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桐櫻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間桐 櫻(まとう さくら)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沒看過原作又不想因時臣的錯引致被黑聖杯吞掉和被氫氟酸腐蝕骨頭,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4843.jpg
Img14844.jpg

解說[編輯]

名稱[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身高:(第四次)120cm/(第五次)156cm
  • 體重:(第四次)29kg/(第五次)46kg
  • 三圍:B85/W56/H87
  • Servant:RiderSaber(HF線)
  • 形象色:粉紅
  • 特技:(第四次)耐力/(第五次)全部的家務、按摩
  • 喜歡的東西:(第四次)糖果、恐怖的話題/(第五次)甜食、怪談
  • 討厭的東西:(第四次)運動/(第五次)體育、體重計
  • 天敵:(第四次)間桐慎二/(第五次)伊莉雅遠坂凛
  • 穗群原學園1年級生

魔術[編輯]

  • 本身是遠坂家的血統,可是因為被迫學習間桐家的水屬性魔術,使得本身的魔術效率變得極差。
    • 間桐系魔術的水準大致上和衛宮士郎的程度相當。
    • 不過論魔術知識的話,則遠在半調子的衛宮士郎之上。
  • 刻印蟲
    • 刻印蟲又稱之為淫蟲,是一種可以向術者傳送寄主生命力的下級使魔。
    • 櫻因為刻印蟲的緣故,常常處在魔力不足的狀態下。

性格[編輯]

Img19380.jpg

萌屬性[編輯]

愛好[編輯]

  • 前輩
  • 家務
    • 本來間桐家是有請人打理的,不過在hollow ataraxia中被解雇,改由櫻來處理。
  • 遠坂凛
    • 仰慕與嫉妒結合,介於姐控和姐黑之間。
  • 間桐雁夜
    • 可惜都忘記這個人是誰了[6]
  • 不穿衣服[7]
  • 蟲蟲play

故事中經歷[編輯]

Fate/stay night[編輯]

Img15636.jpg
  • 與本傳男主角衛宮士郎和哥哥間桐慎二是同一所學校,比他們低一個年級的學妹。
  • 在故事一年半以前,因為士郎受傷,以照顧士郎為名進出衛宮家,並向士郎學習烹飪,由原本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沙拉油的人成長為烹飪高手,製作西式菜餚的水平超過了士郎,製作日式菜餚的水平和士郎不相上下。
    • 當然,以上只是表面的理由。實際上是被間桐臟硯派去監視衛宮士郎的[8]
    • 作為慎二的妹妹與士郎初次相識時,性格陰暗沉悶,有用頭髮遮住臉的習慣。不過由於藤村大河和衛宮士郎的影響,性格變得開朗,在士郎面前總是充滿笑容。出乎間桐臟硯的意料之外,也是造成間桐慎二羨慕嫉妒恨的主要原因。
  • 對於聖杯戰爭她完全不想參與,所以開戰前將Rider讓給慎二。
    • 間桐臟硯原本也沒打算讓櫻在此次戰爭中露面,而是繼續培養至下一次聖杯戰爭。HF中浮上檯面的原因是其作為聖杯的成長超出了臟硯的預想,於是臨時改變計畫。
  • Fate/stay night遊戲最後一條劇情線Heavens Feel(又叫櫻線,以下簡稱HF氫氟線)的女主角。
  • 穗群原學園的學生,比衛宮士郎低一年級的學妹,間桐慎二的妹妹,但實際上只是義妹而已,和遠坂凜才是親姐妹。
  • 弓道社社員,射箭的水平在同年級之中無人能及。
    • FHA中繼任了美綴綾子的弓道社社長之位。
  • 性格溫柔善良沉靜,沒有自己的主張,但為了士郎,偶爾也會露出自己堅持的一面
    • 自然,以上皆為表象。 本質上說性格其實很固執,與『自卑』相結合造成其性格有患得患失的成分,也造成了HF線的各路感情矛盾
  • 身材原本十分瘦弱,最近因為士郎高魔力精華白果醬滋潤下則變得成熟性感。擁有出眾相貌的美少女,同時也是三位女主角之中身材最好的。
    • 姐妹喧嘩的保留節目,妹妹的主攻兵器。

FATE線[編輯]

