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你的名字」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修飾語句)
三葉側
 
行 238: 行 238:
 
** 對於瀧版本三葉的種種異常行為漸漸習以為常,還會吐槽「妳今天怎麼不揉胸?」但是對於瀧特別誇張的的大哭兼揉胸時果然還是被嚇壞了
 
** 對於瀧版本三葉的種種異常行為漸漸習以為常,還會吐槽「妳今天怎麼不揉胸?」但是對於瀧特別誇張的的大哭兼揉胸時果然還是被嚇壞了
 
** 非常喜歡端莊美人的姊姊,很關心她的異常行為緣由、考慮繼承壓力到交男友還是只想要豐胸的各種可能原因,一想到就衝動的直接跑去問三葉或嘗試豐胸料理,雖然是個好妹妹但某種方面姊妹倆都有點脫線…
 
** 非常喜歡端莊美人的姊姊,很關心她的異常行為緣由、考慮繼承壓力到交男友還是只想要豐胸的各種可能原因,一想到就衝動的直接跑去問三葉或嘗試豐胸料理,雖然是個好妹妹但某種方面姊妹倆都有點脫線…
** 其實也有過交換經驗,不過是跟同性、自己也不太記得了。
+
** 其實也有過交換經驗,不過是跟同性、自己也不太記得了。{{ref|《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曾因偷喝自己的口嚼酒而與宮水家的祖先交換}}
 
*** 交換的第一個反應也是揉胸<s>,瀧你真的教壞囝仔大小</s>
 
*** 交換的第一個反應也是揉胸<s>,瀧你真的教壞囝仔大小</s>
 
** 各種二創中往往成為某對笨蛋夫婦打是情罵是愛或大放[[閃光彈]]下的受害者
 
** 各種二創中往往成為某對笨蛋夫婦打是情罵是愛或大放[[閃光彈]]下的受害者
行 261: 行 261:
 
** 以上多半沒在電影中解釋,以至讓他在劇中基本上只是一個惡役
 
** 以上多半沒在電影中解釋,以至讓他在劇中基本上只是一個惡役
 
** <s>可以過著把臉埋在大美女二葉酥胸中讓她咬耳朵的贏家生活…果然俊樹還是該燒</s>
 
** <s>可以過著把臉埋在大美女二葉酥胸中讓她咬耳朵的贏家生活…果然俊樹還是該燒</s>
*** {{censored|原先是民俗學相關的研究學者,外傳小說中曾與二葉一起研究糸守,包含宮水神社以及彗星的關聯}}
+
*** {{censored|外傳小說中曾與二葉一起研究糸守,包含宮水神社以及彗星的關聯}}
 
*** {{censored|因妻子之死而憎恨對神的信仰投入了政界。}}
 
*** {{censored|因妻子之死而憎恨對神的信仰投入了政界。}}
 
*** {{censored|最後,瀧in三葉進了辦公室,預言隕石災難將至,並強硬的拉了自己的領帶,才知道眼前的三葉不是三葉,憶起20年前的種種}}
 
*** {{censored|最後,瀧in三葉進了辦公室,預言隕石災難將至,並強硬的拉了自己的領帶,才知道眼前的三葉不是三葉,憶起20年前的種種}}
 
*** {{censored|一葉與四葉來訪,告訴他這幾天三葉奇怪的舉動,之後瀧in三葉沾滿泥土又帶著一身傷再次前來}}
 
*** {{censored|一葉與四葉來訪,告訴他這幾天三葉奇怪的舉動,之後瀧in三葉沾滿泥土又帶著一身傷再次前來}}
*** {{censored|看著眼前的三葉,俊樹想起二葉的遺言「這並不是訣別。」,想通一切,下令避難,迴避了造成五百多人死亡的大災難}}{{ref|以上內容只在外傳小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提及,由於電影中對俊樹的著墨甚少,讓不少人認為俊樹只是對家人冷淡的地方政治家}}
+
*** {{censored|看著眼前的三葉,俊樹想起二葉的遺言「這並不是訣別。」,想通一切,下令避難,迴避了造成五百多人死亡的大災難}}{{ref|以上內容只在外傳小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提及,由於電影中對俊樹的著墨甚少,讓不少人認為他只是對家人冷淡的地方政治家}}
  
 
* 小雪老師(ユキちゃん先生)【CV:[[花澤香菜]]】
 
* 小雪老師(ユキちゃん先生)【CV:[[花澤香菜]]】

於 2019年11月5日 (二) 01:39 的最新修訂

君の名は。/你的名字/君之名/ -your name.-
本條目歡迎各位島民及朋友繼續補充。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捏他請不要往下看。
Img23979.jpg

解說[編輯]

  • 新海誠自編自導的動畫電影,以一對未曾謀面的少年少女透過夢境交換身體,從此展開一段解不開的緣分並踏上追尋彼此之旅的過程為主軸。
    • 因為過去有同名作品,曾準備了幾個片名的候補,但最後還是決定使用這個並加上了句號。
  • 在同名展覽展出的企畫書中,新海亦提到「過去這類男女互換的作品經常以男女氣質不同來引起事件,但現代的價值觀變化很顯然不適合再繼續使用這樣的橋段」而刻意去淡化了男性變的娘娘腔/女性變得男子氣概的表現
    • 取而代之的,是以鄉村與城市間的生活落差、如何與身邊的人事物相處等橋段為主但還是有摸胸部的橋段

小說和外傳小說[編輯]

  • 同名小說《小説 君の名は。》
    • 和電影同樣為新海誠執筆完成,完成時間和電影難分先後、被新海誠自稱為「不知應說是電影改編成了小說還是小說製作成了電影」。
  • 外傳 《君の名は。 Another Side:Earthbound》
    • 主要由他人視角描寫女主角側的故事。

簡介[編輯]

