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巴御前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巴御前 Archer·地獄 一切燃盡(巴御前 アーチャー・インフェルノ 一切焼却)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燒成灰,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巴御前1.jpg


解說[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ともえごぜん(Tomoe Gozen/巴御前)
  • 稱號:巴御前、炎姬、Archer·地獄 一切燃盡、節分大將/女將[1]、巴太太[2]、浪速白雪姬、女王‧女流玉座二冠[3]GAMER INFERNO
  • 身高:162cm
  • 體重:50kg
  • Master:主人公
  • 屬性:中立·中庸
  • 形象色:白、紅
  • 特技:弓技
  • 喜歡的東西:木曾義仲、遊戲
  • 討厭的東西:源範賴[4]源義經[5]、源賴朝[6]、需要出力的工作[7]
  • 天敵:不明

性格[編輯]

  • 沉穩
  • 溫柔

萌屬性[編輯]

  • 白長髮
  • 惡墮
  • 人妻貨真價實的鬼嫁
    • 未亡人
  • 說不好外來語

愛好[編輯]

  • 木曾義仲
  • 玩遊戲

略歷[編輯]

  • 生卒年不詳。平安後期、鐮倉時代前期的人物。
    • 身居征夷大將軍、卻仍被源賴朝擊敗的名將木曾義仲(源義仲)的愛妾,是位經常隨義仲出征且屢建戰功,被傳頌為武勇、一騎當千的巾幗英雌。
    • 中原兼遠的女兒,也是被稱為木曾四天王的樋口兼光和今井兼平的妹妹——與義仲更是有著乳兄妹[8]的關係。
  • 時值平安時代、歲為久壽元年,遊女之子駒王丸被木曾豪族中原兼遠認為義子,與兼遠的愛女巴結下緣分。
    • 物換星移,獲得義仲之名的駒王丸與在同一位乳母照料下長大的巴結為連理。兩人響應追討平氏的大旗,踏上戰場。
  • 巴隨著義仲建功立業,無論是在戰場廝殺時、在義仲一度有機會掌握天下時、或是義仲面臨眾叛親離的命運時,都不曾離開過他。
  • 但這樣的日子終究到了頭。在那無可挽回的宇治川之戰中,面臨絕大劣勢的義仲要求巴逃離戰場。
    • 無法陪伴愛人臨終的悲傷使巴放下世俗,巴選擇削髮為尼,在沒有人會認識她的地方裡,直至最後一刻都為義仲祈禱冥福。

故事中經歷[編輯]

第七特異點 絕對魔獸戰線 巴比倫[編輯]

  • 賢王的招喚下,作為從者對抗著戈爾貢的魔獸大軍。
  • 在迦勒底的主角和瑪修來到之前,於防守北壁的一場戰役中與敵方的與統領魔獸軍的智將———蠍人吉爾達布魯魯同歸於盡,其犠牲維持了北部防壁的安穩。
    • 在生前的經歷下成為Servant的巴,有著自己不過是這個世界的過客這樣的價值觀,相信作為從者,總會有一天會靜靜地從這片土地上消失。因此才能為了達成使命而毫無迷惘的與敵人同歸於盡。

亞種平行世界 屍山血河舞台 下總國[編輯]

  • 然而,她的悲傷與悔恨卻遭到惡用。在妖術師的仇恨與Caster·靈薄獄的詛咒結合而成的該章中被召喚出來,成為英靈劍豪「Archer·地獄」。
  • 她的憤怒因靈薄獄的詛咒而膨脹,怒火燎盡常陸國、焚燬相模國,並襲向下總國與主角一行。
英靈劍豪七次比試 第二局次

宮本武藏

VS

Archer·地獄 一切燃盡 巴御前

堂堂正正

一決勝負!
  • 「我是為了與妳一起生活的明日而戰,僅此而已」,在明神切村正斬斷宿業的那一刻,巴再次回想起已經遺忘的義仲的話語、回想起他的笑容。
    • 感受著更加深重的悔恨,也為能夠結束一切鏖殺的宿業鬆了一口氣,巴與地獄碎裂而亡。

節分酒宴繪巻・鬼樂百重塔[編輯]

