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齊格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齊格(ジーク)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斬艦刀切成兩半,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4167.jpg


TYPE-MOON作品《Fate/Apocrypha》中聖杯大戰關聯者之一,男主人公,CV為花江夏樹

基本資料[編輯]

  • 名稱:人造人→齊格/ジーク
  • 身高:165cm(故事開始時)
  • 體重:53kg (故事開始時)
  • 屬性:中立.善
  • Servant:Rider
  • 形象色:透明
  • 特技:沒有
  • 喜歡的東西:沒有、像現在這樣存在著(FGO)
  • 討厭的東西:沒有
  • 天敵:天草四郎時貞

性格[編輯]

  • 單純
  • 頑固

萌屬性[編輯]

  • 天然
  • 邪龍時限定
    • 巨龍
    • 反差萌
    • 隔壁棚的巴哈姆特
    • 內藏的巨大兇ㄑ…

愛好[編輯]

  • 插旗

故事中經歷[編輯]

Fate/Apocrypha[編輯]

  • 原本是千界樹家族利用從艾因茲貝倫等家族盜出的技術製造的人造人,設計目的是為了承擔Servant使用魔術與寶具、自行治癒等的魔力消耗,本來只是沒有自我的消耗品。
    • 魔術回路極其優秀,但沒有足夠用來發揮的肉體。此外造成時知識已經齊備,高等數學一瞬間就可以解出。
    • 因為完全是為提供魔力而設計,因此除了這部分功能外,其他部分都非常脆弱,短時間步行就會耗盡體力、損傷身體,即使嘗試說話也伴隨極大的痛苦,並且很難發聲。即使沒有其他因素,其壽命最多也只有三年。
    • 艾因茲貝倫家族的技術造出的人造人並沒有這麼脆弱。恰恰相反,沒有壽命限制,有強力的魔術回路與肉體,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與Servant抗衡。千界樹家族的人造人如此脆弱一是因為偷到的技術太不完全,二是根本沒想過造的完美,只需要可以提供魔力就足夠。
  • 因為奇跡般的概率產生自我意識,並在死亡的威脅下產生活下去的衝動。於是使用魔術回路,脫離魔力供給槽。
  • 但因為身體的缺陷,逃出一小段距離後就耗盡了體力。此時黑方Rider路過,幸運獲救。之後接受黑方Archer的診斷,知道自己的壽命最多只有三年,並受到人生指導。
  • 赤方Berserker襲來時,黑方Rider想趁機助其逃跑,但被黑方Saber與其Master歌爾多攔下。之後受到歌爾多的攻擊,重傷瀕死。黑方Saber受到黑方Rider關於英雄的質問,自我覺悟,反把歌爾多擊倒,然後將自己的心臟移植給將要死亡的人造人,拯救了其性命。
  • 得到黑方Saber的心臟後,肉體發生變化,身材變得較為高大,肉體也變得可以承受適用魔術的負擔,壽命也有百年以上,成為煉金術歷史上未曾有過的存在。至今為止都沒有名字的人造人感念其恩德,決定取名為齊格。
  • 告別黑方Rider,之後一直獨自行動,有了想救出自己的人造人同類的願望,並遇見Ruler,與其一起行動,在附近的村子借宿時被房東老大爺當成私奔的情侶
  • 在赤方大舉進攻黑方時,勸說人造人試圖喚醒其自我,並在黑方Rider被赤方Saber逼上絕境時嘗試救援,反被殺死。
  • 受到黑方Berserker死亡時自爆寶具的效果復活,以黑方Saber的心臟為觸媒,由惡竜的詛咒覺醒「竜告令咒(Deadcount Shapeshifter)」,變身為齊格菲與赤方Saber其大戰,因為寶具「惡竜的血鎧」效果,不分勝負。
  • 赤方Saber受令咒支援,使得赤方Saber在對黑方Saber(即齊格)時能力值上升。赤方Saber受到令咒的支援,在戰鬥中佔據了優勢。
  • 兩人以寶具決勝負。因為齊格的寶具對單人效率較低,結果寶具決勝是赤方Saber勝利。
  • 赤方Saber感覺得到自己戰勝的原因是齊格的心中尚有迷惘,同時是第一次變身,以後再戰勝負難料,想要乘機將其殺死。
  • 但兩人的寶具使得赤方Berserker的傷害累積到了極限,以寶具「疵獸的咆哮」爆發出EX級別的破壞力。赤方Saber組察知危險,在爆發之前逃離。
  • 齊格與黑方Rider則由Ruler保護下來。之後齊格與黑方Rider脫離黑方陣營。
  • 黑方Rider被Master賽蕾妮可用令咒下令殺死齊格的時候赤方Saber正好經過,因為看不慣賽蕾妮可的做法說了句“吵死了啊”後直接從背後麻美了她。
    • 而齊格則與黑方Rider締結契約成為了他的第二任Master。
  • 後來因為已經背叛了黑方的黑方Caster所啟動寶具魔像王冠·叡智之光,齊格再度變身為黑方Saber,和赤方Saber聯手消滅了黑方Caster的寶具魔像。
  • 黑方Assassin殲滅戰中被黑方Assassin的Master六導玲霞偷襲,幸獲赤方Archer間接所救,之後被捲入了黑方Assassin製造的“惡夢”中,在Ruler超度了其中的怨靈後一同與其脫出。
  • 在準備進攻空中花園前與黑方Rider一同偶遇了紅方Saber,向其發出談話的邀請,詢問一些問題後便分開了。
  • 在與眾人一同度過了悠閒的數天後開始了空中花園的登錄作戰。
  • 最終戰中,兩度變身為黑方Saber,終於擊敗了空中花園勢力的王牌赤方Lancer
  • 在Ruler對言峰士郎及聖杯使出捨身攻擊後,立下覺悟以自身之力與言峰士郎決戰。
    • 初時陷入苦戰,但憑堅強的信念以及從黑方Berserker引發的生命之雷中繼承的永動機少女的貞潔(Bridal Chest)突然覺醒。
    • 最終以肢裂的雷樹(Blasted Tree)將言峰士郎擊敗。
  • 在最後因龍告令咒的副作用,加上聖杯剩餘魔力作調整,化身為傳說中的邪龍法夫納,相信着人類的可能性而帶着聖杯前往世界的裏側,阻止了「全人類的救濟」。
  • 在世界裏側近乎永恆的等待後,與終於遵從約定前來的Ruler相見,相互告白後一同前往新的世界。[1]

