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フラグ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死亡フラグ(死亡Flag/Flag Of Death)/死旗
Img3444.jpg

解說[編輯]

  • 人物在說出某些對白,或者做出某些行動後,死亡率高達八成
  • flag(旗標)是電腦程式的專有名詞,用來表示各種狀態。
    • 在探索遊戲(AVG,H-Game的最常見類型)中,透過主人公不同的行動,會改變flag的值
      • 到了劇情分岐點,遊戲程式就依照flag來演出不同的劇情
    • 在故事中角色進行某些特定的演出後,就好比觸發了AVG中死亡劇情旗標的開關Trace flag on),接著便會死亡,籠統地稱該類特定的演出為「死亡フラッグフラグ」。
    • 如果活學活用可以拿來賣隊友。
  • Union最新研發的MS,經常被鋼彈斬得體無完膚的雜兵機,因此某程度上代表死神
    • 認真想想看,開過Flag的Union駕駛員好像真沒一個有好下場(連葛拉漢最後也在劇場版死掉)
  • 因為此種橋段被應用得太多,因此有許多人認為這只不過就是老梗而已。
    • 似乎也有不怕死的島民認為:「現實世界說死亡フラグ,你就能夠活下來」這樣想的你錯了。

死亡フラグ一覽[編輯]

  • 決定在完成最後的工作後就金盆洗手(この最後の仕事を終えたら足を洗うと決意してる状態)
    • →工作中、或者在完成工作後馬上死亡
    • 反例:《惡靈古堡6》裡克里斯在最後決戰前跟搭檔皮爾斯說:「這次任務結束後,我就要退休了,因為我已經找到了適合人選。」結果最後反而是皮爾斯受重傷並感染了病毒,自願待在基地裡讓克里斯逃出去。
      • 結果之後克里斯還是沒退休…
    • 反例2:川口開治每次漫畫畫煩了都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部漫畫轉換心境,就這樣畫了數十年
    • 反例3:宮崎駿多次表示某某動畫電影完成後就要退休,而至於結果如何大家都知道
  • 「這工作結束後我們兩人一起生活吧!(この仕事が終わったら2人で暮らそう)」
    • →一切只是夢想
  • 「真希望這份幸福可以永遠持續下去。」/「這樣和平的日子如果能繼續下去就太好了。」
    • →幸福是短暫的
    • →過不了多久就會發生讓說這話的角色痛苦萬分的悲劇
    • 例子1:《暮蟬悲鳴時》的前原圭一說過類似的話,劇情以此為分水嶺從日常轉為獵奇
    • 例子2:《迷糊天使》的樋口湖太郎也不只一次說過,恐怕是整部作品Bad Ending的元兇(漫畫版限定)。
  • 「我們三個人要永永遠遠在一起!」
    • →不久後一人以上便當,到陰間永遠在一起的還比較多
    • 經典例:林月如@仙劍奇俠傳,連鎖妖塔都沒能活著走出去,之後靈兒也掛了。
  • 「還有人在等我回去呢!」
    • →等不到了
  • 「明天是女兒的生日(明日は娘の誕生日なんだ)」
    • →說這句話的人過不到明天
  • 「小孩子就快要出生了(もうすぐ子供が生まれるんだ)」
    • →小孩只能看照片懷念父親
    • 反例:《交響詩篇艾蕾卡7》的霍蘭德(駕駛著對機師身體負擔很大+需要藥物輔助的303突擊撞入銀河號艦內跟杜威對峙後也死不了)
  • 「這是我女兒的照片,很可愛吧?」
    • →染血的女兒照片飄落沙場
    • →幸運一點(?)會被主角撿到拿回去還給妻子
  • 回憶起過去已犧牲的的戰友、同伴
    • →很快便與他們會合
  • 抱著敵人的腳叫同伴快跑
    • →被秒殺
    • 反例:《Final Fantasy X》中的キマリ用長槍刺中シーモア後叫同伴快跑,但眾人跑到一半全部衝回去幫忙
  • 之前不顯眼的配角突然成為了焦點(今まで目立たなかった脇役が急に目立つ)
    • →小角色燃燒生命而死,激勵主角
    • 反例1:松田桃太@死亡筆記本(兩次在劇中突然變得很有用,但最後沒有因而死去,反而槍擊主角/犯夜神月)
    • 反例2:基爾巴特·斯坦因@英雄傳說VI「空之軌跡 the 3rd」(3RD沖向幻影城之時駕駛G-阿帕奇脫離阿爾塞尤號抵擋追兵,最後通過真理之門通向現實的門時居然是無傷狀態…)
  • 「我不會讓任何人死的!」
    • →說這句話的人最先領便當
    • 反(?)例:V鋼彈的胡說小弟,說完這句倒沒有死(不過之前已經不少人領便當了,而且是以小隊單位來領)
    • 反例:古墓奇兵(2013)的蘿拉卡芙特,說了「我不能再讓任何人死去」此後真的再無我方角色領便當。
  • 「○○○由我來保護!」
    • →被指名的對象多數會死掉
    • 反例1:綾波零@EVA,利用一個盾為初號機擋下陽電子砲,雙方也沒死掉,後來出現名場面「綾波零的微笑」
      • 雖然這次沒有死掉,但第二次說了這句(?)就自爆了…雖然之後出現了「第三個」
    • →發言者壯烈犧牲
    • 例子:キラキラ☆プリキュアアラモード中的古代光美露米埃兒(○○○=【發言者所屬的】這個時代),最後衝出去迎戰魔王諾爾
      • 另一個Flag是把寶物交給主角
      • 雖然沒明示是戰死,但恐怕高達八成是死於諾爾手上了…
      • 其實本身Flag已經立得滿滿的
        • 畢竟是個古人,已經死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 「我終於…為你們報仇了!」
    • →下一秒自己也加入他們了
    • 反例:機動戰士鋼彈00葛拉漢‧耶卡不過卻成了變態假面,某種意義上說不定死了還比較好
      • 雖然本篇裡沒有死掉,但最後還是在劇場版自爆收場…[1]
      • 明明就是趕檔期要做女王奴隸(Macross 30周年特別炒冷飯企劃劇場版)
  • 「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 →說的人或被指名者其中之一必定退場
    • 例子:Fate/ZeroSaberLancer這樣說過,然後Lancer被自殺(幸運E生效?)了。
    • 反例:動物朋友第11話執行黑天藍作戰計劃時,背包醬把藪貓救出來以後自願做誘餌,在對昏迷的藪貓說完「要好好的喔...」以後被黑色天藍怪吞噬,最後在第12話裡全體芙蓮子們的合作下救出。
  • 「啊啊…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了那些無聊的事呢?」
