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us Julius Caesar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Saber 凱撒大帝/紅Saber/禿頭色狼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禿頭色狼胯下的黃之死盯♂上的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TYPE-MOON作品《Fate/Grand Order》中聖杯戰爭Servant之一。CV為置鮎龍太郎。

凱撒1.png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Gaius Julius Caesar(ガイウス‧ユリウス‧カエサル /蓋烏斯‧尤里烏斯‧凱撒)
  • 稱號:凱撒大帝、DEBU、紅Saber
  • 身高:168 cm
  • 體重:154 Kg
  • Master:藤丸立香
  • 屬性:中立‧中庸
  • 形象色:象徵羅馬的真紅與黃金
  • 特技:謀略、演說
  • 喜歡的東西:美人、羅馬、世界
  • 討厭的東西:陰謀、拔劍戰鬥、麻煩的事
  • 天敵:龐培、馬爾庫斯‧布魯圖斯

性格[編輯]

  • 瀟灑
  • 權謀
    • 但也相當厭惡政治上的陰謀詭計
    • 雖然也很討厭戰爭,但比起政壇,戰場對他來說至少爽快多了
  • 好色
    • 「市民們,當心了,禿頭的色狼要進城偷你們的老婆了」
  • 怕麻煩
  • 男女通吃
    • 「所有女人的男人,所有男人的女人」(以上兩句話為凱旋式中,士兵對他的稱讚吐槽)

萌屬性[編輯]

  • 胖子
  • 毒舌
    • 雖然常說些聽起來很刺耳的發言,但這些都是出自真心的忠告
  • 大食
  • 慵懶
    • 從政爭中獲得解放,成為Servant的他,選擇用「麻煩」的藉口來迴避策畫陰謀的任務
      • 但還是常被拿來當作活動黑幕
  • 高傲
  • 深情
  • 喜歡同一句話說三次
    • 因為很重要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 所以要說三次

愛好[編輯]

  • 羅馬
  • 美食
  • 話術
    • 對他來說,只有那條妙舌才是自己真正的劍
  • 克麗奧佩脫拉

略歷[編輯]

  • 凱撒幼時的情況由於缺乏資料而不甚清楚。
  • 公元前82年,羅馬共和國內戰結束。得勝的獨裁官蘇拉要求凱撒與妻子離婚[1],凱撒拒絕並離開羅馬。
    • 蘇拉:這個男人將會比馬略更可怕
  • 凱撒旅居小亞細亞磨練自己,直到蘇拉去世後才回到羅馬,數年後又再度前往東方。
    • 傳說中的海賊故事發生在這個時候
  • 公元前74年回到羅馬,擔任過許多職位,並在公元前60年當選執政官。
    • 這時的凱撒也與龐培、克拉蘇秘密成立前三頭同盟,在執政官結束後,凱撒取得高盧、龐培取得西班牙,而克拉蘇則是東征帕提亞
  • 執政官任期結束後。凱撒成為山南高盧、外高盧與伊利里亞總督,他發動戰爭統治高盧全境並揮軍不列顛,獲得極高聲望。
  • 凱撒與元老院撕破臉,揮軍度過盧比孔河,占領失去元老院珠議員的羅馬並成為獨裁官,並征戰馬賽、西班牙等地剪除龐培黨羽,最後在法薩盧斯戰役擊敗政敵龐培。
  • 凱撒追拿龐培來到埃及,結識與丈夫托勒密十三世[2] 共同統治埃及、為了掌握權力而冒死前來見他的克麗奧佩脫拉[3]
    • 生前閱女無數,不種重複著政治性的婚姻的凱撒,在此時此刻,對這個小他幾十歲卻擁有鐵一般的覺悟與獨特美貌的小姑娘,陷入初戀。
    • 凱撒向年輕的女王獻上守護之誓,協助她排除托勒密十三世、歷經千辛萬苦平定埃及,與她共同描繪建立起超越伊斯坎達爾的龐大「羅馬‧埃及帝國」的夢想。
  • 歷經埃及行後回國途中路過討伐本都王國的法爾奈克二世,留下名言「我來、我見、我征服」[4]
  • 之后凱撒與龐培餘黨數度交戰,在前44年作為終身獨裁官君臨羅馬。
    • 能夠阻擋我的人已經不存在了。掌握了羅馬的一切。在對帕提亞王國的遠征成功的那一刻,我必會正式將你迎為妻子,向這廣闊的世界宣告凱撒里昂是我的孩子。」凱撒對著摯愛的女王這麼說著,但...
  • 該年、龐培劇場。身為元老院派的馬爾庫斯‧布魯圖斯[5],以僅僅一支匕首,為他的夢想、他榮耀的一生畫下遺憾的句點。

