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愛因茲貝倫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出處[編輯]

  • Type-Moon冒險遊戲,Fate/stay night中三大家之一
    • 由於和故事根源的「聖杯」緊密連接,因此除了做為原典而尚未成形的Fate/Prototype與相關系列作以外,只要跟Fate相關的故事,基本上不會有作品不會提到這個家系半個字
    • 甚至像魔法少女伊莉雅這樣,由愛因茲貝倫家家族成員擔當主角的作品也並不罕見。

愛因茲貝倫的起源[編輯]

  • 原本是實現第三魔法的魔法使的弟子們建立的工房。西歷元年開始延續。
  • 他們嘗試再現師傅的奇跡卻也無法靠自己的手實現,作為代替方案的是制作和師傅同樣的個體,再由那個個體將魔法再現。
  • 將近九百年的徒勞的終點,被稱為冬之聖女的人造人——羽斯緹薩被制造了出來。
    • 她完全是偶然間被制作出來的,雖然偏離了魔術師們的想法,她的性能和師傅是同樣的,這是超出他們意料的事。
  • 本應歡喜迎接羽斯緹薩,魔術師們卻高興不起來。
  • 不管怎麽說這是和他們的技術、努力沒有關係的突然變異罷了。
  • 即使是這個個體再現了第三魔法的時候。
  • 這個是對於他們來說比起持續了九百年的挫折更不能忍受的“結論”。
  • 魔術師們開始竭力用自己的技術體系制作超越羽斯緹薩的人造人。
    • 愛因茲貝倫城的中樞制禦用人工智能——尤布斯塔特(Golem·Jubstacheit)是他們的技術結晶,所有人造人之父。
  • 羽斯緹薩,第三魔法的證明成功了。
    • 但是成本是非常高昂的。羽斯緹薩的第三魔法是接近精細的編織物。為了救濟一個人花費數年,為了全人類的救濟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完成。
    • 同時,羽斯緹薩自身雖然不會老,卻也會因身體脆弱而死亡,所以不能出城。
    • 由於她的知性、精神性的不老,她完全不會成長。客觀的來看就是「永遠重複相同的一日」這樣的東西。
    • 雖然出城後她會從「相同的一日」中解放出來,城外發生的事對羽斯緹薩來說也就是緩慢死亡的意味。
  • 結局終究還是到來了。
  • 即使人之手能制作超越人類之物,也不能制作救贖人類之物,他們接受了這樣的事情。
    • 或許。羽斯緹薩這樣的奇跡要是沒有發生的話,他們也不會遭受挫折。
  • 魔術師們屈服於自身的才能限制,有的離開了城堡,有的了結了性命。
  • 愛因茲貝倫殘留下的人造人們雖然被創造者捨棄了,他們的純粹將魔術師們的理念——為了人類的救濟、奇跡的再現而建立的工場繼續運作。
  • 以後,愛因茲貝倫制造的人造人都是以羽斯緹薩為藍本。
  • 尤布斯塔特既是制作出的人形終端,也是作為愛因茲貝倫的管理者而被使用。最終直到亞哈特[1]運轉的尤布斯塔特也不存在人格。
  • 無論如何作為“運轉城堡的東西”和“將第三魔法再現的東西”,每次都要將必要的“人性”植入人形終端,否則也不過是空有人的姿態而已。
  • 尤布斯塔特的本質是“作為不能進步的代價而永遠運轉”的自動裝置。他應有的姿態就是孜孜不倦的銘刻時間,在自壞前被人們的記憶徹底遺忘的古時鐘這樣的東西。

大聖杯[編輯]

