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范進中舉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范進中舉

說明[編輯]

  • 出自中國四大諷刺小說之一《儒林外史》的第三回「周學道校士拔真才,胡屠戶行兇鬧捷報」的橋段。
  • 中學國文教科書的常客,節錄段落後標題訂為「范進中舉」。
  • 大意是屢次科舉落第的老書生范進中舉後因喜而瘋,最後由他最怕的丈人胡屠戶往他臉上打了一巴掌才恢復正常的故事。
  • 由於故事情節滑稽有趣,往往是多數高中生印象最深刻的課文之一。
  • 文章中的其中兩句對白由於趣味性十足,在本島成為成句
 范進:「噫!好了!我中了!」
 胡屠戶:「該死的畜生!你中了甚麼?」

用法[編輯]

  • 通常用於想搞笑時,這兩句一般是以接龍的形式。
  • 使用時常會加上修正拳
 ヽ(゚∀゚)ノ<噫!好了!我中了!
 
 ゚Д゚)<該死的畜生!你中了甚麼?
 ⊂彡☆))Д′)<噫...
  • 「中」可以任意替換成想要的動詞。

例文「提督中鯨」[編輯]

  • 出自艦隊Collection版,各方有才島民提督的接龍大作。
    • 原本只有一小段惡搞,後來才慢慢補完整,見此
  • 解說(?)
    • 大鯨無法建造,只能打敗特定地圖的BOSS隨機掉落,相當考驗人品,因此是又稱歐提之證的艦娘之一。
    • 因此目的是打撈大鯨的攻略地圖行動又稱「捕鯨」,本文便是對此的惡搞。

全文[編輯]

提督出擊回港,大淀、金剛,俱各歡喜。
正待補給入渠,只見他姨子比叡,手裡拿著一副彈藥和一桶燃料,走了進來。
提督向他作揖,坐下。
比叡道:「我自倒運,把個姐姐嫁與你這現世寶、非提,歷年以來,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積了甚麼德,帶挈你造了個長門,我所以帶個燃料來賀你。」
提督唯唯連聲,叫榛名把燃彈煮了,泡起紅茶來,在勤務室內坐著。大淀自和金剛在廚下做飯。
比叡又吩咐提督說:「你如今既造了長門,凡事要立起個體統來。比如我這戰艦裡都是些正經有臉的人,又是你的姨子,你怎敢在我們跟前ㄍㄟ肖?若是府港口這些驅逐艦,輕巡的,不過是燃彈鋼,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這就是壞了軍校規矩,連我臉上都無光了。你是個爛忠厚沒用的人,所以這些話我不得不教導你,免得惹人笑話。」
提督道:「姨子見教的是。」
比叡又道:「大淀也來這裡坐著喫茶。老人家每日派任務,想也難過。我姐姐也喫些,自從進了你鎮守府,這十幾年,不知紅茶可曾喫過兩三回哩?可憐!可憐!」
說罷,大淀金剛兩個,都來坐著喫了茶。
喫到日西時分,比叡喫的醺醺的。
這裡秘提兩個,千恩萬謝。比叡橫披了衣服,腆著肚子去了。

次日,提督少不得拜拜友港。
渡邊又約了一班同案的朋友,彼此來往。
因是開放日,打了幾場演習。
不覺到了七月盡間,這些同事的人約提督去2-5。
提督因沒有燃彈,走去同比叡商議,被比叡一口啐在臉上,罵了一個狗血嚇頭道:「不要失了你的時了!你自己只覺得造了一個長門,就『癩蝦蟆想喫起天鵝肉』來!我聽見人說,就是造長門時,也不是你的戰功,還是營運看見你老,不過意,捨與你的。如今癡心就想玩起捕鯨來!這些捕鯨的都是天上的『歐提』!你不看見別處張府上那些歐提,都有千萬資源,一個個方面大耳。像你這尖嘴猴腮,也該撒拋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鵝屁喫!趁早收了這心,明年在我們行事裡替你尋一個事,每天尋幾分油彈,養活養活你那老不死的大淀和我姐姐是正經!你問我借油彈,我一天賣一盤咖哩還賺不得幾點資源,都把與你去丟在海裡,叫我一家姐妹嗑西北風!」
一頓夾七夾八,罵的提督摸門不著。
辭了比叡回來,自心裡想:「島民說我火候已到,自古無不賭的提督,如不進去拼他一拼,如何甘心?」
因向幾個同事商議,瞞著比叡,到2-5裡捕鯨。
出了海域,即便回府。
資源已是空了兩三天,被比叡知道,又罵了一頓。

