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桐臟硯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間桐 臟硯(まとう ぞうけん)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刻印蟲入侵的話,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954.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Img8966.jpg

名稱[編輯]

  • 間桐 臟硯間桐髒硯/まとう ぞうけん(CV:津嘉山正種)
  • 蟲爺
  • 蟲族三本
  • 布歐轉世
  • 無限寄生者——阿迦奢之[1]

基本資料[編輯]

  • 身高:145cm
  • 體重:43kg
  • Servant:True Assassin
  • 形象色:群青
  • 特技:投資股票、養蟲子和鳥
  • 喜歡的東西:沒用的孫子
  • 討厭的東西:陽光
  • 天敵:教會的代行者超級撒亞人
  • 間桐家實際上的家主
  • Caster退場後,虛淵玄的新軀殼

故事中經歷[編輯]

  • 本名瑪奇利‧佐爾根(Макири Золген/Makiri Zolgen),是聖杯戰爭的發起人之一。
    • Servant系統的提案者,也是令咒的製作者。
  • 為了繼續參與聖杯戰爭而留在日本,但日本的土地似乎和其魔術師的血脈不合,以至後代的魔術回路日漸減少。
    • 因為要融入當地,本來的名字馬奇利轉化為日本姓氏間桐,反而是原本的姓氏變成了名字臟硯。

Fate/Zero[編輯]

  • 聖杯戰爭開始前一年,向遠坂家當主遠坂時臣提出要收養其次女櫻作為繼承人的要求。
    • 時臣在考慮這樣對無法繼承遠坂家魔術的櫻比較好,也能令櫻有機會以間桐的魔術達到根源,加上這樣就不會有其他魔術師覬覦櫻的特殊屬性後就答應了。
  • 收養了櫻的當日晚上就將她丟到地下室的蟲倉中開始進行間桐家的魔術調教。
    • 「頭三天還能不時地哭和叫喚,第四天開始已經連聲都發出不來了。今天早上把她放進了蟲倉裡,本來只想試試她能呆多久,沒想到被蟲子蹂躪了半天,現在還有氣在,看來遠坂家這塊料子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 間桐雁夜知道櫻被收養就回到間桐家,並向臟硯提出若能在聖杯戰爭中贏得聖杯就把櫻還給遠坂家的條件。
    • 本來沒打算參與聖杯戰爭的臟硯答應了,並將刻印蟲植入雁夜體內,還給予他召喚Servant的觸媒讓他召喚出Servant
      • 但是蟲爺卻在召喚咒文中動了手腳。
      • 對臟硯來說,雁夜的勝算本來就不高,所以其實只是想欣賞雁夜痛苦的模樣。
  • 在聖杯戰爭結束後暗中收集了聖杯的殘骸,並將其移植到櫻的體內,將櫻改造成只屬於間桐家的馬奇利之杯。

氫氟HF線[編輯]

  • 由於第五屆聖杯戰爭比預料中早發生,所以臟硯本來並不想出手,而打算繼續培育櫻,並等待下屆聖杯戰爭。
    • 這也是臟硯在FATE線和UBW線皆無出場的原因。
    • 但在HF線中,因為櫻的成長超出預計到了能夠腐蝕讀者們的骨頭[2]的程度,所以臟硯也提前展開行動。
  • 當慎二在戰鬥中處於劣勢時出現,燒掉了慎二的偽臣之書。
  • 襲擊柳洞寺,從守門的Assassin體內召喚出了True Assassin。
  • 此外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士郎等人到達柳洞寺時,葛木已經被殺死,Caster則陷入了瘋狂。[3]
    • 在《Heaven Feel》漫畫中,交代了臟硯用刻印蟲操縱葛木破壞Caster設下的陣地。
    • Caster察覺某人操縱葛木後,原本想使用「萬符必應破戒(Rule Breaker)」解除操縱,但同時觸發了臟硯設下的另一個陷阱,使葛木心臟被破壞而亡。
    • 因為自己沒有察覺到對方設下的陷阱,而 「親自」把葛木推向死亡,使Caster崩潰。
    • 然後趕到現場的士郎和Saber,不問原因就直指Caster故意殺死自己的御主,你們的結論也下太快了
  • 再暗中利用True Assassin以及黑聖杯擊倒了LancerSaber等英靈。
  • 當士郎與言峰來營救被櫻抓走的伊莉亞時,和True Assassin一同出發迎敵。
  • True Assassin被主動斷後的言峰打敗,臟硯也被言峰用聖言打擊,肉身遭到毀滅。
    • 但臟硯將保存靈魂的腦蟲藏在其他地方,因此不會就此消滅。
  • 櫻發現做為臟硯本體的腦蟲在自己體內,於是在將其從體內挖出後,殘忍捏死。
  • 本體被毀後,臟硯因為維持了百年的執念,其意識依然在大空洞中掙扎著,拒絕死亡。直到在大空洞遇見打扮為冬之聖女的伊莉亞,在與其交談後,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標,於是安然死去。

