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Charles-Henri Sanson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Assassin(アサシン/暗殺者)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推上斷頭台,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20734.png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Charles-Henri Sanson(シャルル=アンリ‧サンソン/夏爾-亨利‧桑松)
  • 稱號:巴黎先生[1]、偉大的桑松[2]、劊子手、處刑人[3]超高校級的處刑人[4]熊吉[5]
  • 身高:178 cm
  • 體重:68 Kg
  • Master:藤丸立香
  • 屬性:秩序‧惡
    • 斬首是處刑的一環,不爽不要犯罪
  • 形象色:黑、白
  • 特技:醫術
  • 喜歡的東西:和平、慈愛、幸福
  • 討厭的東西:莫札特、冤罪
  • 天敵:不明

性格[編輯]

  • 冷靜
  • 自律
  • 陰沉的體育系(By莫札特)
  • 優男[6](By美狄亞)
  • 紳士
    • 因為桑松家算是有一定地位的家族,所以生前有受過良好的教養。
    • 即使是對小女孩的艾比蓋兒也使用敬語。
  • 癡漢(對瑪莉限定)

萌屬性[編輯]

  • 傲嬌
  • 被欺負
    • 從事處刑人這種不討喜的職業,生前就沒多少人給他好臉色過。
    • 只要有在故事出場,通常都是被婊的那一個。
  • 自虐
    • 就算沒人婊他,也會不斷戳自己痛處……
  • 希望獲得他人認同的忠犬系
    • 靈基與絆對話彷彿能看到他在對Master搖尾巴的樣子
  • 沉重的男人
    • 生前經歷非常沉重,角色設定很沉重,人際關係也很沉重的男人。

愛好[編輯]

  • 人類
    • 雖然憎恨「惡」,但卻對「惡人」不抱恨意
  • 法蘭西王家
    • 特別是對瑪莉已經達到癡漢的地步……[7]

略歷[編輯]

  • 在巴黎司掌死刑的桑松家族第四代。
  • 敬愛法國王家,為了處刑而發展出的醫術也願意無償提供給平民,在當時是相當仁慈的家族。
  • 年輕時不喜歡自己的家業而去就讀醫學校,卻被發現來自處刑人家族,基於學校觀感問題而被強制退學。桑松只好回去繼承家業,年僅十六歲便成為處刑人。
  • 十八歲那年,協助叔叔加布里埃爾·桑松對行刺路易十五的刺客羅伯特-弗朗索瓦·達密安行使車裂之刑(示意圖在此,慎點),成為他處刑人生涯中最著名的處刑之一。
  • 他基於人道考量而設計出斷頭臺[8]這種處刑工具。
  • 造化弄人,夏爾最後被強加斷頭臺操控者的身份,親手處決路易十六[9]與瑪莉王后[10]
    • 據說親手處刑敬愛的王(路易十六)對他造成了很大的打擊,甚至跑了好幾次教會央求神父為他舉行彌撒[11]
  • 之後桑松也將雅各賓派的領導人物羅伯斯比爾、聖茹斯特等人處刑,讓使用斷頭臺大量殺人的恐怖統治時期終於進入尾聲。
  • 隔年四代桑松退休,將處刑人的職位交由自己的兒子五代桑松繼承,安詳地度過晚年。

故事中經歷[編輯]

第一特異點—《邪龍百年戰爭 奧爾良[編輯]

  • 黑貞德召喚,並附加狂化。
  • 聯同蘭斯洛特突襲主角方。
    • 由於狂化技能影響,相當執著於再一次把瑪莉的頭割下來
  • 一度被擊退後,再次突襲主角方,瑪莉為了掩護貞德聖喬治離開而留下來與他對決,最後被因瑪莉的寶具而重傷。
    • 和瑪莉交手時,被她指責自己濫殺無辜,從斷裂邪惡的劊子手變成純熟的殺人犯
  • 戰敗後被黑貞德方回收,但因損傷嚴重,修復後也僅僅變成只剩外殼的戰鬥機器般。
  • 在最後的決戰中,遭遇莫札特,在其毒舌嘴砲下,極度的憤怒而恢復自我,戰鬥過後留下幾句傲嬌的祝福後消失。

