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icebron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Caster (Fate/Apocrypha.黑))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Caster(キャスター/魔術師)
關於Fate/stay night中同職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Zero中的同職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Zero)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中的同職角色,請參閱Caster(EXTRA)Cast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EXTRA CCC中同職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EXTRA CCC)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敵對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Apocrypha.赤)條目
關於登場在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中同職的角色Caster,請參閱Caster (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果不想被魔像殺死,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4074.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聖杯大戰黑陣營所屬Servant之一,CV為宮本充。
  • 《Fate/Grand Order》中最初拆包資料表明CV為遊佐浩二,但隨著AP動畫開播,實裝時應會改由宮本配音。

基本資料[編輯]

  • 真名:Avicebron(アヴィケブロン/阿維斯布隆)
  • 稱號:哲學家
  • 身高:161cm
  • 體重:52kg
  • 屬性:秩序‧中庸
    • 我需要爐心支援!重覆一次!需要爐心支援!
  • Master:羅歇・褔雷因・千界樹>言峰四郎
  • 形象色:不明
  • 特技:不明
  • 喜歡的東西:不明
  • 討厭的東西:不明
  • 天敵:不明

略歷[編輯]

  • 真名為阿維斯布隆,又名所羅門·伊本·蓋比魯勒(Solomon ibn Gabirol),是十一世紀的詩人和哲學家,文藝復興的起點人物之一。出生於西班牙馬拉加,是將古希臘、阿拉伯、猶太的學術和智慧傳入歐洲文化圈的人物。
  • 他從希伯來語中「接受」這一詞語中創造出「卡巴拉(Kabbalah)」這一魔術基盤,是給與魔術師的世界極大影響的人物。
    • 此外,還是稀世的魔像(Golem)創造與使用者。

故事中經歷[編輯]

  • 聖杯大戰前兩個月被召喚。為了避免和人類有深入關系而戴著面具。
  • 被Master作為老師尊敬,與其一起在工房內製作魔像和開發寶具。
  • 接收黑方Saber的Master剩餘的一画令咒,並成為捕獲到的赤方Berserker的Master。
  • 赤方大舉進攻時進行各種支援,並釋放赤方Berserker。但之後製作的魔像大多被破壞,於是親身前往戰鬥。
  • 在空中庭園一戰,因Ruler的命令,與赤方一起討伐變為吸血鬼的黑方Lancer
  • 其後接受了四郎的建議,切斷和羅歇的主從關係並和他重定契約。
  • 犧牲羅歇完成自己的寶具並攻擊黑陣營,但看到樂園完成前被黑Archer射殺。

能力[編輯]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羅歇・褔雷因・千界樹 E E D A B A+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陣地製作:B — 以魔術師的身份,製造出有利於自己的陣地。製作特化於生產魔像的「工場」。
  • 道具製作:B+ — 可以製作帶魔力的器具,由於此Caster特化在製作魔像上,所以沒法作出其他東西。

擁有技能[編輯]

  • 數秘術:B — 卡巴拉魔術。以Notarikon[1]來組成詠唱。能一口氣對複數的魔像下複數的指令。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王冠·叡智之光 Golem Kether Malchut A+ 對軍寶具 1-10 100
手持黑曜石劍的魔像,如同神的威容可消減對手戰意。
材料是必須未經人類使用的天然石頭、木材和泥土,以及犧牲一名一流魔術師作出的爐心。
亦能進一步吸收任何願意融合的生物,獲得他們的能量和智識。

作為一個「自律式固有結界」,魔像可以轉化大地為生機蓬勃的「樂園」Levolution
因為「樂園」沒有受傷之人,所以魔像只要站在「已經轉化成樂園的大地」,就有幾近不死身的再生能力。
而且即使Caster死後依然能活動。
一開始只有約十五米,此時也可以被全能力C的Servant解決,
但會隨樂園的完成度變強,最高可達一千米。
要擊破魔像,只能在他雙腳脫離「樂園」的同時對「爐心」和頭部作致命攻擊。

