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遠野志貴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遠野志貴/とおの しき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殺人貴用直死之魔眼將你十七分割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582.jp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名稱[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年齢:17
  • 身高:169cm
  • 體重:57kg
  • 生日:10/15
  • 血型:AB
  • 喜歡的東西:愛爾奎特
  • 討厭的東西:直死之魔眼、假設

人物關係[編輯]

  • 生父:七夜黃理
  • 養父:遠野槙久
  • 義兄:遠野四季
  • 義妹:遠野秋葉、有間都古
  • 只是同學:弓塚五月[6]

性格[編輯]

  • 好人
  • 感情遲鈍
  • 隨和
    • 其實本人因身懷直死之魔眼而惴惴不安,不敢與他人深交,以隨和來回避他人的深度接觸。
      • 所謂「對任何人都溫柔的話,和不愛任何人是一樣的」
  • 一旦決定了所愛之人,則為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 冷酷、殘忍(七夜志貴限定)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故事中經歷[編輯]

  • 本名七夜志貴,是退魔一族中的七夜一族的後裔。
    • 七夜一族是擁有超能力與過人殺人技巧的退魔一族,他們的血裡刻有「消滅非人者」的指令,經常協助他人實行退魔任務。
    • 可是七夜一族缺乏對事物的感情,殺人亦然;是毫無情感的殺手。
  • 因為遠野家當家遠野槙久認為七夜一族終有一天會威脅到遠野一族,而結合各分家將之殲滅,事後並收養志貴為養子,將他視為日後可用以控制分家的道具。[12]
    • 槙久為了以防萬一,以催眠術修改了他的記憶。七夜志貴的記憶與性格被槙久封印在志貴腦海深處,故志貴對九歲前的事一概沒記憶,只記得自己是在遠野家生活。
  • 某日,遠野家長子四季突然發生反轉衝動[13],襲擊妹妹秋葉,志貴為了保護秋葉身受重傷、幾乎喪命。
    • 為了救回志貴,秋葉以遠野之血的共融能力,將自己的生命分給志貴。
    • 後來造成秋葉逐漸無法壓抑遠野家特有的反轉衝動,志貴也因此身體狀況時好時壞。
  • 槙久雖依家規殺死四季,但在發現他因共融能力奪取了志貴的生命,和志貴在精神與生命上有所聯結而活下來時,暗中把他囚禁在地下牢。恰好志貴和四季的名字發音相同,槙久因此對外宣告身為養子的遠野志貴意外身亡,實則是用他取替遠野四季,對外隱瞞遠野家長男反轉的事實。
    • 殺人的人死掉了,而被殺的人活了下來。
    • 志貴在醫院醒來後因為槙久對他施以暗示,加上被殺害的驚嚇而忘記了四季的存在,在出院後便被槙久送至分家的有間家。
      • 醒來的同時,志貴便擁有了直死之魔眼,在難以接受的情況下逃出醫院,然後遇見了蒼崎青子。
      • 青子在開導了志貴後送給他魔眼殺的眼鏡,讓他可以在戴上眼鏡的時候無法看見死之線。

月姬[編輯]

  • 在養父遠野槙久死訊傳出後,志貴在新當家秋葉的命令下回到了遠野家。
    • 在回到遠野本家的當日,從琥珀那裡拿到了七夜短刀。
      • 本來是遠野槙久滅掉七夜一族後的戰利品,槙久將其收在自己的書房。
      • 被琥珀稱為水果刀[14];但實際上七夜短刀是七夜一族代代相傳的寶刀。
        • 是一把直出式彈簧刀[15]

吸血鬼線[編輯]

