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條愛歌

出自 Komica wiki
(已重新導向自 沙条愛歌)
前往: 導覽搜尋
角色/沙條 愛歌(さじょう まなか)
以下含有部分的劇情,沒看過原著而又意識到聖杯的瘋狂而病嬌的、不想被放黑泥到肚子裡侵蝕八年的、害怕被半夜找出來殺光全家的,請不要繼續看下去
Img8459.png


解說[編輯]

出處[編輯]

Img18770.jpg
  • TYPE-MOON作品,Fate/Stay night原型Fate/Prototype以及前傳蒼銀的碎片—間桐櫻和伊莉亞以及所有惡役原型的女角色。

名稱[編輯]

基本資料[編輯]

  • 身高:不明
  • 體重:不明
  • 三圍:不明
  • Servant:Saber、Beast、Assassin、Caster
  • 形象色:不明
  • 特技:太多
  • 喜歡的東西:Saber
  • 討厭的東西:不明
  • 天敵:紅王
  • Master階位第一位・熾天使。

故事中經歷(Fate/Prototype)[編輯]

Img18772.jpg
  • 綾香的姐姐,在八年前的聖杯戰爭中死去,靠聖杯的力量不完全復活,率領著謎之Class。
  • Beast的Servant。
  • 面對殺死自己的Saber時有種病嬌的感覺,超喜歡Saber。
  • 在前次聖杯戰爭取勝後被Saber從背後刺死,屍體被棄置於大聖杯。
  • 之後靠聖杯的力量活下來。在這次聖杯戰爭中作為一位Master參戰,召喚了Class—Beast的Servant。

故事中經歷(Fate/Prototype 蒼銀的碎片)[編輯]

  • Fate/Prototype的八年前,代表沙條家,以召喚出了Saber參加聖杯戰爭。
  • 表示因為不想讓Saber受傷,想讓Saber待在家而自己去戰鬥。並表示令咒是與Saber的羈絆,所以一道都不會用第一個自己將聖杯戰爭通關難度設定調到最高的Master
  • 在散步中撿到了因為天然呆殺掉自己主人而無助徘徊的Assassin,因為滿足了對方的願望而將其收服。但是不想為其供給魔力所以指示Assassin去自給自足[1]
  • 用接近魔法的空間轉移到了玲瓏館家散步,見到了Caster,表示接受Caster成為自己的朋友。順利將其收服[2]
  • 在Saber與Archer交戰時,散步到了Archer的Master身邊將其懾服。成功收服了Archer組。
  • 在Berserker的霸凌圍剿戰中,派遣Assassin直接殺了其獨身一人的Master來野巽。
  • 接近中盤時被Rider看穿本質,遭受獅身獸的攻擊。在Saber的保護下脫身。並開始準備對Rider的總力戰。
  • 在夢中與美沙夜見面,表示願意與她成為朋友。美沙夜快逃!
  • 讓Caster違反與Rider組的同盟條約,藉以讓Caster的Master玲瓏館因為違約懲罰而慘死。
  • 指示Caster協助,在玲瓏館的愛女美沙夜身上施下了詛咒,並誤導美沙夜認為是自己父親所下[3]。美沙夜也因而再也不相信他人,並在八年後慘死化為屍人。玲瓏館家系就此斷絕。
  • 接受Caster的建議,與Assassin一同侵入Rider的Master,伊勢三一族的要塞。並殺光了裡面除了一名病童之外的所有族人。
  • 坐在逃過一劫的病童床邊詢問他對於家人被殺光的感想,得到了"雖然難過,但並不會憎恨。"這樣的回答。
  • 為了試驗病童是否如口中說得那樣堅強高潔,做下了"如果在三十分鐘內不喊痛就饒其一命"的約定,隨即將"獸"的幼崽放入其體內啃食其內臟並灑滿黑泥。病童雖然通過了考驗,但未來的八年只能在極度的痛苦中渡過,最後在八年後召喚出了Rider(珀爾修斯)之後死亡。成為了珀爾修斯發狂的主因。
  • 在斷去Rider魔力後仍然未能穩操勝算,最後以Archer為犧牲,愛歌陣營終於成功慘勝了Rider。
  • 被憧憬自己的妹妹綾香說了"希望有一天能幫上姐姐的忙",因而在最終盤將"成為聖杯的活祭"作為給妹妹的榮耀企圖將其推下聖杯底部,並殺掉了前來阻止的父親。
  • 在最終被終於忍無可忍的Saber從身後貫穿絕對沒有糟糕的意思死亡......但隨即以聖杯的力量再度復活。等待著八年後與Saber的再會.......
  • 在四月一號當天不斷在推特騷擾Saber,最後遭到英勇無匹的飯店保安攔阻………然後…………保安他……………QAQ。

Fate/Labyrinth的經歷[編輯]

  • 以類似作夢的形式被傳送到某個迷宮構成的異空間,並以一位困在其中的參加者的軀殼現身。
    • 該位參加者仍有意識,也知道愛歌有多異常,不過因為考量到自己能力不如愛歌也沒辦法自力脫出,外加期間似乎只到愛歌奪得聖杯為止,所以參加者便只是在一旁靜觀愛歌的舉動。
    • 由於是附身在參加者身上,所以愛歌的魔力與能力也受到不少限制。
  • 遇見了Saber,然後馬上意識到對方雖然是自己的Saber,但卻又不一樣,不過兩人依舊成為了Master與Servant的關係。
  • 因為知道亞種聖杯的事情,而和Saber共同決定破壞這個亞種聖杯。
    • 理由是她不喜歡這種能召喚英靈卻無法實現願望的半途而廢感覺。
  • 為了攻略這個迷宮,因此除了Saber外,另外還想辦法收服了同樣被亞種聖杯召喚出來的Archer、Caster與Assassin。

