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宮士郎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衛宮 士郎(えみや しろう)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無限劍製射成刺蝟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19474.jp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名稱[編輯]

Img20263.jpg
  • 衛宮 士郎/えみや しろう(CV:杉山紀彰(日)/劉傑(台),幼年期CV:野田順子)
  • 衛宮 志郎[1]
  • 臙條 巴[2]
  • 沙條 綾香
  • Avenger
  • 男Saber
  • 羅賓(by島民)[3]
  • 黑崎一護(by島民)[4]
  • 最近成為薩比教代言人,併入教之後洗禮名為worgen 衛宮,順便宣傳薩比教的美好(無誤)
  • Excalibur[5](其實是千子村正)
  • 馱犬(by卡蓮
  • 早漏(by卡蓮,是早洩的意思)
  • 宇智波佐助
  • 石田雨龍
  • 哥哥教壞的紅髮不良學生(by秋葉[6]
  • 活著是件幸福的事(by志貴)
  • Iron Man[7]
  • 誰送誰被捅之劍[8]
  • 王超[9]
  • 禽獸[10]
  • UNIQLD戰士
  • 衛宮巨俠[11](by百度吧民)

基本資料[編輯]

Img20925.png
  • 身高:167cm
  • 體重:58kg
  • Servant:Saber
  • 形象色:赤銅
  • 特技:收拾垃圾、家庭料理
  • 喜歡的東西:家庭料理
  • 討厭的東西:梅昆布茶
  • 天敵:言峰綺禮
  • 魔術回路量:27
  • 特異點:將普通的神經轉化為魔術回路
  • 穗群原學園2年級生(Fate/Stay Night)→3年級生(Fate/hollow ataraxia)

故事中經歷[編輯]

Img8573.jpg
  • 第四次聖盃戰爭引發的火災中的少數生還者之一,為魔術師衛宮切嗣所救,並收為養子。
  • 為救治已經重傷的他,衛宮切嗣將自己的寶具——「遙遠的理想鄉」(Saber的劍鞘)植入他體內,而自己因在第四次聖盃戰爭受了聖盃中的污泥咀咒而在幾年後死亡。
  • 因為敬佩衛宮切嗣,在切嗣臨終時,向他承諾自己會成為像他一樣的「正義的夥伴」。
  • 衛宮切嗣去世後,藤村大河老師成為士郎的監護人。
  • 因為鬱悶切嗣去世,在某日而在學校操場上努力跳高,而被當時在偷窺的間桐櫻所愛[12],之後櫻就賴在他家裡幫他做家務。
  • 對自己的倖存抱著罪惡感,因而養成捨身為人的精神。
  • 有一天晚上打掃校園的時候,無意亂入ArcherLancer的決戰中,而被Lancer重傷。但後來被Archer的Master遠坂凛用魔術治療。
  • 回家後再次被Lancer追殺,無意中召喚出了Saber,打退了Lancer和追來的Archer。
  • 在遠坂凛和言峰綺禮的勸說下,決定加入第五次聖杯戰爭

FATE線[編輯]

Img19924.jpg
  • 回家路上被Berserker襲擊,為救Saber而被腰斬,但第二天卻奇蹟般恢復過來。
  • 因為Archer被Saber重傷,所以凛提出二人聯手對抗Berserker。
  • Saber不滿士郎的決定,獨自去柳洞寺和Assassin決鬥而受傷。之後士郎要求Saber教他劍術。
  • 在打敗間桐慎二的Servant(Rider)後,知道Saber的真實身份,開始在夢中看到她的過去。
  • 之後被Berserker的Master伊莉雅捉住,Saber和凛救出他後逃離時,留Archer作炮灰牽制Berserker。Archer在殺掉Berserker六次後,最後還是死在Berserker手上。
  • 為打敗Berserker,在凛的建議下,士郎決定和Saber與凛做3P來補魔力[13]
  • 恢復力量的Saber仍然不能戰勝Berserker,但士郎投影出了Saber曾用過的石中之劍——Caliburn,二人合力終於打倒Berserker。之後伊莉雅被士郎帶回家收入後宮領養。
  • Caster用一群召喚的嘍囉攻打衛宮家,但被突然出現的Gilgamesh串刺秒殺。
  • 士郎和Saber兩人去約會,士郎勸Saber放棄聖盃留在現代,但Saber拒絕了。
  • Gilgamesh亂入兩人的約會,將兩人打成重傷。但士郎以投影的「遙遠的理想鄉」(Avalon)反彈了Gilgamesh的攻擊,將他打退。
  • 士郎趁機再給Saber補魔力(士郎表示這是Saber她自己主動要求把我給推了)
  • 士郎向言峰綺禮詢問Gilgamesh的來歷,但發現言峰綺禮其實是Gilgamesh和Lancer的Master,反被打傷囚禁。Saber趕到後,言峰綺禮在Saber面前質問士郎他是否需要聖盃,Saber聽到士郎的回答後終於明白已發生的事實並不能抹殺。綺禮叫Saber殺死士郎來換取聖盃時,已與士郎心意相通的Saber拒絕了。
  • 這時兩人得知聖盃已被污染的事實。
  • 綺禮叫Gilgamesh和Lancer收拾兩人但Lancer這時卻反戈,挑戰Gilgamesh讓兩人逃離,後死在Gilgamesh手上(其實Gilgamesh本來也是要殺Lancer的)。
  • Saber和士郎決意要破壞聖盃。
  • 士郎回家後發現被綺禮重傷的凛,凛把Azoth劍交給了士郎。
  • 為戰勝Gilgamesh,士郎將「遙遠的理想鄉」(Avalon)還給Saber。
  • Saber最後用「遙遠的理想鄉」(Avalon)的力量打敗Gilgamesh,而士郎則投影「遙遠的理想鄉」(Avalon)反彈聖盃中的污泥,再以Azoth殺死言峰綺禮。
  • Saber破壞了聖盃,可以回到自己的時代安心而死。臨消失前向士郎告白。
  • 聖杯戰爭結束後回到了原本平靜的生活,只是偶爾還是會想起Saber。
  • 最後人生走到盡頭,在魔法師梅林[14]的協助之下,在理想鄉與saber相遇並在一起了。[15]

UBW線[編輯]

