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更新日期:2020/04/03
近期在KomicaWiki發生多起新冠肺炎境外移入情形,主要症狀為引戰、謾罵、濫用政治話題。發現疑似病例時請冷靜應對,等待管理員完成檢疫、消毒、隔離作業,必要時可向管理員回報以加速處理。防疫期間請盡量避免與疑似病例爭吵對罵,以防止自身也出現症狀。請各位持續配合,簡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時以「武漢肺炎」為主、「新冠肺炎」「COVID-19」等其他名稱為輔(外部引用文章、留言區、個人頁不在此限),有需要者請至「偏好設定→小工具」佩戴covid19口罩(限註冊使用者)。

柳生但馬守宗矩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柳生但馬守宗矩 Saber·至高天 一切兩斷(柳生但馬守宗矩 セイバー・エンピレオ 一切両断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戳瞎一眼,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宗矩1.png


解說[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やぎゅう たじまのかみ むねのり(Yagyū Tajima-no-kami Munenori/柳生但馬守宗矩)
  • 稱號:柳但(りゅうたん)[1]、但馬守、劍術無雙、刀術者之鳳、劍術古今獨步、金鋼狼:武士之戰[2]Saber·至高天 一切兩斷
  • 身高:181cm
  • 體重:71kg
  • Master:主人公
  • 屬性:秩序·中庸
    • 我要求決鬥!重覆一次!我要求決鬥!
  • 形象色:墨色
  • 特技:劍術、政略
  • 喜歡的東西:「好惡之念無益於我的前路」
  • 討厭的東西:無用的東西[3]
  • 天敵:柳生三嚴、新免武藏

性格[編輯]

  • 冷澈

萌屬性[編輯]

  • 老人
  • 長的和聲優一模一樣

愛好[編輯]

  • 劍術比試
    • 與武藏決鬥過後產生的興趣
  • 自拍
    • 因最終靈基圖微妙的像拿手機開閃光燈自拍而變成梗
  • 品嚐美食
    • 在幕間時經常使用實境模擬器變換環境在滿足這個愛好

略歷[編輯]

  • 「劍術無雙」,在獲得這樣的名號前,與父親一樣被取名為新左衛門的孩子在偉大父親宗嚴的培育下學習劍術。
    • 當「新左衛門」變成「宗矩」後,因關白秀吉的政策而失去領地,成為浪人的宗矩與父親一同接受黑田長政引薦,成為德川家臣。
  • 秀吉死後,關原大戰二分天下,宗矩終於盼得復興柳生的機會。
    • 歷經關原、大坂,以及友人坂崎直盛的謀反騷動,他運用自己過人的劍術才能與政治手腕,一步步、一步步的爬到父親也未曾達到的地位,讓柳生名聞天下。
  • 拚盡一生掌握到了遠超普通劍士的成就,正保3年,宗矩在江戶的宅邸內安詳離世。

故事中經歷[編輯]

Fate/Grand Order[編輯]

亞種平行世界《屍山血河舞台 下總國[編輯]

  • 在正常的情況下,這個男人恐怕對誰都不會使出全力應戰,會終其一生隱藏自己的慾望活下去吧。
    • 如果沒有接受那個女性浪人的挑釁、沒有使出全力與她對決,打破「江戶柳生不過是名過其實的裝飾劍術」這樣的謠言、沒有如此深刻的體會到博命勝負是多麼愉快的事的話。
    • ———他也就不會,為了尋求與新免武藏這名劍士再戰而接受那頭肉食獸的邀請了吧
  • 就這樣,在早已安排好的命運下,奉幕府之命率兵前往下總國的宗矩與武藏再會,並同心協力討伐Archer·地獄Assassin·天國兩名英靈劍豪。
  • 接著,在厭離穢土城現世之時,以第七名英靈劍豪Saber·至高天的身份出現在迦勒底一行人面前。
    • 處在無法像上次對決一樣中途逃脫的狀況,武藏身為劍士的本能令她下定決心認真應對。
    • 期待許久的第二回戰終於到來,雙方都做好了覺悟,至高天在此構築舞台———
英靈劍豪七次比試 第七局次

