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內的單一角色介紹文字超過二十行,則建議轉為獨立角色條目。

少女前線

出自 Komica wiki
前往: 導覽搜尋
少女前線/Girls'Frontline/ドールズフロントライン
本條目內容不足需要擴充,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以補完。
Gflogo.png
原名 少女前線
類型 戰術策略養成類遊戲
平台 手機遊戲(ios/android)
製作人 羽中

解說[編輯]

《少女前線》是由雲母組研發、數字天空發行的一款戰術策略養成類遊戲。 該遊戲以從19世紀末至現代的槍械之擬人化為主題。和雲母組在同人團體時代、於2013年發表的作品《麵包房少女》共享世界觀。

故事概要[編輯]

1905年沙俄在通古斯河附近率先發現了未知生命遺蹟並開展研究,這是人類第一次開始接觸到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

2030年,由於七名中學生誤闖北蘭島封鎖區域,遭受因遺蹟物質(坍塌液)泄露而身患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E.L.I.D)患者的襲擊。前往救援的特維警察小隊行動失敗,還使得遺蹟內坍塌液全面泄露。因E.L.I.D的緣故,地球上適合人類居住的區域逐漸減少;為爭奪和守衛僅剩的適合生存的土地,歷史上最慘烈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2051年停戰之後,人與人之間依然存在著敵視和仇恨,而國家的力量已經不足以維持自己區域穩定和安全,所以不得不藉助安全承包商。

2054年16lab的帕斯卡發明出第一代戰術人形,人類開始使用戰術人形作戰以減少人類傷亡,其中鐵血工造和IOP就是生產戰術人形的工廠。

然而在2061年末爆發蝴蝶事件,一支特種部隊闖入了鐵血工造,眼看工廠就要被攻陷,這時鐵血工造的一名高層工程師讓電腦接管了工廠,電腦馬上啟用戰術人形,殺光包含鐵血工造工作人員在內所有人類,之後鐵血一直在試圖突破昔日合作夥伴格里芬的軍事封鎖。半年後,格里芬決定再招募一批新指揮官,而玩家扮演的就是那批新指揮官的其中之一。

登場角色[編輯]

友方人物[編輯]

赫麗安
格里芬的高級代理人,主要負責在現場發布總部的命令,並監督和上報戰術指揮官的行動。
格琳娜
格里芬分基地的後勤官,主要工作是為指揮官調動物資,但事實上由於偏遠基地普遍人手不足,她同時也會充當秘書一類的職能。
克魯格
格里芬的創立者兼執行官。過去的身份是軍官,但現在早已退役。
帕斯卡
前90wish成員,現16LAB的首席研究員,為格里芬提供諸如人形的武器和網絡技術等傑作。
雇用了格里芬的AR戰術小組,並派遣她們前往鐵血轄區搜索所有署名為「萊柯」的履歷和研究資料。

AR小隊[編輯]

由16LAB特製的菁英人形所組成的小隊,由於作為隊長的M4A1具備高階的指揮模塊,能夠進行高效率的自律作戰。因為系統較為獨特,所以她們的心智雲圖無法備份,一旦陣亡便無法重建回原來的人格。

