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olfo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Rider (Fate/Apocrypha.黑))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Rider(ライダー/騎兵)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聖杯大戰的黑陣營從者之一,CV為大久保瑠美

關於Fate/Stay Night中同名的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條目
關於Fate/Zero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Zero)條目
關於Fate/EXTRA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敵對的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Apocrypha.赤)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Prototype)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設定,如不想被超強聲波震成齎粉或把靈魂出賣給路西法的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5613.png


解說[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Astolfo(アストルフォ/阿斯托爾福)
  • 稱號:查理曼十二聖騎士、阿褔淫亂桃色娘
  • 身高:164cm
  • 體重:56kg
  • 性別:阿斯托爾福其實是男[1]
  • 三圍:B71/W59/H73
  • 屬性:混沌・善
    • 我他媽的要穿女裝萌爆你們
  • Master:賽蕾妮可‧艾絲扣‧千界樹齊格
  • 形象色:粉紅
  • 特技:不明
  • 喜歡的東西:不明
  • 討厭的東西:不明
  • 天敵:不明

性格[編輯]

  • 樂觀
  • 隨性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幫助別人
    • 剛巧遇上逃跑的人造人就自行決定幫助他
  • 推倒齊格,戲弄Ruler
    Img15730.jpg

    Img15731.jpg

略歷[編輯]

  • 真名為阿斯托爾福,英格蘭王奧多之子,將來的王位繼承人,查理曼[2]十二聖騎士之一。超級隨性的人,因為其理性被蒸發了一半。
  • 實力在十二聖騎士中屬於中等,但持有眾多便利的道具,並且毫不懷疑這是自身實力的一部分。此外運氣超強,無論是怎樣的戰場,遇到怎樣的危機,都毫髮無傷的生還。並且因此行動更加隨性。
    • 例如曾經被變為樹木。但因為個性並不覺得痛苦,反而覺得是很有趣的體驗。
  • 為了其戰友,現在被稱為「瘋狂的奧蘭多」的羅蘭恢復正常,開始穿女裝。這部分故事如下。
    • 法蘭克王國裏來了卡太以國的美麗公主安捷麗卡(Angelica)。羅蘭對其一見鍾情,為了追求已經離去的她,放棄了守護國家的責任出走了。
    • 在這之後,法蘭克王國受到伊斯蘭國家的攻擊陷入危機,但羅蘭無視歸還命令,繼續追求安捷麗卡。
    • 結局羅蘭還是沒有追求到,安捷麗卡選擇跟一名默默無名的小兵私奔。神為了懲罰羅蘭拋棄保家衛國的責任而使他在心碎之下發狂,扔下盔甲與杜蘭朵開始流浪,全裸的
    • 他看到人與野獸就打、看到房子就拆、看到能吃的東西全都塞進嘴巴,化為人形天災,全裸的
    • 途中遇到了曾在巴黎造成屠殺,連查理曼與數名聖騎士聯手都難以抗衡的強大武士羅德孟。在這種情況下將羅德孟抓起來丟進河裡,全裸的
  • 旅行中的阿斯托爾福聽說羅蘭發狂裸奔的事,前往月亮取回之前蒸發了的一半理性與羅蘭失去的理性。這些理性作為裝在玻璃瓶裏的液體保存在月亮上[3]。並為了將來能安定羅蘭的精神而開始嚐試女裝。
    • 阿斯托爾福在北非遇到流浪的裸蘭,與夥伴們一擁而上才將裸蘭制伏並緊緊綑綁。
    • 將理性之瓶靠近羅蘭鼻子,羅蘭吸入理性後終於恢復正常。
  • 取回理性後變得一點也不萌理智而聰明。但是之後理性又慢慢蒸發了……
    • 曾表示取回理性後對自己平日[4]的行為十分疑惑和恐懼。

故事中的經歷[編輯]

Fate/Apocrypha[編輯]

