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hilles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Rider (Fate/Apocrypha.赤))
前往: 導覽搜尋
Ἀχιλλεύς(アキレウス)
關於Fate/Stay Night中同職的角色Rider,請參閱Medusa (Fate)條目
關於Fate/Zero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Rider (Fate/Zero)條目
關於Fate/EXTRA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Francis Drake (Fate)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敵對的角色Rider,請參閱Astolfo (Fate)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Ozymandias (Fate)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中的同職角色Rider,請參閱Perseus (Fate)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貫穿頭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Achilles Profil.png
  •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聖杯戰爭赤陣營所屬Servant之一,CV為古川慎。
    • Fate/Grand Order》中最初拆包資料表明CV為鳥海浩輔,但隨著AP動畫開播,實裝時已改為古川配音。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Achilles(アキレウス/阿基里斯)
  • 稱號:希臘第一勇士、腳後跟歐格‧伊茲卡胡蘿蔔1.5龍娘[1]
  • 身高:185 cm
  • 體重:97 kg
  • 屬性:秩序‧中庸
  • Master:???>言峰四郎(Fate/Apocrypha)、藤丸立香(Fate/Grand Order)
  • 形象色:白綠
  • 特技:身為英雄必要的全部技能
  • 喜歡的東西:勝利與美女的笑容、戰鬥
  • 討厭的東西:命運、被人命令
  • 天敵:赫克特彭忒西勒亞

性格[編輯]

  • 奔放
  • 重原則
  • 不擅應付恩人或自己認定為高尚的人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略歷[編輯]

  • 真名為阿基里斯,是古希臘神話和文學中的英雄人物,參與了特洛伊戰爭,被稱為「希臘第一勇士」。
  • 他是色薩利國王佩琉斯[2] 與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兒子,歷來以其勇氣,俊美和體力著稱,對雅典娜和赫拉非常尊敬。
    • 其母海中女神忒提斯的兒子,必將遠遠勝過其父。其時宙斯正巧在追求忒提斯,得知預言後便作主將忒提斯許配給人間的英雄佩琉斯。結果生出的子嗣阿基里斯,實力果然遠勝乃父。
  • 阿基里斯的母親是不死的神,所以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死。於是以天火將他人類部分的血液烤乾,從而得到不死。但宙斯以「其父親佩琉斯認為阿基里斯完全失去人類部分太可惜」的理由,保留了踵部的弱點。
    • 而一般流傳的神話裏的說法是,忒提斯捏著他的腳踝將他浸泡在冥河斯堤克斯中,使他全身刀槍不入,惟有腳踝被忒提斯手握著,沒有浸到冥河,此即西諺「阿基里斯之踵」的來源,由此可見腳後跟才是他的本體
      • 所以爲什麽忒提斯不把他轉正過來再泡一下脚踝部分呢。
    • 阿基里斯小時就在人馬凱隆那裡學到了草藥醫學與格鬥的技藝。他的父親在婚禮上得到兩匹神馬——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這兩匹神馬是西風神仄費羅斯的兒子。克桑托斯告訴阿基里斯,阿基里斯將於特洛伊陣亡。阿基里斯則回答道:「這個我知道。」後來一位厄里倪厄斯,即命運女神,使克桑托斯閉了嘴,免得它再泄漏天機。他母親知道兒子將死於特洛伊,即送他出國。後來預言家卡爾卡斯對阿伽門農兄弟說只有阿基里斯參加征討才能攻下特洛伊,於是奧德修斯就假扮商人找到了他並帶他去了特洛伊。
  • 關於特洛伊戰爭,《伊利亞特》書中一開始時阿基里斯就與阿伽門農發生了爭執,起因是阿伽門農搶奪了阿基里斯所擄回的女奴,阿基里斯憤而離營,從此不參加戰鬥。希臘軍的戰況時好時差,宙斯給予士兵們信心,卻從不打算教他們真正勝利,到後來,希臘聯軍節節敗退,一度被打回岸邊。即使阿伽門農派人請求阿基里斯的原諒,他仍然不為所動。最後阿基里斯的表兄弟帕特羅克洛斯不忍見己方士兵死傷慘重,穿上阿基里斯的鎧甲,假扮成他的模樣出戰,情勢曾一度逆轉,最後他卻被特洛伊主將赫克特王子所殺,這才激發了阿基里斯的戰意。參戰後他作戰勇猛無比,最後赫克特也死於阿基里斯槍下,赫克特的老父親普里阿摩斯贖回了兒子的屍體,故事結束於赫克特的喪禮。
    • 阿基里斯殺了赫克特後,將其屍體放在戰車後來回拖行。殺人者被殺這點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侮辱屍體者已經失去了作為英雄的資格。這種愚蠢而不寬容的暴行引起了眾神的不滿,其命運於是轉向破滅。
    • 之後更不聽太陽神阿波羅的勸阻而屠殺敵軍。
  • 阿基里斯最後被赫克特的弟弟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在太陽神阿波羅指點下用箭射中本體腳後跟,希臘人的第一勇士因此而死去。
    • 而在他意識自己即將死去時,仍向特洛伊的軍隊發動兇猛的攻擊,直到自己斷氣才停止。