Fate/Grand Order[編輯]

活動 Fate Apocrypha/Inheritance of Glory[編輯]

  • 接續 Fate/Apocrypha 結尾,齊格前往世界裏側後的故事
  • 帶到世界裏側的聖杯因不明原因出現異常,若持續下去的話會帶來諸如處在世界裏側的幻想種們跑到人類世界等等的一系列危機,因而以邪竜法夫納的身份在夢中與FGO的主角對話,希望能藉助對方的力量解決問題
    • 大概是目前活動角色里最好說話的,相比之前幾個不幫忙就會死的活動,不僅在主角疑惑時表示不願幫忙也沒問題自己會想辦法,還表明萬一有危險的話一定會送主角回去,就當作是從夢中醒來即可
    • 另外他對主角的評價會隨著主角的遊戲進度而改變
  • 一開始以邪竜形態帶著主角飛往城塞主角:終於當了一回龍騎兵,但中途被黑方SABER的寶具擊中重傷,在城塞與黑方ARCHER、紅方RIDER匯合后,為了能分頭行動逐個擊破敵方從者們,而從邪竜本體分離出人形終端來和主角共同行動
    • 最初以威嚴的口調說話,之後沒幾句就變回正常的齊格了
  • 由於獨自一人在世界裏側呆了太久,對主角在迦勒底以及各個特異點的經歷十分感興趣,不過在主角邀請他也到迦勒底時表示他還有在等待的人。
    • 等活動結束了遲早也要去的
    • 有貞德的玩家表示:你等的人現在就在迦勒底啊。
  • 在一切結束後,以邪竜形態把主角帶出大聖杯
    • 作為主角把他當成朋友看待的答謝,把先前的人形終端分離出來贈予主角
      • 作為終端的齊格將與本體斷絕連接,邪竜的力量也只能顯現一瞬間
      • 和本體斷絕連接的齊格將作為主角的從者而戰,創造屬於他自己的回憶,走上和本體不同的道路
  • 送別了主角,邪竜再次進入了沉眠,繼續那漫長的等待