  • 為了探查偷偷跑到日本的酒吞茨木所建立的神祕高塔,作為了解日本風情的本地人而被達文西醬從休息室找來擔任本次行動的主將。
    • 而至所以不找作為將領更加適合的源賴光,是怕事情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才找上不是狂戰士的巴。
    • 在這之前,巴對酒吞兩人都是只知道名號和外貌,在迦勒底裡都沒有交談過。因為她難以與原本與人為敵的鬼和睦相處,只是現今同為服侍同一Master的從者而只好選擇信任她們。
    • 作為招喚至迦勒底後第一個被賦予重任的任務,為了提升幹勁而希望主角給她一個用於這次行動的職稱,因而被封上節分大將的名號。
  • 到了現場,立刻發現了一座高達百樓的高塔。而根據分析,這座塔是由酒吞的寶具神便鬼毒所變化而成。
    • 面對節分大將的質問,酒吞只說要大家不要在節慶時縮在家裡,要阻止她就一起愉快的爬塔,並跟每層樓的「鬼」一起玩。
    • 而由於塔是由酒所做成,所以只要踏上就會開始醉。而且塔外牆的烈度比塔內還強,只能乖乖的在內部一層一層的爬,要不然就會和逮到合法剷除機會而瘋狂沿塔外狂奔的源賴光一樣醉倒。
  • 在一路過關斬將的過程中,從被酒吞招來的從者口中得知,這座塔不會有化為特異點的可能,只是酒吞為了節慶一時興起而建立的餘興節目。雖然放著不管的話不會自己消失,但也沒有立即處裡的急迫性。
    • 而各層樓的從者大多都是酒吞以「幫才剛被招喚到迦勒底的巴辦歡迎會」為理由而協助她。
    • 雖然如此,巴還是堅持要履行被賦予的任務,為了與身為始作俑者的酒吞對峙而持續往塔上前進。
  • 而到了一百樓時,巴根據茨木的說詞挑明說出了酒吞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將巴拉入鬼道。
    • 酒吞沒有否認,反倒是逼問巴到底是人是鬼。而在巴否認自己所蘊含的鬼之力時,酒吞對她自我欺騙的態度感到不悅,於是將話題轉到了作為御主的主角上,要他回答巴就竟是人是鬼。
    • 主角則表明了,回應招喚而前來迦勒底的巴,就只是回應自己招喚而來的她而已。主角只是感謝著回應了他求助之聲的所有從者,不會因為是人是鬼而有所差異,即便是酒吞等人也一樣。
    • 聽到主角的表白後,巴立刻甩掉了迷惘而使用了隱藏的鬼之力,與要逼使她更像鬼的酒吞決戰。
  • 戰鬥勝利後,酒吞逃往屋頂,並明言屋頂的酒氣最為強烈,身為人類的主角絕對承受不了。於是只有耐性最強的巴追了上去。
    • 在與酒吞單獨對話時,巴提出了對酒吞真實目的的質疑。因為跟質問她是否為鬼的問題相比,鬼樂百重塔也實在太過誇張,與目的不合正比,讓巴懷疑酒吞另有想法。
    • 再加上這次的酒氣特地針對金時,讓他連爬塔都做不到。有意排除他的干涉,是因為酒吞不想與金時戰鬥。
      • 在迦勒底能相安無事,是因為彼此處於同為服侍同一Master的從者立場。而一旦分別為鬼與人的兩者站在對立面,就只有互相殘殺的結果。
  • 酒吞詢問起巴的身世,問她是否知道自己的鬼種之血從何而來。但巴表示連祖父母都對此毫無頭緒,不只是不知道祖先是與哪隻鬼結合,也不知道結合的人與鬼最後面臨怎樣的結局。
    • 得知答案的酒吞只是一副感到可惜的模樣,但所透露出的神態與平時飄忽灑脫的態度截然不同。讓巴不由自主地想,酒吞策劃整起事件的目的,就只有是要在沒有任何他人的地方,問這個絕不想讓第三者知道的的問題而已,雖然御主玩家也都知道了
  • 而之後,原本該與金時相同被酒氣特別針對的源賴光,卻憑著毅力與狂氣再度往塔頂殺了過去。酒吞與茨木立刻跳塔逃跑,臨走前給巴一個忠告,無論如何她都有必須在人與鬼中選擇其一的一天。
    • 最後,在通知主角要所有人撤出塔外後,巴釋放寶具將整座鬼樂百重塔摧毀。
  • 事後,巴對酒吞兩人放下成見,甚至願意邀請兩人一起玩電玩。
    • 原本拒絕的茨木輕易的被巧可力收買,酒吞則是在一旁觀看。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Archer 主人公 C D C B A B+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對魔力:B — 能夠將詠唱少於三節的魔術無效化。即使使用大魔術、儀式咒法等也難以對其造成傷害。
  • 單獨行動:A — Master不在也能夠行動的能力。但在使用寶具等需要消耗龐大魔力的場合則需要Master的支援。