限定活動「月之女神可曾有過糰子之夢?」[編輯]

  • 和德翁一起接受瑪莉的餵食PLAY。擔心瑪莉攝取過多卡路里會讓她變胖。
  • 不知道阿瑪迪斯假面就是自己很討厭的那個變態

亞種特異點IV—《禁忌降臨庭園 塞勒姆[編輯]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Assassin 藤丸立香 D D C D A B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氣息遮斷: D ─ 斷絕Servent的氣息,適合隱密行動。轉換成攻擊態勢的話氣息遮斷會消失。
    • 雖然作為Assassin,但要讓夏爾實行暗殺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擁有技能[編輯]

  • 處刑人: A++ ─ 以惡制惡,究極的裁決行為。對抗惡屬性的敵人時傷害提高。
    • 另外,如果是在目擊對手的惡行的情況下也有效。
  • 醫術: A+ ─ 比當時那遍佈迷信的醫術還優秀許多的近代醫術。
    • 另外,這項技能的等級並非以現代的基準來決定,而是以Servant生前的時代來做判斷。
  • 人體研究: B ─ 處刑技術,以及位於醫術「裡側」的概念。在人體何處造成傷害可以不留任何後遺症,剛好將人殺死,在諸如此類的研究上毫無懈怠。
    • 換句話說,可以當作是熟知在戰鬥時該攻擊哪裡較好的技能。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jVejG6B.gif 死正是邁向明日的希望 La Mole Espoirs A 對人寶具 1~10 1人
真正的處刑道具.斷頭臺(Guillotine)的具現化。
能夠迴避與否的概率看的不是對詛咒的抵抗力或幸運值,而是取決於是否有「能否經受住終將到來的死亡這一命運」的強大精神,屬於「精神干涉」系的寶具。對有著「被處死」而非戰死之類逸話的英雄會附加不利的判定。

若在中距離的範圍內發動真名,斷頭台就會顯現。一秒後刀刃會落下,判定也會隨之進行。目標判定失敗的情形下,斷頭台便會即刻落下,將其首級斬落。


在官方漫畫版「Fate Grand Order-mortalis:stella」中,寶具展開後,會有無數條黑影之手從斷頭臺伸出,試圖抓住獵物並送往斷頭臺底下。也就是說還要先抓得住才有用,稍微敏捷一點的從者像騎著玻璃馬的瑪麗就不太行,還真是很難用的寶具耶。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Img22669.png
我的人生如此可憎
過去曾有個處刑必須要有技術的時代。
有個必須要有出於對對方精神的敬意,不讓他感到痛苦,一瞬間砍掉腦袋的技術的時代。

從那之後,就不必再煩惱這種事了。
無論誰都能成為處刑人、無論誰都不會再痛苦、也不再需要像車裂這種令人畏懼的刑罰。
―――也就是說,能夠有效率的大量殺人。
就是這麼一回事。