                                      熟稔的聲音和味道,令人愛憐的光芒和溫度
  
                      我和重要的某人毫無隔閡的緊湊成一塊兒。難以分離的連接在一起。
               宛若尚被懷抱在乳房喝著奶的嬰孩時代一般,不安和寂寥完全不見半絲蹤影。
      失去的事物還仍一樣不缺的伴隨左右,這種甘美無比的感覺陣陣的湧起心頭、充斥體內。
                                   突然的張開了眼。天花板。房間,早晨。孤獨一人。
                                                                    ——是嗎。
                                                               我做了夢了嗎。 
                          晨起睜開眼睛時,我常會莫名的哭泣著。這種情況我時常會有。
        然後,見過的夢總是無法再度回想。
        我注視著那拭淚的右手。曾經十分重要的事物、曾在這隻手中。
        ——但我不明白。
        人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會染上些什麼習慣,像是毫無意義的看著手心之類的習慣。
        我將視線從右手上移開、漫不經心的看著車窗外。
        突然全身寒毛直豎。是她、我這麼想。
        她就站在月台上。
        奔出電車,彷彿要讓整個身體轉圈似的讓視線逡巡於月台中。
        但是那裏我要找的人一個都沒有。所謂的『她』也不是那裏的任何一個人。
        這大概、也只是不知何時產生的一個奇怪的習慣吧。
                      只要能再一下下就好了。再一下下就好。
           我不知道我究竟在期望著什麼,但是我從某時開始便抱著某個願望。
                            下意識地注視著街道,
                                   我、
                                  我們、
                     在尋找著某一個、僅僅唯一的那一個某人。
                         ——然後,毫無前兆地、邂逅了。
                                   他在那裏,直視著我、和我一樣驚訝的張大了眼睛。
                                   然後,我終於明白自己長久以來懷抱的是什麼願望。
    僅一公尺的距離外,她就在那裏。明明名字也不曉得,但我知道那就是她。
    而我,終於明瞭了自己的願望。
    曾經的、只要能再一下下就好了,讓我們在一起的久些...
    而現在,能一下下就好,我依舊想跟你在一起。
    這可能是誤會、是夢、還是只是前世一般的妄想。
                   但是儘管如此,我、我們倆,曾經想過要在一起...
                           現在也希望能一直一起...
                .........然後,我們垂著頭走近。他沒有說什麼話、我也說不出什麼話。
                           ———————————————————————————————————————————————— 
                           ————————————————————————————————————————————————
                                   ———————— 就這樣不發一語,我們倆默默錯身走過。
                           ———————————————————————————————————————————————— 
                           ————————————————————————————————————————————————
                                   ———————— 小說《 君の名は。》新海誠 角川文庫  
  • 一切,都是由那彗星劃過天際的那天而起。一切的思念、快樂和悲傷,都像那宛如夢中才有的景色一般、如此殘酷而美麗…
    • 立花瀧是一名居住在東京的普通高中生,某天早晨醒來、他發現了自己變成了女孩子。
    • 宮水三葉是一名住在深山小鎮的高中女孩。在她抱怨過了自己沈悶的生活隔天,她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東京男生…
    • 兩人的夢醒了又做,做了又醒。終於他們發現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事實:素昧平生的一男一女,竟然在夢中靈魂互易、身體互換了!
    • 隨著兩人的交流、雙方的牽絆越來越深,終於瀧和三葉決定要出發在現實世界中見到彼此。
      • 但是正在這個時候,更加難以置信的真相才正要浮出水面…

角色介紹[編輯]

主角[編輯]