Img14820.jpg
  • 回家路上被Berserker襲擊,但由於Archer並沒有受傷,Berserker被Archer的偽・螺旋劍(Caladbolg II)打退(不過其實是Archer計劃用廣域武器將士郎一起幹掉)。
  • 本來被凛襲擊,但二人發現學校還有一個Master而罷手,後來決定和凛聯手。
  • Archer在柳洞寺與Caster一戰,之後Archer因攻擊士郎而被凛命令不能傷害士郎。
  • 間桐慎二在Rider的戰敗後,從言峰綺禮借來Gilgamesh當Servant。
  • 士郎與凛後來發現Caster的Master是學校的葛木老師,但差點反被他殺掉。
  • 士郎和凛去約會,但回家後發現Caster將藤村老師抓為人質,Caster用寶具「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從士郎手中盜取了Saber的主權。
  • 失去了Saber後,凛的傲嬌發作,說士郎沒有作為夥伴的價值而趕走他。士郎本來已經要放棄了,但看到凛留下的寶石後,明白是凛在那一夜救活了他,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幫助她。
  • Archer反而背叛凛而加入Caster,士郎即時趕到救出她。之後士郎告訴他對她的感情,讓凛重新振作。
  • 士郎和凛去找Berserker和伊莉雅幫助,但晚了一步,Berserker和伊莉雅皆死在Gilgamesh手上。但Lancer突然出現,給予士郎幫助。
  • Lancer在牽制Archer時,士郎和凛去挑戰葛木老師和Caster。但Caster卻被Archer偷襲而死。
  • Archer趁機企圖殺死士郎,但凛重新和Saber締結契約抵擋Archer。Archer為威脅士郎而將凛抓為人質。
  • Lancer去救凛,但反被自己的Master言峰綺禮命令自殺。但臨死時殺死了言峰綺禮,重傷了企圖趁機推倒凛的渣二而放走凛。
  • Archer告訴士郎自己其實就是未來的衛宮士郎,被自己少年的夢想負累而死,成為Servant後又發現自己的夢想不可能實現。所以要將過去的士郎殺死[16]來解放自己。但看到士郎對夢想的堅持以及想起自己的初衷後敗在他手下。
  • 為打敗Gilgamesh,凛決定獻身給士郎補魔力確切說法是在高潮時造出連結兩人的魔術連結,讓凛的魔力流向士郎。[17]
  • 士郎在與Gilgamesh一戰中領悟了用固有結界——無限劍製的使用方式。由於Gilgamesh只是武器的擁有者而非使用者,不敵士郎的主角威能無限劍製。之後在Archer的幫助下打敗Gilgamesh。
  • Archer跟凛告別,要凛和士郎好好生活,不要讓士郎和自己一樣,心滿意足的消失。
  • UBW有兩種結局:
    • Good End
      • 和仍留在世上的Saber、凛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
    • True End
      • 聖杯戰爭結束後成為凛的弟子,並在一年後一同前往倫敦的時鐘塔。
    • 2014~2015年的ufotable動畫版採用的是True End的結局,另外在尾聲追加了許多原創
      • 因為迷路而與露維亞見面,露維亞似乎頗為中意他而讓出了自己家的公寓三樓給士郎與凜居住。
      • 在聖杯戰爭時沒有好好與Saber道別而有些耿耿於懷,最後在凜的帶領下,兩人到了格拉斯頓柏里(Glastonbury)修道院,見到了亞瑟王的墳墓[18],士郎便在墳前向不可能回歸的Saber告別。
      • 由於在聖杯戰爭中成功獲勝,不僅成為凜的弟子(兼助手與保鑣)[19],時鐘塔的魔術協會也給了士郎邀請函想拉他入會,士郎想了很久後決定放棄。
      • 之後遇上艾爾梅洛伊二世,亦被他看出「對這個人的志向而言,時鐘塔太小了」。
      • 雖然抱著會被凜臭罵的心態回到家,但凜堅持讀完三年後要和他一起環遊世界。

HF線[編輯]

Img14838.jpg
  • 回家路上被Berserker襲擊,為救Saber而被腰斬,但第二天卻奇蹟般恢復過來。
  • 因為Archer被Saber重傷,所以凛提出二人聯手對抗Berserker。但因為士郎不想和伊莉雅戰鬥而沒有接受。
  • 間桐櫻的祖父間桐臟硯加入第五次聖盃戰爭。櫻同時生了奇怪的病,在衛宮家長住。
  • 由於本應失去Master且戰敗消失的Caster再度出現(被臟硯控制),士郎接受凜提出的休戰。
  • 士郎在柳洞寺被臟硯的Servant真Assassin襲擊。在交戰中Saber被黑影吞食。在士郎即將被真Assassin殺掉的千鈞一髮之際被突然出現的Rider所救。
  • 間桐慎二將櫻抓住脅迫士郎到學校與Rider戰鬥。但凛出現打退慎二,並指出櫻才是Rider的真正Master,同時也是凛的親妹。
  • 言峰綺禮救治櫻的時候,發現黑影是聖盃的黑暗力量,而櫻是這力量的化身。如果櫻活下去,黑影將繼續吞食其他的人。
  • 凛為保護無辜的人而要殺死櫻,但士郎反而放棄了自己原有的的「正義的夥伴」夢想而保護櫻,這個人是正義的敵人!
    • 玩家亦可選擇士郎貫徹理想而同意殺死櫻,不少fans認為這是士郎走Archer路線的結局。
  • 因為黑影的魔力極為不穩定,每晚櫻要士郎中出她來補魔力。新星中改為吸血。
  • 士郎和凛去找Berserker和伊莉雅幫助,但因為櫻的ヤンデレ腹黑性,暗中希望士郎受傷,這樣就可以留在她身邊,所以士郎和伊莉雅遭黑影和被黑影黑化的Saber襲擊。
  • 士郎的左手和Berserker被黑影吞噬。Archer也受重傷,但消失前要求把自己的左GARm[20]臂移植到士郎身上。之後伊莉雅被士郎帶回家收入後宮領養。
  • 櫻偷偷回家去找祖父談判,但反被慎二威脅告訴士郎曾多次被強暴過,壞掉後將渣二殺死。黑櫻回到衛宮家將伊莉雅抓住。
  • 士郎和言峰一起去救出伊莉雅,但被黑化的Berserker、間桐臟硯和真Assassin追殺。
  • 士郎用Archer左手中的魔術投影出Berserker的大劍,一招斬殺了Berserker。而言峰用惡靈驅除魔術——Kyrie Eleison摧毀了間桐臟硯的肉體,但被黑櫻所殺。
  • 凛用士郎在伊莉雅的回憶看到再投影出來的寶石劍——Zelretch來打敗黑櫻。Rider也因為櫻壞掉前的要求而幫助士郎。
  • Rider和黑化Saber交戰,為助Rider士郎再度利用Archer左手中的魔術打敗黑化Saber。最後忍痛親手殺死重傷的Saber。
    • 另外在Bad End #38中,玩家因沒有Rider的幫助,士郎和黑化Saber單打獨鬥。最後Saber敗在半英靈化的士郎的干將莫邪秘技——鶴翼三連之下。她要求士郎盡快殺了可以不斷再生的自己,但士郎已無法回應她的要求,因他在這時已因用盡Archer的投影次數而死。此一END通往老虎道場,但不同與其他通往老虎道場的結局標註Dead End或Bad End,此結局僅標註為End,且老虎道場中稱此結局為HF線的Saber結局,可見此結局亦是HF線的特殊END。
  • 凛用寶石劍打敗黑櫻,但不想殺死她而反被櫻刺傷。看到凛倒在自己面前,櫻再度崩潰。
  • 士郎趕到用Caster的寶具「萬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解出了黑影對櫻的影響,但自己因過度使用投影而面臨死亡。
  • 士郎和同樣將死的言峰綺禮為爭奪聖盃一戰,最後言峰力盡而亡。
  • HF有兩種結局:
    • Normal End
      • 士郎用盡最後的魔力投影出黑化Saber的被約定的勝利之劍,毀滅了聖杯,自己的身體也因此破碎,形神俱滅。
    • Happy End
      • 士郎本要用Archer左手投影最後一次Excalibur破壞聖盃兼自我犧牲,但被伊莉雅的第三魔法Heaven's Feel(魂之具現化)所救。最後和恢復過來的櫻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Fate/hollow ataraxia[編輯]

