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桐慎二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間桐 慎二(まどう しんじ)
以下含有部分劇透,如沒接觸原著又不想變成稀巴爛的裙帶菜慎球(慎杯)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20328.jp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Img19725.jpg

名稱[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身高:167cm
  • 體重:57kg
  • Servant:RiderGilgamesh(UBW線)、Rider(Fate/EXTRA)
  • 形象色:群青
  • 特技:名推理、探し物
  • 喜歡的東西:子犬、特権
  • 討厭的東西:無条件で幸せな空気
  • 天敵:遠坂凛、美綴綾子
  • 穗群原學園2年級生

故事中經歷[編輯]

  • 間桐家長男,前任家督間桐鶴野的親生子。間桐櫻的哥哥。
  • 衛宮士郎中學以來的同學,不過在上了高中之後便開始疏遠。
  • 弓道部副主將,在弓道上有一定實力。很受女同學歡迎,但在學校的男性朋友就只有士郎[3]
  • 由於出生在魔術師家系,對待常人有種貴族般的自大加一點[4]心態。但在知道自己並非間桐家繼承人後,這種想法扭曲得更為病態。由於櫻取代自己成為下任繼承者,慎二遂常以此為藉口侵害櫻。
  • 為了參加聖杯戰爭,首先要成為Master唯獨要依靠櫻利用間桐魔術,用一個令咒為代價制出偽臣之書,將Rider操控權轉移。

FATE線[編輯]

  • 凛向士郎提到學校有大結界的事,第二天早上再叫士郎幫忙找結界的基點。
  • 士郎在弓道場找基點時慎二突然出現並表明自己也是Master。並慫恿士郎到自己家中,向他展示自己Servant。
  • 又表示結界是學校另一Master所為。士郎再質問他櫻是否跟聖盃戰爭有關,他嗤之以鼻,強調只有自己才是被選中的一個。
    • 站在慎二背後的Rider這時「差點手滑了一下」[5]
  • 希望拉攏士郎尋求合作的機會,但被士郎拒絕。拒絕後叫Rider護送士郎離開。她笑說士郎是個好人
  • 第二天慎二把士郎叫來學校三樓後發動結界。士郎想追打慎二時Rider出手幾乎將他置之死地,再把他踢出窗外。
  • 士郎千鈞一髮之際以令咒召喚Saber。慎二無路可退只好叫Rider收回結界。
  • Rider把短劍刺向自己喉嚨,以血魔法陣召喚出有強大破壞力的不明物體,帶著慎二逃走了。
  • 士郎和Saber到新都找尋慎二和Rider。Rider發出魔力挑撥Saber,兩人在中心大樓外牆戰至屋頂。
  • Rider召喚天馬並發動Bellerophon。士郎卻不顧情況衝往Saber身邊,Saber只好用上全身魔力以Excalibur應戰,消滅Rider。
  • 在逃走時碰上Berserker和伊莉雅,被Berserker撕成稀巴爛的裙帶菜殺死。

UBW線[編輯]

  • 和Rider在學校佈下了名為「他者封印・鮮血神殿」的結界,試圖吸取學校人員的生命力來獲得魔力。
  • 當士郎向慎二詢問結界是否是其佈設,但欺騙士郎說自己並不知情。趁士郎和凜都在學校之時,慎二命令Rider發動了結界,但因為威脅到了葛木宗一郎的生命,Rider被葛木在Caster協助下一招擊殺,士郎召喚出了Saber擊退了Caster,放過了慎二的性命。
  • 慎二倉皇逃入教會,成為聖杯戰爭有史以來第一個尋求教會庇護的Master。
  • 言峰認為慎二還有利用價值,於是讓上屆戰爭留下的吉爾伽美什締結契約,成為新的servant。
  • 與吉爾伽美什入侵依莉雅的城堡,殺害了Berserker和依莉雅,取走了依莉雅的心臟,作為聖杯的核心。
  • Archer綁架凜之後,將凜藏在依莉雅的城堡,慎二隨即出現,試圖侵犯綁在椅子上的凜,並動手打了她,所幸在進一步惡行之前,Lancer出現打跑了慎二。
Img7504.jpg
  • 逃離後被吉爾伽美什俘虜,成為慎杯聖杯的基座,最終被凜和士郎所救,住進醫院,保住了性命。

HF線[編輯]

