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Alexandre Dumas (Fate)

出自 Komica wiki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偽キャスター/偽Caster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透,如果不想把大筆財產輕易花光,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大仲馬.png

基本資料[編輯]

  • 名稱:Alexandre Dumas(アレクサンドル・デュマ/亞歷山大‧仲馬)[1]
    • 出生時的名字是仲馬·達維·德·拉·佩耶特里(Dumas Davy de la Pailleterie)[2]
    • 本作所使用的真名為融合了本名和稱號的「亞歷山大‧大仲馬」(アレクサンドル・デュマ・ペール/Alexandre Dumas père)
  • 稱號:大仲馬(Dumas père)[3]、偽Caster
  • 身高:182cm
  • 體重:82kg
  • 職階:Caster
  • 屬性:中立‧中庸
  • 形象色:藍紫色、褐色
  • 特技:製作贗作
  • 喜歡的東西:享樂、有趣的故事
  • 討厭的東西:工作
  • 天敵:

性格[編輯]

  • 輕浮
  • 豪放
  • 風流
    • 史實上據估計有大約40個情婦
  • 享樂主義者

萌屬性[編輯]

  • 光頭
    • 留著極短的藍紫色頭髮
    • 整場聖杯戰爭幾乎沒出過自己的房間
    • 不過史實上是個很喜歡旅行的人
  • 話嘮

愛好[編輯]

  • 美食
  • 美女
  • 玩樂
  • 花錢
    • 以上也全都是史實上大仲馬的愛好
  • 吹牛
  • 聊天
    • 很能東扯西扯,只能說真不愧是作家。
    • 包括自己生前的軼聞在內,不管好的壞的都不避俗的拿出來閒聊。
      • 本人表示這些無聊往事只要能成為某人的消遣,不管要他說多少都可以。
  • 自言自語
    • 因為都一個人待在房間的關係,他的臺詞常常都是在和空氣說話......

略歷[編輯]

  • 亞歷山大·仲馬出生在19世紀的法國,父親曾是拿破崙底下的將軍,但因反對其稱帝而被拿破崙冷落,連退休金都領不到,他過世時大仲馬年僅四歲。
    • 這樣的父親自然沒留給家人多少財產,大仲馬從小和母親過得相當困苦。
  • 青年時期的大仲馬對文學作品其實沒有多大的興趣,然而在接觸到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後完全改觀,成為其後來成為劇作家的起點之一。
    • 27歲那年,他所寫下的第一部戲劇作品《亨利三世與其宮廷》便獲得了好評,從此在文學界嶄露頭角。
  • 而讓他邁向人生巔峰的作品則是42歲那年所寫的《基督山恩仇記》,從此大仲馬的名聲家喻戶曉,他的作品也被翻譯成多國語言,讓他賺入了大筆法郎。
    • 之後又寫下了《三劍客》、《瑪歌皇后》,一直到死前都還在不斷地創作。
  • 然而大仲馬生性揮霍,很快就又把賺來的稿費花完,債臺高築。死前幾乎身無分文的他來到兒子小仲馬的家,在兒子面前嚥下最後一口氣。
    • 為了與他那同名同姓,又同樣成為了文豪的兒子做出區別,後世人們將父親稱呼為大仲馬,兒子稱呼為小仲馬(Dumas fils)。

故事中經歷[編輯]

Fate/strange Fake[編輯]

  • 故事一開始便在自己的房間內,是本作唯一一個沒有描寫出召喚場景的「偽」從者。
    • 在雪原市地下五十公尺處有塊巨大的地底空間,那是由身為黑幕的國家機關和魔術師合作管理的區域。
    • 在這個大地底空間和地面之間,約地下二十公尺處又有另一塊小規模的區域,是御主奧蘭多分配給大仲馬使用的「工房」。
  • 不時打電話騷擾自己的御主,要求他送美食和美女到自己的房間內。
  • 之後也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不下場參與聖杯戰爭,僅作為觀眾觀看,並用自己的能力製造寶具供御主奧蘭多等人使用。
  • 看上二十八人的怪物之一,因和死徒戰鬥而失去右手的約翰·溫高德,作為一個觀眾兼創作者,向其送上了「特別關照」。
  • 在二十八人怪物與阿爾喀德斯的戰鬥中,未經御主許可,自召喚以來首度外出的大仲馬悄悄出現在戰場角落,向約翰展開自己的寶具。

