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齊亞之夜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瓦拉齊亞之夜/Night of Wallachia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又不想被自己的願望榨乾血液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600.png
Img8599.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 TYPE-MOON作品《Melty Blood》的大魔王。

名稱[編輯]

  • 瓦拉齊亞之夜/Night of Wallachia(CV:增谷康紀[1]
  • 死徒二十七祖第十三席
  • Zepia Eltnam Oberon(本名)
  • タタリ/塔塔利(音譯)/災禍(意譯)
  • 虛言之王(稱號)
  • 瓦叔(通稱)
  • 玄霧皋月[2]
  • 聖誕老人+聖杯[3]
Img8677.jpg

經歷[編輯]

  • シオン的祖先,三代前エルトナム的當家。
    • 予測到未來無法回避的滅亡,因為被冠上アトラシア這個稱號的鍊金術師對「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執著,於是用盡所有方法試圖找出回避滅亡的方法。
    • 苦思良久都想不出對策的Zepia因此發狂,並成為死徒來增強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創造出奇跡。
      • 同時打破了アトラシア的禁忌,向外界公開了研究,令艾爾特納姆家族因而沒落
    • 挑戰第六法[4]失敗後,形成他的強大靈子(靈魂設計圖)霧散,從肉體、意志中解放出來的靈子在大氣中擴散並留在世界上。
      • 本來霧散的靈子應該是掉入「無」等待下一次的變換,但Zepia在霧散之前完成了名為「タタリ」的方程式,只要符合一定條件,他的靈子就能在所發生的「流言」中集束,再次復活於現世。繼續進行對第六法的挑戰。
      • 他計算出直到人類滅亡為止發生タタリ的地域,然後製作出以千年為單位的航海圖,作為讓Zepia的意志消失後,「霧散的自身」也如此移動的程式。
      • Zepia與阿爾特露琪交換契約,在千年後朱い月(紅色的月亮)出現,他的起動式終結以前,Zepia都能以タタリ的形式存在。
    • 在《Melty Blood》開始前的三年於瓦拉齊亞的一條村落再次具現化,打倒教會的騎士,並把シオン變成死徒
      • 在《Melty Blood》以「災禍」狀態出現
      • 最終被愛爾奎特以空想具現化具現出本應千年後出現的朱紅之月而依照上述契約恢復原形,被志貴消滅。
      • 在MBAA作為恐懼被具現化出來

能力[編輯]

  • 固有結界・タタリ
    • 依照一定周期,在滿足一定條件的地方具現化的一種「現象」。
    • 提前於特定的地方操作人們的不安和流言,將在小範圍內流傳的共有常識「惡性情報」進行放大、收斂直到浮現出一個鮮明的形象,再依照流言中的模樣、能力等將它賦予實體的「將形態化為周圍人的心中的形態的固有結界」。
    • 要符合一定條件,タタリ才會發生
      • (1)流言的原型是個體,最好如人類一樣擁有知性。
      • (2)流言散佈的地方在社會上是孤立的區域,因廣泛擴散的流言很難確立其一致性。
      • (3)流言散佈的地方內有一名或數名的接收者。這個接收者可以是知道流言起因的人物,或是令流言散佈開去的人物等等,沒一定的標準。
      • (4)流言發生的地方必須是死徒タタリ予定的地點。
      • (5)滿月的夜晚。
    • タタリ最初發生於羅馬尼亞的瓦拉齊亞。
      • 在一個滿月的晚上,如流言所傳一樣以「吸血鬼弗拉德」的姿態顯現在瓦拉齊亞的一條村落中。
      • 教會的騎士團趕到時村中只剩一塊塊人皮遍佈在路上,這個惡夢般的夜晚從此被稱為「瓦拉齊亞之夜」。
      • 亦曾將他的能力用在猛鬼街,成為一個名為佛瑞迪‧克魯格[5]殺人狂

萌屬性[編輯]

其他[編輯]