能力[編輯]

職階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Caster 藤丸立香 E E E D B EX


  • 魔術:C —「理導/開通(Straße/Gehen)[2]」;由來是艾因茲貝倫家族的煉金術,是以魔術迴路鑄造而成的人造人所持有的天賦才能。
    • 瞬間解析接觸到的物品,將魔力同調,不論是再堅固的物質都能以完全相反的組成將之破壞。但除此以外就沒有任何用途。
    • FGO中作為技能被實裝,效果為增加自身ARTS卡性能一回合
  • 竜告令咒(Deadcount Shapeshifter):EX — 共三劃,每一劃「竜告令咒」可以換取三分鐘的變身為齊格菲的能力。身體被英靈齊格菲憑依,完全具現其身體能力、戰鬥經驗、寶具等能力。
    • 但不會改變齊格自己的心理。因此如果心裏有迷惘,就無法發揮十足的力量。
    • 此外,每用一次三分鐘「竜告令咒」身體靈魂將會被侵蝕(也就是自己的一生當中被齊格菲侵蝕的那180秒)。
    • 第三集為了破壞黑Caster的巨像又消耗一劃,之後再從貞德那裏得到兩劃,並以此龍告令咒和失去主人的黑Rider再契約。
    • 原則上全部令呪用完便會死,但每用一次便能越接近齊格飛,能力也會隨變身次數上升。
    • 雖然也能像一般的令咒一樣使用,但因為完全不需要以令咒強制阿斯托爾福做什麼事,所以全部都拿去變身為齊格弗里德了。
      • 這和齊格每次都召喚齊格弗里得出來是相同意義的,觸媒是齊格弗里德仍然存續的心臟。
      • 齊格弗里德的肉體所能承受的龍血,齊格無法承受,這也是為什麼令咒消失的地方會變成黑色。
      • 就算令咒用光了,藉由弗蘭肯斯坦的「磔刑之雷樹」所得到的能量作為延命裝置,齊格雖然能夠保持著人的樣子,但是因為最後使用了寶具所以連那個也用完了。
      • 結局就超展開憑體內的龍血變成邪龍法夫納了。
    • 因為這項「3分鐘內變身成比自身還要更強大存在」的能力,所以一些日方讀者戲稱這樣的齊格是超人力霸王
    • 而在Fate/Grand Order中,這項能力變成他的技能,等級為EX,效果是為自己附上龍特攻一回合與增加NP
      • 一個Caster跑去打多半都是Rider的龍根本是找死,這技能到底是設計來幹嘛的?
      • 目前Caster階能克制的龍屬性敵人只有清姫酒吞童子、謎之女主角X、謎之女主角X Alter
        • 能克制的敵人這麼少真是非常抱歉
      • 不過作為增加NP技能(初期加20NP,點滿后加30NP)搭配技1人工英雄的NP回轉率增加、技二的藍魔放可以使他的寶具回轉相當快,在周回寶物庫關卡時甚至可以做到像泳裝莫德雷德那樣的三回合寶具連發
      • 另外關於變身的部分則是變更為EX的攻擊動作(發動EX攻擊時變身為齊格飛再砍下,隨後變回原貌)
  • 單獨行動:EX — 憑依從者的亞種,除了採取戰鬥行動需要魔力外,其他一切都與常人無異。
    • 本來的話連年齡也和人類差不多才是的...
  • 人造人(Homunculus):C+ — 沿用自艾因茲貝倫的技術鑄造的人造人。
    • 雖然是偶然,天生就有個性和優秀的魔術使用能力
  • 人造英雄 (偽):B+ — 接受了英雄齊格飛的心臟,加上弗蘭肯斯坦的寶具電流在體內流動而塑造出來的疑似英雄。
    • 雖然時間有限,但可以和竜告令咒組合化身成英雄—Servant行動
    • 說白了就是主角威能,東(出)授的英雄
    • FGO中作為技能實裝,效果為三回合內增加自身NP回復率以及提升最大HP
  • 戰鬥續行/不死身:EX — 即使受到必死的致命傷,也不會死去。
    • 目前每集都死一次。
    • 第一集被黑方Saber的Master歌爾多毆打(小說版)/僅僅一拳打中(動畫版)致瀕死,第二集被赤方Saber殺死,第三集被黑方Assassin組以陷阱暗殺
  • 永動機
    • 因為被黑方Berserker的寶具復活而得到,效果同樣是聚集大氣魔力為自己所用。
    • 亦可發動磔刑之雷樹,而且用完不會死。


