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更新日期:2022/02/06
因應近日KomicaWiki遭惡意使用者嚴重攻擊,為了減少傷害故啟用封鎖政策。對影響到其他使用者深感抱歉。當前僅許可已註冊用戶」編輯,並暫停新用戶使用系統註冊的申請。

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死想顯現界域 Traum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某個幻想的生與死/Fate:Three Houses[1]/北美神話大戰2
某個幻想的生與死banner.png

概要[編輯]

某個幻想的生與死headline.png
特異點編號 Unknown Record
時代 A.D. XX17(A.D. 2017/2117)
異聞深度人理定礎值 ERROR
地點 擬似地球環境模型‧迦勒底亞斯內的北美地區
導航角色 甦醒的狼名偵探
通關後贈送概念禮裝 燈る祈りを胸に掲げて
  • Fate/Grand Order第二部Cosmos in the Lostbelt、第6.5章的故事,於2022年6月1日實裝。
  • 標題中的Traum(トラオム)為德語中的『夢境』。
  • 有著整個主線甚至整個遊戲最敷衍的CM[2]
  • 主線中,首次出現無法測定人理定礎值等級的特異點。[3]
    • 原因是本次特異點並非發生在地球上而是擬似地球環境模型‧迦勒底亞斯內。
  • 本次劇情最後會先進入「証明完了Quo Erat Demonstradum」」的結尾,接著扭曲成「証明不能Ex Falso Quodlibet」的結局。
  • 從過關禮裝可看出整部劇情其實是三對男女的羈絆物語。
  • 在訪談提到原定的6.5章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但後來東出提出想寫從者亂鬥劇情才更改為如今路線。
    • 這結果造就從遊戲早期便做好但找不到機會放入的羅蘭得以登場、趕工造出查理曼、提早了本應在第七章才揭曉的福爾摩斯的真相和年輕版莫蒂亞提的劇情及讓黑瑪莉的實裝再度押後

故事[編輯]

某個幻想的生與死prologue.png
先後解決了不列顛異聞帶及NFF Service本部、古代歐洲小鎮的巧克力事件、現代歐洲大廈的神秘魔獸襲擊事件、第三屆BATTLE IN NEWYORK、神秘的水怪事件、密西西比河流域的聖杯奪還
迦勒底觀測到人理定礎值測定不明的大規模特異點。
那裡是被3位君臨的王劃分的3個界域
還有絡繹不絕被連鎖召喚的從者們紛爭不止的特異點世界
眼前本應不可能存在、從者組成的軍團互相交峰的場面令御主不知所措。
與此同時一隻無形之手逐漸靠近御主的背後。
「究竟是誰?為甚麼?究竟如何能召喚這麼多的從者?」
這是與直至現今為止的『特異點消去』任務並不同。
神秘御主的身份──將是必定解開的謎團

特異點[編輯]

  • 特異點被劃分為復仇界域、復權界域、王道界域三個勢力,一直處於沒有中斷的戰爭。
    • 魏國&阿德剌斯忒亞帝國復仇界域佔據北部,天空長期維持紅色,三個勢力中最大,擁有從者量最多,尤以狂戰士為主。
    • 吳國&法嘉斯神聖王國復權界域佔據東部,雖然從者的「量」不如復仇界域,但自認「質」比他們高。
    • 蜀國&雷斯塔諸侯同盟王道界域佔據西南,不論規模和從者水準皆不及以上兩個界域,但有著天然屏障阻擋而無法被兩個勢力大軍進攻。
  • 特異點中僅存在大量從者,單是一個軍團已有近二百名從者,是迦勒底已有記錄中最大規模的聖杯戰爭。
    • 並不是所有從者都是名留青史的英靈,有部分為做為將士參加著名戰役、一般不會被作為從者招喚的無名凡人,所以也分為英靈級與幻靈級。除此以外,也有為了修正特異點而被抑止力召喚的中立從者。
      • 幻靈級從者互相之間大多不會報上真名,即便有人說了也多半不會記住,最多是說出自己的出生地或參加的戰役來辨別,例如西西里的Rider、歐洲的Berserker等等。
      • 因為大家生前都是默默無名之輩,現今作為從者死亡也沒辦法留下遺體讓他人祭弔,所以對他們來說只有戰鬥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只有戰功累累的人才有資格揚名立萬。
      • 其形象是以FATE開始到現在的從者卡片的形象來設計,理所當然的沒有額外職階
      • 劇情裡戰鬥中的描寫根本是把隔壁街機玩法文本化
    • 但是除了抑止力召喚的中立從者外,其他從者們皆被身分不明的御主召喚,直到迦勒底一行人到達51區才確認其中之一的御主為實驗體.E,相對地從者們被賦予一畫令咒。
    • 原先作為人理守衛者的從者們因為御主們有著對人類史不同程度、連他們也無法理解的憎恨,被召喚後或多或少都有叛逆人理的本能。
      • 而部份中立從者似乎受到某種影響,也站到了叛逆的一側。
    • 一部份從者因為叛逆人理的本能和作為人理守護意識的內在間掙扎而對反抗人類史有躊躇,但多半會被肅清。
    • 僅有王道界域一部份從者站在泛人類史側。

