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 Lancelot du Lac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Berserker (Fate/Zero))
前往: 導覽搜尋
Berserker
關於Fate/Stay Night中同名的角色Berserker,請參閱Berserker條目
關於Fate/EXTRA中同名的角色Berserker,請參閱Berserker (Fate/EXTRA)條目
關於Fate/Apocrypha中同名的角色Berserker,請參閱Berserker (Fate/Apocrypha.黑)Berserker (Fate/Apocrypha.赤)條目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若不想被他抓你寶具化,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7296.jpg
Img16506.jpg
TYPE-MOON作品《Fate》系列的第四次聖杯戰爭Servant之一。CV為置鮎龍太郎。
初次登場是在虛淵玄所撰寫的歷史課本小說《Fate/Zero》。


基本資料[編輯]

Img22431.jpg
  • 真名:Sir Lancelotサー・ランスロット蘭斯洛特爵士
  • 稱號:圓桌騎士第一騎士湖之騎士騎士之花漆黑之狂騎士、長江騎士[1]、NTR騎士[2]、3D騎士、B哥、懶死駱駝[3]、乱・素玄人[4]、何スロット、穀潰し[5]、ヒトヅマンスロット[6]超高校級的圓桌騎士、岳父[7]、梅花J
  • 身高:191cm
  • 體重:81kg
  • 屬性:秩序・狂(Berserker ver.) /秩序・善(Saber ver.)
  • Master:間桐雁夜主人公(Fate/Grand Order)
  • 形象色:深藍(Berserker ver.) 、白(Saber ver.)
  • 特技:武藝、騎馬
  • 喜歡的東西:禮節、傳統
  • 討厭的東西:真心話
  • 天敵:Rider

性格[編輯]

  • 兇殘
    • 由於職位的關係並不代表原本的性格。
  • NTR
  • ドM
    • 從最後消失前說出自己為何狂化的理由真的會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 溫柔體貼
    • 只限沒有狂化的時候,在特典遊戲超時空花札的劇情中可以看到解除狂化的Berserker相當具有人妻像
  • 清廉
  • 好色
    • 因為這個問題經常被兒子女兒罵了無數次
  • 優柔不斷
    • 總是在忠義和個人情感之間遊走不定,既不能鐵下心去忠於其主,但又無法否定自己的本心,最後做成一個又一個的悲劇。

萌屬性[編輯]

  • 無口
    • 狂戰士職階的Servant皆同。
  • ヤンデレ
    • 要殺死Saber的執著尤其明顯。
  • 顏藝
    • Saber打下頭部的盔甲後,樣貌與Caster一樣扭曲(見圖)。
  • 車頭燈
  • 親バカ

愛好[編輯]

略歷[編輯]

  • 亞瑟王傳說中的提到圓桌騎士的話,第一個就會想到蘭斯洛特。
  • 是最受亞瑟王信賴,在諸多戰役中為王的勝利做出貢獻,但也是因為他而導致亞瑟王傳奇的落幕。
  • 幼年時曾被湖中妖精投入神奇的湖水中撫養成人而有「湖之騎士」的稱號。
  • 因為和亞瑟王的妻子桂妮薇兒王后有私情,被其他騎士發現後逐出了圓桌騎士團,造成了圓桌騎士的分裂。
  • 在Mordred背叛後,於卡姆蘭戰役前向高文請求能回到圓桌騎士團為王奮戰被拒絕,只能看著亞瑟王和過去的同僚們相繼戰死在卡姆蘭之丘。
  • 最後出家做了修士,在修道院中懺悔著自己的罪過。

故事中經歷[編輯]

《Fate/Zero》[編輯]