Img14819.jpg
  • 本作發生於第五次聖盃戰爭的半年後,士郎在本作中同樣是主角(表)。
  • 本作中除了言峰綺禮,角色全員登場。
    • 因為遠坂凛的第二法禮裝實驗失控造成冬木的時空扭曲,聖杯戰爭的所有可能性都匯聚在了一起。
    • 換而言之,言峰綺禮未登場也就意味著他『絕對』無法活過第五次聖杯戰爭。取代其『聖杯戰爭監督者』位置的則是被派來繼任的卡蓮
  • 白天過著普通的日常生活,主要做的是吐槽其他人,晚上在充滿危機的冬木市巡視,四天之内就會死一次,總之無法到達第五天。
  • 漸漸地發現了這四天其實是無限循環的。
  • 發現了事實後開始調查,在卡蓮那裡獲得情報,決心解決異狀。
  • 請求Lancer協力打敗了Lancer的前主人巴婕特,最終士郎(或者說是安利)在眾人的保護下和卡蓮一起登上通往聖盃的天梯,在聖盃那裡說服了巴婕特,以第五次聖盃戰爭勝利者的身份破壞了聖盃,迎來第五天。
  • 其實本作中的他是和Avenger合體了,Avenger本身是虛無的,需要借某人為原型來具現人格,而士郎就是被他選中的人。
  • 關於FHA主角的真實身份有很多說法,在十周年訪談中武內說“hollow的企劃會議時,提出士郎不會出場這點我也嚇了一跳”
    • 第二回人氣投票中有這樣的話:hollow的士郎好像是把本篇裏的那種頑固給藏到影子中的一樣的士郎,但也好像只是映在水面的鏡像。hollow依然只是在從第三者的視點表現出衛宮士郎這個人物[21]
  • 遊戲中Avenger說「對其他人來說即使這是偽造的四天,也不會影響他們的存在」,也就是說這四天很可能只是存在於一個偽造的世界中
    • 雖然最初只是建立在Avenger與巴潔特之間的契約而偽造的四天,但後來受到現實中凜重製寶石劍失敗的影響,導致冬木市逐漸產生了所有可能性疊加而成的時空扭曲並與之連結,因此之後所有在四天中循環的人都是貨真價實的(除了同時扮演Servant/士郎的Avenger以及將自己的分身置入其中的卡蓮)。
  • 在後日談中士郎被卡蓮和巴婕特捆绑脫光塗畫成Avenger的樣子,隨後卡蓮和巴婕特入住衛宮家。
  • Avenger雖然對士郎的生存方式感到想吐,但是還是說「對這種死腦筋——有那麼一次,曾經憧憬過」。不知道這算不算自戀。
    • 儘管背負著全人類的憎惡,但是他真的愛著人類,並憧憬著普通人類的生活。雖說衛宮士郎這生活已經稱不上是『普通人』了。
    • 第二次人氣投票結果中奈須的評語:「今次的Avenger對別人友善至此正是因為對士郎反感。(也可以說是被這種性格迷住了)士郎那種可說是過分正直的扭曲感染了得不到回報的人的心…嘛,這是好事也是壞事呢」[22]
  • 每次去水上樂園約會都會被Archer和Lancer亂入,但是他也在Lancer向女生搭訕時搞破壞。
  • 在FHA小遊戲「風雲伊利亞城」中也有出場,相性最好的是Saber和Lancer,相性最差是Archer。

花札道中記EX[編輯]

  • 原本這個遊戲只是FHA中的小遊戲,後來添加語音劇情和新組合成為一個PSP遊戲。
  • 士郎和Saber一組,爲了吃溫泉雞蛋而想去溫泉,結果捲入了奇怪的爭奪戰中,最後用花札打敗其他人吃到了溫泉雞蛋。
  • 士郎Saber組的寶具:風王結界(別人看不見你的牌),約束勝利之劍(最後得到的文數成為3倍),理想鄉(對方贏的時候發動,自己受到的傷害強制為自己剩餘文數的一半)。
  • 士郎在慎二結局裡穿上了兔女郎裝成為慎二後宮一員。
  • 在伊利亞結局裡好像馬上就要被Berserker壓死了。

Fate/kaleid liner 魔法少女☆伊莉雅[編輯]

Img20043.jpg
  • 10年前被切嗣撿到做為養子(似乎是孤兒),由於切嗣與艾莉絲菲爾沒有正式結婚[23];士郎的姓氏依舊是衛宮沒變,輩份上是伊莉雅沒有血緣的哥哥。
  • 在家中的地位最低,老是被弄到抬不起頭來。
  • 是與魔術無關的普通人,也不會使用魔術,不過在料理方面卻是個出色的天才。
  • 比起本篇來要多了不少人味,有著與年紀相同的思考方式和快樂憂愁等。
  • 總是毫無自覺的就在妹妹、妹妹的友人們、家中的女僕、學校的同學和學妹、突然轉進來的轉學生等人的心中立下FLAG。
    • 女難度激增,總是在紛亂後鬧出桃色事件,不過事後下場都很慘。
    • 因媲美結城梨斗的神摔,島上多稱為出包士郎來區分。
  • 平行世界中也存在一個強如鬼神士郎,是美遊的哥哥,一度被艾因茲華斯家監禁,後來被子Gilgamesh救出。
    • 能夠投影出劣化版的Igalima
      • 與原版不同的是,平行世界中的士郎投影的Igalima是空有其表、內部是空心的假貨。
    • 為區分,島上多稱為潮士郎,無論造型個性和能力,都是拿其他版本的士郎最GAR的元素拼成。
      • 其他別稱還有「美遊哥」、「衛宮少俠」、「妹控鬼神」等。

Fate/Tiger Colosseum(老虎競技場/ 老虎大亂鬥)[編輯]

  • 這是一個PSP上的Q版遊戲,主角好像是老虎
  • 士郎在大多數路線中都有出場。
  • 某日,衛宮士郎醒來發現冬木市被奇怪的結界包圍,街上戰鬥氣氛蔓延,「老虎商品」開始暢銷。
  • 一共兩套服裝 其實就是套頭裝和套頭裝加校服,武器是扳手居然不是廚具
  • 在士郎線中先是被慎二拉住逃學,回家之後發現內褲全部被換成了老虎條紋的,總之被捲入一系列亂七八糟的事件。
  • 在慎二線中成為魔王一樣的存在,被言峰稱為衛宮大人,復活了Archer和Lancer當自己的幫手。
  • 在黑櫻線結局中穿上黑衣成為黑櫻後宮一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黑櫻和慎二還真的是兄妹,參看花札慎二線
  • 總是和Archer組合出現,這個組合很煩人,在加入第三人成為三人組之後更討厭,攻擊速度真是快

Carnival Phantasm(幻想嘉年華)[編輯]

