骸布是用來包裹聖人的屍體的布料,當中最著名的是<s>已經被證明偽造的</s>都靈裹屍布(Shroud of Turin),則包裹耶穌基督並粘有血跡的布。<br>Archer的紅衣是以聖骸布所做,為防禦概念武裝。可以控制並防禦魔力(類似魔眼殺し)。<br><br>HF線中,衛宮士郎被移植了Archer之手後,因為無法控制Archer的魔術迴路而用作封印左臂的聖骸布<b>不是</b>Archer這一塊聖骸布。|
 +
|[[File:pix|thumb|150px|none]]|CENTER:COLOR(red){<b>煉鐵的神話禮裝</b>}|
 +
|~|Fate/EXTRA CCC後期,為了得到與成為Moon cell系統本身的BB同格的戰鬥力量,因此需要潛入Archer的英靈核打倒它作為英靈的最原始的源頭來解除限定,來獲得作為英靈最原始的力量,即為神話禮裝。<br>Archer的神話禮裝擁有著代表這位英靈的煉鐵的真髓之力,題外話是也因這套神話禮裝的關係讓Archer一度能脫離紅色的形象。|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
 +
||~名稱|>|
 +
|CENTER:|CENTER:COLOR(red):|>|c
 +
|[[File:pix|thumb|150px|right]]|<b>赤原獵兵</b>|>|
 +
|~|>|<b>馳騁在砲火紛飛的平原上的一道影子。<br>守護者確實地、迅速地且毫不留情地壓制目標。<br><br>他沒有能夠反抗被授予的使命的術式。<br>也無法如期望一般拯救世上眾生性命。<br><br>但他的意志如火焰般覆蓋四肢,使他繼續與命運對抗到底。</b>|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簡評及其他資料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與聖杯戰爭中大部分隸屬於蓋亞側的英靈不同,Archer是隸屬於阿賴耶側的「抑止之守護者(Counter Guardian)」—— 依Archer自稱是如同清潔工一般的存在。
 +
* 正如劇中所提到的,本職是魔術師(較正確的說法是「煉鐵之魔術師」,他也是如此自稱),會成為Archer僅是因為條件符合(有使用弓之類的射擊武器)。另外,在槍械流行的現代能昇華為英靈的人少之又少,使用冷兵器又能成為英靈的他是異類中的異類。
 +
* 能做到魔術中最為基本的魔力感知、魔術抵抗。攻撃魔術關乎到自然干渉,因此完全不在行。
 +
* 雖然身為魔術師又是三騎士之一,但由於現代人與魔術的親和性不及古代人般緊密,因此對魔力只有D。
 +
*才能只有平凡人的程度,但在多年努力不懈的修煉下,劍術弓術已達極致,無限劍製也能運用自如。
 +
** 其投影能力可以將該武器的技巧也一併複製過來,Archer本身的劍技是以愛用的干將、莫邪本來的劍術加上自己的修練而成,「鶴翼三連」即是他原創的干將、莫邪劍技。
 +
** Saber表示其劍技「有著扎實的修煉成果,看起來十分美麗而不帶一絲雜念」。
 +
** 雖然打不過身為古代英雄的Berserker與Lancer,但他們都讚歎這位無名英雄的能力與劍技。
 +
*關於[[http://i.imgur.com/aCFORqh.gif|鶴翼三連]]:
 +
**英靈EMIYA利用夫妻劍干將莫邪會互相吸引的特性,以及自身固有結界延伸出的能力而開發出來的劍技。
 +
***步驟為:
 +
**1.投影出一組夫妻劍,另一組也事先投影好、保持待機狀態。
 +
**2.將手中的夫妻劍注滿魔力,瞄準對手要害投擲出去。由於注滿了魔力,飛劍擁有極高的殺傷力,不是單純的牽制。
 +
***i.如對方不作出反應就死定了
 +
***ii.如對手選擇小幅度閃避或彈開夫妻劍,視情況可進入第3步驟。
 +
**3.立即解除第二組夫婦劍的待機,同時主動逼近對手。
 +
這時候第一組夫婦劍會被手中的第二組劍所吸引,改變軌道飛回來。
 +
順利的話可以造成四把劍同時夾擊、或依序四連擊。
 +
**4.如果前面步驟仍無法擊倒對手,就重複第一項程序及把第三對夫妻劍強化為Overedge狀態大幅提高攻擊力。再趁著對手因為應付先前的四把夫婦劍,而露出破綻or防禦架勢崩潰的一瞬間,全力砍下去。Overedge擁有連Berserker的肉體,甚至Saber Alter的鎧甲也能撕裂的破壞力,因此理論上被斬者必死。
 +
* 能力值雖然不高,也沒有特別突出的技能或武具,可是在近、中、遠距離及支援上皆能發揮、能依情況投影、改造多樣寶具,並利用寶具內的記憶看穿對手的能力與特性,是只要運用得當就能在聖杯戰爭中獲得勝利的泛用型Servant。
 +
* Archer在UBW線自稱可以投影如Excalibur般的聖劍,但作者補充他只能做到極盡逼真,要發揮Excalibur的力量需要很高的代價(可能會死亡)。
 +
** 考慮到當時Archer已經沒有Master的緣故,沒有魔力支援的他確實有可能會自滅。
 +
** 但是HF線的士郎卻確實投影過Excalibur,所以實際情況不明<s>反正蘑菇[[吃書]]早就習慣了</s>。
 +
*** 在Fate/EXTRA CCC中的最強招式是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Excalibur Image),是和Excalibur接近的仿製品,算是對此的最後答案。
 +
**作者奈須在訪談表示他無法投影EA「神造兵裝」,但有幾把相似但性能較低一點的寶具。
 +
* 頭髮、眼珠和皮膚的顏色改變是因為固有結界的反作用。
 +
* 訪談提及過,Archer的紅外套是一位愛吃咖喱的神職人員所贈,TM的作品中唯一有這明顯特徵的是《月姫》的[[角色/Ciel(月姬)|Ciel]],當然有多少是開玩笑就不得而知了。
 +
* Archer愛用的干將莫邪是中國名劍,由於聖杯戰爭是不能召喚東方英靈的,所以他不可能見過這兩柄劍。
 +
** 故此有人懷疑他在生前當正義傭兵到世界各地阻止戰亂期間,曾到過中國參與東洋魔術師製造的東方聖杯戰爭中,跟持有陰陽雙劍的東方英靈戰鬥。
 +
* 非常諷刺地,雖然身為Archer的射擊能力很高超,本人卻喜歡近戰<ref>HA中敗在Saber手下後的原文「『自第五箭約兩秒。在架第六箭之前連劍都來不及架,實在是…看來我真是轉回本職轉得太過火了。』真是諷刺。打從一開始不似弓兵的弓兵便是這個男人的風格了。比起弓更喜歡以雙劍作接近戰的Servant因為轉回本來的戰鬥方針,卻反而對應不了Saber的一擊。」</ref>。原作中Archer射箭的場面只有UBW線與Saber合作擊退Berserker、前去柳洞寺救士郎與Caster交手及最後幫助凛和士郎這三次,絕對比不上Archer拿雙劍的次數。
 +
** 奈須表示假若Archer與Saber打會不分勝負。
 +
** 狙擊被封印的情況下被[[角色/Assassin|Assasin]]擋在柳洞寺外,最多只能打個平手。奈須亦確認Archer會稍稍處於劣勢狀態。
 +
** Rider知道近距離與中距離打不過Archer,所以會採誘導作戰手法,而Archer亦深明這一點,所以雙方都不會作正面對戰,變成小手段大對決,最後看Bellerophon及Rho Aias的勝負之分。雖然奈須這麼說,可是連擋B+投擲都有困難的情況下要擋A+非投擲看來不太可能。雖然Archer可以Hrunting阻擊Rider,不過上彈要35秒,似乎勝算不大。
 +
** HA中則展現了能擋下Lancer、Saber、Rider過橋的能耐的狙擊力,遠程戰非常的優秀,不愧弓兵之名。
 +
** 實際上Archer因為以前已跟各Servant見過面,可讓他更有效的思量對策,因此第五次聖盃戰爭的他可發揮比平常更強的實力。
 +
* 根據HF線中士郎以Archer手臂投影海克力斯作為Berserker而被封印的寶具<s>九頭竜閃</s><b>射殺す百頭</b>(Nine Lives,士郎分析後使出Nine Lives Blade Works)後打倒了他,証明Archer絕對有能力打倒Berserker,但為何在Fate線沒有這樣做一直在Fans之間眾說紛紜。
 +
** 事實上寶具有可能因黑化而喪失(如Saber黑化後失去了風王結界),並且十二試煉的復活命數在黑化前曾遭Excalibur重創,當時的Berserker究竟餘下幾條命、甚至是否還持有十二試煉都是不明<ref>原文形容黑Berserker是「全身都被黑泥侵食,被Saber所傷到的地方,就那樣置之不理」</ref>,並不能跟Fate線還是完全狀態的Berserker相提並論。
 +
** 另外,Archer是與其用強力寶具與敵人對抗倒不如以自身擅用的武器攻擊其弱點的性格。因此可能他即使知道Nine Lives的存在也從來沒打算過要使用。
 +
* 根據Archer的手臂中的記錄,結界內的武具存量過千,但由外貌看來只有30歲上下的Archer即使在聖杯戰爭中看過Gilgamesh的劍雨也應該不至於這個數字,因此這應該是30歲時才剛跟世界結下契約的他的生前的巔峰狀態。
 +
** 至於他是如何看到古代的寶具,則可能是他成為守護者之後被召喚到各個時代收拾殘局時看到的,因此士郎亦有可能30歲就死了。
 +
** 但即使如此,變成英靈後應該是只有分身被召出來,然後就地消滅才對;而且本體是不會繼承分身的記憶(只能從記錄Servant經歷的本子知道曾經有這種事發生過了),正常來說Archer不可能記得成為英靈後不斷殺人的經過以及看過的寶具,而沒有這種過程的記憶的話便不會導致他想殺死過去的自己,因此這可能是作中最大的bug。要繼續說下去的話,Archer也不能履行他對凛許下的「我也會努力下去」的承諾,因為這並非本體而是分身的意志。
 +
*** 在月聖杯召喚出來的Archer和Lancer都還有第五次戰爭的記憶。
 +
* Archer擁有Lancer的天敵Caladbolg,而Lancer擁有避矢加護,又有突穿Rho Aias的Gae Bolg,單純比近戰的話也只能打防守戰,再加上兩人性格和方針差異,因此Lancer在多方面上都是天敵。形象色上的對比亦可能是為了突出這一事實。
 +
* 基於悖論,即使士郎產生無限可能性令第五次聖杯戰爭發展改變,都不可能跟Archer所經歷過的聖杯戰爭一樣。(因為在遇見Archer的時候歷史已經改變了)
 +
** 訪談中證實雖然還是有可能性存在,但原作三線都幾乎不可能變成Archer。
 +
** 兩人起點相同,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存在。
 +
** HF線Archer以相當歉疚的眼神凝視著伊莉雅,並叮囑士郎要守護伊莉雅到最後,一說Archer走了被鬼隱了的伊莉雅線。<ref>推測Archer生前欠了伊莉雅的人情債,不久伊莉雅就死了</ref>
 +
** 總之,Archer經歷過的一定不是像HF線那種規則大亂的聖杯戰爭。
 +
*** 奈:雖然聖杯戰爭開始時的條件幾乎相同,但卻少了甚麼的世界。士郎召喚Saber戰到最後,雖然無法拯救Saber的心,但理解了Saber然後一起破壞聖杯道別……之類(類似在遊戲版沒做出來的Fate線GOOD END)的感覺。之後,和活下來的凜變成協力關係,然後出發前往倫敦。
 +
* 各種跡象顯示Archer曾跟Lancer、Rider和Gilgamesh見過面,所以能肯定他們在Archer和士郎經歷的第五次聖盃戰爭都是同一人。
 +
** 除了在初戰光靠武技交鋒就看穿Lancer真名以外,被凛救起過而持有項鍊這點和Prologue的回想也證明Archer也是曾被Lancer[[肛|插]]過。
 +
** UBW線中Archer明明沒有見過Rider,從凛口中得知她的死訊時卻嘲笑她「不過是光有一張嘴的<b>女人</b>而已」「本來就覺得她<b>沒有能得勝的能耐</b>,真沒想到光一擊就被打倒…真是的,我說啊,要最少把能跟敵人打成平手的魄力展示出來」,而且在HF線Rider還沒有使出Bellerophon時士郎就已從Archer的手臂中讀取到這個寶具的記錄。
 +
* 英靈本身是無意志的,只有在作為Servant被召喚時才會取回生前的人性。因此據Archer所說,所謂英靈並非按自己意志決定是否需要回應召喚,而是對另一方的召喚只能say yes不能say no。Saber由於是自願接受召喚因此是異例。
 +
** 但是實際上Archer是守護者,而Saber是未死透的非正規英靈,這兩人持有的關於英靈的知識究竟有多少跟正統英靈是通用的,沒人知道。
 +
* Servant的能力會受在被召喚之地的知名度影響,Lancer就是因為在日本的知名度低而無法發揮水準。由於Archer是來自未來,知名度是0,完全無法受惠於知名度。
 +
** 但凜也有解釋知名度對實力的影響不大(如最強的英雄王就沒有太大知名度),英靈的實力主要還是看寶具或弱點。
 +
** 設定集說法是知名度主要影響出力,對機動戰型的Archer影響不大。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士郎能投影出「遙遠的理想鄉」,但Archer不能。
 +
** 除了記憶的損耗,和Saber已經沒有任何聯繫也是原因。
 +
** 這也是Archer雖然知道「遙遠的理想鄉」的存在卻自稱「覆蓋熾天之七圓環」是其最強的防禦手段的緣故。
 +
* 與女主角之一的櫻沒有太多交流,卻和凛、伊莉雅共列為天敵是因為她是Archer非常重視的人。
 +
** 所以在Fate/EXTRA CCC時和有著櫻的相貌的BB為敵時,內心其實頗為苦惱。
 +
* 冬木市的聖杯是限定招喚西洋英靈,但本為日本人的Archer會被招喚出來,可能是他主要活動範圍並不在東方地區的緣故。
 +
* 於TM社的另一作品<s>錢坑</s>Fate/EXTRA(RPG遊戲)中為玩家可以控制的Servant之一,有完全一樣的能力、外貌、性格,不過真名是「無銘」,是一個成為正義使者而失去了自身存在的架空英靈。
 +
**事實上在Fate/EXTRA設定畫集的訪談中奈須已經有表示無銘和英靈エミヤ是同一個人,雖然他為了正義而獻身但並未被世人認同,所以即使成為了英靈但作為英雄是不被認同,因此成了那些無名的英雄的代表的存在,本來該有的真名也沒了,而沒有真名也成為了這位英靈的証明。而在SN中,除了被士郎打倒時以外他個人也沒表示過自己是英靈エミヤ,另外最能證明是同一個人的是除了能力和寶具外他還有著第五次戰爭的記憶,如果玩家選擇的是[[角色/拉妮八世|拉妮]]路線,而在與遠坂凛一戰前會感嘆自己記憶中有著和她很相似的女孩的故事但舞台和此不同,開戰時甚至還和Lancer互嗆。
 +
***「雖然和你很有孽緣,但也到此為止了呢 Lancer。」
 +
「囉嗦,Archer…這是我的台詞!」
 +
***在HA中士郎和Archer決戰時也稱他為無名的弓兵。
 +
**在Fate/EXTRA中有提到一些生前的過去,在成為流浪魔術師並追逐正義的過程中得到了認同他志向且一起行動負責許多事物的友人(從當時的回憶CG圖中許多人推測是[[角色/間桐慎二|慎二]])。但在過程當中成了跟切嗣一樣以犧牲少數拯救多數、捨棄了人性與情感、將自身化為執行無差別審判的惡魔,也因此不僅犯罪者,連人們也畏懼這個並非為了個人利益的正義代行者。最後因友人害怕士郎終有一天會因同一原則而殺掉自己,為此把他送上法庭,最後慘遭處決。即使因朋友背叛而迎來死亡的他卻沒有為此憎恨,但諷刺地,「世界」給予作為英靈的他的職位就是「在人類引起自滅時現界、殘殺該處的所有人類」的「守護者」。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如果玩家做了任何錯誤的選擇可以毫不猶疑把主角幹掉(無誤)。
 +
** 為了符合Fate/EXTRA CCC的「色氣」的主題,所以Archer的新服裝和另外幾位美少女一起,也要增加露出度(無誤)。
 +
*** 不過選對選項時本人會表示其實生前就想嘗試這類服裝,不過身旁的女性都表示反對的意見,所以之後再也不敢接觸這類的服裝,而且從一些對話中可以看出本人其實還蠻中意這服裝。
 +
*** 而且當初Vita版Réalta Nua送附贈的特典花札遊戲的劇情結束後有透漏,他一直想要展現自己鍛鍊的<s>雄壯</s>身材,甚至還有「連自己所鍛鍊的身材都無法好好展現算什麼煉鐵的英雄!」的發言。
 +
*** <s>[[成句/寫作OO,唸做XX|讀作英雄,寫作英♂]]</s>
 +
** 不過在最新的設定又表示無銘與エミヤ是同一個存在但不同人物(但依然是守護者)。<ref>真菌常吃書又不是第一天的事情</ref>
 +
*** 可以解釋成是沒有經歷過SN裡的經歷的エミヤ透過被月聖杯召喚出來後透過Monn Cell得到了在SN裡的記憶。
 +
*** 亦能解釋成是不同世界的衛宮士郎經過不同的經歷後依然透過同樣的方式成為英靈,所以真名也不同。
 +
*** 不管是哪種說法,這個Archer在人類時期一定經歷過第五次聖杯戰爭,而其投影的寶具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Excalibur Image)即是這點的最佳證明。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Fate/EXTRA中有提過自己曾有把被致命的病毒感染的客機在半空中給擊墜的過去,這和他還是人類時的[[角色/衛宮切嗣|養父]]在[[Fate/Zero]]中做過的事幾乎一模一樣。
 +
**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切嗣擊毀的客機上存活的只有娜塔莉亞其餘的皆死徒化,但是士郎所擊毀的客機上還有存活下來的人互相把持的要活下去,但若是讓他們成功著陸的話地上無辜的人也會感染病毒,而最後他們為存活所付出的努力及意志也被士郎連同客機擊毀了<s>果然是父子</s>。
 +
* 與stay night時的Archer不同,EXTRA的Archer會公然自稱自己是「正義的夥伴」,但也會強調自己「不是什麼英雄」。
 +
* 雖然本身屬性為中立中庸,在《F/GO》中,卻擁有正義之人的屬性。看來作為{{censored|衛宮士郎}}的本性依舊改不了
 +
* <s>你是英靈,[[角色/衛宮切嗣|你]][[角色/艾莉絲菲爾‧馮‧艾因茲貝倫|全]][[角色/伊莉亞絲菲爾‧馮‧艾因茲貝倫|家]][[角色/克洛伊‧馮‧艾因茲貝倫|都]]是英靈,你[[角色/遠坂凛|後宮]]是英靈,現在連你[[角色/藤村大河|鄰居]]都是英靈了</s>
 +
* 雖然本篇中就已經看的出來,但FGO中會瞎操心與熱愛解說的一面被放得更大
 +
** 第一篇幕間物語幾乎都在看他幫剛成為御主沒多久的主角跟剛成為從者沒多久的瑪修上課<s>,老媽子嗎你</s>
 +
** 情人節的回禮送的是「加了快切到手時會警告的功能」的全套廚具組還加上了自己寫的初級食譜<s>,真的是迦爾帝亞第一主廚……</s>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其他無關痛癢的小資料 ==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和士郎一樣,擅長投影和強化魔術,做家務也很好。所用的魔術已修練到極致,戰鬥的<s>等級</s>經驗也遠高於士郎。
 +
** 不過<s>因為沒有[[主角威能]]所以不但</s>經常被打敗<s>,也完全沒有收後宮的能力,這都是幸運E的錯</s>。
 +
* 雖然經常嘲笑士郎的夢想很幼稚,但其實自己有時的[[中二病]]比士郎更重。
 +
*真名為什麼不是衛宮士郎而是エミヤ(Emiya),這點應該是因為兩人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了,所以自稱不是士郎而是作為正義的夥伴的「衛宮」。另外也有可能是為了表明自己是正義的夥伴[[角色/衛宮切嗣|衛宮切嗣]]的繼承者。
 +
* 說自己因不完全的召喚而記憶模糊有一半是事實,一半是謊話。雖然當初真的有點不太明白狀況,但經過一晚分析後已經大概知道自己的處境。當他聽到凛說出自己全名時,他就在一瞬間[[成句/我想起來了|想起一切]]了。奈須在設定集提到「————それでは凛と。ああ、この響きは実に君によく似合っている。(那就叫凛吧。啊啊,這個名字真的跟你很合襯。)」這句其實是發自Archer真心,充滿著感情的一言,可說是伏線。
 +
* stay night中,是以「將自己的生死置於度外,確保對聖杯其實沒有太多想法的凛或士郎獲得最後勝利」、「要盡力不讓敵人傷害凛或伊莉雅」、「有機會就把士郎幹掉,並採取這樣的戰法與行動,但不能被看穿自己是未來的衛宮士郎」這樣的方針在而束縛著自己的行動。
 +
* 因時間經過及記憶的磨耗,除了Saber的召喚情景「即使下到地獄去仍能清楚的回想起來」外,其他第五次聖杯戰爭的過程已經不太記得。
 +
* 紅色外套有為自身而戰的意思。HA中除了最後與凛並肩作戰外,其餘時間都沒有穿上外套就是這個理由。
 +
* 本人親述極少提到的生前經歷:與凛一起去了英國,在冬天被推下橋掉進泰晤士河。
 +
* 與同姓的衛宮切嗣的分別在於切嗣雖然比Archer更冷酷,但他總是不想白白浪費每一個被犧牲的人命。因為這種悲觀又消極的態度,令他作為「正義的使者」的「格」劣於Archer。
 +
* 初期設計更像士郎。由於Archer跟士郎的關係十分複雜,明明是士郎卻又不能弄得太過相似,因此武內說花了很多心血才完成設計。
 +
* 設計概念為「無國籍的和風」。
 +
* 奈須和武內都覺得東洋風武器比起西洋劍或日本刀更襯得上Archer。干將莫耶同時擁有真實性和漫畫成分,是絕佳配搭,配上這對雙劍之後Archer才算真正完成,所以兩人均對設計出干將莫耶的こやまひろかず大為誇獎。
 +
* 由於是「以背代言」的角色,除了代表性的背影CG外,正常不可能出現的背面立繪,他也擁有2個版本。
 +
* 外貌上與士郎的共通點只有眉毛。據說有Fans在提示皆無的Fate線中就以這點看穿了他的真實身份。
 +
* Fate人氣投票是第3位(第1位Saber,第2位凛),為Fate最高人氣男性人物。
 +
** 在TM作品中的人氣也是首屈一指,於ALL RANKING TYPE-MOON的第1回My Best Character排行第4位,象徵TM作品並非只有女角色才受歡迎。
 +
** 人氣排行比HF線女主角的櫻還要高<s>所以其實是UBW線的隱藏女主角</s>。
 +
* 在美國的4chan也有相當高的人氣,甚至某有網民發出的名言:I am GAR for Archer.
 +
** 注:原意是I am GAY for Archer(我gay只因Archer),但是寫錯字。
 +
* 經過多次延伸(一個原因是因為勇者王GaoGaiGar)變成類型「燃、爺們」的意思,4chan的最燃戰爭也因此叫SaiGAR,Archer也得到了GARcher的愛稱。
 +
** 但是SaiGAR賽事中Archer在八強淘汰。第一名是Berserk(烙印勇士)的主角凱茲。
 +
* <s>動畫版領便當後,換了個打扮跑去死神中示範什麼叫[[專業人士]](超大誤)。</s>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舊Fate之中Archer就是Gilgamesh,因此Archer是後來重新製作的時候加進去的。
 +
** 由於奈須十分喜歡沙條綾香和舊Saber這個天才少女與青年的組合,因此故意設計出遠坂凜和Archer這兩個角色,讓他們以這種形式在Fate/stay night復活。
 +
* Fate/EXTRA發售後,在同人界和女主人公的配對漸漸展出,在某方面這對主從可說是非常相似(無名的Master和無名的英靈),而官方似乎是有觀察到這對主從蠻受歡迎的樣子,在CCC中特別將女主人公+Archer的路線設置的和其他三個從者不一樣。
 +
** 像是某些特殊事件和對話是男主人公場合不會出現,某些事件中女主對Archer的反應和對話和其他從者不同。
 +
** 本該會愛上主人公的[[角色/Meltlilith (Fate/EXTRA CCC)|Meltlilith]]在這對主從的路線上會變成愛上Archer,並且將女主人公視為眼中釘。
 +
** 在一些對話選項中,也能看出女主對Archer的態度上可說是蠻積極的,像是會問Archer「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甚至對Archer說要洗個澡反應也很大。<ref>其實是因為對Meltlilith一戰時身上留下很多毒液所以想洗掉</ref>
 +
** Archer的第3個SG必須要女主人公才能得到,也就是Archer的主從結局必須是女主角才能開啟,男主人公要進入Archer的主從結局必須要繼承前一輪女主人公獲得的Archer的SG才行,所以這結局可說是為Archer+女主人公設定的。
 +
** Archer的結局和其他從者結局的設定也是相當不同,其他從者的結局是以「從現在開始的未來」而Archer則是「從未來開始的現在」
 +
*** {{censored|聖杯戰爭結束,主人公被Moon Cell溶解後,在地面上被冷凍30年的主人公最後終於得以接受手術並醒來,地上的紛爭雖然結束但一般人還是必須接受戰鬥訓練,在樹下休息主人公遇上擔任她專屬教官的生前的Archer。}}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這套衣裝在UBW動畫版第21集描寫Archer生前事蹟的時候也有出現<s>,結果蘑菇你到底要把無銘與士郎的關係設成怎樣啊?!</s>
 +
** 因官方<ref>尤其是Extra小劇場第三話[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3993112 「たたかえ!! ブロッサム先生 コスト編」]</ref>和部分同人繪師的作祟下閃爆了許多網友的眼睛,因此在某些網站中出現了「紅茶爆発しろ」「紅茶溺死しろ」「紅茶沸騰しろ」等成句和標籤。
 +
** CCC中精通廚藝的兩名Servant之一<ref>另一個是[[角色/Caster(EXTRA)|Caster]]</ref>
 +
***取得SG2時,會透過隨意門進入廚房。身穿執事服,為主人公下廚做菜。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生前與女性相處的經驗似乎非常豐富,不論是與本傳中的凛或是Fate/EXTRA中女主人公都相處得非常不錯
 +
** 在Fate/Grand Order的2016年聖誕節活動劇情中,提點惹[[角色/Shielder|瑪修]]生氣的主人公,說像瑪修這種類型的女性鬧彆扭都會鬧很久,早期治療會比較好。還建議主人公快點送禮物給瑪修。
 +
*** 結果在場的其他英靈聽到他的說詞後,內心不約而同的覺得「他這傢伙很習慣這種事了呢……」「似乎很熟悉怎麼處理啊……」「生前一定很……」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名台詞 ==
 +
跟金閃閃一樣,名副其實的名台詞寶庫。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size(10){<b>それは、稲妻のような切っ先だった。</b>};<br>
 +
&size(10){<b>心臓を串刺しにせんと繰り出される槍の穂先。</b>};<br>
 +
&size(10){<b>躱そうとする試みは無意味だろう。</b>};<br>
 +
&size(10){<b>それが稲妻である以上、人の目では捉えられない。</b>};<br>
 +
&size(10){<b>だが。</b>};<br>
 +
&size(10){<b>この身を貫こうとする稲妻は、</b>};<br>
 +
&size(10){<b>この身を救おうとする月光に弾かれた。</b>};<br>
 +
&size(10){<b>しゃらん、という華麗な音。真実鉄より重い。</b>};<br>
 +
&size(10){<b>否。目前に降り立った音は、</b>};<br>
 +
&size(10){<b>およそ華やかさとは無縁であり、纏った鎧の無骨さは凍てついた夜気そのものだ。</b>};<br>
 +
&size(10){<b>華美な響きなど有る筈がない。</b>};<br>
 +
&size(10){<b>本来響いた音は鋼。</b>};<br>
 +
&size(10){<b>ただ、それを鈴の音と変えるだけの美しさを、その騎士が持っていただけ。</b>};<br>
 +
…(中略)<br>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size(10){<b>時間は止まっていた。</b>};<br>
 +
&size(10){<b>おそらくは一秒すらなかった光景。</b>};<br>
 +
&size(10){<b>されど。</b>};<br>
 +
&size(10){<b>その姿ならば、たとえ地獄に落ちようと、鮮明に思い返す事ができるだろう。</b>};<br>
 +
&size(10){<b>僅かに振り向く横顔。</b>};<br>
 +
&size(10){<b>どこまでも穏やかな聖緑の瞳。</b>};<br>
 +
&size(10){<b>時間はこの瞬間のみ永遠となり、</b>};<br>
 +
&size(10){<b>彼女を象徴する青い衣が風に揺れる。</b>};<br>
 +
&size(10){<b>————差し込むのは僅かな蒼光。</b>};<br>
 +
&size(10){<b>金砂のような髪が、月の光に濡れていた。</b>};<br>
 +
<br>那是,如閃電般的槍尖。
 +
<br>為了穿刺心髒而射出的槍的尖端。
 +
<br>試著躲避也是無意義的吧。
 +
<br>既然那是閃電,就不是人的眼睛能捕捉的。
 +
<br>但是。
 +
<br>要貫穿這身體的閃電。
 +
<br>被要救這身體的月光彈開了。
 +
<br>鏘啷,華麗的聲音。
 +
<br>不。
 +
<br>在眼前落下的聲音,比鋼鐵還要沉重。
 +
<br>通常跟華麗無緣的、包裹著的鎧甲冰凍的夜晚氣息。
 +
<br>不可能會華麗的。
 +
<br>因為響聲的本質是鋼鐵。
 +
<br>只是,那騎士擁有使那聲響變成銀鈴般聲音的美麗。
 +
<br>「───我問你,你是我的主人嗎?」
 +
<br>用揮開黑暗的聲音,她說了。
 +
<br>「遵從您的召喚而來。從此我的劍與您同在,您的命運與我相存。───于此,契約完成」
 +
<br>沒錯,契約完成了。
 +
<br>就像她選擇我為主人一樣。
 +
<br>我自己,也一定是發誓了要幫助她。
 +
<br>月光更澄亮地照著黑暗。
 +
<br>倉庫里像是模仿著騎士的姿態一般,回到了過去的平靜。
 +
<br>時間靜止了。
 +
<br>恐怕那只是一秒不到的景象。
 +
<br>然而。
 +
<br>那副身姿,就算我落到了地獄裡,也能鮮明的[[成句/我想起來了|回想起來]]吧。
 +
<br>稍微向後的側臉。
 +
<br>一片安穩平靜的聖綠瞳孔。
 +
<br>時間在那一瞬間變成了永恒。
 +
<br>象征著她的青衣在風中擺動著。
 +
<br>────射入倉庫的只是些許蒼光。
 +
<br>如金砂一般的髮絲,被月光濡濕。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size(11){<b>否。その記憶は、こうした今も忘れ得ない。</b>};<br>
 +
&size(11){<b>昔、ある出会いがあった。</b>};<br>
 +
&size(11){<b>おそらくは一秒すらなかった光景。</b>};<br>
 +
&size(11){<b>されど。</b>};<br>
 +
&size(11){<b>その姿ならば、たとえ地獄に落ちようとも、鮮明に思い返す事ができるだろう。</b>};<br>
 +
&size(11){<b>月の光に濡れた髪。</b>};<br>
 +
&size(11){<b>……あの光景は、目を閉じれば今でも遠く胸に残る。</b>};<br>
 +
<br>否,那份記憶,至今仍然無法忘卻。
 +
<br>從前,有過一場相遇。
 +
<br>恐怕那只是一秒不到的景象。
 +
<br>然而。
 +
<br>那副身姿,即使我落到了地獄裡,也能再度鮮明的回想起來。
 +
<br>被月光濡濕的髮絲。
 +
<br>......那副光景,一閉上雙眼,現今還殘留於胸臆中。
 +
** 因為太長,不能在這裡寫完全部只能節錄。全段(加上該場面的BGM及HA中Archer與Saber決鬥後的場面)可看[http://www.youtube.com/watch?v=PFHhcfpyDXA 這裡]或[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11958506 這裡]。可能有人誤會,其實Prologue的獨白是Archer的回想而非士郎的。<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それでは凛と。ああ、この響きは実に君によく似合っている」<br/>「那就叫凛吧。啊啊,這個名字真的跟你很合襯」
 +
:解說請看小資料部分。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19位。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何を言う。私は君が呼び出したサーヴァントだ。それが最強でない筈がない」<br/>「你在說什麼。我是你叫出來的Servant。沒有不是最強的可能。」
 +
: 凛因沒有召喚出Saber而沮喪時Archer作出的回應。帶點自我推銷的味道。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了解した。地獄に落ちろマスター。」<br/>「了解了。下地獄去吧,Master。」
 +
: 身為Servant,打算在戰爭中大顯身手時,卻被Master叫去掃地的反應。
 +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9位。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そうだな。恒久的な世界平和というのはどうだ?」<br/>「對了,那恆久的世界和平怎麼樣?」
 +
: 被凛問到願望,他說自己沒有,因為他早就得到想要的東西了。然後他說出了這句真心話,凛聽後卻爆笑。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ああ。時間を稼ぐのはいいが…別に、アレを倒してしまっても構わんのだろう?」<br/>「爭取時間是沒問題…但你應該不介意我把那傢伙打倒吧?」
 +
: 凛很[[成句/絕望啊!我對OOO絕望啊!|絕望]]的命令Archer牽制Berserker,相當於打算犧牲Archer來爭取讓其他人逃走的時間。
 +
: 但Archer卻自信的反問她,是拐個彎在鼓勵凛「不用在意,這是正確的判斷。」<s>傲嬌又彆扭的主僕專用的相處方式。</s>
 +
:: <s>其實Archer本身也已經絕望了,這樣說只是鼓勵凛。</s>
 +
: 明顯的[[死亡フラグ]]。
 +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6位。<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忘れるな。イメージするものは常に最強の自分だ。外敵など要らぬ。おまえにとって戦う相手とは、自分自身のイメージに他ならない。」<br/>「不要忘記。應想像的永遠都是最強的自己,而不需要什麼外敵。對你來說對手除了自己的想像之外沒有其他。」
 +
: Fate線Archer的遺言及對士郎的忠告。<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ならば、せめてイメージしろ。現実では敵わない相手ならば、想像の中で勝て。自身が勝てないのなら、勝てるモノを幻想しろ。—―所詮。おまえに出来る事など、それぐらいしかないのだから</b>」<br>「那最少想像吧。是現實敵不過的對手的話,就在想像中勝過他吧。自己勝不過的話,就想像出能勝得過的東西吧。——反正,你能做的就只不過是這個程度而已」<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さらばだ。理想を抱いて溺死しろ。</b>」<br>「再會了。抱著理想溺死吧。」
 +
** UBW線對勸說無效的士郎改變方針,準備採取抹殺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象徵Archer對<s>[[成句/這是年輕犯下的錯|年輕時犯下的錯]]</s>過去堅持理想的自己的悔恨。
 +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14位。<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たしかオマエは戦上手だ。そのオマエがとった手段ならば、せいぜい上手く立ち回るだろう。―――だが、それは王道ではない。貴様の剣には、決定的に誇りが欠けている」<br>「<b>ああ、あいにく誇りなどない身だからな。だがそれがどうした。英雄としての名が汚れる?は、笑わせないでくれよランサー。汚れなど成果で洗い流せる。そんな余分なプライドはな、そいつらの狗にでも食わせてしまえ</b>」<br>Lancer:「的確你很擅於戰鬥。如果你採取這個手法的話,大概會有充分的表現吧。——但你這樣不是王道。你的劍、完全是缺乏了自尊」<br>Archer:「對呀,因為很不巧的我這身沒有自尊。但那又怎麼了,會沾污作為英雄之名?哈,不要引我笑了Lancer。污點可以以成果沖洗。這種多餘的自尊,拿去餵那邊的狗吧」
 +