  • 接受間桐雁夜附加狂化咒文的召喚,以Berserker的身份出現在聖杯戰爭中。
  • 在倉庫街戰鬥中突然亂入,以寶具並非為己之榮光隱藏形態,對Archer發動攻擊。
  • 以寶具騎士不死於徒手破除了Archer的寶具亂射,之後Archer接受了遠坂時臣的令咒諫言而離去。
  • 無視Master的撤退指令,轉而攻擊Saber,結果在對峙時被看不下去的Rider駕車從背後撞翻,重傷退場。
    • 之後一直隨雁夜四處藏匿,並提取雁夜的魔力和生命力療傷。
  • 未遠川之戰中再次亂入,突然出現在戰場上的一架F-15J戰鬥機上,並將戰鬥機寶具化後攻擊Archer,之後與駕駛輝舟的Archer展開Dog Fight。
  • 由於間桐雁夜被遠坂時臣擊敗而失控,突然轉而攻擊Saber,結果被Saber身邊的Lancer和背後的Archer聯手打飛,再度重傷退場。
    • 之後繼續隨雁夜四處藏匿,並提取雁夜的魔力和生命力療傷。
  • 在間桐雁夜與言峰綺禮合作後,受到雁夜消耗兩枚令咒強行發佈的命令,暫時將寶具並非為己之榮光提升到未劣化形態,偽裝成Rider擄走了艾莉絲菲爾,引發Saber與Rider的決鬥。
  • 最終夜決戰中,手持兩挺機槍(……)突襲Saber,被Saber擊碎頭盔後,不再用寶具並非為己之榮光隱藏身份,並拔出佩劍無毀的湖光與驚愕的Saber正面對決。
    • 每一記揮劍都會大幅度消耗雁夜的魔力和生命力。
  • 在力量、武技、精神上對Saber形成全面壓制,即將對失去反抗意志的Saber發動最後一擊,[8]卻由於雁夜的魔力和生命力終於被徹底榨乾而突然失去行動能力,結果被Saber反射性地一劍貫胸。
  • 臨死前解除狂化,對Saber說出「好想得到王的親手懲罰」的問題發言,之後在Saber的懷抱中隨風消散。

Fate/Grand Order[編輯]

  • 以Berserker、Saber職階登場,星數4
Lancelot(Saber).jpg

第一特異點—《邪龍百年戰爭 奧爾良[編輯]

  • 被黑貞德作為Berserker被召喚,向主角群進行奇襲時把原版貞德認錯為亞瑟而瘋狂攻擊,最後被打敗消失
    • 繼精神錯亂的吉爾德萊斯後,他也認錯了貞德和Saber,有可能是狂化的影響明明乳量差別這麼大…

幕間劇情—《騎士は徒手にて死せず》[編輯]

  • 與主人公和瑪修野餐,遭遇敵人。僅憑筷子便把敵人擊退。
  • 羅曼博士想看他的真面目,要求主人公指示他脫下頭盔,然而因為『並非為己之榮光』的效果,只能看到強烈的閃光

第六特異點—《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編輯]

  • 以Saber職階登場
  • 現想現實[9]
  • 在第六章故事正式開始前半年被獅子王召喚出來,因為生前背叛王的心結,這次他決定跟隨獅子王成為獅子王的圓桌,也打倒了其他打算為了世界與騎士王榮耀而反對獅子王的騎士。
  • 之後作為在領兵在城外巡邏的游擊騎士,遇上了阿拉什與其戰鬥,但是被對方擺脫。
  • 因為對於獅子王的行為多少還是有些反對,因此偷偷的將沒被聖拔選上的民眾聚集在一個地方,對上達文西的時候也沒有殺害對方而是藏匿起來。
  • 之後與莫德雷德合流,甫一見面便直接解放寶具重創阿拉什[10]
  • 最後被兒子女兒[11]說服而對獅子王舉起了反旗,幫助主角一行攻入城中。
  • 但是因為很不要臉的把問題全都推給阿格凡,還說了對方跟自己一樣是背叛者你真敢說阿,而讓阿格凡整個人氣到彈起來對自己施加了狂化,不敵狂化後的阿格凡而被砍死。[12]

節日活動—《萬聖節・歸來! 超極☆大南瓜村 ~接著邁向冒險……~ 》[編輯]

  • 與崔斯坦一起被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召喚,作為其手下女王騎士出場。
  • 與崔斯坦聯手把兩個伊莉沙白轟出城外。
  • 由於其劇情上的表現,被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稱為「人妻控斯洛特」
  • 之後,在城鎮中遇見女兒,由於害怕被女兒認出,而使用「並非為己之榮光」化名為身披黑甲[13]的「謎之黑騎士」,之後連同崔斯坦一同被茨木童子以寶具「羅生門大怨起」二連發轟飛。
  • 在金字塔中,被女兒隱約察覺其真正身份,並打算剝下他的頭盔。