本節登場主要角色[編輯]

迦勒底[編輯]

  • 主人公
    • 為了調查突如其來的特異點而到達現場,但是傳送中發生特殊事故,因為是次為向未來轉移的傳送
    • 在三個勢力的交戰地遇上異星的從者莫里亞蒂,因為無法抵抗而選擇撤離,但途中被以張角為首的復仇界域從者抓捕。
    • 原本要被處刑,但在張角的提案下變成監禁,期間與同樣被囚禁的中立從者、復仇界域的莎樂美及一眾無名從者打成一片,拷問則是在莎樂美的壓力下取消了
      • 其實這些無名從者是王道界域的死間,他們接到命令後會在最終要犧牲的前提下全力完成任務
    • 在王道界域的從者們和莎樂美自我犧牲下雖然身負重傷但仍成功逃出,被會合的阿斯托爾福送到王道界域。
    • 回復過來後作為遊擊隊回歸前線,為免被識穿而偽裝成Caster參與戰鬥,召喚從者影子的能力就用「某種召喚術」、「不能說出詳情的寶具」矇混過去
    • 後為了增強王道界域實力,在唐‧吉訶德的協助下,成功救出弗拉德三世。
    • 與復權界域交涉時為了避免內部問題曝光影響士氣而扮演卡爾大帝,戰鬥中還可以使用特殊的「大帝技能」不過本人倒是緊張得要死又覺得害羞
  • 卡多克
    • 有全新的立繪,終於從長達兩年的昏迷中甦醒並作為第二御主及吐糟役與主角一同前往攻略本次的特異點。
      • 此外由於主角雖然擁有御主資質,但在成為御主前只是個缺乏魔術師的知識與技巧的普通人,因此在此行也順便以魔術師的前輩的身分給予支援和教授。
      • 本章珍貴的吐槽役,在新所長不在場的情況下常吐槽其他人的脫線言行。
        • 也因此在新所長一直吃胃藥的同時他則是一直吃頭痛藥(無誤)
        • 胃痛擔當新所長,頭痛擔當卡多克
      • 和主人公同樣是Caster身份參戰。
        • 使用的魔術為「對獸魔術」,在一部分劇情中是由他使用支援魔術而不是主人公的禮裝
    • 為防止他背叛以及他身上的大令咒被遙控發動,被戴上一被觸發就會破壞魔術迴路的項圈
    • 在三個勢力的交戰地遇上異星的從者莫里亞蒂,因為無法抵抗而選擇撤離,途中被復仇界域從者襲擊時,主人公以自己作餌讓他和福爾摩斯成功脫離危機。
    • 隨後為了調查特異點和福爾摩斯一同行動,先後前往復權界域及王道界域。在主人公有說有笑地邊吃邊聊的同時正與福爾摩斯辛苦的爬山
    • 成功拯救主人公並在王道界域會合後,一度和主人公及瑪修私下商量迦勒底之人提及的『背叛者』並引用艾爾梅洛伊II世名言,指出福爾摩斯的嫌疑,但沒法理出可能的動機
      • 由於要避免主人公和瑪修會因為對福爾摩斯産生嫌疑而造成間隙,在二人同意下利用魔術讓主人公暫時忘記當晚的會議;瑪修亦使用卡多克事先收藏好的魔術卷軸忘記會議內容。因此卡多克是唯一記得會議內容的人。
    • 在王道界域與復權界域戰敗後,在復仇界域偶遇調查的莫里亞蒂。為了收集對方的情報而在瑪修見證下暫時結伴同行。
      • 縱使莫里亞蒂建議結下主從契約,但卡多克表示能和他結下主從契約的英靈只會有一位
    • 二人到達張角的秘密遺跡,被救出被張角禁錮的齊格飛後,便與莫里亞蒂分別,帶領齊格飛與眾人會合,參與對決復仇界域的戰爭。
    • 突入克里姆希爾德的宮殿中,一度替主人公擋下敵人的偷襲,原本想著自己會如同其他秘匿者成員一樣犧牲,但依附在他身上、Viy的碎片遵守安娜塔西亞的約定,保護了他。
      • 在最後與莫里亞蒂的戰鬥中,Viy的碎片亦成為弱化對方能力的功臣。在戰鬥結束後消去。
  • 福爾摩斯
    • 最初與主人公一行人突入特異點的從者之一