寶具[編輯]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Img19439.jpg 惡竜的血鎧 Armor of Fafnir B+ 對人寶具 - 1人[3]
僅限變身為齊格飛時可使用。
將淋了惡龍的血的故事具現化的寶具。
能將相當於B級的物理攻擊以及魔術無效化。對於A級以上的攻擊會扣除相當於B級的防禦數值後來計算傷害。被正統的英靈使用寶具的場合可以得到相當於B+的防禦數值。但對有屠龍屬性的寶具則不算進+。
但與傳說一樣,沒有淋到血的背後無法獲得防禦數值加成,也無法隱藏。
而且一旦背部受傷會很難康復。
Img17525.jpg 幻想大劍‧天魔失墜 Balmung A+ 對軍寶具 1~50 500人
僅限變身為齊格飛時可使用。
雙手大劍,為黃金之劍,柄上鑲有藍色寶石。
達成了屠龍偉業的詛咒聖劍
同時擁有作為原典的魔劍『格拉姆(Gram)』的屬性,會依據使用者將屬性轉為魔劍或者聖劍。
鑲於劍柄上的藍色寶石儲存、保管了神代的魔力(真乙太),將其解放後會放出黃昏色的劍氣。
對於帶有竜種之血的人可以追加傷害。
攻擊模式為弧型的廣域掃蕩,因此距離越遠時威力會分散而有所降低。

本來飲了龍血的齊格弗里德擁有極高的魔力產生量,可以連發此寶具,作為Saber召喚時失去了此能力。
齊格的永動機心臟多少代替了此一功能,但還是比不上本尊。
磔刑的雷樹 Blasted Tree D~B 對軍寶具 1~10 30人
黑方Berserker處繼承的第二永久機關用的寶具。
與上面兩種寶具不同的是,齊格無需變身就能直接使用此寶具。在FGO中這項寶具是作為普攻動作呈現。
灼熱龍息‧萬地融解 Akafiloga Argrise EX 對人寶具(自身) 0 1人
FGO中作為Servant的他持有的寶具。以自己曾經變為邪龍法夫納的過去為藍本,發動後可暫時變身為法夫納,並吐出自身的龍息給予敵人莫大傷害。
對當事人來說似乎和人類時沒什麼差別的樣子。
效果為敵方全體防禦下降一回合+全體傷害

其他資料[編輯]

