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更新日期:2022/02/06
因應近日KomicaWiki遭惡意使用者嚴重攻擊,為了減少傷害故啟用封鎖政策。對影響到其他使用者深感抱歉。當前僅許可已註冊用戶」編輯,並暫停新用戶註冊的申請。將於近日公告新的申請方式,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瓦拉齊亞之夜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瓦拉齊亞之夜/Night of Wallachia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因為看到絕望的未來而發瘋或是被自己的願望榨乾血液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600.png
Img8599.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 TYPE-MOON作品《MELTY BLOOD》的大魔王。同時也是《Fate》系列阿特拉斯院的現任院長。

名稱[編輯]

  • 瓦拉齊亞之夜/Night of Wallachia(CV:增谷康紀[1]
  • 死徒二十七祖第十三席
  • Zepia Eltnam Oberon(本名)
    • 茨比亞‧艾爾特納姆‧亞特拉西亞/Zepia Eltnam Atlasia/ズェピア・エルトナム・アトラシア(Fate 世界線中作為院長的稱號)
  • タタリ[2]/塔塔利(音譯)/災禍(意譯)
  • 虛言之王(稱號)
  • 瓦叔(通稱)
  • 院長 (Fate 世界線)
  • 失格親父(Fate 世界線)[3]
  • 計算的化身 [4]
  • 玄霧皋月[5]
Img8677.jpg
  • 聖誕老人+黑聖杯[6]

基本資料[編輯]

  • 年齡:超過500歲
  • 身高:180cm (MELTY BLOOD)/189cm (Fate)
  • 體重:67kg (MELTY BLOOD)/58kg(Fate)
  • 生日:5月30日 (MELTY BLOOD)/3月31日(Fate)
  • 血型:O
  • 喜歡的東西:完美的戲劇(Fate)
  • 討厭的東西:沒完結的戲劇(Fate)
  • 決戰之日:瓦拉齊亞之夜

性格[7][編輯]

  • 沉穩
  • 知性
  • 固執
  • 瘋狂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戲劇
  • 變為女性的快樂(無誤)
    • 「果然,如果要吸血的話還是用女人的身體最棒了。」

經歷[編輯]

月姬世界[編輯]

  • 席翁的祖先,三代前艾爾特納姆的當家。
    • 予測到未來無法回避的滅亡,因為被冠上亞特拉西亞這個稱號的鍊金術師對「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執著,於是用盡所有方法試圖找出回避滅亡的方法。
    • 苦思良久都想不出對策的茨比亞因此發狂,並成為死徒來增強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創造出奇跡。
      • 同時打破的禁忌,向外界公開了研究,令艾爾特納姆家族因而沒落
    • 挑戰第六法[10]失敗後,形成他的強大靈子(靈魂設計圖)霧散,從肉體、意志中解放出來的靈子在大氣中擴散並留在世界上。
      • 茨比亞與阿爾特露琪交換契約,在千年後朱い月(紅色的月亮)出現,他的起動式終結以前,茨比亞都能以タタリ的形式存在。
      • 本來霧散的靈子應該是掉入「無」等待下一次的變換,但茨比亞在霧散之前完成了名為「タタリ」的方程式,只要符合一定條件,他的靈子就能在所發生的「流言」中集束,再次復活於現世。繼續進行對第六法的挑戰。
      • 他計算出直到人類滅亡為止發生タタリ的地域,然後製作出以千年為單位的航海圖,作為讓茨比亞的意志消失後,「霧散的自身」也如此移動的程式。

Melty Blood[編輯]

    • 在《Melty Blood》開始前的三年於瓦拉齊亞的一條村落再次具現化,打倒教會的騎士,並把席翁變成死徒
      • 在《Melty Blood》以「災禍」狀態出現
      • 最終被愛爾奎特以空想具現化具現出本應千年後出現的朱紅之月而依照上述契約恢復原形,被志貴消滅。
      • 在MBAA作為恐懼被具現化出來

Fate[編輯]

Zepia Eltnam Atlasia.png
  • 在公元1400年開始擔任亞特拉斯學院院長。
    • 由於沒有與阿爾特露琪簽訂契約,因此並沒有像《Melty Blood》般發狂最終成為塔塔利,依舊是亞特拉斯學院的現任院長。

艾梅洛閣下II世事件簿[編輯]

  • 於小說第6、7卷《阿特拉斯的契約》中登場。
  • 在五次聖杯戰爭之前,艾梅洛閣下II世與義妹萊尼斯一同造訪布拉克莫亞的墓園時,與之相遇。
    • 為了回收亞特拉斯學院對外只發行7份的契約,而滯留在格蕾的故鄉。
      • 由於亞特拉斯學院契約的緣故,而必須協助亞瑟王復活。

Fate/Grand Order[編輯]

  • 目前沒有正式出場,僅在第一部第六章《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中的福爾摩斯、第二部第三章《人智統合真國 SIN》的席翁口中被提及。
  • 收養了自己的後代席翁作為自己的養女。一方面被對方評價為「舞台劇狂」、「不合格父親」,另一方面卻十分溺愛對方,是形成席翁樂觀開朗性格的關鍵人物。
  • 在地球白紙化後下落不明。

