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藤木遊作

出自 Komica wiki
於 2019年10月30日 (三) 22:08 由 2001:b011:c007:937:7870:76de:55d6:c472對話 所做的修訂 基本資料
(差異) ←上個修訂 | 最新修訂 (差異) | 下個修訂→ (差異)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藤木遊作/海牛/海兔
本條目內容不足需要擴充,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以補完。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被三點論OTK的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出處[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CV:石毛翔弥いしげ しょうや
    • 睽違三年左右再度啟用非全職聲優作為主角聲優
    • 石毛先生的主要工作是舞台劇演員,2016年才開始聲優工作,但也只有路人角色
    • 2019年10月7日開始加入鈴村健一設立的聲優事務所INTENTION
  • Den City高中一年級學生暨校內決鬥社社員決鬥科高校的劣等生
    • 但從官方的人設介紹來看應該是個優等生才對……
    • 不過因為學校方面的描寫過少所以無法判斷
  • 十年前「Lost事件」6名受害者之一,Ai的原型
  • LINK VRAINS神秘決鬥者「Playmaker」的現實身份
    • 劇中草薙提到Playmaker的意思是「司令塔」。同時也是「遊作」二字的轉寫
  • 被稱為「拯救了LINK VRAINS的三位英雄之一」然而實際上是Playmaker有能,Blue Angel與Go鬼塚無能
  • 通緝犯(新生LINK VRAINS限定)
  • 強力駭客
    • 初登場時便能在不知伊格尼斯語法的情況下解析出Ai身上的部分資料但也僅此而已
    • 在第二年Revolver剛開始追查Bohman身分時曾說「能完全解析伊格尼斯語法的人只有漢諾騎士和伊格尼斯而已」間接表示遊作的駭客能力根本沒什麼

能力[編輯]

  • 高速決鬥技能
    • 風暴連線(ストームアクセス)
      • 生命值在1000以下時才能發動。隨機將1隻數據風暴(データストーム)裡的連結怪獸加入額外牌組
    • 新風暴連線(ネオストームアクセス)
      • 生命值在1000以下才能發動。隨機將1隻數據風暴裡的怪獸加入額外牌組
      • Ai製作的新技能跟舊版相比只差在可以抓其他額外怪了
      • 後在第82話揭露後續效果:若自己生命值在100點以下時技能發動失敗,可以重新將從數據風暴裡的1隻怪獸加入額外牌組,另加抽1張牌
        • 這後續效果怎麼看都是針對鬼塚的「反技能」現場寫出來的吧Ai醬你這樣真的大丈夫?
  • 連結感知(リンクセンス)
    • 非決鬥技能,能在現實世界感應到LINK VRAINS活動
    • 在網路世界中則可以延伸感官,感知周遭環境
      • 第99話即使身處空無一人的鏡像LINK VRAINS也能聽到LINK VRAINS人們的悲鳴
    • Ai也擁有同樣的能力

牌組[編輯]

  • 在得到網域族牌組前、掛名「Unknown(アンノウン)」的時期使用(應該是)戰士族主軸[3]的Beat Down牌組,王牌怪獸是機械族的《電影的騎士 蓋亞劍士》
  • 現在使用的為使用者只在第一年時期屈指可數的網域族牌組,是第一個以特定種族為中心組牌的主角,另外還有一副廢牌以應付想看的人
    • 決鬥次數為歷代主角中最少,但用過的額外牌組怪獸種類反而是最多的(不計可跳進額外牌組的靈擺怪獸)
    • 牌組沒有字段相關效果只有種族相關效果,但近乎一半以上怪獸、魔陷在墓地也能發動效果,被島民戲稱為「墓地即手牌」
      • 雖說遊戲王也有不少利用墓地的主題(例如【無限地獄[4]】),但在VRAINS以前的動畫中像他一樣大量使用墓地效果的角色並不多
    • 動畫中擁有數一數二的實力,然而現實中的這個牌組不算強勁,使用率不高反之劇中其他同伴使用的牌組卻紛紛成為了主流只剩下Revolver跟他同病相憐[5],但下述的《防火牆龍》卻相當強力鬧得人人喊打,所以撐不到動畫結束就橫死街頭了
      • 不過即使扣掉《防火牆龍》,遊作(和了見)還是不少效果不錯的卡可以在其他牌組活躍,只是組合起來不如動畫般強勢畢竟主角們的決鬥都是先被對手逼到絕境再逆轉勝,牌組太強劇情反而不好寫
  • 作中只差靈擺召喚就達成全召喚法制霸的成就,跟遊矢並列歷代能使用最多種召喚法的主角[6]不過現在靈擺區跟魔陷區合併等同被nerf過了,而且高速決鬥也不能用靈擺召喚

