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Shéhérazade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شهرزاد(Scheherazade)/不夜城的Caster/說書人Caster
Scheherazade.png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شهرزاد‎(Scheherazade[1]/シェヘラザード/山魯佐德[2]
  • 稱號:雅戈泰之女、不夜城的Caster、說書人Caster[3]、1001、東坡肉[4]、冠位說書人
  • 身高:168cm
  • 體重:58kg
  • Master:藤丸立香
  • 屬性:秩序·中庸
    • 我要求從英靈座上除名! 重複一次! 我要求從英靈座上除名!
  • 形象色:深褐
  • 特技:說故事JAPANESE☆DOGEZA
  • 喜歡的東西:安全又安心的避風港
  • 討厭的東西:死亡
  • 天敵:山魯亞爾、弗格斯、王族、陳宮、虞美人

性格[編輯]

  • 厭世
  • 膽怯
  • 但在面對自身安危的情況下反而會全力以赴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尋找活命手段

略歷[編輯]

  •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名叫雅戈泰亞爾的國王。
  • 經歷妻子不貞、嫂嫂不潔,重重打擊之下對女人失望的國王,著魔似地展開殘忍報復。
    • 國王每天迎娶一名女性,一到翌朝就立刻殺掉,瘋狂的舉動令全國為之恐慌。
    • 為了阻止國王而挺身而出的,是名為山魯佐德的,朝中大臣之女。
  • 山魯佐德與賢明的妹妹多亞德每天夜晚為國王講故事,有快樂的故事、亦有悲傷的故事。國王期待著、聆聽著、並思考著。
    • 「明天的故事會更精采喔」,這慣例的結尾重複了一千零一次,國王深深懺悔自己的罪。
    • 戰鬥了一千零一個夜晚,拯救了百姓與國王,勇敢的山魯佐德那鼓舞人心的故事到此劃下句點,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民間的故事書,是這麼流傳的。但…
    • 如今流傳於世的千則故事中,有超過半數為後人所作。最早的《一千零一夜》只記載了約兩百餘則的故事。
    • 儘管如此,曾經沒有結尾的故事,在現今卻有了山魯佐德獲得幸福的這個結局。
    • 想必那一定是,某個人希望那位下落成謎的少女能夠獲得幸福而創作的吧———

故事中的經歷[編輯]

斷章《雅戈泰之女》[編輯]

  • 被魔神柱召喚出來,願望被歪曲至「遠超作為生物的避忌」程度後為了讓自己不會再有機會被召喚=面臨死亡而決定實行天空都市計劃。
    • 山魯佐德以自己的寶具「千夜一夜物語」為基礎,再加上魔神柱的協助編織出了黃金鄉、龍宮城與桃源鄉等地,並進一步統合為地底世界雅戈泰。基於雅戈泰的特異性質,從者回歸英靈之座的力量會被吸收並保存,最終用於顯現幻想的空中都市‧拉普達。山魯佐德企圖以此撞擊現實都市造成大災害,進而影響人理定礎,來讓神秘曝光於全世界而失去隱匿性。
    • 此外,在地底世界登場的從者(包括干涉迦勒底而搶來的從者)都被賦與了一個「職責」,並奪去了原本的記憶。
      • 例如海賊的女帝就被強加了妲尤的靈基,英雄則是被加強了狂化而成為暴風一樣的天災。
  • 不夜城的assassin的手下擔任軍師,為其出謀獻策。
  • 在不夜城被主人公一行攻陷後被帶至桃源鄉,為了保命而加入主人公一行。
  • 在與女王和之後的巨英雄和略奪者的戰鬥過後,黃金鄉突然發生了異動--
  • 這時候她終於露出了本來的面目--原來一切都是她為了使自己可以不再被召喚而做的工作。
    • 但她這極之消極的價值觀自然也使經歷過與最重要的人的離別的主人公一行極為憤怒。
  • 經過一番苦戰,雖然總算使山魯佐德失去戰鬥能力,但同時魔神--掌管生死概念的鳳凰柱菲尼克斯的存在讓主人公一行陷入絕地。
  • 就在主人公一行即將被擊倒時,拖著重傷之身的武則天發動其寶具「告密羅織經」使菲尼克斯處於「亦生亦死」--可以被殺死的狀態。
  • 在山魯佐德唯一的錯配--少年弗格斯全力的極・虹霓劍之下,菲尼克斯也被粉碎。
    • 死前的菲尼克斯打算以山魯佐德為材料存活,但在和主人公一行的交談之中被說得的她,淡淡地拒絕了魔(同)神(胞)的要求--
  • 在最後,她一邊拒絕弗格斯「如果可以再會的話就讓自己和她來一發」的要求,一邊領悟他的話語而消滅。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Catser 主人公 E D E C EX EX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陣地作成: A++ — 用於製作陣地以收集魔力的能力。
    • 而山魯佐德製作的是為了自身生存的「閨房」。