  • 因為是人造人,因此具有高品質的魔術回路、聖杯大戰與魔術等大量相關知識、強大的情報理解能力。本來因為肉體太過脆弱難以利用,但在得到黑方Saber的心臟後已經沒有問題了。
    • 雖然肉體有成長,但精神沒有變化,還是一樣單純天然。因此背著Ruler也不會有任何其他感覺。
  • 此外還具有TYPE-MOON傳統的插旗能力,不到兩卷就與Ruler與黑方Rider兩位[4]主角達成了親密的關係。
    • 第一卷什麼都沒做就插了黑Rider的旗欸到底怎麼做到的……
    • 以上沒有任何問題,例如性別方面。
    • 而且到第三卷連赤方Saber陣營和黑方archer的master兩人及人造人妹子群都加入...齊格你這後宮王!
  • 要使英靈憑依,以人類的肉體是沒有可能的,只有像人造人這種純粹未被污染過、沒有積累過歲月、並且可以適應肉體急劇變化的身體才可以做到。
    • 魔法少女伊莉雅中,能使用夢幻召喚的都是人造人或類似的存在[5],有島民推斷夢幻召喚也是和齊格類似的原理
      • 但在3rei的士郎桑回想中有不少人(包括他自己)都是人類卻都能使用夢幻召喚,可能這方面的設定又跟Apocrypha的描述無關了。
      • 雖然後面又確認到那些參戰的人類其實都是人偶
  • 雖然是黑方被當作消秏品,但受黑方Servant的恩惠不少,包括Archer的指導、Rider的劍和關照、Saber的心臟和Berserker的CPR生命,開局啥都沒有,裝備全靠人送[6]
    • 但也因為故事中幾乎看不太出他為此付出了甚麼代價,再加上最後鋪陳不足之下跟貞德走在一起恐怕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有不少讀者相當討厭這男主角,在華語圈還被謔稱為齊傲天[7]
    • 說到底還是原作者神奇東出在小說時期筆力不足的問題卻要角色背鍋 嚴格意義來講作為角色本身性格行事方面並沒有太大問題,但人設上首先因為是人造人而讓追求代入感的讀者難以取得共鳴,而小說原作中對行動理念描寫的不足、取得能力的情節又太過御都合使讀者感覺意義不明,甚至還和作為高人氣女角的貞德有官方蓋章的感情線,但作為群像劇的小說原作給戀愛劇情的筆墨明顯不足加上感情描寫實在過於平淡而使得一些讀者很難接受。
      • 關於齊格取得能力的緣故,東出原本的意思是想創作「因為『有收穫』,所以才『有付出』」這種巔覆一般「有付出,才有收穫」的角色。但明顯功力不足以駕馭
      • 另外,從後期訪談得知,事實上在Fate網絡遊戲的初期草案裡,就有「貞德愛上主人公,最後用自爆寶具」犧牲的橋段,那齊格和貞德的戀愛橋段其實回收草案的內容。
      • 不過說到底,用4+1卷的小說份量寫14+2個從者理念,又要塑造齊格成長,然後還有御主和從者間互動,不爆炸才奇怪⋯⋯
      • 順帶一提,同樣寫群像劇的Strange Fake,第4卷時也才讓一眾角色齊集,不知當時AP小說企劃時,是誰想出只用4卷就可以寫完?
    • 作為小說作者的東出在FGO初期寫作劇本時的種種不盡人意之處拉了不少玩家的仇恨值,並且也轉移到了作為AP男主的齊格身上……
    • 而動畫化后的AP劇情節奏可說是越到後期越紊亂,原作中的諸多問題也沒有得到改善,於是動畫化也可說是壓倒原作者東出和男主角齊格的最後一根稻草
    • 不過在FGO與AP聯動活動中,由於這次活動是難得的掉落極多素材+QP的佛心活動,並且劇情描寫明顯更能讓玩家接受,雖然劇情長度有限但對AP中諸多登場角色的描寫也得到了較好的補充,因此后也有不少玩家通關活動后對其改觀

名台詞[編輯]

  • たす、けて
    「救、救我」
    • 對於黑方Rider願望問題的回答,生命中第一次說出來的話語。這一天,命運開始前行。
  • 望み、俺の望み、俺の夢は……救うこと。
    このままでは死ぬはずの、かつての俺を……仲間を救うこと。
    腐汁に浸かり、ただ怯えるしかない。未来の確定事項として死が存在しているのは万物に共通であるが、
    そこに至るまでに何を為すことも出来ない事が確定しているのは、余りに理不尽で、余りに悲しい。
    俺がライダーに救われたように、彼らを救う。
    そうすれば、俺はライダーに再開しても胸を張れる気がする。俺は自由を求めた皆を助けたのだと――
    助けて欲しい、と彼らは願っている。その声を聞いてしまった。聞かなかったふりをする事も、逃げ出すことも、俺には出来ない。
    英雄から託された、この心臓(ほこり)に懸けて、それだけは決して