M4A1
AR小隊的隊長,本作的劇情核心角色。
性格冷静平淡,凛然清澈,但又因為經驗少而信心不足,常常陷入選擇恐慌與自我猜疑。兼具柔弱與堅毅的矛盾特質,有時顯得優柔寡斷,本人正努力克服這種搖擺不定的問題。
具有高級的人工智能,並搭載著類似人類情感的心智程序。少見的擁有指揮權限與戰術指揮模塊,有著指揮官級別的指揮能力,是AR小隊的現場指揮者。
身上似乎還暗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倍受鐵血主腦關注,與主腦似乎有不知名的關連。
AR-15事件後,心情陷入低潮中,後更因為主腦的入侵與解析而造成心智雲圖崩解。心智雲圖重整後,在知道了AR小隊的現況後性格有所改變,變得較為冷酷堅強,個性與以前相比更加成熟,但相對也顯得有些冷血。在與主腦連結後,由於軍方的介入使主腦發動了新的傘病毒導致大亂,孤單一人留在戰場上時被AR-15帶走。最後在安潔莉婭的命令下成為忤逆小隊的新隊長,開始調查軍方此次行動背後的動機。
M4 SOPMOD II
AR小隊的成員。平日裡活躍好動,心理年齡較小,總是被AR-15當做笨蛋看待。
在戰鬥中會表現出嗜血好戰的一面。
在AR-15「死亡」後,SOPMODII與RO635建立出深厚的友誼。
AR-15
AR小隊的成員,冷靜穩重,責任心強,有點在意自己的平民出身,導致對榮譽有種偏執的追求欲。
行動中總是有自己的想法,經常我行我素,在隊裡唱反調。但事實上很重視同伴,AR小隊的隊友受傷時會十分憤怒,甚至失去理智,有一種扭曲而偏執的同伴意識。
在被植入傘病毒後從格里芬的基地脫逃,並在見到鐵血的主腦後引爆身上炸彈與主腦同歸於盡。最後因主腦對她使用了防護罩而倖存,被安潔莉婭的人形帶走修復,心智雲圖也做過特殊處理使傘病毒無法影響其他人形,之後成了忤逆小隊的一員。
M16A1
AR小組的成員,性格輕浮不羈,擅於活躍氣氛,還是個無可救藥的酒鬼。
事實上作為豐富經驗的戰場老兵,是AR小隊的精神領袖,經常給M4A1鼓氣,並在關鍵時刻總會展現冷酷利落的一面,也因此成為M4A1最為信任和依賴的同伴。
後來為了任務自願注入傘病毒,深入鐵血陣地收集資料。
RO635
AR小隊的新成員,帕斯卡派遣而來的協助者,是16LAB新開發的戰術人形。
擁有低級指揮權限,暫時代替陷入心智雲圖崩解狀態的M4A1領導AR小隊。
後來被軍方的軍官葉戈爾偷襲,素體嚴重毀損,幸好有SOPMODII搶救下,核心轉移到一個鐵血兵蟻身上,與SOPMODII分享心智運算,直到帕斯卡為RO製造出新的素體為止。

404小隊[編輯]

神秘的特務小隊,暗地裡執行著不知是由誰指派的的危險任務。有著特殊的權限,允許對任何阻礙行動的人形,無論敵我的予以攻擊。

UMP45
404小隊的成員,也是實質上的隊長。
性格極為理智,奉行公事公辦的原則,專注於計算出小隊生存機率高的方案來完成任務,即便會犧牲其他人形也毫不猶豫。她以這種冷酷又不擇手段的方式率領404小隊存活至今。
UMP9
404小隊的成員,UMP45的的姊妹機。
活潑開朗、直來直去,非常自來熟,視隊友和指揮官為重要的家人,所以時常表現得沒有分際。
後來發現,UMP45並非是她真正的「姊妹」。
HK416
404小隊的成員,沉默寡言的人形。只有在同伴面前話語會多一些,往往也都是毒舌。和冰冷的性格相反,運動和反射非常出色。
自我意識極端過剩,堅信自己是作戰能力最出色的人。不過在同伴面前很可靠,也信任身為領袖的UMP45。
由於404小隊的處境不佳,十分嫉妒條件相對優越的AR小組,尤其是看起來沒什麼煩惱的M16A1和事事糾結的M4A1。
G11
404小隊的成員,懶散貪睡的小個子人形。
大部分時間都在犯懶,工作也是做到及格就罷手,被人欺負或者嘲笑都無所謂。但是必要時也會進入集中精神,用冷酷的方式完成任務。

調色板小隊[編輯]

為了找尋36號檔而組成的臨時小隊,由RO635領導。

馬卡洛夫
92式
司登MkII
AAT-52

FN小隊[編輯]

FAL
Five-seveN
FNC
FN-49
F2000
芭莉斯塔

忤逆小隊[編輯]

為帕斯卡提供給安潔莉婭之戰術人形小隊。

AK-12
忤逆小隊前隊長,屬於電子戰特化人形。原本的小隊領導者,後由M4A1接手。
有著白色長髮,平時緊閉雙眼,看似和善,但說話十分尖酸刻薄且句句見血。憤怒時會睜開緊閉的雙眼,樣子前後兩極。
AN-94
忤逆小隊隊員,屬於戰鬥特化人形,金色長髮並綁著蝴蝶結,平時沉默寡言,受AK-12的保護且十分聽從她的話,據AK-12所說,AN-94抗壓性極差,需要她的指揮才能發揮全力。