故事中的經歷[編輯]

Fate/Apocrypha[編輯]

  • 在被召喚前,Master就已經成了言峰四郎的傀儡。被召喚後,言峰四郎以「仲介人」的名義指揮他。
    • 但與赤方Assassin關係極其惡劣,甚至聲稱如果是一般的聖杯戰爭首先就殺了她,因此幾乎不理會指示。
  • 赤方Berserker進攻黑方城堡時,與赤方Archer一同援護。迎擊黑方時受到迷之弓兵的狙擊並受傷,認定其是自己的最大對手,暫時撤退。
  • 赤方大舉進攻時,一馬當先沖往戰場,卻再次受到弓兵的狙擊。於是接受這邀請前往,卻發現對方是自己生前的恩師。雖然受到極大的衝擊,之後卻受其斥責而取回戰意,高興地開始死鬥。
  • 但之後赤方Berserker的寶具「疵獸的咆哮」爆發,戰鬥被迫中止。
  • 在空中庭園一戰,因Ruler的命令,與黑方一起討伐變為吸血鬼的黑方Lancer
    • 在這途中差點被吸血鬼咬中,但被恩師救下。
    • 這場戰鬥最終因Master言峰四郎的干預而終止。
  • 經歷了本場戰爭的內幕揭示,選擇了繼續跟隨顯示出英靈靈格宣告了自我真名的Master天草四郎時貞,後來便一直待在空中庭院等待決戰的到來。
  • 決戰時對上了自己的恩師黑方Archer,一開始在空中開始決鬥,被看穿行動後放棄了騎乘寶具選擇了同樣的步行作戰。
    • 之後在其製作的結界內以拳頭決勝並戰勝,但被黑方Archer死前發動的寶具擊中了自已的本體腳後跟。
    • 被擊中腳後跟後失去寶具「勇者的不淍花」和「彗星走法」,根據之前和黑方Archer的約定把寶具「蒼天包圍的小世界」交給黑方Rider,告之盾牌的真名。
    • 最後對上了魔人化的赤方Archer,認為野豬皮玷污了赤方Archer,在自身已經只靠戰鬥續行支持下,成功捨身攻擊解除其魔人化以後同歸於盡,終於可以與阿塔姐姐死在一起了

Fate/Grand Order[編輯]

亞歷山大絆劇情〈奔馳吧,蹂躪征服初方起始〉[編輯]

  • 因為第三特異點召喚出伊阿宋、赫克托等希臘英靈,因而如同第二特異點時一樣被聖杯連鎖召喚出來的中立從者
  • 但在召喚出來前主角已經回收了第三特異點的聖杯,無所事事的他便領了一群被拋棄的海賊,遵照自己老師凱隆的教誨教導他們。
  • 專屬立繪都有了,甚麼時候實裝?

Fate/Apocrypha Inheritance of Glory[編輯]

  • 在圓環海峽跟海賊們玩了兩年千呼萬喚下,終於正式以5星Rider實裝
  • 黑方Archer一同作為大聖杯內少數保有自我的從者,協助到來的主人公和作為管理者的邪龍,制定了分頭擊破其他從者的戰略
  • 作為大聖杯中被重現的從者,雖然沒有AP時的記憶,但見到阿塔蘭塔時仍然被她吸引並表現出對她的好感
  • 而當被主角問到「認識亞馬遜女王嗎」的時候瞬間變得兩眼無神,以空虛的語調回答「是的..認識...沒錯...」
  • 事件解決後,對主角表示這次戰鬥沒有怨恨、也沒有虐殺和暴政,更加沒有赫克托,因此對這次戰鬥感到相當滿足,期待著下一次見面;
    • 「若是在希臘遇到什麼麻煩的話,就叫我一聲吧,無論何時何地我都會趕過去的」

