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龍騎士武器故事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本條目是一個編輯中的詞條,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以補完。


解說[編輯]

  • 為《復仇龍騎士》系列中的武器故事。
    • 與飛龍戰、OST並為DOD系列三大特色。
  • 武器有著成長要素,只要提升等級的話就可使出強力的攻擊。
  • 可透過收集到的特定素材來強化武器,最多可強化至 LV4。
  • 升級後的連段攻擊也會變強,武器物語也會隨著每個等級解鎖。


誓血龍騎士 3[編輯]

  • 依照其外型可以分為劍、槍、格鬥裝具、戰輪。
      • 可進行前方範圍跟回轉攻擊,以及上撈攻擊等豐富的攻擊方式,攻擊範圍跟攻擊速度的平衡也不錯,是一種很好上手的武器。
      • 攻擊連段很好連接,隨著噴出的血沫量,也較容易讓情緒高漲。
      • 對角色前方範圍以及在突進攻擊上有著強力破壞力的武器。雖然在攻擊速度方面不如劍,但其一擊的威力非常大。
      • 像對手拿著大盾,用劍攻擊會被彈開的話,只要用槍就可突破。
    • 格鬥裝具
      • 儘管攻擊範圍不大,但可用比各武器還要多的攻擊次數以及速度來壓制敵人。
      • 因為連段攻擊很容易銜接,也有許多連打系的攻擊,所以在1對1的狀況中有著無與倫比的強,但在被許多敵人包圍時無法發揮真正的價值,所以在切換武器的時機上就顯得比較重要了。
    • 戰輪
      • 擁有所有武器中最大的攻擊範圍,能就周圍的敵人捲入一併攻擊。[1]
      • 雖然整體來威力不高,但可透過獨特的動作來玩弄敵人,在混戰以及被多數敵人包圍時就可發揮真正的價值。

誓血龍騎士 3[編輯]

  • ZERO之劍(ゼロの剣)
    • 對歌姬特效,隨龍的成長一同上升LV
Level1 由出生開始就什麼都沒有。所以便以ZERO為名。
Level2 我無法找到活著的價值是什麼。如果世上有神的話,希望能殺掉祂。
Level3 奪走生命的時候什麼感覺都沒有。從來沒考慮過罪孽和報應與我何干。
Level4 我就只是像小孩一樣。等待著某人把我殺掉的那一刻。
  • 斷罪之咆哮(断罪の咆哮)
    • 毫不留情把罪人斬殺的斷罪之劍
Level1 他犯了罪。為了因飢餓和重稅而無能的父母。和漸漸衰弱的弟妹們而犯了罪。
Level2 他把偷來的牛奶和麵包全都分給5位弟妹。所有都給了年幼的他們。自己卻一口也沒吃過。好像弟妹的溫飽就能填滿肚子一樣 靜靜地看著。
Level3 他犯了罪。終有一天 他從某富豪偷走牛奶和麵包的事被發現了。但審判只落在有份吃掉的弟妹們身上。
Level4 年幼的弟妹們身體和頭部被無情地斬斷 隨意丟在路上。他只是受了鞭打而留住性命,看著弟妹們的屍首,他只能無力地看著,發不出一點聲音。
  • 千年樹之歌聲(千年樹の歌声)
    • 由千年樹樹幹造成的劍 揮動時會發出美妙的聲音
Level1 旅人啊,如你來到這條村時請一定要去那間店。除了親切的人們歡迎你之外,飯菜和酒也很好吃的。
Level2 旅人啊,但最重要的是那兩位女孩的歌聲。她的歌聲能讓聽到的人忘去世上的所有不快。如果有機會能聽到她們合唱,就真是太好了。
Level3 旅人啊你又來了,上次見面已是很久以前了吧?還想再來看看她們吧?你也很喜歡她們吧,已經好幾個十年的事吧。
Level4 旅人啊,你不覺得奇怪,怎她們的樣子一點也沒變嗎?是否覺得因為只是她們的女兒而已......?當然是這樣吧,人又怎可能幾十年也一點也沒改變吧。
  • 有著高尚氣質的劍(高潔なる飾剣)
    • 某個王族代代相傳的劍
Level1 我以前侍奉的王子所守護的國家,在他成為國王之前,就已經被一場激烈的戰爭毀滅了。是因為某個人出賣他們所致。
Level2 我所侍奉的王子健康成長了,成為強壯又俊美的少年。他希望重建他的祖國,當然理所當然地成功了。那真是一個很美好的國家。
Level3 但是那個國家已經被消滅了不在地圖上了。王也在亡國同時死去了。
Level4 這把就是他一生不離身的遺物-短劍。啊啊,王在臨終之前心中一點也沒有懷疑過我呢。真是不好意思,這真是一個毫無趣味的故事。
  • 雷王(雷王)
    • 曾經是用來封住雷鳴的劍。有時更像會發出雷鳴一樣
Level1 很久很久以前,荒涼的大地一直被雷鳴不斷的天空所包圍,就像地獄一樣的領地存在。領主一次又一次地換人,領民也一次又一次地被飢餓和雷擊奪走性命。
Level2 某一天,來了一位英勇的領主,起誓要把這片雷嗚之地變成豐盛之所。領民因飽受災難而無人相信他,只是把他當成小丑一樣。
Level3 年輕的領主在鐵匠打造了一個白銀做的劍,再由處女們送上三日三夜不斷禱告,然後年輕的領主在雷聲和風聲中,把它插在一個小山丘上。
Level4 在渡過轟雷電光晚上後的第二天,這片土地第一次放晴了。但小山丘上卻不見年輕領主的身影,只是生長著一棵果樹。而這棵樹幹包裹那把白銀之劍的樹,像會偶然發出轟轟雷聲一樣。
  • 處女之過(処女の咎)
    • 像拒絕一切般帶刺的重劍
Level1 很久以前,某地方有三位很友好的少女。那時還是把女性當成道具一樣,不能自由活著的艱難時代。但三位少女卻立誓「我們要一起守著我們的貞潔」。
Level2 第一位少女長著一頭長長的金髮,又漂亮。她為了死去的兄長,剪去長髮出征了。和信任的男侍者,雙雙交托下壯烈戰死。
Level3 第二位少女有著一頭清爽的短髮。熱愛書本的她不顧回報,和一個貧困的青年一起,雙雙投海後就沒有回來了。
Level4 最後的一位少女有著一頭啡色的長髮受人喜愛。即使知道另外兩人如何失去貞潔後,依然堅守約定,一個人獨自老死。
  • 聖徒之煉獄(聖従の煉獄)
    • 曾經是某傳教士所持有的劍
Level1 村裡面多了一位傳教士。一開始人們只是覺得很煩,但卻被傳教士的真心和意容所吸引而收容了他。很快接受了的村民們,向傳教士許了某個願。
Level2 村中是以容貌來斷定人的價值。美麗的人就像貴族一樣。把醜陋的人們當成奴隷一樣。醜陋的人們哭著請求傳教士「請救救我們吧」
Level3 臉上掛著美妙笑容的傳教士伸手摸向醜陋的人們後,他們的臉出現了變化。就像傳教士被一分為二一樣,被摸過的人都掛著傳教士一樣的美妙笑容。驚奇的村人們一個又一個地把臉變成傳教士一樣。
Level4 然後村中所有人都有著同樣的臉。不論男女老幼也像傳教士一樣,臉上掛著美妙的笑容。以後他們沒有哭泣也沒有忿怒,村中只被填滿了那個虛幻的笑容。
  • 血瞑刀(血瞑刀)
    • 飢餓著要吸血的劍
Level1 我的身體一個月便會沾滿著血非常污穢。比起其他人身體又瘦弱,又無力,又污,又脆。正因為和其他人不同,我被特別地粗暴對待。
Level2 因為沒有力氣不能工作,實在太沒用的我,只能每天待在地下室中等待粗暴的對待。倦透的我發了個夢,夢見我們身體再粗暴也不會流血了。
Level3 很嘔心。很嘔心。很嘔心。很嘔心。夢中那些虐待我的人也出現了。我把那為了令我痛苦的武器搶走了。
Level4 在夢中,我不停一下又一下打在那人身上。他不再動了。我看著全身染上紅色的人,原來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是流著紅色的血。原來我也是一個人呢。因為太開心的關係,我第一次從心底中笑了出來。