    • 於三個勢力的交戰地遭遇異星的從者莫里亞蒂,被嘲諷如果他真的是福爾摩斯,便早在莫里亞蒂出現前便識破計劃不敵,一行人撤離並遭遇復仇界域從者襲擊,主人公以自己作餌讓他和卡多克成功脫離危機。
    • 為了解決特異點先後前往復權界域及王道界域,並用話術成功向打算套取迦勒底情報的女教皇瓊安口中得悉特異點的情報。
    • 獲王道界域協助後,與主人公會合並協助王道界域,加入暗殺張角的任務中。
      • 憑藉其推理能力,他破解了張角改良的奇門遁甲及張角並非本尊的事實
    • 在參與王道界域的戰事中,一直思考莫里亞蒂為何只襲擊了迦勒底一遍後便沒有再進行攻擊的原因,但無法得出合理解釋。
    • 於最終決戰時理解到自己是在2016年時便被異星之神召喚的從者,目的是確保人理燒卻失敗,並以合作者身分安插到迦勒底當間諜。
      • 由於自己失去了被召喚時的記憶,所以他無法得知封印自己記憶、忘掉作為異星之神的從者是因為為了獲得迦勒底信賴還是單純要逃避異星之神,故只能自我推論。
      • 他推測自己不是被洗腦或精神操作之類而協助異星之神,而是和異星之神交涉後,以自己的意志回應對方的召喚,服從異星之神。
      • 而消去被召喚的相關記憶,是因為自己一旦記起自己是異星之神的從者同時,自己的性格、性質只允許自己服從異星之神。可以說是為了背叛自己的信念而捏做出『會受迦勒底的人所喜愛,偏好以「善」進行推理的自己。』的粗劣舉動,而非那個『刻在人類史上,不偏袒善惡並進行推理的冷酷的自己』,這舉動並非為了背叛御主或迦勒底而做。
      • 雖然他很早已有一定推論,但他知道一旦揭露出來將會危害身邊的人,所以在得到結論前一直選擇無視這個謎題。
    • 最終與莫里亞蒂對決不敵,而且已獲得結論,知曉自己被異星神分配的職責是■■■■■■■[4]後,清楚自己該需要退下舞台,福爾摩斯選擇墮到瀑布消失,並留下了刻印在莫里亞蒂的神核真面目。
      • 他最後給予了主人公贈言:『當你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後,不管剩下來的東西有多麼不可置信,也必定是真相Once you eliminate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no matter how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 不過瑪修及迦勒底一行人都以「因為還有謎未解,所以他不會死掉的」為由,相信福爾摩斯會回來。事實上以原作掉下必死的瀑布還是活下來的前例,他再登場的機會還是有的。
    • 如果有先完成他的幕間故事的話,在劇情某處會追加限定選項。
  • 弗拉德三世
    • 最初與主人公一行人突入特異點的從者之二
    • 被莫里亞蒂扭曲靈基、注入叛逆人理的概念時,憑著執念在完全叛逆前以寶具把自己定在原地並設下自動反擊機制,爭取到讓其他人逃脫的時間。
    • 獲得唐‧吉訶德的寶具協助而得以脫離險境,雖然沒有完全根治扭曲且失去絕大部份戰鬥力,但可靠理性壓制叛逆人理的概念。不要吐槽狂戰士談理性
    • 在王道界域視察後指出王道界域的軍隊不能以軍隊身分互相配合的問題,並以將軍身份訓練及指揮大軍,成功讓王道界域的軍隊實力提升至勉強可以一戰的程度。
    • 與復權界域一戰中,一度被桑丘綑綁,打算交出予復權界域以換來唐‧吉軻德的安全。
    • 在成功統領三界域後,由於自身靈基未能完全修復,故選擇先行退去,將實體化的魔力轉移給查理曼,以對抗莫里亞蒂。