Img20306.jpg
  • 在「第5次魔術師大激突!聖杯戰爭」成為勝利者,其後在破壞聖杯時卻被大群的Neco-Arc送到由聖杯變成的火箭上,並且被火箭送到遠野家的私人沙灘
    • 和Neco-Arc修理火箭但失敗,然後在Phantasamoon咖啡店和志貴相遇
  • 兩人關係不錯,正巧兩人都為女友後宮們的約會而煩惱[24]
    • 人數較少,有3人,實際上是4人
    • 然後兩人想出了「心跳約會大作戰」,並且嘗試計劃出一個可行的時間表
    • 但很快兩人都感覺這計畫根本不可行,於是出現選項(「和全部人約會」[25]還是「和女一號約會」[26]。)
      • 「和全部人約會」選項,士郎的計畫似乎較志貴順利雖然一開始已被櫻發現,但最後因忘掉了伊莉雅還是失敗
      • 然後在遊樂場被問罪時正巧遇上志貴和他的女友團,並且同時被憤怒的Saber和愛爾奎特攻擊
      • 最後被志貴相救並且被帶到遠野家避難私奔
      • 「和女一號約會」選項,士郎決定和Saber約會,十分順利
      • 但之後就先後被櫻的淫蟲早餐和凜的詛咒報復
      • 最後因被發現和志貴一同向各人道歉,因而得到各人原諒然後一同私奔
      • 但櫻還是給他淫蟲早餐

Fate/Grand Order[編輯]

亞種平行世界 屍山血河舞台 下總國[編輯]

  • 被千子村正附身成為從者千子士郎召喚到成為特異點的下總國,自稱變成「オレ」。
    • 造型則是Grand Order初期實裝的Limited/Zero禮裝中持刀的樣子。

魔術[編輯]

  • 故事剛開始時使用的是「強化」魔術。
  • 不過擅長的其實是投影魔術。以想像為藍本,再用魔力構成實體,將實際存在的物件複製的魔術。
    • 但單憑人空洞的想像,最多只能將原來的物件還原三四成,不可能十全十美的複製出來,而且又要耗費大量的魔力,投影的效率相當低。用投影製造的寶具會比真正的寶具低一個等級。
    • 而實際上,士郎的投影並非直接用魔力製造,而是從自己的固有結界中召喚已存的劍。所以雖然不擅用魔術,但卻能做出很強的寶劍。
  • 士郎的固有結界—無限劍製,是很多魔術師一生也無法使用的極接近魔法的魔術。可以用魔力將心象世界替換指定範圍的空間。
  • 士郎自力尚無法使用,UBW線要10年,Fate線要20年後才有辦法憑一己之力啟動,HF線雖曾接收Archer的手臂,但因兩者的內心世界相差太大而無法使用,直到結尾透過第三魔法而寄宿到新的肉體後,只要經過修鍊,將來也能夠順利地使出固有結界。
  • 英靈化限定︰無限便當製,從自己的固有結界中召喚曾吃過的便當。
  • 類似於空想具現化[27],但將世界轉變不屬於自然的東西,所以會被世界修正而必須持續消耗魔力維持。因為受內心的影響,形式不能隨意決定。無限劍製就限定只能將世界變成充滿無限的劍的世界,但因為是士郎的內心,在結界內可以自由控制所有的劍,也能在瞬間重新投影出新的劍。
    • 一般的影像表現是士郎可以隨時拿出新的劍而不像一般必須先投影。
    • 在ufotable製作的動畫版中,除了上述表現外,還增加了結界中所有散落的劍都能夠隨士郎的意志飛出,並在Gilgamesh的王之財寶發射前先行將其破壞的描寫,更能像感應砲或者是劍君的五行劍陣一樣跟隨在士郎的身邊隨時讓他取用。
  • 只要見過的劍,都會在固有結界內,平時也能投影出來[28]。全作中唯一不能投影的是Gilgamesh的Ea,因為Ea是神創世時用以劈開天地的工具,在人類有劍這個概念出現之前已經存在,所以無法瞭解它的結構。
  • 士郎投影過的武器有:
    • 弓、Saber的Caliburn、Avalon(Fate線)。
    • Archer的干將莫邪、Rho Aias(UBW線和HF線)[29][30]
    • Berserker的無名石劍、寶石劍Kischur Zelretch Schweinorg、Caster的Rule Breaker(HF線)。
    • Saber的Excalibur(HF線Normal End,摧毀聖盃用)
      • 只以文字描述,圖片看到的是白聖劍之光,不過HF線中的士郎只見過黑聖劍,但也可能是Archer之手記錄的白聖劍。
      • 實際上聖劍是依照使用者的善惡屬性變化為相應的一面,劍本身是相同的,即使士郎看到的是黑聖劍,但投影出來之後也會按照士郎的屬性而變換為白聖劍
      • 不過設定上有說就算是Archer也投影不出Excaliber,因此士郎藉由Archer之手投影出來的應該是Fate/Extra裡面登場的Excaliber Image(接近Excaliber,但實際上不是Excalibur的劍)
  • 因無限劍製代表士郎的內心,所以咒文是代表士郎對自己一生的觀念:
    • '体は剣で出來ている。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血潮は鉄で、心は硝子。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ただの一度の敗走もなく、 (Unaware of loss,)
      ただの一度の勝利もなし。 (Nor aware of gain.)
      担い手はここに孤り、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weapons,)
      剣の丘で鉄を鍛つ。 (Waiting for one’s arrival.)
      ならば、わが生涯に意味は不要ず。 (I have no regrets. This is the only path.)
      この体は、無限の剣で出來ていた。 (My whole life was "Unlimited Blade Works.")'
    • 中譯:
      此身為劍所成。(吾為所持劍之骨。)
      血流如玄鐵,心脆似玻璃。(鋼鐵為身,而火焰為血。)
      縱橫無數戰場而不敗。(手製之劍已達千餘。)
      未嘗一次敗北,(不知所失,)
      未嘗一次勝利。(亦不知所得。)
      在此孤身一人,(伴常痛以制諸兵,)
      鑄劍於劍丘之上。(候伊人之來。)
      那麼,此生無須任何意義。(了無遺憾。此乃唯一路途。)
      此身為無限之劍所成。(此生即為「無限劍製」。)
  • 英靈化的衛宮士郎咒文(奈須きのこ指明Archer說英文,而士郎說日文):
    •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來ている。)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血潮は鉄で心は硝子。)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Unknown to death, (ただの一度も敗走はなく、 )
      Nor known to life. (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s. (彼の者は常に独り、剣の丘で勝利に酔う。)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 Works." (その体は、きっと剣で出來ていた。)'
    • 中譯:
      吾為所持劍之骨。(此身為劍所成。)
      鋼鐵為身,而火焰為血。(血流如玄鐵,心脆似玻璃。)
      手製之劍已達千餘。(縱橫無數戰場而不敗。)
      不為死所知,(未曾一次敗退,)
      亦不為生所知。(未嘗得一知己。)
      曾承受痛苦創造諸多武器。(其常立於劍丘之巔,獨醉於勝利之中。)
      然而,留下的只有虛無。(故此,此生已無意義。)
      故如我所祈,「無限劍製」。(此身,定為劍所成。)
    • 另譯:
      我是個劍骨頭
      身是鐵疙瘩,血是玻璃渣
      我打過上千把劍
      既沒賠
      也沒賺
      打劍又他媽的辛苦
      只能枯等著客人來
      也沒法後悔,我只會打鐵
      唉,我這輩子只能打鐵了。
  • 魔法少女伊莉雅中士郎桑用的咒文(同樣用英文)
    •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体は剣で出來ている。)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血潮は鉄で,心は硝子)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and blades. ‘(幾たびの戦場を越えて不敗)
      Unware of beginning,(ただの一度も敗走はなく)
      Nor aware of the end.(たった一度の勝利もなし)
      Stood pain with inconsitent weapons.(遺子はまだ一人)
      My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剣の丘で細氷を砕く)
      Yet, my flame never ends.(けれど、この生涯はいまだ果てず)
      My whole body was still(偽りの体は、それでも)
      “Unlimited blade Works”(剣で出来ていた!!)'