能力[編輯]

職階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Rider 言峰四郎 B+ A A+ C D A+
藤丸立香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對魔力:C
可將詠唱是兩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但無法防禦大魔法和儀禮咒法等級的魔術。
騎乗:A+
所有獸類,包括幻獸、神獸均可靈活駕御,但不適用於龍種。

擁有技能[編輯]

戰鬥續行:A
不會輕易死去。即使阿基里斯腱和心臟被射穿仍能繼續戰鬥。
勇猛:A+
精神攻擊(壓力、混亂、迷惑等)無效並增加搏擊傷害。
女神的寵愛:B
受母親忒堤斯的寵愛,魔力和幸運外全能力上升。
神性:C
海女神忒堤斯和人類英雄佩琉斯之子。
  • 不過以上技能在FGO中除了神性以外全部沒有實裝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勇者的不淍花 Andreas Amarantos B 對人(自身)寶具 0 1人
因為其母親的加護,無神性者無法傷害自己、E級可造成50%、D級可造成75%傷害,只有C級以上不受影響。
持神造兵裝者沒神性也可以,此時以寶具等級計算。
但踵部如同傳說一般是弱點,另外像是吸血鬼的吸血這種「友愛行動」[3] 也無法起到保護作用。
如果腳跟被擊中,將失去此寶具。
『勇者的不凋花』與『彗星走法』正是他的致命弱點,遭到貫穿的瞬間兩種寶具將會直接消滅。一旦遭到貫穿會非常難以治療,若不透過強大的術式將無法取回他的跑速。

在FGO中改為自身技能,效果為給予自己五回合內兩次無敵狀態並提升三回合防禦力。
(寶具圖像) 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 Troias Tragoidia A 對軍寶具 2-60 50人
其由來是Rider生前戰場使用的三匹馬拉的戰車。
三匹馬分別是從父親結婚時從海神波塞頓收到的,作為禮物的兩匹不死神馬——克桑托斯[4] 和巴利俄斯,以及從艾體恩城奪來的名馬佩達索斯。
以克桑托斯和巴利俄斯為中心,佩達索斯則是負責輔助工作的樣子。
能以其高速度橫掃戰場,隨速度附加傷害,最高速度時如同巨型割草機一般,並且可以飛行。
其中克桑托斯能夠理解人語,甚至還能開口說話,只是——性格卻是最惡劣的。

本來的神馬確實是不死身,作為寶具被召喚則只是很強韌,相當於一位獨立Servant,也因此魔力消秏很高。

FGO中做為寶具使用的只有這項,效果為提升自己綠卡性能後對全體肇事逃逸攻擊,還有很帥的CUT-IN
(寶具圖像) 彗星走法 Dromeus Cometes A++ 對人(自身)寶具 0 1人
Rider離開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發動的常駐技能。
為以極度前傾的姿勢構成的野獸般的跑法。使到自己速度能一口氣通過廣大的戰場,而不會受到障礙物的影響。雖然他必須露出作為弱點的阿基里斯腱(雖說人設上完全不覺得他露出了),但極少Servent能跟上Rider速度的。
如果腳跟被擊中,速度會下降七成,等於永久失去此寶具,不用一流術式無法令他取回原本的跑速。
來自於其「所有時代英雄中最高速度」的事跡。

在FGO中改為自身技能,效果為提升自己三回合綠卡性能與暴擊威力。
(寶具圖像) 馳空之星的槍尖 Diatrechon Astir Lonchi B+ 對人寶具 2-10 1人
其由來是大賢者凱隆用梣樹和青銅製造,之後送給其父佩琉斯作為結婚禮物,再傳給Rider的槍。
打倒了以赫克特為首的各路英雄的“擊殺英雄之槍”[5]
根據其師的判斷,阿基里斯以全力投擲出的此槍甚至可以輕易消滅自己(但是可以閃避)。
雖然是可以用來近身戰用的堅固長槍,但其本來用途是投擲用的。
可以打破一切防禦,貫穿英雄的心臟、頭蓋。

