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ú Chulainn (Fate/stay night)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Lancer)
前往: 導覽搜尋
關於登場在Fate/Zero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Lancer (Fate/Zero)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Lanc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 CCC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Lancer (Fate/EXTRA CCC)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Apocrypha中的同名角色Lancer,請參閱Lancer (Fate/Apocrypha.赤)Lancer (Fate/Apocrypha.黑)條目
[Lancer (Fate/strange fake)]]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接觸過原作又不想被Gae bolg直擊心臟或被,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6081.png


Img6098.png
TYPE-MOON作品菲特/晚上留下來《Fate》系列的人物、第五次聖杯戰爭Servant之一。CV為神奈延年

基本資料[編輯]

性格[編輯]

  • 狂氣,曾經說他也具備成為Berserker的條件[4]
    • 神話中,庫丘林在戰鬥時會發狂得有如怪物般不分敵我,還曾因此嚇壞阿爾斯特的人民。
  • 驕傲,但不如Gilgamesh那樣狂妄自大。
  • 重信用
  • 正直
    • 屬性上是秩序・中庸,即很重規矩,但其規矩既非玉成他人的善也非自私自利的惡而純粹是自己的信念。
    • 就他的出身和所作所為(尤其是UBW線)可以算是那種談不上偉大但富有魅力的真正的英雄。
    • 本人也以此為榮
  • 豁達,認為沒有必要因為對方是敵人就憎恨他,反過來說只要有必要就算是上一秒還在談笑的親友他也能毫不猶豫的下殺手。
  • (輕度?)好色
  • 在不需要戰鬥時,個性會變得很輕鬆隨意。如hollow ataraxia就經常穿一件夏威夷襯衫晃悠,到處把妹。
    Img6085.jpg

萌屬性[編輯]

Img7635.jpg
  • 倒楣的苦命人
    • Lancer在三線的結局都很悲慘,但和咎由自取的老馬王不同的是,他的失敗一般都是因為自己對情況真的無能為力。
    • 在幻想嘉年華更被南方公園阿尼化而且都會無故復活可說和阿尼是難兄難弟
    • 而且明明是為了享受戰鬥而參戰,卻沒甚麼機會發揮全力。
    • 儘管本人是不留戀和後悔過去,但HA中也提過他有一個遺憾,就是他的槍只能不斷奪去對他而言重要的人。
  • 掛牌主角
    • 原本Saber、Archer和Lancer合稱「三騎士」(在基本的七種位階中特別優秀、並且是在聖杯戰爭中必定會被召喚出場),但Lancer的戲份遠不如前兩位。而且Rider、Berserker和Caster其實都比Lancer更搶眼…Lancer就只是陰影人(Assassin淚目)(小次郎是紙板人所以其實比他更慘)[5]
    • 不但原作如此,在Zero中並稱為「三王」的Servant分別是亞瑟(Saber)、基迦美修(Archer)以及亞歷山大(Rider),Lancer又缺席了。
    • 甚至連遊戲EXTRA中玩家只可以選擇SaberArcherCaster作為Servant。
    • 某同人作品Lancer更是直接被鬼隱。
    • 其實主要是傳說中用槍的英靈太少。
Img7505.jpg
  • 真男人
    • 儘管不是Saber那種嚴遵騎士精神的英雄,但很着重原則,也因此導致了他在前兩條路線的死亡。
  • 大食
  • 鬼畜王
  • (逃)
  • 食物

愛好[編輯]

  • 打鬥,而且一旦打起來就會興奮不己。
  • 把妹
    • 原作中就喜歡跟凛和Saber調笑,不過她們覺得Lancer很煩。
    • 在hollow ataraxia中也有在街上搭訕的劇情,幾乎所有登場女角都被搭訕過。
      • 而且差點就攻略了美綴綾子,可惜最後被Rider攪局……
      • Saber跟士郎去游泳池時跑出來偷吃便當,並且對Saber的泳裝發表無謂的高見而遭到追殺,之後被受到Saber威脅的紅A埋在教會的花壇。
      • 在士郎帶後宮全員去游泳池時,跟紅A一起被Gilgamesh擋下而亂入未果。
    • 神話的庫丘林就頗為好色(雖然比不上真正的鬼畜王)。
    • 其實高達八成的神話英雄都很好色,因為嗜酒和漁色作為男子氣概的極端例子,在中古歐洲被解讀為英雄行為而已。
    • 可能因為其師斯卡薩哈的影響,特別喜歡豪快不做作的女子,像凜和巴婕特他都特別喜歡。
      • 因此注定梅芙得不到他的真心。
  • 野外求生,在Hollow Ataraxia是一眾英靈中唯一野宿的人。
  • 釣魚,在hollow ataraxia經常以此消遣,可惜慘遭兩名Archer毀壞
  • 叫人撿肥皂

Img21723.jpg

  • 踏地雷
    • 明知師匠很在意自己的年齡,卻老是有意無意刺她的死穴,因此常被痛扁。

略歷[編輯]

  • 古愛爾蘭神話中半人半神的英雄,光神魯格之子。
  • 原名瑟坦特Sétanta。庫丘林這個名字來自幼年的經歷。他在七歲時去鄰居丘林家作客,但誤殺了他的看門狗。因此他立下諾言直到小狗能成為同樣的守門犬,他將代替這只狗守衛丘林,也立誓不吃狗肉。德魯伊Cathbad於是替他起名「庫丘林」,就是「丘林的猛犬」之意。
  • 同年,有天他聽到Cathbad對學生說當天所有執起武器的武士將會有無盡的光榮,於是他求王Conchobar賜武器給他,但所有武器皆受不住他的力量而毀壞,王唯有把自己的武器賜給他。Cathbad知道後十分難過,因為雖然當天執起武器的武士會有無盡的光榮,壽命也將會十分短暫。
  • 與Emer相愛,但被其父Forgall Monach所阻。Forgall提議他到蘇格蘭斯凱島影之國找女武者Scáthach修行,希望他會中途受不住嚴峻考驗而死亡。Scáthach教曉他槍術和魔術,還送了Gae Golg給他。後來Scáthach的競爭對手及妹妹Aífe與他決鬥,被他打敗。他要Aífe替他生個兒子才肯罷手,之後回到愛爾蘭。
  • 可是回來後Forgall依然不肯答應讓兩人結婚,他於是殺了Forgall和他24個手下之後綁架了Emer。
  • 8年後與一個不肯表露身分的小孩決鬥並以Gae Bolg殺了他,最後卻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兒子Connla[6],令他傷心欲絕。
  • 一生多次為自己的國家而戰而且戰無不勝,但最後被人欺騙而破了自己的誓言[7]而力量減弱。最後為保衛國家而戰鬥重傷力盡而死。