故事中經歷[編輯]

  • 在第二章《永續狂氣帝國》中被雷夫教授所召喚,成為羅馬連合的其中一名皇帝並占領高盧。
  • 被尼祿與主角擊敗後認同他們,告知關於雷夫的情報之後消失。

能力[編輯]

職階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Saber 藤丸立香 A B B D C B+

固有技能[編輯]

對魔力: C
魔術詠唱為二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但對大魔術、禮儀咒法等大型的法術無效。對魔力低到能號稱Saber職階不應有。
騎乘: B
魔獸、聖獸級以外的所有「騎乘物」都能自由駕馭。因為是對「騎乘物」此一概念生效的技能,所以不受對象是生物還是非生物的影響。

擁有技能[編輯]

神性: D
作為女神維納斯的末裔,在死後被神格化的凱撒,擁有低等級的神靈適性。
軍略: B
在戰場上動員多人數的戰術直覺。在使用自己的對軍寶具或迎擊敵人的對軍寶具時能夠獲得有利的補正。
生前將無數戰爭導向勝利的凱撒智謀與軍功技能化後的結果。
統率力: C
指揮軍團的天生才能。在團體戰鬥中可使我方的能力增強。領導力是十分稀有的才能,對小國之王來說C等級已十分足夠。
受到羅馬市民們的狂熱支持,作為將軍活躍於高盧戰場的凱撒毫無疑問的有著領袖氣質。
煽動: EX
憑著指引了無數群眾的話語和行動而習得。特別的,針對個人使用時,會成為各種形式的精神攻擊。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oyVkV8b.gif 狂戰士之魂
黃之死
Berserker soul
Crocea Mors
B+ 對人寶具 1~2 1人
黃金之劍,原典出自《不列顛諸王史》。
在解放真名會自動命中對手,並在第一擊後進行「直到失敗為止」的幸運判定,以連續成功的次數進行賦予追加攻擊。超‧連續攻擊。
號稱在近身戰中有著幾乎見敵必勝的威力,但凱撒本人不喜歡拔劍進行近身戰鬥其實是因為懶散成性結果太胖不擅戰鬥
生前他因在戰鬥中以把這把劍刺穿敵兵的盾牌而弄丟了這把劍,[6] 但很快就把劍給忘了。

動畫一整個滿滿的引人發笑
「来た!見た!勝った!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砍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凱撒2.png
高盧戰記
在高盧經歷的那些事讓我成長了。
說實話,雖然我實在是沒辦法對戰場抱有好感───
不過將平穩和安寧視為理想並愛著它的人性,之類的,我應該得到這個東西了吧。