能力[編輯]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Caster 奧蘭多‧利夫 C D E EX A B

職階技能[編輯]

  • 陣地做成: E —
  • 道具製作(改):EX(A+~E) —
    • 技能等級根據對象觸媒而定

固有技能[編輯]

  • 時代觀察: A — 和人類觀察不同,而是觀察時代的流向,並將其寫入作品中的技能。
    • 這個能力比起用在自己,更常是用在自己所執筆的小說內容上,因此對私生活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 美食家: A — 從垃圾食物到宮廷料理,擁有各式各樣的知識和相應的技術。
    • 表現出持有的敏銳味覺的技能,為了料理而進行狩獵和漁獵的技術也包括在內。
  • 無辜的怪物: E — 從父親的勇猛、著作權的官司到死後的論戰,受到了因街頭巷說和後來的作家(又或是大仲馬本人)所創作的傳記等而變得有名的各種逸話所影響。
    • 例如贋作騷動時大仲馬究竟有沒有說那句發言[4]之類的,有關真偽與否的研究正在進行中,因此此技能的等級很低。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火槍手們,挑戰風車吧 Musketeers' masquerade E~A+(根據對象觸媒而定) 對人寶具 1~99 1人
將對象的人生以自己的體驗和創作來進行「執筆.改稿」,在一次召喚中只能使用特定次數的寶具。
對象一次一名,能夠將對象的力量翻漲數倍至數十倍的他人支援型寶具。因為是強化「對抗強大力量」的人們用的寶具,只有人類時一般來說是無法發揮效果的。


寶具名稱的火槍手明顯出自大仲馬筆下的《三劍客》,但原作中並沒有特別提到風車。
相對的,以「挑戰風車」這一事蹟聞名的應該是塞凡提斯所寫的《唐吉訶德》。

遠遠未及終點的食遊綺譚 Gran Dictionnaire de Cuisine [5] A 對物寶具 - -
以生前參與過多部作品的合著與修訂,其遺作《美食大辭典》,以及擔任過一段時期的『古代遺跡及相關發掘調查博物館的總負責人』為依據的寶具。
將Caster的職階技能『道具作成』變成『道具作成(改)』,擁有通過創作既存在之物的傳說來使道具的等級上升,並成為擬似寶具的能力。
假如最初持有的為等級A以上遺物的場合,由於其傳說是『已經完成』的緣故而不能修改。

簡評、其他資料[編輯]