  • 立花瀧(たちばな たき)【CV:神木隆之介】
    Img23980.jpg
    • 本作男主角。住在東京市都心的男高中生,每天和朋友們過著愉快而普通的生活,直到三葉闖入他的生命中。
    • 雙親已離異。
      • 父親是建築師,本身也對建築和藝術有興趣,擅長逼真的建築素描,可以光憑記憶和搜索資料便再現夢中的糸守町風景。
      • 過去曾經是籃球隊成員、因身高問題而退出,故體育也不差。
    • 在義大利餐廳打工,對同事的美人前輩奧寺美紀有著憧憬和好感。
    • 個性較容易衝動,儘管並不擅長卻經常與人打架
      • 在和三葉交換後,以威嚇的態度對付背後說三葉壞話的同學
      • 在被三葉的父親當成瘋子時更激動得對他動粗,因而暴露自己身份
    • 17歲的九月起發現自己突然開始隔三差五的與不認識的三葉產生人格移動現象,不定期地在睡夢中彼此的靈魂進到對方的身體裡,維持時間不定,每週約發生兩三次。
      • 認知到這種謎之現象後透過筆記和日記和三葉展開了交流(多半是互相嗆聲或互虧互損)、彼此訂立規矩好適應扮演對方的生活,不過往往落得火冒三丈互相開罵的下場其實是越吵感情越好
      • 在三葉體內醒來幹的第一件事就是揉揉看胸部。此後成為了每天的日課,無論今天是迷濛、火大還是怎麼樣,總之先揉個胸再說吧。\歐/\派/\歐/\派/
    • 外貌似乎不錯,三葉交換的第一天也認為他「長的滿帥的」。然而他對三葉第一個回敬印象就是「胸部挺有料」
    • 跟三葉交換之後不得不面臨諸多如胸罩不會穿、頭髮不會編、結繩不會編等的問題。
      • 瀧進入三葉時會簡單的綁馬尾巴,而胸罩一開始甚至不穿、造成了許多尷尬但男生們大聲叫好的場面之後就進化到會單手解胸罩扣了
    • 喜歡黑色長髮,對於三葉擅自剪短了頭髮滿腹牢騷
    • 導演認證的對女性棘手,在能和心目中名模等級的美人約會時卻幾乎想要逃跑、內心哀求著馬上交換讓三葉代打,約會當天也完全忽略要照顧女方心情、陷入了「要怎麼跟女生說話啊!三葉救救我!」忙著看三葉留下來的約會教戰手冊等小孩哭著找媽媽的狀態…
      • 這樣不懂得女孩子的想法難怪交不到女友 by 三葉
      • 不過跟三葉卻可以很輕鬆的互虧和聊天打屁,但一旦開始把對方當成喜歡想追的異性後馬上就又變沒路用了,想要討好三葉「總之女人哄就對了」卻不斷失敗、最後都只能猛賠不是解決各位看倌想追女生的話自我感覺良好是不管用的,另外不管發生什麼都是男人的錯、記著
    • 雖然總是互相齜牙裂嘴,瀧事實上很重視三葉、視她為重要的人,認為兩人的互換是一種特殊的連繫,在無法連繫的情況下也會焦慮不安,擔心著她會不會感冒啦還是出事故 老媽子嗎你
    • 過去曾在某人處得到了一條紅色編繩,習慣性的作為幸運物卷在手腕當成手環。
    • 在和三葉共享生活的過程中對她產生了思慕之情,在兩人的互換突然終止之後決定要憑著記憶的線索尋找三葉居住的町落、親自去見她。
      • 四處尋覓後終於到達了夢中的糸守町卻發現該處原來已在三年前的彗星隕石墜落災難中毀滅,三葉也早就在當時罹難。把觀眾對彗星的美好幻想還來
    • 得悉事實而無法接受的同時記憶也變得模糊,甚至幾乎忘記了遠道跑來的目的
      • 抱著希望再見三葉一面的想法,憑藉依稀的記憶走到宮水神社供奉御神體的山上,認知到跟自己交換和交流的是三年前的三葉後,一口將三葉三年前製作的口嚼酒喝下,成功地回到了三葉生前最後一天的早晨,感動的痛哭流涕然而還是繼續揉胸
      • 為了拯救三葉和町民而擬定了避難計畫,然而要讓計畫順利進行得需要真正的三葉本人去說服她父親,於是前往御神山尋找在自己體內的三葉靈魂。
      • 因為處在不同的時空,兩人儘管思念卻無法觸及彼此,然而透過黃昏逢魔時刻的力量、奇蹟似的見到了面、第一次真真正正以自己的身份和意志見到了三葉。和三葉交談浪費時間打情罵俏閒扯淡過後以寫名字為名義在三葉的手心寫下了「喜歡妳」,卻在來不及反應之時馬上分離、回到了本來的時空。
      • 雖然十分悲傷的拒絕遺忘三葉但終究失去了所有相關記憶,之後回到正常生活中按部就班的升學、畢業、求職,然而心中卻一直有種悵然若失感,無形中感覺到自己一直在尋找著某個人。
    • 5年後在成為社會人後的某個早上於通勤電車的車窗發現了也成為社會人的三葉。儘管沒有記憶但他還是馬上認定對方就是自己一直在追尋的那個人、激動的立刻跳下車,在東京的大街小巷奔走尋找,終於在四谷的須賀神社找到了三葉。[1]
      • 小說裡的敘述是對她有著強烈的似曾相識既視感、雖然沒有任何現實的佐證彼此曾經見過面,但是他能確定自己一直不明白的願望便是曾經非常想和這個人待在一起、從今以後也想跟她在一塊兒;另外因為莫名的信心相信對方也一定在找自己、最後才能在對的地方找到人。
    • 儘管找到了一直魂牽夢縈的那個她,卻因為相對無言而幾乎要擦肩而過... 不甘心就這樣錯過的瀧,鼓起勇氣向三葉搭話「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這是哪個年代的爛搭訕啊、得到了她的落淚回應「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這招居然生效了 而安下了心。兩人詢問彼此:「你的名字是…?」
    • 勸告各位有為青年,這畢竟只是個案。如果你不能很確定對方也一直在尋找你、或者至少對方也要對你有意思,搭訕的台詞最好還是仔細思考一下。
    • 行動力、計畫和執行動力強到不像高中生,說去找地方就翹課搭車衝鄉下、說去找東西就熬夜爬山淋雨去找,對三葉的執著更是強到一種可怕:
      • 交換終止了聯絡不上→直接去找人
      • 不知道在哪裡→憑著記憶畫圖去問路
      • 什麼這都只是一場夢,我想不起來她的名字→我不管我就是要去夢到的那個地方看一看
      • 她三年前就死掉了→不是有人說過時間可以逆流的嗎,那時間你就給我逆流吧我要直接回到三年前去
      • 我們隔了三年的時空,只能聽其聲不見其人→很好逢魔時刻派上用場了
      • 我不管你到世界的哪個角落都會去見(ry等等那傢伙是誰!?記憶和愛意都在流失…我是來救她的、我不想忘記她啊!!她的名字是什麼→很好,如果世界是這麼殘酷的地方的話,我就掙扎給你看、就算只剩下空虛寂寞的心情、就算我一輩子都再也見不到她了,我也絕不妥協
      • "Q:結果還是忘的一乾二淨→雖然我完全不記得相關的事情,但是好像我過去下定過決心要去找什麼...ok總之我就等等看找找看吧!雖然我找到大學畢業都搞不清楚我在找啥!也沒交女朋友!!"
      • "Q:找到她了!!但是人家的電車一下子就開走了!!茫茫東京人海怎麼找→管他怎樣衝就是了啊找就對了!!地球是圓的去找就一定能找到啦!!"
      • "Q:終於終於又找到了!!但是她一臉『這個陌生人盯著我看啥小』的樣子皺眉耶? A:總、總之先默默地走近一點看情況吧"
      • "Q:走過去了!她居然就這樣走過去了毫無反應!怎麼辦心跟胃都好痛? A: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真男人就給我搭訕啊!!"
    • 就結果論而言根本是個將三維四維生死觀記憶論神經病(?)都視作無物的超級行動派狂人。連最喜歡製造苦命鴛鴦的FFF團高級團員誠哥世界的惡意(包括死神)最後都只能對他的拗脾氣舉手投降、乖乖地把三葉還給他
      • 比起被一句話就簡單打回老家心碎斷髮擺爛整天的三葉,怎麼看都是瀧的跟蹤狂資質更高才是
      • 要不是三葉也滿腦子對他發情中到會分不出來國中生和高中生的喜歡他,瀧的行為幾乎都可以解釋成逃到五次元都會死追到底的癡漢了,簡直天生一對可喜可賀
    • 因為劇中的行動,合理的被二創認證為歐派星人。
      • 對不起、不自覺的就…!我只摸過一次!(大噓)
      • 不知為何最近二創越來越誇張、朝向面對三葉就突發性寡廉鮮恥症候群揉胸神摔的幸運色狼方向發展了…出包瀧和過慾三葉 [2]
    • 揉胸歸揉胸,瀧為了防止自己失去控制有著點到為止、懸崖勒馬的紳士風度,也乖乖的不偷洗澡。
      • 反正交換第一天就把三葉只穿著內褲的裸體看完了,要說那一天沒演出來的部分不是把該看該摸的都做完鬼才信...而在第二天三葉起床時也似乎沒有察覺到異樣的情況來看,瀧第一天恐怕是好好的幫她把制服換掉洗好澡睡衣換上才睡的…真是個溫柔的紳士(誤)
    • 但畢竟是思春期的健全男生,女生更衣室內心誠實想法是想進去、晚上換衣服睡覺時也會想要好好的摸一摸三葉的身體,但每次想到報復就萎了…至少每天早起揉一次胸是跑不掉的。 \握る、離す/\握る、離す/
    • 在外傳小說中更在交換期間,甚至還有四葉的目擊的情況下對自己/三葉的身體做出了不少令人傻眼的變態行為。
      • 1. 早上一醒過來就用「有歐派在真是太美好啦」的表情揉著胸。 四葉: 是想要豐胸嗎?