  • 路人。
  • 第一天早上,櫻來到倉庫叫醒士郎。
  • 第二天早上,士郎發現櫻手腕上的淤血(可能是令咒),以為是慎二又動手打櫻了,氣得打算再教訓教訓慎二,但櫻拼命為慎二開脫,說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士郎只有作罷。
  • 第三天星期六,上學時,櫻看到士郎手上的痕跡,士郎以為是淤血(其實是令咒),在路上,櫻說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都無法去衛宮家。
  • 第五天,和士郎聯手的凜住進了衛宮家,當天早上,為了避免櫻被捲入聖杯戰爭,凜試圖將櫻趕出衛宮家,但暗暗喜歡士郎的櫻難得地露出強硬地一面,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拒絕了,這樣堅定的櫻讓在場的人都很吃驚。
  • 因為凜的出現,感到威脅的櫻這天早上沒去弓道社晨練,而是和士郎、凜一起上學。但在學校門口,櫻被慎二攔住,慎二因為櫻早上未經其允許就缺席弓道社的晨練而大為光火,動手要打櫻,卻被士郎攔住。氣急敗壞的慎二隨即命令櫻今天不許再去衛宮家,幸好凜出面以強硬的氣勢趕跑了慎二,櫻才得以逃過一劫。
  • 但慎二走後,溫柔善良的櫻卻為慎二開脫,並對士郎說“請不要生氣,因為哥哥只有學長這個朋友了。”
  • 第七天,凜趁士郎沒起床,與櫻做了約定,交換條件是櫻一周內不來士郎家,然後一周之後凜搬出士郎家,將櫻趕出了衛宮家,凜對士郎的解釋是不希望將櫻捲入聖杯戰爭。
  • 此後,櫻直到一周之後,大結局的時候才再次出現。

UBW線[編輯]

  • 還是路人。
  • 前三天和fate線情節一樣。第三天,和Fate線一樣,櫻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無法去衛宮家。
  • 第四天,士郎領著saber去學校參觀,在弓道社看到了櫻,士郎邀請櫻晚上去衛宮家吃飯,櫻很高興地答應了。
  • 晚上的時候,櫻被藤姐拉著一起住在了衛宮家[9],晚上三人住在同一個房間。
  • 第五天,由於凜沒有提出和士郎聯手的提議,因而也沒有住進士郎家。櫻和藤姐、Saber三人又一起住在衛宮家,睡在同一個房間。
  • 第六天,士郎在學校看到了慎二,慎二提出和士郎聯手對付凜,但被士郎拒絕,慎二隨即提出士郎既然要加入聖杯戰爭,衛宮家就太危險了,以後會禁止櫻再去士郎家。其實是慎二害怕士郎將櫻抓去當人質,士郎同意了。
  • 恰巧當天晚上臟硯打電話將正在衛宮家做飯的櫻叫了回去。此時可選擇去間桐家看櫻,和櫻在間桐家外面相遇,櫻會告知士郎短時間內無法去衛宮家。
  • 第八天放學後,可選去間桐家看櫻,但遇到了凜,凜告知士郎,櫻還因為學校被襲擊的事躺在醫院。
  • 此後櫻直到聖杯戰爭結束之後,在結局之中才出現,忙於照顧治療中的慎二,聖杯戰爭結束一個月來只有周六週日她才會來到衛宮家。士郎曾有一次偷偷觀察他們兩個的情況,不知為何看起來相處得不錯。
    • 這條路線應該是櫻的結局最悲慘的一條線,看起來是要和慎二一起度過餘生,因為櫻十一年一直受到虐待,間桐家從沒有人對她說過溫柔的話語,所以慎二那種惡劣的對待對櫻來說竟然也成為一種溫柔。
    • 奈須在一問一答補充說這時候的慎二因為失去執著變得比較正常了,姑且假設他會對櫻好一點…吧

HF線[編輯]