宮本武藏

VS

Saber·至高天 一切兩斷 柳生但馬守宗矩

堂堂正正

一決勝負!
  • 勝負關頭,武藏達到新的境界,擊敗了宗矩的「水月」。
    • 雖然敗北,但兩人也終於有個了斷,以人身成為英靈劍豪的宗矩懷著坦然的心境離世。

幕間《劍術無雙.劍禪一如》[編輯]

  • 由於柳生宗矩近來的行為怪異,於是迦勒底一行跟蹤他到了平行世界的下總,土氣城下町。
    • 終於在該地的某所旅館二樓發現了柳生宗矩,此時他正在品嚐美食。此時大家才明白,他每日開啟實境模擬器的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嚐遍各式各樣的美食。在誤會解開後,柳生宗矩與眾人一起用膳。
  • 用膳後,柳生宗矩突然提起有一頭必須要斬除的妖怪。此時,敵人終於現出真身,那就是Caster·靈薄獄的式神。
  • Caster·靈薄獄的式神發動術式企圖把柳生宗矩轉化為英靈劍豪,卻反而被柳生宗矩把術式一刀兩斷。
    • 原來此時的柳生宗矩早已被高僧點化,到達了劍聖的境界。其後更將對方消滅。

人理崩壞域《徳川廻天迷宮 大奥[編輯]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Saber 主人公 B D A++ E B B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對魔力:C — 能夠將詠唱少於兩節的魔術無效化。但無法防禦大魔術、儀式咒法等大規模魔術。
  • 騎乘:B — 對大部分的坐騎有著超過一般人水準的駕馭能力。魔獸、聖獸等級則無法騎乘。

擁有技能[編輯]

  • 新陰流:A++ — 其習得了柳生新陰流的奧義。自年幼起到二十四歲,宗矩直接向父親宗嚴(石舟斎)學習新陰流、接受培育。
    • 這項技能達到A以上等級的宗矩不光劍技出色,還擁有對精神攻擊的耐性。將參禪視作必須的新陰流達人不會迷惑也不會徬徨。
  • 水月:B — 柳生新陰流中的一種極意。
    • 兩相對峙 直視其目 毫不鬆懈 如此方為 水月之影。
  • 無刀取:A — 劍聖上泉信綱所追求,並由柳生石舟齋解析完成的奧義。據傳即便手中無刀,新陰流達人依然能戰勝全副武裝的對手。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Hfgb9lc.gif 劍術無雙·劍禪一如 けんじゅつむそう・けんぜんいちにょ A 對人奧義 0~10 1人
有著不動之心,同時,也是自在——
澤庵和尚[4]所言的劍之極意,終於,由柳生宗矩宣告完成。
劍於生死狹間抵達大活,禪於靜思默考昇達大悟。
自無念無想境界斬出的劍禪一如之一刀,僅此一擊,成就必殺。

野生的黑武者出現了!→想要柳生做什麼呢?→柳生使用了[劍術無雙·劍禪一如]!→效果拔群!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二階笠.png
二階笠
有這麼一則可笑的故事。
有道是,年幼的七郎,用兩枚斗笠接下我的一擊───這般。