FGO經歷[編輯]

第四特異點—《死界魔霧都市 倫敦[編輯]

  • 以馬基里·佐爾根的身份登場。
  • 因無法實現的大願而使靈魂漸漸腐朽時受所羅門感召,奉他為王協助他執行滅世。
  • 得到聖杯後在1888年的倫敦與碩學巴貝奇與所羅門召喚帕拉塞爾蘇斯執行毀滅不列顛的「魔霧計劃」。「PBM」中的「M」。
  • 帕拉賽爾蘇斯與巴貝奇都被擊敗後於地下鐵深處的大蒸汽機關迎擊主角一行,以自己為祭品召喚第八柱魔神獵魔鋼彈巴爾巴托斯
  • 在被擊敗後付出包含生命在內的一切召喚出特斯拉並附加狂化,企圖以他的雷電使魔霧活性化葬送一切!

魔術[編輯]

  • 魔術屬性為「吸收」,是擅長使用使魔的魔術師家系出身。
    • 不過因為將全身都轉化為刻印蟲的緣故,需要用全部的魔力來控制蟲子,所以無法使用其他魔術。
  • 蟲使
    • 能夠驅使各種有特殊能力的使魔蟲。已知的有能為宿主提供魔術迴路功能的“刻印蟲”、寄生於宿主生殖器中吸取魔力的“淫蟲”、Fate/Zero中雁夜使用的攻擊用“翅刃蟲”、監視用“視蟲”等。
      • 由臟硯植入他人體內的刻印蟲不但能為宿主提供魔術迴路功能,還能監視、控制宿主。
      • 名副其實的蟲族三本
  • 召喚術
    • 因為是Servant系統的提案者,所以用漏洞以Assassin的肉體令真Assassin現界。
  • 無限寄生
    • 臟硯將自己的靈魂轉移到腦蟲中隱藏起來,類似巫妖的護命匣,只要腦蟲不死就無法被徹底消滅;
      而他的肉體則是由寄生、控制他人肉體的無數蟲子,根據靈魂中的信息捏造出來的,損壞後吞噬一個人的肉即可完成重組。
      • 但由於靈魂的腐朽,每一代肉體能夠維持的時間越來越短。二百年前他更換一次肉體能維持五十年,但現在每隔數月就必須重組一次。

性格[編輯]

  • 狡猾
  • 殘忍

-

萌屬性[編輯]

  • イケメン
    • 在HA的花牌遊戲中泡了返老還童的溫泉,可以見到他年輕時堪比Lancer的帥樣,讓不少人直呼詐欺。
      Img8958.jpg

愛好[編輯]

  • 欣賞他人的痛苦

簡評及其他資料[編輯]

