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四郎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言峰四郎(シロウ・コトミネ)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洗腦然後驅逐或洗禮詠唱送上天堂,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1958.jp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名稱[編輯]

  • 言峰四郎/シロウ・コトミネ
  • 神父
  • 妖術師 ·Foo-san[1]

基本資料[編輯]

  • 身高:169cm
  • 體重:59kg
  • 屬性:秩序‧善
    • 如果人類繼續擺爛,我就要拯救全人類囉
  • Servant:赤方Assassin
  • 形象色:銀灰色
  • 特技:洗禮詠唱
  • 喜歡的東西:人類
  • 討厭的東西:
  • 天敵:Ruler齊格
  • 第三次聖杯戰爭的Servant,職階為Ruler
  • 真名:天草四郎時貞

故事中經歷[編輯]

  • 聖堂教會成員,第八秘跡會所屬。身為聖堂教會某成員的養子,有一個義兄弟。
  • 聖杯大戰開戰前被派遣作為為聖堂教會派遣的監督者,同時擔任赤方Master。
  • 利用洗腦的手段將赤方除獅子劫界離以外的Master作為傀儡,並將所有令咒都轉移給自己,事實上支配了其Servant。
    • 對赤方Master們經常謊報戰況(總是把戰況說得壓倒性優勢或已經結束),並且假裝是聽命於他們的代理人
    • 獅子劫界離是因為他和赤方Saber都直覺地不信任他而拒絕和他合作並決定獨立行動,因而避過一劫
  • Ruler作為第一大敵,想盡一切辦法將之排除。赤方Berserker進攻黑方城堡時,表面上作為監督者處理赤方Berserker進攻時留下的問題,其實暗中在做著進攻準備。
  • 在赤方大舉進攻時,與赤方Caster一起和黑方Berserker交戰,感受到Ruler到來後為躲避而逃走。黑方Berserker想要追擊,被赤方Caster攔下。
  • 黑方Lancer被其Master奪取身體成為無名的吸血鬼後,在大聖杯前以洗禮詠唱將其消滅。
  • 此時其真身被Ruler暴露,為第三次聖杯戰爭的Servant,職階為Ruler,真名為天草四郎時貞。因為某些原因得到肉體,成為言峰璃正的養子,數十年中一直在等待機會實現自己的願望。
    • 當時是身為艾茵茲貝倫家違規召喚出來的參戰者,雖然成功活到最後,卻因為達尼克的計謀讓大聖杯被納粹奪走,雖然受肉但失去了機會,因此一直等待著這次的戰爭。
    • 言峰璃正本人因是虔誠的基督教徒,因此他對身為聖人的四郎也是以全力協助的心態幫助他,包括養子身分等。
  • 最終決戰時,以犧牲右臂的代價擋下了Ruler的紅蓮之聖女,但其後被齊格以肢裂的雷樹擊中,最後在赤方Assassin的懷中死去。

性格[編輯]

  • 冷靜
  • 精於計算 - 可以為了目的連自己也視之為棋子之一
    • 從在第三次聖杯戰爭受肉以來六十年的期間、找尋各種文獻和靈脈、一直等待著冬木的聖杯戰爭——也就是「第四次」的聖杯戰爭開始的那天。
    • 連不是聖杯戰爭、而是聖杯大戰——七騎vs七騎的狀況也預想過的四郎作為聖堂教會派出的監督者兼Master選擇「赤」方、早一步召喚出賽米拉米斯。
    • 雖然為了對應七騎vs七騎,再加上Ruler自己召喚從者的異常狀況,大聖杯自動召喚這次的Ruler聖女貞德,但他連這些全都作為「預測範圍內的事情」納入計算。
    • 唯一沒有預測到的事情就是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人造人單純想要實現個小小的願望
  • 狂妄(但不自大)
    • 願望是「拯救全人類」
      • 所以說不自大是因為他認為成敗在天不在己,而就算失敗他也會坦然接受