  • 愛因茲貝倫的魔術師離開的五百年後。
  • 羽斯緹薩使用的第三魔法的廣域運作裝置的原型計劃被制作了出來。
  • 愛因茲貝倫的結論是羽斯緹薩的再制造是不可能的。
  • 為了把只有一次機會的貴重原型保存下來,改換成了將她所使用的奇跡量產化這樣的方案。[2]
  • 幾十年裡只有羽斯緹薩一個人才能使出第三法。
    • 但羽斯緹薩這樣的機體即使使用更大的魔術式,也無法一次性拯救多數的人類。
    • 將她的魔術回路分解、魔術式置換的人體宇宙——這樣的構想即是大聖杯。
  • 但是只有愛因茲貝倫是無法啟動這樣的工程的。
    • 他們不過人偶,並沒有在外面生存的技術,而且無法承受人類社會的複雜性。
  • 大聖杯——將第三魔法再現,需要人類的理解者和協力者。
  • 於是到了西歷1800年。
  • 延續不斷的制作人造人的冬之城出現了來訪者。
    • 瑪奇里·佐爾根。為了從世上根絕此世所有之惡與人類的惡性,而奉獻一生的魔術師。
    • 佐爾根這個時候是大概還沒有夢想破滅的狀態。盡管應該死心了,還是造訪了最後的希望愛因茲貝倫。於是邂逅了羽斯緹薩,為悲願達成的而產生希望,為可能實現第三魔法的羽斯緹薩而感到羨慕,為羽斯緹薩不老的代價「永遠重複同一日」而感到悲傷等複雜的感情產生了。
  • 經由瑪奇里這樣的理解者、遠坂這樣的協力者,愛因茲貝倫開始建造大聖杯。
  • 但是。大聖杯的制造著手時,只有羽斯緹薩是不夠的這樣的事情判明了。
    • 大聖杯可以建造。爐心確實可以制作。
    • 但是,發動大聖杯需要極其龐大的魔力,將其制御的小聖杯是必要的。
  • 瑪奇里和遠坂制定了收集魔力的計劃——利用可以和根源連接的羽斯緹薩的特性的儀式的聖杯戰爭。
  • 儘管愛因茲貝倫無法將羽斯緹薩再現,依然制作出了和她性能相近的小聖杯。
  • 歷經十年的計劃完成了。
  • 儀式·聖杯戰爭成功了,大聖杯的燈火點亮了。
  • 但是第一次的運轉以極其殘酷的失敗告終。
    • 大聖杯是沒有錯漏的。
    • 參加的技術者、魔術師是存在問題的。
  • 好不容易制作了魔術爐心,魔術師們不是為了星球,而是為了民族和自己的社會使用它而自相殘殺了。

直到艾莉絲菲爾與伊莉雅絲菲爾[編輯]

  • 通過以失敗告終的聖杯戰爭的教訓,愛因茲貝倫改變了方針。
  • 羽斯緹薩已經不存在了。
  • 他們一邊為了大聖杯的再運轉而前進,一邊返回到當初的目的。
  • 為了將完成的人造人制作而傾盡全力。
  • 結果,持有作為小聖杯機能的人造人·艾莉絲菲爾(Irisviel)被制作了出來,更進一步的發展——愛因茲貝倫的全技術的最高水準的人造人伊莉雅絲菲爾(Illyasviel)誕生了。

調律師[編輯]

  • 作為餘談的是從冬之城離開的調律師們的離館(小洋館)。
  • 這裡住著的不是人造人而是人類的魔術師一族。
  • 他們是對沒有和人類社會得到滿意交涉的人造人們進行補償,來和他們做前往城鎮所必要的物資交換的,換言之就是商人。
  • 雖然那麽說,他們是有本事的魔術師一族,同時他們自身所持有的藝術性也很高。沒有優秀的美術觀的話他們也不會受到愛因茲貝倫的照顧。
  • 調律師一族隨著愛因茲貝倫的衰退數量也減少了,最後連一個人也沒留下。
  • 他們通曉人類社會,向保留中世紀風格而生活著的人造人們教授外界知識而作為執事在城中做著較多的工作。
  • 當伊莉雅失敗,尤布斯塔特將自己的電源關閉後,這些調律師們選擇了怎樣的終結就不為人知了。