      • 2. 早上一醒過來就抱著自己/三葉的身體在地板上滾來滾去。 四葉:這麼喜歡自己的身體嗎?
      • 3. 不時上下其手的到處亂摸自己/三葉的身體。 四葉:奶~奶!姐姐今天也好怪呀!!
    • 在沒有穿胸罩習慣下,以no bra的狀態上籃球課、讓男同學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 瀧in三葉:「看啥小啦ー!!你們這群北七ー!!」
    • 在三葉的悲鳴抗議下不得不研究起穿胸罩的方式 等等所以你之前都沒穿著活動嗎?!
      • 本人其實不大願意穿上胸罩 「總覺得好像在動搖『自己的性別是男生』這件事」
      • 但是還是覺得不願意白白用別人的身體送一群白痴男生眼睛吃冰淇淋而老實穿上了明明自己就是白痴男生中吃豆腐吃最爽的
    • 穿上後讓原本在籃球課拭目以待的男生們露出大失所望的表情、苦惱地搖頭嘆氣…
      • 瀧in三葉:「你們、真的、煩死了ー!!」
    • 其實在交換的早期便因為周遭環境對三葉的評價和交換到自己身體後三葉的行動有所落差、對三葉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之後也可以看到他漸漸的因為熟稔而對她產生感情的跡象。然而並無法阻止瀧繼續揉胸
  • 宮水三葉[3](みやみず みつは)【CV:上白石萌音】
    Img23981.jpg
    • 本作女主角。飛驒市糸守町宮水神社的長孫女、町長的長女,當地名族宮水一族的子孫,繼承了家傳的巫女一職而出席於諸多神事。
    • 容姿端麗的優等生,在外人的眼中是個安安靜靜而低調的大小姐。
      • 事實上不但個性十分大膽直率而少根筋,被瀧認為是個大剌剌又灑脫的脫線女孩。
      • 對戀愛話題有興趣,喜歡替人做媒、暗中撮合著自己的兩位好友。
    • 對於鄉間封閉的生活和身份造成的各種壓力感到難受,希望能在畢業後離鄉到大城市去。然後某天少根筋的大喊「神啊請讓我來世成為一位東京帥哥吧」隔天馬上實現,真是位好神
      • 和立花瀧交換後起初單純的認為是一場美夢而盡情的享受東京繁華,還自然而然的乖乖晃去打工,讓第一天都還處在糊裡糊塗狀態的瀧印象深刻。
      • 在使用瀧的身體時和他暗戀的美紀打好了關係,知道瀧的仰慕後積極的替他們穿針引線。
    • 在雙方認知到這是身體互換後,第一句向瀧傳達的話是「變態!」
      • 「才不是變態咧!(這是不可抗力啊!)」
        「能夠對我的身體隨心所欲的人不叫變態要叫什麼?」
      • 瀧:這女人,腦袋肯定很脫線啊
    • 平時性格節儉,這次換到了瀧的身體便利用這個機會花他的錢蛋糕甜點吃到飽,讓瀧不得不增加打工份量連累的自己也要跟著打工到累死
      • 對於男孩子換到自己的身體裡這件事情,給了瀧許多如禁止洗澡、不准看不准摸不准學麥克傑克森跳舞之類的限制。但是習慣後自己似乎也偷偷的用瀧的身體入浴過,明明瀧一直聽話沒洗只敢揉胸,三葉你…
      • 是說瀧對於三葉偷洗自己身體這件事似乎也沒有很生氣而只是小抱怨一下,三葉你被揉一次胸就要死要活的
    • 雖然總是和瀧爭吵不斷,心中其實對他很在意、莫名相信彼此的默契,而似乎對瀧有著微妙的情感
    • 相處的過程中漸漸的對瀧產生了愛戀之心。雞婆的安排了瀧和美紀的約會後發現自己很難受,唐突的決定翹課去東京見瀧一面 你這不就是打算去砸了人家的約會嘛,雖然不用你去那約會也已經砸了就是
      • 奇蹟似的見到了國中時期的瀧、一眼就認出了他,卻沒有發現兩人之間的時間差而只知道瀧不記得她,傷心的將作為髮帶的結繩送給了國中時期的瀧便回了家剪了短髮,翹了第二天課而在晚上死於隕石撞擊。國中生的瀧從此時將三葉贈送的結繩戴在身邊作為幸運物。
      • 因為瀧的強行介入過去而在瀧的體內醒來,發現了瀧來自三年後的未來、以及隕石災難的事情,在黃昏時刻和高中時期的瀧第一次面對面相見、交談而 神掉筆 不得不分離後接手了瀧的避難計畫。在執行計畫時漸漸的流失了對瀧的記憶,想起瀧曾為了避免彼此遺忘而說好寫了名字在手心而一看,那卻是告白的話語「喜歡妳」幹瀧你這個大白癡告白的時間可以再差一點嗎這樣鬼知道名字啊名字吐出來啊
      • 開心又無奈的三葉振作起來,成功執行了避難計畫而拯救了町民們的性命,隨後漸漸淡忘對瀧的記憶、保留到何種程度不可知。在成年後移居東京工作。
    • 和瀧一樣一直尋找著記憶中遺忘了的那個人,在彗星撞擊事件後的八年於旁邊並行的電車內看到了瀧、馬上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同樣馬上下車 也翹班翹得好 滿東京尋找對方、在神社找到了瀧,卻對差點和他擦肩而過而差點忍俊不住,而當瀧主動搭訕「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後又喜又悲的落下眼淚「我也是這麼覺得的」。雙方問出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問題:「你的名字是…?」
      • 在旁人眼中就是一個有妄想症慾求不滿的菜鳥處男某天對萍水相逢的美麗輕熟女一見鍾情於是不惜翹班發飆滿地找也要找她出來但找到又萎了於是鼓起勇氣用老掉牙的台詞搭訕然後對方居然真的就這樣給你釣上了還很感動原來對方也對你一見鍾情
    • 電影看看就好,最多就當個都市傳說吧,畢竟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發生的機率是(ry
    • 在墜入情網後展現的暴衝行動力和少女模樣讓她在二創中多了戀愛腦和肉食女的屬性。 另外也有不少人懷疑她根本下咒詛咒瀧注孤生
      • 變態瀧和慾女三葉二創中的走向越來越偏、形象完全回不來了…肉食程度直衝暴龍級,堪稱宮水家詛咒第一把交椅榨汁姬
      • tkkn...tkkn...
    • 胸部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瀧你個混(ㄍㄢˋ)帳(ㄉㄜ˙)王(ㄆㄧㄠˋ)八(ㄌㄧㄤˋ)蛋
    • 表情豐富,導演認證的樂天派,而妹妹四葉也認為姊姊「其實本來就是個有點怪怪的女生…」
    • 妹妹認證的外貌協會成員。對於四葉質疑是否和勅使交往時毫不猶豫的表示不可能夠狠
      • 擅自幫勅使和早耶香配對而叮囑瀧和勅使保持距離 不過反正勅使好感最高的是瀧所以也沒差(欸欸)幫勅使QQ
      • 或許也因此似乎很喜歡親近算是東京帥哥的司,對於一直在吵架的東京帥哥瀧更是一個月就被攻略開始戀愛腦發情真是人帥真好人土吃草的血淋淋實例
    • 起初和瀧交換時,被司和高木溫柔對待而感動不已、差一點就同時喜歡上這兩個人…要是在司也算是對她有好感的情況下說出實情的話,恐怕就變另一種走向的故事了…
      • 雖然可能受到瀧的身體影響,和瀧交換第一次看到美麗成熟的奧寺美紀時反射性的臉紅、差點脫口告白「前輩我喜歡你!」而自此不理會瀧本人的抗議、也是很喜歡和美紀黏在一起…還真是不管男女只要好看就好了啊三葉反正勅使都沒份就是了
    • 除了發願來世要當東京帥哥外,也曾詛咒過自家神社燒掉好了身為宮水家的巫女就不要亂許願啊
    • 隕石撞擊
      • 1200年靠近地球一次的迪亞馬特彗星在近地點分裂,隕石碎片擊中系守町而導致近三分之一人口,500人以上死亡
      • 故事發生的1200年前也曾發生彗星造成的隕石墜落事件,當時炸出的隕石坑積水後形成了糸守湖。
      • 劇中提到,繭五郎家中浴室的大火將宮水家神職人員以及所有史料文獻全部燒毀,使儀式僅存形式而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因而失傳,儀式原本的意義可能與隕石有關。[4]
      • 其實在宮水神社巫女的神樂舞中,有著暗示彗星分裂的動作以警示後人,暗示即將再來的彗星迪亞馬特將分裂並擊中糸守町。[4]
      • 三葉(in瀧)在瀧的手機筆記的最後寫道「約會結束的時候正好可以看到彗星吧」,然而瀧抬頭看了傍晚一無所有的天空,感到疑惑。
      • 瀧第一次嘗試打電話給三葉,然而畫面切換,三葉接起手機來發現打來的人不是瀧而是勅使;直到三葉親眼看見彗星分裂後,又回到瀧拿著傳來撥出號碼沒有回應的手機,此後也不曾再和三葉交換身體,暗示三葉在另一邊的時間軸死亡。
      • 由於時間差,瀧不可能記得三葉,傷心的三葉將作為髮帶的結繩送給了國中時期的瀧,並在回家後拜託外婆把頭髮剪短。
      • 隔日,糸守町舉行秋日祭典,三葉親眼看見彗星分裂,之後隕石擊中舉行祭典的區域,造成大規模死傷,三葉測的人們幾乎罹難。
      • 瀧強行介入的結果,避難計畫成功,三葉與糸守的人們避開了隕石撞擊。

