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Christian Andersen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Caster (Fate/EXTRA CCC))
前往: 導覽搜尋
關於登場在Fate/Stay Night中的同名角色,請參閱Caster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Zero中的同名角色,請參閱Caster (Fate/Zero)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的同名角色,請參閱Caster(EXTRA)Cast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同名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Apocrypha.赤)Caster (Fate/Apocrypha.黑)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同名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遭到被毒舌弄得火冒三丈寫死的下場,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本條目是一個編輯中的詞條,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以補完。
Img11962.png
TYPE-MOON作品《Fate/EXTRA CCC》由靈子虛構的擬真聖杯戰爭Servant之一,CV為子安武人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Hans Christian Andersen(ハンス・クリスチャン・アンデルセン/漢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
    • 順帶一提Andersen其實比較接近安納生的讀法
      • 動畫電影《冰雪奇緣(Frozen)》的女主角安娜(Anna)、男主角阿克(Kris)與漢斯(Hans)的名字便是源自於安徒生的名字。
      • 至於艾莎(Elsa)好像就沒有明確說明其名字來源了……
  • 稱號:子安徒生
  • 身高:146cm
  • 體重:39kg
  • 屬性:中庸.中立
  • Master:殺生院祈荒(CCC)、藤丸立香(FGO)
  • 形象色:藍
  • 特技:觀察人類
  • 喜歡的東西:寫完故事的一瞬間
  • 討厭的東西:女人、寫故事
  • 天敵:拉妮八世高文德懷斯·H·皮斯曼

性格[編輯]

  • 毒舌
    • 但是不會嘲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為完成某事而全力以赴」的他人的努力。
      • 「給得不到回報的人生,添上最後的一節(光明)」
        即使成為世界聞名的作家也不曾得到任何一件渴望之物的安徒生。
    • 談述“愛”卻沒能得到過“愛”的一名童話作家。
      與愛交戰數千場,未曾敗走,亦未曾理解的愛的戰士
      對這樣的他而言,「掙扎過後卻得不到回報而消逝的人生」正是應該講述的東西。
      「想將最後的光明,給與連神也棄之不顧的人的人生」
      這就是安徒生的,靈魂的核心。
  • 厭世
    • 認為「人只能通過終極的死亡來變得幸福」。
    • 雖然討厭世間的一切並感覺很麻煩,但是不會拒絕他人的請求。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一針見血地剖析所見之人。
  • 貓耳

略歷[編輯]

故事經歷[編輯]

Fate/Extra CCC[編輯]

  • 作為殺生院祈荒的Servant登場。
    • 會與Master一起待在走廊,然後發揮其毒舌的評論評價每一章出現的BOSS與主人公和其Servant。
  • 第五章時因為Master被Meltlilith殺死而跟著退場。
    • 若是走CCC路線,就會知道這是假象,與假死的祈荒一起隱蔽起來,直到最終章才會和魔人化的祈荒一同出現。
      • 在最後決戰中作為魔人祈荒的支援,當祈荒將發動寶具時會出言提醒。和祈荒的戰鬥組合被玩家笑稱他才是Master。

Fate/Grand Order[編輯]

第四特異點—《死界魔霧都市 倫敦[編輯]