** Archer表示他與對「作為英雄身份而自豪」的Lancer不同,並故意用「狗」這個詞來挑釁他。<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そう、自らの手で衛宮士郎を殺す。それだけが守護者と成り果てたオレの、唯一つの願望だ</b>」<br>「な————に?アーチャー。貴方は、まさか」<br>「<b>……そうだ。いつか言っていたな、セイバー。オレには英雄としての誇りがないのか、と。無論だ。そんなものが有るはずがない。この身を埋めているのは後悔だけだよ。———オレはね、セイバー。英雄になど、ならなければ良かったんだ</b>」<br>Archer「對,以自身的手殺死衛宮士郎。這就是淪落為守護者這個下場的我的唯一願望。」<br>Saber「什…麼?Archer,你難不成…」<br>Archer「…對了。Saber,你曾幾何時問過,我是不是沒有作為英雄的自尊。答案是當然的。我根本不可能會有那種鬼東西。埋在此身的,只有後悔而已。———我啊,Saber,要是沒有成為英雄就好了。」
 +
**Archer首次對Saber和玩家吐露自己的心底話。注意這裡的Archer是用士郎的語氣說話的。<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オレは人間の後始末などまっぴらだ。だが守護者となった以上、この輪から抜け出す術はない。―――そう、ただ一つの例外を除いて</b>」<br>「替人類處理後事之類我已經受夠了。但成為了守護者便無法脫離這個輪迴。———對,除了一個例外之外」
 +
** 這一言除了讓人理解他的動機外,亦道出了他與過去的士郎徹底一刀兩斷的決定性原因。<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b>私を頼む。知っての通り頼りないヤツだからな。君が、支えてやってくれ</b>」<br>「我就拜託你了。因為就如你所知道的,是個很不在行的傢伙,你就幫忙扶持一下吧。」
 +
** UBW線消失前對凛的拜託,代表著Archer相信凛和士郎能一起開拓不同於自己的未來。<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答えは得た。大丈夫だよ遠坂。オレも、これから頑張っていくから。</b>」<br>「我得到答案了。遠坂,不要緊的。我也會在此之後繼續努力下去。」
 +
** 大多數的主角包括Archer都管遠坂凛叫「凛」,只有士郎管她叫「遠坂」。這個稱呼、語氣和表情都是刻意以士郎的態度所說(也表示了對士郎的認同)。
 +
** 強烈建議在Réalta Nua聽聽諏訪部順一的演技。
 +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2位。<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ここまでか。達者でな、遠坂</b>」<br>「———到此為止了嗎。保重了,遠坂」
 +
** HF線,死前以士郎的語氣跟凛道別。<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b>ついて来れるか?</b>」<br>「你能跟上來嗎?」
 +
** HF線士郎解開手臂封印時,被Archer的力量壓迫。這時Archer的影像對他說了這句話。
 +
** 士郎立刻燃起來並回答:<br>「<b>ついて来れるか、じゃねえ…てめえの方こそ、ついて来やがれ!</b>」<br>「不是『你能跟上來嗎』…是你要跟上來啊!!!」
 +
** [[成句/下一秒○○|下一秒]]威能全開,斬殺了黑Berserker。<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強力な正義は、同時に強力な敵を生み出してしまう。その果てにあるのは血みどろの消耗戦だ。何事も中立、中庸でなくでは争いを生むだけだぞ。</b>」<br>「強力的正義同時亦會產生強力之敵,到頭來有的是血淋淋的消耗戰。如非事事中立、中庸,只會產生爭執而已。」
 +
** 屬性為中立・中庸的理由。<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分かりやすいのは呼び名だけだ。</b><br>
 +
<b>その中身は自己矛盾の塊だぞ?正義の味方なぞ、人間の社会に適合できなかった者が憧れる夢物語だ。 </b><br>
 +
<b>本当に正しいものがあるとすれば、それは正義の味方など必要としない社会であり、その中で悪があるとすれば、それはままならない世を嘆いて正義の味方を渇望する人の醜さにある。 </b><br>
 +
<b>まあ、なんだ。正義の味方というのは、人の弱さの別名であってだな。 </b>」<br>
 +
「易懂的只是名稱而已。<br>
 +
內裡可是自我矛盾的一撮啊?所謂正義的夥伴,是適應不了人類社會的人所憧憬的白日夢。<br>
 +
要是社會是正當的話,那是根本就不需要什麼正義的夥伴的社會;要是有惡的話,那是在於悲嘆這個世界不合意而渴望有正義的夥伴的人的醜陋。<br>
 +
總之,所謂正義的夥伴,是人的軟弱的別名。」
 +
**對正義的夥伴的看法。<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フィィィィッシュ!!</b>」<br>「FIIIIISSSH!!」
 +
** hollow ataraxia中釣到魚時的台詞。<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真贋入り混じってこその現世だと思うがね</b>」<br>
 +
「我倒認為混雜著真假才比較像現實世界呢」<br>
 +
** unlimited codes中對上Gilgamesh時的台詞,回應Gilgamesh的Faker發言。<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慢心したな英雄王。物の善し悪しは性能ではなく、使い手の技量によって決定されるものだろう?</b>」<br>
 +
「慢心了呢英雄王。東西的好壞不是由性能,而是由使用者的本領來決定的吧?」<br>
 +
** 嬴了Gilgamesh之後的台詞<s>,身為Gilgamesh天敵的設定終於派得上用場。</s><br>
 +
** <s>有錢也敵不過盜版的力量。</s><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File:pix|thumb|150px|right]]
 +
* 「<b>————OK。付き合ってくれる、アーチャー?</b>」「<b>ああ、サーヴァントはマスターに従うもの。これでようやく———最後に。加減なしで、戦えるというものだ</b>」<br>凛:「OK。能作伴嗎,Archer?」<br>Archer:「當然。所謂Servant就是服從Master之人。到最後總算可以毫不留情的戰鬥了吧」
 +
** Hollow ataraxia的最後一夜總算重新披上紅色戰衣與凛並肩作戰的Archer。<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まずいな。真剣に考えると恐くなってきた。</b><br> <b>技術云々より、施術する側のモラルがな。赤い方は、倫理はあるが常識がない。青い方は、常識はあるが倫理がない。</b><br> <b>……まあ、それぞれがきっかり役割分担している分には事故も起きないとは思うが。</b><br> <b>共同作業だけはさせられんな……</b>」<br> 「…………。對不起。認真想了下覺得真可怕。<br> 比起技術,施術者的倫理觀才是問題。紅色那方,有倫理觀可是沒有常識。藍色那方,有常識可是沒有倫理觀。<br> ……嗯,雖然說我覺得,兩人都分到了正確的職務所以不會起事故。<br> 還好是兩人一起工作……」
 +
** EXTRA中,可以進行魂之改竄後,對負責施行的[[角色/蒼崎青子|蒼崎青子]](紅色那方)與[[角色/蒼崎橙子|蒼崎橙子]](藍色那方)的評價。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そう難しい話じゃないんだが。英雄の定義は様々だが、どの英雄であろうと必ず一致する事柄がある。</b><br> <b>それは"人の手で人を救う"事だ。人としての欲望、道徳に基づいた思想。自分自身を含めた、幸福の体現者。</b><br> <b>その道に邁進した者を、人々は英雄と言う。</b><br> <b>自らの欲望、自らの理想を語れぬ者は英雄ではなく、都合のいい舞台装置にすぎない。</b><br> <b>……まあ、機械仕掛けの英霊もいるにはいるのだが、それはまた別の計りだ</b>」<br>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原因啦。 英雄的定義有許多種,但所有英雄都有著共同點的。<br> 那就是"以人的身份拯救他人"。以人的慾望、道德為基礎的思想,是體現包括自己在內的,幸福的體現者。<br> 在這條路上邁進者,人們稱之為英雄。<br> 沒有自己的慾望、自己的理想者稱不上英雄,只不過是個方便的舞台裝置。<br> ……嗯,[[ご都合主義|機械降神]]的英靈也是有的,不過那個另當別論。」
 +
** EXTRA中,真名開示後,被主人公問到真名為何是「無銘」時的回答。
 +
** 並且也有表示,還是擁有作為人類時的名字。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皮肉な運命だ。俺をかたどる記憶の核には、彼女とよく似た少女との物語があった。</b><br> <b>だが、それはここではない、違う舞台の物語だ。</b><br> <b>ゆくぞマスター。今はただ、目前の敵を討つ</b>」<br> 「真是諷刺的命運啊。我本身的記憶中核裏,有著和她非常相似的少女的故事。<br> 但是不是在這裏,是在其他舞台的故事。<br> 要上了Master,現在只是要戰勝眼前的敵人。」
 +
** EXTRA中,於拉妮路線第六戰和凛對決前的發言。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さて。英霊としてどうかはさておき、サーヴァントとしては――</b>」<br>「<b>幸福な部類だろう。私は実についている。この戦いは、私にも大きな意義があった。</b><br>  <b>未熟っぷりに頭を悩ます時もあったがね。君は総じて、いいマスターだったと思う</b>」<br> 「<b>嫌味なものか。最強の魔術師も、最高の魔術師も、私にとってはどうでもいい事だ。</b><br>  <b>能力の高さ、魔術師としての才能はいくらでも補える。</b><br>  <b>だが――心の在り方だけは、私たちでは補えない。</b><br>  <b>たとえ最弱であろうと、その心が人間的に正しいマスターと出会えた事は、オレにとって――</b>」
 +
**向著接受自己所敘述的過去的主人公,Archer送上對他來言最好的讚賞。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女性らしさ忘れてしまったのか君は!?。……いや、元からそんなものはなか……</b>」<br> 「你忘了保持女性魅力嗎!?……不,該說你原來就沒有那東……」
 +
** 在暴露自己也跟著女主人公失去記憶自己也忘記Master的事情時,對女主人公突然拿起椅子的行為的發言。<br>
 +
** 下一秒理所當然的被椅子砸下去。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私も最初はこの衣装を思っていなかたか、気かついたら慣れていた。君も運が悪かったと思ってだな……</b>」<br> 「我最開始也不喜歡這衣服,可是不知不覺就習慣了。你也當作是運氣不好就行了……」
 +
** 當女主被拉妮要求脫掉內褲才能前進時,女主往Archer望過去時Archer的發言。
 +
** 下一秒理所當然的被女主賞拳。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は!?い、いや、別に見とれてたわけじゃないぞ!?</b>」<br> 「————啊!?不,不是,我才沒有看呢!?」
 +
** CCC中,看到[[角色/Caster (Fate/EXTRA)|黑Caster]]和其Master愛麗絲在玩弄[[角色/Passionlip (Fate/EXTRA CCC)|Passionlip]]的胸部時的發言。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誤解があるようだが、私はそう堅物というワケじゃない。</b><br> <b>法律に反しないかぎり、男女交際は積極的に行うべきだ。</b><br> <b>人間だって動物なんだから、そこは仕方ないだろう</b>」<br> 「或許你有誤解,不過我其實不是那麼頑固的。<br> 只要不違反法律,我也會積極進行男女交際。<br> 人類也是動物,所以是沒辦法啊。」
 +
** CCC中,被女主人公問到過去是不是個花花公子時,嚴格的給予了<s>否</s>肯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可愛い子なら誰でも好きだよ、オレは</b>」<br> 「可愛的女孩子誰都喜歡啊,我也是。」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CCC中,被女主人公問到「喜歡哪類型女孩子?」時的回答。
 +
*** 就是因為這種沒有自覺的回答才是他女難不斷的原因。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これを…オレが着るのか?マジで?</b>」<br> 「這個……你讓我穿這個?你說真的?」
 +
** CCC中,得到泳裝時的發言。<br><b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そんな大層な質問じゃないさ。おまえが募集していた人員についてだ。</b><br> <b>美形であること。若いこと。そして純潔であることが募集条件だったな。</b><br> <b>だが----こほん。そもそも未通なのは、君自身だろう!</b>」
 +
** CCC中,在獲取[[角色/Lancer (Fate/EXTRA CCC)|伊莉莎白]]的第三個SG時,直接就說出對方是處女的事實。
 +
*** 不過我方成員對這段的話的評價都不怎麼好。凛表示「立即OUT」,拉妮則說「這是本年度的[[紳士]]動畫台詞大賞」。
 +
*** 主人公表示幹得好,但今天請他睡到其他房間去。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禁じ手の中の禁じ手だ………!この投影、受け切れるか!</b><br><b>この光は永久(とわ)に届かぬ王の剣………『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エクスカリバー・イマージュ』!</b>」
 +
** CCC中,發動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時的台詞。
 +
*** 那是在遙遠的過去,只剩下些許記憶的少年時代裡,永遠烙印在心中的[[角色/Saber|那個王]]所持有的黃金之劍。為了在有著無數強敵環繞的月之裡側守護自己的Master,解放自己最後的手段在投影的極致中將其顯現。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聞こえるか、マスター。</b><br> <b>君は剣を預けるに足る、素晴らしい人間だった。</b><br> <b>_________ありがとう。</b><br>
 +
<b>生前に叶わなかった夢を、君がオレに、果たさせてくれた。</b>」
 +
**『正義的同伴』從少年時期所發誓的,拯救被捨棄的人們,並消滅威脅世界的邪惡這種像兒童般的誓言,和白野一同前進終於達成了從幼小時期開始的夢想。
 +
***另一方面也有著他生前沒有拯救到的[[角色/間桐櫻|人]]、沒有完成的夢想,藉由白野讓他得以實現了過去所沒做到的事的意義。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b>さぁ、グズグズするな。</b><br><b>おまえにはまだやるべきこと、救うべき人間がいるだろう?</b><br>
 +
<b>道のりは困難だが、君ならそう問題はあるまい。</b><br>
 +
<b>恐れずに進め。</b><br>
 +
<b>少年はいつだって、荒野を目指すものだからな。</b>」
 +
**CCC路線與作為同伴的男主人公道別時的台詞,就像是父親、兄長、朋友般的訓斥要他快去櫻的身邊。這份話語就像是就算白野和櫻接下來就算碰上任何困難,也能像至今不變得向前邁進般深厚的信賴之證。由他們倆個來繼承Archer的意志。
 +
***也因為這一句,讓不少人認為Archer的CCC線該由男主人公來走。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相關角色 ==
 +
[[File:pix|thumb|150px|none]]
 +
=== Fate/stay night ===
 +
; [[遠坂凛]]
 +
: Maste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衛宮士郎]]
 +
: {{censored|過去的自己}}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Saber (Fate/stay night)|Saber]]
 +
: 可說是千絲萬縷的關係。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Gilgamesh (Fate)|Gilgamesh]]
 +
: 永遠的天敵。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Lancer (Fate/stay night)|Lancer]]
 +
: 各種意義上的天敵。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Rider (Fate/stay night)|Rider]]
 +
: 交流不多,但似乎是蔑視的對象。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erserker (Fate/stay night)|Berserker]]
 +
: 別に、アレを倒してしまっても構わんのだろう?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Caster (Fate/stay night)|Caster]]
 +
: UBW線時,短暫的當過其Servant。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EXTRA系列 ===
 +
; [[岸波白野]]
 +
: 締結契約的Master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Saber (Fate/Extra)|Saber]]
 +
: 玩家可選擇的其他Servant,在Fate/Extella中擔任她的副官。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Caster (Fate/EXTRA)|Caster]]
 +
: 玩家可選擇的其他Servant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Rider (Fate/EXTRA)|Rider]]
 +
: 第一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Archer (Fate/EXTRA)|綠Archer]]
 +
: 第二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Nursery Rhyme (Fate)|黑Caster]]
 +
: 第三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Lancer (Fate/EXTRA)|黑Lancer]]
 +
: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四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白Berserker]]
 +
: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四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Assassin (Fate/EXTRA)|Assassin]]
 +
: 第五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Berserker (Fate/EXTRA)|赤Berserker]]
 +
: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六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Lancer (Fate/stay night)|藍Lancer]]
 +
: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六戰的對手,在平行世界中的聖杯戰爭結下奇妙的緣分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Gawain (Fate)|高文]]
 +
: 第七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Savior (Fate/EXTRA)|Savior]]
 +
: 最終戰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兩儀式|Monster]]
 +
: Extra隠藏關的對手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Fate/EXTRA CCC ===
 +
; [[Lancer (Fate/EXTRA CCC)|Lancer]]
 +
: 會被當成筋肉變態
 +
; [[紅方Lancer (Fate/Apocrypha)|Launcher?]]
 +
; [[BB]]
 +
; [[Passionlip]]
 +
; [[Meltlilith]]
 +
: 「阿恰跟我合為一體吧!」<ref>女主人公限定</ref>
 +
; [[殺生院祈荒]]
 +
: CCC中一連串事情的元兇
 +
=== [[Fate/Grand Order]] ===
 +
; [[Fergus mac Roich (Fate)|弗格斯·馬克·羅伊]]
 +
: Caladbolg的原持有者
 +
; [[Beowulf (Fate)|貝歐武夫]]
 +
: Hrunting的其中一位持有者
 +
; [[Thomas Edison (Fate)|愛迪生]]
 +
: 在愛迪生的羈絆劇情中關係似乎還不錯。
 +
; [[Boudica (Fate)|布狄卡]]
 +
: 同為擅長做菜的英靈,在祭典類活動劇情中經常共同兼當主廚職務
 +
; [[源賴光 (Fate)|源賴光]]
 +
: 迦爾帝亞家事組成員,在她的幕間中有提到她也會跟他與布迪卡兩人一起作菜。
 +
; [[茨木童子 (Fate)|茨木童子]]
 +
: 同為持有正義之人屬性的Servant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其他 ===
 +
* [[聖杯戰爭]]
 +
* [[Fate系列人物列表]]
 +
* [[TYPE-MOON]]
 +
* 「<b>[[成句/你們都讓開,讓專業的來!!!]]</b>」——<s>本命主業</s>
 +
* [[育児戦争/家政夫と一緒編]]──以Archer作為主角的同人故事,不過請注意本故事與本篇和前傳Zero的設定衝突非常大,非得當成平行世界看不可。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投票 ==
 +
* Archer是專業的什麼?
 +
#vote(專業英靈[222],[[專業人士]][24],專業背影員[81],專業色狼[2],專業後宮王[3],專業管家[49],專業[[廚]]子[80],[[TMA|專業AV男]][44],專業妹控[3],[[成句/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OOOO的錯覺?|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Archer真是專業的錯覺?]][111])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與Archer最配對的是?
 +
#vote([[角色/衛宮士郎|衛宮士郎]][262],[[角色/兩儀式|兩儀式]][330],[[角色/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愛爾奎特]][297],[[角色/Ruler|聖女貞德]][108],盾娘(???)[10],[[角色/遠坂凛|遠坂凛]][447],[[角色/主人公 (Fate/EXTRA)|岸波白野]][117],[[角色/Gilgamesh|Gilgamesh]][66],[[成句/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OOOO的錯覺?|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Archer有配對的錯覺?]][73])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回應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未完成品,先拿來看看 --  2011-07-17 (日) 19:35:18;
 +
* 幻想崩壞在訪談中只提到等級不明,沒見過會提升一級的敘述?以Saber的敘述加上劍製的限制來看,只能說「以偽螺旋劍施展幻想崩壞」這種攻擊手段的破壞力相當於A級寶具 --  2011-07-17 (日) 20:47:17;
 +
* 我覺得他其實極受好男人歡迎(拖走~~ --  2011-07-17 (日) 21:31:57;
 +
* 瞧瞧那精美的身材曲線(什麼鬼啊!! --  2011-07-17 (日) 21:33:58;
 +
* 完成。不過因為沒有Fate的腳本,所以名台詞如果有人可以補充,我會感激不盡的 --  2011-07-17 (日) 22:40:45;
 +
* ↑↑↑幻想崩壞 = 升級...這一個我可能需要再查尋了 --  2011-07-17 (日) 22:42:59;
 +
* 哪個需要再查詢啊? --  2011-07-17 (日) 23:15:25;
 +
* 另外,幻想崩壞和赤原獵犬並未提及範圍種別吧?實際上依照畫面和實績(幻想崩壞足以將Berserker和Saber都捲入爆炸中)應該至少是對軍寶具... --  2011-07-17 (日) 23:31:53;
 +
* ↑以上已改正:取消了幻想崩壞的升級(但A級是確定的)、偽螺旋剣對人是以武器本身而非以幻想崩壞。赤原獵犬雖未提範圍種別,但是就效果而看...應該不會是對軍。 --  2011-07-18 (月) 00:17:39;
 +
* 赤原獵犬明顯是對人寶具吧??如果對軍的話,要是軍隊分兩邊跑那赤原獵犬不就得要影分身了? --  2011-07-18 (月) 02:38:36;
 +
* 可以參考(吃書前)的GaeBolg,鎖定一個目標射出去,然後在擊中目標時的暴風做成廣域攻擊,就像導彈般的感覺吧 --  2011-07-18 (月) 09:24:21;
 +
* 赤原獵犬沒有用幻想崩壞,殺傷力靠的是準確性。Saber可以只用劍彈開赤原獵犬,但崩壞偽螺旋就不可以 --  2011-07-18 (月) 09:47:36;
 +
* 提問:archer的紅衣-聖骸布不算寶具嗎? --  2011-07-19 (火) 01:37:35;
 +
* ↑聖骸布不算寶具,不過之後會補充一下 --  2011-07-19 (火) 08:35:01;
 +
* 關於Archer的真實身分..好歹也算是UBW線的一大捏他,不反白嗎? --  2011-07-19 (火) 10:36:13;
 +
* ↑條目開始有警告,不過個人覺得這個捏他已經跟I am your father一樣...差不多路人皆知了 --  2011-07-19 (火) 10:43:17;
 +
* 話說劇情描述和Rho Aias的描述有些問題(擋下Gae blog的不是六瓣而是七瓣外加左臂一條,詳見遊戲文本『必中之搶,無敗之盾』),吾上手修正了。 --  2011-07-19 (火) 20:25:01;
 +
* Archer的手只是輕傷而已(片刻就恢復過來了),不算吧...另外那只是右手 --  2011-07-19 (火) 23:06:44;
 +
* ↑文字敘述手臂已經是只能勉強還連在身體上(快斷了),怎麼也不算輕傷... --  2011-07-19 (火) 23:53:04;
 +
* 兩分鐘後Archer就回來秒殺了Caster和葛木老師,當然是輕傷 --  2011-07-20 (水) 00:08:12;
 +
* 另外再補充一下蘑菇寫法的一個習慣:如果某人受傷,他的描述會<b>極度</b>誇大受害者的傷痛<s>,讓讀者身歷其境</s>。所以有時他的人物<s>自己說</s>受了重傷,其實也沒有太重 --  2011-07-20 (水) 00:48:28;
 +
* 沒有甚麼啟動呪文吧?只有「真名」般的字句不是嗎?另外有關他的真身不塗黑嗎?很容易捏到耶..(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 --  2011-07-20 (水) 02:03:20;
 +
* 還有Rho Aias那段在原作中是盾完全破壞,手跟斷了沒分別啊,哪算輕傷(電影版就算了,那光速跳劇情的) --  2011-07-20 (水) 02:05:23;
 +
* 一般的寶具只要真名,但Archer…要啟動呪文 --  2011-07-20 (水) 10:26:51;
 +
* 另外就原作的描述,Archer殺死Caster確實是幾分鐘後的事...而且如果他的手真的重傷了,不可能使用干將莫邪 --  2011-07-20 (水) 10:28:20;
 +
* 既然兩次提到,我還是塗黑真實身份好了。但是因為條目的寫法,仔細看仍然很容易猜到。另外不要無視主題下的警告啊! --  2011-07-20 (水) 10:36:36;
 +
* 不知Fate設定集有沒有另一版本,不過Hrunting是貝奧武夫「借來」的劍,而且因為完全沒用,所以實際用來斬水魔的是另一把從水魔寶庫借來的劍 --  2011-07-20 (水) 13:31:57;
 +
* ↑已修正,謝謝...關於Hrunting是因為我沒有看貝奧武夫原文所以疏忽了 --  2011-07-20 (水) 13:38:22;
 +
* 名台詞從某處抄來了幾句,先記下一些明顯的再翻譯 --  2011-07-20 (水) 15:33:17;
 +
* 感謝補圖和翻譯,不過小小吐槽...Hrunting的圖片因為紅光反而看不清劍身...能否更換? --  2011-07-20 (水) 19:09:05;
 +
* 烙印勇士的英文名就是Berserker,上面漏打了 --  2011-07-21 (木) 17:01:51;
 +
* 再修正一下...Archer是可以投影Excalibur(UBW線和Saber在UBW內說的),但要勉強發揮Excalibur的力量需要很高的代價(死亡?)。 --  2011-07-22 (金) 09:29:59;
 +
* 關於為什麼Archer30歲就擁有很多寶具,這一點可能是因為「英靈被召喚時會以生前的巔峰狀態」(如Rider就是),所以會有青年的身體和成年的經驗。Lancer/Rider/Caster三人也都以青年人的外貌出現 --  2011-07-22 (金) 09:58:21;
 +
* 補充:結下契約時救的人並非戰爭而是類似意外的事故,和Archer被誣陷而死是不同的事件 --  2011-07-22 (金) 10:09:31;
 +
* 另外關於聖遺物召喚,劇本中的確提到是「Archer擁有項鍊」凜才會召喚到他,畢竟凜召喚時那根項鍊其實還跟Archer沒有關係 --  2011-07-22 (金) 10:12:42;
 +
* 烙印勇士的英文名不是Berserker...是Berserk --  2011-07-22 (金) 10:20:50;
 +
* 關於BadEnd30這個吐槽言之有理,所以速度鬼隱之...不過Archer投影Excalibur這點,我記得在UBW中Archer確實有明確說知道並可以用Excalibur --  2011-07-22 (金) 10:26:46;
 +
* ↑是的,Archer是說不能完全複製,但可以做到極盡逼真。這個說法被奈須訪談推翻而變成是唬人用的嘴砲。不過HF線士郎投影黑聖劍的實績證實奈須老大又再次挖了個填不起來的坑... --  2011-07-22 (金) 13:14:48;
 +
* 有人想補lancer的條目嗎?怎說也是f/s里的真漢子 --  2011-07-22 (金) 19:05:18;
 +
* ↑↑投影本身就不可能完全複製...所以我還是改成「Archer"自稱"可以投影如Excalibur般的聖劍」 --  2011-07-22 (金) 23:04:15;
 +
* ↑↑很有可能,因為Fate系列的角色條目好像很受歡迎 --  2011-07-22 (金) 23:09:34;
 +
* ↑一般的投影會有減損,但UBW的投影(其實已經不是投影魔術,而是近似小規模的固有結界)是有可能完全複製的(凜說過士郎若去投影名畫的話投影出來的就是真跡),當然也牽涉到複製的東西(如Ea是連複製都辦不到)以及技術 --  2011-07-22 (金) 23:38:52;
 +
* 但是士郎/Archer的投影寶具還是不能突破「比原寶具低一個等級」 的限制,所以不能算完全複製 --  2011-07-23 (土) 00:01:12;
 +
* ↑↑物理狀態上可以無限接近於原品,神秘上低一個等級。所以投影名畫這種東西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但是即使這樣也不是真跡,HA中凜說的是普通人沒有識別的手段,只有時鐘塔靈媒科教授級別才有可能在認真準備後識別出來。 --  2011-07-23 (土) 00:12:39;
 +
* 我到現在才知道prologue是archer的回憶...orz --  2011-08-07 (日) 22:54:27;
 +
* 還有,エミヤ是真名才對吧,作中從來沒說過他的稱號叫エミヤ,都是叫他英靈エミヤ --  2011-08-07 (日) 22:57:06;
 +
* ↑他的真名當然是衛宮士郎,因為他就是衛宮士郎...而且エミヤ的意思就是衛宮 --  2011-08-08 (月) 00:19:52;
 +
* 我的意思是作中一直都說他是エミヤ(衛宮),沒有什麼稱號 --  2011-08-08 (月) 01:24:32;
 +
* archer的生日並非「應該」和士郎一樣!  畢竟是同一人 --  2011-08-11 (木) 23:02:21;
 +
* 真‧天敵肯定是 B 叔 -- 身為普通人 Master 時被打得很慘, 習得無限劍製甚至成為英靈後還是打不過=_=" --  2011-08-11 (木) 23:50:29;
 +
* 其實Berserker也不定是Archer天敵,如果Archer主角威能跟士郎一樣,那靠一只手(誤)就能幹掉Berserker了 --  2011-08-12 (金) 17:23:03;
 +
* 射殺百頭能斬殺黑Berserker一直眾說紛紜,有可能是黑化後喪失十二試煉(如Saber的風王結界)或者復活數已被黑Saber的Excalibur耗光,完全狀態的Berserker即使Archer投影射殺百頭也未必能取勝 --  2011-08-12 (金) 19:21:40;
 +
* 他沒有什麼背影CG吧?立繪倒是有 --  2011-08-12 (金) 19:57:22;
 +
* 啊,是指ついて来れるか那個嗎?不過背影CG只有這麼一個應該不算數吧 --  2011-08-12 (金) 20:01:12;
 +
* 連專用BGM也被主角搶走的可憐角色 --  2011-08-12 (金) 23:36:14;
 +
* 我也有想過Archer為何會記得自己被召出來時的殺人經過,原來是bug啊?那奈須也未免太失敗了,這可是影響劇情發展的重大bug --  2011-08-16 (火) 11:13:41;
 +
* 期願世界和平是他的真心話吧,他經歷太多戰爭了 --  2011-08-19 (金) 00:50:37;
 +
* 就是怎樣都喜歡不來的角色 --  2011-08-21 (日) 03:30:44;
 +
* Archer知道聖杯戰爭的背景,UBW線曾明確說:只不過是一個污染的容器,根本不可能滿足我的願望。不過以他的個性很可能知道但不說 --  2011-10-06 (木) 21:03:48;
 +
* 我是說他不知道聖盃戰爭由來(戰爭是表面,實際上利用英靈之力打開個洞)等,所以他經歷的不是HF線那種亂七八糟的聖盃戰爭 --  2011-10-08 (土) 04:24:13;
 +
* 吐槽上一個人的編輯:1.士郎在任何一線都沒有「見過」RhoAias,UBW是bug而HF是靠手。2.全力的Lancer和Archer近戰只是佔了上風,不是完勝,連Lancer都驚訝Archer的武藝。3.Archer敗給Rider是因為魔眼而不是近戰 --  2011-10-09 (日) 23:17:00;
 +