  • 被Master以「似乎曾經裝有液狀物的玻璃瓶」為觸媒召喚。
  • 喜愛實體化,不理會Master的制止,穿著人造人用的簡陋衣服到處去玩。
  • 偶然遇到逃命的人造人少年,成為其朋友,將其隱藏,並帶他接受了黑方Archer的診斷與人生指導。
  • 赤方Berserker襲來時,以寶具「一觸即倒!」擊潰其膝蓋以下,使其被黑方Lancer捕獲。
  • 戰後趁機助人造人逃跑,但被黑方Saber與其Master歌爾多攔下。之後人造人受到歌爾多的攻擊,受傷瀕死。但之後以關於英雄的問題質問黑方Saber,黑方Saber自我覺悟,反把歌爾多擊倒,然後將自己的心臟移植給將要死亡的人造人,拯救了其性命。
    • 之前都是無名的人造人感念黑方Saber的幫助,決定取名為齊格
  • 歸還千界樹據點後被黑方Lancer問Saber消滅之罪,兩手兩足被柱刺穿,並被黑方黑方Caster的流體魔像拘束而不能動彈。
  • 赤方大舉進攻時被解放。但考慮到黑方的寶具需要的魔力是從人造人身上抽取,不願意使用耗魔太高的寶具,結果在衝擊赤方Assassin的浮動要塞寶具「虛榮的空中庭園」時被她以EX級別的魔炮轟落。
  • 被亂入的赤方Saber逼到死亡邊緣。黑方Berserker、齊格前後來救,卻反而被殺。
  • 齊格受到黑方Berserker死亡時自爆寶具「磔刑的雷樹」的效果復活並覺醒「竜告令咒」,變身為齊格菲,擋住了赤方Saber。
  • 赤方Berserker的傷害累積到了極限,以寶具「疵獸的咆哮」爆發出EX級別的破壞力。黑方Rider與齊格被Ruler保護下來,戰鬥告一段落。之後決定放棄黑方,跟隨齊格。
    • 知道Rider跟齊格跑了之後的Master開始抓狂,把一切拋在腦後,只想抓到二人。
      • 後來Master麻美死後,黑方Rider索性和齊格再契約了
  • 每天睡覺都要抱住第二任Master的腿
  • 之後因為大家確信進攻赤方的要塞時,黑方Rider的魔法萬能攻略書在真名解放下可以擋下魔砲,因而在黑方Rider可以記起寶具真名的月缺之夜之前趕忙做好準備。
    • 在這段期間內齊格與黑方Rider遇見赤方Saber,三人對話中讓赤方Saber自行領悟到自己想要追求的東西。
  • 進攻要塞時解放真名的破卻宣言在防禦要塞攻擊上確實發揮了作用,但連戰之下黑方Rider還是受了不少傷,不過最後還是被赤方Rider賜予了他的寶具蒼天中的小世界,並以此寶具保護了即將被赤方Lancer寶具攻擊的齊格。
  • 決戰後,雖然齊格化身為龍帶著聖杯消失於此世,但與黑方Rider之間的魔力聯繫並未斷絕,故黑方Rider決定辦好相關的事情後繼續在世上旅行。

Fate/Grand Order[編輯]

活動:大約一週的聖誕小姐[編輯]

  • 僅有立繪而已。
  • 順便調侃了一下直到這時還沒實裝的事

亞種特異點II 傳承地底世界 雅戈泰[編輯]

  • 作為迦爾帝亞的英靈,自作主張要求職員讓他跟迪恩在主角進行靈子轉移的時候跟過去,就這麼順理成章跟著主角一同行動。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Rider 賽蕾妮可‧艾絲扣‧千界樹 D D B C A+ C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對魔力:A
A級或以下的魔術完全無效,實際上現代的魔術師是無法傷害到Rider的。此技能是因為寶具效果而上升,原本是D級。
騎乗:A+
所有獸類,包括幻獸、神獸均可靈活駕御,但不適用於龍種。

擁有技能[編輯]