  • 在該章被魔霧召喚出來的中立從者之一,在蘇豪區發生魔畫襲擊事件時向亨利‧傑奇給予情報。
  • 在遭受魔書襲擊的古書店裡逗留。籍由自身的觀察,理解到魔書的本質。
  • 魔本事件以後,便和主人公行動,回到傑奇的住所,但基本工作是在房間進行創作。
    • 後來,加入主人公一伙的莎士比亞來到後,表示能和他合作感到高興。倒是苦了住在旁邊的傑奇。
  • 為了調查魔霧事件,與主人公前往已被破壞的魔術協會遺址──大英博物館。
    • 遭受魔本襲擊時,原本眾人以為兩名文學系Servant會感到可惜。然而,由於可以把自己的黑歷史親手(物理)消滅,反而感到難言的背德快感。果然文學系Caster都是怪人
  • 解讀在魔術協會地底書庫得到的資訊,理解到『聖杯戰爭』的本質。
    • 『聖杯戰爭』其實就是被扭曲的是『英靈召喚』儀式,『英靈召喚』儀式原本是在遇上『一個巨大之敵』時,用作召喚『人類最強七騎』的儀式
  • 隨後繼在和莎士比亞待在傑奇住所繼續創作,直到最後回收聖杯時,再度與主人公同行,遭遇Grand Caster。在一眾Servant被打敗時,保護了Saber。
    • 並且再始推敲出『英靈召喚』真實意義,及被稱為Grand Class的意味。
  • 然而,最終依然被Grand Caster打敗。
  • 在幕間劇情《人間観察》為了找尋寫新故事的靈感而要求主人公到各特異點協助取材。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Caster 殺生院祈荒 E E E EX E C
主人公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Fate/EXTRA CCC
    • 高速詠唱:E ─ 能快速詠唱魔術的技能,安徒生的情況並不是魔術,而是書寫原稿的速度變快了。
    • 道具作成:C ─ 製作魔術道具的能力。
      • 本身並不會魔術的安徒生則是將寶具上的詩文給實際呈現出來。例如「國王的新衣」具有和羅賓漢的「無貌之王」相同的隱蔽效果,「醜小鴨」則能將敵人遠遠彈飛,「冰雪女王」則能強化能力。在支援方面可說是非常優秀。
      • 最得意的詩文是「能100%的將心中想法傳達給對方的情書」。
  • Fate/Grand Order
    • 陣地作成:D ─ 自身的Arts卡性能稍微提升。
    • 道具作成:C ─ 自身的弱體賦予成功率稍微提升。

擁有技能[編輯]

  • 無辜的怪物:D ─ 與本人的意思無關,因為世間的風評而扭曲了真實的姿態。
    • 安徒生的情況是「讀者的詛咒」,將童話的映像直接反應在作家本人身上。
      • 因為其早期所寫的故事都是主角無法得到任何救贖,最後就此死去的悲劇結局,所以會讓讀者覺得「這作者一定是個沒血沒淚的惡魔」,而讓其筆下人物的悲慘境遇反應到其身上。
    • 在以Servant身分重現於世的安徒生的手腳,就這樣被他所寫的童話作品的映像給侵蝕了。
      • 被衣服掩蓋住的,是人魚的鱗片和凍傷,喉嚨也在每次說話時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
  • 人類觀察:A ─ 安徒生的固有技能,不止可對不認識的人們進行觀察,還要加以理解,預想其一生,並不會遺忘。
    • 英雄王評論「雖然說話很難聽,但看穿他人的能力是一流的」。
      • 在聖杯戰爭中由於要找出對手Servant的真名才能進行針對性的攻略,所以安徒生雖然戰力低落,卻能靠此對其他Servant做出一定的推測,甚至是直接看穿對手的本名。
    • 在CCC中是除了英雄王外,唯一一個事先就看穿了祈荒本質的人,但是因為其中立的屬性,所以也只是口頭提醒了主人公幾句,並不會做出其他干涉行為。
  • 高速詠唱:E ─ Fate/Grand Order時擁有的技能。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為你寫的故事 Marchen Meines Lebens C 對人寶具 0 1人
安徒生的自傳《我的生涯故事》的親筆原稿。
安徒生稱自己寫的東西大部​​​​分都是自身的投影,而這本他稱為「對自己所有作品做出的至高註釋」的書,即是他的集大成兼生存方式的記錄。

這本書的每一頁,都透過其愛戴者們供應而來的魔力,顯現成「讀者想看見的安徒生」的姿態,能夠變成其分身來行動。

也可以把這本書恢復成白紙,從頭開始寫作,把「一個人」培育成「一個主角」。
其效果(成長的程度)是隨著原稿的進展越多則越高。
僅有數頁的話只能引起一點點的偶然,但在完稿之際,將會讓對象成長到其本人心中描繪的「最佳姿態」。……前提是沒有脫稿的話。

在《Fate/Grand Order》中擁有機率增加我方全體攻擊力、防禦力、產暴擊星率(幕間劇情強化後追加)以及三回合自動回血四項輔助能力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名稱
Img22689.png
致親愛的你
來說說一個小故事吧。

男人從出生以來,總是懷抱著不滿。
因為痛楚。 因為搔癢。 因為暗沉。 因為浮腫。
那種感覺就像全身爬滿了蝨子一樣。
這就是他比起本能更相信言語,比起感情更相信故事的原因吧。
然而,世上的一切都跟男人的肌膚過不去。
飽受欺凌的下層市民的嘆息也好,不值得愛的街坊鄰居的歡愉也好,都被視作因無法忍耐而產生的不滿。
男人說道:
「我啊,簡直就像全身爬滿跳蚤的貓。」
那所有的積鬱,你都當作無聊的煩惱一般,用開朗的笑聲一笑置之。