  • 19世紀的法國知名大文豪,以寫下《基督山恩仇記》、《三劍客》、《瑪歌皇后》等名著而聞名。
    • 以多產聞名的作家,作品多達兩百七十多卷,但其中有部分作品是委託他人代寫再冠以大仲馬的名義發售,因此作品等級良莠不齊。
      • 委託60多名寫手替自己抓刀,因此著書又多又迅速,被人諷刺為「仲馬小說工廠」。
      • 在大仲馬的年代,作家請他人幫忙代寫這種著作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經營到大仲馬這種規模還是相當少見。
  • 大概是小時候窮苦的日子過怕了,長大後的大仲馬非常捨得在生活娛樂上花錢,是出了名的浪費家。
    • 鉅額稿費在他的隨意揮霍下迅速用盡,死前在病床上向小仲馬表示:「我留下的財產就和我剛來到巴黎時帶著的錢差不多」。
    • 即使是被召喚為從者的現在,也只熱衷於花御主的錢享樂,對奪得聖杯沒有多大的興趣,單純抱持看戲心態。
  • 擁有「將具有寶具素質的一般武具昇華為真正寶具」的能力,這項能力被奧蘭多看中,因此被召喚到本次聖杯戰爭之中。
    • 實際做法是在卷軸上書寫文章(自然是用法語),和其他作家系從者一樣的強化方式。
    • 大仲馬曾抱怨「要生產贗品的話還有更好的人選吧,例如艾米爾‧德‧霍瑞[6]之類的!」
    • 奧蘭多則回答「單純的仿冒品沒有意義,要有辦法做出超越原典的仿冒品才行」,也就是由身為作家的大仲馬進行改編。
    • 這項能力與本次聖杯戰爭的主題「Fake」(偽)不謀而合。
  • 生前並非魔術師。但在幫助加里波底統一義大利時,作為報酬得到了可以接觸龐貝古城遺跡的機會。
    • 或許是受到了當時接觸到的遺跡和遺物的影響,使他成為從者後,得到了足以勝任Caster職階的能力——將物品的過去改寫再貼上的「技術」[7],但大仲馬自己也不太瞭解能力的來由。
  • 除此之外,這項能力的來由還混合了大仲馬生前的一項軼聞。
    • 1857年,身為大仲馬主要寫手之一,參與過《基督山恩仇記》和《三劍客》創作的奧古斯特‧馬科(Auguste Maquet)向大仲馬起訴,希望能夠獲得版稅,並在作品上署名共同作者。
      • 事實上,這兩部作品的角色設定和情節有許多都是馬科設定的,比率高到完全可以說是這兩人的共同創作,但在出版商的堅持下,馬科的名字並沒有被放在作者中,相對的馬科則得到一筆豐厚的款項。
      • 所以實際上已經付過錢了,只是馬科和大仲馬拆夥後又舊事重提。
    • 據說在法庭裁判上,大仲馬曾承認「確實是剽竊而來的作品。不過跟原作比起來,我寫的作品顯然更有趣吧?」
      • 但整場訴訟根本不是在吵剽竊,而是金錢糾紛和契約不履行的問題,所以這句話有很高的機率是後人捏造的。
    • 最後法院判定大仲馬勝訴,不需支付版稅和署名共同作者。理由是「仲馬沒了馬科依舊會是仲馬,但若馬科沒了仲馬會如何?」
    • 雖然馬科最後敗訴,失去在這兩部巨著上寫上名字的機會,但他後來的人生依舊靠著寫作而過得相當不錯,或許還比隨意揮霍而窮困潦倒的大仲馬更好。
  • 小時候雖家庭貧困,但母親仍湊錢讓他學小提琴,然而大仲馬卻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天分,成為大仲馬和他音樂老師的夢魘。
    • 不過相對的,劍術、槍法等倒是學得不錯。