  • 比起其他在人身上吸血的「吸血鬼」死徒,他更像是「飲血鬼」[8]
  • 在「災禍」狀態下的他由於是「不存在」,所以直死的魔眼對此狀態下的他完全沒效,連死線也看不到
    • 若果是利用塔塔利所具現出來的他則能被「殺死」,但也不能真正消滅他,只能令他恢復「災禍」的狀態
      • 只有在他的原形(本尊)被恢復時,才能真正被消滅
  • 瓦拉齊亞所引發的恐懼具現化現象,使許多已經死去的人物[9]、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的人[10]或根本就不存在於現實中的架空人物[11]都能夠出場戰鬥,正因為這樣才能構成Melty Blood系列的格鬥遊戲
    • 雖然瓦拉齊亞在無印中就已死去,不過之後的幾代也都是他人利用塔塔利的力量,為了讓TM賺錢再次製造出恐懼具現化的現象,所以Melty Blood的格鬥遊戲才能成立。
    • 根本就是另類的聖杯戰爭。
    • 塔塔利:只要是人物,就算是神,我也拖出來打格鬥給你看。
      • 看吧,塔塔利果然超方便的。
    • 連化為塔塔利前的自己也在MBAA中被奧西里斯之砂作為恐懼被具現化出來。
  • 不少同人都把瓦叔惡搞成整天想着對其後代Sion上下其手的紳士
  • 在屬於Fate世界線的《君主‧埃爾梅羅二世事件簿》也有登場。身份是現任亞特拉斯學院院長,和月姬世界線一樣是死徒(不然不可能活到現代),也同樣喜歡戲劇的比喻(比如把平行世界仿真稱爲劇本),不過並沒有化成塔塔利。
    • 但通過平行世界仿真,他知道塔塔利的特性,且能調用亞特拉斯七大兵器之一「Logos React」實現與塔塔利類似的對過去的仿真——「再演」,使二世和小灰有機會發掘二人過去所經歷事件的真相。
  • 是繼澤爾里奇與靈長類殺手後,第三個同時有被《月姬》與《Fate》系列提及過的死徒二十七祖成員。[12]

相關[編輯]

你最害怕甚麼?(當心被塔塔利榨成人乾)[編輯]

討論:瓦拉齊亞之夜

備註[編輯]

  1. Melty Blood版與Carnival Phantasm版
  2. 同為阿特拉斯鍊金術學院出身,也都能沒有自身意志地「實現」他人的願望
  3. 只要你感覺「你想要的東西」很恐怖,你的願望就會實現(大誤)。但「實現」願望的方式一定會向「將發生地的人血液吸乾」的方向扭曲,因此和被「此世全部之惡」所污染的聖杯根本沒分別
  4. 五大魔法以外的第六魔法,詳細不明,也沒使用者的記錄。瓦拉齊亞之夜宣稱即便再加上五大魔法也沒法達到第六法。
  5. タタリ和佛瑞迪的能力相似。佛瑞迪的存在也是需要別人對他的恐怖謠言。謠言足夠使佛瑞迪存在後,他就可以通過夢境和受害者的恐懼來殺死敵人。因為佛瑞迪是虛幻的,所以唯一擊敗他的方法同樣也是將他從夢境帶出來,將他在現實中實體化並毀壞他。
  6. 因為他是Sion的祖先(顯然已失貞),所以只能成為令人恐懼的妖怪。
  7. 歐洲中世紀貴族風格。可任意改變形狀攻擊對手,内藏空間轉移法陣,可用於逃生或將對手抛上高空
  8. 每當發動塔塔利時都必然會「將發生地的人血液吸乾」。另外在他快要死亡時也流出極多血液,顯示他已經吸乾過極多人的血
  9. 如尼祿和無印後的自己
  10. 如紅摩
  11. 如七夜
  12. 在《Fate/Grand Order》的第一部第六章《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中以亞特拉斯學院院長「澤比亞‧艾爾特納姆‧亞特拉西亞」名義被福爾摩斯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