故事中不幸經歷[編輯]

[[1]]

  • 在第五次聖杯戰爭被巴捷特以Lancer的階級召喚,但不久後巴捷特被言峰綺禮暗算而死並盜取了Lancer的令咒,而因此成為言峰的Servant。
  • 受言峰的命令偵查冬木城時與Archer相遇並交手,但被士郎亂入,因此停戰而跑去殺士郎滅口。
  • 士郎被凛救活後,發現士郎並沒有死而再次追殺他,但這一次士郎意外召喚出Saber打退了Lancer。

Fate線[編輯]

  • 在去教堂時,士郎無意中發現言峰綺禮是聖杯戰爭的幕後黑手,而Lancer也是他的Servant。這時士郎被Lancer重傷,留做誘餌引Saber過來。
  • 言峰問士郎是否想要聖杯,但被士郎拒絕了。失望的言峰命令Gilgamesh將他和Saber一起殺死。
  • 但Lancer看不過去言峰和Gilgamesh的所作所為,而反過來幫助士郎逃脫[8]
  • 最後Lancer不敵Gilgamesh而死在他的天之鎖和Caladbolg之下。
    • 詳細的戰況在原作中其實並沒有演出,天之鎖和Caladbolg為動畫的設定[9]
    • 但設定集中提到,Lancer擋下Gilgamesh長達半天。

UBW線[編輯]

  • 由於看到已失去英靈的士郎和凛衝出去阻止Gilgamesh,以及將傷重而死的伊莉雅埋葬,隨後Lancer主動出現在他們面前。
  • Lancer解釋是他的Master命令他尋找聯手對付Caster一行人的合作對象,而他基於個人考量選擇士郎和凛。因情況所迫,士郎和凛接受了他的幫助。
  • 按照凛的計劃,Lancer再度和Archer交戰。失去令咒束縛的Lancer終於能夠全力戰鬥,但最後使出的突き穿つ死翔の槍還是被Archer的Rho Aias勉強擋住。
  • Archer此時投降並表示他的真正目的,令Lancer感到不悅。
  • Lancer知道凛被Archer綁架後,自作主張的向士郎提供幫助。準備在士郎和Archer交戰時去解救凛。
  • Lancer找到凛後,發現她已落入自己的Master言峰綺禮手上。言峰命令Lancer殺死凛
  • 但因為Lancer欣賞凛而鄙視言峰而拒絕,說言峰如果不使用令咒他就不會遵從他的命令。言峰知道Lancer有反意,所以反用令咒命令Lancer自殺。
  • Lancer雖然自己刺穿了心臟,但因為戰鬥續行的效果而沒有立刻死亡。
  • 臨死前將言峰一槍刺死並驅逐了想污辱凜的慎二,解救了凛。最後用符文魔術燒毀城堡,感嘆自己和生前一樣因無理的約定無奈而死。

HF線[編輯]

  • 受言峰的命令偵查柳洞寺時與真Assassin相遇,以他的能力而輕易地擋下Assassin的飛刀。
  • 追蹤Assassin時,不慎被Assassin引入黑影中。在被黑影困住時,被Assassin的妄想心音所殺。但言峰綺禮通過他的眼睛而知道了Assassin的能力。
  • 之後言峰與Assassin和間桐臓硯交戰時,言峰破解了Assassin的能力並成功的擊殺了臓硯。

Carnival Phantasm(幻想嘉年華)[編輯]

Img15116.jpg
  • 基本上是被欺負的角色,總是第一個掛掉或者退場的,相當於南方公園阿尼的角色(每集死一次)[10]製作組你跟Lancer有仇嗎?[11]
    • 另外當Lancer死了時其他角色會說「Lancer死了!」「你不是人!」[12]
    • 第1集:玩黑鬍子時被選中扔進桶裡,然後被Gilgamesh亂箭齊發射殺[13]
    • 第2集:唯一Lancer沒有死的一集(不過其實Lancer根本沒出場),但是…(見第11集)
    • 第3集:去助拳Phantasamoon時被汽車撞死。
    • 第4集:被車輾死(未出場已死),屍體被遠野秋葉餵給小狗吃。
    • 第5集:被Berserker抓來當小狗玩耍,再被Berserker抓來當武器,還被當成寶具「高速旋轉地突進著的藍色槍兵」(詳看寶具項),因為戰鬥續行能力而撐了一整集並且當了他的碰友後才最後被Berserker擲死。
    • 第6集:Rider為恐嚇慎二而對他使用Bellerpheron,在旁邊想攻擊慎二的Lancer不幸被擊中(但渣二卻僥倖生還)。
    • 第7集:在監視葛木老師時被雷電擊中。
    • 第8集:被當作飼料餵給獅Saber吃。
    • SP:其實在每關都死了一次,打通風雲伊莉亞城後從塌陷的地板摔下而死。
    • 第9集:在格蘭披治聖盃賽車中,因為自己的賽車Gae BolCar不能轉彎也不能煞車而撞死。
    • 第10集:在琥珀的偵探小說中,因為知道案件的真相而被琥珀以從天而降的鋼筋砸中滅口
    • 第11集[14]:得到聖杯君的提示後,穿越到之前所有集成功利用死亡預知破解了自己的死亡flag。
      • 第10集:被聖杯君叫住並免於被鋼筋砸中。
      • 第9集:打開Gae BolCar的減速傘並以長槍進行緊急剎車,得以不死。
      • 第8集:與獅Saber成為好友。
      • 第7集:將長槍拋上半空當作避雷針,擋下雷電。
      • 第6集:將慎二打飛,使Rider的Bellerpheron轉向慎二。
      • 第5集:躲在瓦礫後再逃脫,免受Berserker抓走。
      • 第4集:提早到達Ahnenerbe咖啡店內避過交通意外。
      • 第3集:汽車衝來時作出閃避,同時救下小孩
      • 第1集:在彈出木桶時緊緊抓著上方的射燈免撞死[15],接後緊隨士郎乘搭火箭進入第2集。
      • 最後在火箭內休息時,被有間都古打飛的排球爆頭(相當於第2集的情節,所以Lancer其實真的是每集必死)。
      • 但播完製作名單以後有隻手從沙中伸出,並且取回Gae Bolg,令人認為Lancer其實未死疑似像電影天降奇兵的最後一幕致敬。
    • 第12集:言峰抱怨Lancer而向聖杯君求助。聖杯君給他的道具是「Servant強化裝置」[16],告訴言峰最好的方法是殺掉Lancer然後換一個Servant,在最後於Ahnenerbe咖啡店內被Berserker抓著頭部而死[17]
    • EX集:因和Bazett大放閃光調情,而被不滿的卡蓮把錢塞入口中窒息而死。
    • Special Season:在Ahnenerbe咖啡店被黑鍵和「Servant強化裝置」捅在身上,再由卡蓮帶走。
      • 不過很快又復活而且恢復正常了。