奇就奇在這兩枚笠正乃吾等柳生的家紋是也。
實在巧合過頭,簡直可說是達到趣談或玩笑的程度。

雖說如此……
但所謂歷史,就是以這般巧合編織而成的也不一定。
實際上,七郎,也就是三嚴那小子用斗笠───

哎。我說得太多了。
閒話就到此打住吧。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宗矩2.png
  • 江戶柳生最強劍士之一。
    • 不參雜感情,只以冰冷理性眼觀一切的合理性之鬼。
    • 術理便是合理,即是一旦窮極劍理,自然會毫無累贅的實現一切——
  • 熱情絕不從他口中而出,不急,也絕不焦躁。
    • 極端冷靜地追求能夠抵達目的的最善,最短的手段。雖然作為盟友相當可靠,但若是與之為敵就極為可怕的,如冰一般的鋼鐵男人。
  • 「江戶柳生」的代表人物,以柳生新陰流始祖宗嚴之子,以及天才劍士三嚴(十兵衛)之父的身份而聞名。
    • 不過在各類創作中,宗矩與三嚴父子往往感情不睦,甚至有著「三嚴之所以獨眼,是在年幼時的修行中被父親打傷的」這樣的傳聞。
      • 實際上依照紀錄,三嚴可能是成年後才獨眼的。
    • 雖然作為柳生一族相當有名,但第五子的宗矩其實並不是正式的尾張柳生傳人,真正傳人是長子的柳生嚴勝以及他的兒子利嚴。
  • 以身為柳生石舟齋宗嚴之子和柳生十兵衛三嚴之父聞名的,劍的天才。
    • 傳聞在大阪夏之陣(1615)保護將軍秀忠時,只在一瞬便斬殺了七名武者。死後受將軍家光讚揚為「劍術無雙」。
  • 做為一名劍士,他的劍術有著「劍術無雙」、「古今無雙的達人」、「更勝其父」等評價。
    • 他提倡「活人劍」、「無刀」等概念,確立新世代的兵法,給後世的武術帶來重大影響。
      • 他的著作《兵法家傳書》也與武藏的《五輪書》並列為近代武道書的兩大巔峰。
    • 但史界有派說法是,柳生宗矩的劍術名過其實,完全達不到父親與長子那般境界。
      • 本作以此說法為據,誕生了「宗矩的劍乃御留流[5],不得在他人面前認真揮劍」這樣的設定。
      • 武藏是怎麼嘴到宗矩願意認真和她對決的,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 既是兵法家也是政治家。教授諸位大名與其子弟新陰流,將自己的弟子作為劍術師範送到有力大名的手下等等。除了劍術造詣外,也擁有相當優秀的政治手腕。
    • 不但當上了第三代將軍家光的劍術指南役,還獲賜但馬守的官位,直至死亡前共得到一萬兩千五百石的封賞,成為大和國柳生藩的初代藩主,位列大名。
    • 在他的領導下,柳生新陰流成為當代最多人學習的流派,有「天下第一的柳生」之稱。
      • 或許也是因過度踏足政治領域,加上與家光關係密切之故,在後世的創作多以陰謀家形象登場。
        • 或許是認為在江戶時代初期,要將柳生家的地位拉抬到一萬二千五百石[6],只是清廉潔白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吧。
      • 相比起創下無數劍豪傳說的兒子三嚴,又或者一生追求武道極致的外甥利嚴,以及『雖在戰國的風浪中依然如石舟般紋風不動』、與各大名保持一定距離的父親宗嚴,雖然是石舟齋五子中最優秀的,但名聲卻不如父親和兒子輩。
  • 生前,有宗矩批評武藏的存在的逸話。「武藏為西軍之人」、「德川之敵」,宗矩如是說。
    • 生前的宗矩既沒有和武藏衝突過,也沒有相對過,但實際上,還是有相當的留意——本作如此設定。
      • 因此在「英靈劍豪七番勝負」中執著於和女武藏的對決。即使,清楚她和自己世界中的「宮本武藏」是不同人。
    • 作為英靈被召喚到迦勒底的宗矩,認同女武藏的技巧和存在。對自己世界的「宮本武藏」又是怎麼想的……這點至今不明。
      • 而女武藏則在宗矩的幕間特別提過,被召喚到迦勒底,隸屬於泛人類史的他因為心無罣礙,沒有特別的執著,劍技反而比在亞種世界時要強很多,她也自認自己絕對打不過這個狀態下的宗矩。
  • 善於洞察先機,早在1637年,便看出島原的基督教徒將引發大亂的徵兆。
    • 寬永十四年(1637年),那是吉利支丹[7]宗徒的叛亂之訊傳到的時候,宗矩死命地想要留住受任追討使板倉內膳正重昌。
      • 對問他原因的將軍家光,據說宗矩如此回答:「宗教徒的戰爭都一定是重大事件」、「重昌殿大概會戰死吧」。
    • 事態果然如同宗矩的預測一般推移。身為一萬五千石大名的重昌,並不足以率領西國大名,結果被迫陷入苦戰。
    • 雖然得知事態重大的將軍家光將重臣‧松平信綱做為總大將派往當地,但得知此事的重昌卻陷入急躁,在信綱抵達之前便向敵陣突擊,無為的戰死了。
  • 故事中的代稱「エンピレオ」就跟其他新登場英靈的代稱一樣,出自於義大利詩人但丁的《神曲》,為天堂的終點「至高天(Empyrean[8])」,但丁在愛人的引導下於此得見上帝之面,而整趟旅程也在上帝消失後畫下句點。
  • 作為至高天登場時會常駐精神異常無效化狀態,另外普攻還帶有消去目標的強化狀態的效果,而且與七人劍豪英靈決戰時支援英靈被限制為武藏
    • 雖然乍看之下很難搞,但F/GO的弓職可是出了名的群魔亂舞,相對於本章中其他妖魔鬼怪[9],七人劍豪中最晚登場的他反而是最好應付的那個。
    • 終究是男性劍職,在二姊月神的男性特攻面前實在沒什麼威脅。雖然有精神異常無效能防止他被二姊媚惑,但是其他的弱體狀態還是能用在他身上的羅賓漢牛牛笑而不語
    • 另外至高天並不是Servant,所有以Servant為對象的技能及特技(如英雄王寶具的Servant特攻)都不會生效,但人形仍然有效。
  • 對聖杯的話題斥以無聊,稱自己不需要那種東西。
  • 雖然營運端出的是相當嚴肅、冷靜甚至到了有點冷酷的老爺爺,但就跟山翁一樣二創中形象幾乎全失
    • 特別是在部分作者的筆下柳生老爺爺完全變貌成一個明明想嘗試年輕人新玩意但表面上又得裝作沒興趣的傲嬌老人
    • 另外在設定集中有放出未被採用,穿著現代正式西裝的模樣,而且還有戴眼鏡的版本,或許有可能哪天透過活動實裝西裝靈衣與戴眼鏡的簡易靈衣?
  • 加藤段藏一同實裝時嚇到很多人
    • 蝦密!!這個沒有被性轉、也沒有穿著不符合時代的前衛服裝的老爺爺是新從者喔!?