擁有技能[編輯]

  • 說書人: EX — 象徵善於敘述故事與傳說者的技能。
    • 與撰寫書本或故事的技術完全不同,是依據聽眾的身心狀態選擇能助興的適當口吻,特化即興能力的說故事技巧。
    • 恐怕落語家英靈也持有這項技能。
  • 生存之閨: A+ — 防禦特化、「費洛蒙」的亞種技能。
    • 她會根據場合將「自身的魅力」「地點的魅力」「行為的魅力」用最適合的形式組合起來,以此構築出「全世界內自身死亡概率最低的領域」並加以運用。
    • 雖然是概念性的存在,但也是等同於她工房的安全據點,可以說是另一間「閨房」。
  • 對英雄: A — 山魯佐德的這項技能被限定在「對王」方面。因此有高達A的等級。
    • 在她的情況下,這項技能代表「與冠以王之名的存在相對時的生存能力」,能夠妥善把握王的心情、性格、能力、主張、身體狀況,並用上各種花言巧語,無論面對多麼陰晴不定的王,都能稍微增加一些活命的機會。
  • 對英雄 (譚):EX — 由上述技能昇華而成,山魯佐德獨有的特殊技能。
    • 為了宣揚「不為世人所知的救世英雄」的故事,成為「不存在的英雄譚」的說書人,把對英雄昇華為對英雄 (譚),成了她自身獨有的特殊技能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qMMgdyS.gif 千夜一夜物語 Alf Layla wa Layla EX 對王寶具 - -
因其經歷而擁有對王屬性的特攻能力。
嚴格來說即使不是王,而是類似的存在的話,偶爾也會有被她視作「王」的時候。

這是「她所講述的故事」的固有結界
以連世界都會信以為真的壓倒性存在感與真實感來進行講述,使「故事」具現化。
將《一千零一夜》裡的登場人物、道具、精靈等賦予形體召喚出來。
當然,魔力的消耗量與招喚數量呈正比。一次召喚出越多數量·越多種類的話,消耗也會越猛烈。

原本的(歷史性上真正的)《一千零一夜》中不存在,在後世被創作、吸收進來的阿拉丁、阿里巴巴等故事,身為英靈的她也能使用。畢竟重要的並非來源的正當性,而是王覺得有不有趣。
故事(寶具)的結局,自然要這麼收尾。

「―――就是,這樣的一則故事喔」

在幕間物語中更提到這個寶具能耐遠比想像的還要驚人,只要知道對象的資訊,就連從者都可以賦予形體召喚出來(但她宣稱自己無法重現出魔神柱)
不過如果要讓從者以不同的身分登場的話,就必須要使用現存的從者魔改,這也是地底篇為何會把位於迦勒底的德雷克跟赫拉克勒斯強行召喚過去的原因。

寶具名的「千夜一夜物語」是《一千零一夜》的日文版翻譯,因為聽起來比較帥而保留原文

寶具的範圍和捕捉人數由所具現化的內容而決定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E586.png
山魯亞爾王的寢宮
想要在這裡迎接朝陽的話必須具備的,是故事。 是話語。 是快樂。 是無心。 是算計。
是微笑。 是謊言。 是觀察。 是直覺。 是想像。 是知識。 是淺眠。
是賢妹的勇氣。 是名為不想死的膽怯。是無法以刀刃指向他的咽喉的脆弱。
是無法以刀刃指向自己咽喉的脆弱。