  • 虛假的契約(偽りの契約)
    • 曾經打敗魔物的短劍
Level1 某條村有個謊話連篇的男人在。吹噓腰上那把從沒拔出的劍曾經打倒過魔物,因為實在說得謊話沒有一個人相信他的話。
Level2 某一天有一個旅人到訪,希望有人能為他帶路到魔物的住處。村民們都不敢帶路,只有那個男人「我一定會把你帶到魔物的所在地去」
Level3 男人說謊,旅人迷路。不知經過多少次旅人也堅信著男人一直走,男人知錯了,旅人被帶到魔物身邊。男人在危險時勇救了旅人受了傷。
Level4 「我終是把你帶來了。但由說真話那刻開始,謊話連篇的我已經完了」然後男人呑下最後一口氣,旅人成為打倒魔物的英雄。從那開始英雄的腰上總撓著一同討伐魔物,那位被稱為朋友的劍。
  • 折斷的鐵塊(折れた鉄塊)
    • 所有武器中最重的重劍
Level1 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
鐵塊被搞打鍛造了。戰場上,堅硬才是最強的
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鐵
Level2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鐵塊開始殺人。因為這是它所有的存在意義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Level3 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鐵塊奪走生命。因為它覺得這樣做才能實現願望
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Level4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鐵塊流出血的眼淚。因它知道它已經不能做回一個"人"了。
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 聖女之焰(聖女の焔)
    • 受頌聖女的劍
Level1 天性一般的美麗。醜惡的一直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
Level2 願望是所有人們的幸福。蔑視的一直也是,那些卑劣的小蟲。
Level3 夜裏發出光輝的是火炎。導引我的一直也是,黑暗之處。
Level4 被施火刑是魔女之証。被火燒的一直也是,我。
  • 月光和闇(月光と闇)
    • 由大理石做的劍
Level1 由大理石做的劍繼承了鐵匠火熱的靈魂。靜心等待一個勇猛,被血喂飽,渴望戰鬥的人所使用。
Level2 但發出高熱的刀身,即使被熟練的戰士持有,也會被燒成灰燼。
Level3 劍把一切交托在給時間。等待能駕御這火熱的心的人。劍也希望靜靜等候。等待一位與自己心靈相通的勇士。
Level4 即使會奪走注定那人性命也好,劍也一直靜靜地等下去。在收納自己靈魂的容器中。像永不溶化的冰一樣。


  • 天翔的蒼雷(天翔る蒼雷)
    • 以天馬在空中飛馳所劃出的雲作藍本的劍
Level1 在森林的深處有一處泉水。某天少年,與一隻腳部受傷有著蒼藍眼睛的白馬相遇。少年每天都到白馬身邊,為牠療傷。
Level2 第5天讓少年隨意撫摸牠美麗白色毛皮。第10天已能從蒼藍的眼中看到深厚的信任。某一天突然白馬消失了。
Level3 雖然少年知道白馬傷好了很開心,但卻因為不能離開而哭起來。在那之後的十多年沒再見到白馬,少年也變成老人了。已經不能走動的老人,向著孫兒說著這故事。
Level4 「希望能夠坐在那背上一起飛馳」老人說。天空隨即佈滿密雲嚮起雷鳴並傳來馬的嘶叫聲,老人消失了。在光芒之中,人們只看到一個人影騎著白馬離去。