在那什麼都沒有的春天發生的事中,只有平穩的陽光是有價值的。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為Fate系列中第三個文學系Caster。
    • 沒有直接戰鬥的能力,自稱是個三流Servant。
    • 不過其寶具若是應用得當,則可堪比願望實現機,威能甚至會比一般Caster要強非常多。
    • 最終戰的時候會讓你覺得「這個人好像才是Master」的樣子,因為下來和Servant對戰的是他的Master,Caster則是在一旁用自己的技能輔助她
  • 少年的姿態
    • 自述會以這模樣回應召喚是因為這是他感受性最強的時候。其實還有一半是因為Master祈荒的興趣。
      • 他的說法正好符合莫札特的「藝術家怪人論」中的「小孩型態是長大後會成為正常的大人,因此以感受性最強的神童時期召喚出來」。
    • 在Fate/Grand Order雖然不再是被CCC的那位Master所招喚出來,卻仍是以少年姿態出現,而自暴自棄的自嘲說「因為少年時代的我才最有才能」。
  • 對聖杯毫無所求,這是因為生前想要的東西都未能到手的緣故。
  • 中立
    • 雖然常批判自己的Master是個毒婦、色尼姑,但他也不是站在主人公這方的。
    • 如同其陣營,名副其實的絕對中立。
  • 毒舌評論家
    • 擅長觀察他人,在遊戲中可以通過和他的對話得知其對登場人物的看法。
    • 只是評價多半都不怎麼樣。
      • 在Fate/Grand Order中若是玩家有他和祈荒在的話,祈荒會戰戰兢兢的表示請不要讓她和安徒生再組成一隊,可見其毒舌給人的心理創傷有多深。
  • 每章開幕時,以詩文敘述當時把守關卡的衛士的即是他
    • 很詳盡的描述出衛士們的心理。
  • 在Fate/Grand Order中星數雖然只有2星,但除去攻擊力與生命因為這個2星先天上比較不足以外,其技能跟隊友搭配之下十分強力到完全不像是個2星角色,不少非洲Master沒有孔明、梅林或C狐就會讓他代替這些人的職位
    • 高速詠唱搭配NP禮裝能夠讓自己秒開寶具,因為寶具可同時強化攻防以及回復血量的功能,作為輔助職非常稱職
      • 雖然除了補血以外其他的能力都是隨機增加,但可以搭配法老金的太陽神加護確保成功率。
      • 不過要注意的是安徒生本人並沒有增加團隊NP的技能或寶具,會被稱為非洲孔明是因為開服初期時孔明的技能都不會補NP(而且提升數值又差),相對來說好抽好發動(雖然要看臉)的安徒生幾乎可以完全取代他,但現在孔明做過強化後安徒生就真的追不上對方了。
    • 無辜的怪物雖然會讓自己防禦力下降(但可以用寶具補回來),卻能確保發動後三回合一定有星星讓隊伍打一波爆發
    • 人間觀察則能讓隊友暴擊傷害提高,搭配騎職等容易吸星的職業或者是蘭斯洛特(Saber)等有集星技能的角色一波下來傷害會打得很可觀
  • 殺生院祈荒所崇拜的作家
    • 在年幼殺生院無法自由行動的日子裡,陪伴她渡過教團裡非人生活的,正是安徒生的著作《小美人魚》,將自己投影在小美人魚身上,總有一天能離開惡夢般的世界
    • 因為這緣故,崇拜安徒生的她在月聖杯召喚了他作為自己的從者
    • 想當然,她召喚後才知道安徒生本人的性格……
  • 若是和他閒聊時,他會透露出自己有在創作同人誌的事。在琥珀ACE中則洩漏出他在夏CM之前忙到不可開交。

名台詞[編輯]

  • ――女の話をしよう。
    目覚めた時から、女は病理に繋がれていた。

    重い鎖は満遍なく。つま先から頭まで、ミイラの如き死に化粧。

    自由がない、と余人は憐む。
    自由はない、と彼女は喜ぶ。

    鉄のドレスは難攻不落。
    城門開いたその奥に、在るのは乙女か魔性の罠か。

    他人の秘密は蜜の味というが、さて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
    自從醒來,女人就與病理連接。

    厚重的鎖鍊四處蔓延。從指尖至頭頂,有如木乃伊的死亡化妝。

    沒有自由,旁人憐憫。
    沒有自由,女人狂喜。

    鋼鐵之裙固若金湯。
    開啟城門的深處,出現的會是少女還是魔性的陷阱?