    • →彌留時的人生走馬燈
      • 通常是小確幸式的溫馨回憶,並發生在酷帥角色身上造成最後的反差萌
  • 準備要送給戀人的戒指、看著家人的照片(恋人に贈る予定の指輪、家族の写真を見せびらかす)
    • →成為遺物
    • 異例:右代宮讓治在死亡以前成功地向戀人送出戒指。
  • 配角衝鋒前對男女主角說「別擔心,這條命還要留來參加你們的婚禮呢!」
    • →不管是死的壯烈還是秒殺,紅包肯定是要變成棺材本了
  • 配角對女主角說「如果你以後嫁不出去,就嫁給我吧!」
    • →女主角摸著懷著男主角孩子的肚子,夫妻一起緬懷該配角
  • 「這次的工作的報酬是以前無法比較的(今度の仕事でまとまったカネが入るんだ)」
    • →那筆錢變成棺材本
    • 反例:《軍火女王》的多明尼克歡樂殺手三人組接下暗殺蔻蔻的任務時多明尼克說了這句,雖然任務失敗而且其中兩人被制伏了,但最後蔻蔻卻只要求他們供出雇主名字後就放過了他們
  • 傳功長老
    • →救了主角後因為功力大減所以很容易接著領便當。
    • 反例:比古清十郎@神劍闖江湖,到後來還活的好好的。
  • 「大人請先走一步吧,這裡交給我(○○様が出るまでもありませんよ。ここは私が)」
    • →「對不起,看來小的要先上路了…」
    • 例子:「王去矣,興慶腰邊百箭,足殺百人。」(東西魏邙山大戰,高歡親信尉興慶斷後,而後矢盡而死。)
  • 「等到一切結束後,我有些話想跟妳說!」
    • →變成沒能說出口的遺言
    • →也有可能是被說這句的人沒機會聽
      • 例子:如月@艦隊Collection(動畫版),不過在這之前她已被睦月瘋狂插旗
    • 反例:木山老師最後還是活著對御坂美琴說謝謝你
  • 「戰鬥結束後,我們就痛快地去喝一杯(或吃拉麵/看櫻花…等自行代入)吧!」
    • →其中一人死去[2],另一人邊哭邊獨自去履行約定
      • 有時還會出現路邊正太/蘿莉提問:「大哥哥/大姊姊你(妳)為什麼哭?」
    • 例子:米沙@《口袋裡的戰爭》,開始時把NT-1打到扑街,但說了一句「痛快地去喝一杯!」後發現對方只是被破了甲,最後被射成蜂巢
    • 反例:遊☆戯☆王 ZEXAL九十九遊馬與星光體承諾決鬥後一起吃飯糰;結果雖星光體一度被封印,但最終能回來
  • 將隊友推出將爆炸或毀滅的載具、建築或空間等等
    • →被推出去的逃過一劫,其餘全部領便當
    • →如果在之前大叫「小心!」,並沒有衝出去救人的,通常不會死
    • 例子:水手冥王星@美少女戰士S動畫版,[email protected]�,冥王星停止時間將天王星與海王星救出,而後自己消逝在爆炸的火光當中[3]
    • 異例:相川步把後宮留在房間內自己抱著炸彈跳樓,不過他本來就死了所以一顆炸彈也發不了便當給他。
    • 異例2:港漫《封神記》中,主角的叔叔子羽把主角推出會直掉到地獄的深淵後,自己也爬上來了。
      • 不過幾話後又出現、並再次在關鍵時刻拯救主角的例子也不算少。
  • 「拜託了…你們是這個世界最後的希望!」打開時空通道,把勇者一行人推入若干年前/後的世界
    • →現世界崩塌
  • 戰鬥前約定一起吃沙拉/蛋糕
    • →其中一方吃不到,或者兩人一起到另一個世界吃
    • 類似:出擊前正在吃牛排
    • 例子:巴麻美
    • The cake is a lie
  • 作戰中拿同僚的男女關係開玩笑
    • →柿崎いいいいいいいいいぃぃぃぃぃ!!
    • 反例:柿崎速雄在機戰系列倒是還活著,一直到α3完結為止都沒有死亡
  • 大戰時從戰友處獲得很多武器和彈藥,使自己全副武裝
    • →獨自一人斷後,大量殲敵後不支死亡
    • 小特例:奇坦@天元突破,拿了グレンラガン的鑽頭當護身符,結果用了那個鑽頭炸了デススパイラルマシン,自己卻便當了
  • 「這段時間我過的很開心啊。」
    • →微笑面對死亡
    • 反例:芳乃櫻@D.C.II,至少遊戲結局是失憶,動畫就不知道了
  • 在危急的狀況下(如定時炸彈即將引爆/大樓崩塌前)放棄抵抗或逃跑,開始做起一些平日習慣動作(如點菸)
    • →接著就變成光了
    • 注:其實抽菸本身就是死亡flag
      • 源自於在近代處決死刑時通常會給犯人最後一支煙,讓犯人可以死前鎮定些,類似古代的「殺頭飯」
      • 所以在危險時刻點煙,本身就代表「已經準備面對死亡了」。
    • 反例:007太空城中大鋼牙和女友在即將爆炸的太空站裡對酌,但是最後被美國人救了。
    • 反例(?):噬神者雨宮龍膽在任務中因為下乳艾莉莎誤射屋頂害他一個人跟荒神被困在廢墟裡,打倒荒神後休息途中又有荒神出現,抽了口菸後起身挑戰,後來被判定陣亡。其實沒死,只是荒神化,後來成功歸隊並結婚[4]
  • (受到重傷後)「我現在覺得很累,讓我睡一下吧…」
    • →不會再醒來了
    • 反例:Fate/stay night中的凜,而且還同時立下另一個死亡Flag:把自己的寶物交給主角,但是到最後還是沒死[5]
    • 近年作品玩弄此旗的情況頗多,主角哀叫幾聲後當事人馬上醒來怒罵為何打擾病人休息
  • 把自己的寶物借給主角,然後說:「待一切結束後記得還給我。」
    • →不是主角死了還不了,就是對方死了沒得還,更慘的情形是兩個人都死了
    • 反例:《Devil May Cry 3》女主角Lady將自己的火箭炮借給但丁使用,不過到最後兩人都沒死。
    • 反例2:Fate/stay night的FATE線,凜被言峰所襲擊,臨死前將自己的魔術匕首AZOTH借給士郎後就倒在自己的血泊中了(甚至還說死亡フラグ名言:覺得很累了,現在我想睡了),但結局中卻一點事也沒有。[6][7]
  • 各種戰機駕駛員在戰鬥中關掉生命維持裝置,用無線電深情告白後切斷對話
    • →進行自殺式攻擊,化作天邊絢爛的火花
  • 被明明看起來比自己還老的人喊「前輩啊~」
    • →被安排去消耗魔王體力,成為堆屍先烈一員
    • 反例:夏亞@機動戰士鋼彈,麾下一堆士兵的臉比他老,但他卻活到了最後
      • 於軍隊中而位居高職的年輕角色,一般來說只要非靠關係攀上來的肉腳,通常就是作為主角宿敵的強大歹角
  • 對自己一直無法真正了解的專長技能得到最後的領悟
    • →然後就把它帶進棺材了
    • 例子:劍君「回答我,劍是什麼?」最後「我知道了,什麼是劍,接我最後一招,十二恨天下無敵。」雖然最後這招無人敢擋,但領悟出的東西永遠石沉大海。
    • 《論語》的例子:「朝聞道,夕死可矣!」
  • 「我快撐不下去了,我有話(或是有東西)希望你轉達(或轉交)給一個人。」