特異點[編輯]

中立從者[編輯]

  • 查理曼
    • 不屬任何勢力的中立從者,最初化名「西頓」,被監禁在復仇界域。
      • 最初主人公猜想是不是《西頓動物記》的作者西頓,但下一秒自稱和糞金龜戰鬥後馬上被吐槽「那才不是西頓是法布爾」
      • 在主人公成功逃獄後,他也成功逃獄並披上斗篷繼續隱藏身分抵達王道界域,再次和主人公相遇。
    • 靈基十分虛弱,僅有幻靈的等級,其靈基一旦開始活動的話在48小時左右後便會消失。
      • 是以十二勇士關聯者的身分以連鎖召喚的方式來到這個特異點,甚至連聖杯的加持都沒有,只能節省魔力勉強維持現界。
      • 現界原因僅僅是為了可以在關鍵時刻出面救下同伴們,果然是帥氣優先的想法
    • 有著Extella Link的記憶。會被召喚過來是身為卡爾大帝的一側認為這次以幻想側的他行動會比較方便。而卡爾大帝亦以查理曼的視角一直觀察整個冒險過程。
      • 能跟自己和解且合而為一真是太好了,對吧紅A
    • 在唐吉訶德即將被斬殺一刻受其決心感動而出面救下他,並發動寶具逼使君士坦丁撤退。
    • 其後隨主人公一行人行動,並在擊倒莫里亞提後消失。
  • 齊格飛
    • 因張角擔心其存在會影響克里姆希爾德而被其秘密裡關起來,之後被卡多克救出。
    • 被救出後與主人公一行一同行動,並在最終決戰時兩度扛下源為朝的月光大砲。
    • 與主人公定下擊敗克里姆希爾德後,如果她仍未消失的話希望可以放下立場跟她共同作戰的約定,並在約定實行後心滿意足的一同消失。

復仇界域[編輯]

  • 克里姆希爾德
    • 復仇界域的領主
    • 福爾摩斯推測因為是在歷史留名的復仇鬼,戰鬥性能必定相當優秀。
  • 莎樂美
    • 在復仇界域負責進行拷問,但她本人並沒有這個意識
    • 被主角的冒險經歷給擄獲,制止了打算拷問的張角艾蕾2.0
      • 之後開始注意自己妝容,甚至嘗試下廚。中間相處的過程也是滿滿的戀愛遊戲插旗感
      • 克里姆希爾德對此表示放任,因為她認為被莎樂美喜歡上的結果只有死。
    • 日漸相處,莎樂美的狂化開始發作,逐漸把主人公當成施洗者約翰,在主人公和潛藏的王道界域從者逃獄時,亦主動協助,並與主人公結下主從契約。最終徹底把主人公當成約翰,想把他的首級留下陪她。
      • 其實一路上一直在忍耐,莎樂美很清楚自己的異質性,過程中一直強迫自己忽略主人公會讓她聯想到約翰的人格特質,結下主從契約也是希望能藉此壓抑自身的衝動,但這些嘗試皆以失敗告終。
      • 原本不論是否承認自己是不是約翰,結局都一樣,但主人公對她說:「我還想活下去,不想被殺死。我還有等待自己的同伴。」
      • 那不是高潔的聖人會回答的答案,僅僅一瞬間,莎藥美回復清醒。
      • 「喔呀,我每次都愛錯男人了呢。你不是約翰⋯那些聖人不會哀求饒命,只會祈禱到最後一刻,或對我的行為進行告誡⋯你只是個朋友,所以我不會拿走你的腦袋的⋯」
    • 最終保護主人公成功逃到王道界域的邊境,然而早在之前已經被復仇界域的弓兵從者的子彈射穿靈核。確認主人公安全後,便獨自回到森林,靜待死亡。
      • 那只是僅僅數日間,莎樂美第一次感受到僅僅是愛而不是戀的情感,滿足的消失。
  • 張角
    • 輔佐克里姆希爾德的軍師,復仇界域的二號人物
    • 經常被部下調侃怎麼還沒背叛克里姆希爾德,對此也只能以苦笑回應。
      • 但他的確對身為狂戰士的克里姆希爾德有所戒備,考慮一旦她完成了自己的目的後會對自己不利而進行背叛的部署。
      • 同時,避免克里姆希爾德達成復仇的目的,而把現界的齊格飛監禁在他隱藏的城寨中。
    • 導致是次特異點變得非常混亂的元凶,忠實的遵從御主實驗體.E的願望,培育著這個特異點。
    • 並非本體,而是分身,本體隱藏在牢禁實驗體.E的地下實驗室。
      • 透過分身來經營這個特異點,每當分身身亡就會再造一個並使其自認是本體,但本尊需要化成屍解仙維持這一復活方法。
    • 因為技能與寶具讓他被稱為場地魔法師
    • 王道界域一行人為削弱復仇界域勢力而對他進行暗殺,由主人公領隊一行人潛入其城寨,並破解了他改良的奇門遁甲,並被福爾摩斯察覺現場的他並非本尊,不敵而亡。
    • 死亡時,連同藏身的城寨一併自爆。
      • 「自爆裝置是男人的浪漫喔」陳宮表示:我懂,但我是負責讓別人自爆
    • 隨後在克里姆希爾德的宮殿中另一個張角的分身便啟動,但遺憾的是這個方法不能繼承上一個分身的記憶。
      • 該分身在與王道界域的決戰中被唐吉訶德的第二寶具影響而失去戰力,並被補刀擊殺。
    • 當迦勒底到達實驗室時,發現了已剩下空殼的張角本尊,而這本體也被莫里亞蒂破壞。
  • 百貌的哈桑
    • 負責追捕逃獄的主人公,但在他和莎樂美的合力下被擊敗消失。
      • 消失前感嘆向泛人類史反叛的自己墮落了。
  • 復仇界域的弓兵從者
    • 手持火槍的日本僧人,真名不詳[5],但有獨立立繪。
    • 負責追捕逃獄的主人公,並給予莎樂美致命的一擊
    • 實為為毀滅特異點而潛伏在復仇界域的從者,在最終決戰中以狙擊擊殺數名張角的護衛,雖然立刻被張角重傷,但產生的空隙成功導致他的敗亡。
  • 源為朝
    • 張角操控的極限炮擊用傀儡弓兵
    • 在此次召喚似乎被動了手腳,沒有善惡意識,純粹是作為兵器來接受指令射擊。
      • 被安裝在可吸收靈脈魔力的高塔上,以不能移動為代價換取威力的大幅強化,幾乎所有從者都不能正面接下一擊。
    • 在最終決戰中,他的射擊被齊格飛扛下,激起了他作為武將的鬥志,不惜違抗命令擅自繼續射擊。
      • 隨後阿斯托爾福穿過了他的飽和射擊,被其寶具「一觸即倒!」截斷與靈脈的連結,魔力枯竭而敗。
      • 消失前讚賞打敗他的阿斯托爾福,毫無悔恨的承認自己的敗北。