    雖說他人的秘密甜如蜜,這又如何呢。」
    • 第一章、『隷属庭園 Backyard of Eden』開幕語。
  • ――女の話をしよう。
    着替えた時から、女は衆目を集めていた。

    虫も殺せない可憐さで、女は男を管理する。

    節度のある生活を! なるほどそいつは聞こえがいい。
    無駄のない人生を! いかにもそいつは素晴らしい。

    待っているのは計算監獄。無垢なるものこそ残酷だ。
    眉目秀麗、品行方正。なのにどうしてこうなった?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
    從她換上衣裝後,女人集眾目而一身。

    以連蟲也殺不了的可憐之姿,女人管理著男人。

    過著有節制的生活!原來如此聽起來滿不錯的。
    過著沒有浪費的生活!這實在是太美好了。

    等待著的是計算的地獄,正因純粹所以殘酷。
    眉清目秀,品行端正。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 第二章、『計算監獄 Girl's Side Laboratory』開幕語。
  • (女の話をしよう)愛に濡れた唇は囁く女の話をしよう。
    (愛を知った時、女は魔物に変生する)“貴方のすべてを、私に下さい”

    愛しみと憎しみは本来、別々のもの。
    それが一つのものとして語られる時、
    これらをつなげる感情が不可欠になる。

    ――狂気だ。

    狂おしいほど愛している。狂おしいほど憎んでいる。

    他人への想いがこの域にまで達した時、愛憎(かいぶつ)は現れる。

    ……とかく、一目惚れとは暴力のようなもの。
    する方は幸福だが、される方には不意打ちだ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被愛濡濕的紅唇低語。
    (知曉愛之後,女人化做魔物)"請把你的一切給我"

    愛與憎原本是不同的事物。
    然而要將兩者化為一談時、
    連繫兩者的感情就變成不可或缺的東西。

    ――――就是狂氣。

    發狂似的愛著,發狂似的恨著。

    當對他人的愛到達這個領域時,愛憎(怪物)就會出現。

    ……總之,一見鍾情就像暴力一樣。
    對於愛的一方來說是幸福,但對被愛的人來說像是偷襲。」
    • 第三章、『愛憎唇紅 Alter Ego/M』開幕語。
  • ――女の話をしよう。
    肥大化した自我は、女の人生を食い潰した。

    誰だろうと夢を見る自由はある。

    理想の自分。理想の快楽。理想の未来。
    理想の他人。理想の恋人。理想の別離。

    誰だろうと、安い夢を見る自由はある。
    だが、その大半は悪夢(わるいゆめ)だ。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
    肥大化的自我,將女人的人生吞食乾淨。

    不管是誰都有作夢的自由。

    理想的自己。理想的快樂。理想的未來。
    理想的他人。理想的戀人。理想的離別。

    無論是誰,都有做安穩的夢的自由
    然而,那大半是惡夢。」
    • 第四章、『麻酔城塞 Sick/Home Sink』開幕語。
  • ようこそ、快楽原理の底の底へ。

    ここにあるのは深い安寧。
    覚めない夢こそ至上の揺り籠。

    理性と本能、不快と快楽。
    どちらに寄るかは、貴方の心が命じるままに。

    「歡迎來到快樂原理的底端之底。

    這裡有的是深沉的安寧。
    不會醒的夢才是至上的搖籃。

    理性與本性,不快與快樂。
    要往何處走,全依您心所向。」
    • 幕間、BAD END。[2]
  • ――女の話をしよう。
    どうせ食べるのなら、まるごとがいいと女は思った。

    支配者にして処刑人。
    調理人にして毒味役。

    美食を重ねること数百人。
    堪能、溺愛、泥酔、絶頂。
    ふしだらな食事のツケは頭に生えた異形の魔羅(つの)か。

    だがまあ、そう珍しい事でもない。
    美しい少女を貪るのは、男性女性(ニンゲンども)の本能だ。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
    反正終究要吃,那還是全部都吃好了,女人如此想。