理性蒸發:D (+)[5]
因為理性已經蒸發,而無法守住任何秘密。會隨口說出我方同伴的真名和弱點,忘記重要的事情等,已經是詛咒的類別。此技能也兼具了直感,兩者搭配的話可以在戰鬥時一定程度上感應到最適合自己的發展。
怪力:C-
使筋力上升一級。但發動期間每回合受傷害。
單獨行動:B
沒有Master仍可於人界逗留兩天。另外靈核受到傷害還可以短時間存活。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一觸即倒! Trap of Algeria D 對人寶具 2~4 1人
卡太以國王子阿爾加利亞(Algalia)愛用的豪華的馬上槍,擁有金色的槍尖。
有槍的機能,但殺傷能力低,而真名解放時可以使觸碰到的對象摔倒。
作為Servant的寶具使用時,可以使觸碰到的Servant膝蓋以下部位強制靈體化,一段時間內令肉體的再構成變為不可能。
不論觸碰到身體哪裡[6]都有效——沾衣十八跌,並且因為不是傷害,治癒與再生也沒有作用。
想恢復的話需要進行幸運值判定,判定失敗的話不利狀態便會一直保留。
不過因為每回合會把幸運值上調,所以會越來越易成功。
(寶具圖像) 魔術萬能攻略書[7][8] Luna Break Manual[9] C 對人(自身)寶具 1人
羅傑斯媞拉授予阿斯托爾福的書,記載著打破所有魔術的手段。
常時發動型,光是持有,便會讓阿斯托爾福具備A級的對魔力。面對固有結界大魔術時可以詠唱真名將其破解。便擁有破解魔術的可能性。也可以製造出對魔術限定的「心眼」,可說是阿斯托爾福的作弊寶具中的代表。
甚至可在自己的情報上塗鴉(無誤)。
但阿斯托爾福忘記了真名所以名稱不明。本人說是魔術萬能攻略書(Luna Break Manual)之類的名稱。
月缺之日,理性恢復的時候會記起其真名破卻宣言(Casa Di Logistilla)
能使無數書頁飛出來,把所有魔術悉數擋下。
(寶具圖像) 寄居惶恐的魔笛 The Black Luna C 對軍寶具 1~50 100人
為善之魔女羅傑斯媞拉(Logistilla)授予阿斯托爾福的,曾用來趕跑大群的哈耳庇厄[10]
原本是使聽到笛聲的妖鳥因恐懼逃離的角笛。
深呼吸後吹響會發出可以比擬龍的咆哮、巨鳥吼叫、神馬嘶鳴的巨大魔音。是有恐怖的物理破壞力的聲波武器。對像HP在傷害以下的場合會立刻粉碎。
平時是可以掛在腰上的尺寸,但是使用時會變大,足以將阿斯托爾福包圍起來。