用上了這一切,終於、終於,奇蹟般的朝陽到訪了———

接著,下個夜晚再度來臨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嵌套式的傳說編集「一千零一夜」。作為最外層的故事中旁白的義務即是山魯佐德。
    • 此處的「她」是純粹的故事登場人物,亦或是有真實的原型──還尚未定論。
  • 直到現在都能看到的這近千篇的故事中,大部分都是後世的譯者們增添補充而上去的。
    • 有一種說法是,作為核心的傳說編集只有大概二百來話,結局也被認為是不存在的。
    • 除了她自己之外,沒人真正地知道「她自身的故事」的全部。
  • 現在能夠讀到的「一千零一夜」的結局之中,以「最後山魯佐德育有三名子女,連國王也學會了自身的寬容」這樣的形式收尾。
    • 如前所述,原本沒有這樣的結局,她可能也根本沒有這樣的經歷。
    • 然而,現在煞有介事地說的是這樣一回事──
    • 與在破除幻想的都市的虹光中存在之物相同,究竟是誰,許下的願望?除了她之外的誰──許願她自身前來拯救的姿態。
  • 和一般坊間所描述的機智英勇一面不同,本作中山魯佐德以一個平凡人的角度來描寫。
    • 縱使以火事場力熬過一千零一夜,但回想起來,那就是一段無法遺忘的煎熬,不會希望再一次降臨於身上。
      • 據她所言,一開始的確是憑藉著正義感才決定挺身而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直不見王回心轉意的狀況下她開始擔心自己的做法是否有效。
      • 山魯佐德並不是想以犧牲自己的生命來延緩王的暴行,而是希望王能在聽故事的過程中幡然醒悟,不再憎惡女性。所以她一開始就不是以自身會死為前提來行動。
      • 但即便山魯佐德如何聰慧,也不可能不斷文思泉湧的編造故事,總有詞窮的一天。而只要王對她的故事失去興趣,或不在乎沒聽到的後續,山魯佐德的努力不只全都白費,殘害女子的惡政會再度展開,她自身也必死無疑。
      • 既不知道王醒悟的時刻是不是真的會來到,也恐懼著失敗後會面臨被處死的下場。在這樣不知終點何時到來的壓力之下,山魯佐德的故事漸漸從導正王的手段變成保護自身迴避死亡的工具。最終在漫長的心理折磨下,與王的故事時間成了恐怖而痛苦的求生掙扎。
    • 然而,其經歷卻使自身昇華為英靈,被聖杯召喚到各種聖杯戰爭裡,再一次面臨不知甚麼時候會死亡的日子。
    • 由於和過往的描寫方式不同,引起了玩家極端的反應。一部份認為本作把山魯佐德作為英勇女子方面寫壞了,糟蹋了角色;另一方認為從一個稀少的角度,描寫這位從地獄中活下來的普通人,這點非常亮眼。
      • 老實說不要說是凡人了,就是在傳說中活躍的大英雄們也沒有幾個能夠連續經歷1001夜(=1001次)的生死關頭而能不崩潰的吧?這個切入點以一個故事的題材來說其實是很好的發想。
      • 不過這種努力奮戰的凡人其實也是Fate系列的醍醐味之一,金閃如果看過她的經歷的話大概也會好好地誇她一番吧……
    • 最關鍵的問題還是水瀨點子不錯但功力不足,沒辦法把角色寫好。
      • 認真來說,山魯佐德的問題是故事中太過強調怕死的那一面,讓她整個個性都變得有些彆扭使得玩家容易有煩躁感
      • 另外在地底篇中她在表白自己的目的時因為有句話聽來像是在揶揄羅曼的犧牲,當場踩到眾多玩家的地雷,外加實裝時山魯佐德的性能完全沒有5星樣而使得玩家也連帶對她沒好感
    • 一直到2017夏季泳裝活動中透過她和尼托克莉絲的互動將她定位為「平時消極,但面對自身的生存時會全力以赴」的個性,玩家對她的印象才逐漸好轉,之後的幕間劇情為了反省自己對羅曼的想法,親自經歷七次人理拯救的考驗,並說會將主角的故事流傳後世,角色才完成洗白。
    • 到了2019年的德川迴天迷宮中,再一次強化她的描寫,讓她的性格成長到「因為知道有比死亡更可怕的狀況,所以為了不面臨此種狀況而積極對抗」這樣讓玩家更能接受的性格。
  • 雖然無論是地底篇還是有參加的各種活動都沒有詳加描寫(只有2017泳裝活動有比較多描寫),但比起上前線作戰,她更適合擔任策畫作戰的軍師。
    • 當然她思考的邏輯依然是以「活下去」為出發點。
    • 不如說根本是FGO的特例太多了,本來Caster設定上就不是那種能上前線打架的職階