此外,阿基里斯亦創出了以此槍為軸心而使出的跟固有結界似是而非的大魔術。
離開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真名解放時會把此槍擲出,以著陸點為中心構成跟對手公平、單對單決戰的結界,
像固有結界一樣覆蓋在本來的世界上[6]
那是他生前為了跟赫克特公平決鬥而創造出的鬥技場空間,空間中央豎著阿基里斯投出的槍。
其中的時間是靜止的,隔絕所有神、第三者和運氣的介入,並能無效化不死身,不管有無神性都能夠對阿基里斯做成傷害,稱不上有利的戰場。
對手須有接受挑戰的膽量和實力,而且因為亞瑪遜女王的詛咒不能對女性使用。
與其說是壁障不如說是空間本身被剪下來了一樣,然而來自Master的魔力供給並未斷絕,故並非完全與世隔絕。
對結界內的人來說,外界時間是靜止的,因此第三者看來會像一瞬決出勝負一樣
只要在其中分出了勝負,戰敗者即便擁有蘇生寶具或是技能也會死亡。

雖然可以將中意的對手強行將人拉入其內,但對手不打算奉陪單挑的話,阿基里斯還是會解除結界。
在與凱隆戰鬥時雖然是徒手,但實際上結界內也能使用武器。然而結界本身原本就是阿基里斯力求能『公平戰鬥』而來,若要使用武器,原則上也得建立在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行。

如果以Lancer職階被召喚,會附加如「必滅之黃薔薇」的效果。

在FGO中改為自身技能,效果為給予自己一回合集火狀態、提升自己NP率與增加自己NP的效果
E798.png
蒼天環繞的小世界 Achilles Cosmos B 結界寶具 0 1人
足以和「覆蓋熾天的七重圓環」匹敵的防禦寶具,在「伊利亞特」被用上百行來形容,裝飾精美的大盾。
為阿基里斯之母忒堤斯可憐他失去了武裝,哀求鍛造神赫淮斯托斯製造的神造兵裝。
上面刻有整個世界的景像,是阿基里斯所住世界的具現。
解放真名的瞬間,刻在盾上的世界會在盾牌的前面展開,將時間和空間重新構築,以防禦攻擊。
攻擊此盾即以世界本身為對手,姑勿論對人或對軍寶具,符合「封印其他寶具來使用」的條件,甚至對城、對國寶具也能完全擋下。
這是因為不論是對軍、對城甚至對神寶具都是以「世界內部之物」為對像,世界本身不會因缺少這些事物而滅亡,但因此特性上會被對界寶具剋制。

由阿基里斯本人使用時,還能開著世界衝向敵人將其壓碎[7]

在FGO中成為專屬絆禮裝,效果為提升自身寶具威力並給予我我方全體一次無敵(3回合)。
說明文為:
那是───被冠以「世界」之名的盾牌。

因此這個寶具一但發動,就能抵擋一切的攻擊。
不管是對人、對軍、對城,就算是對神也一樣。

你問我為什麼?因為這面盾就是這個世界的具現啊!

來,拿去試試看吧黑方的Rider啊。我已經用不上這面盾了。
至於能不能勝過那擁有滅神之槍的槍兵,就看你的造化了───
...好啦,總之我已經履行了跟老師的約定了。

去吧可別停下腳步啊...
阿基里斯團長.jpg
 ext_nico.png 可別 ext_nico.png 停下 ext_nico.png 腳步 ext_nico.png 啊… Tomarun Jyane Zo EX 對人(自身)寶具 0 1人
比父母的臉還面熟的寶具,下周也會在下午五點整解放真名。
阿基里斯使用以「Nanka Shizuka Desu Ne」為首的超長詠唱來解放真名,強行與異聞帶《鋼彈鐵血孤兒 鐵華團》中的自己,傭兵集團鐵華團的團長歐格連接。
與歐格連接之際,阿基里斯所擁有的 ext_nico.png 勇者的不凋花與 ext_nico.png 彗星走法將獲得大幅強化,阿基里斯本人也會獲得能做到任何事的力量與智慧。
他可是Servant‧阿基里斯,守護Master便是他的職責,所以在寶具發動期間阿基里斯將會以守護Master為優先準則。
但是作為代價,寶具發動時間結束或阿基里斯受到槍擊後,其靈基將會破碎,《鋼彈鐵血孤兒》中某位名為貴樹的少年也會被迫工作加油而過勞。