* ↑↑同意不是HF線,但有很多出對白證明Archer其實知道一些黑歷史...但是別人詳情希望他也不多說 --  2011-10-09 (日) 23:44:44;
 +
* 1. Archer擋不下Gae Bolg跟等級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因為Gae Bolg是「必中之槍」 2.Archer的確是近戰比遠戰得心應手,在hollow ataraxia中一戰已經可証明 --  2011-10-14 (金) 08:50:07;
 +
* 吐槽一下,幻想崩壞並沒有殺死BERSERKER --  2011-10-14 (金) 15:33:17;
 +
* hollow ataraxia一戰應該是證明Archer遠戰的狙擊能力遠比近戰更強吧?連Lancer、Rider都曾被Archer擋在大橋上過不去。且寶具等級會直接反映在其威力上,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 --  2011-10-14 (金) 18:45:57;
 +
* 另外近戰對上全力的Lancer是被完封,Archer完全沒辦法反擊,光是守住就很拼命了。當然以「Archer」來說這樣的近戰武藝已經很驚人 --  2011-10-14 (金) 18:48:41;
 +
* 「———第五射から二秒弱。六射目をつがえる以前に、剣を構える事も出来ぬとは。……少しばかり、本業に戻りすぎたようだ」皮肉な話だ。もとより弓兵らしからぬ弓兵がこの男のスタイルだった。弓よりも双剣による接近戦を好んだサーヴァントは、本来の戦闘方針に戻ったが故に、セイバーの一撃に対応しきれなかったとは。←這裡証明了他是接近戰較為得心應手 --  2011-10-14 (金) 19:23:32;
 +
* ↑↑↑應該說殺死Berserker一次(根據描述推測) --  2011-10-14 (金) 20:38:27;
 +
* 要中立性的說,只能說Lancer和Archer近戰未分勝負。因為兩個人都沒有使出近戰殺招(死棘之槍/鶴翼三連) --  2011-10-14 (金) 20:44:34;
 +
* Archer的劍技可是連海格力斯都認同,而且他本來就擅長防守戰,庫夫林也對他的防守很頭痛 --  2011-10-14 (金) 21:44:48;
 +
* 寶具等級和威力無關。 --  2011-10-14 (金) 23:42:07;
 +
* Rho Aiasa和偽螺旋劍的等級都是未知,偽螺旋劍更不足以到達A --  2011-10-14 (金) 23:43:52;
 +
* Archer跟海克打的時候未必是用純粹的劍技,可能包含寶具效果。擅長防守戰沒錯,但面對Lancer時是得要主動亮出致命傷來鎖定攻擊才守得住的情形,對Lancer而言壓根談不上頭痛吧...劍技本身不差但是素質過低受限很大 --  2011-10-14 (金) 23:48:10;
 +
* 另外純以威力來說寶具等級會直接反映,B+的死翔=威力80,是有官方的計算方式的。當然也有些寶具因特殊效果可以產生等級以上的效果 --  2011-10-14 (金) 23:49:27;
 +
* 偽螺旋劍 = A級是Saber所說。同樣作為英靈,她的估算應該是有根據的 --  2011-10-15 (土) 00:00:10;
 +
* 關於Archer對Lancer,我還是只能按中立性說:不分勝負。因為佔上風不等於能夠勝利,事實就是兩個人近戰的交手都沒有受傷=平手 --  2011-10-15 (土) 00:05:29;
 +
* Rho Aiasa和偽螺旋劍的等級都是未知,偽螺旋劍更不足以到達A --  2011-10-15 (土) 00:09:54;
 +
* ↑再查了一次,RhoAias確實是對投射B+。而既然Saber說偽螺旋劍是A,那我寧可信其有,但是我最初寫的時候也加上了來源注解。如果你寧可信其無... --  2011-10-15 (土) 00:14:36;
 +
* 破壞力到達A不代表神祕度達到A --  2011-10-15 (土) 00:50:24;
 +
* ↑好奇來源是?最初的來源註解被砍了? --  2011-10-15 (土) 00:52:35;
 +
* Saber是說「Berserker遭到『相當於A級寶具』的攻擊」,代表幻想崩壞+偽螺旋有A級寶具的威力,但不一定就是真正判定上的A級。至於是否真的是A則不明,Berserker遭到攻擊之後並未受傷,但原本已經接到『無視Archer』命令卻對幻想崩壞產生反應並防禦,也有可能是因為那是足以傷到自己的A級攻擊 --  2011-10-15 (土) 08:37:12;
 +
* 另外官方訪談中很直接的寫幻想崩壞等級不明...而偽螺旋應該也沒有任何直接的等級資料?(我指的是武器本身的等級) --  2011-10-15 (土) 08:38:11;
 +
* ↑我也覺得偽螺旋劍「可能」是A級,但目前還沒有什麼確切的證據,所以我還是覺得保守點打好orz。 --  2011-10-15 (土) 11:00:04;
 +
* 我個人覺得Caladbolg擊中Berserker不一定真的未受傷,因為可能表面沒有重傷但其實減了一條命,如被凜爆頭的那一次外表上只是臉和頭髮被燒了 --  2011-10-15 (土) 11:45:33;
 +
* 既然一切都是猜測,那改成?得了。但Saber的評價保留 --  2011-10-15 (土) 11:51:08;
 +
* 但另一方面其實早就已經弄到戰爭幾乎勝利的情況才背叛凜...你忽視我的原意了...重點不是勝出,而是差點被渣二吃掉(怒) --  2011-10-15 (土) 11:53:05;
 +
* Archer廚還說自己中立w --  2011-10-15 (土) 16:21:25;
 +
* 有人提我就再強調一次吧...Lancer對Archer的肉搏戰只是重複「Archer故意亮出破綻→Lancer攻→Archer在看不到攻擊的狀況下去防守自己亮出的破綻來抵擋」這樣的玩命過程,敘述上也說勝負很明顯,繼續打下去只要Archer一個失誤就是一招斃命(Lancer失誤?往後退重整態勢然後繼續進攻...)。這樣算是平手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了... --  2011-10-15 (土) 16:28:36;
 +
* 未分勝負是「最後的結果」。如果繼續戰鬥Lancer很可能會獲勝,但既然沒有繼續,那「中立性」就是直接描述結果 --  2011-10-15 (土) 16:58:31;
 +
* 另外我被稱為Archer廚表示十分汗顏,因為我早就說過自己是士狼廚www --  2011-10-15 (土) 16:59:54;
 +
* ↑我有點好奇想知道Berserker什麼時候稱讚過Archer? --  2011-10-15 (土) 22:47:39;
 +
* ↑原作者表示我也不知道,整部Fate中B叔只有一句台詞www --  2011-10-16 (日) 09:22:42;
 +
* ↑是有的,FATE線Archer戰敗之後,描寫B叔打完時對Archer能擊殺他六命的實力表示贊同,也為自己狂化以及Archer的死亡無緣再戰感嘆 --  2011-10-16 (日) 10:30:56;
 +
* Lancer都能說要不是凜不要殺Archer他早死了,還有人在腦補Archer跟Lancer近戰是平手? --  2011-10-25 (火) 09:13:50;
 +
* ↑這一戰Lancer殺死Archer了沒有?沒有。重傷Archer了沒有?也沒有。那何來勝負?佔上風是肯定的,但戰鬥未結束之前,戰勢有利不等於必勝。 --  2011-10-25 (火) 13:41:37;
 +
* ↑另外所謂「要不是凜不要殺Archer他早死了」,原文是:只不過意味如果他沒有一槍沒有秒殺Archer而只重傷了他,他不會補一槍直接殺死他,而只是會把他拖到凜面前。你自己不是都說Lancer用全力了? --  2011-10-25 (火) 13:48:10;
 +
* ↑HF的全力版Rider在近戰能壓制Archer...這一戰是Rider用魔眼那一戰吧?士郎和凜旁觀的意見是Archer強過Rider,但似乎力不從心。原文說:雖然敵人(Rider)戰鬥力不如他(Archer),但他無法打倒她,而且鮮血結界正在吸收他的力量。 --  2011-10-25 (火) 13:57:57;
 +
* ↑還有一點:這一戰Rider打敗Archer靠的是<b>魔眼</b>,近戰也只是跟(弱化的)Archer不分勝負 --  2011-10-25 (火) 14:09:30;
 +
* 敘述上看得出Archer肉搏戰只能死命抵擋Lancer進攻(還是用主動亮出要害這種玩命的戰術),沒分出勝負只是打得不夠久而已。Archer唯一的勝算大概是鶴翼三連,不過若Lancer持續進攻Archer絕對騰不出施展鶴翼三連的空檔和距離 --  2011-10-25 (火) 15:52:49;
 +
* 而HF線對Rider,Rider因為戰況(地形以及保護櫻)被迫以不擅長的戰鬥方式迎擊Archer,而Archer處在全力狀態的鮮血神殿內正面進攻,結果是Archer被Rider攔下無法突破,由於雙方都有不利條件其實很難直接說誰佔優勢一點 --  2011-10-25 (火) 15:54:59;
 +
* 戰況看上去是Archer佔上風,但這是以Rider採取不利於自己的打法的前提。似乎沒有明確的說全力狀態的Rider打不過Archer,不過在鮮血神殿不直接影響戰鬥力的前提下,Archer被Rider以不擅長的戰法攔住,我認為Rider強一些 --  2011-10-25 (火) 15:55:42;
 +
* 沒分出勝負只是打得不夠久而已+1,但是"中立性"就是直述。因為Fate中優勢/劣勢逆轉的戰鬥太多(最好的例子當然是老馬王) --  2011-10-25 (火) 19:29:07;
 +
* Archer對Rider那一戰,原文明顯寫了Archer在戰鬥中力不從心,因為力量受鮮血結界影響。所以Archer勝Rider和Rider勝Archer這兩句都被刪了 --  2011-10-25 (火) 19:53:20;
 +
* 不要再說Rho Aias因為擋不下Gae Bolg所以也擋不下Bellerophon好不好…Gae Bolg的特殊能力是「必中」,Rho Aias是「無敗」,雙方碰頭才會產生矛盾(盾破了,矛也只傷到Archer的手臂),Bellorophon又沒特殊能力 --  2011-10-26 (水) 01:29:48;
 +
* ↑但Bellerophon比GaeBolg高一個等級 --  2011-10-26 (水) 07:17:46;
 +
* Rho Aias的特性是對投擲武器絕對防禦,Gae Bolg等級B+威力80是投擲武器,Bellerophon等級A+威力100不是投擲武器,在Rho Aias特性無效的狀況下怎看都擋不住Bellerophon --  2011-10-26 (水) 07:49:37;
 +
* Lancer是在沒解放死棘的情況下打紅A的,簡單說UBW篇Lancer一樣有放水,紅A是投降的.怎麼還有紅A廚在說勝負未分? --  2011-11-06 (日) 05:43:57;
 +
* 勝負怎樣先放著不說,人家是近戰>遠戰的,遠戰從來不是他的風格,為什麼老是要改條目… --  2011-11-06 (日) 13:25:42;
 +
* ↑↑第一:勝負未分這個爭論是指白兵近戰,不是寶具之戰,按照你的邏輯Archer同樣同樣放水,因為他未用鶴翼。第二:Archer投降並不是因為他輸給Lancer,也不是因為他失去戰鬥力了(見下一戰vsCaster),純粹是戰術性投降,就是不想浪費時間繼續打了 --  2011-11-06 (日) 15:25:21;
 +
* 我不懂為何在這個問題上要爭持這麼久,Lancer和Berserker身為古代英雄,打不過是當然的,但他們也讚嘆了這個無名英雄的能力和劍技… --  2011-11-06 (日) 16:17:25;
 +
* 他只是喜歡近戰,戰鬥力是遠戰時強的多,他只是KY老是要打近戰而已,作者寫紅A的強度比較都一定得加上狙擊有原因的 ,設定上Archer就是擅長遠戰的職業,香菇還沒蠢到把遠戰英寫的近戰超強 --  2011-11-09 (水) 06:48:10;
 +
* Archer那場是慘敗好嗎.檔下Gaebolg後一隻手都廢了,還叫只是不想打? 放鶴翼三連? 紅A是怎樣才擋住Lancer的攻擊的要不要去看看? 只能防守的情況下還妄想解放寶具? 外加紅A根本沒有檔下死棘的手段,他能活這麼久的主因只是因為凜拜託Lancer不要殺掉他而已 --  2011-11-09 (水) 06:49:10;
 +
* 會吵這麼久的主因就是一些沒看劇情的紅A廚在誇大紅A的近戰能力 --  2011-11-09 (水) 06:57:42;
 +
* ↑↑你仔細看一下Lancer自己解釋「凜拜託他」,原文清楚說明他只不過考慮:如果沒有秒殺Archer而只是重傷他,就不會補一招而把他活捉回給凜(言下之意很明顯)。其實他<b>根本沒有</b>放水 --  2011-11-09 (水) 07:17:54;
 +
* 另外我倒反問你:如果Archer打完Lancer沒有魔力,他如何召喚劍雨殺Caster?如果他右手重傷了,他用干將莫邪殺葛木難道是用腳握劍嗎?他明顯還有能力繼續交戰,絕不是力盡才投降的。你自己的吐槽前也沒有讀清啊 --  2011-11-09 (水) 07:24:32;
 +
* 另外如果「沒有使用死棘」在您的邏輯等于放水,那您有沒有考慮死棘和死翔哪一個更強?Lancer使用B+級死翔而沒有用B級死棘就是放水? --  2011-11-09 (水) 07:32:38;
 +
* 另外還有一點:我從未懷疑Lancer近戰強過Archer,但我強調的是「勝負」,而不是「強弱」。Lancer不是不能打敗Archer,而且未能打敗Archer。而且GaeBolg對RhoAias之後如果交戰繼續怎樣,誰也不知道,愛猜測就自己猜測 --  2011-11-09 (水) 08:54:33;
 +
* 我覺得很好笑,明明沒結果的事還要吵,吵下去又得不到結論,勝負如何自己決定好不好? --  2011-11-09 (水) 14:02:45;
 +
* 他沒開死棘就是因為他"放水",紅A是花時間療傷後才下去的,他們是英靈,不是人,前面的鶴翼三連怎麼不繼續拿來說啊? --  2011-11-13 (日) 13:47:20;
 +
* 不懷疑Lancer近戰強過紅A還一直改條目說是打平? 紅A的內心獨白都沒在看,這段很明確說了,紅A一隻手廢掉,之後也是紅A投降,還在那硬要腦補成勝負未分,紅A廚就是這樣,反正紅A超強就對了 --  2011-11-13 (日) 13:48:37;
 +
* 還有我從來沒說過Archer沒魔力了,吵不贏就來抹黑這套,不虧是紅A廚 --  2011-11-13 (日) 14:05:13;
 +
* 首先我不是筆戰參與者,而且我是討厭Archer的,但我不站在任何一邊,因為我看外國和日本討論區這麼久從來沒有看到有人吵Lancer和Archer勝負可以吵這麼久的,只有你們這麼無聊,專重一下創條目的人好嗎? http://jbbs.livedoor.jp/otaku/995/storage/1279542955.html 看完之後不要再吵了 --  2011-11-13 (日) 16:14:28;
 +
* ↑首先作為條目製作者,參與這個筆戰是我的錯誤,專重愧不敢當 --  2011-11-13 (日) 17:01:01;
 +
* ↑我最初製作條目時,對獲勝負的標準是:<b>戰死、重傷、或失去戰鬥力</b>。因為<b>只要以上三個條件沒有發生,勝負都可能逆轉</b>。Archer對Lancer簡單結果如下:Archer沒有死、也沒有重傷。至於是否失去戰鬥力,這一點有懷疑 --  2011-11-13 (日) 17:04:06;
 +
* 從Archer對Caster之戰,他仍然有戰鬥力。Archer自己的對白說自己<b>右手斷了魔力用盡</b>沒有錯。但就之前某人說Archer療傷了:首先療傷需要魔力,而Caster當時不可能供應Archer(當時她自身難保)。所以Archer到底如何療傷的呢? --  2011-11-13 (日) 17:09:18;
 +
* 所以Archer投降不等於失去戰鬥力,他的傷勢沒有他自己說的嚴重'...說白了就是<b>裝孫子</b>(其實我也不喜歡Archer)。不過其實從投降這一點判斷,也可以算Archer輸了,但絕非某人所說的<b>慘敗</b> --  2011-11-13 (日) 17:13:11;
 +
* 而且就最後情況:雖然Archer受傷,但戰爭變成遠距離交戰,所以如果Archer和Lancer再繼續戰鬥確實勝負難料,不要瞎猜了 --  2011-11-13 (日) 17:20:44;
 +
* 另外我自己也會說錯,我十分感謝真正幫助解釋的人(如給我日文連接的朋友)。不過對某些同樣忽略細節,但不會適當解釋只會嘴炮別人的家伙無可評價 --  2011-11-13 (日) 17:25:18;
 +
* 據說那個裹屍袍,是某個很愛吃咖哩神職人員送給他的 --  2011-11-13 (日) 19:41:18;
 +
* 與其爭論,不如把實際戰況略寫出來,大家心照不宣 --  2011-11-14 (月) 08:52:22;
 +
* ↑ランサー>アーチャー。近中距離ランサーの勝ちで遠距離アーチャーとしても総合に兄貴 --  2011-11-14 (月) 09:18:39;
 +
* 但是Fate中強弱和輸贏並不能直接相其並論,弱者在有利情況中亦能勝過強者,如Archer對Lancer重點就是交戰距離 --  2011-11-14 (月) 09:22:47;
 +
* 而且Lancer在這一次交戰雖然有利,但最後的結果就是<b>他沒有戰勝Archer</b>。Archer是自己棄權,而且其實他仍有繼續戰鬥的力量,再打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  2011-11-14 (月) 09:30:21;
 +
* 如果某人還要提Archer的對白,我還是連原文得了。<b>原文</b>Archer自己說:魔力用盡、右手廢了、而Aias毀壞。但是這句話其實很可能只是謊話。第一:Archer根本沒有魔力用盡(原因已提過),第二:如果Archer能在片刻恢復(注:樓下的戰鬥同時間進行,中間只有兩三分鐘間隔),那他的手也不會是重傷,更何況原文說Archer「舉手」投降,如果手廢了應該不能高舉。所以他的對白是<b>故意示弱</b> --  2011-11-14 (月) 09:43:09;
 +
* 另外就條目本身,我覺得當前某人的註釋很好了,保留為此就可以了。我只是忍不住吐槽之前挑戰的某人而已 --  2011-11-14 (月) 09:49:18;
 +
* 他沒開死棘就是因為他"放水",紅A是花時間療傷後才下去的,他們是英靈,不是人,前面的鶴翼三連怎麼不繼續拿來說啊?  ...我舉出鶴翼的意思是因為Archer的近戰絕招也沒有使用,所以根據你的邏輯Archer也並不是最佳狀態。另外如果沒有使用死棘=放水,那使用死翔也同樣是放水?死棘和死翔哪一個更強啊? --  2011-11-14 (月) 09:57:38;
 +
* 那個,ARCHER的巔峰時期是不是成為英靈之後阿?(因為ARCHER看過的寶具越多越強)如果是的話,那ARCHER固有結界的存貨也就有道理了。 --  2011-11-27 (日) 15:54:34;
 +
* Archer說過他跟世界契約是因為他希望成為英靈之後可以變得更強。另外正常來說變成英靈之後狀態就不會改變,可是若Archer不是在成為英靈後被召喚到各個時代去,鬼才知道他的寶具是哪裡來的。這方面要問奈須了。 --  2011-11-27 (日) 17:23:49;
 +
* 原來如此。所以說如果我的推論正確,那ARCHER有一大團存貨也就有道理了嗎? --  2011-11-29 (火) 23:48:07;
 +
* 按照上面的説法,被召喚廢掉一個令咒,被Saber砍廢掉一個令咒,序章還沒結束就廢掉兩枚令咒了。然而不論是Fate綫留下斷後還是UBW綫裏切時記得凜手上都還有2枚令咒吧?何況UBW綫如果裏切前就被凜在序章用掉兩枚而禁止對衛宮出手又用掉一枚的話,失去所有令咒的凜應該不能再與Saber締結契約了吧。所以在序章被saber砍的時候應該沒有用掉令咒才對。 --  2012-01-09 (月) 22:15:36;
 +
* Fate線以及HF線是被斬傷後,凜用一個令咒讓Archer緊急靈體化迴避攻擊(此時凜剩下一個令咒),而UBW線則是在被斬傷之前「士郎」用掉一個令咒讓Saber停手(此時凜跟士郎還有兩個令咒),依路線序章此時用掉令咒的是不同人 --  2012-01-09 (月) 23:51:04;
 +
* 想問問......紅A投影武器的時候是連使用技巧都一起搬過來吧?而且連力量都是吧(HF打B叔時的士郎)既然如此,把佐佐木的刀給弄過來的話,不就可以用「燕返」嗎?反正那只是「普通的劍技」和魔術,魔法甚麼的無關,再加上佐佐木手上的好像只是一把普通的名刀而不是寶具吧,應該可以完全複製的吧。再配上強化魔術強化投影出來的那把刀,不就變成「技術,平手  出力,平手  武器,勝」的情況嗎?那不就可以完勝佐佐木嗎? --  2012-01-10 (火) 19:03:27;
 +
* 是提過可以複製技術沒錯,但武器雖然可以接近完整的複製,技術/使用經驗能複製到什麼程度則不明,另外除了技術以外,要使出像燕返那種刀法可能還需要心境或肉體上的條件(柔軟度~之類的),無法保證可以只靠投影複製技術就能使出燕返 --  2012-01-16 (月) 20:27:16;
 +
* 時辰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是我的岳父嗎?時辰:...... --  2012-03-14 (水) 01:54:58;
 +
* 麻婆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真的是我的岳父嗎?麻婆:...... --  2012-03-14 (水) 01:55:39;
 +
* 切嗣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是我的老爹麼?  愛麗:......切嗣!你......  切嗣:我冤枉!!!  紅A:剛才是誤會!重來......你是我的岳父麼? --  2012-03-14 (水) 01:56:26;
 +
* ↑大家都太認真了,放個笑話調整一下氣氛。 --  2012-03-14 (水) 01:57:30;
 +
* 「在此戰中,他告訴士郎自己在聖杯戰爭的目的是要殺死士郎。因為就算Archer死亡,靈魂仍在英靈之殿因此並不能擺脫自己英靈的身份,所以他希望能自己親手殺死過去的自己來讓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另外可能也因為他知道士郎的命運,而不想讓他繼續下去而得到和自己相同的下場)。」      以上這段帶有懷疑.沒記錯的話,Archer雖然是守護者,但他仍然處於英靈之座內,英靈之座,已經跳脫出了世界的時間軸以外,即使過去的士郎被殺,又或者改變了,Archer依然會存在於英靈之座,即無法脫離迴圈(還是說我記錯了?) --  2012-04-17 (火) 02:29:36;
 +
* ↑你說的沒錯。Archer只是"希望"使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其實就算他殺了士郎也無濟於事。但是Archer為了擺脫自己的命運,試也要試一下。 --  2012-04-17 (火) 10:05:32;
 +
* ↑↑另外Archer並不只是要殺死士郎使他無法繼續這條路,而是"自己"殺死士郎引起時間悖論。但Saber暗示這樣也沒有用 --  2012-04-17 (火) 10:19:31;
 +
* 你确定麻婆的问题上……绮礼不会问红A“你是我厨师么”…… --  2012-05-15 (火) 00:12:11;
 +
* ARCHER:LANCER死了! 眾人:你沒人性! --  2012-06-12 (火) 16:53:14;
 +
* 說不定被以Saber職階被召喚出來,Acher會強很多 --  2012-06-19 (火) 21:45:01;
 +
* AC:去完日本總算有空再來komica編輯干將莫耶,累死了- - 話說回應還真壯觀 --  2012-07-03 (火) 05:36:31;
 +
* ↑↑不不,Acher的劍術大半是靠投影來的劍上的記憶 --  2012-07-06 (金) 04:11:23;
 +
* 話說Acher的魔術技能雖然只有C,可是英靈的RANK:C就已經遠勝一般人非常多了吧? --  2012-07-09 (月) 00:16:19;
 +
* ↑是因為他生前所練的只是擅長和實用的。以投影魔術來說Archer已經是高手了,但以"魔術"整體來說只有一般的水平 --  2012-07-09 (月) 00:34:44;
 +
* 諸君,有誰要在這加入EXTRA的紅A的資料? --  2012-07-09 (月) 03:39:12;
 +
* 加入EXTRA的紅A的資料吧 --  2012-07-09 (月) 21:36:22;
 +
* EXTRA的紅A好像跟英靈衛宮不是同一人吧?兩個紅A的經歷似乎不同 --  2012-07-11 (水) 22:05:56;
 +
* EXTRA的紅A是架空的英雄吧? --  2012-07-14 (土) 16:29:38;
 +
* ↑可是有哪個架空的英雄外貌與能力技能都一模一樣啊? --  2012-07-21 (土) 15:18:47;
 +
* 是同一個人  他本人表示作為英靈是無名的  但是還是有自己生前的名字 --  2012-07-27 (金) 16:32:39;
 +
* 而且他在跟Master講自己生前的事的時候CG中的他很明顯就是士郎  而且那時候的他即使走上跟切嗣一樣的路也還是沒有放棄當初的理想 --  2012-07-27 (金) 16:34:37;
 +
* type moon10周年All Character人氣投票第3名(男性陣第1名)這點要不要加上去?Archer的人氣真是高的可怕... --  2012-08-17 (金) 13:20:34;
 +
* ↑不只如此,還把凜(第4名)幹掉了,妹妹的下克上事件延燒到姐姐這裡了w --  2012-08-17 (金) 14:14:41;
 +
* 死神 --  2012-10-25 (木) 13:53:10;
 +
* RESIDENT EVIL --  2012-10-27 (土) 23:55:06;
 +
* 在Extra設定集中奈須以經有承認說Extra的無銘和本傳的エミヤ是同一個人了    雖然成為了英靈,但作為英雄他是不被承認的,所以做為英雄他是沒有名字的,因此真名才會叫做無銘 --  2012-10-31 (水) 21:51:38;
 +
* 據說那個裹屍袍,是某個很愛吃咖哩神職人員送給他的<=請問這是從那看來的啊? --  2013-01-08 (火) 14:26:53;
 +
* 某個很奇怪的蘑菇說的 --  2013-01-15 (火) 21:54:43;
 +
* 哈哈,我其實最想知道是士郎最後有沒有與凜共結連理,因為有太多個版本了,不知道他在成為<b>守護者</b>前,凜是不是還是在他身邊,嘻>3< --  2013-03-25 (月) 18:50:05;
 +
* 目前只有提過生前有支持他的戀人,但沒說是誰 --  2013-03-25 (月) 19:04:06;
 +
* archer在CCC可以放好像咖啡棒的東西.... --  2013-03-30 (土) 22:12:00;
 +
* http://komica41.dreamhosters.com/pix/img11182.png --  2013-03-30 (土) 22:12:56;
 +
* EXTRA中的花瓣盾威能提高太多了吧?連兩儀式的直死之魔眼的攻擊都可以擋得掉 --  2013-04-16 (火) 19:57:59;
 +
* EXTRA花瓣盾確實是超威,但是無法擋下金閃的寶具版EA(擔任隱藏BOSS時) --  2013-04-16 (火) 22:50:21;
 +
* saber --  2013-05-09 (木) 22:20:29;
 +
* 赤原獵犬在WAR3 超猛 發動要一段時間 發動時旁邊還有閃電般的靈氣 總之粉帥 --  2013-07-10 (水) 14:25:03;
 +
* 好想看未來士郎的故事  跟凜在一起呀>"""< --  2013-07-20 (土) 18:42:44;
 +
* 凜可是(將來的)英雌ㄟ  看完劇場版的最後,想一下就會知道有不同遠大目標的兩個人分道揚鏢也在所難免 --  2013-07-21 (日) 21:09:09;
 +
* 支持弓女主的路過~ --  2013-07-25 (木) 06:37:52;
 +
* 魔法少女伊莉亞裏面有了伊莉亞-archer哦~ --  2013-08-11 (日) 16:11:32;
 +
* 伊利雅 --  2013-08-12 (月) 10:41:58;
 +
* 紅A寶具都能自己改造 這可以說明他的寶具來源嗎? --  2013-08-19 (月) 22:34:26;
 +
* hollow --  2013-09-07 (土) 13:17:14;
 +
* 後面編輯的ccc部分一直女主女主看了就很煩 --  2013-11-23 (土) 21:44:18;
 +
* 同樣不只你們...這也許是一種效應了啊 http://anago.2ch.net/test/read.cgi/tubo/1379693909/ --  2013-11-30 (土) 19:18:44;
 +
* CCC線他所說的那段話,是否可以當成他終於獲得救贖了呢?"聞こえるか、岸波(マスター)。 君は剣を預けるに足る、 素晴らしい人間だった。  ――ありがとう。 生前に叶わなかった夢を、君がオレに、 果たさせてくれた。  さあ、グズグズするな。 お前にはまだやるべきこと、 救うべき人間がいるだろう?  道のりは困難だが、 君ならそう問題はあるまい。  恐れずに進め。 少年はいつだって、 荒野を目指すものだからな。"  --  2013-12-29 (日) 01:17:32;
 +
* Fate/EXTRA結局時也說過羨慕毫不猶豫將希望交給未來的自己的主人公, --  2014-01-07 (火) 11:13:08;
 +
* 不知道撰寫者還在不在就是。偽螺旋劍根據B叔的反應足以斷定為A級了,十二試煉看的是「等級」,寶具等級有到A,不管破壞力怎樣那就有辦法突破,反之,等級沒到A,威力在大也沒有用,從這點看來,B叔會舉劍招架紅A的偽螺旋劍無疑是偽螺旋劍本身的等級在B以上,破壞力又不小才會讓他感受到威脅性 --  2014-01-17 (金) 19:18:59;
 +
*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上面會因為這個爭執這麼久,如果偽螺旋劍只有破壞力達到A等級,「寶具本身等級」卻不到,那B叔根本不需要有反應,因為一樣會被無效化 --  2014-01-17 (金) 19:20:30;
 +
* saber在跟士郎談十二試煉的時候也有講過十二試煉不能以常理來判斷,不管威力多強寶具本身若沒到A就無法突破該守護 --  2014-01-17 (金) 19:30:33;
 +
* 有幻想崩壞具有盧文字魔術一類「提升等級」效果的可能,因此在沒有幻想崩壞詳細資料時難說 --  2014-01-29 (水) 17:40:29;
 +
* 说实话又看了一遍发现动画里红A主动走去给B叔砍了几刀,这不是放水是什么 --  2014-02-07 (金) 20:39:59;
 +
* 樓上請使用正體字。這些都是特別的刷時髦值技巧。 --  2014-02-16 (日) 12:10:37;
 +
* 動畫那種改編作可以不要拿出來講嗎...請以原作為主 --  2014-02-16 (日) 16:41:48;
 +
* 永瀬伊織 --  2014-02-17 (月) 23:15:34;
 +
* 松本梨香 --  2014-04-11 (金) 01:38:19;
 +
* CCC線白野跟他的差別就是"他沒有選擇犧牲少數拯救多數的選擇",而是盡可能的想全部都救,不管有沒有成功,他都堅持到底了,而且他也救到他沒去救的櫻了,所以他才說:"我生前未完成的願望,你為我實現了" --  2014-04-21 (月) 11:07:56;
 +
* 是否可以這麼解釋? --  2014-04-21 (月) 11:08:56;
 +
* 在我眼中也包括勝到最後的意思吧?EXTRA時也說過第一次留到那麼後的類似的話 --  2014-04-21 (月) 19:46:29;
 +
* 聖骸布的圖和描述都錯了啊 士郎包手的是神父以前拿到的 不是紅A身上那塊 --  2014-07-09 (水) 21:27:03;
 +
* 澟丟寶石也殺一了 難道寶石有A級麼  明顯是攻擊力有A就能傷好不好 --  2014-09-18 (木) 13:08:40;
 +
* 等等...輪迴之劫不是官方作品為什麼也編進來了...? --  2014-10-05 (日) 02:01:34;
 +
* ↑已經刪除,然後如果真的有興趣讓人知道輪迴之劫的內容,那請學育兒戰爭一樣創立新條目吧,不要誤導別人 --  2014-10-05 (日) 03:54:04;
 +
* 是神秘度,TM哪來的攻擊力設定....    魔法依等級不同也有神秘度劃分  而 --  2014-10-14 (火) 12:34:26;
 +
* 凜的寶石明確指出是A級魔術啊(正確地說是用寶石的魔力瞬發A級魔術)。士郎跟Saber討論時也提過,C級寶具的風王結界在純粹物理破壞力來說相當於A或A+級通常攻擊,但本身在寶具中被判為C級就是過不了十二試煉 --  2014-10-18 (土) 01:39:09;
 +
* 雖然已經知道Archer是未來的士狼,但是覺得Archer實在有帥,可愛,萌,好太多了。連聲優也不一樣!!!(很重點)所以我會把他們分開來看 --  2014-10-22 (水) 17:39:23;
 +
* Archer對berserker的那一戰沒有放水吧? --  2014-11-06 (木) 01:03:22;
 +
* 請問有人有archer 很長那段話的翻譯嗎? --  2014-11-18 (火) 01:33:34;
 +
* 紅A上十大我一直不能理解 --  2014-12-25 (木) 03:02:22;
 +
* 有些答案實在太模糊不清了,比如阿恰跟Berserker一戰,答案只在磨菇心裡吧!!回樓上~每個人萌的點本來就不同,你打這個不理解根本是白問的 --  2015-05-13 (水) 18:06:43;
 +
* 伊莉雅當Master時那堪比狂化海克力斯的數值是怎麼回事?!你只是個煉鐵的啊!蘿莉控的力量作祟嗎? --  2015-05-25 (月) 09:57:57;
 +
* 阿恰配上白野男我可以! --  2015-05-26 (火) 07:02:04;
 +
* 哪有如此萬能的從者,從家庭打掃到戰鬥,甚至幫忙主人把男人都能做到 --  2015-05-28 (木) 12:02:50;
 +
* 剛剛看到聖杯戰爭條目中反英雄的定義 所以紅A(守護者)到底是不是反英雄? --  2015-05-29 (金) 23:46:27;
 +
* 那部里面伊莉雅成为红a的master --  2015-05-30 (土) 01:04:35;
 +
* 比起反英雄其實稱為” 非正統英靈” 比較好,因為他並非憑藉自身的功績/惡業到達英靈之座,而是透過賣身給仰止力成為英靈 --  2015-05-30 (土) 09:45:04;
 +
* 不過其實”反英雄” 和”正統/非正統英靈” 沒有衝突,如最新的Garden of Avalon所言,就算累積了一定功績/惡業的人也可以賣身給抑止力,擺在紅A就有三種可能1)賣身給抑止力時,他已經是達成了足夠功績的英雄 2) )賣身給抑止力時,他已經是達成了足夠惡業的反英雄 3) 賣身給抑止力時,他甚麼都不是,單純只是仰止力覺得他有用,之後的人生可能成為了英雄/反英雄,也可能兩邊都沒有去到就死了。 --  2015-05-30 (土) 10:07:50;
 +
* Archer是設定上不強,可是實際表現上讓觀眾覺得這傢伙真猛的角色 --  2015-07-14 (火) 16:03:20;
 +
* 用寶具內的記憶看穿對手能力....總覺得頗怪的。 --  2015-08-09 (日) 10:09:33;
 +
* 士郎=紅A  紅A不=士郎  我可以這樣認為嗎? --  2015-08-18 (火) 07:59:58;
 +
* mastet的伊莉雅那邊可以補充來緣嗎 --  2015-08-19 (水) 01:33:13;
 +
* Fate/stay night --  2015-10-11 (日) 08:03:37;
 +
* ↑↑↑↑是紅A=士郎,士郎不一定是紅A --  2016-01-04 (月) 14:03:38;
 +
* 紅A=士郎,士郎不一定是紅A  因為無限未來與平行空間的的可能 不過 士郎與紅A的真命天女 我個人認為永遠都是間桐櫻 --  2016-01-08 (金) 04:09:16;
 +
* 不考慮補上聖彈老人這個部分嗎? --  2016-12-17 (土) 02:57:24;
 +
* 最新的設定(UBW動畫BD的書)已經表明紅A死後替抑止力做事時無限劍制的劍還是會增加的 --  2017-01-02 (月) 23:38:46;
 +
* 如今エミヤ真的成為非洲英靈了 --  2017-02-23 (木) 16:39:50;
 +
* 真是.......畫師故意的吧,人種都變了好不 --  2017-02-25 (土) 01:53:27;
 +
* 變成神父了 --  2017-02-25 (土) 14:16:07;
 +
* 黑A的部分好像不見了?之前不是有嗎? --  2017-03-11 (土) 16:55:25;
 +
* 黑A的部分已恢復。 --  2017-03-13 (月) 12:31:15;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
== 備註 ==
 