  • 由於行動準則完全是以維持自身的生存為原點,因此和那種會隨意將從者視為消耗品的MASTER相性最差,若真的碰上了很有可能會乾脆地捨棄對方來尋求自身的生存。
    • 如果碰上的是反過來相當重視她的MASTER,她或許能做為一位出眾的軍師想辦法讓自己跟MASTER都能活到最後吧。
    • 就某個意義上來說,其實在一般的聖杯戰爭召喚她的話也是抽到好牌,不過前提是要能正確認知自己面臨的狀況
  • 戰鬥時使用「故事」作為戰鬥手段,更精確點來說是封印了故事的「卷軸」。
    • 一般狀態下的卷軸是以「反面」的形式來收納的,要使用時,卷軸會打開並展示出寫有文字的「正面」,再自動纏繞成球形。
      • 球形狀態下的卷軸被發射出去→發動效果→伴隨著煙霧特效召喚出故事中的角色。
    • 至於她所持有的法杖,實際上是當作卷軸的「發射器」在用。
      • 初始的法杖彈匣只能放一個卷軸,但靈三後的法杖總共可裝六個,可說是「六連裝卷軸發射器」。
    • 除了用法杖發射出去以外,也有直接拔掉卷軸的蓋子再拋出去的手榴彈式用法。
    • 靈基再臨三次後,大腿上會多追加兩個專門放卷軸的位置。
  • 另外一個相當悲劇的問題是因為本作的她被設定為一位平凡女子,與星等無法匹敵的強度也讓不少玩家感到不滿
    • 自身是Caster,攻擊力還是五星數一數二弱又是全體寶具,自帶的三個固有技能性能因為全部都偏向針對「王」英靈的特攻也微妙到不行。
      • 王特攻對象雖然不算少,但身為王的Assassin目前只有斯卡薩哈謎之女主角X克麗奧佩托拉武則天賽米拉米絲,絕大多數不是職階互剋無關的SaberArcherLancer就是會被剋到的Rider
      • 不過在遊戲中有王屬性的角色並不少[5],若將等級與技能練高的話,在現今活動的高難度挑戰關中的確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例如2017年泳裝活動第一部的高難度關擺上了八名泳裝角色時,因為其中最後登場、氣格又最少最難纏的阿爾托莉雅(弓)與斯卡薩哈都是王屬性英靈,有玩家就用她的王特攻與全體寶具成功掃場。
        • 此外她的王特攻OC1便高達200%(OC5則達到300%),加上自己開寶具前會先為自己賦予提升20%寶傷的狀態,因此即使對方的王是Rider職階也能逆克制對方
      • 而且因為她擁有戰鬥續行類的技能,就算被對方的全體寶具掃場也仍然可以頑強活下來,由於練滿後空窗期僅1回合,在藍卡隊中透過C狐的寶具就能達成幾乎無空窗期的常駐根性,對自身的生存也算相當有利。同時附帶的王屬性角色攻擊下降就請當聊備一格用,另外還是老生常談,本作的根性無法避免追擊意外死,這方面不夜術就莫可奈何了
      • 加上自己並不低的NP率與提升A卡的陣地作成技能[6],在一定的情況下她可以用快速發寶具的方式盡量將場上的敵人送下場。
    • 在2018年3月寶解後,她從被謔稱為產廢的現狀一躍成為新一代控場輔助手與對王特攻手
      • 寶解不只提高了威力(寶2即達到未強化前寶5倍率),還增加了「500%(除非敵人帶弱體無效否則幾乎可說是必中)機率賦予敵方3回合內弱體耐性大降50%一次」的效果,不僅能讓她擁有的對男性魅惑技能有派上用場的空間,搭配藍卡隊核心的孔明與C狐後更能讓孔明的定身達到幾乎必定成功的地步[7]
      • 配合本來就很強悍的對王特攻,只要對手是王屬性角色幾乎可以去到無視職剋硬轟過去,配合黑聖杯禮裝可以發揮超乎想像的霸道戰力。
    • 2018/05/09幕間物語強化後,她的技3等於能讓全隊獲得戰鬥續行,但要注意隊友獲得的版本效果比較差,只能維持兩回合,回復量固定500點,時機沒算好的話會跟沒有一樣。
      • 搭配明狐系統讓冷卻時間縮短的話,更能有效讓我方即使碰到自帶無視防禦力+無敵貫通或即死的攻擊也能撐下來,在高難度關會是相當有用的能力
      • 如果隊伍是自己的阿拉什+好友的阿拉什+山魯佐德的話……
  • 身為說書人的英靈,德川迴天迷宮活動中也提到她到了迦勒底後除了說故事給尼托克莉絲以及小孩子從者以外,還會看各種創作來吸收新知,這次活動就提到她被抓到迷宮前正在看《暴坊將軍》。