在企劃階段,設計為「雖然對魔術有抵抗力的英靈能夠屹立不搖,但是一般的魔術師將難以忍耐。」這種比較和善的效果。
(寶具圖像) 不屬此世的幻馬 THippogriff B+[11] 對軍寶具 2~50 100人
邪惡的魔術師亞特蘭德那邊保護了「不屬於此世的幻馬」,阿斯托爾福的愛馬。
獅鷲(Griffin)與雌馬生出的幻獸,上半身為鷲、下半身為馬,本來「不可能存在」的幻獸。
力量比作為神代幻獸的獅鷲弱,但全速突進時所造成的粉碎攻擊有相當A級的物理破壞力。
飛行速度很快,魔力消耗卻很低
然而其真正的王牌,並非突進式的對軍,而是在真名解放時運用其「不屬此世的」隱藏特性進行名為「次元跳躍」的空間跳躍,將模糊之力大肆宣示,在駿鷹發出尖鳴的同時,即可在一瞬間從世界上消失與現身之間循環,僅是一瞬間,便可逃避世間一切形式的觀測,轉移到附近方位,縱使是強大到神佛俱滅的攻擊,也絕對無法傷到其一根寒毛,但對因果律攻擊的迴避並不確定。
可是解放後會常時消秏相當於A級寶具的魔力,而且持續到解除召喚為止。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除去敏捷與幸運,其能力值很低,在平均以下。
    • 主要依靠寶具作戰,玩弄對手,因此會被赤方Saber這種單純能力值高的對手輕易打倒,而對於長於防守的敵人就很有利。
    • 但是其隨心所欲的行動,卻在這次的聖杯大戰中創造出意料之外的狀況。
  • 雖然是的,發售特典中卻若無其事的混在女性堆裏。此外,居然還有三圍資料。甚至在能力設定上的性別一項都被塗掉,而且還有各種惡意賣萌的白色痕跡…
    • 塗掉的原因是Rider用魔術萬能攻略書"更改"情報。
  • 小說中被人稱呼時的第二人稱都是女性人稱。Ruler稱他為「妳(貴女)」,赤方Assassin稱他為「女武神(戦乙女)」,赤方Saber罵他為「母狗(雌犬)」……
  • 天天被Master賽蕾妮可性騷擾。
    • 順帶一提賽蕾妮可的人格有極其嚴重的缺陷,越是所愛對象,越是要用獵奇的方法殺死他的大病嬌
      • 獵奇注意→其行為大致是綁起來後以刀分解,挖出眼球內臟等等。
        甚至考慮在大戰勝利後以令咒殘殺黑Rider
      • 目前沒有人類與其共度一晚後還活著。
      • 最喜歡的對象是單純的少年。
    • Rider目前沒有遭到毒手是因為其僅存的理智,以及與Servant之間實力的差別。
      • 但在Rider與齊格私奔跑路後已經完全抓狂了。
    • 如果不是的話這可就是百合了
  • 沒有託付給聖杯的願望。如果硬要說的話,就是「再快樂地玩上一回」之類的願望。如果其他Servant有更重要的願望,他很樂意將其讓出。
  • 面對持有殺死幻想種寶具[13]的Servant[14]會很不利。
  • 阿斯托爾福在服裝上的興趣,是為了讓追求女性而發瘋的羅蘭恢復正常做的,而之所以召喚時以此種姿態現身,是因為大聖杯是以「阿斯托爾福的全盛時期」為藍本來召喚所致。
  • 絕非一流從者,其實實力上毫無疑問只有二流而已,但多樣且豐富的寶具卻多少有利於實戰,不過在遇到Saber職階這類強敵時會因壓倒性的實力落差而落敗。
  • 在聖杯戰爭裡面作為一枚棋子來講的話運用豐富的寶具來擴大戰略優勢使對手無法行動或是陷入混亂對於阻止(對手)的步伐來說是相當合適的
  • 話雖如此,可惜阿斯托爾福的價值觀與常人不同,好比說即使是人造人向他求助時他仍會全力以赴,就算會對自己陣營造成損害,在知道這件事的情況下仍會去做。
  • 藉由「理性蒸發」這個技能,可以同時獲得對魔獸專用技能「怪力」。其對魔力因自身寶具的因素上升至A級,對魔術師來說無疑是幾乎無敵的麻煩對手。如果只鎖定御主,在聖杯戰爭中勝利或許並不是夢想。不過因為阿斯托爾福完全不認同這類作戰方式,所以夢想依然只是夢想。
  • 在本篇中可說是無可藥救的濫好人,樂天的個性讓他能隨心所欲的行動,如果把齊格比喻成車輪的軸、Ruler(貞德)則是車輪的話,阿斯托爾福就是類似潤滑劑之類的東西吧,雖然「理性蒸發」確實不是個好的技能,因為沒有理性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但就算失去理性也會依照最初的本能去歸納並淘汰「做壞事」這類行為,因此以結果來說仍是好的。