+
<references />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幹你娘 早見大嬸根多少 監 督 上 床 幹 鮑 魚
 

於 2017年5月19日 (五) 16:21 的修訂

角色/Archer(アーチャー/弓兵)

|本條目為第五次聖杯戰爭的Archer,關於第四次聖杯戰爭和虛假聖杯戰爭中的Archer,請參閱角色/Gilgamesh|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同名的角色Archer,請參閱角色/Arch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同名的角色Archer,請參閱角色/Archer (Fate/Apocrypha.黑)角色/Archer (Fate/Apocrypha.赤)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接觸過原作的都趕快閃開,成句/你們都讓開,讓專業的來!!!| |注意:如果不知道Archer的真實身份為衛宮士郎的,切記不要反白|


解說

出處

基本資料

性格

  • 比較難相處而且喜歡諷刺別人,被召喚後首先就嘲諷自己的Master,使凛浪費一個令咒命令他服從她。
  • 經常隱藏自己的背景,想起來後也沒跟凛說自己的真實身份。
  • 戰鬥中非常冷靜,可以仔細的計劃戰鬥的行動和策略,而豐富的戰鬥經驗以及將其化作實際運用這點反映在其保有技能心眼(真)。
  • 博學多聞,尤其是因為本身就曾經是聖杯戰爭的Master,所以知道很多關於聖杯的黑歷史,所以偶爾會當士郎和凛的解說。
  • 一生孤獨的他做事有自己的一套,而且他所做的不為任何人而只為正義,沒有正邪之分,因此屬性是中立・中庸。
  • 為人很現實,經常表示現實是殘酷的。
    • 不過有時也會表現出很死小孩的一面,認為自己沒有錯,錯的總是別人。因此可算是中二病病人。
  • 內心其實也有很邪惡的時候,比如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惜背叛自己的Master(差一點害的凛被渣二吃掉)。
  • 有時跟凛說話會變得很孩子氣,而且私底下其實是好心腸,看來士郎的本性還是改不了。

萌屬性

愛好

  • 家務(本人傲嬌的否認)
  • 吐槽
  • 練習弓術(本職)
  • 偷窺
  • 亂入(矮豆的同門師兄弟)
  • 妹控
  • 各種道具
    • 在CCC中,Archer的SG之一,本人辯解是不了解道具的構造就不能令投影的精度上升,絕對不是自己喜歡才這麼做的。

略歷

  • 未來的衛宮士郎,在聖杯戰爭多年後已經成為了他所夢想的正義的夥伴。
  • 在未來的事故(非戰爭)中為了拯救「必死的命運」的人,以推翻這種命運的奇蹟為條件賣身與世界定下死後永遠成為英靈(守護者)的約定,之後卻被他曾經拯救之人反過來誣陷他是戰爭的主謀,最後因此而被處死,但他卻沒有怪責當事人。
  • 本來以為成為英靈後仍可以繼續當正義的夥伴,但發現所謂英靈只能夠以不停的殺戮來維持世界的和平,根本不能拯救任何人,最後終於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不可能的。於是即使只有些微的可能性,絕望的他仍下定決心要回到過去殺死自己。
  • 因為凛給士郎療傷所用的的垂飾是Archer隨身佩帶的(士郎到死前最後一刻仍一直帶著該垂飾),所以雖然凛沒有刻意準備觸媒,但卻因為「Archer自身帶着和Master有關的物件」而被召喚出來。
  • 巡視城市時被Lancer襲擊,交手中被士郎亂入。士郎被Lancer重傷,但被凛救活。
  • Archer之後發現Lancer再度追殺士郎而與凛去救人,但士郎意外中召喚出Saber,打退了Lancer。
  • Saber轉為襲擊Archer。根據路線(玩家的選擇),結果有所不同。

Fate/stay night經歷

Fate線

  • Archer在看到Saber的一瞬間當場呆住因而被Saber所傷,凛於是用令咒取消了他的實體。
    • 這是Fate線唯一點出Archer與Saber有因緣的小提示。
  • 之後長時間為了養傷而沒有作出什麼行為,基本上都處於空氣人般的存在
  • 最後與Saber和凛去救出被關押的士郎,被Berserker發現,受凛的命令留下牽制Berserker。
  • 雖然以自身的力量殺死了Berserker六次,但最終因為不敵而戰死。

UBW線

  • 士郎用令咒取消了Saber對Archer的攻擊。
  • 之後Saber與Berserker戰鬥中,以核彈偽・螺旋劍(Caladbolg II)擊殺Berserker順便炸掉時臣的墳墓,消除心中的不滿感到愉悅,說到底一切都是時臣的錯
  • 士郎和凛決定聯手後,士郎因中了Caster的魔術而身陷柳洞寺,Archer則出手相救[4](並發現Caster的特殊力量,見下)。
  • 趕走Caster之後還是對士郎下手,不過先後被Saber和Assassin所阻。這事被凛知道後被她用令咒下令不能攻擊士郎。
  • 士郎和凛去約會,但回家後發現Caster將藤村老師抓為人質,Caster用寶具「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從士郎手中盜取了Saber的主權。
  • 凛本來準備去打倒Caster營救Saber,但在此刻Archer卻背叛了她,並以Caster的「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解除了凛對他的主權。
  • 兩人到愛因茲貝倫城想找伊莉雅和Berserker幫忙卻眼巴巴看著他們被Gilgamesh幹掉。Gilgamesh離開後兩人討論作戰方式時,Lancer出現並提出合作。
  • 凛在這個時候已經知道Archer的真正身分。三人前往教會,在Lancer牽制Archer時兩人則負責解決Caster和葛木宗一郎。Archer和Lancer第二次交手不分勝負,但Archer之後卻實行原本的計劃——趁機偷襲並殺死葛木與Caster,而被Lancer唾罵。
  • Archer本來想在這個時候殺死士郎,但凛與Saber訂立契約恢復力量,而使Archer無法得手。Archer決定綁架凛威脅士郎和他單挑。
  • 在此戰中,他告訴士郎自己在聖杯戰爭的目的是要殺死士郎。因為就算Archer死亡,靈魂仍在英靈之殿因此並不能擺脫自己英靈的身份,所以他希望能自己親手殺死過去的自己來讓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另外可能也因為他知道士郎的命運,而不想讓他繼續下去而得到和自己相同的下場)。
    • ufotable版的描寫上比較接近「殺死士郎的『夢想』」,而不是將士郎殺死。
  • 但是Archer看到士郎對自己夢想的堅持主角威能,而最後敗在他手上。
    • ufotable版另外追加Archer回憶自己的過往,想起自己當年的初衷後,因為一瞬間的猶豫而敗給了士郎的描述。
  • 英雄王此時出現襲擊士郎,但Archer擋下了他的攻擊而重傷。
  • 在最後一戰中幫助士郎打敗補刀英雄王,也救出了去解救渣二的凛。在和凛和解後心滿意足的消失。

HF線

  • 凛用令咒取消了Archer的實體。
  • 與Saber打倒了間桐臟硯,卻因為黑影出現沒能對他作出最後一擊。
  • 因為黑泥的存在而暫時放棄自己的目的,以處理黑泥為優先。
  • 在士郎發現黑影和的關係時出現,問士郎是否還將堅持他的理想
  • 在櫻被渣二抓住時,幫助士郎和凛拯救她,但自己差一點被[[Rider>角色/Rider]]的魔眼石化。
  • 士郎和凛去伊莉雅的森林中,被黑Saber和黑影攻擊,士郎和Archer都受到重傷,瀕死的Archer在讓出自己的手臂移植給士郎後消失,也因此使伊莉雅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 最後士郎為打倒黑Berserker而解除了自己手臂的封印,看到了Archer的影像鼓勵他,而最終戰勝了黑Berserker。

Grand Order補充

  • 英靈エミヤ
    • 以Archer職階出場,星數4
    • 寶具「無限劍製」在初期被施加了限制,不能發揮出原本的威力,要完成了絆劇情「無限の剣製」後,「無限劍製」才可回復到原本的E~A++水準
    • 強化任務完成後,技能會由原本的C-級的「魔術」,大幅升級至的A級「投影魔術」,把原本只強化藍卡,大幅概括至紅、藍、綠三色卡片全部強化。使到Archer的實用性大幅提高
      • 因為Archer的寶具是紅卡,原先的投影魔術不能強化紅卡而使得該技能實用度不高。
    • 第二次強化任務完成後,技能由由原本的C+級的「千里眼」,升級至的B+級「鷹之瞳」,使到Archer的實用性進一步提高
    • 不只是有寶具解放任務,還有兩次強化任務,看的出營運的偏心程度
  • 英靈エミヤ〔オルタ〕
    • 同樣以Archer職階出場,星數4,俗稱「黑A」、「普奇
    • 初登場於斷章《亞種特異點Ⅰ 惡性隔絕魔境 新宿 新宿幻靈事件》
      • 雖然是新宿登場的 Archer ,但不是新宿的 Archer 喔
      •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新宿的媽媽才對[5]
    • 自己拋棄了名字墮落了的無心的執行者。
    • 沒有理想,也沒有思想,因此效率很好。
    • 「跟機械一樣」,如此豪語的無銘的反英雄。
    • 因為根本的部分已經腐朽一空,能夠為了達成目的而毫不留情的不斷反覆殺戮。
    • 傳言讓如劍一般強韌的男人的靈魂墮落的,是有如聖母一般慈愛的女人。為了將這魔性逼進死巷,作為代價,男人殺死了無數的信徒,而最後就像是為了他們的生命殉道一般墜入了魔道。
    • 被幻影魔人同盟招喚出來 之後偽裝成他們的同伴。受招喚的原因只是為了打倒魔神柱,認為除此之外全都是不值得在意的瑣事。
    • 不管是協助罪惡、還是挺身為善的一方奮戰。對他而言只要最後合乎他所期望的就夠了。
    • 在主角等人打倒狼王後招集雀蜂阻擋在槍身塔前,然後在主角等人到來之後一時的發生戰鬥,於主角等人進入塔中後追入,並要求雀蜂引爆入口將其堵住。
    • 在莫里亞蒂背叛之後說出自己的真實意圖,與主角等人共同對抗莫里亞蒂和魔神柱巴力。
    • 在小行星「本努」因「魔彈射手」之力而化為「第七發子彈」,向著槍身塔中的主角而墜落襲來時,與阿爾托莉亞‧Alter一同前往迎擊。
    • 最終因莫里亞蒂被受到幻靈偵探們幫助的主角指證為犯人而弱化,連帶墜落的小行星本努也變回單純的隕石後,將寶具「無限劍製(Unlimited Lost Works)」打入隕石之中將其擊碎,然後讓阿爾托莉亞‧Alter以解放的黑聖劍破壞隕石碎片。[6]
    • 在離開之前向主角表示如果再次被召喚,不再是敵人,那也願意助他一臂之力。「當然、我不會做免費的勞動的。」