    「願望,我的願望,我的夢想……是拯救。
    我要拯救如果繼續下去就會死去的過去的我……拯救同伴們。
    浸泡在腐爛的汁液中,只能終日擔驚受怕。死亡作為一個未來的確定事項,對萬物來說都是共通的。
    但是如果連到達死亡的過程中什麼都做不到也已經被確定的話,那實在是太沒有道理,太可悲了。
    正如我得到了Rider的拯救那樣,我也要拯救他們。
    那樣的話,我覺得就算跟Rider重逢也能無愧於心。我可以說出我幫助了尋求自由的大家——
    請救救我——他們是這樣祈願的,我聽到了他們的聲音。不管是裝作沒聽見,還是故意逃避,我都做不到。
    我向英雄托付給我的這心臟(榮耀)起誓,我絕不會那樣做。」
    • 受到諸多幫助的齊格,終於找到了的自己的願望。Ruler也認同他與自己生前的願望相同,決定與其同行。
  • ジーク「貴女を護れとはどういう意味だったのだろう……
    ルーラー「ジーク君、あれはただの勘違いです。深く考えない方が良いと思いますよ。
    ジーク「そうだな。貴女の方が強いのだから
    齊格「說要保護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Ruler「齊格君,那只是誤會而已。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多想比較好。」
    齊格「也是呢。因為其實你比較強啊。」
    • 被借宿的房東老大爺當成私奔的情侶後對於「好好保護那位小姐」這句離別贈言的探討。盡展其天然的一面。
  • 俺は確かに、お前の言う通り偽物だが。
    この剣と力は紛れもない本物だ。
    お前の相手をするのに、不足は無い。
    不足があるとすれば、それは俺の心だけだ

    「我的確正如你所說,是個假貨。
    但是這劍和力量卻毫無疑問是真的。
    作為你的對手,並沒有任何不足。
    要說有不足的話,那就只是我的心而已。」
    • 對於赤方Saber「假貨」稱呼的回答。於是,世上傳說的英雄「屠龍者」在此歸還。
  • 「邪悪なる竜は失墜する」
    「全てが果つる光と影に」
    「世界は今、落陽に至る」
    「擊ち落とす—『バルムンク』!!」

    「邪惡之龍終將失墜」
    「將一切斬斷的光與影」
    「世界,如今已到日落時分」
    「將你擊落——幻想大劍·天魔失墜!!」
    • 解放寶具,全力迎擊最強英靈迦爾納。
  • 「転身開始、彼方への巡礼を。我が身は『天の杯』を抱えて飛ぶ、邪竜なり……。万物融解! 『灼熱竜息・万地融解(アカフィローガ・アルグリーズ)』!!」
    「變化開始,踏上前往彼方的巡禮。此身為懷抱「天之盃」翱翔之邪龍……。萬物溶解!『灼熱龍息.萬地融解(Akafiloga Argrise)』!!」
    • FGO的寶具使用台詞
  • 「何かするべきか? 何もしなくていいのか? ……それでも側にいる必要がある。ふむ、仕えるとは難しいな」
    「該做什麼呢?還是什麼都不做也行呢?……但還是有呆在身邊的必要。嗯,服侍他人還真是困難呢」
    • FGO的MY ROOM台詞,這句話開頭大概有些在捏他『To be or not to be』的成分在。
  • 「ん……ああ、オルレアンの聖女もいるのか。当然か。人理の危機に、彼女が動かないはずがない。ただ、彼女は俺のことを知らないだろうから、そっとしておいてほしい。今の俺も、彼女に関しては朧気にしか記憶にない。いつか、違う形で再会しない限りは──きっとそうなのだろう」
    「嗯……啊啊,奧爾良的聖女也在啊。也是理所當然。面對人理的危機,她是不可能不行動的。只是,她大概並不認識我,所以就這樣吧。現在的我,也只有一些模糊的關於她的記憶。直到和她以不同的形式再會的那天為止——一定是如此吧」
    • FGO同時持有貞德時的MY ROOM台詞,實際上這句話就點明了活動時間點是在AP原作尾聲前的某個時間點
  • 「やっぱりいたのか、ライダー。よく分からないが、俺の霊基は相変わらずだな、と苦笑している。よし、お互いに頑張ろう」
    「你果然在啊,Rider。雖然不太清楚,你的靈基和以前一樣沒變呢,他如此苦笑著呢。好,我們都要加油喔」
    • FGO同時持有阿斯托爾福時的MY ROOM台詞
  • 「アヴィケブロン……か。あなたがかつて選択したことは、きっと許されるべきではないのだろう。でも、あなたの平和に対する叫びだけは本物だったと思う。だから、一緒に戦えるなら、嬉しい」
    「阿維斯布隆……嗎。你曾在過去做出的選擇,一定是無法被原諒的吧。不過,我認為至少你那對和平的吶喊是真實的。所以,我很高興能夠和你並肩作戰」
    • FGO同時持有阿維斯布隆時的MY ROOM台詞
  • 「かつては倒さなければいけない存在だった。しかし、味方陣営になったのならば、遺恨を抱くことはない。……とはいえ、複雑な心境だ。天草四郎もそう思っているだろうな」
    「曾經,他是我不得不打倒的存在。但,如果他在我方陣營的話,我也不會記恨。……話雖如此,這還真是複雜的心境呢。天草四郎或許也是這麼想的吧」
    • FGO同時持有天草四郎時的MY ROOM台詞
  • 「あなたとは、会話を交わす余裕すらなかった。しかし、今こうして己の意思があるのは、間違いなくあなたのおかげだ。ありがとう、ジークフリート──それ以外に言葉はない」
    「過去,我和你甚至連交談的餘裕都沒有。但是,如今我能夠像這樣有自己的意識,那一定是因為你的緣故。謝謝你,齊格飛——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話語了」
    • FGO同時持有齊格飛時的MY ROOM台詞
  • 「ケイローンか。今回は少しだけ、時間の流れも緩やかだ。可能であれば、俺もあなたに色々なことを教えてもらいたい。……待ってほしい。課題の山が突然現れたのだが」
    「凱隆啊。這次,時間的流動似乎比較慢呢。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和你多學些不同的事物。……稍等一下,是不是突然出現了一座課題的山啊」
    • FGO同時持有凱隆時的MY ROOM台詞
  • 「モードレッド。元気そうで何よりだ。答えは見つかったのだろうか。……そうか。では、君の父上に挨拶を……なぜ怒る?」
    「莫德雷德。妳這麼有精神真是太好了。你是不是找到答案了呢。……是嗎。那麼,就向妳的父王打聲招……為什麼要生氣?」
    • FGO同時持有莫德雷德時的MY ROOM台詞
  • 「聖杯……か。悪いが、どんな小さい聖杯でも、俺は向こう側に持って行きたがる。なので、なるべくなら余所に持って行ってほしい。それから、天草四郎には渡さない方がいいと思う。多分だが」
    「聖杯……嗎。抱歉,不管是再小的聖杯,我都會想把它帶到裡側去。所以,可以的話希望可以放到別的地方。然後,最好不要交給天草四郎。大概」
    • FGO中談到關於聖杯的事的台詞