萌屬性[編輯]

  • 褐膚
  • 傷痕
  • 神父

愛好[編輯]

  • 拯救人類

能力[編輯]

  • 以黑鍵和日本刀為武器戰鬥。單論劍術來講並不會輸給其他從者太多。
  • 生前擁有特異的魔術迴路,當時所施展的「奇蹟」其實全是魔術。
  • 就戰略與戰術的水準來說都很高,事前準備非常充分。
Class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Ruler - C C B A B D
主人公

階級固有能力[編輯]

  • 對魔力:A — 擁有Saber級的對魔力,但對教會的秘跡無效。
  • 真名看破:B — 「Ruler」的職階技能。可以在目視到Servant時立刻把握其真名及情報。面對具有隱藏能力的Servant須幸運值判定。
  • 神明裁決:-[2] — 因為並非本屆參戰者,所以失效。
    • 但後來使詐奪得紅方五名Servant的令呪,而且還能交互使用。
  • 神明裁決(偽):C++ —
    • 在FGO中追加了強化紅卡性能的能力

擁有技能[編輯]

  • 啟示:A — 和「直感」同等的技能。直感是戰鬥中的第六感,但「啟示」適用於所有關乎到目標達成的事象(例如在旅途中選擇最適合的道路)。由於(本人認為)毫無根據,所以沒辦法向他人好好說明。
  • 統率力:C- — 統領軍隊的天生才能,但對運營國家無效。能和志同道合的伙伴建立不畏死亡的羈絆。也以此讓人相信「啟示」那毫無根據的內容。
  • 洗禮詠唱:B+ — 教會用魔術,對靈體有極大效果。搭配上其寶具,甚至能昇華Servant。

寶具[編輯]

Rul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右腕‧惡逆捕食 Right Hand Evil Eater D 對人寶具 1 1人
左腕‧天惠基盤 Left Hand Xanadu Matrix D
為歷經苦難的信眾送上希望,實踐奇蹟的雙手化成的寶具。
透過與魔術基盤連接,成為能使用任何純粹知識的魔術也能在某種程度上行使[3][4]
另外,右腕和左腕分別可發動和「心眼(真)」及「心眼(偽)」相似的能力。
亦可強化洗禮詠唱。
双腕・零次集束 Twin Arm Big Crunch A+[5] 對軍 1~200 500人
將兩手連接靈脈,對兩腕的魔術回路加上過剩的魔力使其暴走,精製出擬似的黑暗物質,把周圍的所有存在吞入的破滅型寶具。
因為需要過度龐大的魔力,本来是不可能作為寶具使用的。
要使其作為寶具完全驅動的話,需要御主以其他不同的方式確立魔力供給路線才可以。

Avenger

名稱 讀音 等級 種類 範圍 最大捕捉
島原地獄繪卷  ?  ?
在《英靈劍豪七番勝負》中出現的,平行世界的復仇者天草所使用的固有結界。四處皆為火焰,空氣充滿毒氣,將島原之戰地獄般的景色重現出來。

其他資料[編輯]