其他[編輯]

哈威爾
重要行動原形機械製造公司簡稱IOP的首席執行官(老闆),格里芬的人形大部份出自於這家公司,是格里芬的重要供貨商
安潔莉婭
404、忤逆小隊的上司,與帕斯卡是老相識。
希爾
404小隊的後勤官,德爾的姊姊。
德爾
404小隊的後勤官,修復技術高超。

鐵血工造[編輯]

主腦
鐵血後方指揮人形和精英防禦人形的直屬上級,也是現今鐵血工造的最高級統治者。
真實身分為萊柯所研發的高級人工智能「伊莱莎」,在蝴蝶事件後獲得了實體,並接管所有鐵血人形。之後為了替「父親」萊柯復仇而引發動亂。
代理人
鐵血工造的後方指揮人形,如其代號「代理人」一般,是遵從並實行主腦意志的存在。
負責伊萊莎與下屬鐵血人形的溝通工作和後勤管理,所有作戰人形都直接聽從她的命令,地位極高。無論戰鬥還是指揮都很擅長,可以指揮所有作戰人形。
冷靜平淡,有條不紊的言行做派,對敵我都會用尊敬的語氣,但實際上除了對主人十分尊重之外,稱呼他人的詞彙都很低劣,尤其對於格里芬更是充滿藐視。
稻草人
鐵血工造的先遣偵查人形,擅長收集和分析情報,並不擅長正面作戰,在鐵血人形中地位較低。
劊子手
鐵血工造的先遣作戰人形,相當於精英斥候,地位比稻草人稍高,兩人經常搭檔。
獵手
鐵血工造的機動作戰人形,機動和智能都比較高,擅長騷擾和追擊作戰。
干擾者
鐵血工造的支援指揮人形,負責提供作戰策略,也擅長破解和乾擾工作。具有直接指揮作戰人形的權限,是屬於較高位的人形,直接對計量官負責。
破壞者
鐵血工造的支援作戰人形,擅長爆破任務,解除炸彈也是專家級的。作戰能力也不錯,和鍊金術師有時會搭檔。
一度讓夢想家改造成了女神型破壞者「Elite」。
鍊金術士
鐵血工造的特種作戰人形,擅長應對各種戰術需求,也精通審訊逼供,是鐵血作戰的精英,和破壞者有時會搭檔。
夢想家
鐵血工造的精英防禦人形,由伊萊莎直接下令指揮,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
專長偏向作戰能力,擁有超遠距離定點打擊的能力。因為自身能力不需要正面出擊,所以平時只留在鐵血總部。
銜尾蛇
鐵血工造的精英作戰人形,擅長短距離的突破或者防禦作戰。智能和作戰能力很高,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但因為是製造時期的試驗品,AI極不穩定且很難被控制。
計量官
鐵血工造的正面指揮人形,主要負責指揮行動和人員調度,可以直接指揮作戰人形,也具備不小的作戰能力。
地位較高,直接對代理人負責。
建築師
鐵血工造的遠程作戰人形,擅長遠程破壞和火力支援,作戰能力很強,通常獨來獨往。
形象如同活潑開朗的元氣少女,什麼時候都興高采烈。對格里芬也沒有敵對意識,對於鐵血只會最低限度地服從命令,但是對轟炸和破壞十分熱心,所以作為敵人仍然十分危險。
在失溫症行動中作為主要敵人登場,最後被湯姆森和WA2000的小隊包圍而投降,因具有情報和研究價值而被留下一命。
法官
鐵血工造的精英防禦人形,由伊萊莎直接下令指揮,是蝴蝶事件之後才製造的人形。
專長偏向指揮能力,負責鐵血總部的防禦和安全系統,相當於伊萊莎的侍衛。對伊萊莎非常忠心,只會聽從她的命令。

羅克薩特主義合眾國聯盟[編輯]

特種作戰司令部[編輯]