相關角色[編輯]

Fate/Apocrypha[編輯]

黑方Rider
最初的朋友與救命恩人另外也是Servant主角之一
黑方Archer
恩人與導師
黑方Saber
救命恩人,為表示感激與敬意,以他的名字為自己起名
Ruler
恩人,前輩,女主角之二
黑方Berserker
恩人,因為其寶具而復活
赤方Saber
執著的宿敵,殺死自己一次的對手
六導玲霞黑方Assassin
設下陷阱殺死了齊格一次

Fate/Grand Order[編輯]

藤丸立香
Master

相關條目[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齊格

備註[編輯]

  1. 不得不說,與Fate/Stay Night中士郎及Saber最終的結局十分相似。
  2. Straße,德文的道路;Gehen,德文的移動,行進
  3. 防禦對象
  4. 黑方Rider是男性唷~
  5. 伊莉雅、安潔莉卡、貝阿朵莉斯等,美游雖是人類,但卻是自然產生的「生來便已完成的聖杯」,這種類似「猴子亂敲出來的莎翁作品」的東西。
  6. 「齊格:終于逃出來了,以後怎麽辦?
    阿福:這是全騎士團最好的劍,給。
    飛哥:這是全尼德蘭最好的心,給。
    老頭:這是全村最好的腰帶,給。
    肯娘:這是全球近代以來最好的魔力源,給。
    腳後跟:這是全希臘最好的盾,給。
    :我是全法國最好的老婆,給。
    阿福:滾,我才是全法國最好的老婆。
    齊格:原來這就是自由啊。」
  7. 齊格的名字加上華人圈中形容瑪莉蘇過頭的人名龍傲天就成了這個齊傲天的蔑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