Fate/Apocrypha[編輯]

  • 以FGO的Saber職形象在莫德雷德的回憶中登場。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Berserker 間桐雁夜 A A A+ C B A
Saber 主人公 B A B C B+ A++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身為Berserker時[編輯]

  • 狂化:C — 除幸運和魔力外所有屬性上升一級,但是失去語言能力。同時也不能進行複雜的思考另外一個副作用是徹底破壞帥氣度,讓自身變成跟Caster一樣的顏藝
  • 對魔力:E(D) — 不能免疫任何魔術,但可以稍微削減魔術所造成的傷害。Berserker生前雖然通過除魔指環獲得了D級抗魔力,但是在狂暴化後導致該能力下降。

身為Saber時[編輯]

  • 對魔力:B — 三節詠唱以下的魔術無效,即使是大魔法、儀禮咒法依然很難傷害他。
  • 騎乗:B — 能夠靈活駕御較為優秀的坐騎和交通工具,但不能駕御神獸、聖獸及龍。

擁有技能[編輯]

身為Berserker時[編輯]

  • 精靈之加護:A — 受到精靈的祝福,面對危機的時候可以化險為夷的能力。此能力只能在建立武勳的戰場上發動。
  • 無盡的武煉:A+ — 曾經在某個時代堪稱舉世無雙的武藝。由於心技體的完全統一,即使在異常強大的精神制約下也能發揮全部的實力。
  • 魔力逆流: A —

身為Saber時:

  • 湖之騎士:A — 蘭斯洛特的別名。自小被湖之妖精Nimue撫養成人。受到精靈的祝福,而獲得超越眾人的武勇和騎士道精神。可是在祝福的背後,同時也伴隨着詛咒。
    • 在F/GO中,最高級時增加NP30及增加20顆星請問直感這個技能的價值何在?
  • 無盡的武煉:A+ — 曾經在某個時代堪稱舉世無雙的武藝。由於心技體的完全統一,即使在異常強大的精神制約下也能發揮全部的實力。
    • 在F/GO中,最高級時在三回合內集星率變成原有的6000%
  • 騎士不死於徒手:A++ — 能夠賦予手中的武器寶具屬性並能加以驅使的技能。能用寶具的限度是要能夠認知判別為「武器」的範圍內。
    • 在F/GO中,最高級時三回合內增加爆擊傷害50%及在接下來的三回合增加15顆星所以我說直感這個技能(ry

寶具[編輯]

身為Berserker時[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Img7320.jpg 騎士不死於徒手 Knight of Honor A++ 對人寶具 1 30人
能夠賦予手中的武器寶具屬性並能加以驅使。蘭斯洛特能用寶具的限度是要能夠認知判別為「武器」的範圍內。

如果是普通物品,在蘭斯洛特拿起成為「武器」時,此物相當於D級的寶具。如果是原先等級在此之上的寶具,會以原本的等級落入蘭斯洛特的支配。

原型為亞瑟王傳說中:因為Phelot的陰謀,蘭斯洛特在沒帶劍的時候被迫與Phelot進行戰鬥,但蘭斯洛特在困境中用折斷的樹枝打倒了Phelot。

在FGO中,作為Berserker職階的蘭斯洛特的寶具登場,其演出正是手持被寶具化的M61火神式機砲對全體敵人進行掃射攻擊[14];而蘭斯洛特作為Saber職階召喚時,作為其固有技能登場
Img7319.jpg 並非為己之榮光 For Someone's Glory B 對人寶具 0 1人
能夠隱藏自己能力值的能力。

蘭斯洛特可以變身為其他任何可以建立功勳的騎士,但是由於狂化,該能力劣化成了偽裝。作為Berserker時,平時籠罩蘭斯洛特的黑色煙霧就是這一能力的3D劣化形態的表現之一。

亞瑟王傳說中,蘭斯洛特過去曾多次變裝隱藏身份出行冒險並獲得勝利的榮譽,如偽裝成自己友人的身份代替他參加競賽,所以稱為:「並非為己之榮光」。

因為這個寶具的能力,Berserker在原作中的屬性表被隱藏,同時也導致了本條目的資料被塗黑
Img7322.png 無毀的湖光 Arondight A++ 對人寶具 1~2 1人
俗稱「大明湖」,與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成對,同為湖中精靈託付給人類的寶劍。