能力[編輯]

  • 惡性情報操作
    • 諸如惡意煽動、純粹爲了追求利益而反覆說謊、核心空虛卻仍然廣爲流傳的謠言等,皆爲只有負面的資訊。
    • 攻擊時發出的黑色龍卷風就是通過壓縮惡性情報造出足以引發物理影響的情報之渦。
    • 靠著注入魔力也足以具現出供他控制的複製品。
  • 固有結界・タタリ
    • 依照一定周期,在滿足一定條件的地方具現化的一種「現象」。
    • 提前於特定的地方操作人們的不安和流言,將在小範圍內流傳的共有常識「惡性情報」進行放大、收斂直到浮現出一個鮮明的形象,再依照流言中的模樣、能力等將它賦予實體的「將形態化為周圍人的心中的形態的固有結界」。
    • 要符合一定條件,タタリ才會發生
      • (1)流言的原型是個體,最好如人類一樣擁有知性。
      • (2)流言散佈的地方在社會上是孤立的區域,因廣泛擴散的流言很難確立其一致性。
      • (3)流言散佈的地方內有一名或數名的接收者。這個接收者可以是知道流言起因的人物,或是令流言散佈開去的人物等等,沒一定的標準。
      • (4)流言發生的地方必須是死徒タタリ予定的地點。
      • (5)滿月的夜晚。
    • タタリ最初發生於五百年前羅馬尼亞的瓦拉齊亞。
      • 在一個滿月的晚上,如流言所傳一樣以「吸血鬼弗拉德」的姿態顯現在瓦拉齊亞的一條村落中。
      • 教會的騎士團趕到時村中只剩一塊塊人皮遍佈在路上,這個惡夢般的夜晚從此被稱為「瓦拉齊亞之夜」。
      • 亦曾將他的能力用在猛鬼街,成為一個名為佛瑞迪‧克魯格[11]殺人狂
  • 分割思考
    • 亞特拉斯院的煉金術師共同能力,而他的數量和精度都是遠勝他人的高。
  • 演算能力
    • 優秀到甚至可以計算出所有平行世界的程度。
      • 能輕易壓制亞特拉斯學院七大兵器之一「Logos React」的暴走。
  • 魔術迴路
編成
A A 變質

其他[編輯]

  • 比起其他在人身上吸血的「吸血鬼」死徒,他更像是「飲血鬼」[12]
  • 在「災禍」狀態下的他由於是「不存在」,所以直死之魔眼對此狀態下的他完全沒效,連死線也看不到
    • 如果是利用塔塔利所具現出來的他則能被「殺死」,但也不能真正消滅他,只能令他恢復「災禍」的狀態
      • 只有在他的原形(本尊)被恢復時,才能真正被消滅
  • 瓦拉齊亞之夜所引發的恐懼具現化現象,使許多已經死去的人物[13]、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的人[14]或根本就不存在於現實中的架空人物[15]都能夠出場戰鬥,正因為這樣才能構成Melty Blood系列的格鬥遊戲
    • 雖然瓦拉齊亞在無印中就已死去,不過之後的幾代也都是他人利用塔塔利的力量,為了讓TM賺錢再次製造出恐懼具現化的現象,所以Melty Blood的格鬥遊戲才能成立。
    • 根本就是另類的聖杯戰爭。
    • 塔塔利:只要是人物,就算是神,我也拖出來打格鬥給你看。
      • 看吧,塔塔利果然超方便的。
    • 連化為塔塔利前的自己也在MBAA中被奧西里斯之砂作為恐懼被具現化出來。
    • 不過在MB系列重製新作Melty Blood Type Lumina中,由於劇情的流程安排變動,不再是由塔塔利的力量作為背景。依據內容上近乎完全沒變動的羅亞個人劇情裡能略微揭露端倪,已死的羅亞在MBAA中復活時推測原因是土地情報恐懼具現化(塔塔利)的橋段,在MBTL裡則改成推測復活的原因是一名叫帕拉諾達利亞的女性所為。
  • 不少同人都把瓦叔惡搞成整天想着對其後代席翁上下其手的紳士
    • 在Fate世界線中,由於收養了席翁作為養女,因此多了笨蛋父親屬性。
      • 一旦發現席翁的生日禮物中混入危險物品,會立刻沒收並加以保管的程度。此外也曾把亞特拉斯七大兵器之一「Logos React」的廉價版「Logos React Generic」作生日禮物贈送給對方。
  • 在屬於Fate世界線的《君主‧埃爾梅羅二世事件簿》也有登場。身份是現任亞特拉斯學院院長,和月姬世界線一樣是死徒(不然不可能活到現代),也同樣喜歡戲劇的比喻(比如把平行世界仿真稱爲劇本),不過並沒有化成塔塔利。
    • 但通過平行世界仿真,他知道塔塔利的特性,且能調用亞特拉斯七大兵器之一「Logos React」實現與塔塔利類似的對過去的仿真——「再演」,使二世和小灰有機會發掘二人過去所經歷事件的真相。
    • 以缺乏魔術迴路而出名的亞特拉斯院成員中,不論是質與量均是達到A級的強者。
  • 是繼澤爾里奇與靈長類殺手、阿迦奢之蛇後,第四個同時有被《月姬》與《Fate》系列提及過的死徒二十七祖成員。[16]