瀧側[編輯]

  • 奧寺美紀(おくでら ミキ)【CV:長澤雅美】
    • 瀧打工餐廳的前輩。時髦的女大學生,餐廳裡員工們偶像一般的存在。
    • 對三葉(in瀧)頗有好感,兩人很快的親密起來百合大法好,讓瀧本人幾乎要哀求三葉別改變他的人際關係
    • 在三葉的安排下和真正的瀧約會,但是卻感覺到兩者氣質的差別、加上瀧無意識的在意三葉而決定爽快的先甩了對方收手,點出瀧應該心另有所屬 隨後瀧的腦子便開始裝滿三葉三葉還是三葉了,變心也太快
    • 在瀧前去尋找三葉時和司硬是跟了過來吃喝玩樂旅行礙事,隨後吐露原本便有注意瀧、之後在三葉時期更是好感更進一步,雖然喜歡過他、無奈因為瀧對三葉的牽掛而無法發展下去。
      • 而此時只顧得到三葉的瀧完全把奧寺前輩友人化了,人家跟過來心裡一個「煩」
      • 對於在同一個房間洗完澡浴衣黑蕾絲內衣Event的反應為0,甚至在這種情況下比起剛洗完澡的熟睡美人和眼鏡基友選擇熬夜研究地圖哪來的賢者,之後還把學姊和司扔在房間裡跑去淋雨爬山
    • 多年後仍和瀧有所聯繫,向瀧曬著自己的結婚戒指(秒速五釐米的粉絲表示)表示你也去找到幸福吧,某種方面來說比下意識苦等三葉不得的瀧還要更加勝利組
    • 官方的裡設定中與瀧的好友藤井司訂婚。…嘛,看看你們倆跟去飛驒吃喝玩樂時那麼合拍,倒也是順水推舟…於是瀧就這樣做了自己的好友和曾暗戀對象的邱比特、然後整整五年追尋夢中情人不得還得看這兩人放閃(笑


