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米海爾‧羅亞‧法丹楊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米海爾‧羅亞‧法丹楊/ミハイル・ロア・バルダムヨォン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蛇叔轉生到你身上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593.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 TYPE-MOON作品《月姬》吸血鬼路線的大魔王。

名稱[編輯]

  • 米海爾‧羅亞‧法丹楊/ミハイル・ロア・バルダムヨォン/Michael・Roa・Valdamjong(CV:成田劍[1])
  • 死徒二十七祖第EX席
  • 無限轉生者——阿迦奢之蛇

基本資料[編輯]

  • 年齢:不詳
  • 身高:不詳
  • 體重:不詳
  • 生日:不詳
  • 血型:不詳

人物關係[編輯]

故事中經歷[編輯]

  • 原是聖堂教會的司祭與魔術師。
    • 創建了聖堂教會異端審問處,同時也是教會最強大的武力集團「埋葬機關」的就是羅亞本人。
  • 非常執著在追求著「永恆」,最後想出的辦法就是不追求肉體的永恆,而是以靈魂來不斷轉生的方式令自己永久存在。
  • 為了達成目標,於是在八百多年前代表聖堂教會和獵殺死徒的真祖愛爾奎特進行交涉時,趁她的吸血衝動發作後欺騙了她讓她吸了自己的血。
    • 實際上一見愛爾奎特就被萌到,但因為自身變態的心理(見「性格」部分)而當了雜碎
    • 不但成功地成為了死徒,還奪走一部分愛爾奎特的力量。
    • 愛爾奎特因此立誓要永遠的追殺羅亞,羅亞之所以多次轉生多半都是愛爾奎特造成的。
  • 之後被聖堂教會列為死徒二十七祖之一,不過其他的祖都不承認這點,而是將他視為「番外」來嫌棄他。
    • 和他關係最好的是第十席的尼祿。「獣王の巣」是他們兩人共同研究完成的。
      • 另外在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中還戲稱尼祿為「老爺子」[2]
  • 雖然使用轉生的方式存在著,但因為轉生對象的肉體質量都不及初代的自己,因此實力逐漸劣化。
    • 不過轉生到第十七代的Ciel身上時,因為Ciel的肉體特別的優秀,是最接近初代的狀態。
  • 在第十七代的轉生體被愛爾奎特和聖堂教會聯手打倒後,轉世到了遠野四季身上。

月姬[編輯]

性格[編輯]

  • 冷酷
  • 利己主義者
    • 因為太過利己,而將初見愛爾奎特時產生的愛慕之心當成了恨意。

能力[編輯]

  • 轉生魔術
    • 此乃羅亞最大的特徵,是將自己的靈魂加工,將「魂之情報」轉寫到被轉生體的身上,不斷誘導被附身者原有人格產生負面感情以侵蝕破壞之,最後取代對方成為新的自己。
    • 羅亞是確立轉生魔術的魔術師。
      • 不過從作品面世的順序來說,第一個在讀者面前使用轉生魔術的卻是蒼崎橙子
  • 偽死之魔眼
    • 經歷了十七次的死亡後,羅亞也能在生物的身上看到「線」或「點」,不過這只是能夠削取生命力的、代表「生命」的「線」和「點」,在無生命的物體上看不到,和直死之魔眼是直接看見事物的「死」有很大的不同。
      • 正式名稱不明。
  • 卡巴拉系的魔術
    • 可能是個人的喜好,主要以雷屬性魔術為主。
  • 固有結界‧過負荷(Overload)
    • 具體效用不明,作者以格鬥遊戲風格撰寫角色介紹時將其設定為:把強化法術的數秘紋「square」加到自己的施放的每一個法術上。

萌屬性[編輯]

  • 雜碎
    • 不是指實力而是性格。
  • 鋼琴家[3]

愛好[編輯]

  • 永恆
  • 愛爾奎特
    • 被他當作「永恆」這一概念的象徵。
    • 愛慕憎恨得想殺掉的對象。[4]
  • CQC[5]

名台詞[6][編輯]

  • ——這是、哪兒。
     深深的、像深海一樣的深山間的古堡。
     以及囚禁在這裡的孤獨的少女。
     只有這,深深地烙印在了已經變成區區一份記憶的男人的魂魄上。

     我、理解不了。
     雖然身為真祖,卻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自己存在的意義,卻僅僅被當成獵殺墮落了的真祖的工具使用着。

     她不會帶上一絲傷痕。
     只會在回來的時候染滿一身血紅。

     並不懂得語言、只會像白痴一樣抬頭看著月亮的少女。
     懸掛在頭頂的,是巨大的、金色的月亮。
     在那一切都歸於凋零的庭院中,只有她的身姿鮮明。

     感覺到,那身姿,是多麼美麗。

     從出生起。
     恐怕、不、一定是這一生唯一一次。

    ——Michael Roa Valdamjong愛上了這個白色的少女——
    • 「—————」
       第一次。
       不是作為衝動、而是真正地看到了Roa 的內心。
       唯一殘留下來的感情。
       就算名為Roa 的人格早已死去,這也依舊是烙印著的、絕不消失的永恆的記憶。