但即使如此,也只要繼續前進就好,不需要停下腳步。
阿基里斯是不會停的,所以Master啊,你也別停下腳步啊,阿基里斯將會在前方等待著你。
所以,可別停下腳步啊…。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只要看不順眼,就算是王的命令也會公然無視。對敵人毫不留情;但一旦將人視作朋友,就會十分珍視,與萬人對敵也在所不惜。但「黑」Archer指阿基里斯對於敵我的認知非常天真[8]
  • 最近在追求赤方Archer,稱其為「姐姐」,平時總是一起行動。但對方完全沒有這個想法。
    • 並不是說雙方關係不好。恰恰相反,兩人關係極好,行動也大多在一起。
  • 與其他Rider不同,並不需要依靠寶具,也有強大的實力,足以擔任Lancer職階。可以以一人之力抵擋黑方Saber黑方Berserker兩人,更被認為和赤方Lancer相當的強大英靈。
  • 傳說中是美狄亞的第四任丈夫。
  • 其父親佩琉斯參加過卡呂冬的野豬狩獵,在阿爾戈號船上,與美狄亞與其丈夫伊阿宋、赫拉克勒斯阿塔蘭塔見過面。
  • 與阿塔蘭忒的關係,實際上一開始是生前從父親口中聽來的。安穩的某時某地,在母親面前無法抬頭的男人害羞地陳述著她的故事,因此幼小的阿基里斯始終記得阿塔蘭忒的事情。儘管生前沒有機會和她相遇。因過度狂熱於戰鬥而忽略了她的變化,阿基里斯對於這點是抱有罪惡感的。與暴走的她戰鬥乃是為了贖罪,哭泣則是因打碎了她的夢想而內疚。但希望那樣的天真與淚水在最後能給予了阿塔蘭忒一點點救贖。
  • 亞歷山大大帝是以其為主人公的史詩《伊利亞特》的狂熱愛好者大帝在F/Z中多次肇事逃逸搞不好就是學他的...
  • 其子涅奧托尼姆斯(Neoptolemus)後來繼承其武器與鎧甲,參與了特洛伊戰爭,並殺死了特洛伊國王普里阿摩斯。
    • 故事內生前阿基里斯被凱隆親手扶養長大,收受作為英雄的教育後投於特洛伊戰爭中。與盟友帕特羅克洛斯的相遇、與妻子的相遇,與實戰和宿命的對手-赫克特的相遇。
  • 阿基里斯除了Rider之外,也具有Lancer、Berserker、甚至罕見的Shielder等適性。變換為其他職階時寶具的陣容也會微妙地不同。[9]
  • 作為從者毫無疑問是一流的。即使在同為希臘神話的英靈中也有著僅次於海克力斯的實力。當然在原本的聖杯戰爭中是只要發動寶具就會瞬間吸乾魔力的從者,特別是Rider戰車的魔力消耗非常劇烈。
  • 雖然其實力被評為足以為迦爾納並列的從者,但奔放而容易感情用事的個性給人一種不大可靠的印象。
  • 本篇中『蒼天環繞的小世界』並非由阿基里斯親自使用,而是以轉讓給阿斯托爾福的形式。在一般的聖杯戰爭中寶具轉讓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聖杯大戰這種狀態也難以想像[10]。這次的情況除了「沒有意志相違,並且締結契約」、「解放真名時不需具備對等的技術」等必要條件之外,再加上「轉讓方(阿基里斯)有著出借寶具的逸話」、「接受方(阿斯托爾福)也有著借用寶具的逸話」,使得寶具的轉讓得以順利進行。
  • 本篇中『馳空之星的槍尖』隔絕所有神與運氣的介入,究極的以實力定勝負。阿基里斯在與赫克特一戰時曾經使用過。此外,與凱隆戰鬥時雖然是空手,但其實也是可以使用武器的。
    • 此槍一度殺死亞馬遜女王彭特西勒亞,因此無法對女性使用[11]。然後,說到底這把槍除了對希望「與阿基里斯單挑」的對手以外都無法使用,也就是,當阿基里斯希望戰鬥、同時對手也有著能夠回應他的膽魄與實力時,阿基里斯才會使用這把槍。不過即使阿基里斯自己希望能夠戰鬥,若對手並無此意的話就無法強制進行一對一決鬥,是個使用對象十分受限的一項寶具。
    • 如果作為Lancer被召喚,此槍會附加「被這把槍傷到後傷口就無法治癒」的效果,與「必滅的黃薔薇」非常類似。Lancer 職階雖然不會擁有戰車,但在阿基里斯以神速奔跑並揮動這把槍接近時,無論怎樣都讓人難以出手。
  • 又是一個準備被中之人破壞形象的角色
    • 身為他配音員的古川慎也是重度型月廚,在和演出黑方Rider的大久保瑠美一起在為宣傳AP動畫而開的廣播節目中,還只是試播回就已經快沒形象了‥‥
    • 實裝后短時間內古川便把他抽至滿寶具並餵到滿級
  • 關於在FGO中靈基3的卡面上穿的黃金鎧甲,應該是在AP小說裡曾經提過,他在希臘被召喚的時候會有的黃金聖衣鎧甲
  • 根據FGO的AP合作活動劇情來看,雖然克桑托斯[12]不但毒舌而且還會在主人陷入危險時會嘻皮笑臉的說風涼話,不過其實還是會給一些有用的建議的[13]
  • TM這邊幾乎沒有描寫他和帕特羅克洛斯(他的摯友)的過去,他本人也沒怎麼提過,取而代之的是變成了超級老師控,AP裡也寫到凱隆對他而言是和帕特羅克洛斯一樣重要的人
    • 原作因為是敵對關係所以還沒有表現的這麼明顯,但是一到了大家都是好朋友(?)的加勒底就……凱隆老師非常困擾(現在進行式)
    • 中之人的古川甚至也在AP的動畫Radio復活時,被過於興奮的大久保問到:「阿基里斯是不是很喜歡凱隆啊?」的時候,古川:「超喜歡的啊!」[14]