  • 白髮黑膚並不是使用魔術的代價。因為強制受肉使得頭髮變白,之後為了尋找賽米拉米斯的觸媒和收集她應該會想要的庭園的素材,有在中東潛伏接近二十年的必要所以換了皮膚的顏色,這樣的多重原因。[6]
  • 其名字裏的シロウ與士郎同音,コトミネ與言峰同音,加上與Archer相似的造型,第一卷發售後讀者都在猜測與這二人有什麼關係。
    • 網路上的同人創作中有不少「士郎被言峰收為養子」的情結,本來大家以為這個二創梗要逆流回官方了,結果……シロウ原來不是士郎是四郎啊!
  • 在第三次聖杯戰爭後,成為言峰璃正的養子,但和言峰綺禮沒有交流。
    • 因為他的寶具能令他保持不老,不方便和言峰璃正以外的人來往。
  • 按照設定來看,他其實不應該在冬木市的第三次聖杯戰爭中登場,因為冬木市的聖杯戰爭是限定只能招換西洋英靈的,即使當時他的職階是Ruler也不例外。
    • 不過後續有追加設定提出他是艾茵茲貝倫家為求勝利所以違規召喚出來的,因此召喚出他其實也不奇怪
      • 而且在聖杯大戰當中這個冬木的大聖杯也召喚了迦爾納這一位出自印度的東方英靈
    • 另外小說中亦提到這是艾茵茲貝倫選擇的一個方案,另外一個方案則是召喚出傳說中的祆教邪神來強勢壓過整個戰場
      • 也就是說整個Fate/Apocrypha可以視為艾茵茲貝倫家的一念之間產生的一種可能性,如果選擇了後者,那麼就是走向Fate/Zero與Fate/Stay Night的正史路線。
      • 艾茵茲貝倫家自然覺得四郎能力太弱,但因為本來就是違規召喚,他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而且事實上就最後結果來看這說不定才是最好選擇
  • 對於言峰綺禮,雖然向父親璃正打聽過哥哥四郎是什麼人,彼此卻幾乎沒有交流。原因並非出在綺禮,而是四郎刻意躲避他。
    • 因為四郎察覺到義弟綺禮的「扭曲」。當然,四郎非常想讓他從苦悶中獲得解放,可是左思右想,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再加上萬一他肯定了自己的扭曲,第一個遭到攻擊的可能就是自己,這讓四郎非常擔心。現在的情況依然像火山上澆汽油一樣。因此四郎面對綺禮時,始終盡可能保持距離。
    • 目前言峰綺禮依然在冬木當個極為稱職的神父。原因是第四次聖杯戰爭並未發生而且沒有娶老婆,因此他沒發現自己的資質。要是他參加亞種聖杯戰爭之類,說不定會改觀,但只要他待在冬木並終身不娶,就不會有機會,雖然他仍對自己的存在意義與業障感到苦悶。
  • 對於言峰璃正,雖然四郎以養子的身分進入秘蹟會,但璃正實在無法將他視為養子,而是以朋友的身分誠實待之。從兒子綺禮誕生之際,四郎似乎就刻意減少與璃正的交流。
    • 或許是缺乏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的勞心,似乎有幾分長壽的璃正卻在「Apocrypha」本篇開始之前就已病逝。他的葬禮是兒子綺禮與養子四郎最後的遭遇。
  • 其實天草四郎時貞的生涯並沒有那麼明確。有確定的只有在島原之亂時坐上了可稱為是最高責任者的位子。就算那只是個御輿──只是個裝飾,這少年也毫無一問是江戶時代最大的武裝起義,島原之亂的首謀者。
    • 雖然討厭人類,但也深愛著人類。在島原之亂,他看清了人類到底能可以多卑鄙,下賤,且殘酷的變得更強。連面對相同人種都這樣了。如果是不同膚色,不同文化的話,又會加速人類的殘虐到甚麼程度?