  • 在第一天放學途中遭遇一名女性,結果在衝動下尾行至其家門口後查水錶的方式將她獵奇殺死。
  • 其後逃回家或是公園>Ciel的家冷靜下來
  • 但翌日上學途中卻遇上本應被殺死的愛爾奎特,一陣追逐後志貴答應協助她應付接近的敵人
  • 兩人到了一酒店房間,由志貴看守愛爾奎特休養,直至夜間尼祿.卡奧斯來襲
  • 這時如果已進入愛爾奎特線,愛爾奎特會在跟尼祿交戰中受創,進一步削弱她的力量
    • 兩人後來在公園再戰尼祿,志貴成功開無雙把尼祿消滅
    • 愛爾奎特派出自己的使魔(一只夢魔)犒賞志貴,夢見誰由自己決定
    • 其後志貴得知吸血鬼事件尚未完結,才從愛爾奎特處得知她所追擊的「敵人」並非尼祿,並首次知道有關羅亞的事
    • 因為各種原因而繼續協助愛爾奎特尋找羅亞,期間還跟愛爾奎特約會、看電影等等
    • 在一次消滅屍人時無意中看到愛爾奎特的魔眼,產生了性慾,再會面時幾乎被吸血
    • 接著分別從Ciel及愛爾奎特處得知她的吸血衝動,不過仍決意要幫助她,並向她告白
    • 放學後志貴試圖尋找愛爾奎特(或羅亞)但遭羅亞襲擊,並被他的�魔眼奪走了大量生命力
    • 這時Ciel趕到並帶他回遠野家,並由秋葉幫忙治療
    • 在他的要求下,Ciel把他帶到羅亞和愛爾奎特的決戰場所(學校)。雖然及時趕上,但卻被愛爾奎特的魔眼定住,看著她被羅亞殺死
    • 憤怒的志貴魔眼全開,破壞了羅亞所在的走廊,然後走到瓦礫處給他致命一擊
      • 漫畫版則是在拆樓後踩著自由墜落的瓦礫直撲過去,在半空中對羅亞直擊心臟
    • 還未死透的羅亞雖然試圖反擊,但被Ciel完全解決
    • 根據最後的選擇進入True end 或是Good end
      • True end是愛爾奎特雖然取回了被羅亞奪走的力量,但再也沒法抑制吸血衝動,決定永遠長眠,並在夕陽下向志貴道別。
        不過根據漫畫版,志貴後來請學姐帶路自己跑去千年城叫天然姬起床(含淚撒花)。
      • Good end是愛爾奎特某日突然出現在志貴面前,表示自己已完全康復,並拉著他逃學
  • Ciel線中志貴同樣跟愛爾奎特打敗尼祿,但愛爾奎特在初戰時沒受傷
    • 志貴同樣協助愛爾奎特尋找羅亞,但其後因為袒護Ciel而與她決裂,從調查羅亞的事件中抽身
    • 在一次到茶道部探訪時,和Ciel雙雙遭到羅亞襲擊,一番纏鬥後擊退羅亞
      • 其後愛爾奎特趕到把羅亞殺死
    • 意識到自己被羅亞附身而向Ciel求助
      • 與帶著第七聖典的Ciel在學校死鬥,最後以雙方都沒法對對方下手告終
    • Ciel為了尋找排除羅亞的方法而返回本部,並讓志貴留在自己家中(相當於一座小型教會)以壓制羅亞
    • 志貴在Ciel回來前受羅亞影響而外出,並遇上愛爾奎特。愛爾奎特表示自己有對付羅亞的辦法,並強吻[16]輸血給他
    • 如果接受會進入Good end,志貴在愛爾奎特的力量保護下,消滅體內的羅亞,結局Ciel和愛爾奎特都留在鎮內
    • 如果反抗會進入True end,志貴重創了愛爾奎特並使她暴走,猛攻志貴和趕來的Ciel。
      • 志貴最後殺死世界的支援來擊退愛爾奎特,並在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以自殺的方式殲滅體內的羅亞,不過因為過去的自己代替死去而活過來,並被Ciel抱回家

遠野線[編輯]