復權界域[編輯]

  • 君士坦丁十一世
    • 復權界域的領主
    • 福爾摩斯認為他是能在劣勢的戰況中也能長期守住首都的戰場英雄,想必不容小覷
    • 其叛逆人理、復權的目的是想幫助被人理否定的女教皇瓊安復權。
      • 即便被灌輸反叛泛人類史的意志,也不想毫無理由的遵從,直到遇上作為泛人類史從者的瓊安,覺得為了她而反叛命運是足夠浪漫的理由,好過當無差別的殺人犯。
      • 而瓊安本想作為守護人理的一方奮戰至死,但知道自己打不贏君士坦丁,也有著不想消失的願望,只好答應聯手,並申明自己絕對會在糟糕的時機背叛他。
    • 與王道界域的攻城戰與和唐‧吉訶德單挑即將獲勝時,被查理曼等人阻撓後撤退。
    • 最後中了復仇界域的暗算,為守護瓊安而被源為朝擊碎靈核,死前讓布拉達曼特帶瓊安逃往王道界域,自己則與留下的2238騎從者一起對抗復仇界域的大軍,奮戰至死。
      • 雖說淪落到與生前一樣的死局,但依舊感到滿足。只有這次被灌輸反叛心的自己,才會有這次的相遇與情感,這是其他的自己決不會遇上的,獨一無二的第二人生。
    • 本次劇情的最大受害者,主要是因為他與瓊安的關係在劇情中的描寫招致一些精羅愛好者的不滿導致與其相關的劇情爭議頗大。
  • 女教皇瓊安
    • 復權界域的精神象徵,自稱幻之教皇。
      • 實為站在泛人類史側的從者,但因為自己對泛人類史也有些恨意,答應與君士坦丁聯手。
    • 與其他誕生自幻想、或混含幻想和現實的從者不同,她是在幻想中誕生,卻又被學術徹底否定的存在。
      • 雖然以現代的角度來說,大部分英靈的傳說與故事都被認為是虛構的幻想,但這些英靈都能與自己的幻想共存,以「我就是我」的結論來堅定自我。
      • 但瓊安不同,她的實際與否對歷史有著重大意義,追求真實的學術早如解剖般嚴謹分析著資料,得出了「女教皇瓊安從頭至尾都不可能在地球上存在過」的事實。
      • 本人對此有些抱怨,認為自己的故事被擅自創作出來又被擅自捨棄,尤其是教皇性別被揭露的那部份實在惡劣,超想把作者抓起來痛打一頓。
    • 性格和善,討厭殺戮、傷害、欺騙等戰爭行為,但又想不到其他方法。只能每日獻上祈禱,希望能減輕自己與君士坦丁的罪孽。
      • 雖然站在反泛人類史的一方,但作為守護人理的英靈還是無法完全遵從。暗中向福爾摩斯及卡多克提供特異點的情報,並假借說是套到迦勒底的情報,向君士坦丁聲稱其是可置之不理的組織。
      • 然而因上個異聞帶的風之氏族族長讓不少玩家不敢信任她。
      • 之後才發現個性和某鐵拳聖女很像,果然是型月世界的聖女
    • 能力為聖言,也就是強大的言靈,可以刻意引發奇蹟,對越接近十字教文化出身的對象越有效。
      • 只要是十字教的信仰者,基本拿她沒轍。對她的攻擊會奇蹟般的偏移,而她的言靈能完全壓制對方。
      • 在對王道界域的攻城戰中,以聖言強行打開了北城門,成功攻陷了王道界域的要點。
    • 君士坦丁敗亡後,帶領剩下的542騎從者投靠王道界域,並組成王道‧復權聯合軍。
    • 為替君士坦丁報仇,在最終決戰中以聖言給予阿斯托爾福祝福,讓他在對付源為朝時能撐過致命一擊。
  • 布拉達曼特
    • 擔任女教皇瓊安的護衛。
      • 與瓊安的的關係很好,比起主從更像閨蜜。
      • 實為泛人類史側的從者。
    • 由於身為查理曼十二勇士的身分而遭到其他人的懷疑是卡爾大帝派來的間諜,但她是發自內心的跟隨君士坦丁與瓊安。
      • 畢竟本次現界的是耍帥笨蛋女裝笨蛋全裸笨蛋,不想被當成和他們相同水準的伙伴,只好加入敵方陣營了,然而本人也被當成腦筋笨蛋對待
    • 後來在與王道界域的戰鬥中重遇查理曼一度感到忐忑,但在查理曼支持她走自己認為正確的路後放下心結,選擇繼續擔任護衛。
    • 在君士坦丁敗亡後,護送女教皇瓊安前往王道界域。
  • 清姬
    • 路人復權界域的客將
    • 在復權王道決戰時以壓倒性實力破壞了王道界域要塞的東門,卻因為復權界域的暗殺者撒謊觸及地雷而即時離開復權界域的
      • 隨後開始覺得直言不諱自認有說謊的主人公是安珍,在主人公一行攻入復仇界域時突然出現並主動請纓斷後的
    • 安定的清姬