Fate/Grand Order經歷[編輯]

特異點F—《烈焰污染都市 冬木[編輯]

Img20934.png
  • 在特異點F的聖杯戰爭中作為Caster被召喚。
  • 可是聖杯戰爭出現了扭曲,Saber黑化,而除了他之外當時被召喚的Servant全部被Saber殺死並黑化,冬木也化為人間地獄。
    • Archer、Rider、Berserker同原作;Assassin為哈桑,Lancer為武藏坊弁慶。
    • 不過2016/12/31的特番動畫《First Order》把梅杜莎改為Lancer,Rider改為大流士三世順便修正原本遊戲內冬木聖杯召喚東洋英靈的BUG
  • 正好主人公等三人轉移,在被Lancer和Assassin圍攻時出面幫忙。
    • 《First Order》中則僅面對Lancer(梅杜莎),Assassin與Rider在動畫中於主角一行人到達前便由他一個人自行解決
  • 協助瑪修解放寶具。
    • 《First Order》中因為時間長度的關係而刪除此段,但在解決Archer後。隨即趕赴大聖杯處以自身的寶具解決了Saber Alter。
  • 本人表示要是以Lancer被召喚的話早就可以一槍殺死Saber。可是會變成幸運E啊?
    • 其實以遊戲中劍剋槍的設定,用槍的話反而死更快
  • 最後雖然擊殺Saber,但是他也同時消失。消失前要求主人公以Lancer召喚之。可是序章報酬還是Caster。

第五特異點—《北美神話大戰 合眾為一[編輯]

Img22105.png
  • 女王梅芙的願望而產生的庫夫林被轉化成「能和梅芙一比的邪惡的王」-狂王庫夫林(卡片則是寫作庫夫林 Alter)
    • 和第一章的貞德 Alter 一樣都是靠聖杯才產生的英靈,但兩者不同。
      • 首先庫夫林本身就有作為狂戰士的一面;但貞德沒有。再者,貞德 Alter 是靠聖杯創造出來的英靈,原本英靈座上是不存在的;庫夫林 Alter 則是將原本的庫夫林利用聖杯改造而成
    • 性格反轉,而且因為梅芙的願望而使性格被扭曲,也沒有愉悅這種感覺
  • 第五章開場時用死棘之槍重創羅摩,同時殺死了大量的第三勢力士兵。
  • 後來在巡遊時被暗殺部隊偷襲,但因為有所預防而沒有被影響,反殺了Saber。
  • 打算擊殺羅賓漢時被出現的斯卡哈牽制而放棄,轉而準備即將到來的決戰。
  • 擊敗了斯卡哈,並偷襲和阿周那決戰中的迦爾納,但被對方瀕死的一撃打退。
  • 在白宮和主角等人決戰敗北後召喚出魔神柱。
    • 由於不是Lancer,所以幸運升至D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Lancer 巴婕特‧法迦‧克米茲  ?  ?  ?  ?  ?  ?
言峰綺禮 B C A C E B
遠坂凛(Fate/EXTRA) B A A C D B
Caster 主人公 E D C B D B
Berserker (庫夫林 Alter) A B+ A+ C D A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身為Lancer時:

    • 對魔力:C — 可將詠唱是兩節以下的魔術無效化。但無法防禦大魔法和儀禮咒法等級的魔術。
    • 不幸:EX — Lancer職的隱藏職階能力,一旦被分配為Lancer,從戰鬥的狀態到服從的Master在內所有狀況的運氣極度低落,決鬥時被亂入的機率上升,Master的行動方針高機率完全不合本意,令咒有高機率用於服從命令,以極高的機率被用於命令自殺。
    • 斷手能力:A — 聖杯戰爭中,Lancer的Master若是女性的情況下,Master慘遭斷手的可能性高達八成,可見幸運E是會傳染的。

身為Caster時:

    • 陣地作成:B — 可以模仿師傅的門之寶具,但要顧慮某人的抗議。

身為Berserker時:

    • 狂化 :EX(等於C) ─ 因被強行改變職階而有C級狂化,並依然有理性和言語能力。
      • 但他一旦決定目標便會堅持到底,作為敵人無法溝通。

擁有技能[編輯]

  • 身為Lancer時:
    • 戰鬥續行:A(Stay Night) — 只要不是必死的致命傷,不會輕易死去。即使受到瀕死的重傷也能在死前全力持續戰鬥。源自庫丘林的傳說中,在他生前最後一戰被敵人重傷,但庫丘林卻將自己綑綁在石柱上,使自己能繼續站立而搏鬥。庫丘林死後仍持立不倒,直到敵人看到烏鴉飛到他的屍體上才敢走近他(愛爾蘭版的典韋和弁慶?)。
      • 不過幻想嘉年華證明其實Berserker才是典韋(拿Lancer當武器打人)。
    • 戰鬥續行:C(EXTRA) — 也許是被Master提高了耐久值的緣故,等級暫時降到了C。
    • 重整態勢:C — 能夠從戰鬥中脫身,並回復到戰鬥開始前的狀態。一般是被Master派去試探敵人後使用,不單是逃離戰鬥,也能擺脫不利的狀況、拉開距離以重整態勢,簡單說就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 符文魔術:B — 擁有18種符文魔術,是庫丘林在影之國跟女武者斯卡哈修煉時學到的。
    • 避矢加護:B — 只要可以持續注視敵人,就可以靠反應閃避招架敵人的箭矢或投擲武器(即使是寶具級武器也可以)。但如果敵人用廣域武器或從他視覺範圍之外射擊就無法防禦。
    • 神性:B — 半人半神,為愛爾蘭神話中的光神魯格和阿爾斯特的黛比特拉公主之子。
      • 具有依照等級削減被稱為「肅清防禦」的特殊防禦值之效果。打破「菩提樹的頓悟」、「信仰的加護」這類技能。
    • 寶具:B+ — 可被用作對軍寶具(詳看寶具項)
    • 死亡預知:? — 幻想嘉年華第十一話覺醒的能力,能從夢中或遇上死亡FLAG時預知到自己死亡的原因,在聖杯君的提示下以此能避開之前數話的死亡,但最後還是被殺死...
  • 身為Caster時:
    • 符文魔術:A — 從斯卡哈處獲得的北歐系符文,用途廣泛,但不能合併使用。
      • 雖然主要用來施展火焰魔術,但也常用來得到對魔力和千里眼等技能,以及使自己的參數上升至A。
    • 避矢加護:A — 對應飛道具的能力。
    • 重整態勢:C — 能夠從戰鬥中脫身,並回復到戰鬥開始前的狀態。
    • 神性:B — 凱爾特光神魯格之子。
  • 身為Berserker時:
    • 神性:C — 凱爾特光神魯格之子,但因Alter化而降級。
    • 戰鬥續行:A — 只要不是必死的致命傷,不會輕易死去。即使受到瀕死的重傷也能在死前全力持續戰鬥。
    • 避矢加護:C — 不論物理或魔術飛道具,只要用視線捕捉到便能對應,但因Alter化而降級。
    • 精靈的狂亂:A — 以庫夫林的細語喚醒地底沈睡的精靈,破壞敵軍精神,使對象的筋力和敏捷短時間下降
    • 符文魔術:B — 基本可以當成他在此狀態下的對魔力看待。
      • 另有用於強化身體和療傷。