能力

|~Class|~Master|~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運|~寶具| |Archer|遠坂凛|D|C|C|B|E|?| |~|岸波白野[7]|C|C|C|B|D|?| |~|主人公|D|C|C|B|E|?| |Archer(Alter)|主人公|C|B|D|B|E|?|

階級固有能力

  • Stay Night
對魔力:D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單獨行動:B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兩天。另外靈核受到傷害還可以短時間存活。
  • EXTRA
對魔力:D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單獨行動:C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一天。在「無銘」的場合可小幅提升筋力和幸運。
  • Grand Order
對魔力:D
可將詠唱是一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和一個護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單獨行動:B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兩天。另外靈核受到傷害還可以短時間存活。
  • Grand Order (Alter)
對魔力:D
自身的弱体耐性少許上升。
單獨行動:A —


擁有技能

  • Stay Night
    • 千里眼:C — 超常的視野和動態視力,高級的等級可以發展成未來視或透視能力。以Archer的強化魔術,可以從4km的距離以嘴型判斷對方在說什麼這種程度的視力,最大視野不明。
    • 魔術:C- — 曾學習過正統的魔術[8]
    • 心眼(真):B — 修行、鍛練所培養出來的能力。就算在窮途末路時仍能冷靜把握自己和對手的能力,找出能脫險的「戰鬥理論」。就算只有1%的機率也能將理論實踐,化為作戰行動。
  • EXTRA
    • 千里眼:C+ — 超常的視野和動態視力,能用魔術提升效果。
    • 魔術:C- — 同上。
    • 心眼(偽)[9]:B — 修行、鍛練所培養出來的能力。就算在窮途末路時仍能冷靜把握自己和對手的能力,找出能脫險的「戰鬥理論」。
  • Grand Order新增
    • 投影魔術:C(A+) — 固有結界的副產品,具短時間投影寶具的能力,儘管會比原版下降一級,投影劍時性能會飛躍性上升。
      • 本人一般不進行真名解放,而是搭配自己的武藝進行白兵戰。
      • 神造兵裝及EX級寶具須原持有者的協助,但可僅靠自己作出徒具外表的仿製。
      • 在Fate/Grand Order中強化藍卡能力,通過絆劇情後效果變更為強化自身全部顏色的卡片。
    • 鷹之瞳: B+ — 千里眼的進階技能
      • 技能最高級時產星率與爆擊威力會提升為100%
  • 當被以Alter狀態時召喚
    • 投影魔術:C -
    • 防弾加工:A -
    • 嗤笑的鐵心:A - 在反轉之際被賦予的,精神汙染技能。
      • 與精神汙染不同,是將固定了的概念強押上去,更接近洗腦的一種。
      • 被授予的思想是能容忍「將守護人理作為優先事項並拋棄其他一切」這樣身為守護者的應有姿態的東西。
      • 若是沒有A等級的賦予,這個男人是無法在反轉狀態下充分發揮力量的。
  • 通用
    • 家事:B(A) — 絕佳的物品還原與清掃能力之外,還擁有達人級的廚藝,若搭配魔術還能縮短作業時間,家事的等級則依命格、喜好程度則有所不同,一般英靈若前世不擅家事或是王公貴族,就無法學習該能力。因為Archer本人必須長時間進行戰鬥(打鐵),沒時間做家事,所以降低一級。

不在此列的特殊能力

  • 壊れた幻想(Broken Phantasm[10],崩壞的幻想):將龐大的魔力當作火藥點燃,把整個寶具當作箭矢(炸彈)引爆來攻擊,從凛能看穿以及詳加敘述來看,應該不是特殊技能而是類似魔術的應用方式。對一般(平均約B級)的Servant有號稱一擊必殺的破壞力,但一經使用寶具就會損毀,因此對一般Servant是幾乎不可能使用的手段,只有能不斷投影出寶具的Archer能將其當成自己的絕招加以運用而被稱為核彈劍仙。Archer經常用自己改造的Caladbolg II當作核彈箭矢施展這項能力。

在《Fate/Grand Order》中,該技能在2016年11月的改版後,以Archer的紅卡姿態出現。

寶具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CENTER:|CENTER:COLOR(red):|CENTER:COLOR(red):|CENTER:60|CENTER:60|CENTER:60|60|c

|

|無限劍製|Unlimited Blade Works|E~A++[11][12]|???[13]|?[14]|CENTER:?|

|~|>|>|>|>|>|Archer所用的魔術,為固有結界。雖然和一般寶具不同,但Archer說因為說寶具是「一個英靈的象徵」,所以無限劍製算是他的寶具,為不持有實際寶具的Archer的最大武器。
固有結界是內心的具現化,所以內存Archer見過的所有寶劍。士郎形容結界內部有如煉鋼廠:內有武具、火焰,背景有巨大的齒輪,另有無數的劍插在荒野上。因為經歷和內心與士郎不同,所以固有結界的背景和咒文不同。
一般憑人類空洞的想像,最多只能將原來的物件還原三四成,但Archer的投影並非直接用魔力製造,而是從自己的固有結界中召喚已存的劍。
內存的武器除了能被Archer自由取出外,亦能隨他任意改造(如Caladbolg II)。
除此之外也能將刀劍上「使用者的經驗與記憶」也一併解析、複製過來。但複製的效果有其極限,也無法達到原持有者的境界,但只要充分利用其中的記憶,縱使對上初次見面的英靈也能針對其弱點加以應對。
在同時投影多數刀劍的時候,能將其同時射出進行全方位攻擊,也能一把接一把的連續射擊。
因無限劍製代表Archer的內心,所以咒文是代表Archer對自己一生的觀念。和士郎的咒文不同的地方,表示了他的人生觀與士郎不一樣的原因。

在Fate/EXTRA中亦能重現,效果是所有技能傷害上升,CCC中同時解放最強攻擊技。
在昇華為寶具的同時,雖然仍舊無法投影出RANK:EX的武具或神造兵裝,但只要有持有者的協助就能辦到。

Fate/Grand Order中屬性為Buster(紅卡),初期的演出與風格是接近F/SN在2009年推的劇場版動畫,但在2016年11月的更新中更改為接近ufotable製作的動畫
演出的表現是展開固有結界,隨後從天而降百來道投影出來的劍擊殺敵方全體。

啟動的呪文為:
&size(10){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血潮は鉄で心は硝子。)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Unknown to death, (ただの一度も敗走はなく、)
Nor known to life. (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剣の丘で勝利に酔う。)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 Works." (その体は、きっと剣で出来ていた。)};


中譯:
&size(10){吾為所持劍之骨。(此身為劍所成。)
鋼鐵為身,而火焰為血。(血流如玄鐵,心脆似玻璃。)
手製之劍已達千餘。(縱橫無數戰場而不敗。)
不為死所知,(未曾一次敗退,)
亦不為生所知。(未嘗得一知己。)
曾承受痛苦創造諸多武器。(其常立於劍丘之巔,獨醉於勝利之中。)
然而,留下的只有虛無。(故此,此生已無意義。)
故如我所祈,「無限劍製」。(此身,定為劍所成。)};

解說:在士郎堅持信念(鐵之心)、只懂得傷害人(劍)而什麼都得不到的一生中,劍就是他唯一得到的答案。結界內雖包含了全部,但亦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 ||劍製[15]|Unlimited Lost Works|E~A++|對人寶具|30~60|CENTER:?| |~|>|>|>|>|>|鑄劍特化的魔術師,其人生的答案,把見過的劍儲存在內的固有結界
…但是,這個男人是把微型固有結界在對手體內展開,以驚人的威力把敵人撕裂。從寶具演出來看其實就是起源彈的無限劍製版本|

Archer在作中投影過的寶具

||>|>|~名稱|~讀音|~等級|~種類|~範圍|~最大捕捉| |CENTER:|CENTER:200|CENTER:200|CENTER:COLOR(red):200|CENTER:COLOR(red):|CENTER:75|CENTER:75|CENTER:75|75|c

|



|>|>|干將・莫耶||B-|對人寶具||CENTER:|

|~|>|>|>|>|>|>|>|黑劍為陽劍・干將,白劍為陰劍・莫耶。是Archer最擅用的劍,而且因為價格便宜投影不須很多魔力,所以常被Archer作連續投影(初陣對Lancer時投影了27次)。

Archer不知為何對這對雌雄雙劍特別情有獨鍾。同時使用時可以增強少許防御力,單純作為劍的性能雖然也很高,但實際上也能當作輔助施展魔術的「魔術兵裝」,而且擁有即使遺失其中一把也必定會回到原主手中的強力羈絆,具體來說就是互相吸引的能力,不過除此之外沒有特殊能力。

Archer利用此劍互相吸引和連續投影搭配自己修得的心眼(真),創出此劍的必殺技:鶴翼三連。

若以原版的狀態在聖杯戰爭中現身會變成「對怪異專用」的強力A級寶具,無論是最終神話型態的戈爾貢或是吉爾召喚的異界邪神都能從正面一刀兩斷。

劍上經Archer之手刻有銘文,乍看可能會以為是火星文,實際上為略去誦假名的文言文,而讀音的背後意義為Archer對劍術的體現、理解。文字和實際讀音的不同再次証明奈須患有嚴重中二病。| |~|實際銘文|讀音|COLOR(black):翻譯|>|>|>|>| | |~|鶴翼欠落不
心技泰山至
心技黄河渡
唯名別天納
兩雄俱別命[16]
両雄共命別|COLOR(black):&ruby(しんぎ){鶴翼};、&ruby(むけつにしてばんじゃく){欠落ヲ不ラズ};
&ruby(ちから){心技};、&ruby(やまをぬき){泰山ニ至リ};
&ruby(つるぎ){心技};、&ruby(みずをわかつ){黄河ヲ渡ル};
&ruby(せいめい){唯名};、&ruby(りきゅうにとどき){別天ニ納メ};
&ruby(われら){両雄};、&ruby(ともにてんをいだかず){共ニ命ヲ別ツ};
|COLOR(black):鶴翼無欠(穩若磐石)
技壓泰山(力拔山兮)
氣貫黃河(揮劍斷水)
威名震天(上達天庭)
雙雄、俱斃(不共戴天)|>|>|>|>| | |~|>|>|>|>|>|>|>|Archer施展鶴翼三連時,先以第一對劍扔向敵人令敵人露出破綻,再快速投影第二對作斬擊,以相反的劍吸引第一對劍如迴力鏢般飛回來從背後攻擊敵人,最後強化第三對使之變成長滿倒刺的巨劍「Overedge」向敵人作出最後一擊。這時劍上的銘文為Overedge的發動咒文。

Overedge為動畫美術監督小山俊久為第14話的Archer對Berserker戰而設計的,奈須看後十分喜歡,因此將它公式化並加入畫冊內。

題外話,在Fate/EXTRA中,空之境界的兩儀式表示干將莫耶「很合我的味道,我喜歡。」

然後不知何故,該必殺技在《Fate/Grand Order》中卻以克洛伊‧馮‧艾因茲貝倫的寶具之姿出現。
Fate/Grand Order》在2016年11月的更新中,把Archer的Extra Attack正式更改為鶴翼三連。|

|

|>|>|偽・螺旋劍|Caladbolg II|[17]|[18]||CENTER:|

|~|>|>|>|>|>|>|>|Archer改良的Caladbolg。雖然實際上是劍,但Archer習慣把它當成核彈箭矢,再施加「壊れた幻想」(崩壞的幻想)令寶具擊中目標時自爆以增加殺傷力。作中明言提及Archer使用消耗大量魔力的Caladbolg II後魔力所剩無幾,因此Archer應該無法以此寶具作連射。
另外一般來說被摧毀的寶具不可以再使用,但Archer所用的寶具均只是投影而並非由他實際擁有,因此只需有魔力便可以作無限次投影及使用。

此劍的原持有者為愛爾蘭神話的英雄弗格斯他的碰友庫丘林(Lancer)曾經立下誓言,如果弗格斯持有此劍自己必須要輸給他一次,所以對庫丘林來說,在和故國阿爾斯特有緣的人使用了這把劍的時候,他就背負了在此劍前必定一度敗北的宿命。在Fate動畫版中,Gilgamesh也是用此劍(初代Caladbolg?)對Lancer使出最後一擊。
順帶一提,Caladbolg被認為是亞瑟王傳說Excalibur的由來/起源(可見Saber條目的Caliburn項)。因此Archer在UBW線中以Caladbolg II幾乎擊中Saber可說是有一點諷刺。

啟動的呪文為:
&size(10){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我が骨子は捻れ狂う)
Caladbolg (偽・螺旋剣)
};

中譯:
&size(10){吾為所持劍之骨(我從骨子裡瘋狂扭動)
偽・螺旋劍};

C.C.C新增:
&size(10){我が錬鉄は崩れゆがむ!・・・
爆ぜろ!螺旋剣!
};

中譯:
&size(10){我的煉鐵在崩潰扭曲!…
引爆吧!螺旋劍!};|

|

|>|>|迪蘭達爾|Durandal|||||

|~|>|>|>|>|>|>|>|絕世之名劍、忠誠之劍,擁有很強的保護祝福,曾經隨羅蘭拿下赫赫戰功。
其中封存了三種奇蹟,且能夠在任何狀況下都發揮絕對的戰鬥力。等級不輸湖之女士系列的一等一寶具。|

|

|>|>|覆蓋熾天之七圓環|Rho Aias|[19]|(結界寶具?)||CENTER:|

|~|>|>|>|>|>|>|>|Archer的最強防禦。因為他的固有結界只限於劍,這個寶具不是實體的盾而只是概念武装。外型為一個七瓣之花,每一個花瓣為一層護盾,每一片都相當於一面古代城牆的防禦力。
是「對投擲武器絕對防禦」的概念武裝,Archer用此盾擋住了Lancer的「突穿死翔之槍」,代價是六瓣破裂且右臂重傷。
士郎在UBW線因為無意識中瞥見了Archer投影出來擋Ea的Rho Aias而可以投影七瓣完整版,而HF線中借助Archer之手只能投影出四瓣。

寶具原型是希臘神話的埃阿斯之盾,在特洛伊之戰中他曾用他的盾擋住了赫克特的標槍。盾為七層牛皮和青銅所造,同樣也是被一槍刺穿到最後一層。

在Fate/EXTRA中效果被大幅強化,不但可以擋住非投擲的「刺穿死棘之槍」,甚至連和Excalibur威力相當、Saber的對城寶具「轉輪勝利之劍」、兩儀式的「無垢識 空之境界」都能無傷擋下。
到了CCC效果更為增強,連迦爾納的對軍/對神寶具「日輪呀,順從死亡」[20]、魔人化的殺生院祈荒的「只要是有智慧的生物都無法抵抗的寶具」也能完全防禦。
雖然不排除這是遊戲的效果,但其性能已經和原版的Rho Aias相當了。

啟動的呪文為:
&size(10){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
Rho Aias (熾天覆う七つの円環)};
|

|



|>|>|赤原獵犬|Hrunting||(對人寶具?)||CENTER:|

|~|>|>|>|>|>|>|>|另一把Archer用來當箭的劍。此寶具的特殊效果是發射後,只要發箭的射手還存活著便會不停的自動追蹤目標,無論迴避或是用防禦將箭矢彈開都無法逃開。發射後看起來會像一道紅色之光。
可以連續發射,但需要時間注充魔力。魔力充填需時40秒。

寶具原型為古英國傳說《貝奧武夫》的劍,貝奧武夫以此劍與格蘭德爾之母交戰,但未能用Hrunting殺死她。

在Fate/EXTRA中有削弱敵人的能力,但原作並未提及相關功能,直到F/GO的貝歐武夫絆劇情〈格蘭德爾的再臨〉才追加「(TYPE-MOON世界中的)格蘭德爾擁有變化成萬物的能力,因此要準確捕捉牠的蹤影就必須使用Hrunting來追蹤」這樣的描述。

啟動的呪文為:
&size(10){赤原を往け、緋の猟犬};| |[[1]]|>|>|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Excalibur Image||||| |~|>|>|>|>|>|>|>|在Fate/EXTRA CCC中登場,是和Excalibur接近的仿製品。發動寶具「無限劍製」後才可使用。

Archer在UBW線自稱可以投影接近Excalibur的聖劍,但後來作者改口說這類神造兵器無法複製,性能類似的舊型寶具倒可能有幾把。

推測他可以投影的應該是這把仿製品,士郎在HF線Normal End最後投影的「白聖劍」也應該是這把劍。

所以造成的傷害也就是0?|

其他裝備(注:非寶具)

|

|CENTER:COLOR(red){Archer之弓}|

|~|Archer所用的弓,材料為未來所鑄造的合金。Archer的胸甲也是同樣的合金所造。

Archer所用的是洋弓術,士郎則是用和式。洋式與和式的弓、箭、技巧、用途、理念也完全不同,可說奈須是故意為了突出兩人對比而這樣設計的。|

|

|CENTER:COLOR(red){聖骸布/赤原禮裝}|

|~|聖骸布是用來包裹聖人的屍體的布料,當中最著名的是已經被證明偽造的都靈裹屍布(Shroud of Turin),則包裹耶穌基督並粘有血跡的布。
Archer的紅衣是以聖骸布所做,為防禦概念武裝。可以控制並防禦魔力(類似魔眼殺し)。

HF線中,衛宮士郎被移植了Archer之手後,因為無法控制Archer的魔術迴路而用作封印左臂的聖骸布不是Archer這一塊聖骸布。|

|

|CENTER:COLOR(red){煉鐵的神話禮裝}|

|~|Fate/EXTRA CCC後期,為了得到與成為Moon cell系統本身的BB同格的戰鬥力量,因此需要潛入Archer的英靈核打倒它作為英靈的最原始的源頭來解除限定,來獲得作為英靈最原始的力量,即為神話禮裝。
Archer的神話禮裝擁有著代表這位英靈的煉鐵的真髓之力,題外話是也因這套神話禮裝的關係讓Archer一度能脫離紅色的形象。|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

||~名稱|>| |CENTER:|CENTER:COLOR(red):|>|c

|

|赤原獵兵|>|

|~|>|馳騁在砲火紛飛的平原上的一道影子。
守護者確實地、迅速地且毫不留情地壓制目標。

他沒有能夠反抗被授予的使命的術式。
也無法如期望一般拯救世上眾生性命。

但他的意志如火焰般覆蓋四肢,使他繼續與命運對抗到底。
|


簡評及其他資料

  • 與聖杯戰爭中大部分隸屬於蓋亞側的英靈不同,Archer是隸屬於阿賴耶側的「抑止之守護者(Counter Guardian)」—— 依Archer自稱是如同清潔工一般的存在。
  • 正如劇中所提到的,本職是魔術師(較正確的說法是「煉鐵之魔術師」,他也是如此自稱),會成為Archer僅是因為條件符合(有使用弓之類的射擊武器)。另外,在槍械流行的現代能昇華為英靈的人少之又少,使用冷兵器又能成為英靈的他是異類中的異類。
  • 能做到魔術中最為基本的魔力感知、魔術抵抗。攻撃魔術關乎到自然干渉,因此完全不在行。
  • 雖然身為魔術師又是三騎士之一,但由於現代人與魔術的親和性不及古代人般緊密,因此對魔力只有D。
  • 才能只有平凡人的程度,但在多年努力不懈的修煉下,劍術弓術已達極致,無限劍製也能運用自如。
    • 其投影能力可以將該武器的技巧也一併複製過來,Archer本身的劍技是以愛用的干將、莫邪本來的劍術加上自己的修練而成,「鶴翼三連」即是他原創的干將、莫邪劍技。
    • Saber表示其劍技「有著扎實的修煉成果,看起來十分美麗而不帶一絲雜念」。
    • 雖然打不過身為古代英雄的Berserker與Lancer,但他們都讚歎這位無名英雄的能力與劍技。
  • 關於[[2]]:
    • 英靈EMIYA利用夫妻劍干將莫邪會互相吸引的特性,以及自身固有結界延伸出的能力而開發出來的劍技。
      • 步驟為:
    • 1.投影出一組夫妻劍,另一組也事先投影好、保持待機狀態。
    • 2.將手中的夫妻劍注滿魔力,瞄準對手要害投擲出去。由於注滿了魔力,飛劍擁有極高的殺傷力,不是單純的牽制。
      • i.如對方不作出反應就死定了
      • ii.如對手選擇小幅度閃避或彈開夫妻劍,視情況可進入第3步驟。
    • 3.立即解除第二組夫婦劍的待機,同時主動逼近對手。

這時候第一組夫婦劍會被手中的第二組劍所吸引,改變軌道飛回來。 順利的話可以造成四把劍同時夾擊、或依序四連擊。

    • 4.如果前面步驟仍無法擊倒對手,就重複第一項程序及把第三對夫妻劍強化為Overedge狀態大幅提高攻擊力。再趁著對手因為應付先前的四把夫婦劍,而露出破綻or防禦架勢崩潰的一瞬間,全力砍下去。Overedge擁有連Berserker的肉體,甚至Saber Alter的鎧甲也能撕裂的破壞力,因此理論上被斬者必死。
  • 能力值雖然不高,也沒有特別突出的技能或武具,可是在近、中、遠距離及支援上皆能發揮、能依情況投影、改造多樣寶具,並利用寶具內的記憶看穿對手的能力與特性,是只要運用得當就能在聖杯戰爭中獲得勝利的泛用型Servant。
  • Archer在UBW線自稱可以投影如Excalibur般的聖劍,但作者補充他只能做到極盡逼真,要發揮Excalibur的力量需要很高的代價(可能會死亡)。
    • 考慮到當時Archer已經沒有Master的緣故,沒有魔力支援的他確實有可能會自滅。
    • 但是HF線的士郎卻確實投影過Excalibur,所以實際情況不明反正蘑菇吃書早就習慣了
      • 在Fate/EXTRA CCC中的最強招式是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Excalibur Image),是和Excalibur接近的仿製品,算是對此的最後答案。
    • 作者奈須在訪談表示他無法投影EA「神造兵裝」,但有幾把相似但性能較低一點的寶具。
  • 頭髮、眼珠和皮膚的顏色改變是因為固有結界的反作用。
  • 訪談提及過,Archer的紅外套是一位愛吃咖喱的神職人員所贈,TM的作品中唯一有這明顯特徵的是《月姫》的Ciel,當然有多少是開玩笑就不得而知了。
  • Archer愛用的干將莫邪是中國名劍,由於聖杯戰爭是不能召喚東方英靈的,所以他不可能見過這兩柄劍。
    • 故此有人懷疑他在生前當正義傭兵到世界各地阻止戰亂期間,曾到過中國參與東洋魔術師製造的東方聖杯戰爭中,跟持有陰陽雙劍的東方英靈戰鬥。
  • 非常諷刺地,雖然身為Archer的射擊能力很高超,本人卻喜歡近戰[21]。原作中Archer射箭的場面只有UBW線與Saber合作擊退Berserker、前去柳洞寺救士郎與Caster交手及最後幫助凛和士郎這三次,絕對比不上Archer拿雙劍的次數。
    • 奈須表示假若Archer與Saber打會不分勝負。
    • 狙擊被封印的情況下被Assasin擋在柳洞寺外,最多只能打個平手。奈須亦確認Archer會稍稍處於劣勢狀態。
    • Rider知道近距離與中距離打不過Archer,所以會採誘導作戰手法,而Archer亦深明這一點,所以雙方都不會作正面對戰,變成小手段大對決,最後看Bellerophon及Rho Aias的勝負之分。雖然奈須這麼說,可是連擋B+投擲都有困難的情況下要擋A+非投擲看來不太可能。雖然Archer可以Hrunting阻擊Rider,不過上彈要35秒,似乎勝算不大。
    • HA中則展現了能擋下Lancer、Saber、Rider過橋的能耐的狙擊力,遠程戰非常的優秀,不愧弓兵之名。
    • 實際上Archer因為以前已跟各Servant見過面,可讓他更有效的思量對策,因此第五次聖盃戰爭的他可發揮比平常更強的實力。
  • 根據HF線中士郎以Archer手臂投影海克力斯作為Berserker而被封印的寶具九頭竜閃射殺す百頭(Nine Lives,士郎分析後使出Nine Lives Blade Works)後打倒了他,証明Archer絕對有能力打倒Berserker,但為何在Fate線沒有這樣做一直在Fans之間眾說紛紜。
    • 事實上寶具有可能因黑化而喪失(如Saber黑化後失去了風王結界),並且十二試煉的復活命數在黑化前曾遭Excalibur重創,當時的Berserker究竟餘下幾條命、甚至是否還持有十二試煉都是不明[22],並不能跟Fate線還是完全狀態的Berserker相提並論。
    • 另外,Archer是與其用強力寶具與敵人對抗倒不如以自身擅用的武器攻擊其弱點的性格。因此可能他即使知道Nine Lives的存在也從來沒打算過要使用。
  • 根據Archer的手臂中的記錄,結界內的武具存量過千,但由外貌看來只有30歲上下的Archer即使在聖杯戰爭中看過Gilgamesh的劍雨也應該不至於這個數字,因此這應該是30歲時才剛跟世界結下契約的他的生前的巔峰狀態。
    • 至於他是如何看到古代的寶具,則可能是他成為守護者之後被召喚到各個時代收拾殘局時看到的,因此士郎亦有可能30歲就死了。
    • 但即使如此,變成英靈後應該是只有分身被召出來,然後就地消滅才對;而且本體是不會繼承分身的記憶(只能從記錄Servant經歷的本子知道曾經有這種事發生過了),正常來說Archer不可能記得成為英靈後不斷殺人的經過以及看過的寶具,而沒有這種過程的記憶的話便不會導致他想殺死過去的自己,因此這可能是作中最大的bug。要繼續說下去的話,Archer也不能履行他對凛許下的「我也會努力下去」的承諾,因為這並非本體而是分身的意志。
      • 在月聖杯召喚出來的Archer和Lancer都還有第五次戰爭的記憶。
  • Archer擁有Lancer的天敵Caladbolg,而Lancer擁有避矢加護,又有突穿Rho Aias的Gae Bolg,單純比近戰的話也只能打防守戰,再加上兩人性格和方針差異,因此Lancer在多方面上都是天敵。形象色上的對比亦可能是為了突出這一事實。
  • 基於悖論,即使士郎產生無限可能性令第五次聖杯戰爭發展改變,都不可能跟Archer所經歷過的聖杯戰爭一樣。(因為在遇見Archer的時候歷史已經改變了)
    • 訪談中證實雖然還是有可能性存在,但原作三線都幾乎不可能變成Archer。
    • 兩人起點相同,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存在。
    • HF線Archer以相當歉疚的眼神凝視著伊莉雅,並叮囑士郎要守護伊莉雅到最後,一說Archer走了被鬼隱了的伊莉雅線。[23]
    • 總之,Archer經歷過的一定不是像HF線那種規則大亂的聖杯戰爭。
      • 奈:雖然聖杯戰爭開始時的條件幾乎相同,但卻少了甚麼的世界。士郎召喚Saber戰到最後,雖然無法拯救Saber的心,但理解了Saber然後一起破壞聖杯道別……之類(類似在遊戲版沒做出來的Fate線GOOD END)的感覺。之後,和活下來的凜變成協力關係,然後出發前往倫敦。
  • 各種跡象顯示Archer曾跟Lancer、Rider和Gilgamesh見過面,所以能肯定他們在Archer和士郎經歷的第五次聖盃戰爭都是同一人。
    • 除了在初戰光靠武技交鋒就看穿Lancer真名以外,被凛救起過而持有項鍊這點和Prologue的回想也證明Archer也是曾被Lancer過。
    • UBW線中Archer明明沒有見過Rider,從凛口中得知她的死訊時卻嘲笑她「不過是光有一張嘴的女人而已」「本來就覺得她沒有能得勝的能耐,真沒想到光一擊就被打倒…真是的,我說啊,要最少把能跟敵人打成平手的魄力展示出來」,而且在HF線Rider還沒有使出Bellerophon時士郎就已從Archer的手臂中讀取到這個寶具的記錄。
  • 英靈本身是無意志的,只有在作為Servant被召喚時才會取回生前的人性。因此據Archer所說,所謂英靈並非按自己意志決定是否需要回應召喚,而是對另一方的召喚只能say yes不能say no。Saber由於是自願接受召喚因此是異例。
    • 但是實際上Archer是守護者,而Saber是未死透的非正規英靈,這兩人持有的關於英靈的知識究竟有多少跟正統英靈是通用的,沒人知道。
  • Servant的能力會受在被召喚之地的知名度影響,Lancer就是因為在日本的知名度低而無法發揮水準。由於Archer是來自未來,知名度是0,完全無法受惠於知名度。
    • 但凜也有解釋知名度對實力的影響不大(如最強的英雄王就沒有太大知名度),英靈的實力主要還是看寶具或弱點。
    • 設定集說法是知名度主要影響出力,對機動戰型的Archer影響不大。
  • 士郎能投影出「遙遠的理想鄉」,但Archer不能。
    • 除了記憶的損耗,和Saber已經沒有任何聯繫也是原因。
    • 這也是Archer雖然知道「遙遠的理想鄉」的存在卻自稱「覆蓋熾天之七圓環」是其最強的防禦手段的緣故。
  • 與女主角之一的櫻沒有太多交流,卻和凛、伊莉雅共列為天敵是因為她是Archer非常重視的人。
    • 所以在Fate/EXTRA CCC時和有著櫻的相貌的BB為敵時,內心其實頗為苦惱。
  • 冬木市的聖杯是限定招喚西洋英靈,但本為日本人的Archer會被招喚出來,可能是他主要活動範圍並不在東方地區的緣故。
  • 於TM社的另一作品錢坑Fate/EXTRA(RPG遊戲)中為玩家可以控制的Servant之一,有完全一樣的能力、外貌、性格,不過真名是「無銘」,是一個成為正義使者而失去了自身存在的架空英靈。
    • 事實上在Fate/EXTRA設定畫集的訪談中奈須已經有表示無銘和英靈エミヤ是同一個人,雖然他為了正義而獻身但並未被世人認同,所以即使成為了英靈但作為英雄是不被認同,因此成了那些無名的英雄的代表的存在,本來該有的真名也沒了,而沒有真名也成為了這位英靈的証明。而在SN中,除了被士郎打倒時以外他個人也沒表示過自己是英靈エミヤ,另外最能證明是同一個人的是除了能力和寶具外他還有著第五次戰爭的記憶,如果玩家選擇的是拉妮路線,而在與遠坂凛一戰前會感嘆自己記憶中有著和她很相似的女孩的故事但舞台和此不同,開戰時甚至還和Lancer互嗆。
      • 「雖然和你很有孽緣,但也到此為止了呢 Lancer。」