    • →淚眼收下→斷氣
    • →氣憤回答:「我拒絕!你要撐下去!自己告訴(拿給)她(他)!」→ 吃到一半的便當吐出來
      • 反例:《PSYREN》第一集的配角杉田,雖然主角的揚羽用了第二個回答,但他還是便當了,要求帶回的東西也沒辦法送到
      • 反例2:《軒轅劍外傳:雲之遙》中,雖然暮雲用了第二個回答而改成蘭茵代收,但之後柏喬還是領了便當,信也被蘭茵撕了
      • 反例3:《遊戲王ZEXAL》中,快斗用第二個回答回應軌道7,雖然吉器美收到訊息了,最後卻是快斗與軌道7的雙重便當。
    • 可見生死決定權在被委託的人身上
  • 「我一定會回來」(「必ず戻ってくるから」)
    • →結果回不來
    • 例子1:「我會回來並且十倍奉送」(《天元突破》的卡米那)
    • 例子2:「我會再回來」(霹靂布袋戲的傲笑紅塵)回去玄空島立刻開禁招秒殺全島葉口月人
    • 反例1:麥克阿瑟將軍,真的回來。
    • 反例2:阿諾史瓦辛格,無論在哪套電影中說「I'll be back.」都一定會遵守諾言
    • 反例3:上條當麻@魔法禁書目錄,第23卷(新約第1卷)中確認生還。
    • 反例4:《神奇寶貝特別篇》的小智(Red),將小洛和超夢送離飛行船後腹黑的回眸一笑。
  • 「什麼聲音…?去看一下吧(何の音だ…?ちょっと見てくる)」
    • →人生的最後光景
    • 例子:某公司保安員→被迦龍燒成灰(原子小金剛)
      • →或是被不明男子拿槍威嚇,接著身上的裝備被扒光+CQC打暈(潛龍諜影系列限定)
  • 「聽好,在我回來之前絕不要亂走動哦(いいか、俺が帰ってくるまでここを動くんじゃないぞ)」
    • →然後就回不來了,有部份例子反倒是被叫「別亂走」的人會死
    • 後者實例:遊戲 《11eyes-罪と罰と贖いの少女-》其中一個死亡結局:草壁美鈴向主人公及水奈瀬ゆか說完這句說話後便離開,但當美鈴離開後不久,兩人便被湊巧路過的黑騎士怠惰殺死
    • 反例:朱自清老爸去買橘子去,然後橫過火車軌好幾次也沒事
    • 反例2:《東京地震8.0》的日下部真理,不過不排除女主角的主角威能的可能保護她不用吃便當
  • 在說好了的約會地點等待,氣氛極好的年輕人(いわく付きの場所で若者がいい雰囲気)
    • →會有一方怎麼等就是等不到
    • 實例:《君が望む永遠》鳴海孝之等待涼宮遙。
    • 不過一般來講的發展是:最後對方姍姍來遲到達約會地點,然後就沒事了。
  • 獨自一人走進暗巷
    • →被人從後偷襲,較幸運的只是被打劫但被打劫的有可能是器官
    • 反例:除非你就是行兇者
  • 在暗巷中走著發現有異狀,回頭看發現什麼都沒有或是貓之類的動物
    • 相似型:緊張兮兮地拿著槍四處警戒,轉身幾次後就一直將槍口指向某處
    • →轉回來後敵方出現在眼前還靠得很近,或者直接從背後被偷襲。
  • 「整備還沒弄好啊!」「能動就行了!」
    • →可以動是沒有錯,偏偏就是會出錯。
  • 「敵人只有一個,大家一起上啊!~~~」
    • →接下來便是開無雙的時間了
    • 有一個變體就是反派老大會說:"我就不信這麼多人還打不了一個"這種自認占了人數優勢的台詞,然後下一秒就是主角開無雙把反派的打手全滅。
    • 實例:《地球往事(三體)II·黑暗森林》中,地球方2000餘艘恆星際戰艦被三體方僅僅一架「水滴」探測器消滅,僅餘兩艘提前撤離者存活。
  • 「這是最新銳的機體,是不可能會輸的」
    • 高達八成的機會敗戰,另外一成是被秒殺,剩下的一成是主角威能
  • 就算是那隻怪物,也不可能追到這裡來的
    • →下一秒怪物破門而入
  • 太好了,我終於創造出最棒的怪物了
    • →說完「快住手我可是你的創造者啊」就被怪物吞了
    • 例子1:神奇寶貝電影版《超夢的逆襲》
    • 例子2:科學怪人
  • 「在我們之中可能犯人也在一起,怎麼可能一起睡!我回我自己房間去(「この中に犯罪者がいるかもしれないのに一緒に寝れるか!俺は自分の部屋に戻るぞ!)」
    • →通常這種落單的會是下一個被幹掉的
    • 某金田一和某柯南裡最常見,說完這句後隔天就葛屁的機率高達八成
      • 還有一成是當天就葛屁,剩下的一成是那個人就是兇手
    • 例子:金田(大雄的生化危機本家及相關亞種),聽到慘叫時回保健室的話...另外他是本家唯一的必死角色因為插下的旗不能回收。
    • 你知道的太多了。
  • 在敵人/兇手面前揚出罪證(例如照片)表示之後要揭發對方的犯罪證據
    • →會即場被殺並燒毀罪證[8]
    • 除非是在所有人(包括兇手)面前當衆揭穿,可搭配「犯人就是你」使用。
      • →這時通常是兇手惱羞成怒欲滅口但被群毆,或有人趕來救場。
    • 反例:在海綿寶寶劇場板海神王的王冠中,章魚哥要向海神王密告皮老闆陷害蟹老闆的真相,於是皮老闆便開啟水桶帽的開關,洗腦比奇堡的居民,順便把章魚哥抓去洗腦。
  • 在一人獨處時發現敵人的大陰謀(可惡!原來是這麼回事!)
    • →在陰謀揭曉前會被滅口(你知道的太多了,去死吧!)
    • 柯南除外,從初登場開始他就總是有各種理由能活得好好的。
  • 在受重傷時說出天大的秘密
    • →不管有沒有成功說出口都會傷重不治
    • 反例:京二@機動武鬥傳G鋼彈,雖然之後又死了一次…
    • 特例:左方之地@魔法禁書目錄(因為想透劇而被同作的後方之水殺死)
  • 反派角色在殺人前把自己的組織、目標或計劃等和盤托出
    • →下手前一定有正派角色亂入,結果人沒殺成反洩漏機密。
    • 反例:《Watchman》的智謀者:「你以為我跟一般漫畫反派一樣,會先把計畫跟你講,然後讓你有機會阻止我的計畫嗎?我在35分鐘之前就按下按鈕了。」
  • 被敵人施暴而呼喊某人的名字,此時施暴者會出現猙獰的表情(儘管叫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 被主角輕易打敗的惡役突然自信滿滿,或是瘋狂的巨大化或是強化
    • RPG的最終魔王十個有九個半會這樣,當然我們最後還是能全破。
    • 反例:一方通行,第20卷暴走化並襲擊路過的上條當麻,但最後只是再被他擊敗而沒有死去
  • 「這是我這個月的黨費…」
    • →說完馬上就死
  • 記者:「我會找出這事件的真相」
  • 謗佛
    • →謗佛者會七孔爆血暴斃而亡
  • 決戰時衣服或盔甲被打碎
    • 如果魔王的衣服或盔甲爆了,就是被主角打傷後防禦下降了,下一招就會被主角殺死。