  • 對齊格抱有強烈鮮明的感情,順帶一提,阿斯托爾福對男女性別是完全不在意的,只要喜歡上了,是男是女就只是小問題而已。如果齊格希望的話,阿斯托爾福大概會很高興的回應他吧,再怎麼說齊格本人對於「生殖行為」的理解也只有「在自身以外的生物上存在著的行為」這樣名詞上的認識而已。
  • 並沒有想要以聖杯實現的願望,[15]也因為天生的使命感,做為Saber這類職階會比較合適。
  • 在AP的本篇最後,阿斯托爾福四處旅行。以人類來說他並不成熟,甚至以從者來說他同樣也不夠成熟,但也不能認定他對人生的努力是個錯誤且不具意義。正因他的樂天,以及會不論報酬幫助他人,不管他身在何處,毫無疑問都是個貨真價實的英雄。
  • 查理曼十二勇士
    • 指阿斯托爾福所服侍的查理曼(查理大帝)的騎士裡最優秀的一群。
      • 類似亞瑟王傳說裡圓桌騎士那類,依照文獻不同,十二騎士的數量有時會有變化或者成員會有不同。
      • 阿斯托爾福是在其中幾乎確定有加入十二騎士的一人,其他還有作為杜蘭朵持有者而聞名的羅蘭,和手持奧特克萊爾的奧利維等有很高的人氣。
    • 羅蘭愛上了名為安潔莉卡的公主,但因無法接受高傲的她竟然和普通士兵墜入愛河私奔而發狂,然後脫掉全部東西全裸大鬧。
    • 為此感到傷心的阿斯托爾福他們辛苦的把他抓起來,給他從月亮帶回的理性之瓶讓他取回理性。在那時阿斯托爾福穿著女裝,連結至現在的阿斯托爾福。
  • 寶具「一觸即倒」原本是卡太以國的騎士阿爾加利亞持有的黃金槍,會將碰到的人全部打倒的魔法一般的槍。
    • 因此阿爾加利亞在馬上競賽打敗了所有與他相同水平的騎士,其中也包含了阿斯托爾福。有一位騎士在從馬上摔下來後沒有投降,而是選擇拔劍。阿爾加利亞逼不得已用劍應戰,最後卻落敗然後逃走了。阿爾加利亞過度相信了這把槍的力量,所以對打敗自己的人立下了要把姊姊安潔莉卡(後來使羅蘭陷入瘋狂的美女)交給他的約定。
    • 安潔莉卡因為體認到弟弟的不利情勢而消失蹤影,當御前比試陷入混亂的時候, 自己的槍折斷了的阿斯托爾福以「啊,這邊有一把槍耶」的方式把阿爾加利亞的槍給偷.....未經告知的借走了。當然,之後阿斯托爾福在馬上競賽自然是連戰連勝。
    • 寶具一觸即倒作為槍的殺傷力極低,但當對手碰到槍尖的瞬間會變成跌倒的狀態,也就是使觸碰的人兩腳強制靈體化。當然這只是暫時的(以狀態來說是「跌倒了」),雖然只需要短時間就能夠回復,不過如同在第三卷裡展現的,這把槍有著「使巨人跌倒」那樣極強大的強制力。
    • 阿斯托爾福在用這把槍度過多次戰役後,把槍託付給羅蘭的堂姊妹-女騎士普拉達曼特。能連一絲可惜的感覺都沒有就將如此貴重的槍都沒有的交出去,顯然阿斯托爾福完全不清楚這把槍的力量。馬上競試的連戰連勝也被他認為是「我在無意識下封印起來的力量覺醒了呢」的樣子。
  • 寶具「不屬此世的幻馬」- 駿鷹
    • 讓原本作為魔獸獅鷲之餌食的母馬懷孕後出生的就會被稱作駿鷹,上半身是鷲,下半身是馬的魔物。
    • 但這原本是不可能存在的物種。因為只要獅鷲仍捕食著馬,兩者之間就不可能產生小孩。駿鷹單純只是作為哲學象徵存在於口述罷了。可是在阿斯托爾福等人所登場的《瘋狂的奧蘭多》中,因為作者有著「既然駿鷹都登場了,那不管發生多麼荒誕怪離的事情都不奇怪。」的意圖,所以駿鷹還是出現了。阿斯托爾福在「瘋狂的奧蘭多」中甚至為了拯救羅蘭而登上月球。
    • 阿斯托爾福騎乘的駿鷹因為存在相當不安定,可說是真正的「幻獸」。因此若是作為寶具解放,雖然只有一瞬間、但駿鷹會跳躍到其他次元。
    • 那裡是只有靈魂這種存在才能抵達、幻想種們的居所。對作為寶具被召喚的駿鷹來說,那裡是雖然是能夠窺探、但卻絕對無法到達的世界彼端。
  • 可能是因為寶具附帶的三次迴避實在太過強力[16],在Fate/Grand Order中的NP迴轉率實在慘不忍睹
    • 外加寶具是Q卡寶具,自身又是會搶暴擊星的Rider職階攻擊又不算高,都令他相當難以和隊友共同作戰,好一段時間都被當作產廢看待
    • 直到2017年7月中的更新加入了新的幕間物語強化他的3技後這狀況才略有改善
      • 理性蒸發在通過幕間物語後增加了獲得NP的能力,點滿給50點NP,搭配NP相關的禮裝後至少可以較快發動寶具了。