  • 謀略和背德(謀略と背徳)
    • 使徒セント用的劍
Level1 真討厭。我竟然,不得不要使用這樣的劍......為什麼非得不要這樣?這真是令人慚愧因為這是我所能輕易使用唯一的劍啊。
Level2 嗯嗯嗯嗯?以我這種等級的使徒當然很強,而且還有這張俊俏的臉孔是理所當然啊......啊,不好意思你已經沒有表現的機會了,哈哈哈哈!
Level3 嗯~,不過要說原因的話果然就是錢呢。啊?當然我是很有錢的啊?但為了安全我即使有錢也不會帶出來啊。
Level4 啊?除了力和臉孔和金錢以外還有什麼是最重要?你在說什麼啊?別開玩笑了!......那種東西根本就沒有啊啊啊啊?
  • 少女之水滴(少女の雫)
    • 包含著小女孩祈求的劍。
Level1 有一座由白石建成沒有一絲空隙的古塔。在裡面,住了一個少女。因為照顧她的人都不跟她說話,少女不知道什麼叫言語。
Level2 一直在永久的軟禁生活中,照顧她的人們都被規定不能和少女視線接觸,就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樣工作著。但某一年飢荒中,村民闖進塔中了。
Level3 侍者們被一個不留殺光了,直指在塔最上層的少女「被詛咒的人!」「飢荒都是你害的!」的罵聲此起彼落。但不知言語為何物的少知,根本不知他們在說什麼。
Level4 即使那是充滿殺意的聲音,也令少女很快樂,即使短劍穿過她嬌小的身驅時也是笑著。這就是,為了村民成為供奉神的祭品而軟禁的少女,連言語也不知為何物而死的少女的故事。


  • 聖帝之牙(聖帝の牙)
    • 曾經由一位被為聖帝的人有的劍
Level1 滿溢的空氣給予所有生命祝福,閃亮的清水維持所有生命活著。那裏開滿著花,有各種生物,是充滿生命的約定之地。
Level2 突然那片土地成為各軍閣所爭之地,被踐踏的大地失去色彩,祝福和恩惠都消失了,這片枯死的大地只有一座座屍體堆成的山。
Level3 隨著年月過去,屍體被蓋上草緑,開滿片地的花,變回昔日充滿生命的豐盛大地。只餘下一把插在地上 美麗的劍作見証。
Level4 把它由大地拔出的年輕的王,笑著大聲說。「這片豐盛的土地將屬我國所有!」這是一場戰爭的開始還是和平的發展呢。那已經是第二件事了。