    • 例子:《神奇寶貝特別篇》的鎧甲男,鎧甲爆到後不久並變成光了。
    • 反例: 但是如果主角的衣服爆了,就是說下面主角要爆種/開無雙/主角威能/用絕招了。
      • 反反例:《七龍珠Z》大多數配角戰士,就算衣服炸光只剩褲子還是開不成主角威能。
    • 反例2:「神說了,你還不能死在這裡…」
    • 所以如果主角和魔王都同時脫光了,就絕對是最後一擊然後魔王就掛了,不過也可能打的兩敗俱傷(反正是會死人就是了)。
  • 向天上望而且看到死兆星
    • →死期將至,即將被對手施展一擊必殺,テーレッテー
      • 原捏他是來自古時軍隊用來測定士兵視力的輔星,位置在北斗七星的開陽星旁,看不到該星星→視力衰退→體能退化→繼續充軍很可能會戰死或猝死。
      • 而看得到→視力優秀→從軍→戰死也是常事。反正怎麽樣都會死啦。
    • 加速世界》中Chrom Disaster的代表星[9],一般玩家如果遇上Chrom Disaster的話…
      • 輔星和開陽星之間距離雖近,不過目前仍然沒有證據證明兩者到底是互繞雙星系統還是說只是單純視線上重疊的雙星[10]
      • 不過在日本的地方也有輔星作為壽命星的傳說,不確定和軍隊測視力有沒有關係
    • 反例:《北斗神拳》的麻米亞,雖然曾看見死兆星,卻在雷伊的自我犧牲下逃過死劫。
  • 在離別之時做出平常不一樣的行為或言語
    • 例子?:1944年8月,盟軍在卡昂法萊思的N158國道攻擊前進,德軍在此防守,8.8梅耶準備沿國道反擊。11時30分,魏特曼與作戰官霍夫林格、通信官多林格討論細節時突然要求自己必須一同前行。事後霍夫林格回憶當時魏特曼顯得很憂鬱,不像他慣常的營長風格
    • 反例?:庫卡@超能奇兵,[email protected]��說錯的桐生水守的名字(死亡FLAG成立?),最後使出全力的阿爾達力量結果還是被無常輕鬆收拾掉,原本觀眾以為庫卡就這樣領便當,沒想到在基地崩塌的危急之時解救桐生等人,還救出加奈美並對数馬說出:「這是我最後請求」(死亡FLAG再次成立?),到最後一集才安然而逝。[11]
  • 小兵們對上敵方頭目級時慌張的開火,打起了沙塵後看不到敵人的時候說「成功了嗎!?」
    • →對方毫髮未傷並開無雙殲滅整個小隊
      • →然後還未死的小兵向通訊兵報告了一半時,也可能會被殺掉
    • 例子:基恩‧姆梭文@創聖機械天使EVOL,第7話說過一次(重點是「成功了嗎!?」),機體被「幻影明滅拳」擊墜,但原來是使用次元間遠距離操作所以沒死。
      • 雖然這次沒有死掉,但第8話親自駕駛改進為重裝甲型的機體戰鬥時,幾乎打光敵方的駕駛服卻反被利用以增加反應,機體被「邪糾拳」擊墜[12]
      • 雖然這次又沒有死掉,但潛入聖天使學園並且在神樂突襲期間乘亂奪取戰機並將柚葉抓回Altair界,結果被其感動而掉頭對抗神樂就被未影認為破壞他的計劃而殺死。
  • 長兄或長姊(不限血緣)
    • →例子:魯夫的(拜把)哥哥艾斯
    • →反例:佛朗基(自己改造自體而復活)
  • 科學家親自上場戰鬥
    • 例子:比安‧佐爾達克(親自開瓦爾西昂)
    • 反例:威利博士,便當全是機器人代領,反而只剩敗北フラグ的狀況在
  •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 反例:《庫洛魔法使》的木之本櫻開掛前就會說這句話,後來的確什麼問題都沒有。
    • 反例2:《神奇寶貝》的小光雖然說沒問題的時候通常就是很有問題
  • 人外角色、獸人(尤其是獅子外型,狼或犬外型的多半屬雜魚另計)
    • 例子:《數碼寶貝》系列的獅子獸(初代的死了、馴獸師的死了、連拯救者的番長獅子獸也…(淚)
    • 反例:《Final Fantasy X》中的キマリ=ロンソ,而且他還插了另一支旗(拖住強敵叫同伴快走)外加武器還是最帶賽的長槍卻連便當的邊都摸不上。
  • 逃兵
    • →肯定第一個被被殺,經手人無特定
  • 出陣前請主角吃小食,喝酒或說人生道理的老前輩
    • →必死無疑,一般用來激發主角潛能
  • 虔誠的宗教信徒
  • 在恐怖片中進行性愛或毒品轟趴的角色
    • →死亡率極高,因為太閃惹惱殺人魔了
  • 重傷而行動困難的角色
    • →因為成了主角群的拖油瓶,通常免不了一死
  • 另一半在劇情中領便當的角色
    • →因為另一半已領便當了,所以該角色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 主角的另一半的舊愛新歡
    • →為了讓主角最後與另一半在一起,最快的方法並是判第三者死刑
  • 同伴正在做出以上的死亡フラグ
    • →身邊的人受到率連
      • 例子:《遊戲王ZEXAL》的天城快斗在月球決鬥時沒有做出死亡フラグ,但多得寵物同伴軌道7一直插死旗,結果連累快斗領便當(先是軌道7的停止機能,然後快斗在維生系統停止下領便當)
    • 更過份的是插旗的人沒死,但身邊的人死亡
      • 例子:歐布萊特・羅連(機動戰士鋼彈AGE)→向蕾咪強勢求婚,沒領便當但是卻令蕾咪領了,連白狼一併拖下水
      • 到第3部的48話還是領了其便當
      • 新例:如月@艦收,被睦月插個不停...
  • 前傳中登場,但本傳沒登場的角色
    • →大多是在前傳故事中死亡。又通常本傳與前傳之間會有數天至數百年以上不等的時間差,有時可能在這期間內該角色遭逢自然死亡、意外、甚至遇害,而未出現在本傳。
      • 不過有些角色是因為調職、引退、結婚、出國深造等故,所以沒出現在本傳。
    • 例子:《CALL OF JUAREZ》系列中的前傳「Bound in Blood」,麥考兄弟裡的三弟威廉為阻止大哥二哥兄弟鬩牆,以自身檔下兩人的槍彈。
    • 反例:《蝙蝠俠:阿卡漢起源》中的Deathstroke後來被迫加入自殺小隊,所以沒出現在阿卡漢療養院和阿卡漢城市中
  • 稀世珍寶的持有者
    • 古語有云:懷璧其罪,稀世珍寶肯定會讓人覬覦,然後殺人奪寶,更不用提有些稀世珍寶還有詛咒存在。
  • 雙親或監護人角色
    • 畢竟如果父母還在世的話,怎麼可能放任十幾歲的兒女在外浪跡天涯呢?或讓兒女隨意和外來的異性交往呢?
    • 安排某角色的父或母被殺,讓某角色以復仇的名義推動故事的發展,也是很常見的橋段。
    • 非親生的監護人也會中招。
      • 例子:迪士尼電影的主要角色(小鹿斑比、獅子王、冰雪奇緣等...)、進擊的巨人裡面的艾倫.葉卡、蝙蝠俠(布魯斯.偉恩)
      • 反例:海底總動員2多莉、精靈寶可夢(神奇寶貝)的小智