  • 因為Rider的真正Master間桐櫻不願意戰鬥,所以以一個令咒為代價製作出偽臣之書,將Rider的操控權暫時轉移給慎二。
  • 為了吸取更多魔力,並帶著rider夜晚出沒於冬木市的街道,襲殺路人。
  • 巧合遇到了巡邏中的士郎和Saber,Rider被Saber擊敗,偽臣之書焚毀,失去Servant後被士郎放過。
  • 由於不甘心失敗的慎二威脅要將櫻被淩虐的經歷告知士郎。
  • 為了不願讓士郎得知自己污垢經歷的櫻,只好答應哥哥的條件,再次以一個令咒為代價制作偽臣之書,將Rider的操控權轉移給慎二。
  • 趁士郎不在家的時候,掠走了躲在衛宮家的間桐櫻,並以自己妹妹的安危來威脅士郎,讓其一個人趕到學校。
  • 之後命令Rider襲擊士郎,卻被隨後被趕到的凜和Archer擊敗,再次失去偽臣之書。唯有利用他的爺爺-間桐髒硯準備的戴在櫻耳環上的媚藥引起櫻體內刻印蟲的蠢動,趁亂逃離學校。
  • 當櫻獨自一人回到間桐宅的時候,慎二出現並將櫻推倒在床上,像以前一樣再次侵犯了櫻,卻被因士郎的愛而找回人類感情的櫻反抗,慎二被櫻失手殺掉,隨後櫻在絕望之中黑化。

魔術禮裝[編輯]

280x210;
偽臣之書
慎二為了控制Rider,操縱刻印蟲剝奪Rider原本的主人間桐櫻持有的令呪,所製作出的「偽令呪之書」。

要製作這本書需要消耗櫻的一個令呪,而且要經櫻的同意才能轉讓。由於是不完全的「偽令呪」,因此如果對Rider做出過於嚴苛的命令,書就會自動燒毀。除此之外,書本身僅具有令呪的價值而已,因此Rider所需的魔力仍由櫻來供。

性格[編輯]

Img18497.jpg

萌屬性[編輯]

  • 裸男Img7979.jpg
    • Rider:多麼性感的畫面,又多了一張CG了。
  • 裙帶菜頭
    • 就因為髮型的關係,連帶戲外淺川悠也稱呼神谷浩史為「ワカメ神谷」。

愛好[編輯]

  • 泡妞
  • 釣魚宅(幻想嘉年華)
  • 間桐櫻(幻想嘉年華)
    Img8780.jpg

能力[編輯]

  • 虎力1(無誤)
  • 弓道部副主將,在弓道上有天賦,但為人懶惰,經常性地缺席訓練,跑去和女生遊玩,也不肯代表弓道部參賽,進入弓道部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泡妞。長相帥氣,家裡很有錢,曾是弓道部唯一使用碳纖維弓的人[6]
  • 雖然出身魔術師家系,母親又是傳承保菌者(Gods Holder)[7],但是慎二的身上仍然沒有魔術迴路,不過仍具備相當魔術知識,因為種種原因他也成了參加聖杯戰爭的魔術師。
  • 能成為Rider的主人是靠著櫻利用間桐魔術,以一個令呪為代價製出偽臣之書轉移操控權,因此Rider的真正主人是櫻。即使是慎二在操縱Rider,她行動時也是消耗櫻的魔力;對櫻來說這是很大的負擔。

簡評及其他資料[編輯]

  • 有以自己為中心輕視他人的惡習,以自己的方式將別人帶入自我中心。
    • 由於從小就認為自己可以繼承家業成為魔術師,所以對一般人都看不上眼。
    • 但是自從家中多了櫻之後,慎二無意發現櫻在接受魔術訓練,所以對櫻產生忌妒、憎恨的心情,後來就對櫻施暴強暴,將櫻當作自己發洩的工具,而櫻因為認為是自己害慎二變成這樣的,所以也默不作聲,因此讓慎二更加變本加厲。
  • 雖然自己理想的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差距是造成間桐慎二性格扭曲的主因,但與士郎相識之前還沒扭曲到這種成度。
    • 與士郎相識是在五年前,見到士郎無償替人處理雜事,他在士郎後面一邊貶低「你是笨蛋嗎」,一邊來往到最後,「你是笨蛋,不過工作很好哦」,看起來快樂地笑著。

名台詞[編輯]

  • は、はは、あはは。あはははははは!見たか衛宮!これが僕とお前の力の差だ!
    「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嗎衛宮!這就是你和我之間力量的差距!」
    • 盡顯本色的臺詞。
  • これまで鍛えてちょうどの白太もも
    「這鍛煉到剛好的白大腿!」
    • fate/ubw20集說的台詞。
  • 桜ー?あいつ何処行ったんだ?せっかく僕が誕生日を祝ってやろうってのに・・・
    「櫻啊?那傢伙哪裡去了?好不容易我為了慶祝生日做了・・・」
    • 漫畫版原創。高高在上的,但是為了櫻買蛋糕了,這之後的殘酷知道真相後…
  • …………そうでもないんじゃない?
    怖くて逃げたのは臆病だけど、情けないことじゃない。
    ちゃんと現実を見てた証拠だよ。
    どこかのバカみたいに最後までゲーム気分で浮かれてさ、
    死ぬ寸前で無様を晒すよりはマシだよ。

