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聲優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枕声優(まくらせいゆう)/枕聲優
條目內容以及回應有人身攻擊嫌疑請編輯者注意。
請勿在回應內容惡意中傷他人,甚至為他人扣帽子,違者必武力介入

解說

  • 正在睡覺的聲優
  • 賣枕頭的聲優
  • 2ch用語,「進行營業(陪睡)的聲優」的簡稱,指靠與社長、音響監督等人來一發取得工作的聲優,是很嚴重的指控
    • 不少看哪個聲優不順眼,便指控對方是枕聲優
    • 所以枕聲優已變成跟中二病一類的虛詞
  • 很久之前就有一些比較敢言的聲優在電台節目提及枕營業問題,不過這個問題要到2007年ARTSVISION事件(下述)才真正曝光。

大手聲優事務所社長涉嫌對未成年少女性侵犯事件

  • 2007年5月28日,ARTSVISION社長涉嫌在面試期間性侵犯志願成為聲優的少女(16歲)被捕。事件在聲優界引起了轟動。
  • 之後,「日本第一貧乏聲優」落合祐里香在其blog發表「勝利」宣言。
  • 過去一直有不少人對落合祐里香在當紅之時退出ARTSVISION,一度被斷電斷水,只能吃捲心餅渡日感到奇怪。此言一出,隨即引起不少網民聯想。
  • 結果,不少ARTSVISION當紅聲優被懷疑過去也可能曾與社長來過一發,2ch等各大討論區爆發大地震。
  • 當中以幾乎每季都有主角份兒,能經常取代原作聲優演出,紅得連其fans都感到不可思義的堀江由衣被酸得最慘。
    • 一個月後堀江由衣宣佈退社。
      • 不過以其人氣,就算退了社,其實也完全不成問題。
      • 現已加入I'm Enterprise(田村ゆかり也是)
  • 「聲優枕營業」一詞在當時的人氣可與今日的「Nice boat」相提並論
  • 其實在演藝界,靠來一發取得工作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不過一旦自己喜歡的藝員鬧出如此醜聞,對不少人來說仍然是難以接受。
    • 加上聲優界一向算是比較「乾淨」的領域,所以ARTSVISION事件才會鬧得這麼大。
  • 除了事件本身之外,業界不誠實的處事手法亦引起了聲優迷的大反彈,令業界信譽跌至谷底。
    • 事件被報導的一星期後有業界相關人士在2ch爆料指當時有部分聲優事務所向旗下聲優發出指示(有圖片為証,可信性極高),要求他們對外按照指示方針發言:
      • 作出虛假發言:「我也是在5月29日事件被報導才得知此消息」(其實只要細想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 最好只說「謝謝各位」「抱歉」「讓各位擔心了」這種比較無害的發言
      • 不准對松田前社長及受害者少女作出批評、擁護
      • 不准洩露堀江由衣及其他數名聲優移藉的消息

聲優們對上述事件的感想

因為被勒令封嘴,只有少數聲優能直接討論事件。

  • 大塚明夫
    • 與松田氏有面識,所以很難指名道姓說關於他的事
      • 「對16歲出手不行吧…」
      • 「利用權力對無法拒絕的人出手實在不可原諒,太噁心了。」
      • 「如果進入業界的理由就是『想成為聲優』,請先知道這是有很多風險的。我爸媽大概就是知道這一點才叫我三思…只因為與自己所想的不同就發火的人除了單純以外我不知道怎麼形容。」
      • 「如果你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這麼說,就不要懂吧。倒不如說有不少人希望不知道。」
      • 「事件揭發後最好的事就是總算真相大白了。之前我時不時就聽說有些人在幹這種事,現在我隱約看到那些人臉色蒼白地說『下個說不定是自己?』的樣子。我真是對此非常高興」
      • 「即使同樣是大人也好,我現在最想對在做同樣的事的人大聲說的是『人在做天在看』。」

    • 「這種事在這個聲優的世界是日本藝能界和世界之中是最少發生的世界吧。因為交易的回報太少了。例如以動畫一部作回報,也只不過是如此而已。」
      黑田崇矢:「因為不是幾千萬幾億的級別呢」
      「對對。說一個例子:假如我是漂亮又年輕的女孩子…雖然我不知道現在是怎麼啦,以前當NHK的早上的連續小說的女主角的演員全都可以走紅的,如果有人跟我說『我要捧紅當早上的連續小說的女主角』,那我大概就會私下跟他訂契約,完事後說『拜託你了』。這就是現實世界」
    • 有聽眾來信「有些人不只與事件有關的事務所,連聲優業界整體都進行誹謗中傷。這些誹謗中傷雖然只不過是討論某些聲優有沒有做枕營業一類的廢話,但聲優業界整體卻因為這些無根據的流言而受貶。這類人真是無處不在呢」
      大塚:「這個嘛…把這種事吵大的人真是笨蛋。」
      黑田:「對對對對」
      大塚:「唯一方法就是無視他們」
      黑田:「就是因為所屬的事務所是那裡就吵是不是那裡的人全都是枕…」
      大塚:「真是荒謬」
      黑田:「明明是正當的聲優卻也被指責『你也在做枕營業吧』,那些作無價值攻擊的人們真是大問題」
      大塚:「作為一個『人』,實在不應該因為這些事而吵起來。如果我這樣說,大概又會有人說這是過激言論,但最少也讓我說句『不行』吧?」「這種事在其他業界根本是正常不過,吵枕營業怎樣怎樣的人都很天真。如果因為我說的話而受傷,那真是可憐了,但人就是要這樣才會成為大人的啊」