相關人物[編輯]

Fate/Grand Order[編輯]

  • 尼托克莉斯——於伊絲塔盃一同組隊參賽,目前是可以相約去喝茶的朋友關係,認為她是個善王。黑肉三人組
  • 吉爾伽美什——身為王,是雪赫拉莎德最害怕的那種類型。「請饒了我吧,要死掉了……」
  • 弗格斯‧馬克‧羅伊——不斷對自己提出性騷擾要求的王。也不是說討厭,但只要看到他就會迅速拉開距離。
  • 靜謐的哈桑——一同商量對付弗格斯對策的同伴
  • 米德拉什的Caster——偶爾會發出很有王的感覺的發言,對她保持警戒。黑肉三人組
    • 變熟一點之後對方開始提出要用自己的說書人技術來大賺一筆的提議。「請饒了我吧,要死掉了……」
  • ——喜歡那些純粹地愛聽故事的孩子們。
    • 特別是對擁有「英雄們的故事」性質的童謠,雪赫拉莎德會用慈愛的眼神注視著她。
  • 阿拉什——從小當成睡前故事在聽的,西亞人耳熟能詳的波斯大英雄。
    • 並非出自自己所講的故事,而是傳說中的登場人物本人,因此有種新鮮感。看到本人時感覺有點心跳加速。
  • 紫式部——同為故事愛好者
  • 殺生院祈荒——寶具動畫類似[8]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Shéhérazade (Fate)|number=|section=1}}

備註[編輯]

  1. 另有Shahrazad這種拚寫法,不過正式上都是用Scheherazade
  2. 亦有人翻譯為「莎赫拉查德」或「雪赫拉莎德」,其中山魯佐德雖然是較常見的譯名,但和原發音/ʃəˌhɛrəˈzɑːd, -də/ 有著比較大的差異,且有省略部分音節。
  3. 語り手のキャスター,在2017年泳裝活動時使用的稱呼(因為該次活動並沒有限制一定要過亞種特異點II才能參加)
  4. 因為她腿上綁的繩子實在太緊,有島民看到就說很像東坡肉,然後就……另外在日本同樣也有人喊她ハム(火腿肉)
  5. 王屬性的角色在所有角色之中大約是四份之一,實在不能說是少
  6. 即使寶具是全體A卡多段數攻擊,可能是因為她其他方面都太弱了,營運並沒有像阿塔、百貌或切嗣一樣對她動刀砍NP率。
  7. 孔明的石兵八陣OC1定身機率50%,搭配自身的道具作成被動技提升8%與不夜術寶具附帶的50%後定身率可提高到108%,面對帶對魔力的敵人也可以做到高機率定身
  8. 都是把東西塞到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