因為有著相同起源,其堅韌能與誓約勝利之劍匹敵。劍身皆有精靈文字的刻印。此劍的特徵是有著如同月下閃耀湖水般的光輝、絕不會毀壞的刀刃。但由於傳說中蘭斯洛特曾以此劍斬殺圓桌騎士,因此使其喪失聖劍的資格,被歸入魔劍。

封印其他寶具才能解放蘭斯洛特的真正寶具。抽出這把劍的時候,自身全部的參數值提升一個等級,全部的ST判定中成功率變成兩倍。

由於有打倒過龍的故事,能夠對持有「龍屬性」的英靈(如Saber)追加傷害。

身為Saber時[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寶具圖像) 縛鎖全斷.過重湖光 Arondight Overload A++ 對軍寶具
蘭斯洛特以Saber職階召喚時的寶具。
把超越自身負荷的魔力注入無毀的湖光中,並把其作為攻擊之用。
將本來應該是成為光之斬擊的魔力刻意不放出。而是作為在斬中敵人時,作為劍技而解放的寶具。
在傷口中溢出龐大的魔力,猶如映照出藍色光芒的湖。


Fate/Grand Order專屬概念禮裝[編輯]

Berserker[編輯]

名稱
Img24022.png 黑騎士之盔 [ 隱藏 / 展開 ]
我前行的道路即將失去光輝。

嘴巴如峨嵋月般上揚,眼神猶如嗜血的野獸。

練就的武藝雖不會衰退,但我的靈魂早已浸於污泥、雙手雙腳己然化為凶器。

朋友啊,請別看著我的臉。
如今只剩這枚頭盔能證明我是騎士。



Saber[編輯]

名稱
Img24023.png 湖中少女 [ 隱藏 / 展開 ]
一切由此而始。

我的人生滿是悲嘆與愛、憎惡與喜悅。
無法與愛人共度餘生而發出悲嘆、打從心底愛著編織而成的羈絆、對於人們憧憬的王抱持崇敬與憎惡,即使如此―――仍舊充滿喜悅

失去的東西、誤算的事物、傷害的人們不計其數。
得到的東西、正確且堅信著的事物、守護的人們也確實存在著。

但是,已經夠了。
放下一切的時候到了。
稍微有點累了。
卸下盔甲、脫下頭盔、丟下寶劍―――
稍微,小睡一會吧。
就在這比任何地方都要平穩的湖中。
一下子……一下子就好了……



其他資料[編輯]