Img7456.jpg
  • 士郎得知慎二是master之後,為了保護櫻,讓櫻搬入了衛宮家。
  • 在兩人相處的過程之中,士郎慢慢發現了自己對櫻的感情,櫻也對士郎說出了自己的愛意。
  • 對士郎又嫉又恨的慎二挾持了櫻,命令士郎一個人趕去學校,在那裡慎二命令Rider和士郎對打,試圖將士郎置於死地。
  • Rider在戰鬥之中放水,士郎和趕來的凜、Archer也因此救出了櫻
  • 慎二逃跑時,讓櫻的耳環灑出了媚藥,刺激了她體內的刻印蟲,眾人也因此得知了櫻才是間桐家真正的Master,以及櫻的身體在過去11年之中所遭受到的凌辱和虐待。
  • 因為身體被改造為偽聖杯,在吸收英靈的過程之中,櫻做為人的技能逐漸喪失,同時污染聖杯的黑暗力量也影響著櫻,讓她在夜晚睡著之後以夢遊的形式,出外襲擊路人。
  • 為了維護被刻印蟲撕咬的身體,衛宮士郎夜夜與櫻補魔
  • Saber被櫻吸收之後,成為黑化Saber。
  • 間桐臟硯利用了櫻心中隱隱約約的對姐姐凜的羨慕和嫉妒,使得櫻內心的弱點極大化,最終在慎二試圖再次在床上侵犯櫻的時候,櫻跟黑影同化殺了慎二。
  • 黑化之後的櫻吸收了眾多Servant的靈魂,被世間所有的惡所控制,成為黑色聖杯的化身。她來到柳洞寺地下的大聖杯前,召喚世間所有的惡的降臨。
      • 被擊敗了臟硯後的言峰指出“根本就沒有黑櫻”,而是櫻為了保持自己受害者的身分而創造出來的假人格。櫻當場發火爆了言峰的心臟,似乎所言不假
  • 最終,得知一切的士郎放棄了成為正義的伙伴,選擇了保護櫻。他和凜​​、Rider[10]趕往柳洞寺地下試圖救出櫻。黑化Saber出現,攔住了士郎和Rider,放凜一個人趕去櫻那邊。
  • Rider和黑化Saber對決之時,士郎投影出偽·螺旋劍和盾牌,擊敗了黑化Saber,隨後趕往大聖杯,投影出破除契約之劍,斬斷了櫻和黑影的聯繫,讓Rider救出櫻和凜。
    • Normal End(櫻之夢):
      • 士郎用盡最後的魔力投影出黑化Saber的被約定的勝利之劍,毀滅了聖杯,自己的身體也因此破碎,形神俱滅。
      • 櫻賣掉了間桐家的房產,買下了衛宮家的房宅,明知士郎已死,卻依然為了守住兩人一起去賞花的約定,孤單寂寞地留在衛宮家中,日復一日地等著士郎的歸來,直到生命的盡頭。
    • True End(春天再臨):
      • Rider和黑化Saber對決時,士郎只投影了一次盾牌,隨後擊敗了黑化Saber,趕往大聖杯,破除了櫻和黑影的聯繫,讓rider救出了櫻和凜。
      • 之後又擊敗了擋在聖杯前的言峰綺禮,投影出被約定的勝利之劍,毀滅了聖杯。
      • 最後一刻,伊莉亞出現,用第三魔法挽救了士郎的靈魂,並將士郎的靈魂存入容器之中。
      • 不久之後找到士郎靈魂容器的Rider和櫻在凜的幫助下,將士郎的靈魂放入空白人偶之中,讓士郎以和正常人幾乎沒差別的形態活下去。因為和聖杯連接的副作用,櫻獲得了巨大的魔力,Rider也因要分擔她的魔力而可以留在這個世界。
      • 因為士郎本身的魔術回路能力低下,所以櫻一個人負責士郎和Rider的魔力補充,曾提及士郎因此有點操勞過度。
      • 在兩年之後的春天,留在衛宮家的櫻和士郎、Rider還有從倫敦留學回來的凜四人一起相約去賞花……

2006年動畫版[編輯]