名台詞[編輯]

  • 参る──。我が心は不動。しかして自由にあらねばならぬ。即ち是、無念無想の境地なり。『剣術無双・剣禅一如』
    「拜見──。吾心不動。然亦自在無拘無束。此即為無念無想之境是也。『劍術無雙·劍禪一如』」
    いざ。剣は生死の狭間にて大活し、禅は静思黙考の内大悟へ至る。我が剣に、お前は何れを見るものか。『剣術無双・剣禅一如』
    「拜見。劍於生死狹間抵達大活[10],禪於靜思默考昇達大悟。於你眼中,吾劍又是何種型態?『剣術無双・剣禅一如』」
    • 寶具台詞
  • フッ、愉快なたとえを思いついたな。左様。私は、人体を効率的に分解する術に長けたモノよ。
    自然夢想にして我が見出すは仏道の境地にあらず、身体に力の起こりなくして振るう、刃の一太刀である。
    すなわち。私は、人を斬るモノだ。
    我が名は柳生但馬守宗矩。
    至高天の名を冠する宿業を有した最後の英霊剣豪なり。

    「哼,雖說我從未起過愉快念頭。如你所說。我正是精於有效率的人體分解技術之人。
    並非受惠於自然夢想或我所參透的佛道境界,而是靠不使力就無法揮動的,刀的一斬。
    換句話說。我就是個殺人工具。
    吾名柳生但馬守宗矩。
    寄有冠以至高天之名的宿業,最後的英靈劍豪是也。
    • 揭曉自己真實身份時的台詞
  • 狂ったのではない。ただ、皮一枚を剥がされたに過ぎぬ
    何と有り難き事か。その返礼として今、我が太刀を見せた。
    気付かされたのだ、私はこれまで剣術に愉しみを覚えた事などなく、そのような者だからこそ、父は私に古き新陰流を継がせなんだ。
    新陰流より生じたもの、柳生新陰流とな。
    ……それで良いと思った。どれほど高説を重ねようが、剣の道は殺人の道。
    そこに特別な意味など――人生の価値などを求める事は不順だと。
    だが違った。齢この歳、貴様と立ち合って今さらに気付かされたわ。
    立ち合いの妙。刹那に生死が融け合う感覚。おのが心と対手の心が同一する境地。
    ――成る程。剣者の道というものは、面白い。