性格[編輯]

  • 單純笨拙
    • 是個真正意義上的笨蛋,行動和決定多靠直覺感性而非用大腦思考
    • 奈須:士郎不是個機靈的人,他是個非常笨拙並不愛理人的、淳樸的主人公
    • 武內:我想把他畫成這種眉毛粗粗意志堅定的淳樸木訥的角色
  • 淡定吐嘈役
    • 內心OS可見
  • 表裡不一?
    • 其實在旁人看來性格出乎意料的極端,但本人似乎沒自覺
    • 或許跟下敘的精神問題有點關係,畢竟士郎根本的個性就是單純,絕不是個懂得裝模作樣的人
  • 正義感十足(但也只是個正義廚)
    • 根據柳洞一成所說,似乎很容易發脾氣,但是別人找他幫忙從來不會拒絕。
  • 大男人主義
    • Fate線對剛見面不久的Saber說出女性不適合拿劍戰鬥這種帶有性別偏見的話。
    • 當然有正義感的士郎行為上並不會歧視女性,但意識上確實有這種大男人思維。
    • 這點也是士郎褒貶很兩極的一個原因。
    • 其實也就只有Fate線這樣發言而已。不會阻止藤村大河於夜晚護送間桐櫻離開、從不阻止遠坂凜在戰場上拚鬥。對Saber的私心很明顯。
  • 精神問題
    • 自我犧牲
      • 因為士郎的生還者罪惡感,導致他對自己性命的不在乎跟極端的利他,實際上與無法感知常人喜悅的言峰綺禮是同路人,Archer同理。
      • 照2014年ufotable版動畫的演出看來可能是歸屬於PTSD的一種範疇。
    • 不懂愉悅,無法對消遣感到興趣[31]
      • 2014年ufotable動畫版中有特別讓士郎針對美綴綾子對他說的一句「因為你不會笑吧」起了像是PTSD般的反應[32]
  • 中二病
    • 這系列本來就是主打中二幻想戰鬥為賣點的作品
  • 毒舌[33][34]
    • (知道紅A的毒舌從哪兒來的了吧?)
  • 總受【M】?
    • 表面上雖是如此,實際上卻是個攻【S】,尤其是跟英雄王和男Saber搞基的時候。
  • 妹控[35]
  • 姐控[36]
  • 腹黑[37]

萌屬性[編輯]

  • 好人
  • 工具人
    • 劇中的配角蒔寺楓將士郎稱呼為「ばかスパナ」和「ばかしゃもじ」,意思就是會幫人無償修東西和做飯的傻瓜。
    • 雖然是好人加工具,不過也能當陽具
  • 普通
    • イケメン的普通男,所以跟美型的英靈們和某鬼畜攻神父比起來,在女性粉絲間比較沒有人氣
    • 男性向作品的男主角本來就不應該設定長的太帥,否則難以引起主要客群的共感,所以普通才是最好的
    • 但是ufotable的動畫版倒是常常帥到讓人直喊「少年你誰啊?」的程度,甚至身高也不只167cm的樣子,作畫解放意味。
  • 眼鏡娘(沙條綾香)。
  • 大食
    • 有點意外的,士郎是Fate大胃王排名第四位。
  • 基本表情是冷靜(無表情?)
    • 序章凛視角和櫻的回憶中,凛和櫻甚至用"冷漠"這個詞來形容他,但是其內心吐槽又十分之多。
    • 當然這應該只是在暗示士郎跟言峰綺禮某方面有著相似的特質。
  • 純爺們(GAR)
  • 鍛練的肉體。
    • 屬穿衣瘦的類型,鋼條型的肌肉,再加上由於是弓道部成員,長年拉弓下練出相當堅實的背肌。

愛好[編輯]

  • 做家事
  • 做料理,後宮中所有的女生都很喜歡他做的飯(尤其是Saber,會因為士郎不給她飯吃而動手殺人)。
  • 修理機械
  • 和Saber練習寢技劍術
  • 當正義的好碰友朋友
  • 後宮,幫週遭男性/女性補魔力
  • 後背位中出
  • 插棋
  • OGC時喜歡想像喜歡的女生[38]

能力[編輯]

  • 年幼曾受過切嗣的武術鍛鍊,自身的程度已經是大師級的,後期五戰時加上Saber教的劍術,但用起來卻不如偷學Archer的劍術。
    • 在不使用魔術的徒手戰鬥情況下,雖然無法在有正式規則的比賽中獲勝,也比不過專門修練武術的人,但在沒有規則的戰鬥中可說是學校裡最強的人。
  • 弓術,士郎說用投影的理論,瞭解弓箭的結構和發射的行動,就能夠百發百中。
    • 是在年幼時聽了藤村雷画的話而開始學起弓術。
    • 遊戲中於FATE線裡,在Saber和Berserker的激戰中能精準射中Berserker的眼部;以及被作為Servant召喚時的職階即是證明。
  • 家事全能
  • 魔術(投影、強化等比較基礎的法術)
    • 其實切嗣教給他的魔術是有殘缺,或者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會讓自己身體出事的方式,但切嗣教給他之後即使切嗣已經過世仍舊持續每天鍛鍊著。
    • 透過學習魔術得到的副產物是士郎可以藉由施展魔術來知道物件的構成與狀態,在序章中他就透過這個方式修理了學校不少機器,所以說如果士郎沒被捲入聖杯戰爭的話,其實當修理工也足夠養活自己了
  • 心眼(真):Archer的能力,但士郎也有用過。從戰鬥中理智的找出對方的弱點,但和其他Servant不同的是,並非靠直覺而是用戰鬥中的經驗。簡單說就是士郎能在戰鬥中突然開外掛的能力。
  • 因為Saber現界的緣故,使其體內的「遙遠的理想鄉(Avalon)」也隨之活性化,因此傷勢恢復的速度變得很高。不過在Saber消失後這能力也跟著失去。
  • 後宮(沒誤)
  • 普通:戰鬥中讓Gilgamesh智商下降。
  • 寫輪眼:能毀滅牧業的力量[39]

用過的武器[編輯]