  • 雖然自己也表示不擅長下場戰鬥,不過生前其實有和人決鬥的經驗,即使是晚年也有為了寫料理書籍而親自狩獵野獸的事蹟。
    • 或許也是遺傳自其身為將軍的父親,大仲馬身上纏繞著懾人的氣魄,讓二十八人的怪物在面對他時也不禁直冒冷汗。
    • 奧蘭多曾說過「或許連我用拳頭肉搏也能打倒他」,但二十八人的怪物在親眼見到大仲馬後卻覺得很難說。
  • 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大仲馬有著極高超的情報蒐集能力。
    • 從各種敘述來看,大仲馬的這項能力應該是全自動式的,他不用特別費神就可以讓情報自動出現在自己的電腦畫面上。
    • 連其他陣營的機密都可以迅速得知,在本次聖杯戰爭中的情蒐能力可能僅次於Watcher
    • 但並沒有和自己的御主共享這些情報。大仲馬偶爾會主動分享一些自己得知的重要情報給他。
    • 另外,大仲馬在提供給二十八人怪物的寶具上裝置了竊聽機能,使他能即時接收他們的情況。
  • 和御主奧蘭多之間的關係並不緊密,將英靈視為打倒目標的奧蘭多不怎麼信賴他。
    • 大仲馬提供武器給奧蘭多,奧蘭多提供食宿和享樂給大仲馬,除此之外幾乎沒有聯絡。
    • 一般來說,從者和御主會有某種程度的感覺與記憶共享,但由於奧蘭多害怕自己這邊的情報被洩漏出去,因此這種共感平常是完全遮斷的。
      • 但顯然是白費工夫,人家大仲馬知道的都還比你多
    • 從第一卷到現在,這對主從都還沒共處一室過,對話都透過電話進行。
  • 有著一口紅白相間的奇特牙齒,被玉藻前稱為「骨牌お歯黒」[8]
  • 透過電視和網路學習到了相當多現代知識,連異國的東方文化也略有吸收,相當適應現代社會。
  • Fate系列的第一位作家系從者。
  • 個性和各種細節上的設定都相當還原史實,處處可見成田良悟在角色設定上的用心。
    • 時不時會藉由大仲馬自己的口講述生前的軼聞,顯然成田查了很多資料又想通通放到作品裡面
  • 其實是精準預測新衛星的先知
    • 他口中提到的克麗奧佩托拉基督山伯爵拿破崙後來都在FGO中實裝了。
    • 所以剩下的楊貴妃、加里波底、艾利馮斯·李維等人搞不好也有機會
    • 從他口中提到的人名隨便也超過十幾個,幾乎是每卷小說都會提到三個以上的新人物。看看下面那又臭又長的相關人物區也能略知一二
      • 什麼奇怪的人物都提了,就是沒提到兒子小仲馬,看來就和史實一樣得不到父親的關愛
  • 和原本應是自己筆下人物的巖窟王之間的關係,在Fate中並沒有說明的很清楚。
    • 大仲馬生前自居為「基督山伯爵」,甚至花費鉅資蓋了兩座城堡[9],並將兩者都命名為「基督山伯爵城堡」。
      • 順帶一提,在城堡附近蓋的,大仲馬用來閉關寫作時的小房間則是被稱作「伊夫堡」。大仲馬表示自己在那的話工作效率也會提升,但被奧蘭多回絕[10]
    • 據大仲馬所說,之所以將城堡取名為這個名字是想要諷刺「某個人」,但那個人直到死為止都沒來找他抱怨。
    • 這邊提到的某人究竟是不是指愛德蒙這點不得而知。
  • 在大仲馬的回想中,4歲的大仲馬聽聞父親的死訊後,氣得拿槍想幹掉神[11],而大仲馬的母親對他罵道「我們家不需要再出一個挑戰神的英雄了!」
    • 這句話讓讀者好奇,大仲馬父親和拿破崙在Fate中到底經歷過了什麼?
    • 結果後來推出的拿破崙還真的持有神性特攻的寶具。