名言[編輯]

Melty Blood[編輯]

  • ―――――――――――――――それはね、シオン。答えを見たからだよ
    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タベロタベロタベロタベロ、骨ノ髄マデ食イ尽クセ!救いナンテありはシナイ娯楽なんてアリハしない、ツマらないツマラナイ、人間ナンテツマラナイ!ツマラナイクダラナイ、ウバイアイコロシアイ!ソウシテ自滅シロ自滅シロ、ツマラナイナラ自滅シ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キ。ひ。ひひひ、あははははははは!ソウダ、ワタシ、ワタしハ、そウ―――ただ、計算しきれぬ未来こそガ、欲しかった―――
「―――――――――――――――席翁,那是因為啊,我看到了答案喔。」
「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吃吧吃吧吃吧吃吧,連骨髄也啃食殆盡吧!無可救藥也不懂得娛樂,無聊無聊太無聊了,人類真是太無聊了!無趣又無聊,來互相略奪彼此殺戮!然後自滅吧自滅吧自滅吧,無聊的東西就全部自滅吧!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嘻。嘻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啊,我是,我是──我只是、想要一個我計算不出來的未來啊──」
  • 被擊倒後瀕臨死亡時,席翁問起他變成吸血鬼、災禍的原因。半哭半笑的扭曲臉面下,如同泉湧的受害者之血象徵著不可磨滅的罪行,而那最初的開端也是希望全人類的福祉。

Fate/Grand Order[編輯]

  • 人類の終わりなど每日視ていろ。そもそも、それは君が君の意思で出遭った問題だ。その解決を他人に押しつけるのかな、可愛のシオン?
「人類的滅亡什麼的每天都在看。請不要因為這種程度的問題就佔用我的時間。說起來這是你靠你自己的意志所遭遇的問題。你這是準備強塞給別人解決嗎,可愛的席翁?」
  • 在第二部第三章《人智統合真國 SIN》的序幕中,由其養女席翁口中複述對於地球白紙化的評價所以你到底是常看到多不妙的東西啊?

相關人物[編輯]

相關[編輯]

你最害怕甚麼?(當心被塔塔利榨成人乾)[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瓦拉齊亞之夜|number=|section=2}}

備註[編輯]

  1. Melty Blood版與Carnival Phantasm版
  2. 詞源是日語的「作祟(祟り)」
  3. BY 希翁
  4. BY 萊尼斯
  5. 同為阿特拉斯鍊金術學院出身,也都能沒有自身意志地「實現」他人的願望
  6. 只要你感覺「你想要的東西」很恐怖,你的願望就會實現(大誤)。但「實現」願望的方式一定會向「將發生地的人血液吸乾」的方向扭曲,例如「希望土地豐收」的結果是居民全部變成肥料、「渴求土地神」的結果是變成向所有人索取一個心臟當成貢品的邪神、「停止流行病」的結果是所有人的死亡來消滅病源,因此和被「此世全部之惡」所污染的聖杯根本沒分別
  7. 由於早以發瘋並現象化,無法深究他原來的人格,只能從各種具現化出來的茨比亞以及fate世界線的狀況來判斷。
  8. 因為他是Sion的祖先(顯然已失貞),所以只能成為令人恐懼的妖怪。
  9. 歐洲中世紀貴族風格。可任意改變形狀攻擊對手,内藏空間轉移法陣,可用於逃生或將對手抛上高空
  10. 五大魔法以外的第六魔法,詳細不明,也沒使用者的記錄。瓦拉齊亞之夜宣稱即便再加上五大魔法也沒法達到第六法。
  11. タタリ和佛瑞迪的能力相似。佛瑞迪的存在也是需要別人對他的恐怖謠言。謠言足夠使佛瑞迪存在後,他就可以通過夢境和受害者的恐懼來殺死敵人。因為佛瑞迪是虛幻的,所以唯一擊敗他的方法同樣也是將他從夢境帶出來,將他在現實中實體化並毀壞他。
  12. 每當發動塔塔利時都必然會「將發生地的人血液吸乾」。另外在他快要死亡時也流出極多血液,顯示他已經吸乾過極多人的血
  13. 如尼祿和無印後的自己
  14. 如紅摩
  15. 如七夜
  16. 在《Fate/Grand Order》的第一部第六章《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中以亞特拉斯學院院長「茨比亞‧艾爾特納姆‧亞特拉西亞」名義被福爾摩斯提及
  17. 雖然兩者其實都是煉金術師出身,而存在的方式都是依憑他人來達成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