  • 在街上遇見愛爾奎特時壓下了自己的衝動,所以跟她沒有任何交集
  • 在得知五月失蹤後上街尋找,並遇上已經化為吸血鬼瘋狂殺人的五月,在快被咬時殺死了她
  • 秋葉線中秋葉因為擔心他而轉入同一學校
    • 志貴開始看見四季的經歷,懷疑自己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成了殺人鬼
    • 向Ciel求助並與她在學校死鬥,最後明白自己並不想殺人
    • 回家時剛好趕上了四季襲擊秋葉,秋葉為掩護志貴而受了(對一般人類而言的)重傷
      • 也因此使秋葉作為鬼的一面開始壓過作為人類的一面
    • 從秋葉處得知童年那場「意外」的真相,並接受了作為女性的秋葉
    • 四季再度襲擊秋葉並喚醒她鬼的一面,志貴再一番苦戰後殺死了四季,但秋葉已經變得只依賴本能行動
    • 志貴沒法殺死已變成怪物的秋葉,並面臨最後的選擇
      • 如果自殺把命還給秋葉,結局沒提到志貴的生死,秋葉回復後,在樹林中找到了志貴的小刀,並深信他依然活在某地(true end)
      • 如果沒法丟下秋葉自殺,志貴會把她維持在這一狀態,以自己的血為生,相信她有一天會復原,不過身體明顯越來越弱(normal end)
  • 翡翠線志貴透過慎久的日記逐漸了解遠野家的真相,但中途因為四季的影響臥病在床,動彈不得
    • 秋葉每晚在外奔走獵殺四季,殊不知四季已潛入遠野邸
      • 志貴也在這時透過四季的雙眼看見秋葉和琥珀契約的場面,並誤以為兩人要殺自己[17],因此把自己鎖在房中
    • 翡翠每隔一段時間來敲門,讓他記起那個把自己從滅族陰影中拉出來的童年玩伴
    • 在跟翡翠契約後,恢復動力後隨即趕往學校
      • 這時先叫秋葉,她會為了保護琥珀受了致命傷,解決一切後琥珀向志貴自白,把整個復仇計劃告訴他後自殺,結局只剩下翡翠和志貴住在一幢沒人的大宅(true end)
      • 先叫琥珀的話秋葉不會死,琥珀雖然服毒自殺但志貴把毒殺死救了她。結局失憶的琥珀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志貴和翡翠便為她改名為「七夜」
  • 琥珀線中志貴讀完了慎久的日記,並意識到自己並非殺人鬼
    • 秋葉在志貴身體轉差前已把四季殺死,但同時吸收了羅亞
      • 受羅亞影響,秋葉的獨佔慾變得強烈
    • 秋葉停止供應生命力給志貴,使他動彈不得
    • 當志貴得知秋葉成了新的吸血鬼後,不顧自己的身體要去阻止她,臨行前把緞帶還給琥珀
      • 琥珀被志貴的道別感動,並與他契約,但隨即餵他吃安眠藥
    • 志貴掙脫藥效後趕往學校,秋葉發現兩人契約後悖然大怒,並重創了琥珀
    • 兩人開始在校內打追逐戰[18],志貴最後使計壓制秋葉
      • 這時琥珀出現並表示秋葉下意識避過了致命部位,並使秋葉冷靜下來
    • 結局因為兩人不方便住在同一屋內,琥珀到別的分家工作。一次假期時志貴出外見琥珀[19]

歌月十夜[編輯]