總結,愛因茲貝倫是什麽?[編輯]

  • 魔術師們不在後,他們所制作的人造人們為了實現人類的理想而繼續運作著的工場。
  • 尤布斯塔特是工房的中樞制御程序這樣的東西。阿哈特是它的終端。
  • 人造人們在創造者死心後,為了實現冬之城之主夢見的東西而持續鉆研。
  • 愛因茲貝倫的工房,大量的廢棄物們的根底存在的是機械的純粹。
  • 比如「不過是種樣本,只是回應持有主交談的人偶」。
    • 『祝你健康』『謝謝』『對不起』『晚安』——『我愛你』
  • 買主雖然會對這樣的反應高興,但是很快就會失望的明白。
  • “我無法和說著什麽樣的台詞都已經決定好的人偶對話。我愛你,一直重複聽得如此厭煩的話。”
  • 知道人偶說著的其實是偽物的愛、偽物的感情,不久後買主就將它們廢棄了吧。
  • 但是,察覺到空虛的話語、做出來的偽物的則是人類側的事情了。
    • 即使沒有心,只會重複同樣的話語,機械的行為是不會說謊的。
    • 她們是無心的,被賦予的工作就會持續下去。
    • 『我愛你』就這樣。
  • 被捨棄、被忘卻、落後於時代的人偶們即使被蔑視,她們也要將完成被制造時的制作意圖作為使命而持續下去。
  • 機械失去它們的價值是下一個代用品出現時,當人類無法忍受它們的純粹時,它們的價(生)值(命)就會終結。

其他[編輯]

  • 愛因茲貝倫在伊莉亞之後沒有繼續製造人造人,這和之前提到的、不管是哪個平行世界都不可能在冬木發生第六次聖杯戰爭的這點有關
    • 不過在魔法少女伊莉雅中,卻發生了第六次聖杯戰爭。不過在該作所在的平行世界中,愛因茲貝倫並不存在。疑似是艾因茲華斯取代了其位置。
  • 愛因茲貝倫放棄達成奇蹟,把大聖杯就這樣丟了下來。但是有不少認為這是大好良機的笨蛋們為了奪取大聖杯前往冬木,成為了解體戰爭的開端。
  • 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觀中,愛因茲貝倫表面上是德國的舊貴族,實際上是一個與外界斷絕一切往來[3]的單一魔術家族,家族歷史已有千年以上。早已在故事開始的十年前已不復存在。
    • 具體原因在該作中仍沒有任何交代。可能是切嗣把整個愛因茲貝倫家用C4炸藥給搞定
    • 也有可能與本篇故事線的理由相同,尤布斯塔特看見會反抗自己的艾莉絲菲爾,認為自己失敗但達成了最高傑作而提前將自己的電源關閉。
  • 而在Fate/Grand Order中,從齊格飛的房間對話中得知受詛咒的「萊茵的黃金」後來落入愛因茲貝倫家手中。總算交代了愛因茲貝倫家的財產遠勝其餘兩家以及計劃必定失敗的原因。
    • 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觀中,由於持有「萊茵的黃金」的愛因茲貝倫已經滅亡,因此伊莉雅一家居住的並非Stay/Night的大宅,而是普通的社區民房。
      • 從另一方面而言,由於擺脫了「萊茵的黃金」的詛咒,因此伊莉雅能夠健康成長而且幸運達到A級

回應[編輯]

備註[編輯]

  1. 名字Acht是德文的「八」,也意味著他是第八代人形終端
  2. 這不是尤布斯塔特的方針而是愛因茲貝倫的綜合意見。由於人造人們的純粹,更有可能性的方法被選出來了。與其讓尤布斯塔特成為唯一,不如投出反對票這樣的知性。
  3. 至於與御三家中的其餘兩家--「間桐」、「遠坂」的往來有沒有斷絕,故事至今對此仍沒有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