  • 平時在家裡,不管是慎二、櫻還是雁夜都以爺爺來稱呼他,但實際上他是與幾人輩數相隔六代的祖先。
  • 本來是想讓雁夜和禪城葵[4]結婚,好獲得禪城家優秀的魔術師遺傳因子來得到繼承人,但因為雁夜討厭魔道,加上遠坂時臣突然插上一手而失敗。
  • 是大地主,比起經濟狀況出了問題的遠坂凜,間桐家的經濟狀況就過得還不錯。
    • 因為在冬木市以外持有不少靈地,租給其他魔術師使用而獲利甚多,平常的生活就是去巡視所持有的靈地,但因為討厭陽光的緣故所以都躲在陰暗的大屋中。
  • 不管是在FSN還是ZERO中都表現的極為邪惡和殘酷,可是原本的他卻是個和衛宮切嗣、士郎一樣不斷在追求著正義的人。
    • 瑪奇利家族的血統到他這一代就要開始衰退,而他畢生在與這個命運抗爭。而抗爭的結果就是參與聖杯戰爭系統的設計,其目的是以第三魔法「靈魂的物質化」,實現人類種族的進化。
      • 照FGO在最終章揭曉的設定來看,說不定他們的家系也是屬於所羅門一系,持有Grand Order的使命,而他正是負責這個時代的魔神柱,才會時代一過就衰退
    • 自己也察覺到自己已經無法實現這個願望,於是決定用魔術延命,為的是讓後代感受到不論如何困難也不放棄願望的意志。
    • 可是在長久歲月後,靈魂漸漸損耗,並因為靈魂的損耗與伴隨的痛苦,意志和記憶都被遺忘或變質,漸漸將手段和目的倒轉,變成以追求不死為目的的惡徒。
    • 在HF線最後臨死前才回想起過去的自己。
      • Fate/Zero中的Caster跟他的境遇很相似,這可能是虛淵的致敬。
  • 畫師武內崇本來設計的形象是更加陽光閃亮,但被原作的奈須磨菇打了回票[5],然後才改成現在這樣枯乾瘦小的陰暗老頭模樣。
  • 遠坂家是「無意中」失敗,艾因茲貝倫的亞哈特翁是「完善的作戰卻事與願違」而失敗,臟硯是「太過慎重不敢輕舉妄動」而失敗。

名台詞[編輯]

  • お主からはわしと同類の臭いがするぞ。
    雁夜という腐肉のうまみにつられて這い寄ってきたウジ虫の臭いがな。
    「你和老朽有著同類的臭味哦。
    被叫做雁夜的腐肉的味道吸引來的蛆蟲的臭味。」
    • 觀看言峰綺禮利用間桐雁夜的節目後,對於言峰綺禮的評價。
  • またいずれまみえようぞ。若造。
    次に渡りあうときには、わしと同等に、自分の本性を十分に肥え太らせておくがいい。
    「下次再見吧,小子。
    在下次相對前,要把自己的本性,培養到和老朽一樣肥大的地步啊。」
    • 被言峰綺禮打飛頭部後。
  • ははは、ははははは!
    なんと救いようのない男よ、いまだ人並みの幸福とやらを求めているのか!
    そのようなもの、おぬしには絶対にない‧‧、と理解したのではなかったか!
    そう、お前には永遠にない。綺礼よ、ぬしは生まれながらの欠陥者にすぎん。
    この世の道理に溶け込めぬまま、静観者であり続けるがよ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等無可救藥的男人啊,到了現在還在追求普通人的幸福嗎!
    那種東西,你絕對得不到的……你還沒有理解嗎!」
    「是的,你永遠都得不到。綺禮啊,你不過是出生時就註定的缺陷者。
    就這樣不為世界所接受,作為旁觀者活下去吧……!」
    • HF路線,10年後與綺禮再次對峙。
  • ――――だが無念よ。いや、あと一歩だったのだがなあ
    「————但真可惜啊。不對,還差一點點吧。」
    • HF路線最後的台詞。想到了過去的志向,終結了自己500年的妄念。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間桐臟硯

備註[編輯]

  1. 儘管長生的實現上遠不及「」和「」,但追求長生的動機——愛上了某個聖潔的女子——和結果——遺忘了自己的本意——都和蛇叔有相似之處
  2. 氫氟酸的特性
  3. 劇場版是True Assassin打傷葛木並拿他當人質要脅Caster解除契約,事成後就把兩人雙雙解決。另外劇場版士郎此次並未前往柳洞寺
  4. 後來的遠坂葵,凜和櫻的母親
  5. 不過這原本的造型被拿來用在藤村大河的祖父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