名台詞[編輯]

  • 分かった。助けるよ
    「知道了。我來幫你。」
    • 隨口就答應了人造人少年的求助。雖然似乎很輕率,實際的確是非常認真的。
  • ――だけどまあ、ボクはこの為に召喚されたんだし。しょうがないったらしょうがない、ようし、やってやるかっ!
    遠からん者は音にも聞け!近くば寄って目にも見よ!
    我が名はシャルルマーニュが十二勇士アストルフォ!
    いざ尋常に―――勝負ッ!!

    「——但是怎麼說呢,我就是為了這個才被召喚的啊。沒辦法的事就是沒辦法,好,這就來戰吧!」
    「遠處之人聽這聲音!近處之人仔細看清!
    我名為查理曼十二聖騎士之一阿斯托爾福!
    開始這次平常的——決鬥!!」
    • 對具有壓倒性戰鬥力的赤方Berserker
      • 作為無腦英靈一開始就自報家門這方面跟大帝十分相似,果然是同一個職階的英靈。
      • 可惜的是動畫版只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只能望BD版出現了。
  • ボク達は願いを叶えるために現界した! だからって、何もかもが許されるのか!?
    英雄たる振る舞いを忘れたか!? ボクは嫌だぞ!
    ボクは確かにライダーだけど、それ以前にシャルルマーニュが十二勇士、アストルフォだ!
    ボクはあの子を見捨てない、見捨てないぞ!

    「我們是為了實現願望才現界的!可是就因此什麼都可以做嗎!?
    你忘記了英雄是怎麼樣的了嗎!?我不願意啊!
    我確實是Rider,可在那之前我是查理曼十二聖騎士之一,阿斯托爾福!
    我可不能丟下他不管,不可能的!」
    • 幫助人造人逃脫時,對黑方Saber的發言。其言行雖然輕率,但確實是真正的英雄。
    • 可倖的是動畫版能說完這全句。
  • えー! ローランと一緒にされるのはさすがに心外ー!
    あいつは手錠をかけられるタイプの趣味で、ボクは新聞に載るタイプの趣味じゃんかー!

    「把我和羅蘭比真夠失禮呢!他那種興趣可是要上手銬的,我這種只是會記載在新聞上吧!」
    • FGO的《ほぼ週間サンタオルタさん》活動中,被迪恩抱怨「羅蘭也好你也好,十二騎士都是變態嗎!」的回應
    • 但對一個地位崇高的騎士來說,都一樣糟糕吧
  • 「不要隨便摸少女柔軟的肌膚啊!啊咧?我好像說了什麼奇怪的話?」
    • FGO絆2對話,但是...少...女?

相關角色[編輯]

生前[編輯]

羅蘭
查理曼十二騎士的同袍。

Fate/Apocrypha[編輯]

齊格
插旗者朋友及Master(第三集後)
黑方Archer
信賴的同伴
黑方Saber
共同陣營,但卻間接令他自我犧牲
赤方Saber
幾乎死在她手下
Ruler
情敵
聖杯戰爭制裁者,同伴

Fate/Grand Order[編輯]

迪恩
同國家出身的騎士,兩人雖然連性別不明這點都很類似但卻有些微妙的不對盤,目前的狀況來看大概是損友那樣的關係。

相關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Astolfo (Fate)


備註[編輯]

  1. Fate/Grand Order中他和迪恩一樣被歸類到「性別不明」,針對男性或女性的技能(不管是BUFF或DEBUFF)對他無法產生任何效用。
  2. 再強調一次,Charlemagne後面的「Magne」本身就是指「偉大」的意思,所以查理曼就是查理大帝的意思,絕對不能翻成查理曼大帝。
  3. 在傳說中,地球上失去的一切都保存在月亮上
  4. 理性蒸發時
  5. 在FGO中通過幕間物語之後升上D+
  6. 即使是碰到用魔力編織而成的鎧甲
  7. 破卻宣言
  8. 這個寶具是若被科爾基斯島某魔女知道的話,會馬上被寫在即刻撲殺清單上。
  9. Casa Di Logistilla
  10. 希臘神話中的一種怪物
  11. 在FGO中,完成了寶具強化任務後會升為B++
  12. 雖然制裁者有技能「真名看破」,但因為性別給塗掉了……
  13. 例如:真.射殺百頭
  14. 例如:Gilgamesh
  15. 反倒有著和迦爾納相同的困惑:自己為何會被召喚到這場戰爭中?
  16. 庫夫林系列同樣擁有附帶三次迴避的技能,不過相較來說寶具的迴轉速度要遠比技能來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