王道界域[編輯]

  • 卡爾大帝
    • 王道界域的領主
    • 實為唐‧吉訶德。為了管治界域而偽裝成卡爾大帝
      • 在福爾摩斯評論另外兩方領主的戰力後原本想聽聽自己的評價,結果馬上被桑丘吐槽只是個在鄉下經營農場、即將引退的老人家
      • 在亞特蘭提斯敵前逃亡的從者之一,在目睹赫拉克勒斯遭月神砲擊而死後戰意盡失,在桑丘利用第二寶具脫離異聞帶後輾轉流落到此特異點。
      • 因為無法接受復仇或復權,所以一直逃避著。但他沒想到,在不知不覺間不少志同道合的從者開始追隨他。
      • 然而除了一部份外,旗下從者大多仍是站在反叛泛人類史的立場。而唯一能鎮住這些人的只有自己假扮的卡爾大帝,即便有阿斯托爾福與羅蘭幫忙站台,但一旦暴露的話後果難料。
    • 在迦勒底一行人到達王道界域後,自知無法不被福爾摩斯識破,且由於假冒卡爾大帝開始被一部份帶有叛逆人理信念的從者開始懷疑,而自願揭示身分以獲得迦勒底協助。
      • 為強化戰力,而協助迦勒底一行人,以第二寶具『嗚呼、這悲慘但溫柔的現實』,雖然差點因此消失,但仍成功消除施加在弗拉德三世的大部份扭曲
    • 由於從亞特蘭提斯逃跑的行為,對迦勒底有強烈的罪惡感。
      • 與眾多英靈一起為拯救世界而戰,對他來說等同於夢想成真。然而自己卻為了保命而逃離了那如夢般的世界,既背叛了夢想,也背叛了唐‧吉訶德即便放棄騎士道也沒有捨棄的助人之心。
      • 當戰敗後桑丘為了保他的命綁了弗拉德求繞命時,奮起要和君士坦丁十一世單挑決鬥,其為了守護自己尊嚴而拼死一戰的身影深深感動了查里曼,挺身而出代唐吉訶德戰鬥,並以寶具轟破君士坦丁十一世的城牆。
    • 在對復仇界域一戰,以第二寶具消去張角的的力量,使布拉達曼特能成功擊破張角。
    • 消失前將原屬於亞特蘭提斯的密涅瓦子機托付給迦勒底,協助完成消除特異點的任務。
  • 秘書
    • 輔佐卡爾大帝的少女,自稱自己只是在西班牙有過點英雄風格事蹟的秘書。
    • 真名為桑丘·潘薩,為唐吉訶德的侍從,也是與他二人一組的雙生從者。
      • 現在的樣子還融合了《唐吉訶德》故事中數名角色的存在。除了桑丘以外,還包含唐吉訶德的愛馬羅西南多、他稱讚的公主杜爾西內亞,與公爵夫人的侍女阿爾蒂西多拉,所以是馬娘
      • 可以自由切換,例如在唐吉訶德任性時變出杜爾西內亞的側面來斥責他。
    • 超級能幹的女僕,王道界域的運作很大部份是仰賴她的手腕,可能是因為主人太廢柴的影響。
      • 例如實際上進行決策甚至是使用寶具都需要她輔助。
      • 但因為在軍事謀略上還是比不過專業人士,導致王道界域的戰略發展陷入瓶頸。
      • 「我以前常常給主人騎呢!」
      • 風車
        • 有著跟唐吉訶德一起被風車彈飛的經歷(因為唐吉訶德當時是騎馬衝向風車),唐吉訶德對這件事有相當程度的罪惡感。
    • 極度忠心,到對他人有些危險的程度。
      • 不計一切代價的保護唐吉訶德的安危,即便背叛或犧牲他人也在所不惜。
      • 在亞特蘭提斯提議逃跑的就是她。
  • 阿斯托爾福
    • 卡爾大帝旗下的重大戰力之一,少數完全站在泛人類史側的從者。
    • 在卡多克和福爾摩斯前往王道界域、遭受怪鳥襲擊時解救二人,但用寄居惶恐的魔笛趕走怪鳥同時,也讓二人耳朵遭受強烈耳嗚。
    • 等待迦勒底來到王道界域,但是幫大家帶路時卻忘了自己是騎乘駿鷹,以高速飛翔,害二人要高速奔跑追逐。
      • 當時兩人全力狂奔追趕他的珍貴畫面還被Storm Border全程錄影(無誤)
    • 完全正常運轉,做事沒有辦法預測結果,而且跟羅蘭在一起時無厘頭程度是指數上升,讓卡多克頭痛到要吃止痛藥(無誤)