名台詞[編輯]

  • いよう、元気にしてるか、兄弟!
    「呦,精神好嗎,兄弟!」
    • 透過話筒傳出來的第一句臺詞。可以窺見他的部分性格。
  • 只要有網路跟電話,怎樣都會有辦法知道。你是不是有點太小看現代的文明利器了?還是說,你以為我不可能會打鍵盤嗎?
    • 從大仲馬的口中吐出了「法蘭契絲卡」這個他不應該知道的名字,讓奧蘭多相當震驚。
    • 面對奧蘭多「你為何會知道」的質問,大仲馬給出了上述的回覆。
    • 之後更滔滔不決的說出大量情報,展現出自己的情報蒐集能力。
  • 天曉得。原型之一可能是我老爸。
    但愛德蒙‧唐泰斯是否真實存在、是否真的完成目睹者皆雀躍不己的復仇、最後是否又放棄復仇......
    說起來他真的存在嗎?全都只有神知道。
    不過,至少我靠這部作品大賺一筆是事實!哈哈哈哈哈!
    • 面對奧蘭多「難道真的有基督山伯爵的原型人物嗎?」的疑問,大仲馬給予的回答。
    • 曖昧模糊掉問題,結果局長還是不清楚到底有沒有這個人。
    • 這段敘述據說是成田寫到一半被FGO背刺,修改後的結果。
  • 『お前のおかげで破滅した悪党より儲けさせてもらったぜ!』
    「我的意思是『托你的福,我比起那些陷害你的惡棍賺的更多呢!』哈哈!」
    • 大仲馬用開玩笑的語氣表示,若真的見到愛德蒙‧唐泰斯本人,這是他會想和愛德蒙說的話。
    • 局長則是表示「如果那個人和現在的你見面,就算你被射殺也無法埋怨吧?」「如果我是他,想必也一直在等待能夠揍你的機會。」
  • おいやめろ!?作家の前で本人が書いた台詞を読み上げようとするんじゃねえ!
    思わずもっといい台詞が思いついて改稿したくなっちまうだろうが!もうできねえのに!
    「喂快住手!?別在寫書的作家本人的面前朗讀臺詞啦!」
    「這樣豈不是會想到更好的臺詞然後忍不住改稿嘛!可是又改不到!」
    • 奧蘭多一邊回想起「等待,並抱持希望吧」這句名臺詞,一邊打算說出口,被大仲馬慌張地喊停。
    • 和喜歡引述自己作品句子的莎士比亞不同,大仲馬似乎並不喜歡這樣。
  • 你們聽好囉,賺了錢就要好好揮霍哦!錢就和食材一樣,就在你開始覺得『這麼做很浪費』的時候,會從某個角落開始慢慢腐壞掉的。
    • 對著二十八人的怪物敘說自己的金錢觀。
  • 可是,改變了我人生的就是那個『冒牌貨』,唯有這點是誰都不能否定的。
    不管那是冒牌貨還是什麼,裡面都充滿了杜西斯如假包換的熱情啊。
    • 約翰對身為贗品的他們能否戰勝真正從者這點產生了疑慮,而大仲馬則用自己的事蹟鼓勵他,告訴其「贗品也有其價值所在」。
    • 大仲馬年輕時初次接觸到莎士比亞所寫的《哈姆雷特》,被其感動而影響其成為作家,然而後來他才發現,他所看到的哈姆雷特其實是翻譯者杜西斯[12]混入自己的解釋後重新撰寫的玩意兒,堪稱「偽哈姆雷特」。
      • 後來看到莎士比亞所寫的真跡時,大仲馬還差點嚇得站不起來。

相關人物[編輯]

生前[編輯]