    「…………也不是那樣嗎?害怕逃跑了的是懦弱,但不是無情的事。好好看現實的證明啊。哪裡的像傻瓜一樣到最後遊戲心情愉快被...,比在死前難看的曝露好啊。」
  • 在Fate/EXTRA 臨死前的台詞。
  • うそだ、うそだ、こんなはずじゃ……くそっ、助けろよぉっ! 助けてよお!僕はまだ八歳なんだぞ!?こんなところで、まだ死にたくな――
    「開什麼玩笑,別鬧了,不是應該這樣的……該死,幫我!救救我啊!我還只是八歲而已啊!?我不想死在這種地方——」
    • 《Fate/EXTRA》..真實年齡只有8歲的二少爺,電腦死的臨終時,與主人公的對話。
  • 僕はさ、記録を残したかったんだよ。誰にも越えられない記録を。僕がいた証として。こんな状況になってようやく気づいたけど、それが僕の願いだった。だから―――僕は聖杯戦争に参加する事が望みで、優勝できるのなら、それ以外は何もいらなかった。聖杯なんて報酬がなくても、ただ"自分がいた"っていう記録を残したかっただけなんだ。
    「我啊,是想在這邊留下自己的紀錄喔。就是那種誰都無法跨越的紀錄,我想把這當作我存在的證明。在這種狀況下我終於發現那才是我的願望,所以啊——參加聖杯戰爭這件事就是我的願望,如果能得到優勝的話,那其他怎樣都無所謂了。即使沒拿到聖杯這種獎品,只要能留下『我在這裡』的記錄的話,那就夠了。」
    • 二少爺參加月聖杯的理由。感到自己的存在在這裡的一切....

《Fate/EXTRA》中登場的慎二[編輯]

Img11469.png
  • 有著為程式直接干涉的技藝。
  • 第一回合的對手,同時是主角的朋友。
    • 性格傲慢,對天生有高貴氣質的雷歐感到反感。
    • 和本傳不同的是,暗地裡其實非常努力,學習也很認真。
    • 根據主人公所說,在女生們間的評價是「如果可以學懂看氣氛就完美了」。
  • 實際上只有八歲
    • 二少爺
  • 在CCC中,被黑影襲擊時對要救他的主人公要他先走。
  • 之後在舊校舍中,因為失去Servant,卻又不想聽雷歐的命令而待在二樓。
    • 不過在攻略拉妮的SG時還是會出手相助。
  • 在雷歐等人被BB消滅後,和BB達成共識與結盟,但被派給他的Lancer弄的毫無辦法,最後還被Meltlilith給背刺。
  • 在被主人公救回後,已經恢復記憶的他為了協助主人公打倒Meltlilith而決定自我犧牲,於是偷走舊校舍保管著的病毒程式來改造後,將病毒植入自己的體內讓Meltlilith攻擊自己時而中毒。
    • 死前對主人公詢問為何要這樣做時,表示自己已經恢復了記憶,雖然對再次的死亡感到害怕,但想起了主人公是唯一會為了自己這個曾經的對手的死亡而流淚的人,於是才決定出手相助,並希望主人公能活到最後,最後微笑著消失。


相關[編輯]

投票[編輯]

  • 渣二做了多麼令人髮指的事,正義(自稱)的島民會如何處罰.........(歡迎島民補上)
  1. vote(渣二必須死[76],肛他[25],Nice Boat[19],流放到沖縄奴隸島[28],和鬼作大叔做一輩子的碰友[2],死在鏡花水月[23])

回應[編輯]

討論:間桐慎二


備註[編輯]

  1. TYPE-MOON Ace Vol.6中的漫畫出現的性轉版
  2. 《路地裏さつき~ヒロイン十二宮編~》
  3. 其實過去慎二曾經因虐待櫻一事和士郎吵架,之後櫻也仍然原諒並對士郎說要好好對待哥哥,原因是「因為哥哥只有你一個朋友」
  4. 正是一個「臭」字
  5. 請參考《Rider的慎二觀察日記
  6. 因為碳纖維弓價格較貴,絕大部分部員都用普通的竹弓
  7. 與其說是血統遺傳,不如說是世世代代以病原體為傳播方式刻劃在自家的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