  • 藤井司(ふじい つかさ)【CV:島崎信長
    • 瀧的損友一號,眼鏡男。
    • 對三葉狀態的瀧反應為『感覺很可愛』的問題發言附加臉紅的問題反應,另外似乎和三葉狀態的瀧常黏在一起 果然喜歡東京的帥哥啊三葉 讓瀧本人很頭痛並怕搞出奇怪傳言啊腐女們表示:
    • 在瀧前去尋找三葉時和奧寺硬是跟了過來吃喝玩樂旅行礙事,實際上確實很關心瀧「萬一是仙人跳怎麼辦啊」
    • 在疑似婚戒的畫面一閃而過之下,許多人懷疑他是否便是奧寺美紀的丈夫 ,之後由官方證實。[5]
    • 真知道他倆好上後這下可不得了啦~嚴格上在司其實對(交換過來的)三葉也有好感、三葉也很黏司的情況下,司三的cp也是可能的,同理美紀也是…但是表面上吸引這對夫妻的都是瀧,所以就變成了不得了的四人排列組合大四角4P的情況…瀧三寺司


  • 高木真太(たかぎ しんた)【CV:石川界人
    • 瀧的損友二號,個頭高大。
    • 在司對三葉(in瀧)表示好感的時候發了點寒顫
    • 在瀧前去尋找三葉時代替瀧和原本的受委託人司臨時代打工,傳說中的好隊友啊!
    • 在瀧跑去糸守耍帥告白泡三葉、司也推班給自己和奧寺美紀培養出感情時,自己卻在打工,真的是傳說中的好隊友…(淚)

三葉側[編輯]