……就當作是這麼一回事吧。
不多少說些好話也不行呢。

什麼?
你問我,實際上在高盧發生了什麼事?
也是啦,說來那並不是什麼壞事。
跟羅馬的權謀術數中釀出的血腥味比起來,戰場上的那些事至少要正經多了。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羅馬帝國奠基者,羅馬的無冕之皇,被後世敬稱為凱撒大帝。
    • 西撒(シーザー)是中古時代後的發音。
  • 傑出的軍事家兼政治家兼文學家,古羅馬最知名的大英雄。
  • 被譽為西方四大名將之一[7]
  • 遊戲中的胖子人設剛開始引起許多反彈,但看久了也挺順眼的。不過一個蓋世聞名的帝皇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 如果依照正常設定,凱撒應該會變成禿頭而不是胖子[8]
    • 另一方面在雕像上塑造為胖子的反而是政敵龐培。
  • 在主線劇情中相當影薄可以說只是為了給Saber臉尼祿抬轎而登場的角色,但那短短一章的瀟灑表現也獲得不少好評。
  • 追求聖杯想實現的願望是想與克莉奧佩脫拉再見一面,與她和兒子凱撒里昂相認。
    • 凱撒:「陰謀什麼的都去他的吧,我只想抱抱我兒子啊,兒子!」
    • 這個設定打中不少人,讓他們對凱撒瞬間黑轉粉。
    • 不過在聖誕節活動《大概一周的聖誕Alter小姐》中也提到他與克麗奧佩脫拉正處於冷戰狀態而被她疏遠中,實際上是因為現在實裝還太早,要留著日後騙錢
  • 雖然正式故事戲份不多,但在限定活動中卻十分活躍,深受一眾編劇喜好的胖子。
    • 角色設定為櫻井光,能感覺得出來她在凱撒的設定上下過苦功。但玩家要的不是內涵與深度而是帥哥與萌角。
    • 蘑菇主線上的首抽便是抽中凱撒,雖然抱怨過,但在後來亦在自己負責的活動讓他出場,並且都能維持格調。
    • 雖然在第二章很影薄,但在限定活動中卻是常客,其搶戲甚至比很多受歡迎的四五星還要強。
    • 在遊戲中雖然只是三星,但技能極之實用,加上寶具容易儲滿cost數又不高,因此不但是公認的非洲之星,即使是很多重課的歐洲玩家也是必練的重點戰力。
    • 這就是外表換戲份+強度嗎…

名台詞[編輯]

セイバー、セイバー……! この私がセイバーとはどういう理由だ?
「Saber、Saber……! 本人作為Saber被召喚出來的理由究竟為何?」
私をセイバーとして召喚したのは貴様の過ちだ。正しい運用ではないぞ
「將我作為Saber召喚出來是你的錯。這可不是正確的運用方式喔」
  • 討厭親自上場戰鬥而喜歡運用戰術取得勝利的凱撒對Master的抱怨。
やれやれ。この私に先陣を切れとはな
私は来た! 私は見た! ならば次は勝つだけのこと! 『黄の死』!
「哎呀哎呀。竟讓本人來打頭陣啊」
「我已來過! 我亦見過! 那麼接下來必將掌握勝利! 『黄之死』!」
  • 寶具台詞
昔語りをしようか。いやいや冗談だ。やめておくとしよう
「我們來聊聊過去的事如何。不不我開玩笑的。還是算了吧」
余は多くの女を愛したが、惚れ込んだのは1人だけだ。誰だかわかるか?
「余愛過很多女人,但真正迷戀過的只有一人。 你知道是誰嗎?」
クレオパトラ……あれには酷い仕打ちをしてしまった。私は今でも悔いている、深く……
「克麗奧佩脫拉……對她做了很殘酷的事啊。我至今依舊深深後悔……」
余の願いはな……カエサリオンを息子と認めることだ。そしてクレオパトラの子と思おう
「余的願望……是想向眾人承認凱撒里昂是我的孩子。而且,是克麗奧佩脫拉與我生下的孩子啊」
  • 絆1~4的台詞,與Master聊起克麗奧佩脫拉的事
忠告するぞマスター。慢心の果てに寝首をかかれんようにな
「給你個忠告吧Master。太過傲慢的結局可是會被人在睡夢中砍掉腦袋的喔」
  • 出於生前有過多次被暗殺經驗的,給Master的忠告
彫像と姿が違う? いやいや、角度をつけて私を見てみろ
「你說我看起來和雕像不太一樣? 不不、你換個角度再看看我吧」
私の腹にはなあ、夢と愛が詰まっている
「我的肚子裡,可是裝滿了夢想與愛啊」
  • My room對話
  • 要從哪個角度來看? 夢想與愛是什麼? 請自行研究
おっと、その前に自己紹介がまだだったな。私ともあろうものが名乗りを忘れるとは。
 何を隠そう、私こそ噂に名高いローマの花、深紅の剣士・赤セイバーである!」
「等等,在這之前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過。忘記自報姓名還真是失敬。
 沒什麼好隱瞞的,我便是名聞天下的羅馬之花、深紅的劍士‧紅Saber!」
  • 月神活動中的自我介紹,因為是拿尼祿的台詞來用,一說出口後立刻就被瑪修與卡里古拉吐槽
  • 此外,由於凱撒在西方歷史中的影響,他有很多的名言都被記錄下來。不過遊戲中除了最有名的「VENI, VIDI, VECI」及「骰子已被擲下」外其他名句都沒有出現
「Alea iacta est」
「骰子已被擲下。」
  • 為凱撒決定渡河與元老院和龐培作戰時猶豫不決,最後決定渡河宣戰後所說的話。意為破釜沈舟。
「VENI, VIDI, VICI」
「我來,我見,我征服。」
  • 在征伐了本都王國的軍隊後給予元老院的信件內容,有分析指這封信有向元老院示威和對貴人派(元老院中的一派,支持龐培)表示輕蔑的意思。
「Render unto Caesar the things that are Caesar's.」
「讓凱撒的歸凱撒。」
  • 凱撒本人是否當真說過這句話有爭議。這句話其實是耶穌傳道時所說,又記錄在聖經中的。
  • 指稱的對象應該是養孫提貝里烏斯[9],或者是指羅馬皇帝。[10]
全句為:「讓凱撒的歸凱撒,讓上帝的歸上帝。」一般被後世視為基督教對政教合一的反對態度。
「Et tu, Brute?/Καὶ σύ, τέκνον?[11]
「你也有份,布魯圖斯?/吾兒,亦有汝焉?」
  • 凱撒看到刺殺他人當中有布魯圖斯後所說的最後一句名言。
  • 拉丁版本其實是莎士比亞創作的台詞,而古羅馬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記錄的是希臘語。
  • 另一說來自希臘歷史學家普魯塔克,他的記錄說凱薩看到布魯圖斯後就放棄了抵抗,並一言不發以袖掩面而死。
  • 於2016情人節活動劇情中被衛宮抓去跑馬拉松,迪爾穆多表示也想加入時對迪爾穆多說了這句名言(只是布魯圖改成了迪爾穆德)。
「Fere libenter homines id quod volunt credunt.」
「人只會相信自己願意信的東西。」
  • 出自高盧戰記。
  • 用來嘲諷廚廚看不清楚真相。
「Caesar's wife must be above suspicion」
「凱撒之妻不應被人懷疑」
  • 凱薩看到家中出現男扮女裝的克羅地亞斯時,與妻子龐貝亞離婚時的理由。
  • 被執法者錯誤引用為律政司法最高宗旨「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12]