  • 海報
    • 在家裡被Lancer襲擊時臨時找到的東西,在強化魔術的能力下大概有鐵板程度的硬度。
  • 木刀
    • 放在倉庫內的東西,同樣被施以強化魔術後拿來使用。
  • 椅子的腳
    • 在學校裡被凛襲擊時用,同樣被施以強化魔術後拿來使用。
  • 箭矢
    • 將樹木的枯枝以強化魔術的應用變形來使用。
  • Azoth劍
    • 在Fate線、HF線時從凛手裡拿到。
  • 黑鍵
    • HF線,為了救回伊莉雅而和言峰合作時從對方手中得到,在強化魔術的加持下硬度可堪比鑽石。
  • 寶石劍Zelretch
    • 以Archer的手腕和伊利亞的記憶投影重現之物,雖然複製成功,但士郎本身無法理解其中的理論。
      • 事實上士郎只是將其複製重現,並未使用過。

簡評及其他資料[編輯]

Img20224.jpg
  • 單純天真,而且因切嗣死前一句話而無法控制「要成為正義的使者」這個念頭,性格類似強迫症甚至是精神病,在Fans之間評價兩極。Archer排行第3位,身為主角的他卻排在第7位,可見一斑。不過其實H game男角大多只能到這個數字,能排到前面的Archer反而是少數的異類。
  • 與養父切嗣同樣,都是把魔術當成為了完成目標而使用的道具而已。
  • 實際生於魔術師的家族但已有不少代沒有繼承,魔術回路數量是27(但這是冒死將普通神經變為魔術回路的結果),相對之下凛是40,是意料之外的多。
  • 以魔術師的標準來看其實缺乏應有的知識和技能,單論水準來講其實與慎二差不多。但因為聖杯戰爭的緣故而讓自己的才能開花結果。
  • 「体は剣で出來ている。(此身為劍所成。)」這一句有多個意義,其中一個意思就跟字面上一樣。士郎受重傷後,固有結界便會暴走,令身體被劍侵蝕。
  • 士郎慘叫次數太多,聲優杉山紀彰不只喊到喉嚨痛,也說每隔幾句台詞就來一次慘叫,所以除了慘叫外根本對其他台詞沒印象。
    • 奈須:還有呢,不管是不是有積極的出場機會,還是會死的時候就會死的主人公呢,在Hollow里他也繼續上演慘殺鏡頭我很中意哦
  • 武內在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中說他認為士郎是FATE裏面算是很難畫的。
  • 冬木大火前的家庭資料不明,自己也沒有提起過。
  • 本來的魔術特性並不是「劍」這樣的特異屬性,而是因為養父切嗣為了救他而將Avalon放入他體內造成魂的性質變化。
  • 雖說起源是劍,但劍術上的才能只有凡人的程度。
  • 固有結界無限劍製是限定在能製作出武器的能力,不過Archer曾在HA中投影出釣竿,要是多加訓練的則連美術品也能投影出來。
    • 因為是特異點的魔術很難被看穿,要是和凛一同去了倫敦後,遠坂家的資金源就有可能是……
  • 奈須在訪談中說Fate線的士郎要學會施展無限劍製需時十年、熟練運用要再十年,UBW線則不明(熟練運用不明,但只是要展開的話有魔力應該就可以。)
  • 川澄綾子植田佳奈討厭士郎一事相當有名。
    • 川澄在節目中曾拿士郎開玩笑,用Saber語氣說「對不起,士郎…我其實是喜歡Gilgamesh的…」
    • 植田曾當著杉山的面說「為什麼凛非得喜歡士郎不可!?」
    • 下屋則子是唯一說過喜歡士郎的
      • 所以說櫻才是士郎的本命。
  • 魔法少女☆伊莉雅第2次人氣投票中的第7名
  • 2014年的ufotable版動畫中被評論帥氣度變高不少,明明只是加一件外套,整個感覺就差好多,到底是甚麼魔術呢?
  • 衛宮士郎誕生的契機
    • 奈須:最開始被武內君要求「希望今次『stay night』的主人公是個健壯的傢伙」。而且還有『月姬』裡沒有弄的主題「與理想的自己對決」,於是想到了弄成跟正義夥伴有密切關連。
    • 武內:士郎的設定變來變去呢。
    • 奈須:士郎其實就是第八從者吉爾伽美什,最初他的職階不是Archer,而是(Key) Keeper。就像寶具是鎖匙那樣。當初也想過各種犯規的劇情,曾經想在路線分歧點裡提示人「那個從者(吉爾伽美什),莫非是士郎?」呢。衛宮這名字,是從守護宮殿的Keeper……這種意象裡撿回來的。那其實是與吉爾伽美什的對照。雖然這不可思議的角色帶有這些痕跡,卻變成了現在那樣的正義夥伴笨蛋,或者說是受到那種在殘酷狀況下活過來的人類才具有的使命感所束縛。
  • 成為Archer是其未來的一個可能性,不過在遠坂凛陪在身邊的情況下就不可能達成。而在「Fate/stay night」三條路線裡凛都生存到最後的情況下,凛也會不時的拉他一把而讓他不會成為Archer。
    • 因為Archer曾在HA中想起當年聖杯戰爭結束後與凛一起去了英國的事,所以凛在他經歷過的戰爭中一定是生存者,只是後來兩人可能分道揚鑣而已。
  • 不管是哪條路線,其實都是冬木市的聖杯戰爭中的真正勝利者,因為不管過程如何,他最後都確實辦到了「讓聖杯戰爭就此結束」的願望。
  • 明明身為主角卻沒有其他的私服,而是千篇一律的襯衫的這點而常被粉絲拿來揶揄。
  • 就魔術師的評價而言,奈須表示《月姬》的Ciel是100的話,凛大概是100到70左右,士郎則只有10左右,某些況下則為40。
    • 如果只以FATE系列中登場的魔術師來比較的話,肯尼斯是100+α,阿魯巴是100,Atrum Galliasta是20,凛是20~30,士郎只有10~20。

名台詞[編輯]

  • うん、しょうがないから俺が代わりになってやるよ
    爺さんはオトナだからもう無理だけど、俺なら大丈夫だろ。まかせろって、爺さんの夢は――
    「嗯,如果你已經沒辦法實現了的話.就讓我來代替你實現吧。」
    「老爹已經是大人了所以可能沒辦法了。但是我就沒問題。所以,交給我吧,把老爹的夢想——」
    • 五年前,年幼的士郎和切嗣談論到「正義的一方」時,士郎決定繼承切嗣理想時的台詞。可以說是衛宮士郎的起點。
    • 同時也是衛宮切嗣一生最大的救贖和希望的寄託。

  • 投影、開始(Trace on)
    創造理念、鑑定
    基本骨子、想定
    仮定完了(All out)。是、即無也(Clear zero)」
    • 練習投影魔術的詠唱。
    • 一般可以只簡化為「Trace on」。
    • 其實應該是抄襲、開始(Trace on)。