到回程那日,府裡沒有資源,秘書艦吩咐提督道:「這有一隻無用的那珂,你快拿去工廠解體了。拿幾升油來煮早餐喫。我已是餓的引擎都沒聲音了。」
提督慌忙抱了那珂,走出室去。才去不到兩個時候,只聽得一片S勝的響聲,三艘船闖進來。
那三個人下了錨,把弓放在桌上,一片聲叫道:「快請提督出來,恭喜捕中了。」
秘書艦不知是甚事,嚇得躲在室裡,聽見捕中了,方敢伸出頭來說道:「諸位辛苦,提督方才出去了。」
那些一航戰道:「原來是鳳翔太太。」大家簇擁著要討鋁塊。
正在吵鬧,又要幾艘船,二航戰、五航戰報到了,擠了一提督室的人,沙發跟地板都坐滿了。
其他艦娘都來了,擠著看。
鳳翔沒奈何,只得央及一位驅逐去尋提督回來。
那驅逐飛奔到工廠裡,門口尋不見,直尋到工廠盡頭,見提督抱著那珂,手裡點著機器,一步一踱的,東張西望,在那裡準備按解體。
驅逐道:「洗咧港,快些回去。恭喜您捕中了大鯨,航戰們擠了一室呢。」
提督只道是安慰他,只裝不見,低著頭,繼續按。
驅逐見他不理,靠近來,就要拿他手裡的那珂。
提督道:「妳拿那珂怎的?妳又不餓。」
驅逐道:「您捕到鯨了,叫您回去打發航戰們呢。」
提督道:「電醬,你曉得我今日沒有資源,要解這那珂來救命,為甚麼拿這話來安慰我呢?我不同你玩,妳自回去吧,莫誤了我解體。」
電見他不信,劈手電的本氣把那珂奪了,摔在地下,一把拉了回來。
一航戰見了道:「好了,新歐提回來了。」正要擁著他說話。
提督三兩步走進室內,見辦公桌上中間報帖已經升掛起來,上寫道:「捷報貴府提督捕中潛水母艦大鯨外加全服演習第七名。」
提督不看便罷,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兩手拍了一下,笑了一聲道:「噫!好了!我中了!」說著,往後一跤跌倒,牙關咬緊,不醒人事。
鳳翔慌了,忙將幾口開水灌了過來。
他爬將起來,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說,就往室外飛跑,把榛名和島風都嚇了一跳。
走出鎮守府不多路,一腳踹在塘裏,掙起來,帽子都跌掉,頭髮都跌散了,兩手黃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眾艦拉他不住,拍著笑著,一直走到工廠去了。
眾艦大眼望小眼,一齊道:「原來提督捕到鯨歡喜瘋了。」
大淀哭道:「怎生這樣苦命的事!捕了一個什麼大鯨,就得了這個拙病!這一瘋了,幾時才得好?」
娘子金剛道:「Morning好好出去,Why就得了這樣的sick!要如何是好?」
眾艦勸道:「大淀不要心慌。我們而今且派兩個輕巡跟定了提督。這裡眾艦去府內資源庫拿些油、彈、鐵、鋁,且管待了回程的一航戰,再為商酌。」

當下眾艦有拿油來的,有拿彈藥來的,也有背了斗鐵來的,也有提兩袋鋁來的。金剛哭哭啼啼,在廚下收拾齊了,拿在會議室下。
榛名又搬些椅子,請一航戰的坐著吃鋁,商議:「提督這瘋了,如何是好?」一航戰內中有一個人道:「倒有一個(嚼)主意,不知(嚼)可以行得行(嚼)不得?」
眾艦問:「如何主意?」
那人道:「提督平日(嚼)可有最怕的人(嚼)?他只因歡喜狠了(嚼),痰湧上來,迷了(嚼)心竅。如今只消他怕(嚼)的那個人來打他(嚼),說:『這都是報錯娘在哄你,你並不曾捕中。』他喫(嚼)這一嚇,把痰吐了出來,就(嚼)明白了」
眾艦都拍手道:「這個主意好得緊,妙得緊!提督怕的,莫過於賣咖哩的比叡。好了!快尋比叡來。她想是還不知道,在工廠賣咖哩呢。」
又一個人道:「在工廠賣咖哩,她倒好知道了;她從五更鼓就往那頭去擺攤,還不曾回來。快些迎著去尋她。」