卡特將軍
克魯格的舊識與前上司,代表軍方與格里芬合作的主導人物。
葉戈爾上尉
卡特將軍的手下。軍方與格里芬合作行動中,軍方的指揮官。

專有名詞[編輯]

北蘭島事件
2030年,一場幾名中學生的小小冒險誤闖了高度機密的遺跡,遭到因坍塌液而罹患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E.L.I.D)的患者襲擊。隨後的救援發生意外,引發了連鎖事件,使得坍塌液全面洩漏。
由於封鎖不力,坍塌液對外界造成了空前的破壞。城市蒸發,人口銳減,大量的生存空間被污染。
第三次世界大戰
北蘭島事件後,前所未有的恐怖災變在地球上瘋狂擴散。各國在倉皇挽救危機的同時,也在互相推託和指責。最終矛盾的裂痕達到了極點,於2045年爆發為了爭奪乾淨的土地和糧食的戰爭,史稱第三次世界大戰。
戰爭之後的世界變得更加滿目瘡痍,文明秩序在生存的邊緣苟延殘喘。各地政權無法再維護人民的安全,使得大量安全承包商也應運而生。而大量區域遭到污染,不再適用於居住和開採,這直接促使了機器和人工智能的技術進步。
安全承包商
第三次世界大戰後,現存的國家和組織為了減少財政開支和管理壓力,只集中保護一些大型城市和工業基地。而對於其他小型城市和偏遠地區,則採取競標的方式,承包給私人軍事組織。
在此種形勢下,各種大小的安全承包企業應運而生,以維持地區安全的名義獲得巨額利潤,為安全承包商生產武器裝備的工業公司也大範圍建立了起來。
起初,安全承包商的部隊主要以人類僱傭兵組成,後來隨著人形技術的發展,也出現了以戰術人形為主要作戰力量的承包商。
自律人形
對一類特定機器人的統稱,專指2033年開始研製,外表與人類極為相似,同時智能極高的仿生機器人。可以從事日常服務或者簡單的作戰輔助,日後隨著技術發展,已經可以作為戰鬥主力使用。
依靠製造時對人形進行權限鎖死操作,雖然它們擁有極高的人工智能,也可以模擬部分人類的情感,但對人類的命令始終無條件服從。隨著技術進步,自律人形無論外表和情感表現,已經讓普通人很難辨識出是機器人。
戰術人形
自律人形的一種,指專門用於戰鬥的自律人形。由於戰後人力稀缺以及環境惡劣,人形應用於軍事領域的需求日益增高,此類特化用於戰鬥的自律人形應運而生。
戰術少女分為兩代,第一代只是拿著槍械的自律人形,通過對目前適宜投入作戰環境的人形型號進行特殊配置和改造後完成。第二代則通過“烙印”和“傀儡網絡”而獲得高效作戰能力並易於大範圍作戰指揮的自律人形。
戰術人形的素體早期來源於一般民用自律人形,但之後也有研製單純以戰鬥為首要目的的型號。
傀儡人形
獨立的戰術人形(被稱為“主機”)通過擴充編制,可以擁有多個能夠輔助戰鬥的傀儡人形。
傀儡人形的作戰能力與主機相同,但沒有複雜的運算能力,只有接受和執行命令的智能。
蝕刻理論
一項由帕斯卡在2054年公佈的理論。蝕刻理論證明了在經過一種特殊定制的統一蝕刻手段處理後,物體與物體之間可以在一種新的「場」中建立特殊聯繫。
IOP製造公司曾嘗試利用此理論應用到戰術人形上,使其與特定的武器部件建立「蝕刻」聯繫,以獲得人類無法比肩的作戰效率。
烙印系統
從蝕刻理論擴展後的實用技術,由帕斯卡在2058年研究完畢並公佈,其正式名稱為「Advance Statistic Session Tool」(簡稱ASST系統),這項技術可以使戰術人形和自己的武器之間建立特殊的感應聯繫。
用戰術人形自己的描述,就是「自己的感知被分成了兩半,時刻都能感受到自己另一半的感覺。槍械儼然成為了自己身體的延伸,如同一個額外的肢體,因此操作起來就像武器長了眼睛一樣得心應手。」
齊納協議