  • 「確かに俺は歪んでい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けどいいんだ。誰かのためになりたいっていう願いが、間違いなはずないんだから」
    「確實我可能是歪曲的。
    但沒什麼不好吧。想為其他人奮鬥的願望,肯定沒有錯。」
    • 凜判斷士郎的生存方式是歪曲的,並且為其將來擔心。士郎以此回應,而凜也因此決定陪伴在他身邊。
  • ―――その道が。今までの自分が、間違ってなかったって信じている」「聖盃なんて要らない。俺は―――置き去りにしてきた物の為にも、自分を曲げる事なんて、出來ない
    「那道路,我到現在都相信沒有走錯」「我不需要聖盃。也為了被拋棄了的人與物,我不能扭曲自己」
    • Fate線回應言峰對其是否需要聖盃的質問。
    • 下句的「為了被拋棄了的人與物,我不能扭曲自己」也是重點,不過素材度沒那麼高
    • 死亡Flag[40]

  • 仲間だからって、気安く遠坂には近付くな
    可別以為都是同伴了,就隨便接近遠坂
    • UBW線,在Lancer提出要不要合作後,士郎所提出的合作條件。因為內容太過意外而在一時之間讓Lancer和凜都啞口無言。
    • 之後理解了其中含意的Lancer哈哈大笑並稱讚不已,凜則是臉紅且陷入了混亂狀態。
      • 這是基本上都在捉弄士郎的凜難得被對方給捉弄的一幕。

  • ―――おまえには負けない。誰かに負けるのはいい。
     けど、自分には負けられない―――!
    「我輸給任何人都好,就是不會輸給你,無論如何都不能輸給自己!」
    • VS Archer。

  • ―――決して、間違いなんかじゃないんだから……!
    絕對,沒有錯……!
    • 同上。

Img16740.jpg

  • 投影、開始(Trace on)
    憑依経験、共感終了
    工程完了(Roll out)。全投影、待機(Bullet clear)
    停止解凍(Freeze out)、全投影連続層寫(Sword barrel)」
    • 投影Gilgamesh的寶具的詠唱,並模仿王之財寶的發射方式。

  • 「驚くことはない。これは全て偽者だ。
    おまえの言う、取るに足らない存在だ。
    だがな、偽者が本物に敵わない、なんて道理はない。
    おまえが本物だというのなら、悉くを凌駕して、その存在を叩き落そう。」
    いくぞ英雄王――――武器の貯蔵は充分か?
    「不必驚訝。這些都是贗品。
    如你所說,只不過是沒有價值的存在。
    但是,沒道理說贗品一定會輸給真品。
    既然你說你所有的是真品,那就來將我全面凌駕、將這些盡數擊落吧。」
    我來了,英雄王———武器的存量足夠嗎?
    「They are nothing more than imitations,
    and according to you, it makes them completely worthless.
    But I bet, my cheap imitations can cut you down,
    just as fast as real things!
    So, Come on, Hero King! Let's see whose blade cuts deeper![41]
    Img3976.png
  • 投影、開始(Trace on)
    投影、裝填(Trigger off)
    全工程投影完了―――是、射殺す百頭Set. Nine Lives Blade Works.)」
    Img3977.png
    • 投影Berserker的無名斧劍的詠唱。
    • 不但投影了劍的本身,也成功複製了Berserker因狂化而不能使用的劍技。
    • 士郎比較攻的一次(各方面而言)。
    • 由於聲優英文太爛,建議這句關語音。
    • 其實前面的自我反省也是重點,不過不是台詞。

  • おしおきだ。きついのいくから、歯を食いしばれ
    :「這是懲罰。接下來的會比較痛,咬緊牙關忍住啊。」
    Img5751.png
    • HF線最後以Rule Breaker插向櫻的心臟的台詞,相當引人誤會。
    • RuleBreaker解除了黑影後順便也把櫻的黑衣全部撕裂(原本就是由黑影構成的)。
      • 雖然這台詞聽起來比較糟糕,但最後的結果更糟糕。
  • 「人は殺されれば死ぬ」
    :「People die if they are killed
    • 出自某個國外字幕組的翻譯。
    • 因為某個資深外國宅吐槽Fate的男主角時特別強調了兩次這句臺詞,所以這句臺詞也出名了。
    • 直譯過來是人被殺就一定會死
      • 簡化版:人作死,就會死
    • 因為Avalon的緣故讓士郎雖然在聖杯戰爭中多次遭逢致命危機,卻也沒有重傷或死亡,這導致士郎對危機感到麻痺。
      • 這句話原本是士郎對自己態度的檢討,也是下定決心將鞘還給Saber的台詞。
Img14813.jpg
  • 私は戻ってきた、Saber
  • 昔。いいえ、あなたが見た最初の瞬間から。私...ピニに夢中与える-
  • 私はあなたを愛して,Saber
    「我回來了,Saber」
    「很久很久以前,不,從第一眼見到妳的那一刻起。我...就被妳給迷上了」
    「我愛妳,Saber」
    • 前者是在LE END裡在理想鄉與saber見面所說的唯一一句話,後者則是同人二次創作中為了延續士郎與Saber的對話,當中還讓士郎說出了很閃光的話你們索性去結婚吧,就此讓故事畫下完美的句點。

Img16741.jpg
  • あの男とは相容れない。初めて会った时から认めるものかと反発していた。……その正体が、分かってしまった。认めたくないが。どうも俺は、言峰绮礼という男が好きだったらしい。
    我和這男人合不來。從第一次見面起就互相排斥。......真正的原因,我終於知道了。 實在不想承認。 看來,我似乎喜歡這個名為言峰綺禮的男人。
    • 在大聖杯前最終絕戰時,士郎對言峰崎禮說的愉♂悅告白

  • 「お前が全のため一を殺すというのなら、俺は何度でも悪を成そう──覚悟はいいか?正義の味方」
  • 如果你要為了「全」而殺死「一」的話。那麼...我無論幾次都會成為惡──做好覺悟了嗎?正義的夥伴
    • 在魔伊美遊線中,為了自己義理妹妹對Boss說出的台詞,下一秒妹控爆發
  • 極限まで研ぎ澄ませ、一手一手が致命、一瞬一瞬が必死。余分の思考は殺せ。俺たちは今見るべきは生と死の境界。読み切れ、そして・・・・・・勝ち取れ、五秒後の生存を!!
  • 把神經研磨至極限,每一步都是致命的,每一瞬都是拼死的。消除多餘的思考,我們現在應該注視著生與死的交界,看穿大局,...然後,贏取五秒後的生存
    • 在魔伊美游線中,與小黑合作以干將莫邪Overedge雙重施展鶴翼三連將安潔莉卡擊殺時的台詞。
  • 「Just because you're correct doesn't mean you're right.」
    • 對Archer,「就算你是正確的也不代表你是對的」,日文原文其實是表示他不需要這些正確,但英文翻譯卻翻譯成這句。
    • 簡單說就是士郎即使意識到Archer所說的自己的末路是正確的,但是他仍然認為自己想走的路不是錯的。
    • correct和right雖然都是「正確」與「對」的意思,但前者是客觀的存在,後者則是主觀上的認定,雖然較少人意識到這點。
    • 用來耍賴的時候可以用的台詞

其他[編輯]

Img15614.png
  • 沙條綾香
    • 最初的設定中,Fate的主角是一個少女。
    • 但因為Fate需要做成H-Game,沙條綾香被砍掉重練成男性了,而亞瑟王Saber反而被砍掉重練成女性,附帶一提,沙條綾香本人則是在冰室的天地中以穗群原學園的學生的身份登場。
    • Carinval Phantasm 3rd season的特典《Fate/Prototype》中正式登場,CV為花澤香菜
    • 在Fate_Stay_Night_PremiumFanbook中,被問到「在原作FATE中,士郎……?」,奈須回答「本來是女孩子哦,主人是女孩子,從者是男孩子,基本是男女配對的」
    • 如果從者是男孩子,主人也是男孩子的情況下,恐怕會深受腐女喜愛喔!