那時愚蠢的我,沒有注意到這件事。
侍奉貴族的少女,明明沒有犯下任何罪卻被送去處刑的時候,我應該破壞斷頭台的。

我只是……不想讓他們感受到痛苦而已啊。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並非暗殺者,而是處刑人。相當異質的Assassin。
    • Assassin職階的固有能力「氣息遮斷」的等級也只有D,畢竟雖然同樣是劊子手,但處刑人可是在大眾面前公開處刑的,和暗殺者本質上便不太相同。
  • 大略統計桑松一生中處決的人數高達2700多人,高居世界第二[12]
    • 但也會收到以肉刑懲罰人犯的委託,這時會特意手下留情,事後也會努力替對方治療。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桑松還是一位倡導廢除死刑的先驅。
    • 身為一位倡導廢死者,卻在結果上成為了處刑人數世界第二的人物。
  • 處刑人是桑松家族的主業,副業則是醫生。
    • 因此家境雖富裕,卻因為家族事業的關係而受到蔑視。
    • 先後曾替法蘭西王室和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效力。作為曾為王室效力之人,桑松家族並沒有受革命波及,這是因為他們被視為沒有自我意識的處刑工具,其「功能性」也被雅各賓派看上並重用。
  • 其實歷史上負責處刑瑪莉王后的不是這位第四代桑松,而是他的兒子第五代桑松。
    • 型月世界中的歷史則似乎是由他處刑的樣子。
  • 除了路易十六和羅伯斯比爾以外,桑松歷史上還處決過不少有名的法國大革命人物,包括:
    • 刺殺激進派革命家馬拉的年輕女刺客夏綠蒂·科黛
    • 留有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的吉倫特派革命家羅蘭夫人
    • 法國高級交際花,路易十五的情婦杜巴利伯爵夫人
    • 在化學領域上作出極大貢獻的偉大化學家拉瓦節
    • 其他還有很多知名人士,但全列出來這篇文章的內容就要爆炸了所以到此為止。
    • 除此之外,據說也和負責幫被斬首後的頭顱製作面具的杜莎夫人有所往來。終於有個見面時不會胃痛的關係人真是太好了呢桑松
  • 相信神存在,但也認為神「什麼都做不到」。
    • 因此,他是抱著成為必要之惡,要以自身的「惡」來壓制他人的「惡」這種悲壯使命感來戰鬥的。
  • 對自己很嚴格,抱持無罪不殺主義。
    • 也因此對生前處刑了不少無罪之人這點很是自責,提到這件事就會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
  • 若是被召喚到一般的聖杯戰爭中的話,雖然會依照契約和其他Servant戰鬥,卻不會對Master下殺手。
    • 基本上會侍奉自己的Master。但若是想讓他做出邪惡行為(如襲擊一般平民來取得魔力)的話,就會轉換為敵對立場,甚至會考慮自裁。
  • 回應聖杯召喚的理由是希望這雙殺人的手能得到賞識,但心中仍有些複雜的感情。
  • 外型設計上,肩膀上的四匹馬很明顯是來自對刺客羅伯特-弗朗索瓦·達密安執行的車裂之刑。
    • 另外手腕的圖案代表著車輪,雙腿間那看起來一不小心就會被絆倒的[13]的數條繩子則是「登上斷頭臺的台階」的意象[14],外套的拉鍊則是設計成十字架外型。
    • 手上拿著的則是在斷頭臺被發明出來之前,處刑人用來將罪人斬首的圓頭大劍。如圖所示
Qipaosanson.jpg
  • 在邪龍百年戰爭中以狂化Assassin的身份被召喚出來,因為狂化的關係違反了不少自己的原則,甚至對平民下手。
    • 從本來「不希望受害者死的時候感到痛苦」轉變為「認為他們死在自己手下會感受到升上天國般的幸福快樂」,心態的轉變讓他大開殺戒。
      • 也因為這點而執著於再次斬首瑪莉,潛意識中希望藉由第二次的「幸福死亡」將瑪莉生前那次不愉快的斬首蓋過,希望藉此獲得瑪麗的原諒。
  • 本人表示最討厭莫札特的鎮魂曲,認為是對死最大的冒瀆。
    • 雖然莫札特表示他是鎮魂曲最大的粉絲……
    • 其實史實上桑松愛好音樂,會拉小提琴和大提琴,所以還真的有可能是莫札特的樂迷。
      • 對於音樂的個人興趣使他結識了朋友托比亞斯·施密特——後來幫忙打造並量產了斷頭臺的大鍵琴工匠。
      • 其他的史實愛好還包括了園藝(種用來製作藥物的藥草)和解剖屍體(用來學習醫學)。
  • 如果在持有瑪莉的情況下再放他在房的話,他的情緒即使沒有狂化也會變得亢奮。
    • 已經在竹箒日記中崩了個透。(無誤
    • 不過除了在竹箒日記中達到變態等級以外,在其他劇情中的表現都還在常識人的範圍。
  • 執筆作家之一星空流星曾在一週年感言中表示自己很喜歡桑松。
    • 之後在由他執筆的亞種特異點IV中也讓桑松做了主角,並在故事中毫不留情的欺負自己的愛角
  • 三週年釋出的 桑松旗袍ver意外受歡迎,還一度登上twitter熱門關鍵字第三名。
    • 畫師しまどりる也為此感到驚訝,並興致很高的加畫一張(見圖右),之後這篇加畫的推文則升上了熱門推文第二名。
    • 短短一天內生產的同人圖輕鬆破百張,人氣高的莫名其妙。不是冷門角色嗎?什麼時候大家都變成桑松廚了?by部分twitter用戶
  • 其實是目前唯一一個擁有正統的醫生技術的從者。
    • 南丁格爾雖然具有醫療相關知識,但說到底還是負責看護病患的護士。
    • 開膛手傑克雖然持有外科手術的技能,但等級只有E,且她只會將相關知識用在開膛破肚上而已,治療什麼的一竅不通。
    • 天之衣瑪爾大擁有的治療手段都是偏向魔術方面的,並不懂現代醫學更不用說後者更接近治療(物理)
    • 綜上所述,提到醫療相關的話題時常常會提及桑松,且眾人對他醫術的信賴度比較高,畢竟其他人可能會強迫你截肢、叫你自己咬緊牙關忍過去或是以為要她幫你解體……
      • 但就如桑松本人的自虐系發言,讓一個專職斬首的處刑人來治療病患好像也沒好到哪去?
  • 在遊戲中的性能相當悲劇,在二星從者中也是墊底的那幾個。
    • 身為開服元老的精簡技能組,其中甚至還有兩招是倍率低下的特攻類技能。
      • 其中惡特攻起碼範圍很大,但人類特攻只對小兵有用,對從者是無效的,導致3技幾乎等同廢技。
      • 明明設定類似的南丁格爾岡田以藏拿的都是對從者也有效的「人型」特攻,大概就真的只是早出晚出的差別吧。
    • 2技可以說是桑松最有用處的部分,有補血和解除弱體的效果,在能幫隊員解弱體的從者中,桑松的COST是最低的,有機會因為這點而在高難度關卡上場。
    • 除此以外機體能力偏差,專精的Q卡也只能打兩下,導致他連NP率和打星都不怎麼樣。
    • 寶具能力算是中規中矩的輸出向寶具,但身為二星角就表示輸出注定比不上高星角,更何況他連NP都很難集。
      • 不過寶解後有大幅降防30%的能力,算是個隊友也能受益的增傷手段。至於泛用性更高的某勞工寶具不但一樣降30%,還是全體降防這點就別提了。
  • 綜上所述,桑松即使是吃聖杯吃到100等也非常難以運用,一般的用法是拿來當補師,真的有愛到想讓他當打手的話也要事先挑屬性為惡的對手,否則傷害不太好看所以新宿算是唯一一個能讓桑松發揮專長的地方,敵人都是惡屬性,有部分小怪也是人類,加上前幾戰面對的新宿的Rider職階是Rider,Assassin的他也可以幫忙打出點傷害,配上死之藝術禮裝基本上在新宿篇也能當一下打手沒問題
    • 即使已經用掉了從者強化關卡的兩次額度(2技強化和寶解)還是不見起色,要救桑松大概只能直接出一隻新的亞種了......泳ヽ(゚∀゚)ノ裝!
    • 二星從者裡能跟桑松比慘的大概只有歌劇魅影