寶具[編輯]

身為Lancer時[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Img6109.png 刺穿死棘之槍 Gae Bolg B 對人寶具 2~4 1人
Lancer從影之國所得的長槍,傳說是取自大海怪的肋骨而造。槍的殺傷力在槍尖上的倒刺,一但刺中目標會對肉體造成無法自然恢復的傷害。

為逆轉因果的詛咒之槍,在喚起寶具真名的瞬間,建立在「槍刺中心臟」的結果,才導出「槍從手中投出」的原因。投槍之前,與名稱同時放出的槍早已貫穿心臟,槍的軌跡只不過是為事實舉證的附加動作。此招無法被防禦或迴避,只要解放就一定能貫穿敵人,所以是真正的必殺一擊。從旁觀者所看,會像一道紅光從不可能的角度刺中敵人。事實上並非Gae Bolg原本的用法,而是Lancer自創的。

限定於槍能到達的距離,雖然殺傷力很大,但並不會消耗很多魔力,即使Lancer無Master的魔力支援仍可以連續使用七次,在聖杯戰爭中是最具效率的寶具,只有能扭轉命運的能力或高幸運值才得以應對Gae Bolg的特殊能力。

在Fate/EXTRA中有另一枝Gae Bolg,外型不同,但同樣是紅色槍身和效果一樣。

「必中之槍」的能力源自是北歐神話中奧丁的槍:大神宣言(Gungnir)。
Img6100.jpg 突穿死翔之槍 Gae Bolg B+ 對軍寶具 5~40 50人
Gae Bolg的真正能力,解放Gae Bolg的詛咒至最大力量,然後以扔標槍的手法扔出,Gae Bolg本來就是投槍,所以這才是正確的用法。
和依賴精準的刺穿死棘之槍不同,比起心臟的命中率,更注重破壞,就像是爆裂炸彈一樣可以摧毀整支軍隊,同樣擁有必中的詛咒。[18]

Archer評價此槍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北歐神話中奧丁的槍:大神宣言(Gungnir)。
而寶具說明中表示,無論傷害力和形狀都很接近光神(Lancer之父)之槍:轟く五星(Brionac)。

在Fate/EXTRA中不知甚麼原因不能使用。

Img6384.jpg 回転して突撃する蒼い槍兵 Boomelancer B+ 對軍寶具 1-∞
被Berserker使用為寶具攻擊,並可以作為遠程武器被投出。投出會發出藍色的光,並和Gae Bolg一樣有必中的效果。雖然稱為Boomelancer,但不能像真正的飛去來器一樣自動飛回手中,投出後Berserker需要自行取回。

其實這一個寶具對Lancer自己造成的傷害比對敵人造成的傷害更重,被此寶具擊中的Archer只是被打飛,而寶具本身的Lancer卻已經死亡。不過仍可以被繼續使用。

Lancer:所謂的終極的槍,就是我自身化為槍這件事。只要使用了這招,我就會死亡。

身為Caster時[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灼燒殆盡的炎之牢 Wicker Man B 對軍寶具 1~50 100人
Caster職階下的庫丘林的寶具。作為寶具出現的巨人胴體的檻內是空無一物的,因此巨人為了追求獻給眾神的祭品而發狂。
此寶具並非符文魔術的奧義,而是庫丘林作為操控火焰的「塞爾特魔術師」,即光之御子被召喚所得到的德魯伊寶具。
威卡曼。出現一個以細木枝條組成的巨人。巨人身上纏有火炎、對所襲擊的對象造成強烈的熱・火炎傷害。
原典是凱爾特神話用以活祭用的大型木人

在《First Order》中可以召喚一部份出來作為防守或攻擊(物理)使用,另外發動時與遊戲中「逐步逼近後爆炸」的演出不同,動畫中的演出為將敵人活生生抓進自己體內的牢籠後自燃爆炸,直接使被關進牢中的敵人受到攻擊。


(寶具圖像) 大神刻印 ochd deug Odin A 對城寶具 1~80 500人
現代被稱為Matrix Wodan。
伴隨真名解放,將從斯卡哈那傳授的18原初盧恩符文字全部同時展開來發動的寶具。
將北歐大神奧丁拿到的盧恩符文字的力量雖然是短暫但加以解放來給予敵人據點魔力傷害。
並將生存著的敵人的強化效果全部解除、各能力參數強制減少一級。
若是具備常時發動的寶具的場合會停止1~2回合。
雖然是極為強力的底牌,但在FGO中基本上不會使用。
雖然也有被奧丁加上使用限制的可能性,但詳細理由在這裡就先當做不明吧。
另外,庫夫林(術)的房間對話曾提過他覺得「原初符文」和「Matrix Wodan」念起來很羞恥,搞不好就是因為這樣而不想用的。