驅逐們飛奔去迎,走到半路,遇著比叡來,後面跟著幫忙的霧島,提著七八個水桶,四五盤咖哩,正來賀喜。
進門見了金剛,金剛大哭著告訴了一番。
比叡詫異道:「難道這等沒福!」
眾艦一片聲請比叡說話。比叡把水桶跟咖哩交與驅逐們,走了出來。
眾艦如此這般,同她商議。比叡作難道:「雖然是我姊夫,如今卻脫離了非提,就是真正的歐提。幸運的歐提是傷不得的!我聽得妖精們說:傷了幸運的歐提,深海閻王就要抓去解體一百次,發在鐵底海峽,永不得再造。我卻是不敢做這樣的事!」
重巡內一個尖酸人說道:「罷麼!比叡!你每日咖哩的營生,黃咖哩(吃)進去,紅咖哩(吐)出來,深海閻王也不知叫棲艦在薄本上記了你幾千次解體。就是添上這一百次,也打什麼要緊?只恐把次數解完了,也算不到這筆帳上來。或者你救好了提督的病,閻王敘功,從鐵底海峽裏把你提上中途島來,也不可知。」
一航戰的人道:「不要(嚼)只管講笑話。比叡,這個事須(嚼)是這般。你沒奈何,權變一權(嚼)變。」
比叡被眾艦局不過,只得連把兩盤咖哩吃了,壯一壯膽,把方才這些小心收起,將平日狂熱姐控的樣子拿出來,捲一捲那白帥帥的衣袖,走上工廠去。艦娘五六個都跟著走。
金剛趕出來叫道:「比叡,You這可嚇一嚇him,But不要hurt him了!」
眾艦道:「這自然,何消吩咐!」說著,一直去了。

來到工廠,見提督正在一個儀裝前坐著,散著頭髮,滿臉污泥,皮鞋都跑掉了一隻,兀自拍著掌,口裏叫道:「中了!中了!」比叡兇神走到跟前,說道:「該死的畜生提督!你中了什麼?」隨即一盤咖哩塞進嘴去。
眾艦和妖精們見這模樣,忍不住的笑。不想比叡雖然大著膽子塞了一盤咖哩,心裏到底還是怕的,那手早顫起來,不敢塞第二盤。提督因這一盤咖哩,卻也暈了過去,昏倒於地。
眾艦一齊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漸漸喘息進來,眼睛明亮,不瘋了。眾艦扶起,借工廠門口一個外科郎中「明石」的板凳上坐著。
比叡站在一邊,不覺那隻手隱隱的疼將起來;自己看時,把個巴掌中破,再也彎不過來。自己心裏懊惱道:「果然幸運『歐提』是打不得的,而今羅盤娘計較起來了。」想一想,更疼的大破了,連忙問明石討了藥布貼著。
提督看了眾人,說道:「我怎麼坐在這裡?」又道:「我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夢裡一般。」
眾艦道:「提督,恭喜中鯨了。適才歡喜的有些引動了痰,方才吐出幾口痰來,好了。快請回家去打發一航戰。」
提督說道:「是了。我也記得是中了全服演習的第七名。」
提督一面自綰了頭髮,一面問明石借了水洗洗臉。
電醬早把那一隻鞋子尋了來,替他穿上。
見比叡在跟前,恐怕又要來罵。
故比叡上前道:「姊夫老爺,方才不是我敢大膽,是你秘書艦的主意,央我來勸你的。」
眾艦內一個人道:「比叡方才這盘咖喱塞的親切,少頃提督漱口,還要漱下半盆咖哩來!」
又一個道:「比叡,你這手明日弄不得咖哩了。」
比叡道:「我那裡還賣咖哩,有我這姊夫,還怕後半世靠不著也怎的?我每常說,我的這個姊夫,才學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裡頭那張府、周府的這些歐提,也沒有我姊夫這樣一個臉白的相貌! 你們不知道,得罪你們說,我比叡這一雙眼睛,卻是認得人的!想著先年,我姊姊在家裡長到百幾多歲,多少有錢的歐提要和我結親,我自己覺得姊姊像有些福氣,畢竟要與個月提,今日果然不錯!」
說罷,哈哈大笑。眾人都笑起來。

看著提督洗了臉。明石又拿茶來喫了,一同回。提督先走,比叡和眾艦跟在後面。
比叡見姊夫衣裳後襟滾皺了許多,一路低著頭替他扯了幾十回。
到了家門,比叡高聲叫道:「提督回府了!」
大淀迎著出來,見提督不瘋,喜從天降。
眾艦問報錄的,已是家裡把比叡送來的幾千油彈打發他們去了。
提督拜了大淀,也拜謝比叡。
比叡再三不安道:「些須幾千鋁土,不夠你賞一航戰!」

投票[編輯]

  • 范進中了什麼?


照樣造句區[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范進中舉|number=|section=4}}

其他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范進中舉|number=|sectio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