擁有技能[編輯]

  • 鬼種之魔:B — 作為鬼之異能,活化其魔性而顯現的技能。融合了天性之魔、怪力、領導力、魔力放出等複數技能而成的複合技能。
  • 亂戰的心得:B — 用以應對敵我難分的多人混戰的技能。
    • 並非指揮軍團的能力,而是做為軍勢中的一員奮戰的能力。巴對於多對多與一對多的戰鬥都相當得心應手。
  • 血脈勵起:A — 生前的巴無意識間對自己施加的自我暗示之一。
    • 作為Servant現界時,成了令鬼種之力暫時提升的技能。
  • 狂化:E — 以失去理性為代價提升基礎能力。可是E級幾乎沒有實際影響,大概只是有點情緒化的程度。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955FUPg.gif 真言·聖觀世音菩薩
就算是菩薩也扔出去給你看
oṃ Arorikya Svaha B 對人寶具 1~12 1人
沒能與義仲一同殉死的悲嘆,與其與生俱來的炎之力與鬼種的怪力相互結合昇華而成的寶具。
背誦供養摯愛木曾義仲的義仲寺正佛───聖觀音菩薩的真言,明確「自己心中對義仲的愛」後,抓住敵人投出,向其發射灼熱的一箭,以象徵對義仲的思念的,如太陽般的魔力給對手造成傷害。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思念,三世不息.png
思念,三世不絕[9][10]
一位從木曾出發的旅行僧,在琵琶湖畔───粟津之原稍作休息。
那兒有座神社。
恰好有位女子正在參拜。
雖是位美人,但卻嘩啦啦地淚如雨下。

女人是個亡魂,隨著寺院晚鐘之音消散。
僧人開始誦經,不料又有一人出現。

───那是位身著威風武裝的女武者。

她開始傾訴。
說著那遺憾、那悔恨、那對暨為亡夫之主的思念。
縱為彼岸人,她依然無以捨棄那份執念。


……據說在能樂中,女武者───也就是我在那之後請求僧人迴向那份執念。

什麼?
你問實際上的情況如何?