  • 志貴為了救一只快被車撞到的貓而撞到頭,昏迷其間進入了由愛爾奎特的夢魔使魔蓮所編織的夢中世界
  • 大部份內容為月姬的背景故事、讀者投稿的短篇等,和歌月十夜甚至月姬本身的劇情實際上無關係,以下只列出跟劇情有直接關係的
    • 「宵待閒話」為接續秋葉線true end的劇情,以秋葉作主角,結局會提到志貴已康復並返回遠野家
    • 「翡翠的反轉衝動」為接續翡翠線good end的劇情,不過只是夢...
    • 「朱紅之月」應該是接續愛爾奎特線good end或Ciel線good end的劇情,由志貴以羅亞視點看他和愛爾奎特的恩怨,TYPE:MOON朱月亦有登場
      • 連作者本人也看不懂
    • 「赤色鬼神」中志貴並未登場,講述其父七夜黃理、遠野慎久和軋間紅摩在滅族作戰前的故事
    • 「醉夢月」則是描述志貴初到遠野家的事
    • 「達納托斯之花」基本上就是志貴和翡翠及琥珀的Hscene
    • 另有分別和五個女角渡過夏祭的五篇
  • 在夢中世界志貴遇上了蓮,並逐漸意識到這是由她造出的世界
  • 同時他也不停被自己的恐懼具現出來的七夜志貴所殺害(見下文),不過每次都藉蓮的力量復活
  • 七夜盯上了蓮,志貴為保護她而克服了自己對殺人衝動的恐懼,七夜隨即被「志貴對死的恐懼」具現出的軋間紅摩所殺
  • 志貴最後和紅摩進行殊死戰,並醒過來迎接現實
  • 其後和他救的貓(也就是蓮)定下契約

Carnival Phantasm(幻想嘉年華)[編輯]

  • 先在遠野家和女友後宮們於遠野家的私人沙灘遊玩,結果因各人玩得太過火而暴走...
  • 第二天在Phantasamoon咖啡店抱怨時和修不好火箭的士郎相遇
    • 兩人關係不錯,正巧兩人都為女友後宮們的約會而煩惱[20]
    • 人數比士郎多,共有5人,其實有6人
    • 然後兩人想出了「心跳約會大作戰」,並且嘗試計劃出一個可行的時間表
      Img16048.jpg
    • 但很快兩人都感覺這計畫根本不可行,於是出現選項(「和全部人約會」[21]還是「和女一號約會」[22]。)
      • 「和全部人約會」選項,志貴的計畫較忙碌但還算順利才怪,但最後因忘掉了秋葉還是失敗
      • 然後在遊樂場被問罪時正巧遇上士郎和他的女友團,並且發現自己還忘了希翁,所以同時被憤怒的Saber和愛爾奎特攻擊
      • 最後帶同士郎從秘道逃跑並且到遠野家避難私奔
      • 「和女一號約會」選項,志貴決定和愛爾奎特約會,十分順利
      • 但之後就先後被各人報復[23]
      • 最後因被發現和士郎一同向各人道歉,因而得到各人原諒然後一同私奔
      • 但秋葉還是不讓他回家

能力[編輯]

  • 體況不佳,常會貧血頭暈。
    • 可是自幼受過的訓練還存在身體的記憶中,使用七夜短刀戰鬥時仍有幾分過去的威勢。
    • 這是由於幼時的經歷導致生命力不足所引起,實際上志貴的運動能力異常優秀。
  • 直死之魔眼
    • 本來是七夜家的「淨眼」,在一度死去後產生變異,志貴透過死亡讓腦聯繫上根源後得到了可看見事物之「死」的超能力。如果用利器劃分死之線就會對物體做出不可防禦、不可治癒的傷害。用利器戳破代表整個物體的死之點,就會使物體直接死亡、消滅。
      • 正常情況下只能看到生物的「死點」、「死線」及非生物的「死線」
        • 但是遊戲中仍然常常超頻開外掛,不只是生物或生命,即使是無機物、靈能力、超能力、魔術;甚至是概念性的存在都能夠斬斷、殺死。
          • 前提是必須理解目標物的死亡。
      • 兩儀式不同的是,縱使同樣聯繫上根源,志貴的理解力(規格)不如兩儀式那般犯規,志貴若去看非生物的「死」時腦的負荷會急速上升,使用過度就會把腦子給燒壞。
      • 此能力能透過戴上蒼崎青子贈與的「魔眼殺」眼鏡來封印、降低平時的腦袋負荷及心理壓力,但有時仍無法完全封印而導致透過眼鏡仍然能看到。