  • 獅子王之野太刀(獅子王の野太刀)
    • 被詛咒的異國之劍
Level1 客人,你的眼光真好。這是一把遠方異國的刀劍。我接下說的,是關於遠方異國的舊話。有一位曾討伐魔物的勇敢年輕人因為怎樣也不受歡迎,只好去投靠國王。
Level2 年輕人自出發往艱苦的討伐之旅以來,一次也不被容許回國,但卻為了那個一直等待自己家人-妹妹而努力著。但回國送到妹妹手上的,卻只有年輕人所愛用的刀而已。
Level3 長大了的妹妹因為很漂亮而成為了王的妃子,她帶著哥哥的劍進入宮中,殺掉王後也自殺了。由那開始流傳著 持有這刀的人,都必定能夠報仇成功。怎麼樣客人?你做什麼?
Level4 為何你拔出那把刀了?報仇?我只是普通的武器商人啊!我殺了你的家人?天知道!武器只是單純的死物,怎樣用只是由用者決定和我沒關係啊!停手!停......
  • 悲傷之棘(悲しみの棘)
    • 被悲傷囚禁的精靈之劍
Level1 為什麼,我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為什麼,孩子他會死掉了。為什麼,我非要受這種懲罰不可啊。
Level2 其他人家的孩子沒有死,但只有我的卻死了?如果其他人的孩子也一起死掉就好了......不,我不能有這種想法。大家的性命一樣重要。
Level3 我死去的孩子,其他人死去的孩子也一樣,不得不去保護啊。因但在這個狂亂的世界中,該怎去保護我可愛又可愛又可XX的孩子啊。
Level4 對了。只要大家都合而為一就可以了啊。幸好,世上有很多可愛的孩子還可以保護 為了大家合而為一便用這張口把所有孩子都接收吧aaaaaa
  • 扭曲的飢餓(歪なる飢餓)
    • 使徒ディト的槍
Level1 我不喜歡醜惡的東西。口中吐著氣的怪物和被欲望薰慾的大人一樣討厭。為何變成那樣還要活著呢?
Level2 做正確的事簡直就是屁話。為了裝帥的正義行為更是笑話。所謂愛只是一個謊話。為何在這像笑話一樣的國家的人不去死一死?
Level3 生命是醜惡的。人類是愚蠢的。為何這個世界要做造這樣。
Level4 腐壞了的果實是美味的。腐爛了的肉體是最美的。為何這麼簡單的道理大家都沒有發現呢?
  • 友愛之槍(友愛の槍)
    • 作為友情之証的槍
Level1 某個貧困國家有兩個分別穿著白色和黑色盔甲的騎士。他們自小便相約「要為了這個國家變得更好」,互相磨練,在戰場上共同作戰,有時還是一起暢飲一番。
Level2 但兩個騎士的想法開始出現分歧。向著傲慢的王進諫的黑騎士,為了王國盡忠的白騎士。舊識的兩人像鏡一樣,不可思議地相反存在。
Level3 某一天,因為王的暴政一部份騎士叛變了。作為帶頭的是黑騎士,然後迎擊的毫無意外是白騎士。然後白騎士打敗了叛軍和黑騎士,成為了將軍。
Level4 成為將軍的白騎士,在政務上幫助王改正過來,自此國家豐盛。王因此賜給白騎士一柄名貴的長槍。但白騎士斷然拒絕,一直到死為止也堅持揮舞著那把沾了朋友血跡的長槍。
  • 真相在1代的友愛之槍有寫,黑騎士因為國王不聽勸告因而為了國家煽動早有異心的騎士反叛,好讓親友白騎士一氣清除而,黑騎士臨終把長槍交給白騎士,槍中藏著寫有真相的信件
  • 雷姫(雷姫)
    • 曾經用來封印雷電的槍,偶然會傳來雷聲
Level1 有一個被稱為船墓整天打著大風和巨浪的海峽。有一個海島因航海不發達,太接近海峽而令交易不穩的。在數天的風暴下,人們的物資終於支持不住。
Level2 島上的人在商量過後決定向大海獻上祭品。但由誰做祭品。在大家推來推去時,有一把聲音。自願作為祭品的,是島上統治者的女兒。
Level3 雖然她是島上最美的人,但像白絹一樣的肌膚大部份都滿是火傷。但不論統治者的父親怎樣阻止,她仍是穿上作為祭品的武具,跳到海中。
Level4 雷電持續了一會就止了,海峽得以安定。但現在也能看到隨她一同投到海中的長槍,插在海床上,偶然自海中傳來雷聲。
  • 守護者之宣誓(守護者の宣誓)
    • 某位嚴格的守衛所留下的槍
Level1 誓約1
要有為了王而獻出所有醒悟。即使捨棄生命只要是正義的也要完成。
Level2 誓約2
把罪惡由世上趕出去。即使面對永不終止的戰爭也不能放棄。
Level3 誓約3
不論多少的壞事也不能放過。即使是子孩犯錯也不能放過刑。
Level4 誓約4
不管誰人只要行惡也要一視同人殺掉。即使是國王也是一樣。
  • 千年樹之嘆息(千年樹の嘆き)
    • 用千年樹幹造成的槍,揮動時發出悲傷的聲音
Level1 旅人啊,你迷路了嗎?真是不幸呢。啊,原來你是學者嗎。那一定要來這條村的圖書館來。對你這樣的人物是很吸引的地方嗎?
Level2 館長可是常親切呢,而且還是一個美人。她對書本十分愛惜,為了保證千年以前的書本得以流傳後世。
Level3 不可以因為她是美人而迷上她啊。村中水池旁有一個和館女很相似的女兒,她可不會容許你這樣做。沒通過她的眼光午致連接近也不容許呢。
Level4 沒錯這條村正是為了守護她們而設。由哪時開始?我都忘了,但是很久很久以前已經開始了。即使不管未來怎樣也會一直下去,吧。
  • 王位簒奪者之槍(王位慕奪者の槍)
    • 奪走王位的人所持的背叛之槍
Level1 那女人是妓女。不論哪個客人也會立刻愛上的妓女。但是,每當她要求和客人結婚時客人都會立即逃走。她並不知道是因為她的工作的關係。
Level2 某一天,一個好像很偉大但又很醜的男人來當她的客人。完事過後,女人再次要求和客人結婚。男人開始流淚了。他是誰人都不愛的這個國家的國王。
Level3 與王結婚的女人成為皇后。但結婚後男人在她面前突然心臟病死了。留下的莫大遺產和王權都歸她所有。
Level4 但即使有錢有權也好。這裏已經沒有她愛的男人了。只差少許而已。只差少許我就能得到幸福了。她只是帶著王的唯一遺物的長槍,離開了王宮。
  • 奇術師的杖(奇術師の杖)
    • 出名的奇術師代代相傳的杖
Level1 患上不論任何魔法和醫術也醫不好絕症的少女,有一個秘密。那就是與每當晚上便會在窗旁出現奇術師一起的快樂時光。帶著一根杖和面具的奇術師不發一言名字也沒有說。