性格[編輯]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魔像
    • 以阿維斯布隆生產的土塊,或是石頭與樹木組成的人造士兵。魔像的概念可上溯至古以色列,製法的基礎部分則咸認為大約在二世紀到九世紀之間成立。
      • 進一步說,魔像的由來則是聖經創世紀當中「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 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這一段。
    • 魔像原為嘗試製作「人類」的挑戰。因此可說魔像愈接近人類,品質愈高。
      • 當然這終究是卡巴拉術師心目中擘劃的理想魔像。
      • 至於魔術師,或許可說他們醉心於「如何創造強力的魔像」。
    • 阿維斯布隆的魔術基本上特化成魔像的創造,他的技術已經達到現代魔術師難以望其項背的領域。光靠銷售魔像就能一輩子享用不盡,也難怪羅榭會對他如此癡迷。
    • 縱使接近人類,應該說這是阿維斯布隆打造的魔像概念,但他依然不吝於打造概念完全相異的魔像用以解悶。弗拉德三世騎乘用的銅鐵馬是樸實的自信作,光是鑲嵌在眼睛的寶石舊價值好幾億。
  • 大戰後,其實仍有部分魔像們勉強存活下來。幾乎所有魔像都遭變賣,但還是有少部分魔像與人造人一同前往新天地。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阿維斯布隆是生來就病弱的人物,其中以皮膚病最為嚴重,同時也是極度的厭世家,隱藏住全身的衣服與面具也是因為這些。[2]
    • 對於與人交往很不習慣,特別是小孩子。其實對於自己的Master也不是很擅長應對。
  • 性格小心而冷靜,因為了解自己的弱點,對聖杯戰爭所下的心力是他人的兩倍。不過因為目的是鑄造「原初之人」,能夠啟動的要素都已經達成了,之後「原初之人」能夠運轉的話,聖杯戰爭對他也是無關之事了。
  • 其戰鬥能力相當低下,並不是用來正面戰鬥的Servant。但其製造與操作魔像的能力無可匹敵,只要有源源不絕的材料供應,就可以製作出大量高性能的魔像。
    • 作成的魔像分為大、中、小型,除人性外還有蜻蜓、蜘蛛等各種形態。其戰鬥力可以與低級Servant匹敵,高級的可以與赤方Saber作戰三回合。
    • 此外,Caster操作時,魔像動作的精密性會有飛躍性的上升。每一根手指可以操作一台,最大可以同時操作十台。
  • 此外,Caster還持有名稱為「七枝的燭台(menuroh)」的魔導具,可以用來操作魔像、在廣大範圍內搜索與監視。並且可以利用飛行型魔像為中繼,索敵範圍甚至超過一個城市。
  • 其願望是「完成自己的寶具」。寶具之所以未完成,是因為其構想的巨大。
    • 「魔像(Golem)」這個詞來源於「卡巴拉(Kabbalah)」魔術,其原意為「胎兒」、「雛形」,也即是「再現神造人這一過程」的秘術,只是強大的兵器絕不能算做完成。「引導遍曆苦難的我等,再次進入伊甸之園的偉大之王」——這才是阿維斯布隆所追求的魔像的完成型。
  • 會毫無抵抗的被黑方Archer射穿的原因,除了自身實力不足外,就是已經做好了要成為寶具糧食的覺悟。
    • 對他而言,和尊敬著自己的御主共同戰鬥絕不是一個難受的體驗,但是沒有辦法抵抗自己拋棄了一生也得不到的希望在垂手可得之處的誘惑。
    • 對阿維斯布隆而言,自己的生命沒有價值。要更正確的說的話,在寶具完成的那個時間點,以自身理論來說自己的價值就變成零了。
  • 傳說他是被忌妒自己詩才的男子殺害,埋在無花果樹下。
  • 王冠·叡智之光剛誕生時全長為十五公尺,但這只不過是「剛剛誕生」的數字。巨人的大小會隨樂園的拓展而三級跳,最後將超過一千公尺。雖說「能力平均C級的從者,單槍匹馬就能輕易擊敗十五公尺左右的巨人」,但全長達到一千公尺時,若沒有一流從者大軍圍攻,則無法與其對抗。最後導致負責隱蔽的人類胃痛而死。
    • 貞德等人會對十五公尺左右的巨人如此焦急,是因為看穿了巨人的成長速度非同小可。如果再晚一步對付它,巨人將會成長到三十公尺,並且抵抗更加激烈。


名台詞[編輯]

  • ――そのゴーレムは、決して無敵という訳ではない。
    ――むしろ、如何なる方法で死すのかを刻み込ま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僕が作るゴーレムは生を獲得する。だからこそ、死ぬ。
    ――ゴーレムとは、ただ単に土人形を動かすだけの術式ではない。
    ゴーレムとは、生命の創造……即ち、原初の人間(アダム)の模倣である。

    「——那魔像,決不是無敵。
    ――倒不如說,必須用什麼方法將死刻於其上。
    ――我所做的魔像獲得了生命,正因為如此,會有死亡。
    ――魔像並不是單單使泥土人偶動起來的術式。
    所謂魔像,是生命的創造……也即是,對原初的人類(亞當)的模仿。」
    • 對Master說出自己的目標。至今為止,只想過如何使魔像更加強大的Master受到從未想過思想的衝擊與啟發,對其更加尊敬,並決心全力協助。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Avicebron (Fate)

備註[編輯]

  1. 一種拆字方式,以希伯來文中該字的首或末字母構成句子,亦是卡巴拉的一部份
  2. 因此被描繪成悲觀厭世的性格。本篇之中也毫無遺憾的徹底發揮出來,直到死前都未曾拿下面具,露出他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