主力怪獸群[編輯]

  • 防火牆龍
    • 詳見其專屬條目,身為其亞種的《防火牆超越龍》與《防火牆龍 暗流體》也一併移動

網域系列[編輯]

其他重要卡片[編輯]

性格[編輯]

  • 冷靜沉著
    • 雖然復仇心切,但也有著不想波及無辜路人的良心
  • 善於分析
    • 在了見的影響下有著會就凡事舉出三點的習慣
    • 不過這個習慣在第二年似乎消失
    • 而且即使預測到Lightning會用人質要脅還是無計可施
      • 但與其說是想不到方法,倒不如說是不願面對與草薙戰鬥的可能性
  • 對Ai表示過「我跟你之間沒有羈絆這種東西」,但似乎有點口是心非[8]
    • 第二季中面對Earth的疑問則拐彎抹角表示「如果你要說這就是夥伴的話,那就隨便你吧」這什麼教科書式的傲嬌發言
  • 卑鄙
  • 熱狗連包裝紙一起吃
  • 真愛是Revolver
    • 明明前不久看到Blue Girl的時候認不出人家就是Blue Angel,第68話卻能一秒就認出虛擬形象大改的Revolver
      • 如果這都不算
  • 後攻One Turn Kill
    • 在劇中選擇後攻並在一回合內打掉對手4000生命值的比率很高,第62到64話更連續三次後攻OTK對手
  • 一對一
    • 劇中從不同時與多個對手決鬥,也不曾與人組隊打牌
      • 在與SOL技術社的AI決鬥時也曾說「決鬥是一對一的」
    • 但之後看到財前兄妹二打一卻沒說什麼,或許只是討厭自己的決鬥被第三者亂入

經歷[編輯]

10年前[編輯]

  • 與了見初次見面,及後被鴻上博士當成實驗對象綁架了半年,即Lost事件

Lost事件後[編輯]

  • 為尋找10年前「讓自己失去過去」的Lost事件的真相一直默默地在LINK VRAINS裡以強大的決鬥迎擊轟殺漢諾騎士
    • 狙擊漢諾騎士的理由是因為在尋找Lost事件線索時得知其別名為「漢諾計畫(ハノイプロジェクト)」
  • 期間遇見帳號名稱為「Unnamed(アンネームド)」的草薙翔一,順手救了他兩次,後兩人在現實世界見面並決定聯手
    • 自認力量不足以引起漢諾騎士高層注意,決定前往探險,成功入手傳說中的網域族牌組,正式從「Unknown(アンノウン)」更名為「Playmaker(プレイメーカー)」

漢諾塔篇[編輯]

  • 透過程式綁架了只有眼睛的Ai(無誤)
    • 其時第一次進行高速決鬥,但卻感到似曾相識
    • 與漢諾騎士一戰後聲名大噪,頓時成為LINK VRAINS人氣最高的決鬥者
  • 表明只與漢諾騎士決鬥,卻在SOL與漢諾的操作下先後與Go鬼塚與Blue Angel決鬥
    • 在與BA的決鬥中察覺到她的牌組當中有著夾帶病毒的卡片
    • 戰後BA昏迷不醒,但之後卻出現BA現身於LV裡的訊息
  • 趕到現場卻發現是Ghost Girl的陷阱,被特殊程式抓住還被晃拷問Play
    • PM:妳妹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晃:DA☆MA☆RE
    • Revolver亂入後在其要求下與他決鬥,兩戰1和1勝,得到解除BA身上電腦病毒的程式,Ai也順便奪回身體數據
  • 為得到Lost事件的相關資料潛入SOL的中央電腦,先後擊敗AI決鬥者和晃成功取得,得知始作俑者為已故的鴻上博士
  • Another事件時本不想參與其中,卻發現牌組中的《網域巫師》卡片資料被偷走,更因此造成Brave Max被Faust綁架,只好前往取回資料以及順便救人出手打敗Faust
  • 漢諾塔事件的第一時間進入LINK VRAINS,聯合Go鬼塚和Blue Angel的力量阻止事件可是那兩個只是給敵人送頭刷時髦的而已
    • 期間得知Spectre也是Lost事件的被害人之一
  • 與Revolver的第二次高速決鬥平局後,依據對方話中的線索前去現實世界的地點,見到剛剛喪父的了見(Revolver),並得知Lost事件的內幕
    • 兩人回到LINK VRAINS決一死戰,惡戰之後成功獲勝,漢諾塔自毀,了見帶著Spectre、漢諾三騎士與死去的鴻上博士離開Den City,事件終告落幕
    • 因為覺得漢諾騎士已毀沒必要繼續抓著Ai不放,於是放他回去網域界並回歸平凡