常見的名場景或名台詞補充:[編輯]

  • 回合制戰棋遊戲中,持有瀕死時威力或必殺加乘技能的角色單位
    • →這種能力只適用於對上單一強敵,若用這類角色守城門…等著被一群擁上來的敵軍圍毆到死吧!
    • →除了單一入口的城門之外,在獨木橋、任何區域的窄道地形狀況亦同
    • →拆招法:不帶武器或拿最初階武器來守,保證有效中斷敵軍這回合的第一波攻勢
  • 所有前置動作完整入鏡的洗澡
    • →不是被人偷襲就是突然中風
    • 經典例:希區考克的驚魂記(Psycho)。上映後導致許多婦女不敢獨自入浴。
  • 「放心,這艘船非常堅固,絕對不可能沉沒的!」
    • 《鐵達尼號》的著名電影對白,之後這句在《神奇寶貝》動畫版中的"聖安奴號"也用上了。
  • 下雨天在陽台前叫住了一個叫石井的朋友
    • 陽台會垮掉,然後出現在回想scene中說自己家的陽台不太穩固(見搞笑漫畫日和動畫第一部第十一集)
  • 與敵人單對單決鬥,最後同時發出絕招
    • →先倒地的沒死,另一個則慘死
      • 先趴先贏
    • 如果是同時發射光線技、氣功波之類的絕招,站左位者高達八成會被爆殺。
    • →反例:衛宮切嗣言峰綺禮@Fate/Zero,一個想用競技運動用步槍口徑手槍爆人頭,一個想用八極拳˙立地通天炮(?)爆人頭…結果因為天花被黑泥壓倒,兩個都沒死成
      • 雖然兩個都沒有立即死掉,但一個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五年後因詛咒死亡,另一個在十年後的第五次聖杯戰爭中有三種死法
  • 「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
    • 如果回答「大丈夫だ、問題ない」之後通常會被秒殺
    • 反例:回答了這句的イーノック,在快領便當的時候,突然一把聲音說「神は言っている、ここで死ぬ運命ではないと…」結果倒帶重頭再來,什麼事也沒有。[14]
  • 「將軍不可能來這邊!來人啊!把假冒將軍的浪人拿下」
    • 時代劇《暴坊將軍》中德川吉宗(演:松平健)執政時官商勾結被將軍揭發時,決定將將軍滅口的台詞
      • →但仍被將軍松平健身邊的兩位忍者發便當
  • 「說得好!我華山派…」(笑傲江湖中的梁發)
    • →後半句話沒能活著說完
  • 「私にいい考えがある」(柯博文專用)
    • 一般是餿主意,但人家是總司令,不得不服從
    • →台詞一出,行動90%失敗,但未必會出人命
      • 嚴格來說是失敗FLAG而非死亡FLAG
  • 「你看Jackey的鼻子很大對吧?」
  • 「身體好輕」
    • 巴麻美在下面那句之前的句子
      • 在電影《塞得克‧巴萊》中有一名日本警官說了這句話之後就被出草了
    • 反例︰ドキドキ!プリキュア中的相田愛,剛剛成為プリキュア的她輕鬆地避開兩位敵方幹部的夾擊
  • 「我已經甚麼都不怕了(もう何も恐くない)」
    • 巴麻美震憾ACG界的便當,該集標題(實際也有在台詞說過)旋即成了出名的新死旗
      • 其實劇本才是最大的死旗
    • 例子:安德烈‧斯米爾諾夫(不過死亡Flag藏在自爆時的BGM中,曲名「もう何も怖くない、怖くはない」[15]
    • 例子2:《假面騎士鎧武》的戰極凌馬
      • 主編劇和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同樣是虛淵也膽敢立這死亡Flag,活該活該
    • 反例:《魔導少年 Fairy Tail》的納茲,說了這句話之後反而爆氣虐殺魔王
  • 「拜託了,神呀…就算是這麼糟的人生,至少在最後讓我做一次幸福的夢吧(頼むよ神様。こんな人生だったんだ。せめて一度くらい、幸せな夢を見させて)」
  • 「我家的金魚就拜託你照顧了。」(銀魂限定)
    • 金魚從此變成對方的寵物了。(主人領便當嘛)
  • 「爭取時間是沒問題…但你應該不介意我把那傢伙打倒吧?」
    • fate線的紅A拖延時間讓士郎逃跑,對凜說的遺言。然後他領便當了Berserker也掛了6次。
    • 例子:No game no life 中空命令吉普莉爾拖延時間時,吉普莉爾所立的死亡flag。而且還被空吐槽,後來沒有死,但是被收進後宮。
  • 贈送水銀劍Azoth
    • 又名「因果報應劍」
    • 誰送殺誰,死亡FLAG
    • 例子:遠坂時臣(送給綺禮被綺禮所殺)、言峰綺禮(送給凜,但是在Fate線也被此劍所殺)
    • 所以最好不要把她的Azoth送給任何人比較好
      • FATE線中就送給士郎了,不過死的是言峰。
      • HF線中也送給士郎了,而理所當然的在那後面有讓士郎死亡的選擇肢,不過這筆帳算不算在Azoth頭上就見仁見智了。而且就算士郎選擇正確路線,劇情後續發展也會使黑Saber死在此劍之下。
      • 「借刀殺人」這個成語的正確示範
  • 作品某集副題中出現了「(角色名稱)死す/最期/散る」
    • →100%死定了
    • 例子:城之內@遊戲王。
    • 不過之後還是有一定的機會吐便當,美漫更明顯。
    • 反例:長篇港漫中通常只是幾乎要死,真需要復活也不需太大功夫。
  • 把對手打至爆炸並出煙,如果有人說出「やったか」「どうだ!!」「ハハハァ!ざまあ見ろ!」一類台詞,效果更明顯
    • →對手若無其事地站在原地(這只是我方失敗FLAG,並會出現以下分支)
      • 情況1: 如果對手爆第二形態或眼神變認真-->對手死亡FLAG
      • 情況2: 沒有發生情況1-->我方必定被反殺
  • CV:桑島法子
  • →鋼彈SEED系列中配過的角色本傳中全都退場。
    • 不過機戰中有時是可以吐掉的。
    • →反例:《ハートキャッチプリキュア!》(Heartcatch光之美少女!)中的主要角色之一明堂院樹。
    • →反例2:《十二國記》中的故事(風之萬里黎明之空)要角之一的祥瓊。
    • →反例3:女性向動畫的女主角,例:《彩雲國物語(動畫限定[17])》、《薄櫻鬼》
    • →反例4:《Macross Frontier》的卡納莉亞·貝爾斯汀(動畫版最終戰迫降到Battle Galaxy的主炮上進行突擊,雖然機體左腿被擊毀不過最後沒死)
    • →反例5:《噬神者2》的葦原ユノ,堅強又仁慈的歌姬,曾一度染上致死率100%的『黑蛛病』,最後在ジュリウス的自我犧牲下,所有黑蛛病患者都不藥而癒。
    • →反例6:《魔彈之王與戰姬》中以馮倫家的黑弓的聲音之姿出現,但會以桑島魔咒咒殺與黑弓使用者敵對的敵人。
  • CV:小西克幸
    • →反例:《變形金剛:超能連結》的巨神柯博文(但也差不多啦…最後還是用所有人的火種力量才把他從瀕死邊緣拖回來)
    • →反例2:《Macross Frontier》的歐茲瑪
    • →反例3:《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美/國。
  • 喜歡上的女人CV是井上麻里奈
    • 例子:天元突破中的卡米那和奇坦都喜歡庸子,還都在死前插了複數的旗。
      • 西蒙是在大顏天初戰之後和庸子的對話中確認她是喜歡著卡米那的。反正後來和妮亞好了就是啦
    • 例子2:《戰場女武神挖個雷》中的法魯迪奧・拉恰多,又是一個變成光的(讓大古變成光)。
    • 例子3:《學園默示錄HIGHSCHOOL OF THE DEAD》中的井豪永,故事開始時與女主正在交往,很快就便當。
    • →反例:但是挖個雷中的男主沒事,所以其實上面那個的死因是喜歡上男主的女人
    • →反例2:《華麗的挑戰》裡的兩位男主角,敦賀蓮[18]和不破尚因為是少女漫畫不可能有吃便當的機會
    • →反例3:《女神異聞錄3攜帶版》早先版本必死的荒垣真次郎在喜歡上女主角(CV:井上麻里奈)後,便當反而被退掉了。可惜女主本人倒是在結局便當了
    • 反例4:《スマイルプリキュア》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兼幼馴染青木麗華(CV:西村ちなみ)
  • CV:西川貴教或徐若瑄
    • 因為本職不是聲優且出場費太貴了所以登場一到兩集就賜死
    • →反例:西川貴教在戰B Judge End飾演酒井忠次,但因為是搞笑角色,所以不會被賜死[19]
  • 狙擊手角色+CV:三木真一郎
    • 另一旗桿是金髮或眼鏡