    • 因為和大公有異次元等級的因緣,所以怕被大公罵。
    • 在最終決戰中穿越源為朝的重重砲火,以寶具「一觸即倒!」將其失足來斷絕魔力供給,在相互讚嘆彼此的實力後一同消失。
  • 羅蘭
    • 卡爾大帝旗下的重大戰力之一,少數完全站在泛人類史側的從者。
    • 開口三句話不離全裸,甚至在領地中沒事就全裸行動,迦勒底一行人聽到大吃一驚,但達文西醬不只認為沒問題還眼睛發亮。
    • 最初在被提及的時候並未多加描寫,本章中才正式判明是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大笨蛋,光是看他跟阿福對話就感覺智商要降低了,十二勇士果然是笨蛋集團
    • 「我才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全裸,是會看場合的!」→「現在的場合是7成可以全裸,2成沒差,1成不能全裸!」→「沒關係!我的1成相當於一般人的8成!」
      • 之後就跟阿斯托爾福一起大笑。
    • 在對復仇界域的最終決戰中,為了將復仇界域重重封印的城門打開,以寶具「不毀的極聖」犧牲自己在該特異點的存在來引發奇蹟。
      • 在他人看來城門就像莫名其妙地打開,誰打開這一件事則完全的被人遺忘,無論是在場的眾人還是作為觀測方的迦勒底都一樣,而且因為所有痕跡也消除,即便是福爾摩斯也推論不出來
      • 不熟悉羅蘭在FGO裡設定的玩家以為他在效仿某位醫生的行為
  • 徐福
    • 卡爾大帝遊擊隊成員,本次以Caster職階召喚,被指派協助迦勒底一行人,負責後衛工作。
      • 使用的並非2020泳裝活動初登場時的立繪,而是2022金閃祭活動的立繪。
    • 對泛人類史敵意輕微到幾乎沒有的從者,是為了配合周圍人才沒有直接表明。
    • 被問及「到底有沒有找到不死藥」時慌亂了一下就草草帶過,之後還說「拜託不要讓始皇帝大人被召喚出來又碰到我」,這反應來看妳絕對是沒找到
      • 一眾御主期待把她丟給政哥哥關心
    • 因略懂中華奇術,後來被指派加入暗殺張角的任務。
      • 對奇門遁甲亦有認識,但遺憾對張角改良的版本苦手。
      • 事後的宴會中把自己的藥加進自己的酒裡,然後就此爛醉並花了整整一小時歌頌虞美人
    • 在對決復權界域進攻時,負責在森林佈下陷阱,與迪爾姆德一同抵抗來襲的復權界域部隊。
    • 在據點失守後,被主人公告知他們來自人理的事實,一度啞然,但還是協助迦底一方。
    • 在三界統一後已消去,只留下筆記給主人公,提示主人公他以道術占卜到在特異點召喚從者的御主們,似乎有著連自己也不理解、對人類的憎恨
    • 抱著一個虞美人娃娃好可愛
      • 平常雖然都有點消極感,但要是批評那個娃娃就會馬上生氣。
    • 都出場第三次了居然還要等到七週年才實裝
  • 迪爾姆德
    • 卡爾大帝遊擊隊成員,本次以Saber職階召喚,被指派協助迦勒底一行人,負責前衛工作。
    • 陽光到讓以徐福為中心的很多人感覺很煩(無誤),尤其是以Fate/Zero的他相比
    • 在對決復權界域進攻時,協助徐福於森林進行遊擊戰。
    • 在對復仇界域的最終決戰中負責殿後,為先鋒部隊爭取時間。
  • 王道界域的Assassin
    • 生前是暗殺教團成員,但未能成為哈桑。
      • 不能喝酒等等的設定倒是跟咒腕一樣
    • 性格異常熱血,總是說一些少年漫畫般的台詞。
    • 儘管連獨立立繪都沒有,但是是和主人公等人前去暗殺張角的成員之一,因此戲份相較其他無名從者們多了不少。
    • 在對復仇界域的最終決戰中與迪爾姆德一起殿後,為先鋒部隊爭取時間。