  • 以武勇程度來說的話,是亞瑟王一方中最強的人,也許這就是為什麼F/GO裡這兩個四星的比五星的阿爾托莉亞還要好用...
    • 其次是高文,再之後是亞瑟王。
  • 訪談解釋其寶具「騎士不死於徒手」可以將手握的「武器」變成寶具,判定的標準取決於蘭斯洛特的主觀意識,只要本人認為這是武器,並且用手拿著的期間就會有效。另外有補充一個例子:航空母艦因為比起武器更接近載具、運輸工具,因此不會被蘭斯洛特視為武器。
    • 同樣是訪談解釋,跟Gilgamesh的戰鬥中曾展現以其高超武藝搶下寶具再加以迎擊的戰法,但這是由於狂化的能力值加成才能辦到,可見其如此應付劍雨仍然有極限存在。
  • 桂妮薇兒王后
    • 因為TM世界觀的亞瑟王是女性,所以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關係。
    • 兩者是出於政治需要而結婚,王后敬愛著亞瑟王,並願意為其理想而活,甚至願為之殉死,直到遇見了蘭斯洛特。
    • 愛上蘭斯洛特的她不再是願意為理想而死的人,而是個為愛而活的女性,不過這太過強烈的愛最後將蘭斯洛特逼到了窮途末路之上。
    • 在阿爾托利亞這邊來看,因為自身是女性而無法給予王后愛情,對蘭斯洛特和王后的感情其實是抱著容許的態度,但在兩者私通的事情被揭發後,身為王的她卻不得不給予兩人懲罰。
    • 最後阿爾托利亞戰死在卡姆蘭之丘,王后則進了修道院成了修女,蘭斯洛特也自我懲罰的成為修士。
  • 意想不到的是擁有被狂化Berserker的組別,於第四次聖杯戰爭中所造成的破壞總額是七組中最低
  • 動畫中每次都以3D動畫出場,所以被戲稱為「3D騎士」
    • 順帶一提其實UFO是有先用2D畫然後把其擦掉後再放3D模型上去花了多少錢和時間啊真是……
  • 與其勇武之名聲相反,做決定總是婆婆媽媽,不論是愛情還是忠誠都猶疑不定,不但為圓桌騎士帶來悲劇,也成了FGO第六章獅子王失敗的關鍵。
    • 在個性上和高文是完全相反的類型,他是想得太多,高文是什麼都不想地忠於他的王。
  • 而在FGO中作為Saber職階登場時,是個集產星、集星、增加爆撃傷害技能於一身的優秀從者,某程度足以與Heracles匹敵。
    • 技一的「湖之騎士」增加30NP及20顆星,再以技二的「無盡的武煉」集星,再加上技三的「騎士不死於徒手」增加爆擊傷害50%及接下來的三回合產15顆星,這三者技能配合起來,足以體現其「圓桌最強騎士」的實力。
      • 無盡武煉倍率會如此誇張的原因在於Saber版的這個技能是直接拿Berserker版本實裝,由於Berserker的集星率被設得太低(基準值是10,但一般來說標準是100),因此6000%的倍率乘起來能讓他在短時間得到足夠跟其他人搶星的集星率,然而同樣的倍率放在基準為100的Saber上就會讓他變成誰都沒辦法跟他搶星的怪物。
    • 其寶具「縛鎖全斷.過重湖光」為藍卡單體寶具,除了賦予敵人大傷害,還具備增加自身藍卡強化30%一回合及對敵造成受傷增加狀態的效果,如果把自身的A卡擺在寶具後並配上爆擊,有很高機會下一輪又可以在開一次寶具。
      • 組隊方面,可以配搭孔明玉藻前組成惡名昭彰的「蘭明湖」隊。以孔明增加NP值及能力,玉藻前增加藍卡能力與補血,再加上蘭斯洛特作主攻手三技全開,就能充分發揮其鬼神般的實力
      • 此外若是手上又沒有玉藻和孔明的話,也可以嘗試用狂大公與安徒生組成藍卡暴擊隊。三者寶具都是藍卡,且安徒生可以在一部份上取代孔明的增加能力與玉藻的補血能力,另外他還有全體暴擊率增加與每回提供暴擊星的技能,搭配大公寶具放下去一定會有的20顆以上暴擊星,面對非弓職、裁職時可以讓蘭斯洛特作主攻手(碰上了就改讓狂大公當主攻手),可以讓玩家充分享受到暴暴樂這件事有多爽快
    • 在FGO中的簡介也提及過Saber才是最適合蘭斯洛特的職階
      • 不過本人卻對於這一點感到莫大的諷刺。認為自己是促使不列顛滅亡的罪人,因而覺得Berserker才是最適合自己的職階
    • 在第六章連續被兒子女兒
      • 除了因為他明知獅子王錯卻要繼續追隨,他也有一些關於美女的問題發言,毎次説了都會被兒子女兒追着來罵。
    • 同時因為立繪崩壞而令アロンダイト得到了歪ンダイト的別名[15]
    • 在2016年的萬聖節活動中官方推出了兒子女兒穿着得超性感的禮裝,引發了大批玩家的惡搞
      5XFaMK5.png
    • 第六章中領受了「淒烈」的祝福,防禦面相性等於Ruler,且所有弱體狀態都無效
      • 因為防禦面等同Ruler,雖然不能上弱體狀態,但當時不少玩家就算沒抽到,用借的也能借到Avenger職階的貞德Alter或巖窟王,因此不少玩家都覺得相對於其他牛鬼蛇神[16],他反而是六章中最好應付的BOSS。
      • 當然,Avenger之後又新增了戈爾貢和新宿的Avenger兩位從者,所以現在新手能用(抱)的選擇就更多了。
  • 在撲克牌是梅花 J 的圖像;TM世界同樣為 J 的還有赫克特