呵呵,這就容我保密吧。
不過,回想起來。
那時的事情,我……可還歷歷在目呢。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巴2.jpg
  • 只要憤怒沒有填滿她的心靈,她的臉上就依然會掛著溫柔的微笑吧。
    • 因為她是■■和■■的後裔,她完完全全繼承了祖先的狂野性質;然而自從她遇上了愛人後,這性質就被她深深收斂在心底,成了一位溫柔文雅的普通人類女性。——乍看是這個樣子。
  • 根據覺一本《平家物語》卷九『木曾之死』,她『膚白髮長,貌美出眾,使強弓,善引兵,馬上步下無不百發百中,神鬼皆愁,算得上以一當千的英雄。』[11]
    • 也就是說巴御前是位膚白髮長,容貌超群,並且善用強弓,一騎當千的美女。
  • 即便是心懷對主君義仲無盡的思念,她也沒能和他一起同赴黄泉——女武者的這份遺憾一直鐫刻在她的心中。
    • 這份淒靜的悲涼,在『英靈劍豪七番勝負』裏受蘆屋道滿的影響,變質成了憤怒的火炎,讓巴御前化身成四處撒播火種的妖怪,燒盡相模國。
    • 本來的她是位賢淑的少女,厭惡人與人之間的爭執,喜歡寧靜的風花雪月。
    • 在遊戲中真名揭曉後新增的對話會提到很多次自己的主君義仲,對Master的觀點是接近於弟妹或孩子的感覺
      • 並非源賴光那種扭曲的母性愛,而是充滿母性光輝的賢淑大姊姊。
  • 故事中隱藏真名的代稱「インフェルノ」出自於義大利詩人但丁的《神曲》中的第一篇「地獄篇(Inferno)」。
  • 史實中僅只在幾部軍書中提到她的名字,但卻因與丈夫義仲一起度過的精彩人生與各種二次創作而有著極高人氣。是女武者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 TM設定中為人類與鬼種的混血兒。
    • 《平家物語》曾提及巴以怪力將敵兵(還要是巨漢)的脖子扭斷,以及把整頭戰馬扔往敵人的場景,鬼種的設定或許就是因這史實背書的怪力而來。
      • 筋力C……?這樣還筋力C???那些筋力A的都是甚麼怪物啊?
        • @德翁、凱薩、貝迪威爾etc…
          • 看看人家用寶具時把魔神柱扔得多高多遠,就別再問這問題了
    • 也有傳說巴御前是居住在巴淵的龍神化身。
  • 由於其出生背景的關係,說不好休息室(Recreation Room)與迦勒底(Chaldea)等外來語,目前唯一一句講起來不會打結的英文只有在現代迷上的遊戲(Game)。
    • 由於中之人曾演出動畫《Gamers》天道花憐一角,該角色是遊戲宅兼殘念美人,或許因此也讓巴御前得遊戲宅和殘念美人屬性。
    • 這個趨勢在二創中有越來越明顯的跡象,甚至實裝不過一個多月巴太太在同人二創中形象已經快跟小埋沒兩樣了……
    • 在「葛飾北斎体験クエスト」中首次回收這個設定,完成工作後(烏魯克賢王的護衛)興沖沖的跑往店家去購買雙六新作,之後因此事被賢王責罵了。
    • 到了節分百層塔活動其遊戲宅屬性更成官方設定,每天就是玩FPS[12]去獵那些龜點的狙擊手,也常和刑部姬她們一起對戰。
    • 據刑部姬在情人節活動表示巴御前是不挑遊戲的,不論是電視還是桌上遊戲都喜歡。
    • 但不擅長玩益智解謎遊戲,因為不能直接打穿解決會讓她煩躁。
  • 有著相當明確的生死觀。
    • 雖說並非沒有遺憾與願望,但巴認為自己是已死之人,不該太過干涉世事,因此沒有想用聖杯實現的願望。
  • (自稱)不擅長飲酒,很容易醉倒。不過目前仍未出現巴太太醉倒的劇情,官方在搞甚麼啊
    • 多半是爲了掩飾自身鬼族血統而迴避飲酒的藉口
  • 在遊戲中雖然卡面相當可愛,但戰鬥方面卻因為身處怪物雲集的弓職,感覺有點不上不下更別說幾乎人手一隻的官方配布小黑可是著名的作壞等級
    • 固有技能中雖然有狂化可以強化自身的輸出,但等級只有E,能得到的攻擊加成簡直跟沒有一樣。不過跟貝歐武夫的E-比起來巴御前還不算被惡搞最慘的
    • 一技「鬼種之魔」可以強化我方攻擊力與寶具威力,對團隊貢獻不少,但下面兩個就有點...
    • 二技「亂戰的心得」是增加自身集星度並提高我方全隊產星率。但產星率因為系統設計的關係,如果隊伍中沒有綠卡為主或Hit數多的角色的話其實意義不大
    • 三技「血脈勵起」是賦予五回合的根性狀態並增加自身最大生命值,但因為系統(ry,被打掉根性後又被捕刀的狀況屢見不鮮,對生存的幫助其實比不上迴避
    • 寶具中附加延燒狀態則是這次新增的負面狀態,效果是灼傷發動時造成的傷害提高[13],不過因為延燒增加的傷害是隨寶具OC上升的,所以只有自己一人的話效果較不起眼,但放在其他人寶具後面的話就有點看頭了(不然帶魔性菩薩或愛迪生也行)跟茶茶或清姬的寶具排一起的話就相當可觀,配上高文的寶具的話真的就是一切燃盡
    • 單就能力來說,巴御前作為4星英靈其實也還不錯,但卻被遊戲中各種數值設定弄得很慘,如果沒有適當的隊友搭配的話,要成為一線角恐怕有些吃力