    • →反例:克魯茲・威巴(原於與師傅的對決中與對手同歸於盡,但於小說版FMP最後一本中吐便當,更在傷勢仍然嚴重以下仍以新型AS救下了毛姐)
    • →反例2:第2代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即是萊爾,兼職狙擊手[20],沒有領。)
  • 巨乳+CV:釘宮理惠 這不是廢話嘛?釘宮當然只有貧乳傲嬌最萌
    • 人外不算
    • →反例子:《史上最強弟子兼一》的風林寺美羽(因為川上倫子逝世由釘宮接替此角)
  • 閒角+CV:逢坂良太
    • 特別是小林靖子當編劇,名字叫馬可,還要說出「我要回家結婚」這句,這三點合起來死亡率高達100%
    • 革命機VALVRAVE中也說出「我要回家結婚」這句,接下來的預告就自嘲自己會死去
  • 演員:西恩·賓(Sean Bean)
    • 相當有名的便當演員!無論演的是好人還是壞人,也難逃一死!有人剪輯了他演的角色的各種死法,在這裡
    • 反例:《波西傑克森》系列的宙斯,他死了的話故事就不用寫了…
  • 和庸子接吻
    • 所以卡米那和奇坦頭上插了兩支旗,不死才怪
    • 在現實也很危險,有網友出門前親了庸子海報,結果車禍斷了一隻手
  • 坐過黑色為主調的鋼彈機師
    • 不是主角群角色的話,坐過一次,必定會死。
    • →但不代表一定要乘坐黑色鋼彈時被殺
      • 例子:東方不敗,死因是病死
    • →即使有主角威能保護仍能產生強烈副作用
      • 例子︰Seed Destiny Stargazer的主角史溫,動畫中最後生死不明,到漫畫才確定存活但仍需接受治療
    • →乘坐前塗回其他顏色可回避
    • 反例:死神鋼彈及其機師迪歐,但這位不只愛機連服裝主色都是黑色。雖然沒有死,但卻是位苦命人
  • 鋼彈系列中夏亞的部下
    • →使用偽名的《Z鋼彈》時代所領導的幽谷,最終決戰後失去主力機師,只剩下母艦阿加瑪及2台MS,夏亞本人也失蹤了…
    • 反例?:TV版《Z鋼彈》中卡密兒在最終決戰後雖然活下來,但卻精神崩壞了。而劇場版則無事生還。
  • 《機動戰士V鋼彈》中シュラク隊的隊員
    • →絕對全滅
    • 反例:機戰阿法中シュラク隊全員生還,反而是原作活到完結為止的卡蒂吉娜當場戰死請多多支持機戰,不要看原作
  • 鋼彈系列中跟主角感情變好的女強化人+巨大MS機師
    • →阿姆羅&夏亞「悲劇總是不斷重演」
      • 《00》和《AGE》等更證明,只要是有異能的女性角色而且坐上MS都可以死(例子:亞紐‧里塔那,尤琳・路歇爾等)
    • 反例:露易絲‧哈勒維[21]@鋼彈00(雖然肉體和精神已經因為藥品的副作用而幾乎到達極限狀態,但在TRANS-AM BURST的GN粒子作用下在水島和黑田手上取回一命。)
  • 不讓Gundam Meister行使正義BL的女人
    • 涅娜‧崔尼第、王留美、亞紐‧里塔那
  • 《Gundam Age》登場的紫毛妹子
    • 尤琳•路歇爾&芙拉姆•拿拉
    • 偽例:哲哈特•加列特,同配音員在《00》中配演紫毛偽娘也受撁連,合共死了三次
  • 富野由悠季作品的角色
    • 平均死亡率高達五成,最狠一次是100%無人生還(黑富野時代)
  • 沖方丁作品的角色
    • 死亡率略低但也有四成,如不是《英雄時代》[23]拉低的話死亡率亦接近八成。
  • 仙劍奇俠傳系列的女主角
    • 通常第一女主角大多難逃一死,兩個以上都便當也有可能。
  • 軒轅劍系列的主角。
    • 原則上正傳是男主角會出事(雖然基本上都吐得出來),外傳則是女主角會死於非命。但通常女主角多於一人時至少有其中一個可以活下來,比起隔壁棚算是比較手軟的
    • 反例:軒轅劍肆的男主角姬良不但一次都沒死而且之後還成了仙,目前是唯一逃過一劫的。誰叫他有歷史之壁當最強守護神[24],雖然娶到這種夫人以後恐怕也是生不如死
  • Fafner的機師(蒼穹之戰神
    • →自爆,擊墜,被同化
    • 而且不論是哪一種幾乎都是死,或許直接些說,駕駛Fafner本身已經是個超大的死亡Flag...[25]
    • 反例:一騎不過他在EXODUS後段大概也不再是人了
  • Zearth的駕駛員(契約者)(地球防衛少年)
    • →打贏了就一定會掛[26],打輸了大家一起領便當
    • 不只Zearth,所以在該作品裡面出現的機器人都一樣
  • Yes! プリキュア5(第一季)
    • →敵對勢力「惡夢軍團」的首腦狄絲帕萊亞的親信卡華里諾,可謂軍團最黑角色,強迫旗下軍團成員戴上必死無疑的可畏那黑色面具,順便將那些不聽話的同伴送去當砲灰給光之美少女練靶
  • 仮面ライダーOOO(含結局劇透)Greeed完全復活
    • 一直維持現狀,別完全復活不就好了,只要Greeed即將「完全復活」成功的時候他們就會被…(看著結局)
    • 明明完全復活才是他們發揮真正實力的時候,但不知為何一這樣做就會各種原因死掉
  • 使用黑化騎士變身器的角色
    • →下場就是被原版的打倒,要不就是良心發現後救人而喪命
    • 例子(?)︰BLACK[27]的黑日/南光太郎成為了正義的騎士,後來被洗完腦的影月/信彥殺死,雖然之後復活了
    • →不過影月在BLACK RX登場時,被打敗後良心發現並因救人而死
  • 在《人中之龍》系列中當最後的魔王
    • 只有二代的魔王‧鄉田龍司又一次復活在終章裡,不過終章是外傳性質和本傳無關。另外5代本傳中也是例外最終魔王最後沒有領便當
  • 《人中之龍》系列中直屬於桐生一馬的小弟
    • 一代的真嗣,三代的力也
  • 存在的本身就是死亡FLAG
    • 例:南方公園的阿尼、《Carnival Phantasm》的Lancer、開心樹朋友的任何角色
  • 以恐龍為形象的超級戰隊追加戰士
    • 《恐龍戰隊》的布萊、《未來戰隊》的瀧澤直人、以及《爆龍戰隊》的仲代壬琴是目前為止符合上述條件的戰隊成員,全部死掉了
      • 甚至乎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的豪快銀,他的力量也是這三人所給予的
    • 而接下來以恐龍為主題的《獸電戰隊》,有兩人(青與灰)為古代戰士,肉體早已經作古
      • 最後終於由賢神トリン的死亡成就了這條FLAG,有事請燒紙
      • 同時空蟬丸也險些一同便當,可見這個詛咒非同小可
  • 《ACE COMBAT ZERO》的PJ
    • 死亡フラグ紀錄保持人,不到一分鐘內連插四次死旗,神也救不了…
  • 假面騎士系列中,改造主角(昭和)或開發腰帶(平成)的人物
    • 通常會被敵方組織滅口,或是自己黑化作死。
    • 昭和例:《X》的神啓太郎、《Amazon》的バゴー、《Super-1》的亨利博士都在改造完成後不久就死於敵方怪人之手。
    • 平成例(滅口):《Fourze》的歌星綠郎與《Drive》的克里姆在故事開始前即遭毒手。
    • 平成例(黑化):《OOO》的真木清人、《鎧武》的戰極凌馬與《EX-AID》的檀黎斗上述的克里姆也在劇場版突然黑化了
    • 反例1:《V3》改造風見志郎的本鄉猛與一文字隼人雖然在之後受砲龜怪人的爆炸牽連,兩人仍舊在日後以假面騎士的身分活躍數十年。
    • 反例2:《Skyrider》的志度敬太郎,在託付一切給谷源次郎後離開日本。
    • 反例3:《Ghost》的伊迪斯長官,雖然中間一度立下數個FLAG最後依然存活雖說Ghost的要角便當比率本來就很少了
  • 忍者系戰隊中主角方的指揮或導師級人物
    • 目前各部都有一人陣亡,分別是《忍者戰隊隱連者》的百地三太夫、《忍風戰隊破裏劍者》的覺羅,以及《手裏劍戰隊忍忍者》的伊賀崎好天
  • 就讀希望峰學園或在該校執教
    • 78期生剩6人存活,76期以前的畢業生與預備學科生幾乎全滅。
    • 反例:在慘案發生前被黑幕洗腦的77期生因為參與希望更生計劃而逃過死劫。
  • 與主角搭乘同一臺交通工具
    • 有時候主角要到達某地的路途中交通工具可能會遇襲或發生意外,所以同行的乘客必定會受牽連,有時候甚至主角人還沒坐上去交通工具就爆炸了。
    • 例子:喬瑟夫.喬斯達
    • 沒坐上去就爆炸的例子:麥可·柯里昂於西西里島避居時,敵方在車上放炸彈企圖炸死他,可是炸彈提早爆炸,把他在西西里娶的老婆炸死了。
  • 夜は焼肉っしょ!
    • 佐藤太郎在葛城巧處進行試藥打工之前和岸田立弥說出此句台詞(配合奇葩的姿勢),結果一進來就目睹ブラッドスターク擊暈葛城巧,然後想逃出去的他就被ブラッドスターク以飛刀射殺了。