      「……是、這樣啊」
       所以——才如此憎恨Arcueid 的嗎。
       奪去了自己的純粹的女人。
       僅僅一瞬。不過一眼,就只剩下被奪去了心的自己。

       讓純粹的自己墮落的、可恨的真祖。
       那個存在。那白色的吸血姬的一切,他都恨上了。

      「……錯成、這樣」
       錯到了這種地步。
       Roa 恨她,恨到了無論轉生多少次,都會等着Arcueid 來追他。

       為了這一點,他什麼都可以做。
       他騙了Arcueid ,騙了還不知道自己是吸血種的Arcueid ,讓她吸了自己的血。
       成為了Arcueid 的死徒的他,正是用她的力量殺死了剩下所有還活著的真祖,然後靜等着Arcueid 的到來。

       為什麼,還沒理解。
       那無論多少次轉生都要苦苦等待Arcueid 的到來的憎惡。
       那並不是憎惡。
       名為Roa 的男人太過純粹,連自己的感情都無法理解。
       把自己逼到近乎瘋狂的、那種對他人的考慮。那和憎惡,確實太像了。

       但是,就差一句話。
       如果有人告訴過他那是愛情,名為Roa 的男子就不會犯下這種錯誤——

——by 學姐線中,被羅亞附身的志貴

其他資料[編輯]

  • 初代的羅亞是以煉金術為基礎的天才魔術師,肉體能力也很強,甚至可以擊敗死徒二十七祖第九席的阿爾特露琪。
    • 在成為了死徒後,實力上雖能成為死徒二十七祖一員,但因不被其他祖承認,所以沒有正式排名,只能位列「番外(EX=Extra)」
    • 原作Ciel路線中,志貴消滅跟自己融合的羅亞時能看到初代羅亞的模樣
    • 月姬漫畫版中初代羅亞出現了兩格,不過沒有畫出臉
      • 在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對戰勝利時的畫面演出有時是會變回初代的模樣(包括衣著)
  • 因為只注重靈魂的轉生而不追求肉體的永恆,所以就算前一個肉體死亡了,靈魂也會帶著意識與知識進行轉生,理論上的確是永恆的存在。
    • 只是沒想到會遭遇到有著直死之魔眼的遠野志貴而滅亡。
    • 預覽的圖片其實是羅亞第十八代的轉生體遠野四季的模樣,而非初代羅亞本人。
  • 死徒化的真正目的是希望愛爾奎特能永遠追著自己,不過隨著轉生次數的增加,連本人都忘了這目的
  • 在Ciel路線,羅亞(四季)在劇情中後段就被愛爾奎特擊殺,但因為不是被直死之魔眼所殺,所以羅亞很快就依靠四季和志貴的共融轉移到了志貴的體內。
  • 月姬中的重大事件多半和他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五位女主角中也有三位(愛爾奎特、Ciel、秋葉)的命運受到他的影響而有重大轉變,可以說是引起月姬故事的關鍵。
  • 雖然是月姬吸血鬼路線的最後BOSS,但在第一次人氣投票時,卻創下了0人氣的偉業,甚至不如中BOSS尼祿。
  • 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則淪為除了自己和部分角色[7]主線外的搞笑角色
    • 不但被琥珀假裝不認識和玩弄了一頓,還被自己的眷屬弓塚五月忘記和打敗,然後更被迫成為路地裏同盟地位最低的成員,甚至因此被白蓮嘲笑
      • 在《金字塔之夜》漫畫中還被希翁提及他被琥珀害得由大魔王降格為搞笑怪人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pcomment|page=討論:米海爾‧羅亞‧法丹楊|number=|section=2}}

備註[編輯]

  1. 和《犬夜叉》中的富含貴族氣息的殺生丸不同,羅亞的配音就像個十足的流氓。
  2. 似乎是受四季的人格影響,被尼祿吐嘈「連你都這麼稱呼我,看來真的是世界末日了」
  3. 對其打扮的惡搞by笑面琥,本人據說非常厭惡
  4. 但在漫畫版,羅亞並非不了解自己對愛爾奎特的愛慕之心,但他自我洗腦強調他想要的是「完美的她」,並認定眼前的她是「沒用的東西」而捨棄
  5. 因為是蛇叔,身為埋葬機關的創始人,武功應該不差。但《Melty Blood》中的動作很難看。
  6. 其實是內心獨白
  7. 如愛爾奎特、尼祿和瓦拉齊亞之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