    「並沒有瘋。不過是那張皮剝得太過了點
    實在可喜。作為回禮,現在就讓妳見識我的劍術吧。
    回過神來,我活到現在卻從未感受過劍術帶來的喜悅,正因我是這樣的人,父親才會讓我繼承歷史悠久的新陰流。
    ……我認為這也不錯。畢竟無論堆疊多少美言,劍道終歸為殺人之道。
    想在那之上尋求特別的意義――尋求人生價值之類的東西簡直異常。
    但我錯了。活到了這把年紀,與妳對峙的那一刻我才體會到。
    持劍對峙的美妙。剎那間生死交融的感覺。自己與對手的心合而為一的境界。
    ――原來如此。這正是所謂的劍士之道啊,有意思。」
    • 對武藏「是我讓你瘋狂到這般境地的嗎?」一言的回應
  • 「成程?何やら変じて行くのが分かる。この身、嘗ての柳生但馬とは別物だな…。面白い、これが『英霊』、『さーばんと』。人類史の影法師なる者か」
    「原來如此?能感覺到有什麼正在變化。此身,與過往的柳生但馬是不同之物吶……。有趣,這就是『英靈』,『Sebant』。被稱為人類史之影的存在啊」
    • 靈基再臨台詞,因為他不熟悉英文,Servant的發音並不準確所以V的音發的像B
  • 「おのれ、三厳め。」
    • 原本只是第一次以劍士身分捨命切磋劍術並敗於武藏後感慨原來十兵衛是一路享受這生死勝負的感覺而揮劍的一句話,結果因各種改圖+捏他而演變成”十兵衛啥都做了的風評被害”。
    • 無辜的怪物(三嚴)
  • 「………看來只有式神是不夠的啊。交出你的本體吧,邪門歪道。」

相關人物[編輯]

生前[編輯]

  • 柳生宗嚴——父親
  • 柳生十兵衛三嚴——兒子
  • 德川家光——侍奉的主君
  • 春日局——同是效忠德川、支撐幕府的重要支柱
  • 松平信綱——同是效忠德川、支撐幕府的重要支柱

Fate/Grand Order[編輯]

  • 新免武藏——改變自己人生的女性,在她身上看到些許三嚴的影子
  • 俵藤太——同樣是沒有被性轉、也沒有穿著不符合時代的前衛服裝的日系從者

其他[編輯]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柳生但馬守宗矩 (Fate)

備註[編輯]

  1. 照紀錄來看,三代將軍‧家光稱呼宗矩時的暱稱是「柳但」。是從柳生和但馬各取一字而來的暱稱。
  2. 山路和弘為X戰警電影的金鋼狼日版配音。
  3. 雖稱不上厭惡,但不需要的就不必要
  4. 全名為澤庵宗彭。是安土桃山時代至江戶時代前期的臨濟宗之僧。大德寺住持。據說受柳生宗矩之託,赴大和國柳生庄,任芳德寺開山。劍禪一如據說就是澤庵與宗矩在研討後所提出的觀念。
  5. 因幕府或藩主的命令而不得隨意與其他流派比試,或者展露絕技之人,其原因多半是為了守密、為了防範刺客或藩主希望隱藏自己向老師所學習的招式等,但也有一派說法是實際上並不存在什麼御留流
  6. 石,計算糧食的單位,也被用來計量一個大名持有土地的生產能力,是勢力與土地大小的判斷基準
  7. 戰國至明治初期對天主與基督徒的稱呼
  8. 亦有「天府」的譯名
  9. 例如某個技能是迴避&加氣格的女忍者
  10. 大活,與大死相對。大死,拋棄執著心,過去和未來種種;在大死之際所得的自由便為大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