名台詞[編輯]

  • 力を抜いて、命を預けて欲しい。苦痛は与えない
    「希望你能放鬆,將性命交給我們。不會讓你痛苦的。」
    • 戰鬥開始的台詞,以能減少他人痛苦為行動準則的夏爾對對手做出的規勸。
  • 阿瑪迪斯,你斷言說生物、說人類是骯髒的。
    但我和你不同,我認為人類是神聖的,是尊貴的。
    正因為這樣,劊子手才會對生命表示敬意。
    • 桑松以劊子手的身分向莫札特表示他對人類的看法。即使遭到狂化,本心也依舊。
  • 不對……騙人,怎麼可能!
    我一直相信妳會來!所以才不停磨練自己!
    如果可以再見妳一面,如果可以更嫻熟的砍下妳的頭──
    如果可以讓妳體會更加完美的瞬間!
    我覺得如果這樣的話,一定就能獲得妳的原諒!
    • 在「邪龍百年戰爭」中,被瑪麗明確否決自己,因而產生嚴重動搖的狂化桑松。
    • 漫畫版-turas réalta-中,這段劇情桑松是邊哭邊喊的,兩人的對手戲表現的比遊戲中生動許多[15]
  • 詳しく!そのあたりの話詳しく!
    「再講詳細一點,有關這件事的一切!」
    • 光聽臺詞好像很帥,但其實是以醫療之名對瑪莉做出性騷擾之實的問題發言。
    • 在月之女神可曾有過糰子之夢?中,德翁提及瑪莉發育後的頂級身材時的反應。明明生前處刑時應該近距離看過了不是嗎?
  • 我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原諒我自己啊!
    • 在萬聖節活動中,主角群思考治療系從者的可選名單,前面三個(狂暴看護太妹聖女連環殺手)被否決後最後想到了桑松。
    • 一開始表示自己的確能勝任此職,但很快的將話題越帶越沉重,最後開始自暴自棄。