身為 Berserker (Alter) 時[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抉穿屠殺之槍 Gae Bolg B++ 對軍寶具 1~50 100人
不顧會損害身體的全力投擲,有通常召喚以上的傷害和範圍。
對敵軍全陣進行廣域即死攻擊,即死不成功也能做成大傷害,而且和死棘之槍一樣造成的傷口難以治癒。
對自己造成的創傷則以符文魔術修復,但沒法消除劇痛。
(寶具圖像) 咬碎死牙之獸 Curruid Coinchenn A 對人(自身)寶具  ? 1人
狂王的憤怒具現出作為魔槍來源的海獸Curruid的外骨骼,化為一件攻擊型鎧甲。
使用時筋力EX級,耐久上升,但無法使用抉穿屠殺之槍。
(寶具圖像) 爆ぜ喰らう甘牙の幼獣  ?  ?  ?  ?  ?
活動《魔法少女紀行 ~プリズマ・コーズ~》的ミニクーちゃん的寶具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身為 Lancer 的專屬禮裝[編輯]

名稱
Img22573.png
預言之星 [ 隱藏 / 展開 ]
少年時,他看到燃盡的星星。

迅速且毫不迷茫的,只留下飄渺痕跡一瞬即逝的流星。
多數友人在此時看到了剎那的悲傷。
而飛入心中的是沉靜的確信。

「此身將像那顆星星一樣,年紀輕輕便耗盡全力、而後消逝。」

回過神來發現臉上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這正是作為一個好的戰士必須走過的命運,年輕的他接受了這件事。



身為 Caster 的專屬禮裝[編輯]

名稱
Img22574.jpg
森林之聖 [ 隱藏 / 展開 ]
自古相傳。
聖存於萬物之中、於森林之中、亦於橡樹之中。



= 身為 Berserker(Alter) 的專屬禮裝[編輯]

名稱
(禮裝圖像) 僅此一人的戰爭 [ 隱藏 / 展開 ]
與萬軍為敵,和萬物直面,將萬人驅逐。
此處沒有外人插入的餘地,
不論是戀人、戰友、孩子、甚至是國王,一切都不需要。
永遠孤高,永遠最強,永遠奪取勝利。

殺,殺,不斷地殺戮。
終點是屍體堆積而成的小丘。
謳歌最強,誇耀最強,讓最強轟鳴於世吧。
即使無人認可,我也必將認可他。

其名為庫‧丘林。
阿爾斯特最強的戰士。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蘑菇曾具體講解過如何防禦Gae Bolg的槍擊。
    • Gae Bolg不可能靠敏捷來閃避。但如果幸運高可以避免直擊心臟的詛咒。如Saber就靠幸運B跟近乎預知的直覺,使Lancer的必殺一擊偏離心臟,雖然身體還是被Gae Bolg所傷。
    • HF線提到若有能對抗Gea Bolg的手段,就要做出凌駕於Gea Bolg魔力等級之上的完全防壁,或是有強到足以扭曲被Gea Bolg決定之命運的運氣,相較而言要防禦True Assassin的短劍Dirk是輕而易舉。
    • 儘管對於大部分從者來說,心臟是與靈核[19]直接相關的要害,但是也有一部分從者並非如此,對於這些「心臟並非要害」的從者,Gae Bolg並不能將其殺死。
    • 在Lancer使用Gae Bolg之前殺死他,如巴婕特就曾用Fragarach對Gae Bolg,但Gae Bolg的能力是扭曲因果,在真名呼喚時就已經得到「槍刺中心臟」的結果,因此Fragarach即使倒回「槍從手中投出」的原因之前,仍無法阻止其發動。結果是兩敗俱傷。
    • 在Gea Bolg解放之前退出發動距離。如奈須提到幸運E的Archer面對Gea Bolg會被確實的命中,所以Archer一看到Lancer擺出Gea Bolg的架勢只能拼死後退。
  • 一般認為是以白兵戰鬥為主,但實際上精通盧恩符文[20]、同時也是善於魔術的英靈,只是比起使用魔術更喜歡直接戰鬥。
    • 設定上,其盧恩符文可以短時間防禦住Rider的石化魔眼、黑影,全力以赴的話甚至能抗衡高等寶具的攻擊。也能提升武器(或者筋力?)的等級來提升攻擊力[21],還擁有施放火焰、偵查等等,能力全面、多樣化且實用。
    • 大概是因為明明是愛爾蘭人卻用距離甚遠的盧恩符文這件事被吐槽得太兇,後來在Fate/Grand Order的斯卡薩哈體驗任務中,藉由斯卡薩哈之口提到「比起需要時間發動的塞爾特魔術,發動速度較快的盧恩符文比較適合戰士使用」來說明這個問題。[22]
  • 與另一位半神半人神話英雄海克力斯一樣有多方面的武技及才能,可以被召喚為Saber、Archer、Rider、Lancer、Caster、Berserker的其中一位。不過就如海克力斯最適合當Archer一樣,還是當Lancer最能發揮到他的水準。另外兩人同樣曾經發狂因此具備成為Berserker的條件,亦殺過自己的親生兒子。
    • 不過庫夫林能夠成為狂戰士的主要原因,是傳說中庫夫林與敵人作戰時,髮色會變紅,同時會變成敵我不分的狂戰士。
      • 雖然FGO中登場的庫夫林Alter是狂戰士,但根據設定,庫夫林若以Berserker職階登場時不會是Alter的樣子。
  • 雖然擁有最適合殺人的寶具,但除了在UBW線將言峰殺死外,其他路線卻完全沒有任何人真正被他殺掉,十分諷刺。
    • 故事剛開始就殺死過主角士郎一次,可是死在Lancer手上的Bad End卻一個也沒有[23]
    • CCC裏作為隱藏BOSS的言峰組Servant登場。如果玩家沒有被Gae Bolg殺死,言峰就會吐槽:「為什麼一次又一次,你的槍就是殺不死人呢」。
    • Fate/hollow ataraxia中,巴婕特曾在輪迴的四日與他對決,並被此招刺死後同歸於盡。
  • 知名度在日本不算高,無法發揮全力。具體上來說,假設聖杯戰爭是在歐洲進行,寶具(城・戰車)以及技能(不眠之加護)各增加一個。
  • 在聖杯戰爭中為了刺探其他Master,他被命令先與所有敵人戰鬥一次,同時被令咒限制不能打倒他們,槍被躲開就回來,所以多數交戰中都不能使用全力。為自己而戰而能使出真正的實力的一次,只有UBW線和Archer第二戰。
  • 雖然是自身戰技了得、能力優秀,外加強力寶具的英靈,技能卻集中在生存能力上,也使得他分別挑戰全部英靈後仍得以脫身。
  • 在Fate大胃王排名中名列第三,僅次於Saber及Berserker。
  • 與Rider敏捷同為A級,以具有爆發力的高速度自豪,只論瞬間速度的話還在Rider之上(Rider勝在平均速度)。
    • 同時善於獵殺魔物,對持有魔物屬性的對手有利,再加上能以魔術防禦魔眼,是Rider會陷入苦戰的對象。
      • 在面對二十七祖也是會處於較有利的情況,而Gae Bolg也可以有效殺死足以承受Excalibur一擊的成員。
Img9345.png
  • 曾經說過希望有遠坂凛這樣的Master,這個願望在Fate/EXTRA中終於實現(而且凛利用靈魂改造,成功放棄戰鬥續行(下降至C)換取幸運(上升至D)與耐久(上升至A)。)終於不用怕紅Saber開寶具時被結界裡的吊燈碰死了。
    • 不過運氣還是一樣衰。
    • 但是嚴格說起來的話,EXTRA中的Lancer雖然也是庫丘林,但已經和第五次的Lancer是有著同樣的起源卻不同的存在。
  • 被稱為「鬼畜王」是因為Lancer和鬼畜王蘭斯發音相似而被惡搞。
    • 不過其實Lancer個性上也和鬼畜王有共同之處?
    • 庫丘林去影之國時原本已有未婚妻,卻又NTR了師父的妹妹Aife生有一子。原因是斯卡哈在和妹妹交戰,擔心庫丘林來加入戰爭推倒Aife而用藥迷昏他,但庫丘林還是醒來並打敗了Aife[24],而明目張膽的要求跟她打一炮為勝利品[25]。多年後她的兒子去尋找親生父親,但因為發誓不能說明自己的出身而被庫丘林誤殺。
    • 很多庫丘林的冒險中都有拯救某個公主而成為他的情人,甚至還曾經有海神的仙后…(人妻控)。
    • 庫丘林甚至跟死神莫瑞根有曖昧。原本因為庫丘林拒絕了莫瑞根的保佑,莫瑞根就傲嬌的企圖殺死他,但每次都被庫丘林打敗,還以德報怨幫助她療傷。莫瑞根喜歡庫丘林但不肯告白,在庫丘林最後之戰為了他的榮譽也只變成烏鴉觀戰。
  • 於Fate/unlimited codes中,終於以赤枝之騎士的身分成功為Bazett報仇。
  • 另外,UC的戰鬥可重現hollow ataraxia中與Bazett的Fragarach的對決場面。
  • F/GO中,身為Lancer、Caster與Berserker[Alter]的他是耐久型從者的代表角色之一
    • 與大多數角色帶有的迴避是發動後一回合內所有攻擊都可迴避不同,他持有的「避矢的加護」技能是讓他迴避三次,也就是說只要沒有被打到就不會扣次數,可能連附帶的防禦力上升效果沒了甚至冷卻時間都過了他的迴避次數都還沒用光
    • 除此之外,Lancer版的他還有戰鬥續行與脫離戰鬥的技能,前者可以讓他得到根性狀態,後者則是回復HP的同時解除所有自身的不良狀態,都能提升他的生存性。
    • Caster版雖然沒有戰鬥續行,但同樣有避矢加護與脫離戰鬥,而且自身HP在3星Caster中也算前段班,比起其他3星Caster來說能站得更久
    • Berserker[Alter]沒有脫離戰鬥,但是有戰鬥續行與避矢加護(不過少了一次回避),同樣非常強化自己的生存力,加上自身作為5星Berserker攻擊力在Berserker中是最高,使他成為最好用的Berserker之一。