「囉嗦,Archer…這是我的台詞!」

      • 在HA中士郎和Archer決戰時也稱他為無名的弓兵。
    • 在Fate/EXTRA中有提到一些生前的過去,在成為流浪魔術師並追逐正義的過程中得到了認同他志向且一起行動負責許多事物的友人(從當時的回憶CG圖中許多人推測是慎二)。但在過程當中成了跟切嗣一樣以犧牲少數拯救多數、捨棄了人性與情感、將自身化為執行無差別審判的惡魔,也因此不僅犯罪者,連人們也畏懼這個並非為了個人利益的正義代行者。最後因友人害怕士郎終有一天會因同一原則而殺掉自己,為此把他送上法庭,最後慘遭處決。即使因朋友背叛而迎來死亡的他卻沒有為此憎恨,但諷刺地,「世界」給予作為英靈的他的職位就是「在人類引起自滅時現界、殘殺該處的所有人類」的「守護者」。
    • 如果玩家做了任何錯誤的選擇可以毫不猶疑把主角幹掉(無誤)。
    • 為了符合Fate/EXTRA CCC的「色氣」的主題,所以Archer的新服裝和另外幾位美少女一起,也要增加露出度(無誤)。
      • 不過選對選項時本人會表示其實生前就想嘗試這類服裝,不過身旁的女性都表示反對的意見,所以之後再也不敢接觸這類的服裝,而且從一些對話中可以看出本人其實還蠻中意這服裝。
      • 而且當初Vita版Réalta Nua送附贈的特典花札遊戲的劇情結束後有透漏,他一直想要展現自己鍛鍊的雄壯身材,甚至還有「連自己所鍛鍊的身材都無法好好展現算什麼煉鐵的英雄!」的發言。
      • 讀作英雄,寫作英♂
    • 不過在最新的設定又表示無銘與エミヤ是同一個存在但不同人物(但依然是守護者)。[24]
      • 可以解釋成是沒有經歷過SN裡的經歷的エミヤ透過被月聖杯召喚出來後透過Monn Cell得到了在SN裡的記憶。
      • 亦能解釋成是不同世界的衛宮士郎經過不同的經歷後依然透過同樣的方式成為英靈,所以真名也不同。
      • 不管是哪種說法,這個Archer在人類時期一定經歷過第五次聖杯戰爭,而其投影的寶具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Excalibur Image)即是這點的最佳證明。
  • Fate/EXTRA中有提過自己曾有把被致命的病毒感染的客機在半空中給擊墜的過去,這和他還是人類時的養父Fate/Zero中做過的事幾乎一模一樣。
    •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切嗣擊毀的客機上存活的只有娜塔莉亞其餘的皆死徒化,但是士郎所擊毀的客機上還有存活下來的人互相把持的要活下去,但若是讓他們成功著陸的話地上無辜的人也會感染病毒,而最後他們為存活所付出的努力及意志也被士郎連同客機擊毀了果然是父子
  • 與stay night時的Archer不同,EXTRA的Archer會公然自稱自己是「正義的夥伴」,但也會強調自己「不是什麼英雄」。
  • 雖然本身屬性為中立中庸,在《F/GO》中,卻擁有正義之人的屬性。看來作為衛宮士郎的本性依舊改不了
  • 你是英靈,是英靈,你後宮是英靈,現在連你鄰居都是英靈了
  • 雖然本篇中就已經看的出來,但FGO中會瞎操心與熱愛解說的一面被放得更大
    • 第一篇幕間物語幾乎都在看他幫剛成為御主沒多久的主角跟剛成為從者沒多久的瑪修上課,老媽子嗎你
    • 情人節的回禮送的是「加了快切到手時會警告的功能」的全套廚具組還加上了自己寫的初級食譜,真的是迦爾帝亞第一主廚……

其他無關痛癢的小資料

  • 和士郎一樣,擅長投影和強化魔術,做家務也很好。所用的魔術已修練到極致,戰鬥的等級經驗也遠高於士郎。
    • 不過因為沒有主角威能所以不但經常被打敗,也完全沒有收後宮的能力,這都是幸運E的錯
  • 雖然經常嘲笑士郎的夢想很幼稚,但其實自己有時的中二病比士郎更重。
  • 真名為什麼不是衛宮士郎而是エミヤ(Emiya),這點應該是因為兩人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了,所以自稱不是士郎而是作為正義的夥伴的「衛宮」。另外也有可能是為了表明自己是正義的夥伴衛宮切嗣的繼承者。
  • 說自己因不完全的召喚而記憶模糊有一半是事實,一半是謊話。雖然當初真的有點不太明白狀況,但經過一晚分析後已經大概知道自己的處境。當他聽到凛說出自己全名時,他就在一瞬間想起一切了。奈須在設定集提到「————それでは凛と。ああ、この響きは実に君によく似合っている。(那就叫凛吧。啊啊,這個名字真的跟你很合襯。)」這句其實是發自Archer真心,充滿著感情的一言,可說是伏線。
  • stay night中,是以「將自己的生死置於度外,確保對聖杯其實沒有太多想法的凛或士郎獲得最後勝利」、「要盡力不讓敵人傷害凛或伊莉雅」、「有機會就把士郎幹掉,並採取這樣的戰法與行動,但不能被看穿自己是未來的衛宮士郎」這樣的方針在而束縛著自己的行動。
  • 因時間經過及記憶的磨耗,除了Saber的召喚情景「即使下到地獄去仍能清楚的回想起來」外,其他第五次聖杯戰爭的過程已經不太記得。
  • 紅色外套有為自身而戰的意思。HA中除了最後與凛並肩作戰外,其餘時間都沒有穿上外套就是這個理由。
  • 本人親述極少提到的生前經歷:與凛一起去了英國,在冬天被推下橋掉進泰晤士河。
  • 與同姓的衛宮切嗣的分別在於切嗣雖然比Archer更冷酷,但他總是不想白白浪費每一個被犧牲的人命。因為這種悲觀又消極的態度,令他作為「正義的使者」的「格」劣於Archer。
  • 初期設計更像士郎。由於Archer跟士郎的關係十分複雜,明明是士郎卻又不能弄得太過相似,因此武內說花了很多心血才完成設計。
  • 設計概念為「無國籍的和風」。
  • 奈須和武內都覺得東洋風武器比起西洋劍或日本刀更襯得上Archer。干將莫耶同時擁有真實性和漫畫成分,是絕佳配搭,配上這對雙劍之後Archer才算真正完成,所以兩人均對設計出干將莫耶的こやまひろかず大為誇獎。
  • 由於是「以背代言」的角色,除了代表性的背影CG外,正常不可能出現的背面立繪,他也擁有2個版本。
  • 外貌上與士郎的共通點只有眉毛。據說有Fans在提示皆無的Fate線中就以這點看穿了他的真實身份。
  • Fate人氣投票是第3位(第1位Saber,第2位凛),為Fate最高人氣男性人物。
    • 在TM作品中的人氣也是首屈一指,於ALL RANKING TYPE-MOON的第1回My Best Character排行第4位,象徵TM作品並非只有女角色才受歡迎。
    • 人氣排行比HF線女主角的櫻還要高所以其實是UBW線的隱藏女主角
  • 在美國的4chan也有相當高的人氣,甚至某有網民發出的名言:I am GAR for Archer.
    • 注:原意是I am GAY for Archer(我gay只因Archer),但是寫錯字。
  • 經過多次延伸(一個原因是因為勇者王GaoGaiGar)變成類型「燃、爺們」的意思,4chan的最燃戰爭也因此叫SaiGAR,Archer也得到了GARcher的愛稱。
    • 但是SaiGAR賽事中Archer在八強淘汰。第一名是Berserk(烙印勇士)的主角凱茲。
  • 動畫版領便當後,換了個打扮跑去死神中示範什麼叫專業人士(超大誤)。
  • 舊Fate之中Archer就是Gilgamesh,因此Archer是後來重新製作的時候加進去的。
    • 由於奈須十分喜歡沙條綾香和舊Saber這個天才少女與青年的組合,因此故意設計出遠坂凜和Archer這兩個角色,讓他們以這種形式在Fate/stay night復活。
  • Fate/EXTRA發售後,在同人界和女主人公的配對漸漸展出,在某方面這對主從可說是非常相似(無名的Master和無名的英靈),而官方似乎是有觀察到這對主從蠻受歡迎的樣子,在CCC中特別將女主人公+Archer的路線設置的和其他三個從者不一樣。
    • 像是某些特殊事件和對話是男主人公場合不會出現,某些事件中女主對Archer的反應和對話和其他從者不同。
    • 本該會愛上主人公的Meltlilith在這對主從的路線上會變成愛上Archer,並且將女主人公視為眼中釘。
    • 在一些對話選項中,也能看出女主對Archer的態度上可說是蠻積極的,像是會問Archer「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甚至對Archer說要洗個澡反應也很大。[25]
    • Archer的第3個SG必須要女主人公才能得到,也就是Archer的主從結局必須是女主角才能開啟,男主人公要進入Archer的主從結局必須要繼承前一輪女主人公獲得的Archer的SG才行,所以這結局可說是為Archer+女主人公設定的。
    • Archer的結局和其他從者結局的設定也是相當不同,其他從者的結局是以「從現在開始的未來」而Archer則是「從未來開始的現在」
      • 聖杯戰爭結束,主人公被Moon Cell溶解後,在地面上被冷凍30年的主人公最後終於得以接受手術並醒來,地上的紛爭雖然結束但一般人還是必須接受戰鬥訓練,在樹下休息主人公遇上擔任她專屬教官的生前的Archer。
      • 這套衣裝在UBW動畫版第21集描寫Archer生前事蹟的時候也有出現,結果蘑菇你到底要把無銘與士郎的關係設成怎樣啊?!
    • 因官方[26]和部分同人繪師的作祟下閃爆了許多網友的眼睛,因此在某些網站中出現了「紅茶爆発しろ」「紅茶溺死しろ」「紅茶沸騰しろ」等成句和標籤。
    • CCC中精通廚藝的兩名Servant之一[27]
      • 取得SG2時,會透過隨意門進入廚房。身穿執事服,為主人公下廚做菜。
  • 生前與女性相處的經驗似乎非常豐富,不論是與本傳中的凛或是Fate/EXTRA中女主人公都相處得非常不錯
    • 在Fate/Grand Order的2016年聖誕節活動劇情中,提點惹瑪修生氣的主人公,說像瑪修這種類型的女性鬧彆扭都會鬧很久,早期治療會比較好。還建議主人公快點送禮物給瑪修。
      • 結果在場的其他英靈聽到他的說詞後,內心不約而同的覺得「他這傢伙很習慣這種事了呢……」「似乎很熟悉怎麼處理啊……」「生前一定很……」

名台詞

跟金閃閃一樣,名副其實的名台詞寶庫。

  • &size(10){それは、稲妻のような切っ先だった。};

&size(10){心臓を串刺しにせんと繰り出される槍の穂先。};
&size(10){躱そうとする試みは無意味だろう。};
&size(10){それが稲妻である以上、人の目では捉えられない。};
&size(10){だが。};
&size(10){この身を貫こうとする稲妻は、};
&size(10){この身を救おうとする月光に弾かれた。};
&size(10){しゃらん、という華麗な音。真実鉄より重い。};
&size(10){否。目前に降り立った音は、};
&size(10){およそ華やかさとは無縁であり、纏った鎧の無骨さは凍てついた夜気そのものだ。};
&size(10){華美な響きなど有る筈がない。};
&size(10){本来響いた音は鋼。};
&size(10){ただ、それを鈴の音と変えるだけの美しさを、その騎士が持っていただけ。};
…(中略)

&size(10){時間は止まっていた。};
&size(10){おそらくは一秒すらなかった光景。};
&size(10){されど。};
&size(10){その姿ならば、たとえ地獄に落ちようと、鮮明に思い返す事ができるだろう。};
&size(10){僅かに振り向く横顔。};
&size(10){どこまでも穏やかな聖緑の瞳。};
&size(10){時間はこの瞬間のみ永遠となり、};
&size(10){彼女を象徴する青い衣が風に揺れる。};
&size(10){————差し込むのは僅かな蒼光。};
&size(10){金砂のような髪が、月の光に濡れていた。};

那是,如閃電般的槍尖。
為了穿刺心髒而射出的槍的尖端。
試著躲避也是無意義的吧。
既然那是閃電,就不是人的眼睛能捕捉的。
但是。
要貫穿這身體的閃電。
被要救這身體的月光彈開了。
鏘啷,華麗的聲音。
不。
在眼前落下的聲音,比鋼鐵還要沉重。
通常跟華麗無緣的、包裹著的鎧甲冰凍的夜晚氣息。
不可能會華麗的。
因為響聲的本質是鋼鐵。
只是,那騎士擁有使那聲響變成銀鈴般聲音的美麗。
「───我問你,你是我的主人嗎?」
用揮開黑暗的聲音,她說了。
「遵從您的召喚而來。從此我的劍與您同在,您的命運與我相存。───于此,契約完成」
沒錯,契約完成了。
就像她選擇我為主人一樣。
我自己,也一定是發誓了要幫助她。
月光更澄亮地照著黑暗。
倉庫里像是模仿著騎士的姿態一般,回到了過去的平靜。
時間靜止了。
恐怕那只是一秒不到的景象。
然而。
那副身姿,就算我落到了地獄裡,也能鮮明的回想起來吧。
稍微向後的側臉。
一片安穩平靜的聖綠瞳孔。
時間在那一瞬間變成了永恒。
象征著她的青衣在風中擺動著。
────射入倉庫的只是些許蒼光。
如金砂一般的髮絲,被月光濡濕。

&size(11){否。その記憶は、こうした今も忘れ得ない。};
&size(11){昔、ある出会いがあった。};
&size(11){おそらくは一秒すらなかった光景。};
&size(11){されど。};
&size(11){その姿ならば、たとえ地獄に落ちようとも、鮮明に思い返す事ができるだろう。};
&size(11){月の光に濡れた髪。};
&size(11){……あの光景は、目を閉じれば今でも遠く胸に残る。};

否,那份記憶,至今仍然無法忘卻。
從前,有過一場相遇。
恐怕那只是一秒不到的景象。
然而。
那副身姿,即使我落到了地獄裡,也能再度鮮明的回想起來。
被月光濡濕的髮絲。
......那副光景,一閉上雙眼,現今還殘留於胸臆中。

    • 因為太長,不能在這裡寫完全部只能節錄。全段(加上該場面的BGM及HA中Archer與Saber決鬥後的場面)可看這裡這裡。可能有人誤會,其實Prologue的獨白是Archer的回想而非士郎的。

「————それでは凛と。ああ、この響きは実に君によく似合っている」
「那就叫凛吧。啊啊,這個名字真的跟你很合襯」
解說請看小資料部分。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19位。
「何を言う。私は君が呼び出したサーヴァントだ。それが最強でない筈がない」
「你在說什麼。我是你叫出來的Servant。沒有不是最強的可能。」
凛因沒有召喚出Saber而沮喪時Archer作出的回應。帶點自我推銷的味道。
「了解した。地獄に落ちろマスター。」
「了解了。下地獄去吧,Master。」
身為Servant,打算在戰爭中大顯身手時,卻被Master叫去掃地的反應。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9位。
そうだな。恒久的な世界平和というのはどうだ?」
「對了,那恆久的世界和平怎麼樣?」
被凛問到願望,他說自己沒有,因為他早就得到想要的東西了。然後他說出了這句真心話,凛聽後卻爆笑。
「ああ。時間を稼ぐのはいいが…別に、アレを倒してしまっても構わんのだろう?」
「爭取時間是沒問題…但你應該不介意我把那傢伙打倒吧?」
凛很絕望的命令Archer牽制Berserker,相當於打算犧牲Archer來爭取讓其他人逃走的時間。
但Archer卻自信的反問她,是拐個彎在鼓勵凛「不用在意,這是正確的判斷。」傲嬌又彆扭的主僕專用的相處方式。
其實Archer本身也已經絕望了,這樣說只是鼓勵凛。
明顯的死亡フラグ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6位。

「――忘れるな。イメージするものは常に最強の自分だ。外敵など要らぬ。おまえにとって戦う相手とは、自分自身のイメージに他ならない。」
「不要忘記。應想像的永遠都是最強的自己,而不需要什麼外敵。對你來說對手除了自己的想像之外沒有其他。」
Fate線Archer的遺言及對士郎的忠告。

  • ならば、せめてイメージしろ。現実では敵わない相手ならば、想像の中で勝て。自身が勝てないのなら、勝てるモノを幻想しろ。—―所詮。おまえに出来る事など、それぐらいしかないのだから
    「那最少想像吧。是現實敵不過的對手的話,就在想像中勝過他吧。自己勝不過的話,就想像出能勝得過的東西吧。——反正,你能做的就只不過是這個程度而已」

  • ————さらばだ。理想を抱いて溺死しろ。
    「再會了。抱著理想溺死吧。」
    • UBW線對勸說無效的士郎改變方針,準備採取抹殺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象徵Archer對年輕時犯下的錯過去堅持理想的自己的悔恨。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14位。

  • 「たしかオマエは戦上手だ。そのオマエがとった手段ならば、せいぜい上手く立ち回るだろう。―――だが、それは王道ではない。貴様の剣には、決定的に誇りが欠けている」
    ああ、あいにく誇りなどない身だからな。だがそれがどうした。英雄としての名が汚れる?は、笑わせないでくれよランサー。汚れなど成果で洗い流せる。そんな余分なプライドはな、そいつらの狗にでも食わせてしまえ
    Lancer:「的確你很擅於戰鬥。如果你採取這個手法的話,大概會有充分的表現吧。——但你這樣不是王道。你的劍、完全是缺乏了自尊」
    Archer:「對呀,因為很不巧的我這身沒有自尊。但那又怎麼了,會沾污作為英雄之名?哈,不要引我笑了Lancer。污點可以以成果沖洗。這種多餘的自尊,拿去餵那邊的狗吧」
    • Archer表示他與對「作為英雄身份而自豪」的Lancer不同,並故意用「狗」這個詞來挑釁他。

  • ———そう、自らの手で衛宮士郎を殺す。それだけが守護者と成り果てたオレの、唯一つの願望だ
    「な————に?アーチャー。貴方は、まさか」
    ……そうだ。いつか言っていたな、セイバー。オレには英雄としての誇りがないのか、と。無論だ。そんなものが有るはずがない。この身を埋めているのは後悔だけだよ。———オレはね、セイバー。英雄になど、ならなければ良かったんだ
    Archer「對,以自身的手殺死衛宮士郎。這就是淪落為守護者這個下場的我的唯一願望。」
    Saber「什…麼?Archer,你難不成…」
    Archer「…對了。Saber,你曾幾何時問過,我是不是沒有作為英雄的自尊。答案是當然的。我根本不可能會有那種鬼東西。埋在此身的,只有後悔而已。———我啊,Saber,要是沒有成為英雄就好了。」
    • Archer首次對Saber和玩家吐露自己的心底話。注意這裡的Archer是用士郎的語氣說話的。

  • オレは人間の後始末などまっぴらだ。だが守護者となった以上、この輪から抜け出す術はない。―――そう、ただ一つの例外を除いて
    「替人類處理後事之類我已經受夠了。但成為了守護者便無法脫離這個輪迴。———對,除了一個例外之外」
    • 這一言除了讓人理解他的動機外,亦道出了他與過去的士郎徹底一刀兩斷的決定性原因。

  • 私を頼む。知っての通り頼りないヤツだからな。君が、支えてやってくれ
    「我就拜託你了。因為就如你所知道的,是個很不在行的傢伙,你就幫忙扶持一下吧。」
    • UBW線消失前對凛的拜託,代表著Archer相信凛和士郎能一起開拓不同於自己的未來。

  • 答えは得た。大丈夫だよ遠坂。オレも、これから頑張っていくから。
    「我得到答案了。遠坂,不要緊的。我也會在此之後繼續努力下去。」
    • 大多數的主角包括Archer都管遠坂凛叫「凛」,只有士郎管她叫「遠坂」。這個稱呼、語氣和表情都是刻意以士郎的態度所說(也表示了對士郎的認同)。
    • 強烈建議在Réalta Nua聽聽諏訪部順一的演技。
    • 於名台詞投票中排行第2位。

  • ———ここまでか。達者でな、遠坂
    「———到此為止了嗎。保重了,遠坂」
    • HF線,死前以士郎的語氣跟凛道別。

  • ついて来れるか?
    「你能跟上來嗎?」
    • HF線士郎解開手臂封印時,被Archer的力量壓迫。這時Archer的影像對他說了這句話。
    • 士郎立刻燃起來並回答:
      ついて来れるか、じゃねえ…てめえの方こそ、ついて来やがれ!
      「不是『你能跟上來嗎』…是你要跟上來啊!!!」
    • 下一秒威能全開,斬殺了黑Berserker。

  • 強力な正義は、同時に強力な敵を生み出してしまう。その果てにあるのは血みどろの消耗戦だ。何事も中立、中庸でなくでは争いを生むだけだぞ。
    「強力的正義同時亦會產生強力之敵,到頭來有的是血淋淋的消耗戰。如非事事中立、中庸,只會產生爭執而已。」
    • 屬性為中立・中庸的理由。

  • 分かりやすいのは呼び名だけだ。

その中身は自己矛盾の塊だぞ?正義の味方なぞ、人間の社会に適合できなかった者が憧れる夢物語だ。
本当に正しいものがあるとすれば、それは正義の味方など必要としない社会であり、その中で悪があるとすれば、それはままならない世を嘆いて正義の味方を渇望する人の醜さにある。
まあ、なんだ。正義の味方というのは、人の弱さの別名であってだな。
「易懂的只是名稱而已。
內裡可是自我矛盾的一撮啊?所謂正義的夥伴,是適應不了人類社會的人所憧憬的白日夢。
要是社會是正當的話,那是根本就不需要什麼正義的夥伴的社會;要是有惡的話,那是在於悲嘆這個世界不合意而渴望有正義的夥伴的人的醜陋。
總之,所謂正義的夥伴,是人的軟弱的別名。」

    • 對正義的夥伴的看法。

  • フィィィィッシュ!!
    「FIIIIISSSH!!」
    • hollow ataraxia中釣到魚時的台詞。

  • 真贋入り混じってこその現世だと思うがね

「我倒認為混雜著真假才比較像現實世界呢」

    • unlimited codes中對上Gilgamesh時的台詞,回應Gilgamesh的Faker發言。

  • 慢心したな英雄王。物の善し悪しは性能ではなく、使い手の技量によって決定されるものだろう?