  • 退魔衝動
    • 七夜身為退魔一族的特殊體質,面對非人類的「魔」時,會湧起純粹的殺意,只以消滅對方為目的開無雙發起攻擊。這是為了讓身為人類的七夜一族擁有與魔戰抗衡的意志力並引出潛能。
      • 初次見到愛爾奎特時會突然想將她殺死,就是因為發生退魔衝動的關係。
    • 對失去記憶的志貴而言,主要在發動退魔衝動時,身體會本能地實踐曾經學過的七夜體術。
    • 讓他能常常能開外掛無視虛弱的身體
    • 顯現時對死的理解力似乎會跟著強化?志貴第一次看見死點就是退魔衝動發動時;面對壓制不住人外之血而昏倒的秋葉還能透過魔眼殺眼鏡看到死。
  • 七夜無雙體術
    • 七夜一族開發的技巧,將人體發揮至極限的暗殺術。志貴在年幼時雖然有學習,但由於記憶被封印所以平時不會用。
    • 熟練後可以做出超高速移動、飛簷走壁等動作。志貴所習得的據說只是基本。
    • 七夜體術必須配合七夜一族在歷代配種魔改下體能異常的強力體能與特化的軀體結構,雖說是人類的極限,卻已經逼近?人外的領域,完成型的黃理能以無神秘的鐵棒槌與紅摩對戰至以擊碎紅摩頸椎卻仍傷害不足而被反殺落敗,到底哪裡人類了?
    • 才能是七夜歷代最高
  • 刃物天才,不論種類的善用所有刀刃類,在遠野家有第一次進廚房就用菜刀搞出大飯店的果雕都比不上的成品的紀錄

其他資料[編輯]

  • 容貌很像黑桐幹也,能力則很類似兩儀式
    • 眼睛平常的顏色是灰色,直死之魔眼全開時和兩儀式同樣是藍色的。
  • 如果走的是遠野家路線,志貴就完全不會認識愛爾奎特。
    • 雖然沒有愛爾奎特教他關於直死之魔眼的事,但志貴在緊要關頭依然能運用直死之魔眼來作戰。
  • 月姬本篇開始後沒多久就過著跟苦行沒兩樣的生活。
    • 一日內可用的資金只有500日幣,禁止打工、有門限、超過晚上十點就不能在家中走動,電視和遊戲當然也是禁止事項
      • 以十七歲的青少年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 但在「超過晚上十點」的規定上,志貴基本上都極少遵守,而秋葉若發現時表面上會作出指責,但也是暗中默許
      • 因為琥珀房間中有電視,故有時會偷溜去看。
  • 因為名字的讀音相同,所以遠野四季都會叫他過去的姓氏「七夜」來稱呼志貴。
  • 現在是一名聲優
    • 日本有位聲優很偶然的剛好與遠野志貴同名同姓(讀法亦相同),照他的說法似乎是本名而不是藝名。
      • 「目前正在以一位要被搜尋引擎找到是很困難的聲優的身分活動中w」 by 遠野志貴(聲優)本人
  • 根據背景資料,志貴早在故事開始前就跟主治醫師的女兒—時南朱鷺惠上過床。

七夜志貴[編輯]