    是支配者也是處刑人。
    是料理師也是試毒役。

    享受美食至數百人。
    享受、溺愛、爛醉、絕頂。
    放蕩飲食的代價是頭上所生的異型之魔羅(角)嗎。

    不過嘛,這並不是甚麼稀奇的事。
    貪圖美少女是男性女性(人類)的本能。」
    • 第五章、『血々純血 Iron Maiden Princess』開幕語。
  • (女の話をしよう。)愛に溺れた瞳は語る。
    (愛を守る時、女は女神と等しくなる。)“私のすべては、貴方のために”

    おまえの体が目当てだ、と男は笑った。
    まるでケダモノね、と女は言った。

    おまえの心は俺のものだ、と男は笑った。
    ええその通りよ、と女は言った。

    助けてくれ、と男は言った。
    ケダモノではまだ足りない、と女は笑った。

    愛しているのに、と男は言った。
    ええその通りよ、と女は笑った。

    男女はヴェールの向こうで一つになる。
    癒着する肌のように。熱に溶ける氷のように。

    溺愛を具現する女は笑う。
    すべてを支配してこそ、真実の愛たり得るのだと。

    「(來說說女人的故事吧)沉溺在愛中的瞳孔訴說。
    (守護愛的時候,女人等同於女神。)"我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我的目的是你的身體,男人笑著。
    就好像野獸呢,女人說。

    你的心是我的,男人笑著。
    嗯嗯是喔,女人說。

    救救我,男人說。
    作為一個野獸還不夠,女人笑著。

    我明明愛著你,男人說。
    嗯嗯是喔,女人笑著。

    男女在結婚面紗的後面合而為一。
    有如貼緊的肌膚。有如被熱度融化的冰。

    有如溺愛體現的女人笑了。
    正因支配著所有事物,才是真實的愛。」
    • 第六章、『快楽臨海 Alter Ego/S』開幕語。
  • ――最後の話をしよう。
    儚く現実に破れる、当たり前の恋の結末(はなし)を。

    「――――來說最後的故事吧。
    被虛幻現實所擊潰,理所當然的戀愛結局(故事)。」
    • 第七章鯖魚根部、『乙女ノ深層 I love You』開幕語。
  • ――では、その女の話をしよう。
    淫らに現実を侵す、おぞましい愛の末路(はなし)を。

    「――――那麼,來說說那個女人的故事吧。
    淫靡侵蝕現實,駭人愛情的末路(故事)」
    • 第七章CCC路線、『聖女ノ深層 Anima Atraxia.』開幕語。
  • 最近の若者は立ち読みさえしないのか。
    もういい、どこぞの動画でも見ているがいいさ。
    気にするな、俺も見ている。

    「最近的年輕人連看白書[3]都不願意了嗎。
    夠了,去看動畫就好了啦。
    不用在意,我也看的。」
    • 開放主人公詢問有關Master相關的問題時,選擇「読者は結構です(當讀者就算了)」選項時的反應。
  • あの女は自己愛の化身だが、さて。
    そもそも愛とは何だ?
    奪うものか?与えるものか?

    「雖然那女人把自己當作愛的化身。
    可是說到底愛是什麼?
    被奪取的東西?還是被給與的東西?」
    • 開放主人公詢問有關Lancer相關問題時的反應。
  • なめるな、俺は童貞だ。お前の幼児体型に興味はない。見るのはその性根、人物像だけだ
    • 評價紅Saber時,被反問說「你該不會是色魔之類什麼的」時的回答。
    • 當然,紅Saber氣得發抖。
  • 気をつけろ!最低最悪の宝具が来るぞ!!
    「當心!最差勁與最惡劣的寶具來了!!」
    • 最終戰,Master殺生院祈荒發動寶具「此世,全部之欲/CCC」時的台詞。
  • 愛も恋も人の欠陥にして最大の特殊スキルだが、今回の話はどうも違うな。黒幕とやらは、さぞ愛のない獣に違いない。そのくせ夢だけは人一倍だ
    「戀愛是滿是缺陷的人類所發展出來最強大的特殊技能。但是這次的黑幕不同,他肯定是頭不覺愛的野獸。只有白日夢比常人多了一倍。」
    • F/GO的房間對話,發揮人類觀察看穿黑幕蓋提亞的本質。
  • 締め切り3秒前と見たーッ!
    「看到截稿前三秒了啊——!」
    • FGO中受到大傷害時的台詞,以創作家來說確實是非常嚴苛的狀況啊……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Hans Christian Andersen (Fate)

備註[編輯]

  1. 咕噠子的場合。
  2. 這段期實是BB説的
  3. 在書店裏只看不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