冰室的天地 Fate/school life[編輯]

  • 和Prototype不同的世界線,在這個世界線中沙條家沒有參與聖杯戰爭,她也沒有見到自己理想的王子而導致個性和Prototype相差甚多
  • 基本上是人畜無害,總期望著自己能遇見理想中的王子,似乎曾經去讀過時鐘塔,不過沒過多久就休學到世界各地遊蕩了,在目前的進度似乎是在羅馬尼亞。
  • 理所當然的和綾香的關係相當不錯,不過她似乎有暗中動手腳讓來到冬木的沙條家不會被捲入聖杯戰爭中。
    • 看起來只要沒見到理想中的王子,愛歌就真的不會被啟動滅世開關呢,可喜可賀

能力[編輯]

  • 迴路編成:沒有前例的異常,從出生起就連接著「根源」。
  • 令咒位置:胸部
魔術回路/質 魔術回路/量 魔術回路/編成
Ex E 異常

魔術[編輯]

  • 誕生之時即與根源連接,擁有壓倒性的魔力與天資,具備與魔法使同等甚至以上的力量。能夠行使將原初女神百獸母胎權能具現化的結界「怪獣王女」、將默示錄之獸的十頂王冠力量於現代復甦的「聖都炎上」、「聖都陷落」等最古老的魔術領域力量。
    • 上述概念在BB的頁面中已有詳述,故此處從略。
    • 壞掉的兩儀式(無誤)
    • 莎布·尼古拉斯[6]

性格[編輯]

  • 病嬌
  • 虛無
    • 召喚出Saber之前,最原始的本性。
  • 純真(笑)

萌屬性[編輯]

  • 病嬌

愛好[編輯]

簡評及其他資料[編輯]

  • 造成Fate/Prototype一切悲劇的元凶。
  • 其各種屬性又被分散,使用在之後型月各個反派及BOSS身上,因此也可說是型月一切惡役的原型
  • 從出生起便看穿了一切事物的本質與真理,因此缺乏人類應有的感情與思緒。直到與Saber相遇之後才"好轉"。
  • 不認為殺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算Saber表明不希望她再繼續出手殺下去,她的改進方式也只是"以後也不會再在Saber面前談殺人"。
  • 第一個熟讀Assassin使用說明書的Master。
  • 由於說明並不清楚,加上沒實際出手戰鬥的關係,實際戰力多強常常遭到議論,但那根本不是重點,就算你比他強她一樣能殺你全家
  • 常被評價為最不想為敵的對手。寧願當ORT的點心還比較痛快。
  • 就算沒看過內文,光看蒼銀插圖裡Saber對她的眼神變化還有她的笑容就能知道又有悲劇了。
  • 在TM版的每回概要公佈時遭到了長達一整串的"去死"請求。但是仍然擁有像愛歌廚這樣的忠實信徒。
  • 與本傳的Saber(女)將在新作(Fate/Labyrinth)共演的情報在捏他版公佈時,造成了島民的大崩潰。本來的戰串瞬間變成哀號串。可喜可賀。
    • 不過幸運的是,可能是因為想早點和自己的王子(Saber)見面,外加Labyrinth的設定之故,雖然大家都知道她很異常,但是她依然稱職的以指揮官的身分指揮自己手下的英靈前進。
  • 被部分人稱為洞洞人的原因有"希望她全身被亂劍開洞"、"因為她曾被Saber開過洞"....等等。
  • 在戰爭中盤靠自力即收服了半數以上的Servant,在前次聖杯戰爭基本上是同時掌控四騎從者的狀態,不需要Saber參戰的自信其來有自。跟某個SN本篇主角不一樣。
  • 可以看出FECCC中BB的能力設定是從愛歌身上回收的。

名台詞[編輯]

  • 早く会いたい、早く会いたい、早く会いたい!私のセイバー!私の、私だけの王子様!
    「想快點見面!想快點見面!想快點見面!我的Saber!我的、只屬於我的王子大人!」
    • 八年間,持續雀躍地等待
  • ららら☆みーなーごろ~し~♪
    ふふふ☆フレッシュミート~♪
    やるわ~ゾンビ~♪
    まわぜだーい聖杯~♪
    • 超時空花札中出現在EXTRA隊面前時所哼的歌
    • 歌詞詭異之餘還要大走音
      • 但是紅Saber非常欣賞,還說一定將她納入後宮。你是金閃閃嗎!?
      • 愛歌表示『這人比我還要變態!』

投票[編輯]

-

相關[編輯]

回應[編輯]

討論:沙條愛歌

備註[編輯]

  1. 每日夜間殺人
  2. 身為魔術師的Caster無法抗拒本身即為根源連接者的愛歌
  3. 事實上父親拼了命想解決女兒的詛咒
  4. 克蘇魯神話的主神,盲目痴愚之神,可被解釋為宇宙本身的「人格」化
  5.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阿撒托斯本身並不會主動做什麼事
  6. 克蘇魯神話的「原初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