由90wish發布的一項廣域通信協議,這種特殊的通信傳輸手段可以令區域內的人形之間直接建立交流網絡和傳輸信息,而不再需要藉助主機或者衛星設備,工作原理類似P2P技術。
格里芬
2053年,由退伍軍人克魯格成立的安全承包公司,全名為-{「}-格里芬與克魯格(Griffin&Kruger)私人安全承包公司-{」}-。其運作資金主要由自身人脈拉攏的政府和財團提供。
起初,格里芬和其他安全承包商一樣,以人類僱傭兵為主力部隊。但一年後,第一代戰術人形問世,讓克魯格看到了新的可能。他希望購買戰術人形作為格里芬的主要戰鬥力,以減少人類的傷亡。
戰術指揮官
玩家所扮演的角色,遊戲中一般簡稱為指揮官。主要負責管理與指揮戰術人形,以完成承包的安全工作。
由於擁有指揮權限的戰術人形不多,戰術人形又沒有自我行動的機制與權限。指揮官就等同於戰術人形部隊的大腦,因此戰術指揮官成了極稀少的又迫切的人力資源。
IOP製造公司
全稱為重要行動原形機械製造公司,在第三次世界大戰期間成立的工業製造公司。格里芬的戰術人形主要供應商。
以帕斯卡為首的16LAB研究所也掛名在該公司底下,與其共享所開發的新技術。
與鐵血工造本來有著良好的關係,但因為在戰爭期間互相搶奪營業額、戰後又被挖走不少優秀的技術人員而交惡。
和格里芬有簽訂協議,若格里芬擁有的戰術人形過多,或是在戰場上有回收到其他戰術人形的話可以交由IOP回收處理。
鐵血工造
全稱鐵血工業製造公司(SANGVIS FERRI),老牌工業製造公司,成立於北蘭島事件後。在各大工業公司因為污染爆發而措手不及時,鐵血工造依靠全面和精良的軍工產品,在當地佔據了廣闊的市場。
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鐵血工造接納了前90wish成員萊柯瑞斯,並利用人工智能開發了全新的戰術人形。
蝴蝶事件之後,鐵血工造的人形失控,並殺死所有工作人員。現在的鐵血已經完全落入AI的控制,對於人類而言,它們是敵人,怪物和殺人兇手。
軍方
這裡是指羅克薩特主義合眾國的國軍,其部隊以裝甲部隊為主,擁有許多高科技武器,在火力上遠遠比鐵血和格里芬高許多。
被懷疑疑似是蝴蝶事件的主謀,現今對鐵血工造的首腦有所圖謀。
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
在未知的古代遺跡中發現的技術。能將物質分解、重新構築、或直接將其轉化為能源的夢幻技術,但因為其中需要使用危險性極高的坍塌液而蘊藏了不小的風險。
坍塌液
坍塌與逆向坍塌技術中所需要用的觸媒,為放射性物質。
具有將接觸到的物質從分子結合層面開始分解的特性,其所釋放的輻射對生命體具有危險性,為ELID的病源。
ELID
廣域性低輻射感染症,由坍塌液所釋放的特殊輻射引起症狀。
根據體質耐受度的不同,輻射所造成的感染會有不同的結果。體質差的會直接致死,好一些的則會在感染後引發突變,如果沒有在惡化前接受治療,肉體會逐漸矽化而變得僵硬,接著會逐漸失去理智,在死亡前都充滿攻擊性,成為如同喪屍般的危險存在。
蝴蝶事件
2061年,一支來路不明的特種部隊潛入鐵血總工廠深處的技術部門,意圖搶奪高級AI「伊萊莎」的技術資料。但行動發生了意外,技術部門的萊柯啟動了防衛程序,特種部隊試圖破壞執行防衛程序的人形,但混戰中流彈擊中了萊柯,導致其死亡。萊柯臨死前啟動了「伊萊莎」,讓AI接管了鐵血工造的所有權限,結果伊萊莎封鎖了整個鐵血公司,並啟動人形殺死了包括特種部隊和鐵血僱員在內的所有人類。
這次事件被稱為「蝴蝶事件」。然而由於鐵血工造本身規模不大,加上消息被封鎖,「蝴蝶事件」並未引發世界的關注,導致鐵血工造失控的真相只有少數人才知道。

外部連結[編輯]

回應[編輯]