「慢心了呢英雄王。東西的好壞不是由性能,而是由使用者的本領來決定的吧?」

    • 嬴了Gilgamesh之後的台詞,身為Gilgamesh天敵的設定終於派得上用場。
    • 有錢也敵不過盜版的力量。

  • ————OK。付き合ってくれる、アーチャー?」「ああ、サーヴァントはマスターに従うもの。これでようやく———最後に。加減なしで、戦えるというものだ
    凛:「OK。能作伴嗎,Archer?」
    Archer:「當然。所謂Servant就是服從Master之人。到最後總算可以毫不留情的戰鬥了吧」
    • Hollow ataraxia的最後一夜總算重新披上紅色戰衣與凛並肩作戰的Archer。

  • ………………。まずいな。真剣に考えると恐くなってきた。
    技術云々より、施術する側のモラルがな。赤い方は、倫理はあるが常識がない。青い方は、常識はあるが倫理がない。
     ……まあ、それぞれがきっかり役割分担している分には事故も起きないとは思うが。
     共同作業だけはさせられんな……
    「…………。對不起。認真想了下覺得真可怕。
    比起技術,施術者的倫理觀才是問題。紅色那方,有倫理觀可是沒有常識。藍色那方,有常識可是沒有倫理觀。
    ……嗯,雖然說我覺得,兩人都分到了正確的職務所以不會起事故。
    還好是兩人一起工作……」
    • EXTRA中,可以進行魂之改竄後,對負責施行的蒼崎青子(紅色那方)與蒼崎橙子(藍色那方)的評價。
  • そう難しい話じゃないんだが。英雄の定義は様々だが、どの英雄であろうと必ず一致する事柄がある。
     それは"人の手で人を救う"事だ。人としての欲望、道徳に基づいた思想。自分自身を含めた、幸福の体現者。
     その道に邁進した者を、人々は英雄と言う。
     自らの欲望、自らの理想を語れぬ者は英雄ではなく、都合のいい舞台装置にすぎない。
     ……まあ、機械仕掛けの英霊もいるにはいるのだが、それはまた別の計りだ
    「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原因啦。 英雄的定義有許多種,但所有英雄都有著共同點的。
    那就是"以人的身份拯救他人"。以人的慾望、道德為基礎的思想,是體現包括自己在內的,幸福的體現者。
    在這條路上邁進者,人們稱之為英雄。
    沒有自己的慾望、自己的理想者稱不上英雄,只不過是個方便的舞台裝置。
    ……嗯,機械降神的英靈也是有的,不過那個另當別論。」
    • EXTRA中,真名開示後,被主人公問到真名為何是「無銘」時的回答。
    • 並且也有表示,還是擁有作為人類時的名字。
  • ……皮肉な運命だ。俺をかたどる記憶の核には、彼女とよく似た少女との物語があった。
     だが、それはここではない、違う舞台の物語だ。
     ゆくぞマスター。今はただ、目前の敵を討つ
    「真是諷刺的命運啊。我本身的記憶中核裏,有著和她非常相似的少女的故事。
    但是不是在這裏,是在其他舞台的故事。
    要上了Master,現在只是要戰勝眼前的敵人。」
    • EXTRA中,於拉妮路線第六戰和凛對決前的發言。
  • さて。英霊としてどうかはさておき、サーヴァントとしては――
    幸福な部類だろう。私は実についている。この戦いは、私にも大きな意義があった。
    未熟っぷりに頭を悩ます時もあったがね。君は総じて、いいマスターだったと思う
    嫌味なものか。最強の魔術師も、最高の魔術師も、私にとってはどうでもいい事だ。
    能力の高さ、魔術師としての才能はいくらでも補える。
    だが――心の在り方だけは、私たちでは補えない。
    たとえ最弱であろうと、その心が人間的に正しいマスターと出会えた事は、オレにとって――
    • 向著接受自己所敘述的過去的主人公,Archer送上對他來言最好的讚賞。
  • 女性らしさ忘れてしまったのか君は!?。……いや、元からそんなものはなか……
    「你忘了保持女性魅力嗎!?……不,該說你原來就沒有那東……」
    • 在暴露自己也跟著女主人公失去記憶自己也忘記Master的事情時,對女主人公突然拿起椅子的行為的發言。
    • 下一秒理所當然的被椅子砸下去。
  • 私も最初はこの衣装を思っていなかたか、気かついたら慣れていた。君も運が悪かったと思ってだな……
    「我最開始也不喜歡這衣服,可是不知不覺就習慣了。你也當作是運氣不好就行了……」
    • 當女主被拉妮要求脫掉內褲才能前進時,女主往Archer望過去時Archer的發言。
    • 下一秒理所當然的被女主賞拳。
  • ―――――は!?い、いや、別に見とれてたわけじゃないぞ!?
    「————啊!?不,不是,我才沒有看呢!?」
  • 誤解があるようだが、私はそう堅物というワケじゃない。
     法律に反しないかぎり、男女交際は積極的に行うべきだ。
     人間だって動物なんだから、そこは仕方ないだろう
    「或許你有誤解,不過我其實不是那麼頑固的。
    只要不違反法律,我也會積極進行男女交際。
    人類也是動物,所以是沒辦法啊。」
    • CCC中,被女主人公問到過去是不是個花花公子時,嚴格的給予了肯定。
  • 可愛い子なら誰でも好きだよ、オレは
    「可愛的女孩子誰都喜歡啊,我也是。」
    • CCC中,被女主人公問到「喜歡哪類型女孩子?」時的回答。
      • 就是因為這種沒有自覺的回答才是他女難不斷的原因。
  • これを…オレが着るのか?マジで?
    「這個……你讓我穿這個?你說真的?」
    • CCC中,得到泳裝時的發言。

  • そんな大層な質問じゃないさ。おまえが募集していた人員についてだ。
     美形であること。若いこと。そして純潔であることが募集条件だったな。
     だが----こほん。そもそも未通なのは、君自身だろう!
    • CCC中,在獲取伊莉莎白的第三個SG時,直接就說出對方是處女的事實。
      • 不過我方成員對這段的話的評價都不怎麼好。凛表示「立即OUT」,拉妮則說「這是本年度的紳士動畫台詞大賞」。
      • 主人公表示幹得好,但今天請他睡到其他房間去。
  • 禁じ手の中の禁じ手だ………!この投影、受け切れるか!
    この光は永久(とわ)に届かぬ王の剣………『永久に遥か黄金の剣エクスカリバー・イマージュ』!
    • CCC中,發動永恆遙遠的黃金之劍時的台詞。
      • 那是在遙遠的過去,只剩下些許記憶的少年時代裡,永遠烙印在心中的那個王所持有的黃金之劍。為了在有著無數強敵環繞的月之裡側守護自己的Master,解放自己最後的手段在投影的極致中將其顯現。
  • 聞こえるか、マスター。
    君は剣を預けるに足る、素晴らしい人間だった。
    _________ありがとう。

生前に叶わなかった夢を、君がオレに、果たさせてくれた。

    • 『正義的同伴』從少年時期所發誓的,拯救被捨棄的人們,並消滅威脅世界的邪惡這種像兒童般的誓言,和白野一同前進終於達成了從幼小時期開始的夢想。
      • 另一方面也有著他生前沒有拯救到的、沒有完成的夢想,藉由白野讓他得以實現了過去所沒做到的事的意義。
  • さぁ、グズグズするな。
    おまえにはまだやるべきこと、救うべき人間がいるだろう?

道のりは困難だが、君ならそう問題はあるまい。
恐れずに進め。
少年はいつだって、荒野を目指すものだからな。

    • CCC路線與作為同伴的男主人公道別時的台詞,就像是父親、兄長、朋友般的訓斥要他快去櫻的身邊。這份話語就像是就算白野和櫻接下來就算碰上任何困難,也能像至今不變得向前邁進般深厚的信賴之證。由他們倆個來繼承Archer的意志。
      • 也因為這一句,讓不少人認為Archer的CCC線該由男主人公來走。

相關角色

Fate/stay night

遠坂凛
Master。
衛宮士郎
過去的自己
Saber
可說是千絲萬縷的關係。
Gilgamesh
永遠的天敵。
Lancer
各種意義上的天敵。
Rider
交流不多,但似乎是蔑視的對象。
Berserker
別に、アレを倒してしまっても構わんのだろう?
Caster
UBW線時,短暫的當過其Servant。

Fate/EXTRA系列

岸波白野
締結契約的Master
Saber
玩家可選擇的其他Servant,在Fate/Extella中擔任她的副官。
Caster
玩家可選擇的其他Servant
Rider
第一戰的對手
綠Archer
第二戰的對手
黑Caster
第三戰的對手
黑Lancer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四戰的對手
白Berserker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四戰的對手
Assassin
第五戰的對手
赤Berserker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六戰的對手
藍Lancer
會依照選擇的路線而成為第六戰的對手,在平行世界中的聖杯戰爭結下奇妙的緣分
高文
第七戰的對手
Savior
最終戰的對手
Monster
Extra隠藏關的對手

Fate/EXTRA CCC

Lancer
會被當成筋肉變態
Launcher?
BB
Passionlip
Meltlilith
「阿恰跟我合為一體吧!」[28]
殺生院祈荒
CCC中一連串事情的元兇

Fate/Grand Order

弗格斯·馬克·羅伊
Caladbolg的原持有者
貝歐武夫
Hrunting的其中一位持有者
愛迪生
在愛迪生的羈絆劇情中關係似乎還不錯。
布狄卡
同為擅長做菜的英靈,在祭典類活動劇情中經常共同兼當主廚職務
源賴光
迦爾帝亞家事組成員,在她的幕間中有提到她也會跟他與布迪卡兩人一起作菜。
茨木童子
同為持有正義之人屬性的Servant

其他

投票

  • Archer是專業的什麼?
  1. vote(專業英靈[222],專業人士[24],專業背影員[81],專業色狼[2],專業後宮王[3],專業管家[49],專業子[80],專業AV男[44],專業妹控[3],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Archer真是專業的錯覺?[111])
  • 與Archer最配對的是?
  1. vote(衛宮士郎[262],兩儀式[330],愛爾奎特[297],聖女貞德[108],盾娘(???)[10],遠坂凛[447],岸波白野[117],Gilgamesh[66],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Archer有配對的錯覺?[73])