名台詞[編輯]

Fate/Zero[編輯]

  • 「Arrrrrr!」
    「啊―――!」
    • 目前真的只有這一句
    • 其實是“亞瑟”的拉長音
      • 動畫第20集終於說人話了
  • 「私は……貴方の手で裁かれたかった。王よ……他の誰でもない、あなた自身の怒りによって、我が身の罪を問われたかった……」
    「貴方に裁かれていたならば……貴方に償いを求められていたならば……こんな私でも、贖罪を信じて……いつか私自身を赦すための道を、捜し求めることができたでしょう。……王妃もまた、そうだったはずだ……」
    「我…我想得到您的懲罰…國王…來自您的手中而非他人…為了我自己所犯下的罪。」
    「如果您已懲罰了我…如果我已彌補了您…我就可以相信自己已經贖罪而能原諒自己。…王妃也可能…」
    • 可惜的是這句台詞和Berserker的內心戲被動畫版刪除了
      • 其中一段關於自身為何狂化的原因在第25集中藉著Saber的回憶補回,不過關於王妃的部分就幾乎沒有補上。
      • 反正BD版還會出現的。(拖
  • 「事到如今還要因為這種原因. . . 而持劍嗎? 真是叫人為難的君主啊」
    • 第24集唯一的遺言台詞 ,除了鬼叫
  • 「私は王を尊敬していました。
     叶うのなら最後までお側に居たかった…。正直に言ってギネヴィア様より王の方が――いや、なんでも。」
    「我尊敬王。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一直陪伴到最後……。說真的比起桂妮薇兒來我對王還比較——不,我什麼都沒說。」
    • Fate/Zero動畫特典內容。等等,你把話說完,似乎有巨大內幕的樣子……
  • 「救命啊雁夜,王他好可怕喔!」

Fate Grand Order[編輯]

Berserker

  • 「Gala……had……」
    • FGO中,Berserker的房間發言之一。

Saber

  • 「最果てに至れ。限界を超えよ。彼方の王よ、この光をご覧あれ! 『縛鎖全断・過重湖光アロンダイト・オーバーロード』」
    「直到盡頭、超越極限。彼方之王啊,請見識這道光吧!「縛鎖全斷・過重湖光」(Aroundight Overload)」
    • FGO中,以Saber職階召喚時,解放寶具的台詞。
  • 「いやぁ……。遠目に見ても美女だったので、とっさに」
    「不,只是從遠處看見是一名美女,怎麼?」
    • 第六章時,主人公一行詢問蘭斯洛特為何會放過原本是敵人的達文西時而作出的回答。


回應[編輯]

討論:Sir Lancelot du Lac (Fate)


相關[編輯]

備註[編輯]

  1. 大陸MAD《愛聽隨身聽的Assassin》中,歌詞唱到“長江有意化作淚”時正好是蘭斯洛特仰湖長歎的畫面http://www.bilibili.tv/video/av155555/ ,而在另一個大陸MAD《FZ全人物高同步中文角色歌》中,蘭斯洛特的歌曲就是長江之歌(https://youtu.be/czSGBh-w1mU?t=7m13s),也許就是從這裡得來的靈感?
  2. 可以強行搶奪敵方英靈寶具,甚至是主子的妻子
  3. 惡搞式直譯
  4. 花牌大戰中對saber的自介
  5. 第六章,出自兒子之口
  6. 2016年萬聖節節日活動,出自克麗奧佩脫拉七世之口
  7. 由於他是與瑪修融合的Servent加拉哈德的父親
  8. 動畫版中Saber落入下風的部分被刪除
  9. 繪師有提說本來是以Fate/Zero的長髮形象做草案設計,但被打槍要求換成短髮所以才設計成現在的樣子。
  10. 「面對你這種程度的英靈,是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有所保留的」
  11. 加拉哈德憑依在瑪修身上
  12. 然而阿格凡也因此受到頻死的重創
  13. Berserker模組
  14. 奇怪地機砲可在電力驅動系統不見了以下照射無誤,可能是以魔力代替電力。
  15. 不過在正式出場時,這個問題已被修正了
  16. 特別是高文的不夜與崔斯坦的反轉讓不少玩家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