相關人物[編輯]

生前[編輯]

  • 瑪莉——敬愛的王妃、少女、永遠的存在。懷抱憧憬,卻仍不得不親手取她性命。
  • 拿破崙——生前曾有過一次不太愉快的會面。拿破崙認為桑松應該不會稱呼他「陛下」[16]

Fate/Grand Order[編輯]

  • 迪恩——『雖然對你很不好意思,不過可以請你離我遠一點嗎?』被他這樣說了。
    • 如同迪恩不太懂如何和夏爾相處一般,夏爾也對他那坦率地拒絕感到有點受傷,稍微有點想哭。
  • 變態——最討厭的男人。
  • 南丁格爾——同為醫療系從者。
  • 伊莉莎白·巴托里卡蜜拉不夜城的Assassin——和桑松「不帶給人痛苦的死亡」的理念相違的拷問愛好者們。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Charles-Henri Sanson (Fate)

備註[編輯]

  1. 法文「Monsieur de Paris」,17世紀開始給予歷代巴黎處刑人的稱號
  2. The Great Sanson
  3. 兩個都是FGO中其他角色常用的稱呼
  4. 畫師しまどりる是槍彈辯駁系列(主要是V3)的參與畫師之一
  5. 詳見8/20的竹箒日記
  6. 指的是溫柔到感覺有些脆弱的男性
  7. 在竹箒日記中被莫札特抓包偷穿瑪莉的鞋子,還毫無羞恥心的作出變態發言
  8. 因為在當時的行刑中,有些劊子手在進行斬首時往往因為技術不好或是使用的刀刃太鈍,導致斬首變成一種折磨受刑人到死的酷刑,因此夏爾希望設計出一種能在一瞬間完成斬首,不會給受刑人多餘的痛苦的斬首機。
  9. 相當諷刺的是,路易十六很中意夏爾設計斬首機來減輕受刑人痛苦的想法,所以也協助他進行設計。據說最後成品的斷頭台的結構有很多都是路易十六提供的想法,例如將刀刃改成現在的梯形刀刃。這由路易十六協助改良的斷頭台,最後也砍下了路易十六自己的頭。
  10. Fate中的設定,史實上處刑瑪莉的是桑松的兒子亨利(五代桑松)
  11. 為了處刑路易十六而渴求神的寬恕,在當時這種行為可是反革命的重罪,甚至可能讓桑松自己也丟了性命。
  12. 第一位是德國劊子手約翰‧萊洽特(Johann Reichhart)的3165人
  13. 設計這種服裝的しまどりる本人在三週年展COSPLAY成桑松時,也表示兩腿間的這幾條帶子讓他不太方便行走。順帶一提去年COSPLAY成庫夫林Alter時則是有因為尾巴而無法坐下的困擾。也為了自己好,下次弄點COSPLAY時不會困擾的設計吧
  14. 斷頭臺被設置在特別增高的平臺上,據說是為了讓受刑人在一步步踏上臺階的同時感受到「藉著斷頭臺步入天堂」的想像
  15. 第11、12話。畫得相當感人,推薦看一遍
  16. 對桑松而言的「陛下」應該只有白百合王室的君王,也就是被他親手處刑的路易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