投票[編輯]

#vote(LoLi控[125],投影魔術[15],無限劍製[10195],心之眼(真)[4],因Avalon而獲得的不死之身[7],Saber御主人様Master[6],家事全能的工具人[8],吸引女生加入後宮的能力[20],把了Saber順便入手莫德雷德當鬼父[242],推倒一成來場BL[44],含有高濃度魔力精華的白果醬[99269],萌力(沙條綾香或士郎子限定)[4],能毀滅牧業的力量[4],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衛宮士郎的主角威能很強的錯覺?[191])
  • 各位認為跟衛宮士郎最配應該是?
#vote(兩儀式[33],言峰綺禮[356],衛宮切嗣[39],柳洞一成[10],間桐慎二[32],遠野志貴[101],莫德雷德[237],英雄王[326],男Saber[51],Saber[135],黑Saber[101],Archer[138],Rider[5],Ciel[12],遠板凜[44],間桐櫻[71],伊利亞[160],美游[60],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衛宮士郎有配對的錯覺?[12])
  • 各位認為衛宮士郎的結局其實應該是?
#vote(FATE線結局[10],Fate線LE END[21860],UBW線GOOD END[9],UBW線TRUE END[41],HF線NORMAL END[13],HF線TRUE END[18068],後宮結局[3],成為Archer[22],被送進老虎道場[4],「和全部人約會」路線被Saber和真祖轟後和志貴到遠野家避難私奔[11025],「和女一號約會」路線和志貴私奔後被櫻給淫蟲早餐[120],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產生了衛宮士郎有結局的錯覺?[41])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衛宮士郎

備註[編輯]

  1. TYPE-MOON Ace Vol.6中的漫畫出現的性轉版
  2. 和《空之境界》之「矛盾螺旋」的男主角之一相似,不過都是TYPE-MOON作品。因為《空之境界》原作是在《Fate》系列之前推出的,所以士郎其實是臙條兼差
  3. 來自 http://m.acg.tv/video/av753269.html
  4. 某部同人的關係
  5. 來自這篇吐嘈点較多
  6. 幻想嘉年華EX的SP篇
  7. UBW動畫OP中的動作
  8. 死亡フラグ
  9. 龍蛇演義的男主角,人設相同能力不同。
  10. 遠坂凜如是說。
  11. 《魔法少女伊莉雅》平行世界版本限定
  12. 遠坂凛其實當天也有看到他,也因為他的努力而對他有好感,但因為自己傲嬌和知道櫻對士郎的愛,所以沒有近一步的發展
  13. 其實是凛推倒了Saber然後再讓他過來吃剩下的…新星中改為將一些魔術回路移植給Saber。
  14. 順帶一提,梅林被關進阿瓦隆邊景,不能離開也不會死亡,所以其不是英靈,而是神代最後的魔法師
  15. 梅林在亞瑟王死後挖了一條連接阿瓦隆和外界的路,希望有人能進去拯救亞瑟王的靈魂,而現代士郎在做了一生的“正義使者”後瀕臨死亡的這次他沒有像Archer那樣賣給世界而是看到了這條路,順著梅林的留言指示到了阿瓦隆
  16. Ufo版補充:儘管士郎死了,但Archer已脫離時間之輪,並不一定可以解放,所以要同時把「士郎的理念」殺死。
  17. 一般向的新星中改為魔術儀式,利用移植凜自身的魔術刻印在兩人間建立魔力的通道,不過因為凜本身就算有龐大的魔力,也仍舊有極限,無法同時供給自身、Saber與士郎,因此Saber的能力受到了不小的限制,最終導致她使出Excalibur後瀕臨消失的危機。
  18. 雖然格拉斯頓柏里被認為是亞瑟王最後歸處亞瓦隆的所在地,不過該墳墓應該是假的
  19. 動畫版中提到由於魔術師的世界中,作為名門的繼承人很容易遭受攻擊,助手多半也要擔當保護該學生的工作
  20. 擬譯:爺們臂
  21. https://www.typemoon.com/users/vote/fate2nd_chara.html
  22. 原文:「'今回のアヴェンジャーがあそこまで人間に親身になってくれたのもこの人に反感を覚えたから。(魅せられた、とも言うが)その愚直なまでの歪さが、報われなかった者の心に届くのです。……まあ、良きにしろ悪きにしろですが。'
  23. 作中愛莉絲菲爾提及「因為很多原因所以沒結婚」
  24. 因為都是在同一天舉行
  25. 第十二話
  26. Special Season
  27. 月姬愛爾奎特的能力
  28. 也可以用更強的魔力投影出其他的裝備,如魔盾Rho Aias,但因固有結界的限制,不能變成實體的盾
  29. HF線是靠Archer之手投影。UBW線中Archer使用Rho Aias替士郎擋下Ea,看過之後的士郎也得以使出此招擋下王之財寶亂飛而來的劍群
  30. 因為Rho Aias居然可以擋下Ea這種神造兵器(即使威力已經削弱)實在顯得有點不合理,所以ufotable版動畫更改成Gilgamesh是對試圖將他變成聖杯核心的肉塊發動Ea,士郎則是被餘波給掃到的方式處理。
  31. 奈須在CM2中說:自己有著重要的目的,除此之外可說是完全沒有興趣。不,是無法感到興趣。性格與其說頑固,不如說是不會消遣。無法對消遣感到興趣。對人類的幸福實在「很遲鈍」。雖然他是因為沒有空閒消遣呢
  32. 忽然想起冬木大災害的畫面,當場現出類似緊張與愕然的表情;但原作中這段只是帶過而已
  33. 偶爾會取笑Saber和凛,但一般的下場是會被兩人整
  34. 其實奈須筆下的男主角都是這樣,看來是作者風格
  35. 魔伊美遊線限定,為了妹妹爆走的人是最恐怖的
  36. 36.0 36.1 hf線限定
  37. 在還沒歷經第四次聖盃戰爭引發的火災時的個性,當中在f/HA的從者扭蛋小遊戲中是鬥嘴鬥贏了言峰透露出。
  38. 和遠坂凛握手時因為感到尷尬,而被凛嘲弄取笑是否有這個習慣。其實前一晚確實有在Rider造成的淫夢中想像和凛H過,所以感到尷尬
  39. 和火影忍者的宇智波佐助同CV
  40. Saber好感度不夠高的話會直接因為這句話被送到老虎道場
  41. 來自UBW劇場版英語配音
  42. 在新Fate UBW TV第四集中,美綴拿鑰匙讓士郎產生莫明的既視感(實際上是受到Rider結界影響)
  43. 官方梗,如圖2圖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