  • 勅使河原克彥(てしがわら かつひこ)【CV:成田凌】
    • 暱稱勅仔(テッシー)。三葉的青梅竹馬,兩家的父親關係也很近 傳說中的官商勾結
    • 對三葉有好感,但是卻拙於應對,連身體接觸都會害羞、在瀧版三葉惡意用三葉的身體接近逗他時都快哭了。瀧的說法是為了感謝他的貢獻而放殺必死、還很為三葉的市場感到驕傲,自己的女人的身體不要這樣玩好嗎…
    • 對超自然理論熱中、對各種技術也有研究 傳說中的超級工具人
    • 在外傳小說中對瀧(in三葉)有著信賴和從未感覺過的親近和好感、感覺對方是個可以信任的好哥們,瀧也表示希望可以以自己的身分和勅使當朋友一起玩 瀧你確定自己喜歡三葉嗎
    • 避開了隕石撞擊的日後於東京和早耶香修成正果結婚兼找房中,又一對搶先轉職贏家組的現充。反觀堅持苦等彼此魯了多年的瀧和三葉,勅使這個選擇真的是正確無比
  • 名取早耶香(なとり さやか)【CV:悠木碧
    • 暱稱早耶親。三葉和勅使的好友,常識人、在瀧(in三葉)和勅使陷入男人的浪漫中時負責進行一般人視角吐槽
      • 雖然不如美人型的三葉,外貌和個性被評為溫順可愛類型。
    • 家裡的祖傳行業是村內廣播,因此早早被貼上了播音娘的標籤。
    • 和勅使經常鬥嘴、揶揄他對三葉有好感,而三葉卻在撮合他倆…
      • 良好的備胎,勅使沒魚蝦也好(咦)
    • 避開了隕石撞擊的日後於東京和勅使修成正果結婚兼找房中,不過自己的婚禮前夕還在邊吃蛋糕邊說要減肥
    • 隕石的本體[6]
  • 宮水四葉(みやみず よつは)【CV:谷花音】
    • 三葉的妹妹,精明的小學生。
    • 對於神社和父親並無如三葉的糾結和偏見,也不怎麼在意在大眾面前用口水製作口嚼酒的害臊,被三葉抱怨「還沒到青春期的小孩就是好啊」
    • 在學校很有人氣,表示過想要和自己結婚的男孩子一大堆「所以姐姐不必煩惱家業和招贅的問題吧由我負責」(下一秒就被姊姊修理了)
    • 對於瀧版本三葉的種種異常行為漸漸習以為常,還會吐槽「妳今天怎麼不揉胸?」但是對於瀧特別誇張的的大哭兼揉胸時果然還是被嚇壞了
    • 非常喜歡端莊美人的姊姊,很關心她的異常行為緣由、考慮繼承壓力到交男友還是只想要豐胸的各種可能原因,一想到就衝動的直接跑去問三葉或嘗試豐胸料理,雖然是個好妹妹但某種方面姊妹倆都有點脫線…
    • 其實也有過交換經驗,不過是跟同性、自己也不太記得了。[7]
      • 交換的第一個反應也是揉胸,瀧你真的教壞囝仔大小
    • 各種二創中往往成為某對笨蛋夫婦打是情罵是愛或大放閃光彈下的受害者
    • 瀧與三葉成功改變未來後,在2021年以高中生姿態登場
  • 宮水一葉(みやみず ひとは)【CV:市原悅子】
    • 宮水神社的現任當家,二葉的母親,三葉和四葉的外婆。
    • 對於瀧和三葉的交換有所察覺,反應也十分淡定,偶爾會點破瀧的存在。
    • 表示包括自己的宮水族世代都有類似體驗,自己年輕時的經驗卻也只剩下淡淡的感覺。
    • 關鍵字擔當,話中的哲理成為劇情推進的許多要素幾乎魔音穿腦
      • 然而靜靜的一葉早就看穿一切
      • \それもまだムスビ/
    • 目前看來近代的宮水家族女性傳承順序依序是:宮水豐子→宮水節子→宮水言子→宮水言葉→宮水一葉→宮水二葉→宮水三葉和宮水四葉,大概是從言葉開始變體產生一二三四的順序,所以不要再瞎扯些什麼零葉負一葉或是傅立葉了[8]
      • 雖然不排除五葉的可能性,從神社的現況和巫女本人的情形而言,傳承了千年之久的宮水家系十之八九會被立花劫走…至少比溝口好聽的多?
  • 宮水俊樹(みやみず としき)【CV:てらそままさき】
    • 三葉的父親,糸守町町長強大得讓人想哭。並沒有和兩個女兒住在一起,彼此關係接近冷戰中。
    • 原姓溝口,本來為前來宮水神社採訪調查的民俗學者,卻和宮水神社當家的二葉墜入愛河,為了和二葉在一起捨棄了原本的學術職、家庭的支持和安排好的未婚妻等一切,並答應了原本極力反對的一葉的條件、入贅了宮水家並繼承了神主之位。
    • 深愛著妻子,在她生下兩個女兒之後得了免疫系統疾病卻不願意進一步治療、終究致死而不解,認為包括妻子的固執和一葉與村民的漠然反應都是糸守長期把二葉神化的習慣所造成、也就是糸守過度迷信的風俗是殺死二葉的原因,憤而丟下神職而決定從政治方面整頓這個地方。
    • 本來想要帶走女兒們,卻被三葉拒絕、在三葉的眼中看到宮水一族女性的氣質而感到絕望,認為女兒們遲早會走上妻子的老路。
      • 三葉則是認為自己被父親拋棄了而十分孤獨。
    • 以上多半沒在電影中解釋,以至讓他在劇中基本上只是一個惡役
    • 可以過著把臉埋在大美女二葉酥胸中讓她咬耳朵的贏家生活…果然俊樹還是該燒
      • 外傳小說中曾與二葉一起研究糸守,包含宮水神社以及彗星的關聯
      • 因妻子之死而憎恨對神的信仰投入了政界。
      • 最後,瀧in三葉進了辦公室,預言隕石災難將至,並強硬的拉了自己的領帶,才知道眼前的三葉不是三葉,憶起20年前的種種
      • 一葉與四葉來訪,告訴他這幾天三葉奇怪的舉動,之後瀧in三葉沾滿泥土又帶著一身傷再次前來
      • 看著眼前的三葉,俊樹想起二葉的遺言「這並不是訣別。」,想通一切,下令避難,迴避了造成五百多人死亡的大災難[9]
  • 小雪老師(ユキちゃん先生)【CV:花澤香菜
    • 糸守高中的古文老師
    • 彩蛋 (笑)
      • 即是《言葉之庭》中的雪野百香理。
      • 「秋月老弟啊,我跟你說,當年我去岐阜飛驒山區支教,天上掉下個隕石差點沒把我給砸死。我總覺得自己已經死過一回了,好像是有個小哥是什麼鳳凰院凶真教授的徒弟,穿越回來把咱給救了」
  • 宮水二葉(みやみず ふたば)【CV:大原沙耶香
    • 三葉的母親,已過世。
    • 據說是位知名的美人,女兒們也被認為長相頗有母親的韻味可惜多半被俊樹的基因破壞了
    • 幾乎是最全知的人物,連一葉都認為女兒懂得比誰都多。
    • 被町民們當成萬事通和神一般的存在,以至她去世時町民的反應比起悲傷,更接近當她升天成真仙了…
    • 和溝口俊樹第一次見面便對他做出了接近一見鍾情的爆炸宣言,成功的使對方拋棄一切成婚三葉被Pixiv當成肉食女的基因來源
      • 從劇情之後的發展而言似乎從自己的死亡到村子的命運或三葉的日後相遇都已經有所認識,二葉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 然而二葉早就看穿一切
      • 二葉如果不死,俊樹也不會萌生改變糸守的想法,進而從政成為町長,最終帶領糸守居民避難
    • 太太我喜歡妳啊~

其他雜談[編輯]

口嚼酒[編輯]