其他[編輯]

  • 詹姆斯‧莫里亞蒂
    • 本次以年輕版本登場,職階為Ruler
    • 異星神召喚的新從者,但他自稱不是「異星神」的使徒,而是「異星」的使徒。
      • 召喚他的御主似乎是實驗體‧E。
      • 他推測自己是異星之神為了阻礙福爾摩斯推理並曝露是次特異點的真相而被召喚。
    • 與剛進入迦勒底一行人碰面後,便一直隱匿在三界中心的萊辛巴赫瀑布。
    • 一度前往張角的山寨調查,遇上同樣目的卡多克,在瑪修見證下,一度同盟。
    • 加入靈基中的神核是北歐神話中的諾倫三女神。
      • 通過將被擊中的命運剪除,使自己得以免疫所有攻擊,在這特異點裡可謂真正的無敵
    • 在戰勝福爾摩斯後失去了繼續和迦勒底一行人對抗的念頭,以諾倫三女神的力量斬斷了「身為異星的使徒」的命運並打算作為卡多克的從者吞併迦勒底,卻被要為福爾摩斯報仇的主人公一行拒絕,卡多克也提出要擊敗主人公一行才會接受他成為自己的從者的條件
      • 隨著在萊辛巴赫瀑布戰勝福爾摩斯這名「命運的宿敵」,也失去了這段命運對自己的加護,使從者的攻擊能再次對他生效,加上卡多克也利用透視魔眼看破並切斷他的命運絲線,最終被主人公一行擊敗
      • 戰敗後以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的真相為盾讓迦勒底一行人暫時不殺死自己,並帶路讓一行人探索特異點的真相,在把眾人帶到真相面前後力竭消失
    • 寶具很燒錢(字面意味上)
    • 初登場時曾被達文西質問他的身分和目的,但他表示「對快要壞掉的人偶沒興趣」之後切斷了來自達文西的通訊
    • 瑪修稱他為壞壞教授來分辨另一個莫里亞蒂,pixiv百科全書則稱其為青年モリアーティ。
  • 實驗體.E
    • 引發本章特異點的黑幕之一。
    • 100年前2016年偶然墜落地球的外星生命體,因在100年間被做了各式各樣的實驗,對人類保有極大憎恨。
    • 在這個特異點上先後召喚了張角及莫里亞蒂,促使特異點混亂化。
    • 可能是實驗的影響也可能是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外觀極端獵奇
      • 遊戲CG中的外型是構成了人形的輪廓的像是血管一樣的物體,而且這個人形只有上半身
        • 不過也有推察指出人形是第2部前期曾經描述的大衛‧布魯布克,躺在實驗床上的樹枝狀物體才是實驗體.E。
      • 不過,按照劇情描述「並不是無法理解眼前的事,而是看到了也理解了,但是大腦卻拒絕理解。」,所以也有可能是因為其餘的部分無法被人腦理解才看不到

關聯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死想顯現界域 Traum|number=|section=1}}

備註[編輯]

  1. 同樣分成三個勢力,且君士坦丁11世的繪師和風花雪月的人物設計同為倉花千夏。
  2. 從同期的A-1 Pictures製作作品推測,似乎平常負責FGO人員同期正負責Hololive作品廣告
  3. 如果論異常的人理定礎值等級,倒是有深海電腦樂土的等級「C.C.C.」
  4. 本節中並沒有解明
  5. 大多數玩家推測為雜賀孫市,但也有杉谷善住坊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