Level2 即使有嚴格守則不準外露和需要修行的魔術也毫不吝嗇地施展出來。令少女身上發出光芒,和有美妙聲音的小島合唱,甚至在小小的房間中變出彩虹。
Level3 但是病症隨著天亮一天天腐蝕著少女。在少女死去的那天夜裏,看到奇術師的少女笑著。「哥哥,謝謝你」然後變得冰冷,再也不能笑了。
Level4 奇術師回到師父身邊,師父把同樣因為犯了展露不出門魔術,即使是肉親也不能在修行中施展魔術的禁例而逐出門時,私自帶走的魔杖送給弟子。奇術師在那一晚,握著杖獨個兒哭泣。
  • 夜叉瞑樓(夜叉瞑樓)
    • 以王位作代價的槍
Level1 某王國的年幼王子懷抱著奪取王位的野心。有王位繼承的年長王子一次又一次得到戰功,得到國民的擁載,這年幼王子是非常擬眼的存在。
Level2 和鄰國交戰的年幼王子帶隊中途,得到一把長槍。在拿著長槍的瞬間,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你想得到力量嗎?」王子默默地點頭。
Level3 在此以後年幼王子百戰百勝,連那礙眼的年長王子也打倒了。於是得到王位的他登上榮華頂峰。但,「是時候歸還了」和那時同一個聲音傳來。
Level4 聽到聲音之後,信任的家臣一個接一個倒下,妻子和孩子也病死了。國家和人和金錢都失去的王流下血淚,在憎恨全世界的恨意之中拿著長槍自殺。
  • 血龍之炎(血竜の焔)
    • 傳著勇名的龍之槍
Level1 為了打發時間而活著。一直重覆著的生死實在滑稽。
Level2 只有老朽而變得遲鈍肉體陪伴著。看過無數人只活了一瞬間就死去。
Level3 與失去生存意念的心一同活下去。連感嘆和忿怒是怎樣都忘記了。
Level4 為了滿足無止盡的貪念而開始的戰爭和搶略而生的戰火。一直只會重覆同一件事的歷史令龍也覺得活著毫無意義。
  • 聖帝之淚(聖帝の涙)
    • 聖帝最後留下的槍
Level1 約定的豐盛之地經過無數戰爭堆滿一一座屍山。為得到這片土地而死先王在新王照料後向家臣下令。「把約定之地燒光」一字一句響遍整個天空。
Level2 家臣民眾任何人也沒有異議。放火了。緑草樹木被點燃了。動物四處逃走。代表豐盛的証明-變成灰燼。這片先王死也要守護的土地被大火包圍。
Level3 年輕的王一直看著這片火燒的土地。從此這地變成永世封鎖的中立之地。經過年月逝去再次變回緑色的樂園。在那深處有一支長槍長眠著。
Level4 有為了得到約定之地而揮舞的長劍,有為了燒光約定之地的長槍,兩者一點也沒被锈色染上。這就是滿溢生命約束之地的故事。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
  • 終焉之警鐘(終焉の警鐘)
    • 知道所有者死亡時間的長槍
Level1 這是,某一把長槍的故事。一個男人得到長槍,關於他的故事。男人並不知道。他自己快將要死了。長槍知道。男人快將要死了。
Level2 男人很喜歡它。喜歡揮舞長槍時發出的優美聲音。於是不停揮舞著它。終於男人被宣報他的時候到了。不知不覺男人吞下最後一口氣。在激烈的戰場上在所愛長槍發出的聲音之中。
Level3 那是,已經完結的故事。某個男人時候到了的故事。變成冰冷肉塊的男人旁的,是槍第568個主人的死,它只是靜靜嘆息。
Level4 槍等待下一個持有人出現。等待使用者生命逝去時,所發出優美聲音時刻再次來臨。在永遠的時間中,不管重覆多少次也會繼續下去的長槍今天也在等著。
  • 墮天之罪業(墮天の罪業)
    • 研究受咀咒資料中一部份的長槍
Level1 研究報告1。
近年的天使招喚[生命(素体)的內在神性考察]中所考慮的關於心理和宗教內在的研究重新啓動了。但最新研究提出了不一樣的部份。
Level2 研究報告2。
那是當在沒有生命(素体)作代價下招喚異界天使。我把它稱作強制召換,確立了天使是活在異界中的假設。
Level3 研究報告3。
有沒有可能在沒有天使化的狀態,以不交換的方式下在"這邊"無條件招喚"那邊"的生命過來嗎?
Level4 研究報告4。
在招喚天使時,保留我在這邊的世界同時,把異界的另一個"我"叫出來。如果能夠實踐成功的話,我就能成為一流的魔術研(記録到止中斷了)
  • 自虐之悅極(自虐の悅極)
    • 使徒デカート的格鬥裝具
Level1 到底是什麼事!請你停手。在那樣的熱水中浸泡一定會燒傷不是嗎!太過份了!
Level2 啊啊,太可怕了!如果被那根那麼堅硬的鐵棒搞打的話,一定一定痛得像狗一樣叫出來!
Level3 嗯......!那實在是太巨大了!那不是會把我弄壞了嗎!?只是想像就已經令我......不行了!!
Level4 啊,那是不可能的。
  • 冰衝之拳(氷衝の拳)
    • 像被冰封般銳利的格鬥裝具
Level1 你看到她的眼睛嗎?那眼睛一看就像被迷惑住一樣,就像在美夢中不能自拔一樣沉淪下去。
Level2 你有撫摸過她的肌膚嗎?真新雪般完美柔軟一經碰上就不願放手後被俘虜直到身心都腐朽。
Level3 你有聽過她的聲音嗎?像蜜桃一樣的嘴唇傳來死之宣告一樣 像芳醇美酒令人忘記道德為之何物。
Level4 被她所囚住的人在永不溶化的冰中獻出生命。即使劍染滿鮮血,拳滲出血水也戰鬥下去,為了她,連死亡也毫不懼怕前進,她卻只是不發一言單單微笑著。
  • 金剛華(金剛華)
    • 模仿花朵型狀的重爪
Level1 在岩山和貧瘠土地包圍的一條貧窮村落,有一位虔誠的修女。她虔誠的禱告為因貧窮而痛苦的村民治癒心靈。她的禱告,就像村民的心中盛放的可愛花朵。
Level2 某天,村中流傳奇怪的疫症,患上的人都只能痛苦中死去。修女禱告著。一直禱告著。但傳染病並沒有停止。
Level3 修女開始禱告的那時開始,因疫病而死的人身上長出花朵。一個又一個倒下,屍體成為花朵的養份一朵一朵盛放著,不消一會村附近開滿了花朵送來濃烈花香。
Level4 由那開始發生什麼事,已經沒人知道了。但是,曾經是村莊所在的那裏依然不分季節持續開著大量美麗花朵。