死亡フラグ的反例[編輯]

  • 「等我回來…娶你!」
    • 《投名狀》經典名句,不過最後沒死成,還婊了二哥
  • 「等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回去未白鎮好嗎?」
  • 披露太多真相反而死不成
    • 《笑傲江湖》的林平之就作出很成功的拆死亡FLAG示範,另可參見《搞笑漫畫日和》動畫版第一部第四集
  • 我們結婚吧!
    • 《MGS4》中Johnny和Meryl跟大堆青蛙兵對決時Johnny對Meryl的告白,雖然中途兩人受傷,但最後都未死成,更順利結婚
    • 不過同系列中Otacon攻略的女人全部領便當,所以Otacon根本就是人肉死亡フラグ…
  • 《Macross F》的歐茲瑪在第17話一連多個死亡flag但最後竟然沒事,完全是『物極必反』的經典例子。
  • 御大將的死亡FLAG講座
    • 《Turn A》中的約瑟夫在最終戰時:發現戀人有了自己的孩子(驚)→把戀人托付給主角,使用不習慣的機體→擊中Turn-X後說「成功了!」→在戰鬥中大叫戀人的名字,還向對方大叫自己的名字(富野的死亡FLAG名物),但因為被子安吐槽和而領不了便當。
      • 若果富野不是變白了的話,這路人已經死了十次
  • 如果該角色是死於火災、墜崖等不容易發現屍體的死因。高達八成都沒死,頂多失去記憶或是以其他的身分出現。
    • 基本上是拖戲、掰續集、埋伏筆所用的常見手段。
    • 例:夏洛克·福爾摩斯莫里亞提教授於萊辛巴赫瀑布雙雙墜崖,但福爾摩斯最後活下來了。
      • 原本福爾摩斯系列要以福爾摩斯與莫里亞提雙雙死在萊辛巴赫作為故事的結局。不過在書迷的要求下外加新作反應不如預期柯南道爾只好讓他假死回歸。
    • 反例:中華一番(動畫版)的向恩,由於被小當家所騙,自覺沒臉重回黑暗料理界,所以索性跳崖自殺。
  • 絕大部分的主角對死亡フラグ免疫
  • 鋼彈0083中不死身的第4小隊(隊長除外)
Img3482.jpg
  • 消防員的故事中的主角朝比奈大吾。在其生涯中的救難工作都沒有任何人領便當
  • 假面騎士系列中,因故被打落水中的騎士
    • 不管是被Gills打下水的木野AGITΩ、和鑽石K同時落水的橘先生,甚至是被親弟弟暗算的貴虎哥都能在落水後無事生還。
  • 007裡的大鋼牙
    • 自帶死亡FLAG免疫屬性,如果最終沒有被007說服而改邪歸正的話,搞不好能單人突入大氣層追殺龐德。
  • 《數碼寶貝無限地帶》中的木村輝一/黑獅獸
    • 集兄長屬性、槍兵、獅子獸等死亡FLAG於一身,劇中定位還是高死亡率的光墮系追加戰士。
    • 雖然現實世界的肉體一度陷入瀕死,最終話卻如同奇蹟一般的復活。