名台詞[編輯]

  • その心臓、貰い受ける―――!
    「你的心臟、我收下了!」
    • 解放刺穿心臟的 Gae Bolg 時的招牌台詞,對Saber及Bazett說過。
    • 在遊戲Crusis Fatal Fake、Fate/unlimited codes和Fate/EXTRA中均有重現。
  • その処女、貰い受ける―――!
    「妳的處女、我收下了!」



  • 美人で強情で肝が据わってるときている。女をマスターにするんならな、アンタみたいなのがいい

「又是美人又固執又大膽,要讓女人當Master的話像你那種最好」

  • ああ、初見からアンタのコトは気に入ってたんだぜ
    「對呀,第一次見面就很喜歡你了」
  • ガキが。そいつはテメエなんかが触れていい女じゃねぇ
    「小鬼,她不是你這傢伙能碰的女人」
  • は、なるほなるほど!そりゃあそうだ、オレのマスターなんぞよりそっちの方が何倍も重要だよなあ坊主!
    「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也是當然、比起我的Master這方面要重要多了哦 男孩!」
    • UBW線士郎開出合作的條件後Lancer做出的反應。

  • おまえのような女が相棒だったら言う事はなかったんだが――生憎、昔っからいい女とは縁がなくてな
    「像你這種女人是同伴的話就最好——但是可惜呀,我從以前就跟女人沒緣分了」
    • 果然跟凛十分合拍,捧她的台詞佔了名台詞大半。

  • 見かけによらず余裕がないんだな。相手が仇であろうと、気が合うなら飲み明かすってのが情だろうに
    「いつの時代の人間よ、アンタ。そうゆうね、明日には殺すけど今日は親友だー、なんてのは今時流行らないの。やるとなったら徹底してやらないと相手にも失礼じゃない。」
    ……はあ。そりゃまた、つまんねえ世の中になったもんだ。
    Lancer:「你還真是裡外不一,不懂放鬆呀。就算對手是敵人,意氣相投就要喝整晚才是道理嘛。」
    凛:「你是什麼時代的人啊。這種雖然明天要殺,但我們今天是朋友啦—什麼的現在不流行啦。明明要幹還不徹底幹,不是也對對手很失禮嗎。」
    Lancer:「唉。這世界還真變得無聊呀。」
    • 完全表現出Lancer性格的台詞。



  • たしかオマエは戦上手だ。そのオマエがとった手段ならば、せいぜい上手く立ち回るだろう。―――だが、それは王道ではない。貴様の剣には、決定的に誇りが欠けている
    「的確你很擅於戰鬥。如果你採取這個手法的話,大概會有充分的表現吧。——但你這樣不是王道。你的劍、完全是缺乏了自尊」
    • 表現出Lancer對自己身為英雄十分驕傲的一句?