  • 聖帝之爪(聖帝の爪)
    • 聖帝留下的爪
Level1 在緑意洋洋的土地上有一個年輕的國家。但這卻是一片只會發生無數戰事的咀咒之地。年老的家臣們向著充滿野心的王勸說。
Level1 「過去發生那樣的戰爭也沒關係。只有還有一片領土在,即使再難走的路也要奮勇向前!」年輕的王這樣宣告,從此開始與睨視這片土地的多國重覆不斷攻防。
Level1 豐盛的土地的確令國力充足,也滿是人力物力。但沒有完結的戰事令人們身心疲憊,即使土地依然豐盛,卻來不及補充所消耗的物資。
Level1 即使失去國民和國土也好年輕的王也不願放手。為了國家和人民都不能失去約束之地,即使被非議為愚王也不可能。接下來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 深紅閃針(深紅闘針)
    • 用魔物身體長出的針所做的爪
Level1 某一座山有一隻全身長滿長刺的魔物。令碰到的東西全都會受傷的魔物,和一隻白色的小鳥相遇了。鳥在枝頭上和牠說話。因此牠不會碰到小鳥。
Level2 終於牠自己把身上的針拔下來了。拔出一根就會血流如注劇痛萬分。痛得大叫起來。七日七夜斷斷續續地叫。咆哮令山附近的人都十分害怕。
Level3 那頭只長著針的魔物從沒有襲擊村莊。村民們害怕被襲終在第7日的晚上,帶著武裝衝入山中。在那村民只看到,散落一地可怕數量的針山。
Level4 在那針山中看到一頭被血包圍的不知名生物。旁邊的小鳥張開染上不知名生物血液的白色雙翅,溫柔地抱緊牠,發出像哭聲一樣的吱吱聲。
  • 紺碧之腕(紺碧の腕)
    • 沉在紺碧海中的拳套
Level1 [歌唱吧][舞動吧][在冰凍的水中][在黑暗的海洋深處][因為愛上你][想把你留住]
Level2 [抖震吧][禱告吧][希望你能望我一眼][希望你能知道我的心意][來在水中游泳][來在海中漂浮]
Level3 [詛咒吧][哭泣吧][在我們能聽到的地方][在水神所在的地方][美妙的聲音十分甜美][因抱著其他的女人]
Level4 [沉下來吧][我等著你][等著你雙眼合上][等著你停止呼吸][成為我們的東西][同時希望你的死亡來到]
  • 魔王之炎(魔王の焔)
    • 惡名昭彰的魔王的武具
Level1 詛咒的言語會腐蝕人的心靈。在人的心處孕育憎恨。
Level2 太強的光雖然刺眼。但卻能在自由和解放的名義下拉出更長的影子。
Level3 在永遠的絕望中失去聲音。不允許找到任何的一絲希望。
Level4 為了填充失去的東西需要新的正義,等待戰亂戰火燒光所有的一刻。
  • 狂王的玩具(狂王の玩具)
    • 魔女留下受詛咒的格鬥裝具
Level1 統治那個國家的是女王。她就是魔女。用強大的魔力統治著人民,施行暴政,即使沒有意義也不停以虐殺為樂。
Level2 但是,女王厭倦了。拷問哭泣的人民,以他們的慘叫伴酒。即使有趣,但同一件事做多了都會生厭。
Level3 不知多少勇者為了打倒我而來到城中。最開始的2~3人的確令我很快樂但現在已經厭了。他們實在太弱了。而我也厭倦勇者送上門。
Level4 對了。如果沒有能打倒我的勇者,就由我生出來就可以吧。生一個強壯的孩子就可以了。一個能把身為母親的我打倒,有著無比力量的勇者。
  • 殺戮之刺姫(殺戮の茨姫)
    • 殺人無數的公主所愛用的長爪
Level1 RARURA RARURA RARURA RARURA歌唱吧 歌唱吧 歌唱吧 歌唱吧唱海之歌 唱天空之歌 唱出願望 唱出禱告
Level2 KURURI KURURI KURURI KURURI舞動吧 舞動吧 舞動吧 舞動吧跳快樂的舞 跳美麗的舞 跳哀傷的舞 跳醜陋的舞
Level3 HAAHA HAAHA HAAHA HAAHA喘動吧 喘動吧 喘動吧 喘動吧在雨中 在夢中 在戰鬥中 在快樂中
Level4 BUSURI BUSURI BUSURI BUSURI刺下去 刺下去 刺下去 刺下去刺到皮上 刺到眼中 刺到淚中 刺到悲鳴中
  • 封戒之冥王(封戒の冥王)
    • 被封印的冥王之爪
Level1 要活著的話,只管成為偉大的王。
Level2 要學習的話,只管學習運用邪惡之力。
Level3 要戰鬥的話,只管挑戰強大的敵人。
Level4 要開始的話,只管由小孩開始做起。
  • 騎兵長之鐵甲(騎兵長の鉄鎧)
    • 騎兵長留下的鐵爪
Level1 對。我在任何時代也對我的王盡忠。即使如何慘烈的戰場也好,再怎樣無理的命令也好,只要是為了國家和王賭上一切也要守護他。
Level2 但王在戰爭中死去了。年輕的王還沒有準備繼位。我應該侍奉哪一位才好啊?
Level3 只管嘆息也是沒用。我的工作是守護這個國家。我的使命是侍奉我的王。
Level4 所以去找吧。找尋能替換這副盔甲中的血肉。只有新的王才能把我穿上。
  • 冥府絕輪(冥府の絶倫)
    • 使徒オクタ的戰輪
Level1 旅行探險是愉快啊。尤其是探索女性秘密之旅,更有著令人難耐的吸引力。要說多麼難耐嗎,來,你只要往我下半身看,應該就能了解一切了吧。
Level2 登上雙峰也是樂趣無窮呢。一邊踩在柔軟的大地上,一邊含著山頂上的小果實。那真是至福,沒有兩張嘴巴真是太可惜了。
Level3 在豐盈的小丘上休息也是樂趣無窮呢。可以如颯爽奔過草原的公馬般盡情品嘗草香,也能前去內側的洞穴探險,任君選擇。
Level4 漫步朔溪也是樂趣無窮。因為掏起惹人憐愛的泉水深處湧出的汁液一飲而盡,能令我的武器大幅成長。
  • 雷霆旋戟(雷霆の旋戟)
    • 像電光般鋒利的大輪
Level1 少年奮力奔馳。銳利的刀鋒伴隨著閃光在軍隊中奔馳。轉眼間好幾個首級滾落,血液漫天飛舞。少年揮舞著與他瘦弱身型不搭的大型武器再度奔馳。
Level2 目標是將軍的首級。稚嫩尖銳的聲音喊著「為哥哥報仇!」。雖然砍倒士兵,但在到達將軍身前就被軍隊包圍。少年身中數刀,最後終於命畏黃泉。
Level3 將軍騎在馬上低頭看著已成為屍體的少年,簡短命令屬下們「丟掉。」之後默默策馬離開。將軍沒有停留,即使死掉的是自己的兒子也一樣。