  • 原本在構想的時候是賽米拉米斯才是黑幕。不過判斷把已經在「Character Material」裡連設定一起出現過的角色拿來當黑幕的話衝擊力不夠強。因為「Apocrypha」的理念裡有「做以本家的設定做不到的事」這點(七騎vs七騎也是這樣想出來的),契機是想到”那麼從更接近源流的「魔界轉生」裡拉出天草四郎試試看會如何?”
  • 少年,少女。一起在那場大戰中與旗幟有大大的關聯。沒得成為聖人的人,成為聖人的人。因為共通點和不共通點實在是太對照,終於選他當最終頭目──到這裡都還很好。
    • 在這時惡魔輕聲地說「……是說本家主人公的名字是……年齡也幾乎一樣……」所以言峰四郎就這樣誕生了。被不只讀者,連認識的人都吐槽「有這種的喔」。抱歉,抱歉。不過要說這是偶然,這實在是太命中注定了……!
  • 從者跟四郎訴說的一樣,如果不是Ruler的話就是三流。再加上沒什麼用途的寶具和做為英靈的歷史非常新,想在聖杯戰爭中得勝極為困難。反過來如果是Ruler的話,就可以利用技能「真名看破」和「神明裁決」來構築壓倒性的有利狀況了吧。
  • 雖然是黑幕,但是個善良的存在。再說,四郎的所作所為到底是否為惡行應該會是議論分歧點吧。因為也可以說那是在個總有一天會到達的場所做了一點往捷徑的指引。不過,另一方面是毫無疑問的惡。因為他不一個一個拯救人,只打算拯救「人類」這個種族而已。
  • 沒有任何興趣或喜好,只為了救濟而活過了這六十年。雖然結果被推翻,但對四郎來說,在賽米拉米斯的膝上看見朝日的那瞬間才是他至福的時間。
  • 在Grand Order中雖然星數5,但實裝前期作為從者的實力一如他說的很三流,而且還是究極豬隊友等級
    • 作為我方隊員的時候強度有限、技能組以對非從者系敵人居多的現狀來看等同廢技。但變成敵方的時候因為沒有冷卻時間問題,所以針對我方特別有效的技能可以連發
    • 而更扯的是寶具效果是先移除我方所有強化效果後給予全體大傷害,無法用無敵、回避、防禦上升等手段應對;全體傷害寶具也使坦角無法發揮作用
    • 最惡劣的還是作為Ruler,以敵方身份登場時除了Berserker與Avenger以外對他的傷害都會減半,讓他變成很棘手的敵人;而在我方時因為ruler對大部分敵方只能打出等倍傷害的原因而較難發揮輸出價值
    • 但作為ruler職階的耐久性、自帶產星技能和機體本身的打星數,以及每回合增加NP的技能在某些特定場合還是有用武之地,搭配梅林的英雄作成提升寶具威力和暴擊力,加上自身的高NP回轉率,在應付同時出現的不同職階敵人時可以支撐很久并使用寶具連發清場。尤其是最近活動經常實裝的常常有數個不同職階敵人同時登場的高難度副本,可以使他的耐久力得到進一步發揮
    • 2017年8月2日時實裝了技能強化本,神明裁決技能進化為神明裁決·偽,增加了三回合紅卡傷害提升的附加效果裁決(物理),提升了他的寶具傷害以及作為ruler職階的高集星固有能力可打出的暴擊傷害
  • 《英靈劍豪七番勝負》中出現的妖術師是平行世界的天草。劇情中的人設滿滿的魔界轉生味
    • 生前同樣經歷過島原之亂,但面對數萬信眾在自己的引領下慘死,他選擇的是對德川幕府復仇;面對天主沈默不對信眾施以救贖,他選擇的是叛教。放棄救贖人類,並向天主創造的世界復仇;而變成人間地獄,只有死亡和絕望的島原,正正體現在他的固有結界「島原地獄繪卷」。
    • 滿懷對人類的怨恨,天草並未進入英靈殿,反而以肉身成為異世界旅行者,持續二十次在不同世界間移動,每次都嘗試帶領信眾改變結局但每次都失敗告終,變得更加瘋狂,更垂涎「撒旦」的力量。而最後便來到本章的舞台下總國,以妖術師身份登場,將宿業「一切鏖殺」埋入從者靈基,執行把土氣城轉化為「厭離穢土城」滅世,再染指迦勒底,摧毀人理 = 滅世的計劃。