  • 在月姬系列的作品中,出現過複數被以七夜志貴稱呼的存在,所以這個名稱所代表的意義也已經模糊,有時也會出現讀者概念偷換的狀況。
Img15148.jpg
  • 被遠野家收為養子前的志貴。
  • 七夜之血覺醒的志貴[24]
  • 在歌月十夜中,做為志貴心中「殺人鬼」的象徵而出現。是他不敢面對自己曾殺過人這樣的「恐怖」而具現化出來的志貴的惡夢。
    • 是想把身處夢境的志貴殺死,令身處於「外」昏迷中的志貴,永遠不會醒來。雖然外貌和志貴一樣,內裡卻是藏於志貴意識最深處,那個受父親七夜黃理所訓練,擅長殺人技巧,殺人如家常便飯的那個七夜志貴。
      • 戰鬥能力遠勝志貴,四足靈活如蜘蛛,速度疾迅如野獸,並且能毫無顧忌地殺人。
      • 不過因為沒有經歷過「死」,所以沒有直死之魔眼的能力。
    • 其實是志貴把自己的退魔衝動當成是「喜歡殺人」的誤解而產生的另一個自己。
      • 所以是妄想的產物,在現實中無論何時、何地都不存在。
  • 在Melty Blood系列中,志貴對身為殺人鬼的自己的恐懼,被塔塔利具現出來,而出現的人物。
    • 中二病
      • 台詞都像男中學生耍帥的台詞[25]
    • 遊戲中性能上比志貴強上不少,性能力應該還是志貴比較強
  • 在Ciel線的一個結局中,志貴為了殺掉轉生到自己體內的羅亞,而用直死之魔眼自殺,之後他在彌留間見到了還是小孩的自己。
    • 那是志貴在被四季殺害後,就一直在體內沉睡的舊人格,而現在的志貴其實是在那之後才出現的新人格
    • 為了救志貴,小孩志貴在這選擇代替他死去(兩儀織發來唁電)。
    • 只在Ciel線的結局中出現過一次
      • 所以常常被讀者忽視
  • 琥珀線志貴也曾在發夢時遇上手持小刀,稱他為同類的人[26]

名台詞[編輯]

  • 「オマエに何百という命があろうが関係はない。俺が殺すのは、ネロ・カオスという「存在セカイ」そのもの――その世界を抹殺する!! 」
    「就算你有幾百條命,也無所謂。我要殺死的是,尼祿·卡奧斯的『存在』。所以,並不是要殺掉Nero這個人。而是要將那男人所內包的那片混沌。將那一整個世界統統抹殺!!」
  • 「我只是單純的因為,喜歡你。我只是想要成為你的力量,所以說要幫助你。事到如今——想叫我把這一切都當作從沒發生過,怎麼可能呢?」
  • 「……那傢伙至今爲止都是一個人,世間各種快樂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一直,像個笨蛋一樣,孤獨着。那實在是太寂寞了。这樣過着無意義的人生,我不能允許。
    「所以———(我)……只不過是,想告訴她。她雖然那樣快樂的笑着,但是想告訴她,那是無論是誰都能輕易做到的。世間有很多———很多,能让無聊的煩惱統統消失的快樂的事,我想帶她一次次體驗。让她對理所當然的事,有理所當然的感覺———那傢伙,我想給她幸福。
    「……那傢伙到現在也沒有得到救贖的部分,需要用十倍百倍的幸福来填充。……倒不是說因爲欠得太多所以還不完。其實,讓那傢伙不再孤獨的方法很簡單……這種事,無論是誰都一定能辦得到吧。無論是誰都可以讓那傢伙幸福的。所以———的確,我現在連身體都這麼不像樣,也沒必要如此着急吧。即使換作別人,也可以讓她擺脫孤獨。
    「———可是,我辦不到。我不能把這件事情委託給其他人,我不能就這樣跟她分手。……我,除了她別無所求。
    「……我愛Arcueid。可是這還不夠,我,想要親手,帶給她幸福。即使要賭上自己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我不希望那傢伙就這麼死去。———這就是全部原因,僅此而已,學姐。」
    • 公主線中,志貴被四季所傷後,學姐質問志貴執迷於公主的理由時,志貴的閃光回答。
      • 被閃得無話可說的學姐:「……哈啊,只是稍微抱怨一下。那個女孩,還真是十分幸福啊。」
  • 「……目視到事物的『死』這件事,其實就是將這個世界無比脆弱的這個事實擺在眼前。如同地面不存在,天空都將在下一瞬間墜落。……你不知道吧,那種仿佛一秒鐘後整個世界就要死滅的錯覺。——那才是,目視死的事實。那眼睛,沒有能讓你如此得意炫耀的力量。」
    「……這是你的錯誤,吸血鬼。雖然生命與死亡只是背對背倚靠着,但是他們倆是永遠無法面對面的。」
  • 「――教えてやる。これが、モノを殺すっていうことだ。」
    「——我來教你。這就是,所謂的『殺死事物』。」
  • 「——這次,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 給予阿迦奢之蛇最後一擊的台詞