Level4 少年死後,將軍的兒子剩下三人。這是個愚蠢的遊戲,只要奪走自己的性命,便將家督讓給這個人。將軍一邊走在血腥之路上,邊祈禱必定會降下的神之雷盡快降臨到自己身上。
  • 紺碧之銳刃(紺碧の鋭刃)
    • 像映照著大海般染上藍色的戰輪
Level1 在大海的包圍中有一個小島。現在是充滿自然景色人們能安靜生活的地方,卻曾經是流放重犯,讓他們自生自滅的地方。
Level2 在能望見大海山崖上有一個插著藍色輪刀的重犯之墓,被滿滿的鮮花供奉著。「這是誰人的墓?」年幼的孫兒這樣問。
Level3 老人答道「這是犯下重罪的罪人之墓」。孫兒再問「為什麼明明是壞人大家卻帶著鮮花去供奉?」「因為他是為了人們的生活安定而起義的男人被冠上叛國者之名流放到這島上。鬱鬱不得志地殘存,然後死去。」
Level4 老人想這樣說,但他只是看著遠方沒說出口。崖上的圓刀反射出天空和海洋的藍色,刀身上的藍色只是默默起愈積愈深。
  • 慟哭之圓環(慟哭する円環)
    • 被魔術師下咒的小輪
Level1 為什麼我的魔法得不到認同。為什麼不稱讚我,不敬畏我。為什麼只有那家伙可以。我想贏他,我要贏他。就只是不想輸給他。
Level2 只要那傢伙還在便會搶走所有成果,只要他還在我一定沒有正確的評價,所有事都是那傢伙害的。所以把他肅清是我的責任。是人類的福址。是正義。
Level3 這把可怕的刀刃像海綿般吸引我所有的怨恨。果然我是沒錯的。只有用這把劍殺掉他,我才會被推崇成最偉大的魔術師。
Level4 啊啊有趣!啊啊開心!啊啊太快樂了!只是看著由剛剛開始還稱為魔術師的物體染滿鮮血已經開心得大笑起來,在我因太興奮而失足跌落井下的幾秒之前,我的確是這個世上最偉大的魔術師。
  • 貴婦人的輪舞(貴婦人の舞踴)
    • 有華麗裝飾的大輪
Level1 穿著美麗的裙子,夾著美麗的髮飾,踢著美麗的鞋子說話像鈐噹響起般清翠,臉上只掛著笑臉,只為了能縮短與那位大人的一點距離而密密細語。
Level2 用絕種的鳥羽做的飾品,用無數珍獸毛皮縫合的大衣。用大量盛放花朵點綴的沐水洗澡,用吟遊詩人處聽的人情歌互相調情。
Level3 腳下不知跪著不知多少男人用笨拙的言語乞求我的愛,說的是我不知聽了多少次的情話。同樣的每一天。同一群的男人。過著同樣枯燥的每一天。
Level4 誰人想被這把美麗的刀刃斬一刀呢?就像誰也不會相信的玩笑般,即使路上卻倒下無數不堪入面的蛆蟲們,今天男人欲依然不停地自投羅網。
  • 天翔的碧風(天翔る碧風)
    • 模仿天馬在空中飛翔動態的戰輪
Level1 有一個將要死去的女人。她因做盡壞事,被捕,被拷問後處以火刑。
Level2 女人大叫。「奪走我孩子的男人是這個國家的王。在殺死他之前我不能就此燒死。」悔恨的說話剛說完。面前出現的,是一匹有藍色眼睛的白馬。
Level3 對著無后的白馬女人大罵,訴說如何掛念孩子,然後忍不住哭了。不想死,想殺死他。當醒覺過來時女人已經騎著白馬來到王的面前。手上不知何時拿著沒見過的刀刃。
Level4 瘋狂的女人在殺死王後,為了逃走想騎上白馬但卻不見白馬身影,只見女人當場著火化成灰燼。被不知從哪吹來的輕風吹走,吹走所有,消失於天空之中。
  • 溫特芙尼路的銳羽(ヴィドフニルの刃根)
    • 模仿Víðópnir羽毛做的小輪
Level1 以前,這大地有一對雄雞兄弟。哥哥有比誰人都強壯的銳爪。弟弟有比誰人都聰明的頭腦。
Level2 某個晚上,任意妄為的界神,向世上的鳥兒這樣說。「哪只能飛上世界樹頂點的鳥將成為天空的支配者」立時所有飛鳥都立即飛往世界樹的樹頂。
Level3 用翅膀飛上去的受不住日光的高溫掉下來。用爪子爬上去的都被樹上的毒蛇全部吃光。只有兩頭公雞靠彼此合作能頂上頂點。
Level4 「天空的支配者只有一個!你們互相爭鬥吧!」神在說完這句話後,公雞兄弟隨即衝上去把神的喉嚨咬斷。在世界樹染滿神的血液之前兄弟們將永遠啄食著神。
  • 寡婦之過(未亡人の咎)
    • 像迷惑人般伸出銳刺的大輪
Level1 以前某處地方,有三個青梅竹馬的孩子。少年兩個及一名少女。其中一位少年是園家的弟子,另一位更是年青將軍,少女則成長為美麗的女性。
Level2 某天少女的父親死了,為了守護貧的家,她結婚了。對像是青梅竹馬的少年將軍。但丈夫在婚後第二天便決定要上赴戰場。
Level3 承諾明天一定會回來的笑臉是作為丈夫的第一個以及最後一個表情。只是一晚就做了寡婦的少女,只能每天看著窗外。而唯一能撫慰少女心靈的只有丈夫留下的美麗庭園景色。
Level4 庭園隨著季節和日夜也有不同景色,一天一天治癒著少女的心。但是她並不知道一直整理著庭園治癒她的的卻是青梅竹馬的園家青年,至死一刻也不知道,便因病去世了。
  • 聖帝之棺(聖帝の棺)
    • 聖帝留下的武器
Level1 有一片滿是大地恩惠的地方。有著豐富資源的約定之地。是一個讓國家永遠富足人民生活安康的安居理想之地。人們都為了爭奪它而展開漫長戰爭。
Level2 得到約定之地,即使國家疲弱也去守護的王老了,然後病倒了。王以失去光輝的目光投以兒子說。「這裏真是充滿祝福的約定之地方?」
Level3 為什麼人們要為了這片土地流下無數血液開始無盡戰爭?如果真是能令人安居樂業之地,為何會令這麼多人痛苦,憎根,更要付上性命作為代價。
Level4 年老的王說完後吞下最後一口氣。年輕的王子看守著王死前最後一刻。蓋上棺後立誓。王子成為王。年輕的王開始故事新的一頁,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理之神判(理の神判)
    • 像訴說神之一埋般的戰輪
Level1 十之刃[偽神之玉座]
它的威嚴 如神一樣 響徹半天
Level2 十一之刃[騎士之闇]
它的靈魂 如騎士般 譽滿全地
Level3 十二之刃[女王之刺]
它的美靈 如女王般 清新脫俗
Level4 十三之刃[王者之雷]
它的力量 如至尊者 破壞一切