  • 行くぞ。この一撃、手向けとして受け取るがいい―――!!
    「我來了。這一擊你就當作是餞別收下吧———!」
    • UBW線Archer戰使用Gae Bolg前的台詞。



  • だが、男としちゃあ悪くない。ガキのうちはな、馬鹿みたいに愚鈍で構わねえんだよ。つまんねえ知恵つけて、捻くれるのはその後だ

「不過作為男人還算不錯。趁還是死小孩時像個白痴一樣蠢也沒問題啊。得無聊的智慧和反叛是之後的事」

  • ……生憎だったな言峰。この程度でくたばれるんならよ、オレは英雄なんぞなってねぇ
    「……真是可惜啊言峰。這麼一點就趴掉的話我根本就當不了英雄了」
    • UBW線中受言峰命令自殺之後沒死反殺了言峰之後的台詞。



  • まあ気にするな。こういうのには慣れてる。英雄ってのはな、いつだって理不尽な命令で死ぬものなんだからよ

「嘛不要緊啦。這種我已經習慣了。所謂英雄啊,不管啥時都是因為無理命令而死的啊」

  • 「―――さよならランサー。短い間だったけど、わたしも貴方みたいな人は好きよ」
    ―――は。小娘が、もちっと歳とって出直してこい
    凛:「———再見了Lancer。雖然我們相處只有很短的時間,但我也喜歡像你這樣的人」
    Lancer:「———哈。小女孩,長大點再來吧」
    • 凛感謝Lancer救出她後跑去找士郎,Lancer臨死前的回應。
    • 其實Lancer本來想光源氏計畫,不過沒有機會啦。



  • 気が変わった。降ろさせてもらうぜ!
    「我改變主意了。這件事我不幹了!」
    • fate線拒絕執行言峰的命令時說的台詞。



  • 勘違いするな!貴様に肩入れしているわけじゃねぇ!俺は、俺の信条に肩入れしているだけだ!
    「別會錯意了!並不是想站在妳那邊的意思!我阿,只是要守護我的信念而已!」
    • 在fate線中因為留下來對付Gilgamesh而讓Saber跟士郎可以逃跑,Lancer表明只是因為自己的信念才這麼做的。傲嬌的信念?



  • 英霊なんて連中はな、もともと二度目の生なんぞに興味はねぇんだよー!
    「我們這些做英雄的,原本就對什麼二次人生不感興趣啊!」
    • 對Gilgamesh說的話。
    • 間接婊了上次聖杯戰爭想獲得肉體的征服王以及平行世界的王中之王。



  • いいからさっさと失せろ!かばった程度で仲間意識持ちやがって・・・これだから育ちのいい騎士王様は気にくわねぇ!
    「少廢話快點給我消失!不過是幫一下就自以為是夥伴而給出建言……所以我才討厭嬌生慣養的騎士王!」
    • 在與Gilgamesh對峙時催促Saber快點離開時說的話,也從這句話看出Lancer是怎麼看待Saber的天真想法。



  • バーカ、それとこれとは話が別だ。敵でも好きなヤツぁ好きでいいんだよ。敵だから憎まなきゃいけねえ理由なんてないんだから
    「笨蛋,這是另一回事。就算是敵人也是會有喜歡的類型,這也沒什麼不好啊,因為是敵人就要憎恨,沒這種道理吧。」
    • 反過來說,不管是親戚還是情人,只要是敵人廝殺起來就毫無區別,Lancer也有此意。



  • 「'あるだろ。アンタは聖杯戦争に勝つために来た。
    サーヴァントを全て倒すまで戦いは終わらない。'
    アンタは今、オレと戦う為にここにいる
    「有啊,妳是為了贏得聖杯戰爭而來。
    不把Servant全部打倒戰爭就不會結束。妳現在,正是為了和我互相廝殺才站在這裡。」
    • Fate/hollow ataraxia中,面對巴婕特說沒有跟他戰鬥的理由所作出的回應,對應之前在海邊釣魚時說的話,就算是前任Master如果是敵人也不留情。



  • アンタに、別離(わかれ)は言っていなかった
    忘れ物だ。これは、アンタに返しておく
    「我記得還沒和妳說過再見。
    …妳忘掉的東西,現在還給妳。」
    • Fate/hollow ataraxia中,刺穿巴婕特後,與巴婕特作出訣別。



  • 楽しみを伴った鍛錬ってトコか。こいつにはちょいと自信がある。こと釣りに関しちゃあサーヴァント中最強の自負があるね。
    ギリシャの大英雄はともかく、どこぞのコピーバカや竿も持てねえ貧弱王子にゃあ入ってこれない男の世界だ
    「釣魚可是伴隨樂趣的鍛鍊。對此,我很有自信。我敢保證,關於釣魚方面,我可說是Servant裡面最強的ㄧ個。
    不用說希臘的大英雄,像是來路不明的拷貝狂、或是連釣竿都拿不穩的貧弱王子,是不會理解男人的釣魚世界的。」
    • 在海邊釣魚時所放出的狂語,結果引來Archer和Gilgamesh與他較勁。



Img9374.jpg
  • 頼む……俺の楽園を返してくれ
    「拜託了.....把我的樂園還給我」
    • 因為Archer跟Gilgamesh也來海邊釣魚,而讓Lancer的釣魚樂趣被破壞了。



  • そうかそうか。だがそいつは余計によくねえよセイバー。
    いいか、一つ教えてやる。そういう水着はだな、こう、もっと大人の女になってから着
    「是嗎是嗎。不過呢、一點也不搭啊,Saber。
    聽好、告訴妳一件事。這種款式的泳衣啊,要更成熟的女性來穿。」
    • 說完這句話馬上被Saber打飛,還在水上樂園遭到追殺,最後被受到Saber威脅的Archer埋在教會的花圃裡。



Img7621.jpg
  • ああ、だからまあ、アンタとは釣り合いが取れているんじゃねえか?
    ま、お互い予想外だったな。まさか、背中を任せられるヤツと組めるとは思わなかった
    「是啊,所以才能和妳取得平衡不是嗎?」
    「嘛,彼此都是預想外啊。果然,不能想像可以將背後交付給她那種傢伙組隊的情況啊。」
    • 後日談中巴婕特提到她跟Lancer相處時的劇情,得知Lancer一向是當對某樣東西中意的時候就不得不成為他的敵方後,巴婕特半開玩笑的說今後要以會被Lancer討厭的方式來行動,在最後關頭變成打倒的一側什麼的就太難堪了。
    • 結果被眾人覺得根本就是放閃。



  • ……まぁ結局、いずれお前とはこういう成り行きになる筈だったんだろうさ。やれやれ、清々したぜ
    「……結果,總歸還是得和你變成這樣的發展啊。哎呀哎呀,真是爽快。」
    • Fate/unlimited codes中對打敗Gilgamesh後的勝利台詞。



  • 別にぃ? 今のオレに望みがあるとしたら、この場でテメェの首を取ることだけさね」「さあ、赤枝の騎士を舐めてかかったツケ、揃って返してもらおうか!
    「管他的。我現在的願望,就只有在這裡取下你的人頭而已」「那麼,小看赤枝騎士的仇,就此一併奉還!」
    • Fate/unlimited codes中最後與言峰對決的台詞。