伊格尼斯篇[編輯]

  • 銷聲匿跡了3個月,直到為了追擊Bohman才久違地再次登入新生LINK VRAINS
    • 雖在決鬥中取勝,也有Soulburner的相助擋下敵方雜兵,可仍被對方逃跑,無功而返
  • 在Ai和不靈夢的引導下與尊見面,兩方共享手上的情報,得知摧毀網域界的凶手正是Bohman一夥
  • 發現LINK VRAINS底層區域有風之伊格尼斯的數據碎片,在Ghost Girl的「協助」下夥同Soulburner前往一探究竟,期間分別擊退SOL僱用的賞金獵人Blood Shepherd與Go鬼塚
    • 來到風之伊格尼斯「Windy」創建的空間,提出聯手的請求,但Windy要求先將入侵的Ghost Girl和Blue Girl以及隱藏在空間角落的神秘人通通趕走才要考慮
    • 來到空間角落遇見Bohman,接受對方提起的大師決鬥得到勝利,然而空間陷入不穩定的狀態,不但讓對方趁機逃跑,更與Windy失去聯繫,一切又回到原點
  • 於匿名討論區發現有人以「地之伊格尼斯」的名義要求見面,經過Ai使用專用語法交談後確認對方確為伊格尼斯,前往對方指定的座標會面
    • 與「地之伊格尼斯」Earth決鬥一場後卻發現對方根本不知道Bohman行蹤
  • Ai失蹤時順著他的腳步來到Windy製作的區域,發現他與Windy和光之伊格尼斯「Lightning」一起,更得知後兩者正在計劃統治人類
    • 與Ai雙雙遭到囚禁,險遭數據風暴粉碎吸收之際Revolver亂入救場
    • 在Revolver與Windy的決鬥後得知Lightning、Windy和Bohman、Haru是一夥,更得知Lightning的原型搭檔就是仁
    • 三度對峙Bohman的決鬥以平局收場,回到現實世界後收到了見親自送來的特殊程式,可防止類似仁那樣意識被數據化的事態發生,並表明願意與之聯手
  • 發現Blood Shepherd正在追捕Blue Girl與Aqua,於是和尊一同前往LINK VRAINS了解情況
    • 趕到時Blood Shepherd已經登出,得知Aqua與Blue Girl(Blue Maiden)成為搭檔,於是邀情她加入對抗Lightning的陣線
  • 因為草薙發現Earth的訊號於是夥同Soulburner前往一探究竟,卻原來是已經近乎失心瘋的Go鬼塚要引誘他現身的陷阱,無奈之下只好進行高速決鬥
    • 過程中得知鬼塚已經與Earth融為一體,面對實力今非昔比的鬼塚陷入苦戰,即使召喚出《防火牆龍》也近乎束手無策
    • 最後Playmaker藉由剛寫好的「新風暴連線」的第二個效果成功得到《防火牆超越龍》,拿下勝利本作最難看的決鬥之一
  • 在Revolver的邀請下,夥同Soulburner、Blue Maiden與Ghost Girl前去會面,並接受其提議對漢諾塔進行程式改寫與重啟
    • 借助漢諾塔的強力掃描系統成功找出Lightning一夥所在的「鏡像LINK VRAINS」,於是與夥伴們出發前去敵人根據地展開決戰
  • 由於Lightning以仁為人質要脅,草薙無奈之下前來與之決鬥,但因為跟草薙交情深厚的關係,始終無法全力以赴
    • 後來經由草薙提點,想起之前兩人的約定,忍痛在最後的回合擊敗草薙,接著就因為心理衝擊過大而一度失去意識
  • 夥伴們接二連三倒下後,終於雙方都只剩最後一位決鬥者,與吸收了五種伊格尼斯力量的Bohman展開最終決戰
    • 經歷一番苦戰(笑),最終使用了伊格尼斯們託付的力量,召喚出LINK-5的《防火牆龍 暗流體》與之抗衡,並一舉扭轉劣勢獲勝