誓血龍騎士 3 DLC[編輯]

  • 凱姆之劍
    • 某國王子的劍
Level1 以前曾有一個笨拙的王子。不擅長戀愛也不擅長政治。不擅長處理跟人有關的事。對王子來說,唯有在後院揮劍才是他獲得平靜的時候。
Level2 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百次的時候,王子覺得自己變強了。力量化為自信,趕跑了他的不安。於是王子一頭栽進劍術之道。
Level3 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千次的時候,王子得以忘記政治與謀略的苦惱。權力與金錢總是帶來謊言與虛偽,但劍不會說謊也不會背叛。
Level4 當每天的揮劍次數超過一萬次的時候。王子脫離一切苦惱。覺得只要一切都交給劍就能解脫。王子從未發現自己只是逃避到劍術的世界罷了。
  • 瑪娜之手杖
    • 被稱為聖女的女人的手杖
Level1 我所知道的,只有失去。某種重大欠缺的空虛身體。給予救贖彌補空洞,逃避泉湧的空虛感。
Level2 我所不知道的,是過去的我。歪著頭問我問題的,是個什麼也不懂的純潔孩子。 【天使會唱歌嗎? 】
Level3 能讓我行動的,只有恐懼。即使逃避也緊追在後的黑暗,以及無法逃避的壁障。我大叫著,不可以被吞噬、不可以!
Level4 我所剩下的,只有記憶。年輕、不成熟,在摸索下前進的堅定眼神。我將再度看到那個眼神而作為食量而活。
  • 壹之戰輪
    • 歌姬壹的戰輪
Level1 如果我是初始,也是唯一就好了。如同【壹】這個名字的涵義。
Level2 給予招致毀滅的愚蠢姐姐適當的愚蠢末路。我們的使命是將世界導向正途、推動世界前進。
Level3 希冀什麼、失去什麼、奪走什麼、追求什麼。我全都知道。也知道要再過一陣子,才能了解我體內的歌姬之力。
Level4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為什麼能說我們的一切並沒有錯呢?
  • 貳之劍
    • 歌姬貳的劍
Level1 我以為,因為有兩個人所以可以活下去。正如【貳】這個名字,兩個人可以一起活下去。
Level2 只要手牽著手,就能分憂解勞。深信沒什麼好怕的。
Level3 兩人的時間應該會永遠持續下去。應該會有如守護小小生命般,永遠活下去。
Level4 我心中傳出崩毀的聲音。已經回不去了。聽到一切喧囂遠去、沉入黑暗中的聲音。
  • 參之剪
    • 歌姬參的剪刀
Level1 我的名字是【參】。歌姬四女。我是第幾個……被創造出來的呢?
Level2 仔細縫合滿是補丁的身軀。呵呵呵,好可愛、好可愛布娃娃。
Level3 手腳被撕裂也沒關係。我還會在接起來的,要修補幾次都行。
Level4 1個、2個、3個、4個、5個、6個。今天我可愛的娃娃又多了1個。
  • 肆之手爪
    • 歌姬肆的格鬥裝備
Level1 壹姐姐叫我肆。我的名字不是壹也不是零。
Level2 雖然不是第一也不是第二,但也不是最後。
Level3 我應該很優秀才對。我應該勝過她才對。一切一切的一切,全都比我的小妹好。
Level4 今天睡前我也要恢復成平時的我。然後在冰冷的被褥中入睡。
  • 伍之槍
    • 歌姬伍的槍
Level1 這世上有什麼無聊的東西嗎?叫做【伍】所以有5個姐姐,想要的東西也有5個。
Level2 想要零姐姐的一切。因為她又強大又完美嘛。想要壹姐姐的智慧。有的話再好也不過嘛。
Level3 想要獲得貳姐姐的笑容。因為那張笑容跟我有點不同嘛。而想從參姐姐那裡獲得的應該是巧手吧。還有那些我搞不懂的東西。
Level4 要從肆姐姐那裡獲得什麼好呢?呵呵,要她的第一次也不錯。啊啊,不過也對。我果然覺得活著這件事有趣的不得了。
  • 芙麗葉之短劍
    • 某國公主的劍
Level1 不可以讓哥哥傷腦筋。因為忙於練劍,所以不能任性的希望他能陪我玩。
Level2 不可以讓哥哥傷腦筋。因為忙於政治上的大小事,所以不能奢求希望他能陪我聊天。
Level3 不可以讓哥哥傷腦筋。因為忙於和別國作戰,所以不能勞煩他希望他能聽我傾訴煩惱。
Level4 不可以讓哥哥傷腦筋。不可以讓他察覺我藏在心中的漆黑下流念頭。因為如果讓他看到我那幅模樣,就必須殺了他。
  • 尼爾之劍
    • 無名劍士之劍
Level1 啊,不可以喔,悠娜。好好坐著吃。要是到處亂跑,好不容易烤好的派會掉到地上吧。你看,才剛說完就掉的到處都是。
Level2 埃米爾也坐好。為什麼要翻衣櫥啊。快點把湯喝完啊。裡面只有我和悠娜的內衣褲而已。
Level3 凱寧去哪裡了?咦?吃不夠所以去找食材?剛才端上去的烤全豬呢?哈?已經吃完了?
Level4 在朦朧的夢中。想著失去的自己、失去的世界,還有失去的人們。想著那道再也無法獲得的幸福光輝。
  • 凱寧之劍
    • 失落與雙性的雙刀
Level1 女人經歷兩次失去。第一次失去重要的祖母。第二次失去重要的朋友。
Level2 女人沉迷殺戮。殺死奪走她重要之人的敵人。殺死對她施以復仇詛咒的敵人。
Level3 女人迷失了。迷失為複仇而戰的意義。在殺戮中迷失生存的意義。
Level4 女人作了一個夢。在黑暗的洞窟中。在終將降臨的死亡盡頭,夢到與重要的人們想見的夢。
  • 艾莉絲之槍
    • 女騎士的槍
Level1 我的目標是,高潔的意志、騎士的宿命。將自幼並肩前進的朋友之名藏在心中。我今後也將繼續前進。
Level1 我希望的是,平淡的這一刻能持續下去。希望能逃避崇高且沉重的宿命,將來一定會遭受懲罰吧。
Level2 將我逼向絕境的是,這份灼熱的羨慕。壓迫著我的女人之血​​正在哀嚎。詛咒將來必將丟下我雙宿雙飛的那兩個人。
Level4 我僅剩下的是,些許的榮耀。即使痛楚支配全身,仍希望那雙眼中倒映出的我,永永遠遠是那一天的我。

回應[編輯]

  • 先補上DOD3的故事 -- 2015-01-11 (日) 00:09:59
  • 好像缺了DLC武器的? -- 2015-01-14 (水) 14:59:06
  • 二代沒有戰輪和爪 但有杖和斧 -- 2015-01-17 (土) 16:21:50
  • DOD -- 2017-02-24 (金) 12:05:02
  • 復仇龍騎士 -- 2017-03-04 (土) 08:16:56
  • 誓血龍騎士 3 -- 2017-06-05 (月) 23:45:05


備註[編輯]

  1. 但是線並不具有攻擊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