  • 由於動畫版以Fate線為故事主軸,內容並加入UBW和HF線的部分劇情改編,因此令櫻在動畫版增加了出場機會,但依然是路人
    • 以下是櫻出場的集數:
      • 在故事開頭,櫻每日早晚出入衛宮家,為藤姐和士郎做飯。
      • 第一集,士郎出場,就是被櫻叫醒的。
      • 第二集,櫻注意到了士郎手上的傷痕(實際上是令咒)。
      • 第五集在Saber出現之後,藤姐不放心衛宮家只有士郎和Saber兩人,因此以保護Saber、監視士郎為名將櫻挽留在士郎家住了一晚,當晚櫻和藤姐、saber同住一室過夜。
      • 第七集之中,因為弓道社休息而取消晨練的櫻本打算和士郎一起上學,但卻因為saber和凜的突然出現而打亂計劃,之後賭氣一個人上學,中午的時候,士郎找到了櫻,向其做了解釋並安撫了櫻,卻不小心因此忘掉了和凜約定好的在屋頂見面的事。
      • 第八集之中,凜決定在衛宮家住下,並試圖將櫻趕出衛宮家,但暗戀士郎的櫻難得地表現出了勇氣,沒有向凜屈服。
      • 第十二集之中,Rider在大樓頂層被Saber用誓約勝利之劍消滅的時候,有一個櫻拉著窗簾,望著窗外憂傷的表情(因為Rider實際上是櫻的Servant)。
      • 在第十七集之中,Caster趁著士郎等人外出的時候,襲擊了衛宮家,控制了櫻的身體,並用櫻的身體趁Saber不備對其使用萬戒必破之符,隨後將櫻擄走。
      • 第十八集中,為了救回被擄走的櫻,阻止Caster召喚聖杯,凜、士郎和Saber等人趕到Caster位於柳洞寺的地下結界,與Caster和她的Master、還有Assassin展開激鬥
      • 戰鬥中被Caster控制的櫻用匕首對凜襲擊,凜本想殺掉櫻,但最終心軟(動畫之中,這一段切入了大量凜和櫻在一起的回憶畫面,兩人的關係呼之欲出,但動畫卻始終沒有說明兩人是姐妹關係),沒下殺手,也因此被櫻刺傷。
      • Caster隨後被亂入的Gilgamesh亂劍射死,櫻和凜也因而得救。
      • 此後櫻幾乎沒有戲份,只是在第24集介紹故事結局的時候出現過。

Fate/hollow ataraxia[編輯]

Img19880.jpg
  • 在無盡循環的四日之中,櫻平時回到自己家中,休息的時候則住在士郎家。
  • 與本篇相比,性格更顯得開朗一些。
    • 已經成為家中的女王,統治著臟硯跟慎二。
    • 當然,姐妹喧嘩的時候依然很『熱鬧』。
  • 從美綴綾子手中繼承了弓道社社長之位。
    • 現任老虎制御器,威信高於指導教師的存在。
  • 社中一年級生,綾子的弟弟實典對其甚為仰慕。
    • 從男主角手中搶後宮注定是要失敗的www

Fate/Zero[編輯]

  • 講述了第四次聖杯戰爭時期的故事,在此次戰爭前一年,櫻​​便被送至間桐家,當天,間桐臟硯便開始了對櫻的凌辱與虐待,小說之中藉臟硯之口這樣說道:
    • 「頭三天還能不時地哭和叫喚,第四天開始已經連聲都發出不來了。今天早上把她放進了蟲倉裡,本來只想試試她能呆多久,沒想到被蟲子蹂躪了半天,現在還有氣在,看來遠坂家這塊料子真是令人愛不釋手。」
  • 間桐家唯一一個還留有良知的男人———間桐雁夜因而和臟硯做了約定,如果雁夜能夠贏得聖杯,臟硯便將櫻還給遠坂家,因此本來已經和間桐家斷絕關係的雁夜參加了這次的聖杯戰爭,但雁夜最終慘死,櫻也沒能脫離間桐臟硯的魔掌。
  • 現在改姓間桐的小櫻也已經完全變成了和雁夜所認識的小櫻完全不同的少女。
    • 「像人偶一樣空虛昏暗的目光。那雙眼睛裡喜怒哀樂的感情,在這一年來從來沒有見過。曾經跟在姐姐凜後面像小狗一樣嬉戲的天真無邪的少女面容,早已經蕩然無存。」
  • 直到在第五次聖杯戰爭前夕認識藤姐和士郎等人,才逐漸走出內心的陰影。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編輯]

伊莉雅世界線[編輯]

  • 只有在番外篇出現,身分依舊是士郎的學妹沒變。

平行(美遊)世界線[編輯]

  • 在3rei!第25話最後一頁出現了一個帶著3D騎士的面具,說出「先輩(學長)並且身材極佳的角色,懷疑是平行世界的櫻在發生某些事故後演變而成。

平行世界(熱血!大河老師[11][編輯]

  • 性別變換成男性,常常會把日記與姐系小說放在一起,令姐姐的慎非常恐懼。

Fate/Apocrypha[編輯]

  • 僅在設定中提到,因為間桐家沒落不收櫻,所以時臣將她送去給遠房親戚艾蒂菲爾特家,性格上似乎變成了「笑起來和大小姐一樣的肉彈摔跤手」的樣子。
    • 所以說時臣當年明明有別的選擇,為什麼要把櫻送去那麼慘烈的間桐家......