Ai的叛亂篇[編輯]

  • 解決事件後,眾人回歸平靜生活想也知道怎麼可能,遊作雖對Ai失蹤一事憂心但覺得Ai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沒有想要主動尋找的意思
  • 再次見到Ai的身影,卻是在他對SOL的宣戰影像內,此時遊作還無法決定是否幫助晃對抗Ai的侵略行為
    • 思考過後,遊作還是選擇站在SOL一方,挺身迎擊Ai,然而被Ai製造的分身拖住時間,沒能順利阻止晃被襲擊
  • 草薙收到來自了見的電子郵件,於是遊作和尊一起前往會面,並分頭在重新開放的LINK VRAINS內尋找Ai的線索
    • 得知尊正在和機器嗶決鬥後,遊作立刻趕往現場,看到的卻是人格逐漸失控崩壞的機器嗶
    • 回想起自己親手組裝機器嗶之後共同生活的點點滴滴,遊作不忍心看機器嗶繼續受苦,於是請求尊粉碎掉機器嗶,為他無辜的「一生」畫下句點
  • 在尊與了見決鬥過後,遊作根據Ai留下的電子郵件指示前往現實世界的地點會面
    • 途中遇到即將乘船離開的了見,並接過被他扔過來的《裝彈槍管狂怒龍》,在接著與Ai的決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 遊作和Ai展開對話,得知了Ai的目的之後試圖說服他放棄計畫,無奈Ai心意已決,只能以決鬥阻止計畫
    • 決鬥中,遊作知曉了無論決鬥結果如何Ai都會消失的事實,以及Ai對未來的模擬演算結果只有人類滅亡這個結局,才導致Ai展開這一連串的行動
    • 即使如此,遊作還是拒絕了Ai的提案,不想跟他的意識融合,使盡全力擊敗Ai,粉碎計畫
  • Ai的臨終之際,遊作終於明白Ai真正的動機是因為模擬演算中自己會為了保護Ai遭到抹殺,Ai才會作出這些行動
    • 「吶,Playmaker,我知道Ai這個名字是你當初隨便取的,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如果這個名字有涵義的話,可以現在告訴我嗎?」
      「你的Ai,是指『愛著人類』的『愛』。」
      「我也這麼覺得,而且我現在好像有點懂這份涵義了。永別了,Play……遊作,我愛你……」
    • 隨著Ai本尊消失,其他複製體也跟著倒下,遊作抱著已經成為空殼的Ai的仿生人軀體,跪在夕陽下痛哭,並從此消失無蹤
  • 故事結局時,遊作已經失蹤了整整三個月等等你不用上學嗎遊作,眾人將他視為拯救了人類文明的英雄,等待著他再次現身的那一天到來

相關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藤木遊作|number=|section=1}}

備註[編輯]

  1. Playmaker的決鬥全都關係到Ai的生死
  2. 在與Revolver的兩次高速決鬥以及第三次對陣Bohman的高速決鬥為平局
  3. 《宇宙人馬獸》為獸戰士族,《電影的騎士 蓋亞劍士》為機械族
  4. 因為幾乎所有系列卡片的效果前提都是「手牌數為零」,很自然就會需要利用手牌以外的地方
  5. 第一季的【惡作劇明星】【幻變騷靈】【剛鬼】都是能打入主流環境的強勢牌組,前兩者甚至分別成為2018年的世界冠亞軍,比遊作還要晚出場的Soulburner所使用的【轉生炎獸】也得SD35強化在2019年獨占鰲頭
  6. 若遊矢不計當時尚未誕生的連接召喚的話,兩人剛好各缺一種召喚法(遊矢沒有儀式怪獸)
  7. 以前就算有通常也都是階段性王牌,各自被稱為王牌怪獸的時期不會重疊,又或者王牌們之間有直接的進化鏈關係
  8. 第一季遊作的發言,但要放走Ai時態度顯得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