名台詞[編輯]

  • 宝具、断片展開。私に炎を。朝日の輝きを! 燃えろ! 飲み込め! なにもかも!
    「寶具,斷片展開。請賜予我火炎,賜予我烈日的光輝!燒盡吧!吞噬吧!這一切這所有!」
    聖観世音菩薩…。私に、力を!朝日の輝きを!『真言・聖観世音菩薩』!
    「聖觀世音菩薩…。請賜我力量!賜我朝陽的光輝吧!『真言·聖觀世音菩薩』!」
    • 寶具台詞,上面的是真名揭曉前的版本
  • マスターは、優しいお方ですね。でも、ご無理はなさらず。そうだ!折角ですし、れくり……れくりえーしょん、るーむ?かるであのあそこで休んでいきましょう。私は、ゲームというものが好きです。マスターは、如何ですか?
    「御主,您真是個辛勤的人呢。但是,也請您不要勉強自己。對了!難得現在有時間,要不我們一起去迦勒底的那個什麼休......閒室去歇歇吧。我挺喜歡那個叫做遊戲的玩意。御主,您看如何?」
    • 絆對話,因為巴御前出身的緣故,不習慣說英文的休閒室(recreation room) 和迦勒底(Chaldea),日文原文也是用平假而非片假表示,但只有遊戲(Game)的英文說得非常好……
      • 但是御主(Master)也是英文啊?

相關人物[編輯]

  • 牛若丸——曾在《絕對魔獸戰線》一起並肩作戰的夥伴,但在生前是討伐其夫義仲的仇人之一。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巴御前 (Fate)

備註[編輯]

  1. 活動「節分百重塔」中隱藏真名用的稱號,不過主線最後都把寶具名字講出來了其實也不需要隱藏吧……
  2. 「御前」讀作「ごぜん」時漢語一般用「夫人」對譯。
  3. 被刪除線畫掉的兩者是畫師哏,出自同畫師負責的作品「龍王的工作」,而且兩人剛好同聲優
  4. 被兄長源賴朝下令、成為征討義仲的主將
  5. 擊敗義仲的決定性戰役「宇治川之戰」中,與兄長源範賴合兵,擊垮了義仲的軍隊
  6. 和堂弟義仲爭奪大權,並將其趕盡殺絕
  7. 不是因為怕累,而是對展現「做為一個女子,卻能輕鬆完成一般男人也吃不消的體力活」的姿態感到害羞。
  8. 指沒有血緣關係卻由同一位女性撫養長大的一男一女
  9. 禮裝的梗源於能劇《巴》,描寫旅行僧與巴御前的亡魂相遇的故事。此處的「三世」為《巴》劇中義仲對巴說道「(若妳不逃的話就)斬斷與妳的三世主從之緣」,使巴下定決心與義仲分道揚鑣的橋段。
  10. 義仲的這句話尚有「直至來世成為主從,我倆情緣不斷」的意思,這是因為日本有著「親子為一世緣、夫妻為二世緣、主從為三世緣」這樣的傳說
  11. 原文:覚一本『平家物語』巻九「木曾最期」によれば「いろしろく髪ながく、容顔まことにすぐれたり。ありがたきつよ弓、せい兵、馬のうへ、かちだち、うち物もツては鬼にも神にもあはふどいふ一人当千の兵也」
  12. 遊戲室關卡中的稱號爲「節分 Gamer」,與反覆重生的「熟練玩家」和「菜鳥玩家」各一名(複用雀蜂模組)組隊與玩家對戰,開場會對玩家的 Servants 上 Debuff——平假名拼寫的「Back Attack!」;且持有用平假名拼寫的「Respawn」和「Clearing」等額外技能。
  13. 總傷害(灼傷+延燒)計算方式如下:「灼傷扣除血量」+「灼傷扣除血量乘上延燒倍率(倍率隨寶具OC上升,OC1為100%,OC2為150%,最大為300%)」,每個灼傷狀態都會追加。舉例來說,以清姬>>巴御前的順序開寶具的話就是:清姬的600灼傷+900延燒再加上巴的1000灼傷+1500延燒,共4000點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