名台詞[編輯]

  • ハハ、ハハハハハ! 素晴らしい! 素晴らしいぞ、黒のアーチャー!
    お前は俺を傷つけ、殺すことができるのか!
    ならば、俺とお前の戦いは宿命であるッ!
    おお、オリンポスの神々よ。この戦いに栄光と名誉を与え給え!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棒了!太棒了啊,黑之Archer!
    你可以傷到我,殺死我嗎
    那麼,你與我的戰鬥就是宿命!
    哦哦,奧林匹斯的諸神啊。請將榮光與名譽降於此戰!」
    • 受到迷之弓兵狙擊後。對於好對手的存在感到無法壓抑的狂喜。但他忘記了神是愛惡作劇的……
  • あ——————なた、は
    「你——————是……」
    • 發現對手是自己的恩師時,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師生在死後卻必須相互敵對,實在只能說是神的惡作劇。
  • 止まるんじゃねぇぞ...
    「不能停下腳步⋯」
  • さぁ、立ち塞がってみろ! 我が戦車は星のように、容赦なくお前達を轢き潰す! もう遅い!『 疾風怒濤の不死戦車 』!
    「(口哨)來吧,儘管擋在我面前試試看!我的戰車會像流星一樣,毫不留情的把你們全都壓碎!——已經太慢了!『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Troias Tragoidia)』!」
    クサントス、バリオス、ペーダソス!いくぞ!命懸けで突っ走れ!我が命は流星の如く!『 疾風怒濤の不死戦車 』!ッハッハァー!
    「克桑托斯!巴利俄斯!佩達索斯!要上了!給我拚命跑吧!我的一生就像流星一樣!『疾風怒濤的不死戰車(Troias Tragoidia)』!哈哈!」
    • FGO中使用寶具的台詞
  • 「果然,還是這身打扮讓我最有幹勁了啊。硬梆梆的鎧甲我怎麼樣都習慣不了。雖然這麼說,對母親有點不好意思就是了。」
    • FGO中靈基再臨1的台詞
  • 「喔……這可真是好東西啊。不可思議的是,我還真不知道原來這鎧甲不會妨礙行動呢。在戰場上雖然大概沒有比這更顯眼的打扮了……不過本來英雄這種東西,就不得不比其他人更顯眼,被當成優先殺掉的目標了。算了,我還在想爭奪鎧甲的戰爭會是怎麼樣的啊!」
    • FGO中靈基再臨3的台詞,阿基里斯的第二套鎧甲在他死後成為阿凱亞軍爭奪的目標,最後是奧德修斯靠著詭(嘴)辯(砲)成為最終得主,大埃阿斯氣到發瘋自殺
  • 「咦……老師居然在這裡啊。啊,不是、那個……既然是同伴就沒事了。嗯……不,我曾經跟他打過一次。那個人,可是一拳一腳不斷的打了過來,關節都快被他折斷了啊……光是想起來就是場惡夢呢。」
    • FGO中同時持有凱隆時的MY ROOM對話
  • 「是阿塔蘭忒大姐啊——什麼,沒事啦。她現在正那樣笑著呢。這樣我就很滿足了。Master——我很感謝你喔。」
    • FGO中同時持有阿塔蘭忒[15]時的MY ROOM對話
  • あー、ペンテシレイアもいるのか。
    うん、『詫びのためなら殺されてもいい』とは思っていたが……マスターが守れなくなるからダメだな。
    今の俺はサーヴァント。悪いが、敵対するならまた殺すし、味方になるんなら……背中を預けるさ