名台詞[編輯]

  • アッシリアの女帝よ。一四騎のサーヴァントによって執り行われるこの聖杯大戦。私は勝利や敗北とは違う場所を目指します。協力して頂けますか?
    「亞述的女帝啊。在這十四騎Servant參加的聖杯大戰中,我的目標卻在不同於勝利與敗北的地方。能請您助我一臂之力嗎?」
    • 對召喚後Assassin的回答。
  • 行こう、アサシン。あの悲劇は繰り返さない。
    大聖杯は―――俺たちのものだ

    「走吧,Assassin。那悲劇不會再重演。
    大聖杯——是我們的東西。」
    • 想起了少年的時光,他向無盡而通明的天空望去。
  • 失敗した、それは認めよう。
    己は死ね、それも認めよう。
    彼らの死の責は全て己にある、それも認めよう。
    このまま朽ち果てる——それだけは、断じて認めない。認められない。これだけの命を浪費してなお、得たものが何もないなど绝对に認めない。
    だから、神よ。次の機会を我に与えよ。次は大局を見失わない、道程のあらゆる障害、敵、艱難辛苦を排除してみせる。次こそはこの世全ての善を手に入れてみせる。万人が幸福であり、万人が善性であり、万人が完璧である世界。あらゆる悪が駆逐された、真なる世界を創造してみせるとも。

    「我失敗了,這我可以承認。
    我要死了,這我也可以承認。
    他們的死全都是我的責任,這我也可以承認。
    就這樣默默腐朽——唯獨這一點,我絕不承認。絕不會承認。浪費了如此多的性命,卻沒有任何的收獲——這我絕對不會承認。
    所以,神啊。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吧。下一次我絕對不會迷失大局,我會把路上的所有障礙、敵人和艱難困苦全部排除。下一次我一定會得到此世所有的善。一個萬人都幸福快樂、萬人都擁有善性、萬人都完美無缺的世界。我一定會驅逐所有邪惡,創造出真正的世界。」
    • 生前最後的敗仗後,面對民眾被屠殺殆盡,自己將死的末路,發出的禱告。
  • もしも、私の計画が神に背くモノであれば。私はこの戦場で必ずや討ち果たされるでしょう。
    不幸にもサーヴァントと戦って死ぬか、あるいは油断してゴーレムやホムンクルスに殺される。
    ひょっとすると、味方の宝具に巻き込ま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もし、そうなら粛々と死を受け入れましょう。神は私を許さなかった。
    それはそれで、致し方のないことです。ですが、もし——
    もし、何もかも上手くいったのであれば。それは神が俺の行いを赦されるということだ。
    全ての人間を慈しみ……そして、癒すために、あの大聖杯を欲するという俺の願いが正しいということ。
    それさえ分かれば、もう迷うことは無い。決して裏切ってはならぬモノまで裏切った甲斐があったというものだ

    「如果,我的計畫違背了神的話,那我一定會死在這戰場上吧。
    不幸與Servant作戰而死,或者一時疏忽被魔像和人造人殺死。
    說起來,被己方的寶具卷進去也不無可能。
    如果這樣的話,我會真誠的接受這死亡。神沒有原諒我。
    這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是,如果——
    如果,一切都順利的話。那就說明神原諒了我。
    我因著對全人類的慈愛、以及治癒,而渴望那大聖杯的願望是正確的。
    如果明白了這些,就不會再有迷惘。這連絕不該背叛之物也背叛了的舉動是有其價值的。」
    • 對Assassin說出的「奔赴死地」的理由。冷靜,而不可動搖的執念。
  • 知れたこと。
    全人類の救済だよ、ジャンヌ・ダルク

    「明知故問。
    是拯救全人類啊,貞德。」
    • 明確說出自身的願望。這願望已經大到瘋狂的境地。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言峰四郎

備註[編輯]

  1. 惡墮的復仇者版本,本身即是對《魔界轉生》的捏他。
  2. FGO中為C
  3. 雖然是便利的寶具,但對上Caster美狄亞那種一流魔術師完全派不上用場。
  4. 但因為所有魔術不需要熟練就能使用的恩惠,讓他能夠完全控制大聖杯
  5. FGO中完成了絆劇情「世界の救済について話をしよう」後上升為EX
  6. 順帶一提雖然女帝的觸媒在決定參加聖杯大戰時就已經從索菲亞利家借出,但自己也非常用心的找了接近二十年另外確保了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