Fate/Grand Order[編輯]

  • 本作中被雪山神女(Pārvatī)附身成為擬似Servant,星數為4。

能力[編輯]

  • 和姐姐凜一樣數量與質量的魔術迴路和資質,區別是魔術屬性為『虛數』。
    • 強加了間桐水屬性『束縛』魔術之後,演化成『操影術』。結合聖杯則成為操縱黑泥構成的影子,可以具現至『影之巨人』的程度。
  • 和哥哥慎二同樣參加弓道社學習,射箭的水平在同年級社員之中無人能及。
    • 大致與美綴綾子和間桐慎二不相上下,應當弱於衛宮士郎。
    • 不過除了射箭外的運動都不怎麼擅長。
  • 烹飪,當初進入衛宮家照顧士郎時,對於烹飪一竅不通的她向士郎學習,技巧成熟後甚至超越士郎的廚藝。
    • 位居第五次聖杯戰爭人物中大胃王其五[12]
  • 瑪奇利之杯
    • 間桐臟硯暗中回收了第四次聖杯戰爭中被毀壞的聖杯破片,並將其植入櫻的體內試圖完成屬於間桐家的小聖杯。
    • 作為聖杯的技能相當成功。依照伊莉亞的說法,櫻不但同樣有回收Servant靈魂的能力,而且比起正牌的小聖杯回收力更強。
      • 只有Archer被伊莉亞親自收回,即使如此也還要全力看顧,不然就會被櫻拉走。
    • 然而穩定性遠不及伊莉亞,人類的機能和理智剝離得非常快。

簡評及其他資料[編輯]

  • 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多年的暴行與凌辱造成對外界的扭曲反應,即『暴露在周圍的惡意下而扭曲成為怪物』,所以與Rider的相性滿點,也是最初所設定的「召喚出相性相仿的Servant」的代表。
    • 然而蘑菇又吃書在CM3追加了召喚觸媒。
  • 儘管經歷上確實很可憐,但是本傳劇情中大量無意義的臆測和嫉妒造成櫻的黑化Boss化,主角群也因此吃了非常多的苦頭[13],加之非處女等不利要素,最終結果就是人氣的相對低迷。
    • 全都是時臣的錯[14]
    • 而且Fate系列的人氣看板娘一直都是Saber,凜也因為戲份平均而高人氣,僅在一線擔任女主角的櫻則長期連Rider都不如,直到近期才超過。
      • 而櫻也似乎十分在意,甚至在幻想嘉年華提出來
    • 最近的一次人氣投票中終於超過Rider了,可喜可賀?(其實櫻的人氣早就超過了R姐了,最近又兩次比凜還高...)
  • 在三位女主角中的背景最黑暗又悲哀,但對主角士郎來講卻是日常的象徵。
    • 是唯一一個能讓堅持走「正義的夥伴」的道路、有如「像人類的機器人」的士郎給拉回來成為普通人的女主角。
  • 對體重很在意,這也是她會嫉妒姊姊的原因之一。
  • 黑櫻喚出的黑影其實本來只有到她肩膀的高度,HF線後面登場的巨型黑影是連接了大聖杯的緣故。
  • 立繪數是三位女主角中最多的。
  • 綁在頭髮上的緞帶是姊姊凜在櫻要被帶到間桐家時給的,即使黑化了,櫻也是將它綁在髮上不曾拿下。
    • 對魔術師來說,頭髮也是種儲存魔力的物品,女性魔術師尤其注重頭髮的保養,相較自身之下,緞帶也能儲存一定量的魔力。
  • 髮色與瞳孔的顏色本來與凜是一樣的。
  • 在Fate/hollow ataraxia中可以知道櫻平常有讀哪些書。
    • 「楽しい家庭科・初級編」
    • 「簡単三分ポエリング」
    • 「誰にも言えない!貴方のストレス発散法!」
    • 「中華料理百の罠!中華料理人はこう倒せ!」
    • 「終末の老人介護。首をぎゅっとね。」
      • ……總給人越來越黑的感覺。
  • 在FSN Realta Nua版中因為要刪除18X場景,於是在體內刻印蟲暴走前必須得靠吸食士郎的血來補充魔力。
    • 這不代表櫻變成了吸血鬼,而是「魔術師的血液帶有魔力」,當然,吸血的位置只是手指。
  • 作為FGO的4星從者雪山神女正式登場時引發不少爭議