七夜志貴(Melty Blood)[編輯]

  • 「受け取れよ。アンタへの手向けの花だ」
    「收下吧,這是向你餞別的花」
    • 開場台詞
  • 「救われないなあ、オレも、お前も」
    「看來是沒救了,不管是你還是我」
    • 戰鬥後台詞
  • 「吾(われ)は面影糸を巣とする蜘蛛。―――ようこそ、このすばらしき惨殺空間へ。
    「吾乃吐絲築巢的蜘蛛。―――歡迎來到這美好的慘殺空間」
    • 勝利台詞
  • 「潔く行く者は、また速やかに逝く。安心して消えるがいい志貴。
    おまえの後釜は、このオレが座ってやるよ。」
    「高潔前進的人,總是死的快。安心的去吧,志貴。我會好好代替你的位置的」
    • 對志貴勝利
  • 「悪いね☆」
    「抱歉啦☆」
    • 滿月模式的J2攻擊台詞

相關[編輯]

投票[編輯]

  • 志貴跟誰配對最好(歡迎各位紳士補充)?
  1. vote(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嗚喔!我的鈦合金狗眼啊!!)[99],Ciel學姐(學姐才是王道!)[2],秋葉妹妹(沒血緣的兄妹真是太棒了!)[13],紫苑.艾爾特納姆.亞特拉西亞[3],遠野四季(小時的玩伴)[1],尼祿叫獸(「我是賜予不死身死亡的男人。」)[0],阿迦奢之蛇(「——這次,你再也不會回來了。」)[1],衛宮士郎(幻想嘉年華的碰友,而且還一同私奔,你們索性去交往吧...)[74],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志貴跟他們配對最好的錯覺?[3])

回應[編輯]

討論:遠野志貴

備註[編輯]

  1. Melty Blood版與Carnival Phantasm版
  2. 不存在的動畫版
  3. 「殺人鬼」的諧音
  4. 《守護者緋鞠》的男主角,和志貴有諸多相似之處,只是沒了那標誌性的鬼畜
  5. 遊戲中眾「人外」(非人類)給他的稱號
  6. 原定可攻略,詳見弓塚五月
  7. 被抑止力滅殺:你知道的太多了
  8. 生命是用來為摯愛犧牲的東西
  9. 和真正的鬼畜眼鏡效果相反:帶上後變弱氣、摘除後變鬼畜
  10. 已被無数糟糕同人污染
  11. 同人糟糕物
  12. 《赤色鬼神》中說志貴的生父黃理在執行某任務時,在殺死目標後即興攻擊一旁的槙久(未點明),幾乎殺死了他,對此感到恐懼的槙久因此說服各分家出動滅掉七夜一族。漫畫版亦描寫了這部分。
  13. 推測誘因為阿迦奢之蛇上身
  14. 笑面琥高達八成知道七夜短刀到底是甚麼
  15. 其實這種刀現實中很容易故障,不太好用在戰鬥
  16. 這條線的公主好大膽
  17. 四季和志貴的名字發音相同
  18. 正面衝突的話,志貴會以一只手和腳作代價殺了秋葉,並完全化為殺人鬼
  19. 一般認為兩人見面的地方是七夜家舊址
  20. 因為都是在同一天舉行
  21. 第十二話
  22. Special Season
  23. 如外出吃飯時Ciel潛入各食店並且故意給他吃咖哩,被琥珀下毒而出幻覺和在洗澡時被秋葉的紅髮抓著...
  24. 此時的他一般被稱爲「殺人貴」
  25. 「弔毘八仙、無情に服す…!」、「その魂、極彩と散るがいい。毒々しい輝きならば、誘蛾の役割は果たせるだろう」 、「斬刑に処す。その六銭無用と思え」等,全都是國中男生在青春期(中二病)想展現自己個性時會說的話
  26. 其實是遠野四季
  27. 某些正常向同人作品會如此表現,且部分資料表示志貴十分溺愛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