  • 安徒生——朋友,作家同伴。
    • 在2015愚人節企劃再次見面時,對他縮水不少的身高和臉蛋大爆笑了一番。
    • 聽說上次他的御主是個身材前凸後翹的美女時相當忌妒,甚至提出讓安徒生介紹她給自己的要求。不要做死
  • 巖窟王 愛德蒙‧唐泰斯——自己筆下的作品《基督山恩仇記》的主角......的原型人物?
  • 拿破崙——父親的上司,大仲馬小時候曾遠遠的見過他。
    • 堅決不發薪給他父親,可以說是害大仲馬小時候過苦日子的元凶,不過大仲馬和母親在他第一次失勢時倒是站在拿破崙那邊替他說話。大仲馬也表示並不討厭他。
    • 也寫過以他為主題的戲劇。
  • 托馬‧亞歷山大‧仲馬——因早逝而幾乎沒留下印象的父親,曾為拿破崙底下的將軍。
    • 過去落入拿坡里王手中成為其俘虜時,被人下了砒霜而使其壽命大幅縮短。
    • 後來大仲馬與加里波底一起攻入拿波里時,當地人為了向大仲馬致敬,而在大仲馬面前斬首該國王的雕像。
  • 加里波底——讓義大利得以統一建國的關鍵人物,好友。在義大利的統一上大仲馬也幫了他不少忙。
    • 史實上兩人關係就很好,加里波底甚至還當上了大仲馬其中一個女兒的教父。
  • 夏爾‧諾迪埃——法國幻想文學的始祖級作家。替自己和文學界牽線的恩人,尊稱其「夏爾老師」,少數讓大仲馬恭敬對待的人。
    • 寫過以惡魔、妖精、吸血鬼等幻想生物為主題的作品,在Fate中其靈感是來自與死徒接觸的經驗。
    • 大仲馬表示「既然連我這種人都在『座』上,那夏爾老師肯定也在」以現實知名度來看,這倒是很難說
  • 巴爾札克——朋友,法國文學史上的超一流作家,和雨果並列,甚至在大仲馬之上。稱呼其「巴爾札克那小子」。
    • 其在受邀參觀基督山伯爵城堡時,給出了不知是褒是貶的感想:「嗯,任何人來看都會認為有十二分的愚蠢,不過蠢到如此卓越,反而讓人心情舒暢。」
  • 雨果——朋友,同樣為法國文學史上的超一流作家,稱呼其「雨果那小子」。
    • 史實上兩人關係也不錯,曾說過「若我不是大仲馬,我願成為雨果」,基督山伯爵城堡裡也有他的雕像。
  • 拿破崙親王[13]——大仲馬的朋友,兩人年齡相差二十歲。同時也是拿破崙的姪子。
    • 在大仲馬的回憶中和他一同遊覽基督山,因為大仲馬對他的稱呼變來變去而忍不住吐槽了對方。
  • 伊波利特‧杜蘭——法國建築師,替大仲馬打造出自宅「基督山伯爵城堡」的人,大仲馬對他的工作能力給予好評。

Fate/strange Fake[編輯]

  • 奧蘭多‧利夫——御主,稱呼其「兄弟」,有點接近互相利用的關係。
  • 約翰‧溫高德——「二十八人的怪物」之一,這次看上的演員,給了他一點特別援助。

其他[編輯]

  • 莎士比亞——身為作家的前輩,稱呼其為「偉大的文豪」。
    • 基督山伯爵城堡裡也放有莎士比亞的雕像,可見其對莎士比亞的喜愛。
  • 瑪莉‧安東尼——曾寫過以她為主角的一系列浪漫愛情小說。
  • 羅賓漢——曾寫過以羅賓漢為主角的小說。

相關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Alexandre Dumas (Fate)|number=|section=1}}

備註[編輯]

  1. Dumas的法文發音類似「丟馬」,仲馬則是清末時期的福州翻譯家所翻(在福州話中,丟和仲發音類似)
  2. 大仲馬一家直到爺爺那輩都還是姓「達維·德·拉·佩耶特里」,但父親從軍時拋棄了這個姓,改用大仲馬奶奶的姓「仲馬」,大仲馬也因為父親的關係而改姓仲馬
  3. père在法文是「父親」的意思
  4. 關於此發言,請見下方其他資料
  5. Gran,法文中「永遠」的意思。Dictionnaire,法文中「書」的意思。
  6. Elmyr de Hory,匈牙利藝術偽造者,其仿畫技術連知名畫廊都能騙過,有著「最臭名昭彰的藝術家」之稱
  7. 大仲馬強調這是一種「技術」,而不是「魔術」
  8. 「お歯黒」是日本古代一種把牙齒染黑的習俗,常見於已婚女性,但也有稀少的男性案例
  9. 準確來說,其中一座只是城堡風格的別墅,外觀請搜尋Château de Monte-Cristo
  10. 再怎麼想也不可能讓大仲馬到遠離戰場的法國生產寶具,運送效率太差了
  11. 這同樣是史實記述
  12. 全名讓-法蘭索瓦‧杜西斯(Jean-François Ducis),將莎士比亞的作品翻譯為法文的譯者
  13. 本名拿破崙‧約瑟夫‧夏爾‧保羅‧波拿巴(Napoléon Joseph Charles Paul Bonapar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