名台詞[編輯]

  • 馬鹿な人……お爺さまに、逆らうから
    「愚蠢之人,誰叫你違抗爺爺的命令」
    Img7918.jpg
  • 私は姉さんがうらやましかった!
    我好羨慕姊姊啊!
    • 對才貌兼備、又是個優秀的魔術師的姊姊凜內心充滿憧景與羨慕,但也是內心中劣等感的來源。
  • ふ―――うふふふふ。年頃の女の子の部屋に無断で入るなんて、困った人もいるものですねー。
    恥ずかしいなあ、許せないなあ、いくら兄妹でもちょっと見過ごせないかなー
    「呵——哦呵呵呵呵。不經允許就進入年輕女孩子的房間,真是讓人困擾的人呢。
    真害羞哪,不可原諒哪,再怎麼是兄妹這種事也不能當沒看見哪——」
    • 對兄長。記住不可以隨便進女孩子的房間哦——
  • 前輩,你跑到哪裡去了?
  • 哥哥就應該是惡人角色的啊!

《Fate/EXTRA》中登場的櫻[編輯]

Img11648.jpg
  • 並非本人,在EXTRA中擔任Master健康管理用的AI。
    • 除了每回開戰會給主人公道具外,就沒什麼戲分可言。
  • 在CCC中,依然是健康管理用AI,但戲分大幅加重。
    • 在主人公攻略櫻迷宮時負責維持其存在的安定。
    • 要走CCC路線才會知道真相。

投票[編輯]

  • 黑化後的櫻,大家會認為很萌嗎?
Img7083.jpg
  1. vote(很萌[436],不萌[28],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黑櫻很萌的錯覺?[105],一切都是時臣的錯[161])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間桐櫻

備註[編輯]

  1. 請參考影片Fate/EXTRA"たたかえ!!ブロッサム先生"コスト編2/2從2:20開始,當中紅Saber去吐糟黑櫻身旁的觸手
  2. 菌類生物對人設說過,要以此角色為間桐櫻藍本
  3. HF劇場版中大河有提到是E罩杯
  4. 人氣排名不但不如Saber和凜,連自己的Servant都不如。很多同人拿這點搞笑當黑化的導火線
  5. 在FHA中,凜有提到,因為櫻的間桐魔術是水屬性,所以喝了酒會非常不得了,研判可能會導致黑化!?
  6. 這其實是雁夜特意讓櫻不對他抱持任何希望,因為雁夜自己知道要成功的機率不高
  7. 黑聖杯狀態下的黑色『外衣』並非衣裝,而是密密麻麻的令咒,所以在受到破除契約之劍的效果後,整個外衣爆開後,底下是一絲不掛的…
  8. 臟硯並不知道士郎是切嗣的養子,將其誤認為是衛宮魔術的繼承者
  9. 因為衛宮家只有saber和士郎一男一女,藤姐比較擔心
  10. 櫻黑化之前使用一個令咒為代價命令Rider要保護士郎,因此Rider在故事後半段一直站在士郎這一邊
  11. TYPE-MOON Ace Vol.6收錄
  12. 前四名為Saber、Berserker、Lancer、衛宮士郎
  13. 典型例子:40個Bad End中有一半都在HF線
  14. 時臣的思考方式完全是『魔術師』的想法而不是『人類』的想法,雖然不是出自他自身的惡意,但是毫無疑問是一切的開端
  15. Zero原作小說中櫻僅是對於雁夜反抗爺爺而死——這個被間桐家視為愚蠢之舉感到困惑
  16. 本來在動畫版Zero開播後,櫻的人氣有上升不少回來,但是這幕之後櫻的人氣似乎又暴跌回去原本的低迷狀況了……都是時臣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