    「啊——彭忒西勒亞也在啊。
    嗯,雖然覺得作為賠禮道歉的話讓她殺一次也可以……不過那樣就不能保護Master了所以不行啊。
    現在的我是從者之身。抱歉啊,如果是敵對者的話就會再殺她一次,是己方的話……就把背後託付給她吧。」
    • FGO中同時持有彭忒西勒亞時的MY ROOM對話
  • ヘクトールか……ま、味方になるならいい。敵に回すと厄介だからな。
    俺からは手を出したりしな……ぁ痛った! ……ッ、ヘェクトォールッ! てめ石ブツけやがったなぁ!
    よしもう一度タイマン一騎討ちだ! 逃げるなよぉ! 槍が外れるからぁ!!

    「是赫克托啊……嘛,是己方的話就好。若是敵人的話就麻煩了。
    我是不會主動出手……啊好痛!赫克托!你這傢伙剛才扔石頭過來了吧!
    那就剛好再來單挑一次!別跑啊你!槍都瞄不準了!」
    • FGO中同時持有赫克托時的MY ROOM對話
    • 到了迦勒底之後起碼有兩個人要找他打架,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 「聖杯啊……啊,雖然說想要是想要,不過我也沒這麼執著啦。」
    • FGO中談到對聖杯的看法時的MY ROOM對話

相關人物[編輯]

生前[編輯]

  • 凱隆——恩師
  • 赫拉克勒斯——同門的師兄弟,同時也是其叔祖父
  • 赫克特——宿敵
  • 彭忒西勒亞——曾經在一對一的單挑中殺死過她,因為在這過程中不斷踩到她的地雷,使得她即使變成英靈仍執著於自己。

Fate/Apocrypha[編輯]

Fate/Grand Order[編輯]

  • 亞歷山大——作為史詩伊利亞德的主角而受他崇拜。

相關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Achilles (Fate)|number=|section=}}

備註[編輯]

  1. 因為從絆0~5所需要的點數為15000,是龍娘的1.5倍,所以在推特被如此戲稱
  2. 佩琉斯是宙斯的孫子,因此阿基里斯是宙斯的曾孫
  3. 吸血是勸誘對方成為自己的眷族,算是善意的行為
  4. 克桑托斯是匹會在阿基里斯陷入危機時開心說話的討厭的馬,不過傳說牠在阿基里斯死後,也自己捨棄了不死性,並且像是跟隨主人的腳步一樣的也死去了
  5. 槍有著詛咒:總有一天會殺死自己所愛的某個人
  6. 以魔術原理來說,幾乎與Fate/EXTRA的紅Saber的「招盪的黃金劇場」一模一樣。
  7. 鍛造神多半沒想到會有這種使用方式
  8. 比起即使區分了敵我,該殺的時候還是會殺的庫夫林仍舊差了些經驗
  9. 作為Lancer時雖然會失去Rider的戰車寶具,但槍身就會附加削減HP的特殊效果。
  10. 多數寶具都與英雄傳說相互連結。就算從庫夫林手上借來魔槍Gae Bolg也不可能發動其能力
  11. 也被詛咒會殺死所愛的女人
  12. 阿基里斯戰車的三頭馬裡面,唯一會說話的那頭
  13. 另外,牠居然會用戰略遊戲之類的名詞來做說明等等,是從哪裡得知這些知識的啊?還是不要想太多好了
  14. 這就是角色帶壞中之人的例子
  15. 狂與弓都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