  • 據說是最古老的製酒方法之一,過去台灣原住民也有依此法製作,但現代因衛生問題已幾乎絕跡
    • 果然敵不過巫女JK的口水
  • 以下可能有多多少少劇情洩漏,還沒進電影院看片的島民就、塊陶不負責囉~
    • 雖然是題外話,一些旁門左道的說法認為口嚼酒也有交杯酒的意義,所以瀧喝下口嚼酒其實也有和三葉成為夫妻=建立強烈連繫的意義
      • 另外一葉在劇中有提到,飲水和食用也有「結」的意涵存在,所以瀧喝下三葉唾液、類似體液交換的行為也是相當強力的結,使得瀧獲得強行干涉三葉身體的能力
  • 但劇中提到「口嚼酒等於三葉的半身、三葉的靈魂」之上其實還可以更深入說明:
    • 一般來講,口嚼酒會要求純淨的巫女、尤其是處女來製作,製作的過程也有著連繫自己與神、類似把自己奉獻給神的狀態;雖然沒有強調性方面,也有把處子之身奉獻給神的意義(侍奉神者為此純淨之身)
      • 因此瀧把供奉給神的三葉口嚼酒拿去喝掉,其實也有著從神的面前把侍奉祂的巫女純淨之身奪走的意涵,把原本應該身心奉獻給神的巫女的身心轉移、灌注到自己身上,和她建立體液的連結
      • 遠古一點便是人類男子娶走了神職人員巫女的隱喻,和巫女的戀愛讓她的心靈從敬奉的神轉移到所愛的男子身上、和巫女的肉體關係則是體液的「結」,從此奉獻給神的身心轉而交給了這個人
    • 瀧喝下三葉的口嚼酒,有著和三葉再度進行靈魂交換(這也是他當時所抱持的想法)、接受三葉的半身和靈魂(願意接受對方,並且託付並共享身體和靈魂、使得三葉的靈魂可以以瀧的身體為媒介現世),以至成為夫妻的交杯酒之意
      • 扯遠一點甚至可以扯到體液交換→H,是非常強大的「結」、足以讓並沒有特殊能力的瀧逆向干涉三葉,同時也是一種兩人將來會結婚乃至上床的遠喻
      • 但是和巫女產生連結除了明媒正娶外也是有著野合、私通、強暴的情況,這些狀況下的人應該要為了自己的行為受罰、反言之就算是正式結婚的人也應該為了從神明的麾下娶走服侍神的巫女而付出「一定的代價」,至少俊樹為了和二葉結婚便付出了不少還入贅
      • 而瀧在非正式情況下闖進御神體神廟中、擅自打開喝下供奉在神前的巫女口嚼酒、硬是干涉到巫女三葉身上去實際上是非常不敬不禮貌的行為,等於大剌剌的在神的面前強行把侍奉神明的巫女帶走霸王硬上弓(想像一下在你女友的父母對她訓話的時候,你走進去把她拉開、兩個人開始喇舌的樣子就是)雖然還不到強暴犯鞭刑的嚴重,已接近問都沒問就強迫搶婚的程度了(雖然女方應該挺甘願的)神會在之後就用「掉筆→那個人到底是誰啊!!!→天橋+電車的惡意」懲罰沒禮貌的瀧也是情有可原的
    • 另外說到性意涵,半身也是可以解釋為性器官,所以如果反向解釋瀧吞下三葉的口嚼酒→瀧吞下三葉的半身→三葉吞下瀧的半身→呃…這樣三葉會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都還只有17歲啊
    • 不過就算不想這麼多,喝下別人的口水和被人喝口水也夠讓人害臊的了,瀧君你一定不懂吧…[10]

關於《天氣之子》[編輯]

含有部分2019年新海誠劇場版電影《天氣之子》的捏他,是否閱讀請自行斟酌
  • 天氣之子的故事描述逃家少年森嶋帆高在異常氣候,陰雨不斷的東京,與能使天空放晴的少女──天野陽菜遭遇後所發生的故事
  • 在《天氣之子》中,《你的名字》的主要角色們幾乎都做為彩蛋在劇中客串,其中瀧與三葉的後續成為眾多觀眾矚目的焦點
    • 劇中帆高等人經營的放晴服務網站,其中一位委託人富美女士正是瀧的祖母
      • 瀧因為盂蘭盆節假期來到祖母家,便遇上來執行放晴服務的《天氣之子》主人公們,並建議帆高在陽菜生日時送禮物
  • 另一方面三葉則作為珠寶店的店員登場,在帆高猶豫自己的選擇是否能使陽菜中意時鼓勵帆高
  • 值得注意的是《天氣之子》的故事發生時間是2021年夏
    • 《你的名字》中,瀧的就活筆記上直到2021年12月都還在持續面試找工作
      • 而小說在瀧與三葉最終相遇的片段描寫,當時瀧已經找到工作,且櫻花盛開,表示《你的名字》結尾應是2022年春,漫畫中更是直接載明那天是4月8日
  • 也就是《天氣之子》中登場的兩人尚未相遇
    • 但是在《天氣之子》的小說中,2024年,帆高再次探訪富美女士時,注意到了屋內擺著的孫子的結婚照[11]
      • 幾乎明顯暗示瀧與三葉在未來已結婚
  • 雖然將兩作的時間軸整合起來並沒有問題,但是從場景來看,卻是矛盾的
    • 兩作時間順序推測如下
  • 2013年,彗星隕石墜落事件
  • 2016年,瀧與三葉開始交換
  • 2021年春,瀧開始就活
  • 2021年夏,帆高與陽菜相遇,開始《天氣之子》的故事
  • 2021年冬,瀧與奧寺學姊對談,在咖啡廳遇到正在討論婚事的克彥與早耶香,與三葉擦肩而過
  • 2022年春,瀧與三葉重逢
  • 2024年,帆高與富美女士的談話中提到孫子的結婚照
    • 時間上來看沒問題,瀧與三葉很可能在2022年至2024年之間結婚
  • 但《你的名字》中,最後的相會場景是風和日麗的春天,如果兩作是同個世界觀,那麼根據《天氣之子》中的事件,此時的東京應該泡在雨水中
    • 雖不能否認期間有突然放晴的可能,但將兩作當作平行世界看待也許比較恰當
      • 當然,這跟《你的名字》中的彩蛋人物,雪野老師為什麼會到糸守教書一樣,應該永遠得不到答案

連結[編輯]

KomicaWiki條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你的名字|number=|section=2}}

附註[編輯]

  1. 小說中提到瀧當時已經就職,也就是兩個人都華麗的翹班了
  2. 圖1 圖2
  3. 名字源自日本神話中的水神彌都波能賣神(ミヅハノメ)
  4. 4.0 4.1 外傳小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俊樹提出的假說
  5. 出自『君の名は。』 劇場用パンフレット vol.2,新海誠的訪談
  6. 聲優梗
  7. 《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曾因偷喝自己的口嚼酒而與宮水家的祖先交換
  8. 出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
  9. 以上內容只在外傳小說《你的名字 Another Side : Earthbound》中提及,由於電影中對俊樹的著墨甚少,讓不少人認為他只是對家人冷淡的地方政治家
  10. 小說中寫到瀧是清楚口嚼酒是由三葉嚼米製作的,所以這傢伙是有自知的故意犯
  11. 部屋にはいくつかの写真が飾られている。亡くなった旦那さんらしきおじいちゃん。賑やかな家族の集合写真。お孫さんの結婚写真。小さな仏壇から漂う線香の匂いだけが、あの日のお盆と同じだった。 引用 小説 天気の子 P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