  • マスターだか何だか知らないが、いつまでも令呪ごときで英霊を縛れると思ってたのか? 結局ことの始まりからテメェはオレの仇敵だったんだぜ
    「御主還是什麼的我是不管啦,但你真認為總能用令咒之類的束縛英靈嗎? 結果從一開始,你就是我的仇敵啊。」
    • Fate/unlimited codes中打倒言峰後的勝利台詞。



  • 共に戦えなかったのは無念だが、それでも、まぁ悪くない夢を見させてもらった。礼を言うぜ、現代の赤枝の騎士さんよ
    「雖然沒能在戰場上並駕齊驅是很遺憾,不過,即便如此,也讓我做了場不壞的夢。要對你道謝哦,現代的赤枝騎士小姐。」
    • Fate/unlimited codes結局快消失時對召喚自己的巴婕特所講的話。



  • いいね! アンタの様な男と戦える………まさに本懐だ!
    息も絶え絶えの人間を姑息に攻撃する下らない任務かと思ったが、どうして、これがなかなか!
    どっちが正義でどっちが悪かじゃねぇ。どっちが清くてどっちが汚いかでもねぇ
    この後どっちが倒れているかだ!!!!

    「不錯啊!能和你這樣的男人戰上一場。…....正是我的宿願!」
    「還以為留手攻擊快死的人類是無聊的任務,看起來、還真是不錯!」
    「與哪邊正義哪邊邪惡無關。與哪邊高潔哪邊卑鄙無關。」
    「有關係的只有接下來誰會倒下而已啊!!!!」
    • 猛虎競技場葛木線,葛木打倒眾多英靈後最後對上Lancer,並在得到葛木為何如此強大的理由後,及使對方只是一個人類,也拿出赤枝騎士的鬥志跟他戰鬥。



  • 「等等等等等等!這是怎回事啊!」
    • 幻想嘉年華第五話被Berserker當成寶具投擲殺死時的台詞



  • 「我才不是...小丑...」
    • 幻想嘉年華第十一話被有間都古打飛的排球殺死時的遺言



相關角色[編輯]

生前[編輯]

斯卡薩哈
師父
弗格斯
叔父,亦師亦友的關係。

Fate/stay night[編輯]

衛宮士郎
送給他便當,但士郎很快又吐便當了
言峰綺禮
Master
巴婕特‧法迦‧克米茲
原本的Master
卡蓮.奧爾黛西亞
Fate/hollow ataraxia時的Master
遠坂凛
喜歡的類型
Saber
想交戰的對象
Archer
宿敵,已經變成官方必出的戰鬥畫面了
Gilgamesh
同為言峰的手下,但是看不慣Gilgamesh的行為

Fate/Grand Order[編輯]

庫夫林 (Fate/Prototype)
年輕時的自己。
迪爾穆德
同職階也同樣苦命的夥伴。

相關條目[編輯]

備註[編輯]

  1. 發音相似,而且形象色是藍色
  2. 與沙條綾香一樣可說是凜的一部分原型
  3. Lancer經常對凛說如果可能,希望有想她這樣的Master(這個願望在Fate/Extra中實現了)。而且他的原主巴捷特也是強氣女
  4. 但如果按照「龍與地下城」系的職業限制,Berserker不可以有秩序屬性。同樣破例的還有第四戰Berserker
  5. Carnival Phantasm中
  6. 正是由Aífe所生的孩子,師父同為Scáthach
  7. 庫丘林立誓不吃狗肉,但同樣立誓不能拒絕女人的善意邀請。一個流浪老婦邀請他吃狗肉時,他就只能違背自己其中一個誓言
  8. 言峰表示只再需要一個英靈之魂就能湊足聖杯,所以其實殺哪一個Servant都無所謂。而Gilgamesh本來就打算殺Lancer,把Saber留到最後
  9. 其實這一點很符合Gilgamesh的作戰方式和Lancer的背景設定中的弱點
  10. 其實阿尼每集死一次的梗只限前五季,第六季結尾再出現後阿尼就較少死了
  11. 死的原因是因為「劇情需要」(無誤) BY 聖杯君
  12. 其實就是南方公園阿尼死時其他角色的「They kill Kenny!」「You BASTARDS!」台詞變體
  13. 其實是被射燈撞死
  14. 標題:Final Dead Lancer
  15. 同時以全身之力把插在身上的寶具全數折斷,明明身體這麼硬和強卻還是各種莫名其妙的死亡是怎回事(聖杯君:劇情需要)...
  16. 一把菜刀
  17. 在他被提起時聖杯就出現他旁邊,另外和他一同被抓著頭部提起的還有幸運EX的維瓦
  18. 不過奈須在設定集中提及是單純只具有破壞力,沒有逆轉因果的能力、也不是必中心臟
  19. 依據CM3的說法,從者降靈後的維持是以靈核的運轉為核心,靈核弱化至一定程度則從者不能存在於現界
  20. 蒼崎橙子也精通此類魔術,不過實際上以庫夫林傳說所在的年代(傳說最早是早於維京人從北歐移動到歐洲各地)和發生地點(愛爾蘭,距離常用盧恩文的北歐很遠),庫夫林不可能學會盧恩文,雖然愛爾蘭也有類似的文字,但很明顯應該是奈須自己沒搞清楚弄錯了
  21. 設定中提到可以藉此使出A級的攻擊來突破Berserker的十二試煉
  22. 美國女性主義作家芭芭拉‧沃克(Barbara G. Walker)在她的著書中認為斯卡薩哈是北歐的女神斯卡蒂(Skadi)在賽爾特傳說中的面貌,或許蘑菇正是用這個說法來解釋何以距離甚遠的愛爾蘭還有盧恩符文這件事。
  23. Bad End12中,言峰在衛宮家和士郎交談時,Lancer突然入侵,而士郎此刻被人從後面偷襲。雖然對白暗示是被Lancer刺穿心臟而死,但沒有說明到底是誰……刺殺士郎的也可能是Gilgamesh;而Bad End15中,士郎從與Berserker的戰場脫逃回家后被穿心臟,雖然Lancer沒有現身,但從PS2版的配音可以聼出是Lancer……蘑菇,吃書
  24. 根據神話,庫丘林是在戰鬥期間咆哮把她最愛的座騎嚇走而令Aife分神勝出
  25. 根據HA中庫丘林的憶述,斯卡哈得知此事後立即向他投擲大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