相關角色[編輯]

克麗奧佩脫拉——愛人,對於留下她與孩子先走一步的事感到悔恨
尼祿——超可愛、最喜歡了。像是孫女一樣的孩子
卡里古拉——像弟弟一樣的青年
羅慕路斯——尊敬的羅馬神祖
伊斯坎達爾——崇拜的偉人,建立起超越他的偉大帝國是凱撒與克麗奧佩脫拉的共同夢想

相關條目[編輯]

聖杯戰爭
TYPE-MOON
Fate/Grand Order

備註[編輯]

  1. 第一任妻子蘇拉的政敵秦納之女,姑母嫁給同為蘇拉的政敵馬略
  2. 同樣是克麗奧佩脫拉的弟弟,日後引發亞歷山卓之戰而死於亂軍之中
  3. 即日後的魔法少女埃及豔后
  4. VENI VIDI VICI
  5. 凱撒的摯友、義子
  6. 《不列顛諸王史》中,劍最後落到不列顛王子Nennius的手中
  7. 另外三人是亞歷山大大帝、漢尼拔與擠下古斯塔夫二世的拿破崙
  8. 在凱旋式被麾下士兵揶揄為禿頭色狼
  9. 養子屋大維奧古斯都的養子,姓氏從Claudius Nero改成Julius Caesar
  10. 日後羅馬皇帝的姓氏都會掛上Caesar跟 Augustus,也因此Caesar成為皇帝或者至少是皇位繼承者的頭銜。德語的皇帝Kaiser和俄語的沙皇цар(Csar)便是自凱撒而來
  11. 另一版本(希臘語)
  12. 本來的意思是被懷疑就沒有存在意義,現在卻被誤解為連懷疑都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