拆死亡フラグ的方法[編輯]

  • 老婆生小孩後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和老婆見面(詳見真人電影版變形金剛開頭,由藍尼中尉示範的拆フラグ法)
  • 「可惡!你給我看著!(逃跑)」至少能將生命保留至下一回
  • 加入第4小隊
  • 當人家問你[そんな装備で大丈夫か」時回答「一番いいのを頼む 」
  • 不要光顧著說戰鬥結束後要結婚,先結了婚再出擊就好啦!(ID4星際終結者)
  • 發現真相時不急著揭發,反倒是裝傻裝死,使對方失去戒心(比如:王羲之無意發現王敦的造反密謀,於是王羲之假藉嘔吐並裝睡,讓王敦放鬆了警惕,自己也逃過了一次血光之災)
  • 讓自己返老還童,因為小孩子多半有免疫死亡旗的能力
  • 擁有能讓時間逆轉或跳躍的關鍵,例如時光機或雪拉比

相關[編輯]

  • 2008年4月春番的The Tower of Druaga 第一話
Img17925.jpg
  • 在這之後,負責寫腳本的賀東招二就被島民們打進了「搞笑劇本家」之列。
    • 在此之前,賀東的腳本通常被認定是軍事味很濃(主要是FMP的影響?),很多人甚至認為賀東寫這部的腳本一定會搞的很硬派RPG…不過在這「表第一話」播出後許多島民的印象馬上改觀。(其實他寫Lucky Star也寫得不錯阿…只能說大家都被FMP影響太深了)

延伸意義[編輯]

  • 屬於ニコニコ動画裡的常用語之一,通常用於:
    • 某角色出現後,被主角威能秒、殺、擊破、打倒…等
    • 一敗塗地事件前經常出現

回應[編輯]

備註[編輯]

  1. 最終決戰中機體被ELS侵蝕後為了替剎那的量子型00鋼彈開路而自爆陣亡;死前留下一串名台詞,可能同時立下另一個死亡Flag
  2. Fate/stay night氫氟HF線Normal End《櫻之夢》中燃盡生命與靈魂而站著死去的士郎‧GAR‧衛宮
  3. 本來停止時間對於水手冥王星而言就是會招致自我毀滅的最大禁忌,所以逃不逃根本也無所謂了。
  4. 因為涉及劇透所以上黑線。
  5. 不過每次衛宮士郎說這句台詞,就真的是遊戲bad end
  6. 因為雖然場面看著很慘,但是凜實際上早就自己做過止血的工作,而所謂覺得很累想睡了,並不是常規意義上的死亡遺言,而是真的精疲力竭想睡…
  7. HF線凜再次中死亡フラグ時,劇情中解釋說只要還有魔力而且並沒有傷重到立即死亡,凜自己的魔術迴路會在自己無意識中用魔術治療自己。
  8. 這種行為明顯是死亡フラグ,但很多作品都有這種情節出現
  9. 嚴格來說是和開陽星一起
  10. 順帶一提,開陽星本身就是個雙星系統,用天文望遠鏡可以看到這兩顆雙星
  11. 庫卡原本就是經過日本本土改造的阿爾達超能力者,所以比一般人的壽命還要短。
  12. 這必殺技的攻擊原理可能抄襲燕返,只是由斬擊改為拳擊
  13. 此句意爲「真主偉大」,套上本來就是稱頌偉大之意的「萬歲」也未嘗不可。
  14. 如果イーノック在第二次還是回答「大丈夫だ、問題ない」的話,很可能這情況也會一直輪迴下去,所以イーノック永遠也死不掉
  15. 「劇場版機動戦士ガンダム00-A 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的插曲,歌手:石川智晶
  16. 角色設定製作:虛淵玄
  17. 原作版秀麗還是領便當了
  18. 小西和井上繼天元突破後的再次合作
  19. 第九話玩起メタ発言,並希望本人很想在宴(3宴)和創世(4代)登場
  20. 嚴格而言,就是精確射手
  21. 這例子有一點特別,沙慈和露易絲初出場時就已經是情侶。沙慈也算是00中另一名主角,所以計算在內
  22. 因為奈須早在Fate/stay night將他設定凜海外留學的老師,所以在虛淵玄的腳本中幸運存活下來的少數人,一直到第五次聖杯戰爭結束他都還活著
  23. 該作品中的人物最終無人身亡,領便當率=0
  24. 設定上姬良就是歷史人物留侯張良…至於水鏡有沒有當上留侯夫人,正史雖然沒有名記留侯夫人真實身分,但從雲之遙的設定來看應該是水鏡沒有錯
  25. 被同化而退場的角色幸運點的仍能在部份/全面成為Festum的狀態下復活,其他的就不用想了
  26. 漫畫版無例外,動畫版似乎有「最後一名駕駛員可以存活」或是「成為肥蟲」這兩種設定
  27. 設定中黑日和影月都有成為下期創世王的資格,變身系統幾乎一模一樣、任何一人也可以黑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