回應

  • 未完成品,先拿來看看 -- 2011-07-17 (日) 19:35:18;
  • 幻想崩壞在訪談中只提到等級不明,沒見過會提升一級的敘述?以Saber的敘述加上劍製的限制來看,只能說「以偽螺旋劍施展幻想崩壞」這種攻擊手段的破壞力相當於A級寶具 -- 2011-07-17 (日) 20:47:17;
  • 我覺得他其實極受好男人歡迎(拖走~~ -- 2011-07-17 (日) 21:31:57;
  • 瞧瞧那精美的身材曲線(什麼鬼啊!! -- 2011-07-17 (日) 21:33:58;
  • 完成。不過因為沒有Fate的腳本,所以名台詞如果有人可以補充,我會感激不盡的 -- 2011-07-17 (日) 22:40:45;
  • ↑↑↑幻想崩壞 = 升級...這一個我可能需要再查尋了 -- 2011-07-17 (日) 22:42:59;
  • 哪個需要再查詢啊? -- 2011-07-17 (日) 23:15:25;
  • 另外,幻想崩壞和赤原獵犬並未提及範圍種別吧?實際上依照畫面和實績(幻想崩壞足以將Berserker和Saber都捲入爆炸中)應該至少是對軍寶具... -- 2011-07-17 (日) 23:31:53;
  • ↑以上已改正:取消了幻想崩壞的升級(但A級是確定的)、偽螺旋剣對人是以武器本身而非以幻想崩壞。赤原獵犬雖未提範圍種別,但是就效果而看...應該不會是對軍。 -- 2011-07-18 (月) 00:17:39;
  • 赤原獵犬明顯是對人寶具吧??如果對軍的話,要是軍隊分兩邊跑那赤原獵犬不就得要影分身了? -- 2011-07-18 (月) 02:38:36;
  • 可以參考(吃書前)的GaeBolg,鎖定一個目標射出去,然後在擊中目標時的暴風做成廣域攻擊,就像導彈般的感覺吧 -- 2011-07-18 (月) 09:24:21;
  • 赤原獵犬沒有用幻想崩壞,殺傷力靠的是準確性。Saber可以只用劍彈開赤原獵犬,但崩壞偽螺旋就不可以 -- 2011-07-18 (月) 09:47:36;
  • 提問:archer的紅衣-聖骸布不算寶具嗎? -- 2011-07-19 (火) 01:37:35;
  • ↑聖骸布不算寶具,不過之後會補充一下 -- 2011-07-19 (火) 08:35:01;
  • 關於Archer的真實身分..好歹也算是UBW線的一大捏他,不反白嗎? -- 2011-07-19 (火) 10:36:13;
  • ↑條目開始有警告,不過個人覺得這個捏他已經跟I am your father一樣...差不多路人皆知了 -- 2011-07-19 (火) 10:43:17;
  • 話說劇情描述和Rho Aias的描述有些問題(擋下Gae blog的不是六瓣而是七瓣外加左臂一條,詳見遊戲文本『必中之搶,無敗之盾』),吾上手修正了。 -- 2011-07-19 (火) 20:25:01;
  • Archer的手只是輕傷而已(片刻就恢復過來了),不算吧...另外那只是右手 -- 2011-07-19 (火) 23:06:44;
  • ↑文字敘述手臂已經是只能勉強還連在身體上(快斷了),怎麼也不算輕傷... -- 2011-07-19 (火) 23:53:04;
  • 兩分鐘後Archer就回來秒殺了Caster和葛木老師,當然是輕傷 -- 2011-07-20 (水) 00:08:12;
  • 另外再補充一下蘑菇寫法的一個習慣:如果某人受傷,他的描述會極度誇大受害者的傷痛,讓讀者身歷其境。所以有時他的人物自己說受了重傷,其實也沒有太重 -- 2011-07-20 (水) 00:48:28;
  • 沒有甚麼啟動呪文吧?只有「真名」般的字句不是嗎?另外有關他的真身不塗黑嗎?很容易捏到耶..(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 -- 2011-07-20 (水) 02:03:20;
  • 還有Rho Aias那段在原作中是盾完全破壞,手跟斷了沒分別啊,哪算輕傷(電影版就算了,那光速跳劇情的) -- 2011-07-20 (水) 02:05:23;
  • 一般的寶具只要真名,但Archer…要啟動呪文 -- 2011-07-20 (水) 10:26:51;
  • 另外就原作的描述,Archer殺死Caster確實是幾分鐘後的事...而且如果他的手真的重傷了,不可能使用干將莫邪 -- 2011-07-20 (水) 10:28:20;
  • 既然兩次提到,我還是塗黑真實身份好了。但是因為條目的寫法,仔細看仍然很容易猜到。另外不要無視主題下的警告啊! -- 2011-07-20 (水) 10:36:36;
  • 不知Fate設定集有沒有另一版本,不過Hrunting是貝奧武夫「借來」的劍,而且因為完全沒用,所以實際用來斬水魔的是另一把從水魔寶庫借來的劍 -- 2011-07-20 (水) 13:31:57;
  • ↑已修正,謝謝...關於Hrunting是因為我沒有看貝奧武夫原文所以疏忽了 -- 2011-07-20 (水) 13:38:22;
  • 名台詞從某處抄來了幾句,先記下一些明顯的再翻譯 -- 2011-07-20 (水) 15:33:17;
  • 感謝補圖和翻譯,不過小小吐槽...Hrunting的圖片因為紅光反而看不清劍身...能否更換? -- 2011-07-20 (水) 19:09:05;
  • 烙印勇士的英文名就是Berserker,上面漏打了 -- 2011-07-21 (木) 17:01:51;
  • 再修正一下...Archer是可以投影Excalibur(UBW線和Saber在UBW內說的),但要勉強發揮Excalibur的力量需要很高的代價(死亡?)。 -- 2011-07-22 (金) 09:29:59;
  • 關於為什麼Archer30歲就擁有很多寶具,這一點可能是因為「英靈被召喚時會以生前的巔峰狀態」(如Rider就是),所以會有青年的身體和成年的經驗。Lancer/Rider/Caster三人也都以青年人的外貌出現 -- 2011-07-22 (金) 09:58:21;
  • 補充:結下契約時救的人並非戰爭而是類似意外的事故,和Archer被誣陷而死是不同的事件 -- 2011-07-22 (金) 10:09:31;
  • 另外關於聖遺物召喚,劇本中的確提到是「Archer擁有項鍊」凜才會召喚到他,畢竟凜召喚時那根項鍊其實還跟Archer沒有關係 -- 2011-07-22 (金) 10:12:42;
  • 烙印勇士的英文名不是Berserker...是Berserk -- 2011-07-22 (金) 10:20:50;
  • 關於BadEnd30這個吐槽言之有理,所以速度鬼隱之...不過Archer投影Excalibur這點,我記得在UBW中Archer確實有明確說知道並可以用Excalibur -- 2011-07-22 (金) 10:26:46;
  • ↑是的,Archer是說不能完全複製,但可以做到極盡逼真。這個說法被奈須訪談推翻而變成是唬人用的嘴砲。不過HF線士郎投影黑聖劍的實績證實奈須老大又再次挖了個填不起來的坑... -- 2011-07-22 (金) 13:14:48;
  • 有人想補lancer的條目嗎?怎說也是f/s里的真漢子 -- 2011-07-22 (金) 19:05:18;
  • ↑↑投影本身就不可能完全複製...所以我還是改成「Archer"自稱"可以投影如Excalibur般的聖劍」 -- 2011-07-22 (金) 23:04:15;
  • ↑↑很有可能,因為Fate系列的角色條目好像很受歡迎 -- 2011-07-22 (金) 23:09:34;
  • ↑一般的投影會有減損,但UBW的投影(其實已經不是投影魔術,而是近似小規模的固有結界)是有可能完全複製的(凜說過士郎若去投影名畫的話投影出來的就是真跡),當然也牽涉到複製的東西(如Ea是連複製都辦不到)以及技術 -- 2011-07-22 (金) 23:38:52;
  • 但是士郎/Archer的投影寶具還是不能突破「比原寶具低一個等級」 的限制,所以不能算完全複製 -- 2011-07-23 (土) 00:01:12;
  • ↑↑物理狀態上可以無限接近於原品,神秘上低一個等級。所以投影名畫這種東西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但是即使這樣也不是真跡,HA中凜說的是普通人沒有識別的手段,只有時鐘塔靈媒科教授級別才有可能在認真準備後識別出來。 -- 2011-07-23 (土) 00:12:39;
  • 我到現在才知道prologue是archer的回憶...orz -- 2011-08-07 (日) 22:54:27;
  • 還有,エミヤ是真名才對吧,作中從來沒說過他的稱號叫エミヤ,都是叫他英靈エミヤ -- 2011-08-07 (日) 22:57:06;
  • ↑他的真名當然是衛宮士郎,因為他就是衛宮士郎...而且エミヤ的意思就是衛宮 -- 2011-08-08 (月) 00:19:52;
  • 我的意思是作中一直都說他是エミヤ(衛宮),沒有什麼稱號 -- 2011-08-08 (月) 01:24:32;
  • archer的生日並非「應該」和士郎一樣! 畢竟是同一人 -- 2011-08-11 (木) 23:02:21;
  • 真‧天敵肯定是 B 叔 -- 身為普通人 Master 時被打得很慘, 習得無限劍製甚至成為英靈後還是打不過=_=" -- 2011-08-11 (木) 23:50:29;
  • 其實Berserker也不定是Archer天敵,如果Archer主角威能跟士郎一樣,那靠一只手(誤)就能幹掉Berserker了 -- 2011-08-12 (金) 17:23:03;
  • 射殺百頭能斬殺黑Berserker一直眾說紛紜,有可能是黑化後喪失十二試煉(如Saber的風王結界)或者復活數已被黑Saber的Excalibur耗光,完全狀態的Berserker即使Archer投影射殺百頭也未必能取勝 -- 2011-08-12 (金) 19:21:40;
  • 他沒有什麼背影CG吧?立繪倒是有 -- 2011-08-12 (金) 19:57:22;
  • 啊,是指ついて来れるか那個嗎?不過背影CG只有這麼一個應該不算數吧 -- 2011-08-12 (金) 20:01:12;
  • 連專用BGM也被主角搶走的可憐角色 -- 2011-08-12 (金) 23:36:14;
  • 我也有想過Archer為何會記得自己被召出來時的殺人經過,原來是bug啊?那奈須也未免太失敗了,這可是影響劇情發展的重大bug -- 2011-08-16 (火) 11:13:41;
  • 期願世界和平是他的真心話吧,他經歷太多戰爭了 -- 2011-08-19 (金) 00:50:37;
  • 就是怎樣都喜歡不來的角色 -- 2011-08-21 (日) 03:30:44;
  • Archer知道聖杯戰爭的背景,UBW線曾明確說:只不過是一個污染的容器,根本不可能滿足我的願望。不過以他的個性很可能知道但不說 -- 2011-10-06 (木) 21:03:48;
  • 我是說他不知道聖盃戰爭由來(戰爭是表面,實際上利用英靈之力打開個洞)等,所以他經歷的不是HF線那種亂七八糟的聖盃戰爭 -- 2011-10-08 (土) 04:24:13;
  • 吐槽上一個人的編輯:1.士郎在任何一線都沒有「見過」RhoAias,UBW是bug而HF是靠手。2.全力的Lancer和Archer近戰只是佔了上風,不是完勝,連Lancer都驚訝Archer的武藝。3.Archer敗給Rider是因為魔眼而不是近戰 -- 2011-10-09 (日) 23:17:00;
  • ↑↑同意不是HF線,但有很多出對白證明Archer其實知道一些黑歷史...但是別人詳情希望他也不多說 -- 2011-10-09 (日) 23:44:44;
  • 1. Archer擋不下Gae Bolg跟等級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因為Gae Bolg是「必中之槍」 2.Archer的確是近戰比遠戰得心應手,在hollow ataraxia中一戰已經可証明 -- 2011-10-14 (金) 08:50:07;
  • 吐槽一下,幻想崩壞並沒有殺死BERSERKER -- 2011-10-14 (金) 15:33:17;
  • hollow ataraxia一戰應該是證明Archer遠戰的狙擊能力遠比近戰更強吧?連Lancer、Rider都曾被Archer擋在大橋上過不去。且寶具等級會直接反映在其威力上,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 -- 2011-10-14 (金) 18:45:57;
  • 另外近戰對上全力的Lancer是被完封,Archer完全沒辦法反擊,光是守住就很拼命了。當然以「Archer」來說這樣的近戰武藝已經很驚人 -- 2011-10-14 (金) 18:48:41;
  • 「———第五射から二秒弱。六射目をつがえる以前に、剣を構える事も出来ぬとは。……少しばかり、本業に戻りすぎたようだ」皮肉な話だ。もとより弓兵らしからぬ弓兵がこの男のスタイルだった。弓よりも双剣による接近戦を好んだサーヴァントは、本来の戦闘方針に戻ったが故に、セイバーの一撃に対応しきれなかったとは。←這裡証明了他是接近戰較為得心應手 -- 2011-10-14 (金) 19:23:32;
  • ↑↑↑應該說殺死Berserker一次(根據描述推測) -- 2011-10-14 (金) 20:38:27;
  • 要中立性的說,只能說Lancer和Archer近戰未分勝負。因為兩個人都沒有使出近戰殺招(死棘之槍/鶴翼三連) -- 2011-10-14 (金) 20:44:34;
  • Archer的劍技可是連海格力斯都認同,而且他本來就擅長防守戰,庫夫林也對他的防守很頭痛 -- 2011-10-14 (金) 21:44:48;
  • 寶具等級和威力無關。 -- 2011-10-14 (金) 23:42:07;
  • Rho Aiasa和偽螺旋劍的等級都是未知,偽螺旋劍更不足以到達A -- 2011-10-14 (金) 23:43:52;
  • Archer跟海克打的時候未必是用純粹的劍技,可能包含寶具效果。擅長防守戰沒錯,但面對Lancer時是得要主動亮出致命傷來鎖定攻擊才守得住的情形,對Lancer而言壓根談不上頭痛吧...劍技本身不差但是素質過低受限很大 -- 2011-10-14 (金) 23:48:10;
  • 另外純以威力來說寶具等級會直接反映,B+的死翔=威力80,是有官方的計算方式的。當然也有些寶具因特殊效果可以產生等級以上的效果 -- 2011-10-14 (金) 23:49:27;
  • 偽螺旋劍 = A級是Saber所說。同樣作為英靈,她的估算應該是有根據的 -- 2011-10-15 (土) 00:00:10;
  • 關於Archer對Lancer,我還是只能按中立性說:不分勝負。因為佔上風不等於能夠勝利,事實就是兩個人近戰的交手都沒有受傷=平手 -- 2011-10-15 (土) 00:05:29;
  • Rho Aiasa和偽螺旋劍的等級都是未知,偽螺旋劍更不足以到達A -- 2011-10-15 (土) 00:09:54;
  • ↑再查了一次,RhoAias確實是對投射B+。而既然Saber說偽螺旋劍是A,那我寧可信其有,但是我最初寫的時候也加上了來源注解。如果你寧可信其無... -- 2011-10-15 (土) 00:14:36;
  • 破壞力到達A不代表神祕度達到A -- 2011-10-15 (土) 00:50:24;
  • ↑好奇來源是?最初的來源註解被砍了? -- 2011-10-15 (土) 00:52:35;
  • Saber是說「Berserker遭到『相當於A級寶具』的攻擊」,代表幻想崩壞+偽螺旋有A級寶具的威力,但不一定就是真正判定上的A級。至於是否真的是A則不明,Berserker遭到攻擊之後並未受傷,但原本已經接到『無視Archer』命令卻對幻想崩壞產生反應並防禦,也有可能是因為那是足以傷到自己的A級攻擊 -- 2011-10-15 (土) 08:37:12;
  • 另外官方訪談中很直接的寫幻想崩壞等級不明...而偽螺旋應該也沒有任何直接的等級資料?(我指的是武器本身的等級) -- 2011-10-15 (土) 08:38:11;
  • ↑我也覺得偽螺旋劍「可能」是A級,但目前還沒有什麼確切的證據,所以我還是覺得保守點打好orz。 -- 2011-10-15 (土) 11:00:04;
  • 我個人覺得Caladbolg擊中Berserker不一定真的未受傷,因為可能表面沒有重傷但其實減了一條命,如被凜爆頭的那一次外表上只是臉和頭髮被燒了 -- 2011-10-15 (土) 11:45:33;
  • 既然一切都是猜測,那改成?得了。但Saber的評價保留 -- 2011-10-15 (土) 11:51:08;
  • 但另一方面其實早就已經弄到戰爭幾乎勝利的情況才背叛凜...你忽視我的原意了...重點不是勝出,而是差點被渣二吃掉(怒) -- 2011-10-15 (土) 11:53:05;
  • Archer廚還說自己中立w -- 2011-10-15 (土) 16:21:25;
  • 有人提我就再強調一次吧...Lancer對Archer的肉搏戰只是重複「Archer故意亮出破綻→Lancer攻→Archer在看不到攻擊的狀況下去防守自己亮出的破綻來抵擋」這樣的玩命過程,敘述上也說勝負很明顯,繼續打下去只要Archer一個失誤就是一招斃命(Lancer失誤?往後退重整態勢然後繼續進攻...)。這樣算是平手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了... -- 2011-10-15 (土) 16:28:36;
  • 未分勝負是「最後的結果」。如果繼續戰鬥Lancer很可能會獲勝,但既然沒有繼續,那「中立性」就是直接描述結果 -- 2011-10-15 (土) 16:58:31;
  • 另外我被稱為Archer廚表示十分汗顏,因為我早就說過自己是士狼廚www -- 2011-10-15 (土) 16:59:54;
  • ↑我有點好奇想知道Berserker什麼時候稱讚過Archer? -- 2011-10-15 (土) 22:47:39;
  • ↑原作者表示我也不知道,整部Fate中B叔只有一句台詞www -- 2011-10-16 (日) 09:22:42;
  • ↑是有的,FATE線Archer戰敗之後,描寫B叔打完時對Archer能擊殺他六命的實力表示贊同,也為自己狂化以及Archer的死亡無緣再戰感嘆 -- 2011-10-16 (日) 10:30:56;
  • Lancer都能說要不是凜不要殺Archer他早死了,還有人在腦補Archer跟Lancer近戰是平手? -- 2011-10-25 (火) 09:13:50;
  • ↑這一戰Lancer殺死Archer了沒有?沒有。重傷Archer了沒有?也沒有。那何來勝負?佔上風是肯定的,但戰鬥未結束之前,戰勢有利不等於必勝。 -- 2011-10-25 (火) 13:41:37;
  • ↑另外所謂「要不是凜不要殺Archer他早死了」,原文是:只不過意味如果他沒有一槍沒有秒殺Archer而只重傷了他,他不會補一槍直接殺死他,而只是會把他拖到凜面前。你自己不是都說Lancer用全力了? -- 2011-10-25 (火) 13:48:10;
  • ↑HF的全力版Rider在近戰能壓制Archer...這一戰是Rider用魔眼那一戰吧?士郎和凜旁觀的意見是Archer強過Rider,但似乎力不從心。原文說:雖然敵人(Rider)戰鬥力不如他(Archer),但他無法打倒她,而且鮮血結界正在吸收他的力量。 -- 2011-10-25 (火) 13:57:57;
  • ↑還有一點:這一戰Rider打敗Archer靠的是魔眼,近戰也只是跟(弱化的)Archer不分勝負 -- 2011-10-25 (火) 14:09:30;
  • 敘述上看得出Archer肉搏戰只能死命抵擋Lancer進攻(還是用主動亮出要害這種玩命的戰術),沒分出勝負只是打得不夠久而已。Archer唯一的勝算大概是鶴翼三連,不過若Lancer持續進攻Archer絕對騰不出施展鶴翼三連的空檔和距離 -- 2011-10-25 (火) 15:52:49;
  • 而HF線對Rider,Rider因為戰況(地形以及保護櫻)被迫以不擅長的戰鬥方式迎擊Archer,而Archer處在全力狀態的鮮血神殿內正面進攻,結果是Archer被Rider攔下無法突破,由於雙方都有不利條件其實很難直接說誰佔優勢一點 -- 2011-10-25 (火) 15:54:59;
  • 戰況看上去是Archer佔上風,但這是以Rider採取不利於自己的打法的前提。似乎沒有明確的說全力狀態的Rider打不過Archer,不過在鮮血神殿不直接影響戰鬥力的前提下,Archer被Rider以不擅長的戰法攔住,我認為Rider強一些 -- 2011-10-25 (火) 15:55:42;
  • 沒分出勝負只是打得不夠久而已+1,但是"中立性"就是直述。因為Fate中優勢/劣勢逆轉的戰鬥太多(最好的例子當然是老馬王) -- 2011-10-25 (火) 19:29:07;
  • Archer對Rider那一戰,原文明顯寫了Archer在戰鬥中力不從心,因為力量受鮮血結界影響。所以Archer勝Rider和Rider勝Archer這兩句都被刪了 -- 2011-10-25 (火) 19:53:20;
  • 不要再說Rho Aias因為擋不下Gae Bolg所以也擋不下Bellerophon好不好…Gae Bolg的特殊能力是「必中」,Rho Aias是「無敗」,雙方碰頭才會產生矛盾(盾破了,矛也只傷到Archer的手臂),Bellorophon又沒特殊能力 -- 2011-10-26 (水) 01:29:48;
  • ↑但Bellerophon比GaeBolg高一個等級 -- 2011-10-26 (水) 07:17:46;
  • Rho Aias的特性是對投擲武器絕對防禦,Gae Bolg等級B+威力80是投擲武器,Bellerophon等級A+威力100不是投擲武器,在Rho Aias特性無效的狀況下怎看都擋不住Bellerophon -- 2011-10-26 (水) 07:49:37;
  • Lancer是在沒解放死棘的情況下打紅A的,簡單說UBW篇Lancer一樣有放水,紅A是投降的.怎麼還有紅A廚在說勝負未分? -- 2011-11-06 (日) 05:43:57;
  • 勝負怎樣先放著不說,人家是近戰>遠戰的,遠戰從來不是他的風格,為什麼老是要改條目… -- 2011-11-06 (日) 13:25:42;
  • ↑↑第一:勝負未分這個爭論是指白兵近戰,不是寶具之戰,按照你的邏輯Archer同樣同樣放水,因為他未用鶴翼。第二:Archer投降並不是因為他輸給Lancer,也不是因為他失去戰鬥力了(見下一戰vsCaster),純粹是戰術性投降,就是不想浪費時間繼續打了 -- 2011-11-06 (日) 15:25:21;
  • 我不懂為何在這個問題上要爭持這麼久,Lancer和Berserker身為古代英雄,打不過是當然的,但他們也讚嘆了這個無名英雄的能力和劍技… -- 2011-11-06 (日) 16:17:25;
  • 他只是喜歡近戰,戰鬥力是遠戰時強的多,他只是KY老是要打近戰而已,作者寫紅A的強度比較都一定得加上狙擊有原因的 ,設定上Archer就是擅長遠戰的職業,香菇還沒蠢到把遠戰英寫的近戰超強 -- 2011-11-09 (水) 06:48:10;
  • Archer那場是慘敗好嗎.檔下Gaebolg後一隻手都廢了,還叫只是不想打? 放鶴翼三連? 紅A是怎樣才擋住Lancer的攻擊的要不要去看看? 只能防守的情況下還妄想解放寶具? 外加紅A根本沒有檔下死棘的手段,他能活這麼久的主因只是因為凜拜託Lancer不要殺掉他而已 -- 2011-11-09 (水) 06:49:10;
  • 會吵這麼久的主因就是一些沒看劇情的紅A廚在誇大紅A的近戰能力 -- 2011-11-09 (水) 06:57:42;
  • ↑↑你仔細看一下Lancer自己解釋「凜拜託他」,原文清楚說明他只不過考慮:如果沒有秒殺Archer而只是重傷他,就不會補一招而把他活捉回給凜(言下之意很明顯)。其實他根本沒有放水 -- 2011-11-09 (水) 07:17:54;
  • 另外我倒反問你:如果Archer打完Lancer沒有魔力,他如何召喚劍雨殺Caster?如果他右手重傷了,他用干將莫邪殺葛木難道是用腳握劍嗎?他明顯還有能力繼續交戰,絕不是力盡才投降的。你自己的吐槽前也沒有讀清啊 -- 2011-11-09 (水) 07:24:32;
  • 另外如果「沒有使用死棘」在您的邏輯等于放水,那您有沒有考慮死棘和死翔哪一個更強?Lancer使用B+級死翔而沒有用B級死棘就是放水? -- 2011-11-09 (水) 07:32:38;
  • 另外還有一點:我從未懷疑Lancer近戰強過Archer,但我強調的是「勝負」,而不是「強弱」。Lancer不是不能打敗Archer,而且未能打敗Archer。而且GaeBolg對RhoAias之後如果交戰繼續怎樣,誰也不知道,愛猜測就自己猜測 -- 2011-11-09 (水) 08:54:33;
  • 我覺得很好笑,明明沒結果的事還要吵,吵下去又得不到結論,勝負如何自己決定好不好? -- 2011-11-09 (水) 14:02:45;
  • 他沒開死棘就是因為他"放水",紅A是花時間療傷後才下去的,他們是英靈,不是人,前面的鶴翼三連怎麼不繼續拿來說啊? -- 2011-11-13 (日) 13:47:20;
  • 不懷疑Lancer近戰強過紅A還一直改條目說是打平? 紅A的內心獨白都沒在看,這段很明確說了,紅A一隻手廢掉,之後也是紅A投降,還在那硬要腦補成勝負未分,紅A廚就是這樣,反正紅A超強就對了 -- 2011-11-13 (日) 13:48:37;
  • 還有我從來沒說過Archer沒魔力了,吵不贏就來抹黑這套,不虧是紅A廚 -- 2011-11-13 (日) 14:05:13;
  • 首先我不是筆戰參與者,而且我是討厭Archer的,但我不站在任何一邊,因為我看外國和日本討論區這麼久從來沒有看到有人吵Lancer和Archer勝負可以吵這麼久的,只有你們這麼無聊,專重一下創條目的人好嗎? http://jbbs.livedoor.jp/otaku/995/storage/1279542955.html 看完之後不要再吵了 -- 2011-11-13 (日) 16:14:28;
  • ↑首先作為條目製作者,參與這個筆戰是我的錯誤,專重愧不敢當 -- 2011-11-13 (日) 17:01:01;
  • ↑我最初製作條目時,對獲勝負的標準是:戰死、重傷、或失去戰鬥力。因為只要以上三個條件沒有發生,勝負都可能逆轉。Archer對Lancer簡單結果如下:Archer沒有死、也沒有重傷。至於是否失去戰鬥力,這一點有懷疑 -- 2011-11-13 (日) 17:04:06;
  • 從Archer對Caster之戰,他仍然有戰鬥力。Archer自己的對白說自己右手斷了魔力用盡沒有錯。但就之前某人說Archer療傷了:首先療傷需要魔力,而Caster當時不可能供應Archer(當時她自身難保)。所以Archer到底如何療傷的呢? -- 2011-11-13 (日) 17:09:18;
  • 所以Archer投降不等於失去戰鬥力,他的傷勢沒有他自己說的嚴重'...說白了就是裝孫子(其實我也不喜歡Archer)。不過其實從投降這一點判斷,也可以算Archer輸了,但絕非某人所說的慘敗 -- 2011-11-13 (日) 17:13:11;
  • 而且就最後情況:雖然Archer受傷,但戰爭變成遠距離交戰,所以如果Archer和Lancer再繼續戰鬥確實勝負難料,不要瞎猜了 -- 2011-11-13 (日) 17:20:44;
  • 另外我自己也會說錯,我十分感謝真正幫助解釋的人(如給我日文連接的朋友)。不過對某些同樣忽略細節,但不會適當解釋只會嘴炮別人的家伙無可評價 -- 2011-11-13 (日) 17:25:18;
  • 據說那個裹屍袍,是某個很愛吃咖哩神職人員送給他的 -- 2011-11-13 (日) 19:41:18;
  • 與其爭論,不如把實際戰況略寫出來,大家心照不宣 -- 2011-11-14 (月) 08:52:22;
  • ↑ランサー>アーチャー。近中距離ランサーの勝ちで遠距離アーチャーとしても総合に兄貴 -- 2011-11-14 (月) 09:18:39;
  • 但是Fate中強弱和輸贏並不能直接相其並論,弱者在有利情況中亦能勝過強者,如Archer對Lancer重點就是交戰距離 -- 2011-11-14 (月) 09:22:47;
  • 而且Lancer在這一次交戰雖然有利,但最後的結果就是他沒有戰勝Archer。Archer是自己棄權,而且其實他仍有繼續戰鬥的力量,再打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 2011-11-14 (月) 09:30:21;
  • 如果某人還要提Archer的對白,我還是連原文得了。原文Archer自己說:魔力用盡、右手廢了、而Aias毀壞。但是這句話其實很可能只是謊話。第一:Archer根本沒有魔力用盡(原因已提過),第二:如果Archer能在片刻恢復(注:樓下的戰鬥同時間進行,中間只有兩三分鐘間隔),那他的手也不會是重傷,更何況原文說Archer「舉手」投降,如果手廢了應該不能高舉。所以他的對白是故意示弱 -- 2011-11-14 (月) 09:43:09;
  • 另外就條目本身,我覺得當前某人的註釋很好了,保留為此就可以了。我只是忍不住吐槽之前挑戰的某人而已 -- 2011-11-14 (月) 09:49:18;
  • 他沒開死棘就是因為他"放水",紅A是花時間療傷後才下去的,他們是英靈,不是人,前面的鶴翼三連怎麼不繼續拿來說啊? ...我舉出鶴翼的意思是因為Archer的近戰絕招也沒有使用,所以根據你的邏輯Archer也並不是最佳狀態。另外如果沒有使用死棘=放水,那使用死翔也同樣是放水?死棘和死翔哪一個更強啊? -- 2011-11-14 (月) 09:57:38;
  • 那個,ARCHER的巔峰時期是不是成為英靈之後阿?(因為ARCHER看過的寶具越多越強)如果是的話,那ARCHER固有結界的存貨也就有道理了。 -- 2011-11-27 (日) 15:54:34;
  • Archer說過他跟世界契約是因為他希望成為英靈之後可以變得更強。另外正常來說變成英靈之後狀態就不會改變,可是若Archer不是在成為英靈後被召喚到各個時代去,鬼才知道他的寶具是哪裡來的。這方面要問奈須了。 -- 2011-11-27 (日) 17:23:49;
  • 原來如此。所以說如果我的推論正確,那ARCHER有一大團存貨也就有道理了嗎? -- 2011-11-29 (火) 23:48:07;
  • 按照上面的説法,被召喚廢掉一個令咒,被Saber砍廢掉一個令咒,序章還沒結束就廢掉兩枚令咒了。然而不論是Fate綫留下斷後還是UBW綫裏切時記得凜手上都還有2枚令咒吧?何況UBW綫如果裏切前就被凜在序章用掉兩枚而禁止對衛宮出手又用掉一枚的話,失去所有令咒的凜應該不能再與Saber締結契約了吧。所以在序章被saber砍的時候應該沒有用掉令咒才對。 -- 2012-01-09 (月) 22:15:36;
  • Fate線以及HF線是被斬傷後,凜用一個令咒讓Archer緊急靈體化迴避攻擊(此時凜剩下一個令咒),而UBW線則是在被斬傷之前「士郎」用掉一個令咒讓Saber停手(此時凜跟士郎還有兩個令咒),依路線序章此時用掉令咒的是不同人 -- 2012-01-09 (月) 23:51:04;
  • 想問問......紅A投影武器的時候是連使用技巧都一起搬過來吧?而且連力量都是吧(HF打B叔時的士郎)既然如此,把佐佐木的刀給弄過來的話,不就可以用「燕返」嗎?反正那只是「普通的劍技」和魔術,魔法甚麼的無關,再加上佐佐木手上的好像只是一把普通的名刀而不是寶具吧,應該可以完全複製的吧。再配上強化魔術強化投影出來的那把刀,不就變成「技術,平手 出力,平手 武器,勝」的情況嗎?那不就可以完勝佐佐木嗎? -- 2012-01-10 (火) 19:03:27;
  • 是提過可以複製技術沒錯,但武器雖然可以接近完整的複製,技術/使用經驗能複製到什麼程度則不明,另外除了技術以外,要使出像燕返那種刀法可能還需要心境或肉體上的條件(柔軟度~之類的),無法保證可以只靠投影複製技術就能使出燕返 -- 2012-01-16 (月) 20:27:16;
  • 時辰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是我的岳父嗎?時辰:...... -- 2012-03-14 (水) 01:54:58;
  • 麻婆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真的是我的岳父嗎?麻婆:...... -- 2012-03-14 (水) 01:55:39;
  • 切嗣召喚出紅A,紅A第一句話:你是我的老爹麼? 愛麗:......切嗣!你...... 切嗣:我冤枉!!! 紅A:剛才是誤會!重來......你是我的岳父麼? -- 2012-03-14 (水) 01:56:26;
  • ↑大家都太認真了,放個笑話調整一下氣氛。 -- 2012-03-14 (水) 01:57:30;
  • 「在此戰中,他告訴士郎自己在聖杯戰爭的目的是要殺死士郎。因為就算Archer死亡,靈魂仍在英靈之殿因此並不能擺脫自己英靈的身份,所以他希望能自己親手殺死過去的自己來讓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另外可能也因為他知道士郎的命運,而不想讓他繼續下去而得到和自己相同的下場)。」 以上這段帶有懷疑.沒記錯的話,Archer雖然是守護者,但他仍然處於英靈之座內,英靈之座,已經跳脫出了世界的時間軸以外,即使過去的士郎被殺,又或者改變了,Archer依然會存在於英靈之座,即無法脫離迴圈(還是說我記錯了?) -- 2012-04-17 (火) 02:29:36;
  • ↑你說的沒錯。Archer只是"希望"使自己不能繼續存在,其實就算他殺了士郎也無濟於事。但是Archer為了擺脫自己的命運,試也要試一下。 -- 2012-04-17 (火) 10:05:32;
  • ↑↑另外Archer並不只是要殺死士郎使他無法繼續這條路,而是"自己"殺死士郎引起時間悖論。但Saber暗示這樣也沒有用 -- 2012-04-17 (火) 10:19:31;
  • 你确定麻婆的问题上……绮礼不会问红A“你是我厨师么”…… -- 2012-05-15 (火) 00:12:11;
  • ARCHER:LANCER死了! 眾人:你沒人性! -- 2012-06-12 (火) 16:53:14;
  • 說不定被以Saber職階被召喚出來,Acher會強很多 -- 2012-06-19 (火) 21:45:01;
  • AC:去完日本總算有空再來komica編輯干將莫耶,累死了- - 話說回應還真壯觀 -- 2012-07-03 (火) 05:36:31;
  • ↑↑不不,Acher的劍術大半是靠投影來的劍上的記憶 -- 2012-07-06 (金) 04:11:23;
  • 話說Acher的魔術技能雖然只有C,可是英靈的RANK:C就已經遠勝一般人非常多了吧? -- 2012-07-09 (月) 00:16:19;
  • ↑是因為他生前所練的只是擅長和實用的。以投影魔術來說Archer已經是高手了,但以"魔術"整體來說只有一般的水平 -- 2012-07-09 (月) 00:34:44;
  • 諸君,有誰要在這加入EXTRA的紅A的資料? -- 2012-07-09 (月) 03:39:12;
  • 加入EXTRA的紅A的資料吧 -- 2012-07-09 (月) 21:36:22;
  • EXTRA的紅A好像跟英靈衛宮不是同一人吧?兩個紅A的經歷似乎不同 -- 2012-07-11 (水) 22:05:56;
  • EXTRA的紅A是架空的英雄吧? -- 2012-07-14 (土) 16:29:38;
  • ↑可是有哪個架空的英雄外貌與能力技能都一模一樣啊? -- 2012-07-21 (土) 15:18:47;
  • 是同一個人 他本人表示作為英靈是無名的 但是還是有自己生前的名字 -- 2012-07-27 (金) 16:32:39;
  • 而且他在跟Master講自己生前的事的時候CG中的他很明顯就是士郎 而且那時候的他即使走上跟切嗣一樣的路也還是沒有放棄當初的理想 -- 2012-07-27 (金) 16:34:37;
  • type moon10周年All Character人氣投票第3名(男性陣第1名)這點要不要加上去?Archer的人氣真是高的可怕... -- 2012-08-17 (金) 13:20:34;
  • ↑不只如此,還把凜(第4名)幹掉了,妹妹的下克上事件延燒到姐姐這裡了w -- 2012-08-17 (金) 14:14:41;
  • 死神 -- 2012-10-25 (木) 13:53:10;
  • RESIDENT EVIL -- 2012-10-27 (土) 23:55:06;
  • 在Extra設定集中奈須以經有承認說Extra的無銘和本傳的エミヤ是同一個人了 雖然成為了英靈,但作為英雄他是不被承認的,所以做為英雄他是沒有名字的,因此真名才會叫做無銘 -- 2012-10-31 (水) 21:51:38;
  • 據說那個裹屍袍,是某個很愛吃咖哩神職人員送給他的<=請問這是從那看來的啊? -- 2013-01-08 (火) 14:26:53;
  • 某個很奇怪的蘑菇說的 -- 2013-01-15 (火) 21:54:43;
  • 哈哈,我其實最想知道是士郎最後有沒有與凜共結連理,因為有太多個版本了,不知道他在成為守護者前,凜是不是還是在他身邊,嘻>3< -- 2013-03-25 (月) 18:50:05;
  • 目前只有提過生前有支持他的戀人,但沒說是誰 -- 2013-03-25 (月) 19:04:06;
  • archer在CCC可以放好像咖啡棒的東西.... -- 2013-03-30 (土) 22:12:00;
  • img11182.png -- 2013-03-30 (土) 22:12:56;
  • EXTRA中的花瓣盾威能提高太多了吧?連兩儀式的直死之魔眼的攻擊都可以擋得掉 -- 2013-04-16 (火) 19:57:59;
  • EXTRA花瓣盾確實是超威,但是無法擋下金閃的寶具版EA(擔任隱藏BOSS時) -- 2013-04-16 (火) 22:50:21;
  • saber -- 2013-05-09 (木) 22:20:29;
  • 赤原獵犬在WAR3 超猛 發動要一段時間 發動時旁邊還有閃電般的靈氣 總之粉帥 -- 2013-07-10 (水) 14:25:03;
  • 好想看未來士郎的故事 跟凜在一起呀>"""< -- 2013-07-20 (土) 18:42:44;
  • 凜可是(將來的)英雌ㄟ 看完劇場版的最後,想一下就會知道有不同遠大目標的兩個人分道揚鏢也在所難免 -- 2013-07-21 (日) 21:09:09;
  • 支持弓女主的路過~ -- 2013-07-25 (木) 06:37:52;
  • 魔法少女伊莉亞裏面有了伊莉亞-archer哦~ -- 2013-08-11 (日) 16:11:32;
  • 伊利雅 -- 2013-08-12 (月) 10:41:58;
  • 紅A寶具都能自己改造 這可以說明他的寶具來源嗎? -- 2013-08-19 (月) 22:34:26;
  • hollow -- 2013-09-07 (土) 13:17:14;
  • 後面編輯的ccc部分一直女主女主看了就很煩 -- 2013-11-23 (土) 21:44:18;
  • 同樣不只你們...這也許是一種效應了啊 http://anago.2ch.net/test/read.cgi/tubo/1379693909/ -- 2013-11-30 (土) 19:18:44;
  • CCC線他所說的那段話,是否可以當成他終於獲得救贖了呢?"聞こえるか、岸波(マスター)。 君は剣を預けるに足る、 素晴らしい人間だった。 ――ありがとう。 生前に叶わなかった夢を、君がオレに、 果たさせてくれた。 さあ、グズグズするな。 お前にはまだやるべきこと、 救うべき人間がいるだろう? 道のりは困難だが、 君ならそう問題はあるまい。 恐れずに進め。 少年はいつだって、 荒野を目指すものだからな。" -- 2013-12-29 (日) 01:17:32;
  • Fate/EXTRA結局時也說過羨慕毫不猶豫將希望交給未來的自己的主人公, -- 2014-01-07 (火) 11:13:08;
  • 不知道撰寫者還在不在就是。偽螺旋劍根據B叔的反應足以斷定為A級了,十二試煉看的是「等級」,寶具等級有到A,不管破壞力怎樣那就有辦法突破,反之,等級沒到A,威力在大也沒有用,從這點看來,B叔會舉劍招架紅A的偽螺旋劍無疑是偽螺旋劍本身的等級在B以上,破壞力又不小才會讓他感受到威脅性 -- 2014-01-17 (金) 19:18:59;
  • 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上面會因為這個爭執這麼久,如果偽螺旋劍只有破壞力達到A等級,「寶具本身等級」卻不到,那B叔根本不需要有反應,因為一樣會被無效化 -- 2014-01-17 (金) 19:20:30;
  • saber在跟士郎談十二試煉的時候也有講過十二試煉不能以常理來判斷,不管威力多強寶具本身若沒到A就無法突破該守護 -- 2014-01-17 (金) 19:30:33;
  • 有幻想崩壞具有盧文字魔術一類「提升等級」效果的可能,因此在沒有幻想崩壞詳細資料時難說 -- 2014-01-29 (水) 17:40:29;
  • 说实话又看了一遍发现动画里红A主动走去给B叔砍了几刀,这不是放水是什么 -- 2014-02-07 (金) 20:39:59;
  • 樓上請使用正體字。這些都是特別的刷時髦值技巧。 -- 2014-02-16 (日) 12:10:37;
  • 動畫那種改編作可以不要拿出來講嗎...請以原作為主 -- 2014-02-16 (日) 16:41:48;
  • 永瀬伊織 -- 2014-02-17 (月) 23:15:34;
  • 松本梨香 -- 2014-04-11 (金) 01:38:19;
  • CCC線白野跟他的差別就是"他沒有選擇犧牲少數拯救多數的選擇",而是盡可能的想全部都救,不管有沒有成功,他都堅持到底了,而且他也救到他沒去救的櫻了,所以他才說:"我生前未完成的願望,你為我實現了" -- 2014-04-21 (月) 11:07:56;
  • 是否可以這麼解釋? -- 2014-04-21 (月) 11:08:56;
  • 在我眼中也包括勝到最後的意思吧?EXTRA時也說過第一次留到那麼後的類似的話 -- 2014-04-21 (月) 19:46:29;
  • 聖骸布的圖和描述都錯了啊 士郎包手的是神父以前拿到的 不是紅A身上那塊 -- 2014-07-09 (水) 21:27:03;
  • 澟丟寶石也殺一了 難道寶石有A級麼 明顯是攻擊力有A就能傷好不好 -- 2014-09-18 (木) 13:08:40;
  • 等等...輪迴之劫不是官方作品為什麼也編進來了...? -- 2014-10-05 (日) 02:01:34;
  • ↑已經刪除,然後如果真的有興趣讓人知道輪迴之劫的內容,那請學育兒戰爭一樣創立新條目吧,不要誤導別人 -- 2014-10-05 (日) 03:54:04;
  • 是神秘度,TM哪來的攻擊力設定.... 魔法依等級不同也有神秘度劃分 而 -- 2014-10-14 (火) 12:34:26;
  • 凜的寶石明確指出是A級魔術啊(正確地說是用寶石的魔力瞬發A級魔術)。士郎跟Saber討論時也提過,C級寶具的風王結界在純粹物理破壞力來說相當於A或A+級通常攻擊,但本身在寶具中被判為C級就是過不了十二試煉 -- 2014-10-18 (土) 01:39:09;
  • 雖然已經知道Archer是未來的士狼,但是覺得Archer實在有帥,可愛,萌,好太多了。連聲優也不一樣!!!(很重點)所以我會把他們分開來看 -- 2014-10-22 (水) 17:39:23;
  • Archer對berserker的那一戰沒有放水吧? -- 2014-11-06 (木) 01:03:22;
  • 請問有人有archer 很長那段話的翻譯嗎? -- 2014-11-18 (火) 01:33:34;
  • 紅A上十大我一直不能理解 -- 2014-12-25 (木) 03:02:22;
  • 有些答案實在太模糊不清了,比如阿恰跟Berserker一戰,答案只在磨菇心裡吧!!回樓上~每個人萌的點本來就不同,你打這個不理解根本是白問的 -- 2015-05-13 (水) 18:06:43;
  • 伊莉雅當Master時那堪比狂化海克力斯的數值是怎麼回事?!你只是個煉鐵的啊!蘿莉控的力量作祟嗎? -- 2015-05-25 (月) 09:57:57;
  • 阿恰配上白野男我可以! -- 2015-05-26 (火) 07:02:04;
  • 哪有如此萬能的從者,從家庭打掃到戰鬥,甚至幫忙主人把男人都能做到 -- 2015-05-28 (木) 12:02:50;
  • 剛剛看到聖杯戰爭條目中反英雄的定義 所以紅A(守護者)到底是不是反英雄? -- 2015-05-29 (金) 23:46:27;
  • 那部里面伊莉雅成为红a的master -- 2015-05-30 (土) 01:04:35;
  • 比起反英雄其實稱為” 非正統英靈” 比較好,因為他並非憑藉自身的功績/惡業到達英靈之座,而是透過賣身給仰止力成為英靈 -- 2015-05-30 (土) 09:45:04;
  • 不過其實”反英雄” 和”正統/非正統英靈” 沒有衝突,如最新的Garden of Avalon所言,就算累積了一定功績/惡業的人也可以賣身給抑止力,擺在紅A就有三種可能1)賣身給抑止力時,他已經是達成了足夠功績的英雄 2) )賣身給抑止力時,他已經是達成了足夠惡業的反英雄 3) 賣身給抑止力時,他甚麼都不是,單純只是仰止力覺得他有用,之後的人生可能成為了英雄/反英雄,也可能兩邊都沒有去到就死了。 -- 2015-05-30 (土) 10:07:50;
  • Archer是設定上不強,可是實際表現上讓觀眾覺得這傢伙真猛的角色 -- 2015-07-14 (火) 16:03:20;
  • 用寶具內的記憶看穿對手能力....總覺得頗怪的。 -- 2015-08-09 (日) 10:09:33;
  • 士郎=紅A 紅A不=士郎 我可以這樣認為嗎? -- 2015-08-18 (火) 07:59:58;
  • mastet的伊莉雅那邊可以補充來緣嗎 -- 2015-08-19 (水) 01:33:13;
  • Fate/stay night -- 2015-10-11 (日) 08:03:37;
  • ↑↑↑↑是紅A=士郎,士郎不一定是紅A -- 2016-01-04 (月) 14:03:38;
  • 紅A=士郎,士郎不一定是紅A 因為無限未來與平行空間的的可能 不過 士郎與紅A的真命天女 我個人認為永遠都是間桐櫻 -- 2016-01-08 (金) 04:09:16;
  • 不考慮補上聖彈老人這個部分嗎? -- 2016-12-17 (土) 02:57:24;
  • 最新的設定(UBW動畫BD的書)已經表明紅A死後替抑止力做事時無限劍制的劍還是會增加的 -- 2017-01-02 (月) 23:38:46;
  • 如今エミヤ真的成為非洲英靈了 -- 2017-02-23 (木) 16:39:50;
  • 真是.......畫師故意的吧,人種都變了好不 -- 2017-02-25 (土) 01:53:27;
  • 變成神父了 -- 2017-02-25 (土) 14:16:07;
  • 黑A的部分好像不見了?之前不是有嗎? -- 2017-03-11 (土) 16:55:25;
  • 黑A的部分已恢復。 -- 2017-03-13 (月) 12:31:15;

備註

  1. Emiya;衛宮的替換片假名。不是衛宮士郎。原因見小資料部分。
  2. By 奈須
  3. 擬譯:爺們A
  4. 目的是為了確保自己能親手殺死士郎
  5. 梗來源:https://twitter.com/momosuke088/status/835373383277633536
  6. 請別忘記本努小行星的直徑長達500公尺(相當於一座台北101那麼高),就算它不是毀滅地球的魔彈而只是一個小行星,掉下來也足夠把整片新宿給都更掉。
  7. CCC 99級時為 A、A+、A+、A+、B
  8. 限定投影【劍】魔術為A+,常態投影時是C-,擅長把物件的本質短時間增幅的「強化」,和分析物件構造後,短時間複製出來的「投影」。投影魔術A+的Archer,寶具可作真名解放,不過是一次性,威力如對城級的對人砲
  9. 效果跟上述心眼一樣,改名原因不明
  10. 「寶具」的英文是Noble Phantasm——意為「高貴的幻想」
  11. EXTRA中為E-~A++
  12. FGO中,初期為E~A,完成了絆劇情「無限の剣製」後才升為E~A++
  13. EXTRA中為對人寶具,這點跟王之財寶一樣
  14. EXTRA中為30~60
  15. 遊戲中作為選卡時「限」是劃掉的,但資料庫等沒有
  16. CD補丁版新增的一句
  17. 以壊れた幻想發射,被Saber認為有A級寶具的破壞力,但實際神秘度未證實
  18. 如果以壊れた幻想發射,可有類似對軍寶具的威力
  19. 對投擲武器相當於B+等級
  20. 雖然這裡是因為Master削弱了迦爾納的能力
  21. HA中敗在Saber手下後的原文「『自第五箭約兩秒。在架第六箭之前連劍都來不及架,實在是…看來我真是轉回本職轉得太過火了。』真是諷刺。打從一開始不似弓兵的弓兵便是這個男人的風格了。比起弓更喜歡以雙劍作接近戰的Servant因為轉回本來的戰鬥方針,卻反而對應不了Saber的一擊。」
  22. 原文形容黑Berserker是「全身都被黑泥侵食,被Saber所傷到的地方,就那樣置之不理」
  23. 推測Archer生前欠了伊莉雅的人情債,不久伊莉雅就死了
  24. 真菌常吃書又不是第一天的事情
  25. 其實是因為對Meltlilith一戰時身上留下很多毒液所以想洗掉
  26. 尤其是Extra小劇場第三話「たたかえ!! ブロッサム先生 コスト編」
  27. 另一個是Caster
  28. 女主人公限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