  • 小野坂昌也
    • 於聲優業界就職講座與松來未祐茅原實里討論「有關女性聲優的亂交」:
      • 小野坂:「有些人大概是覺得『用自己的身體取得工作有什麼問題』所以對於這種事輪不到我開口」
        松來:「我想應該不會有這種人吧。」
        小野坂:「我在這業界22年了,有還是沒有你以為我不知道?殺了你喔
        松來:「但是我還是無法相信有這麼多人這麼不愛惜自己…」
        小野坂:「這種想法已經過時了。不是不愛惜自己,而是因為愛惜自己而想走紅。」
        松來:「是這樣嗎?」
        小野坂:「覺得『是這樣嗎?』的大概只有松來小姐一人吧。」
        松來:「咦!?等一下等一下。吶,みのりん也是這樣想的吧?」
        茅原:「我嘛,我雖然不喜歡這種事,但大概真的有人熱烈地這麼想呢。」
        小野坂:「有這種人吧。」
        茅原:「有…(欲言又止)…我不知道實際情況,但在這個業界說不定有這種人呢。」
    • 「到現在為止我對今次事件開過很多玩笑,不過最大問題是有些粉絲對昨天還是粉絲的女聲優說『我已經不能再相信她了』。請不要在網上寫這種話。因為這種人根本不是粉絲吧。要在這業界生存,唯一靠的是實力。所以不要隨便對現在在第一線活躍、擁有實力的聲優說『我不能相信她』一類的話。要不然你要怎樣才相信人?如果當初自己決定要支持這個人,那就支持到最後吧。什麼大家都在說的流言、某某人說的之類的,請不要再說了。雖然大概要一段時間,但請大家繼續支持這個業界,讓這個業界的信譽恢復。我相信這個業界沒有墮落到大家所想的程度。所以以後也請大家繼續支持、相信自己喜歡的人。請多多指教!」(集まれ昌鹿野編集部 第63回,2007年6月10日)

  • 緒方惠美
    • 「老實說…該怎麼說呢,不管是性騷擾還是這種事雖然在藝能界是最顯著的,但在一般世界也時不時發生吧。該說是人類社會的可悲之處嗎。因為有悲哀的白痴男性才會導致這種事發生…再加上有想走紅的人集中在一起,可說是沒辦法的事吧。我不是肯定這件事,而只是說這是沒辦法的。不過,16歲始終是太離譜了。嘛,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這即使不是演藝界而是普通公司也是一樣,做這種事取得工作,根本是無法持久的。可能也有些人真的繼續靠做這種事來吃飯,但打從一開始沒實力的話,是無法在這裡生存的,而且到最後也會被排斥。簡單來說,重點不是有沒有做枕營業,而是有沒有實力。當然對未成年出手的社長亦是有很大的問題」(緒方恵美の薔薇色天獄 第9回,2007年6月1日)

  • 淺野真澄
    • 「心情緊張的時候,連自己的事也顧不來,更不用提對他人伸出援手或是顧慮他人了。心情緊張和放鬆的時候所見的景色、心的動悸、對他人的意識也是完全不同。以為自己知道,卻發現自己根本完全不知道之間的差別,在自己體驗過後第一次重新認識。原來如此…」2007年6月3日

  • 某接受訪問的女性聲優
    • 「真的有這種事發生嗎?」「我自己沒有參與,但確實從身邊的人聽聞過」
    • 「做過這種事就代表一定可以走紅嗎?」「很可惜地,有些人即使發展成這種關係也無法走紅」
    • 「沒有女性把事情公開嗎?」「即使有也被抹殺了吧」

聲優們耐人尋味的發言(未知是否與枕聲優有關)

  • 淺川悠
    • 「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在人前表演的工作非搞得這麼污穢不可嗎?形象生意是這麼污穢的嗎…?我們已經不是中學生而是已成年的社會人了。真不想再看到某人搞像少女漫畫或日間電視劇那種惡質、低劣的事了。為了自己,散播謠言打擊無法為自己申冤的人,不感到羞愧嗎?在這個新老交替頻繁的世界裡,遲早也會輪到自己的啊?(中略)這可能是沒辦法的事吧。但有些人明明什麼都沒做卻被暗中攻擊。有些人什麼都不知道卻被欺騙。太過分了…我從沒看過這麼醜陋的事。」2006年1月21日

  • 落合祐里香
    • 自06年開始多次在部落格寫意味不明的文章,在事件揭發後,不少人均認為那些文章是寫給與今次事件有關的社長及關係者看的。
      •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世界上有把靈魂賣給惡魔,還若無其事扮作是天使的人」(2006年3月2日)
      • 「我收到殺人預告了」(2006年12月12日)
      • (參加了「天使見習總會」,有「見習天使使者」跟她提到「魔界的事」)「惡魔先生真可憐(・_・、)」(2007年3月31日)

參見

回應

討論:枕聲優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